中德班晚间演讲20160528《治疗的结束阶段》Klaus Kocher
作者: Klaus Kocher / 4647次阅读 时间: 2016年5月31日
来源: 郑诚 译 标签: Kocher 郑诚 治疗的结束 中德班晚间演讲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d`XD9DEz

心理学空间,M:Wn tbhK

《 Klaus Kocher治疗的结束阶段》
演讲人:Klaus Kocher
翻译:郑诚
时间:周六 2016-5-28 18:30
地点: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
心理学空间E]:r Zy+D

心理学空间Ef"BU0?e`#f5g

(I HUY B:v'M0

(h(uW9ECW:R;@4U U0

|_.nK3n0心理学空间!SYm3ffz^`k

N)p.O&KJhFv%hG5`#j#n0晚上好!

8k:R'\0U3o#j({O't0心理学空间YoA Q nq4^

-e*W Es G!Ioxk0心理学空间%M4B _)] S(p*w;AK

刚才我和我的翻译讨论为什么今天只有这么点人在这里,我们谈到分离焦虑的部分,所以这也正是今天晚上话题的核心部分,今天晚上我将讲这一部分“结束”,也就是在心理治疗当中的结束阶段。关于治疗的结束只不过是人生这么多结束当中的一个很小的方面。那我们因为今天晚上是最后一个晚间演讲,也要面临结束和分离,那可能分离焦虑也或许能解释为什么我们今天晚上聚在这里或者不在这里。今天晚上我们的晚间演讲内容不是很多,我会谈到如何在治疗当中谈结束的话题,然后我会给大家一个我很多年之前做的案例,在这个案例当中聚焦有关分离的问题,在这之后我们还会有一些时间给大家进行讨论。心理学空间Lf2[B-POsE@

心理学空间L.O3\(JnNq

现在我们来看一下内容。

:@gq[g:_e&k0心理学空间R#Y~/Uk E

n%j9Tqt9yB0心理学空间i?XN9w Q }9c@#n

在介绍精神分析治疗结束阶段的一个临床案例之前,我想先简单介绍一些理论,关于结束精神分析治疗时需要考虑的重要因素。心理学空间"`i a%}Jt oy

心理学空间h*w1aD Php

心理学空间{Xz [n

2P[(x JkV:f,m*kCh;X*O0也许最好的方式是让我们先来看一下文中可能会涉及的几个典型问题:

9Q? x%g!ZA6VD0

YKn&h#A }i^ i0例如当我们开始考虑结束治疗时可能会问:心理学空间!h)t_@|3NN

:R M8YY;ne4v6jI0什么时间合适?

Y m$hHV0[rZ0

7D]5h?@?7C1dc0治疗结束后还会残留什么问题?

$K,S$O;u$GQ6qOk0心理学空间:N+\LAkU

对患者来说结束过程会有怎样的困难——以及对分析师来说会有怎样的困难?心理学空间xbR4M!qX

心理学空间+s8x w8lh2_D

当分析过程是无期限时——正如弗洛伊德曾说过的,考虑结束有意义吗?

M*Zx0l6i DL0

1r$FlHU4X0在精神分析过程结束后,移情会发生怎样的转变呢?心理学空间&n#?;O!HZ t??F

!S Q%u_TX1sL0如今许多分析师都认为考虑结束的一个主要标准是患者的自我分析能力。这种能力和成功内化分析师的分析性态度及行为紧密联系在一起。精神分析过程,特别是结束阶段,看来对内化显得尤其重要。

r7M_&{K2tJ0

,G(H+I3|C1dMr@,v9V0心理学空间F4U4C3U3B]4z F+T

心理学空间)HOW&]:m*`d

如果我们认认真真地看待这一点,那么很明显,精神分析并非必须以结束治疗作为终止的。考虑到自我分析的概念,我们可以说结束的只是患者和分析师之间的现实关系。精神分析的过程在没有分析师的情况下仍然会继续,分析师以某种方式继续存在于患者的内心世界中,这是患者将分析师的分析性功能内化的结果。

8gw.b1A}O&OZ0

^%l rVPn0心理学空间8B?8Q.\8A

%s gaH1]0Fritz Morgenthaler,一名瑞士的精神分析师,他曾经非常简单地对此说过以下的话:心理学空间ptt.]"W;O)v

uT/c5U.Y4[M!\$Dc1pc1Z0

\%j)_5e7Hx0

't*m$r%\/|`i w0当精神分析结束,患者和分析师分离,但是分析的过程一旦开始它就会继续下去。患者会承担分析师之前所履行的功能。

(n1mgO\v|%r0u^0

(L| ~z$|MF0心理学空间BmnAesT3p-c

心理学空间']jf)oo^3a,U/G

一些变化在分析过程中得以修通,如内化与分析师之间有意义的关系、变得能够以一种不同的方式思考自己的过去,在所有这些变化中,患者逐渐增长的自我分析能力看起来是最重要的。这可以被看作是在分析过程中由于各种不同的互动所产生的内省的结果,而后形成分析师的内在表象,这种内在表象在治疗结束后持续存在。

)L$]-z x@*k%h M0心理学空间&K3bE/{-Y"by;t

sM-okw0

z0~m(C*bz!O }0结束精神分析治疗始终是一件微妙而又有意义的事——这里将分析的双方归为一个整体。对双方而言这意味着一种长期持续的关系的结束,因而真的需要认真对待,因为从无意识的观点来看结束意味着处理死亡以及由死亡所激发的所有焦虑。心理学空间U6s dy:K@\a

W~ UAz#\a0心理学空间(Xzj"n'i0b

3n_7`!g*|,Va+G@0这也是分离焦虑背后的含义,彻底讨论各种可能的含意是非常重要的。心理学空间 ~)L#jp E

心理学空间S ]*?{+[

]jAu6s:r0

@tFBz6?0在这个结束过程中,分析师也将面对自己的感受和对分离的恐惧,因为对他而言这个即将结束的关系也曾经是非常有意义的。因此所有关于自主性及依赖的话题又再一次被触及——包括分析师在内,他也需要自己处理关于分离的问题。心理学空间nX\O GlP

心理学空间 c fI B+{ n#q%G

心理学空间+Q5nf.j2Y1KF

8B"a#H&e,_"K#]F0案例报告

-b z.Qtn4Q0

+Kk~:w&u0心理学空间8Us,za[X8^K

心理学空间BNRN nc#M$Z+\

现在我想向大家介绍一个临床案例,是关于与患者结束治疗的,患者在我这里已经做了数年的分析性治疗。

F X)~4J;`"d@8t0

bq&Rb}W&Fy w0

3p Y N%~'pZ5L7z0心理学空间z]Zqm

我会简要介绍一下治疗过程,这样大家对患者能够有一个印象,然后我将重点介绍结束过程。

.cy0PP*k'S#a0心理学空间 YQ$_rRX8r q

患者来我这里做精神分析治疗时46岁。整个治疗持续了约4年,共350个治疗小节。治疗频率通常是一周两次。心理学空间2F$ST/{E:~7v

#]bGa+|[k0心理学空间0X]p&W0F#Y

F2iC_$m3V p0他最初来就诊时说他自己几乎不能感觉到真实的感受。其实,感受不能只是他的主要症状之一。另一个他在开始阶段提及的问题是他含糊表达过的对和谐的愿望,对于此我主要理解为回避各种冲突的企图。对他而言冲突似乎是一种无法承受的困难而且是非常危险的。

-Y#e |+_{/W(O&^0

(FO{)qg k@Hy0心理学空间7~u~X*cSq

pe BJ"[#[N8[0在年轻时,他曾经吸毒上瘾很多年,这导致了他的慢性肝脏疾病,而且整体健康状况很差。

B4N(T-N7m#tm0

r~*t+h&jN:q']R+w0

!{X7F? U{[5BwpW0心理学空间N @+sW]^EH@'c s

他在健康保险公司工作。他的婚姻维持了几年,但现在一个人住。他有两个儿子,都已基本成年,他的小儿子也有吸毒的问题。心理学空间)]g3gMP

心理学空间+?-hB p.\/m4[oc7P

心理学空间 N+{ W]z {|\H

6N,t^+zV-k ]0最初,他好几次提到厌倦了生活,并有几次想象自杀。他感觉自己似乎被一堵墙包围着,这堵墙几乎将他与其他人完全隔离开了。在来我这里治疗时他刚与妻子分居,其实在他因慢性肝病住院治疗时她妻子就已经与他保持距离了。他感觉妻子并不真正爱他——这使他从各方面坚信自己根本就不值得被爱。

R8aXV(QPW7v C\*i0

e/OTIj?y0心理学空间.X2t&O$~)R1e&kwo

B D W@D+W B#~L0当他只是青少年时,其兄长上吊自杀了。

_B}S)dr.K0心理学空间,C#i&\2ex/Bq

S$K&CY&l0

0SV2pSK.Wy)f;r@j0当他发现兄长的尸体时非常震惊,从那以后内疚感就一直困扰着他,好像他应该对兄长的死负责。心理学空间&B+Z&[,k0k7M

nU4h5xZ b0心理学空间Kjs0t!j|1t

t)Snj h&d#\d0因为害怕过多卷入自己不愿面对的过去,他避免谈论这个话题。起初,对他来说回忆童年时期似乎非常困难。所有这些给我一个印象就是他提供了一个空白的表面——就像一堵墙——而自己隐藏在后面。这也严重影响了他对我的移情,因为他也试图在我们之间建一堵墙。心理学空间,z9Y4uK1L[

心理学空间L\xQ @z

*wE[}zi0心理学空间.v\1c9O1b1D

后来我发现他的父母给他带来很多痛苦,他深深感到被父母忽略及拒绝。父亲经常因为孩子们不听话而打他们,他也经常感到被母亲出卖,因为母亲总是会告诉父亲孩子们白天都犯了些什么错误,然后父亲就会打他们。他曾描述说当他等着父亲惩罚的时候感觉多么恐惧,而且在那些时刻他被焦虑感和对父母的憎恨所淹没。兄长自杀后,他感到非常孤独,感觉被抛弃了,并回避与其他人交往,越来越自我孤立。

k"t&]h@p0心理学空间c:l4pYlX

mc DGh w0心理学空间8o7Z^"M9x

他在小时候曾有一段时间折磨小动物,当他告诉我时他感觉很羞愧,就像在忏悔。

2H]ycPn1c0心理学空间^7JS!c8P[

心理学空间Ib2@,Xv:^ Vm|

心理学空间l.EfN2W})P1H

在我的反移情中,当他提到自己感觉像个孩子时,我能感受到自己对他的共情,同时我也意识到对我而言要与他建立联系是多么困难。他曾经提到的墙已经在我们之间矗立起来,最终我们重复了他过去用于抵御外人的关系模式。我与他建立连接的尝试被他感知为一种威胁,因为这意味着将不可避免地触动痛苦的记忆心理学空间qz4M&ic'N7T+_ rl'I-c

1[*o ?h9qn\0

{byx%B0

u!G0Yg3L-[9C:G0在过去几年中,他尽力保持一种没有人际关系的生活方式。结果,他没有真正的朋友,仅偶尔与一些大学同学碰面。他与女性的关系也非常少,而且几乎没有个人关系。

v%~|E~[-ob0心理学空间7` d^6zTVo

心理学空间 p6@A!t"G"fe

_8a'UU|5B;Q*e0在我们较早期的一次治疗中,他说很想知道自己到底是谁——过了一会儿,他又补充说“我不想知道了,因为我害怕随后会出现的结果”。我觉得他说的这句话其实是他产生阻抗的重要原因。

3C?0g ?3i"tj(WT R0心理学空间2x5Dm!G,[x|

2Sr0I7IN0心理学空间&[+l7U.ZS"N*O%j5^ S5Z

在我们的分析过程中有许多进展——当然也有许多停滞,因为每一步前进都会引起他的恐惧,从而让他后退。

7j+E.Xei0心理学空间0gS\3?a#X3w_

o_h6spE'? @.Yo4l0

{$`2R.Ri]s#j0有些时候治疗极度困难,我甚至厌烦了与他保持联系,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感觉自己好像独自一人面对一个陌生人,而他根本不想暴露自己。

;d lsYP\e;X0心理学空间T8Pq9U*Rn&?(j

心理学空间"S9zd+gK

心理学空间.W/F7[X)P?

我意识到治疗过程中由于节假日所造成的中断常常导致复发,就好像我们所取得的脆弱进展在短期内都融化了。中断后当再进行治疗时,他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人,我们之间似乎不存在任何可信赖的有意义的故事。

4N.O%@?6U0

1r{w\,Q D Z\0

\0EiYQ_0

4ie[L8@0有好几次我因此而感到耗竭,我花费了很大的耐心才维持住与他的关系。

5M"Mc{Xp1l2B,[0

3Q2^h0{H]Z8IN0

il5m _m%J'OY1}"\0心理学空间2?U#U`8zmX;Z(F

他几乎没有报告过他的梦,曾有一次他说到过一个梦,但几乎没有对梦的联想。就好像任何事情最后证实都是没有意义的。心理学空间;K ^&[*S_j2R P

j.sil;WX_?0心理学空间orY7]_7Ca

心理学空间X(H_y-I9U

有一次我发现他对音乐有着浓厚的兴趣。当他提到时,我让他多说一些,令我感到惊讶的是,我们都喜欢同样类型的音乐,特别是一些爵士乐作品。我意识到这让他呈现出更多个人特点和色彩,而且我意识到有时我会想象在音乐会上与他偶然相遇。所以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也通过音乐变得越来越更亲密一些,更有色彩一些。心理学空间 x'k NM/VT!Y

$DJOT~/Dk,j4m0

.QM(wY} N'Yt8r0

y5a@V[)d6L0很显然音乐对他而言是一个藏身地, 他退缩到这个友好星球中,在这里没有冲突,没有痛苦——就像我曾经在讲座中详细提到的精神归隐,人们退缩到自己的内部世界中,就像躲在贝壳里——尽管如此,他对音乐的兴趣逐渐也使得我们之间交流变得可能,并帮助他表达他的内部世界及精神状态更多一些。过了很久以后他才能够谈论这对他意味着什么——他极少会让其他人知道这次他并未立刻有那种他一直恐惧的感受,即害怕感受到被侵犯。

9hjw)_.E[ W#|0

W#pQ Y![z0心理学空间Dn2@urL)U i

,y!c7m _-pO jZ0他的移情感受主要是以根本不被感知的焦虑或是一种侵入式的焦虑为特点的。在他的记忆中,母亲总是自恋性地剥削他,而不能容忍与他任何一点的亲密:母亲似乎总是用一种侵入的方式问他一些亲密的问题,他害怕这种方式也会在我们的治疗中重复出现。而他父亲似乎并不把他作为一个个体产生兴趣,而只是要求他服从和执行。他越多地发现自己潜意识地主动重复着这些关系模式,就越能够反思它。他也慢慢意识到自己如何把这种关系模式重复运用到我们之间,建立了我们之间的距离——为了感觉安全但付出的代价是没有感到被理解。逐渐地,他认为自己是如此匮乏——这再次让他害怕失去独立性。意识到自己也希望别人看到他匮乏的部分,这引起了他的焦虑,担心自己变得依赖,变成剥削的主体。很显然,他最终也没有那种既亲密同时又不会侵入和虐待的关系的内在表象。心理学空间#z-l FXB'FS|G!X1NN

心理学空间%S`U(L#A*?

EJ? {1HXDZ&R3Q0心理学空间7_5pr;Tjx }e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音乐是个重要的例外,这使得我们可以用比喻来说话,交流情感,而不会使个人之间变得过于亲密。有时我感觉他把自己藏在音乐这堵墙后面——但也感觉音乐像一个第三方的媒介可便于交流个人情感,就像一个三角,否则会暴露得过分赤裸裸。

CJqr3K O2c;DI0

mz5w,`UNvh0心理学空间!E4|%A%P)O6zo

q&I7|q2sdI9n-G0C,fB0他在最后非常勉强地涉及到了一个危险话题:当他和遇到的女性建立新的关系时如何处理自己的情感。对他来说,要在接近对方和不时退缩回去这两个愿望之间达成妥协似乎是非常困难的。

&`j ?.f ik/Br%yb0

;w k*jH[C#Ib0

9F%@D5n7i!E:?1L0心理学空间 aRZ:i H@&]6X

我们能够意识到他必需重复旧的模式——就像他和我在一起时所表现的,总是在“是和否”之间撕扯——就像黑和白。似乎没有第三种选择,可以让他不用害怕被惩罚或被抛弃地同时感受矛盾的两个方面,并每次决定什么是最适合他的。 心理学空间t8W"XK:NKl#l~G~

D-L7nK W`!AH {0心理学空间ArX&\6zR;s'cW

RN4C4c[ \+o]0然而,他也成功地让自己暴露于新的体验中。他加深了自己与一名女性的关系,并且越来越敢于对她表达自己的情感。当他发现自己一次次退缩的愿望被别人认为是正常的、也没有导致距离和惩罚时,他感到非常轻松。同时他与自己两个儿子的关系也有所加强,这使得他以一种新的方式来认同自己作为父亲的角色。他意识到自己能够承担父亲的角色,而不会陷入到过去的模式中,这个模式会让他回忆起自己孩提时对父亲的体验,意识到这一点让他自己很受触动。当他意识到自己能够成为自己曾经想要的那种父亲时,他感到很自豪。必然地,这些情感也掺杂着对于自己年轻时错过了许多而感到的懊悔和愤怒。心理学空间\!V;MY0~(A"nh&G

心理学空间A o/|)uWjD

9AP;d M%R&m V0

Q?Aq;Q0渐渐地,在我们的分析过程中他能够展示更多情感,而且我能够清晰地从自己的反移情中感受到他对暴露自己的恐惧感明显减少。他变得越来越鲜活,并允许自己在我面前展现得越来越多。 心理学空间b Q)H8M A*B'u5{

){9Ed0Tu+M5C0心理学空间y)Q cgb!bXno b

anZ(M)iA*NL0而后,他做了一个决定,这个决定极大地影响了我们工作的前景:他计划去买一辆新车——一辆跑车——仅仅为了自己高兴,很显然他不可能买车的同时继续在我这里进行分析治疗。心理学空间vu`Y(B!h

B&OA\3G.x~:};_0心理学空间R] N?\X

心理学空间 W)i+T @uwy

我意识到对于他的这个想法我有很矛盾的情感,一方面我认为如果他能够继续治疗并稳定我们已经取得的进展这会很好——而且我必须承认自己有一丝嫉妒的情感,因为他要去买一辆非常好的跑车。但另一方面,我也能够想见这对他来说意味着能够与外界进行更多的联系,更开放地暴露自己,更多地表达自己的愿望。

:^#Z|^l:{Am AvT0心理学空间'] Q O:ad|O$g u

心理学空间 A+l]+v7I

心理学空间7WK0`!FOMS7Et%k

在一个假期中他花了一些时间来考虑这件事,我也很好奇他会带回来怎样的决定。当我们再次相遇时,他肯定了自己的决定,并且对不能继续治疗表示抱歉。我感觉他明显能允许自己感受矛盾情感了。

u%H4Em WS5U0

:[[J#F?#p"f0

#E/{j9o"Kb7dB$n0心理学空间8cZl5[a.Q,P

于是我们对结束治疗进行了讨论。对他而言,很显然他已经在治疗中取得了很大的进步,尽管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他现在决定自己一人继续前进。我们把最后一次治疗的时间定在数月之后——在我的暑假前。

G\niadWo0

5T"o1Qm.].X zGA-G0

cXe0T4?Z ro(A0

.RI'G J-s/i,nQ0在接受我们的决定带来的影响时,他变得若有所思,有时有些难过。

!v*lL3CO X#p)u0

3T9W!t8cN7cc4r%Juz0心理学空间6`2W4X3}9_g!h J

心理学空间-|^ d Z1lF M o

我非常欣赏他的进步,他显露出愈来愈有能力以更加成熟的方式来思考自己——同时我也意识到,我们共同面对的结束对我而言也并不容易,因为我的确以更多私人的方式与他建立了联系,而且我 能够想象到治疗结束后我会想念他。

vo(V9kvY }g0心理学空间;] w&XIk8{qr S3A

t4Z)TeAD6[,a0

C}1_.t2?'f0在最后阶段的治疗时,他思考了我们数年前开始的共同的旅程。

#|3Z8Fj8J0

-TL}(kD0

IWz%wH{sC@;~-c0

/XX/I%I;g]x/v0“最初我来这里时,我感觉自己更像一个死人。这多少有些痛苦,但它就像一个避难所,能够让我躲避更加害怕的一切:尝试活下去的风险和不得不面对我不想面对的。我非常害怕会依赖别人。我从不想给别人权利,让他们来左右我幸福与否——这是我对自己过去的主要回忆。现在我知道我必须让自己幸福——我越能真正领悟这点,我就越能允许别人接近我。”心理学空间)i6NAgz!Z[5e

心理学空间.m"n4r*z$u8iI7m2b

几次治疗后他说:

:@-g*Z!m8p(l~e0

vtC UkO3U4[0

Z4L7S;tY4G7DaI q0心理学空间4W"U}w1HCxPz

“我真的做了残酷的斗争来避免再次依赖别人——包括依赖你。当我所认识的其他接受治疗的病人告诉我他们在治疗师度假时是多么痛苦时,我感觉这实在很荒谬。我不可能这样——我大笑——我是一个成年人,我对自己说。但我错了!后来我也有同样的感受——当你离开我去度假时,我感觉非常愤怒,当你回来时我是如此高兴。我害怕你再也不会回来了——我甚至为此而诅咒过你!我对自己的情感感到非常羞愧,也从没有跟你说起过。

N&gG\ \X k2j0

Ry$i^H,FR0心理学空间j#N0A"x1]5rS

6Dy&E&nv{y.o?0后来我们又反复对此进行过讨论,我也更清晰地认识到在我的整个人生中,我也曾试图逃避任何形式的依赖。我真的从未再想依赖任何人!小时候,我在家里已经尝够了这样的体验,我真的受够了这样的感觉。但是这种独立也让我非常孤独。只有后来在心理治疗中,我才逐渐冒险再接近某些人。敢于相信像我这样的人,并且不让自己消沉。这最终也让我再有勇气与一位女性建立关系,并越来越多地展示自己——恰恰相反在这以前我总是和别人保持距离。”心理学空间].X4y p1k

心理学空间Q A k @)s(m*g4c q

心理学空间r,OX9T%q.G/n6CS

-` x(q1txw:y8dy0最后一次治疗时,他很受触动,有时甚至讲不出话。我们保持沉默,我自己也能够清晰地感受到结束治疗的影响,为治疗关系的结束而感到悲伤。

!Ao9j Gt0u[0心理学空间z3`V0XZo`c \:g8M

心理学空间cL+r z2O}4oA2I

心理学空间}dcq+W5Wm

从另一方面来讲,我也能够放松了,因为我感觉我们真的一起经历了一个紧张的过程。

Ku$M)oy+vg;V0心理学空间 h-jW;f+Q9N

5@J d Xm&@\-@0心理学空间_zX+h hm%zgn

在这次治疗结束时他给我一个礼物:是一张非常好听的爵士音乐光碟。我谢谢他,真的很感谢他的礼物。

b;C,W3scx2K0

.o/IBC;{N.R0

?X._k(Eu:r0

0n0k,S+p5Lq0在他离开后我打开小包,发现还有一张明信片,他写了一些话给我,我也想念给大家听:心理学空间O$~U [Xms x y

心理学空间/OA w7e Wy.t"HvC

在卡片一面写着一首诗:

.k6v-u7hcI0心理学空间-m-X4X7B|I7]J^

I5c5L^$M!\&Z/[ w+G(v0

8M;@0T5d#zc@"kve0“改变”

U7t X n2E o0

#}`&h8v,g0“没有人能够在一夜间变得睿智、幸福、健康。心理学空间;C#Z:a4y:d U[O

/a6Xs*}4J"L3R0但每天慢慢地一步步前进是一个美好的目标。”

k/Fz0T5UE0Z.O0心理学空间vNj,k.t"u[.Z v S

在卡片的另一面是他自己写的:

D&DU/q}0心理学空间jLFch-_

“每天一步——我不知道这对我来说是否不太多。

%m/W|n3qe%?!iqZ0

l,V%w9uTc5K0心理学空间F5Afir4JBI

心理学空间S7FL K1Q"~

心理学空间 v:M/R9w4@\c;S

-v*Z3E*Vh}0心理学空间#^M"b$\{/i

&w!s'_!{1{7U9_A0

K P] AT5W-?0心理学空间&_)a w^1L~

心理学空间,YOf:y9NJ |B

/T3iiDR0B;x0但我非常肯定,我能够渐渐蹒跚前行,而这不需承受从天空中跌落的风险。我给你的音乐就像一个类比:美丽的和谐,充满和谐的空间也允许片刻的混乱。

2_kB'q TdYx0心理学空间;E3z\s j x3VA/P8_6R d0y

心理学空间!j!jnv exm(_

}$r9N n5sXP#V(@0我对和谐强烈的渴望一定会浸润我的生活。现在我更加确信我也能够更好地面对冲突,我也不再害怕不和谐,不会立刻质疑我的整个人生。我会用从我们的工作中获得的东西对自己继续进行工作,我也会继续整合我的幻想和现实——不可能永远只有和谐。

:iC3s||Qw [c0心理学空间B|R;?%h3@t+Rs)d

心理学空间Jc,J_A`s

;W9~/?7d/D0T t,^0我衷心感谢你的耐心——请享受音乐!”

j2{(k)|F:P6uD0

2B{qtRm @6{0

{FGt xb9ek6`0心理学空间#Z7[KL].lJ}

感谢大家的倾听,现在我们是讨论的时间。心理学空间'r7@lKZoI2t

心理学空间/[;[:}_Y

心理学空间RZ;k @$ia

心理学空间X\g;Am,h7?

提问者:心理学空间)l1SfBP_

心理学空间+Pf#~ghNV

/T*m&Cz"}O"B!B`0

`7z/G'iS9q0在他做了一个决定,计划买汽车的时候,他要面临结束,要么买新车,要么继续治疗,治疗师在这时也有很矛盾的想法,一方面继续治疗,可能会稳定取得很好的进展,同时治疗师也有一丝嫉妒,因为买一辆非常好的跑车,这个情感,治疗师是在结束时是怎么和来访者探讨的。心理学空间 X ?d3x(Ka3?(SM8]

,b Bq bP[R/JRBf0心理学空间/K beI0L Dc$H

心理学空间*p(^}0?2v$x[[/NK

教授:心理学空间,J(L:m5\+d

4v}1S [(ytxPO4Y0我并没有在治疗的时候和来访车讨论这个情感,因为我觉得在治疗当中这并不是必须要讨论的点,这是我私人的问题,那我觉得在治疗当中和来访者谈这个,对他的治疗进程并没有特别的作用,那是因为我本人也很喜欢跑车,我会去看车展,但是我心里很清楚,我并不需要一辆。但是我觉得对于来访者来讲,这辆跑车意味深远。因为这是他和外界接触的方式,那因为这是一辆敞篷的跑车,对于来访者可以在车当中非常自由展现自己,比如把手伸出去,听音乐,开的时候也有很自由的感觉。很长时间以来这是他梦想得到的生活,但是一直不敢面对自己的愿望,也可能跑车有其他的含义,但是他也许隐藏起来了,其实买跑车的意义就在于展现他自己,暴露他自己,让别人看到他,当他刚刚来做治疗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像一个行尸走肉,买跑车的有重获生命的感觉。

9BvV4C7c2w+[0心理学空间&~,o D'uNE+S)`

心理学空间Naii2@[-v

心理学空间 m#AJ'c2]Pt o

提问者:

r&A.S~*UB.|0

$B%P4OX|[0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也是针对这一段,我看到老师写出来还是理性化分析的过程,我想知道这个时候来访者提出要结束,那么好像老师有很多的反移情的部分,看起来老师本人有点不舍得离开治疗,是怎么处理反移情的?第二个问题,我们遇到不是来访者主动想结束,而是治疗师做了很长时间需要结束的时候怎么处理。

hb$Ar'RZY Le2IM0

R P8Ao,RLI0心理学空间 ]$R^w9O4b0I

!A~x*qQ iTk!Y0教授:心理学空间VyC5wo

心理学空间Ac|1ugU9G

其实这两个问题是硬币的两个方面,一个是来访者的意愿,一个是治疗师的愿望,我们怎么去处理这个部分。

Ts&HfW!C!t6ja0

7M;vac(T[;|0心理学空间 k0mO7rqX+W._1`

n2| ^4P#_IH|0如何处理这个情境没有一个固定的规则,每次遇到这个情况都可能有一个新的方式对待。那如果来访者和治疗师想到一起去,都想结束可能是非常理想的情景,我们也曾经讨论过,当治疗师很难让来访者离开他,来访者有的时候也很难让治疗师离开他。我们当中有一个哀悼的过程,这是一个很难处理的部分,有的时候我会很想念来访者,这个并不是很容易的过程,你们在一起治疗师和来访者走过了一长的一段旅程,来访者慢慢好起来却要说再见,接下来不知道你们会有什么样的关系。能对我起到安慰作用是关于结束的部分。心理学空间2V/pnq'l};[!r{G

心理学空间E1S#h3n(z&G n

P~(Q;a3m0心理学空间 O _S^d2R.EH

提问者:

uEl9}f8E C t0心理学空间,T%Uv^"Q'J3K

我觉得对于这个病人来讲,在你这边4年,对他倾注了很多情感,在爵士乐相遇的感受,你用4年为他打造了情感上的跑车,也很豪华,所以好像在现实里面又要买豪华的跑车,我觉得的确是结束的信号,但是情感的层面早就和你一起享受了豪华的跑车,这也许是他之前不敢接触的愿望,在情感上,老师是不是能理解我这样的联想。

!v'E i L%U0心理学空间bl8Xp&I B

心理学空间:YK/lw,[ t;|

)z!tU1x$SD w+d0教授:心理学空间R@ ?*A W5x!D u

心理学空间%b'M/M hN$|0hy

我觉得这是很好的隐喻,开着我给他的车离开我,然后他找到一条可以自由自在旅行的康庄大道。我想补充一下前面的问题,什么时候结束比较好,这个和一些外部的因素也有关系,比如说金钱。我们在说结束之前可能在另一个过程当中,脑海当中就应当存在结束的概念,时时刻刻要放在脑海当中,因为总有一天你要和来访者说再见的。如果我们不能面对这个部分的话,其实结束的部分是我们生活当中很常见的事情,不能接受它就好像我们生活在幻想的过程当中,有的时候就像概念一样在脑海当中存着,就相当于是一个发展的过程,就是永远要说再见的过程,向我们的父母告别、孩子和我们告别,我们也要内化这样的感受,怎么样才能在别人离开之后仍然让他们存在在我们的心中,这需要我们具备怎么样容忍分离痛苦的能力,如果说遇到治疗师想结束治疗,但是来访者不太同意,也是寻求督导的时机。因为我们在动力学治疗当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关系,我们对来访者产生的所有感觉都是出自于我们内心的动力。那如果我想结束治疗,我会问我自己,原因可能是什么,这是我要说的原因,就是我们需要在内心理解这个部分,而不是把它付诸于行动。

%[lK$XD5O0

[;I.R.Hp%I0

;z-g*L;b?-^{f;Z0

)V&T.tb%V0提问者:心理学空间-Q*F%vP5t q

心理学空间5Lx6Qi"[_ x:A

跑车肯定不是一个座位,是两个座位,开车的时候,我的感觉,旁边会坐他亲爱的治疗师。心理学空间aCd_#|`?&q8t ~)f

'~UW'R.l&cb6]0心理学空间5h a K8^&G'R:~/i?#h

%{5t5H M].\ Lj0教授:心理学空间j1o*bK8{0qT8~3o

#G/|lW&I)\ \JC0可能。心理学空间Wt4~ \_3ky7B o#v

O7\ Y{GwqT8ey0^[0

Hbsfb,m2uvqB:Rhi0心理学空间$U j0?ty6cG6F

提问者:

S*z-H'l4z0

~x6t ?G9L6g.fZ2r(`6t0这样很快乐也很幸福。

jZ:h(P6WP*H0mK$@f)t8r0心理学空间i"i/L] ~P L|

心理学空间H+x|,m|ze

心理学空间6@8y ^E ]H?5D1}

教授:心理学空间!e*`-N:MB2V)r

心理学空间!O%Mon2bn"KI

事实上,他旁边坐着他的新女友。

5} i)i;EX.yM`0心理学空间(I;?i&_^0F5v2O

L2`^)o$V\H }2Ci0

kEU&o"k0J.N0提问者:

bwn3_r2U8D{0心理学空间 hRg${;G H3y0L-e^(j

两个座位也很像治疗室里面的座位。心理学空间0||d0}G N1A x

心理学空间] UB0C:k6sF&T

心理学空间 H$b!?9x8d |+eE

mCU-MOB0提问者:心理学空间 uFhF0T R Hs ym

!c$kp^ ]k0双方都觉得要结束的时候,怎么样讨论结束的过程,时间的设定,有一个正好出差的时间,时间多长,还有讨论的主题大概是什么样的结构。心理学空间4T'B BD.x

4O A@3E c0心理学空间|ZQ k6B0i s|e l

心理学空间G$@9p-NS(j{0A

教授:心理学空间3o)i{ aU\'VT

TJ S"|#f/]7aP7G8e0因为对于来访者来说外部的原因就是买一辆跑车,当时我就买跑车的问题和他讨论,他会提到有了跑车要结束治疗,我当时是同意的,我问他,希望什么时候结束比较好,他说最好几个月之后,没有说明天,后天,而是说最好三四个月之后。这个时候我意识到意味着来访者具有容忍矛盾的能力,一方面他想结束治疗,另一方面也给自己几个月的时间处理这个复杂的情感,并不是一下子就要结束掉,而是允许治疗有一个比较平滑的结尾,因为他很聪明,正好选择暑假(summer break),这个时候恰好是我们要中断(break)的时间。后来发生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在临近结束的时候,我们发现往往气氛很有张力,佛洛依德曾经说过治疗永远不会结束,但是现实当中治疗是会结束的。去面对这个结束也是很有意义的事情,我们也有一种受保护的感觉,当快结束的时候,他也将更多表露自己的内心,我们也可以观察到,在最后的治疗当中,大家可能也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当某一次治疗结束的时候,来访者说,我还有一件事情要讲,但是很不幸是时间到了,这是我想和大家说的,当我们脑海当中有快要结束的感觉,就会促使某一些事情发生。心理学空间y\)K.CtK:RD*H

心理学空间5|6t.q_D

2a[]#_1?+t \0

2QC;BV Lx&}4\0提问者:

pOT)|K7q d:n+R0心理学空间#^p7mQ,^ W&|

我在之前看文章的时候,主题有关结束和分离,标题其实很痛,读完文章的时候我觉得很温暖,今天听老师讲,我个人比较倾向老师的嗓音,很温暖,听完让我更温暖,和我的分离焦虑也有一些关系,我有一个问题,当时读的时候我有一个错觉,文章最后说我衷心感谢你们的耐心、请享受音乐,我当时以为有音乐给我们听,是他们之间有一个礼物,所以我想知道送的是什么音乐。

6JkGP3U0心理学空间"O!Ep;|1?j

-ryB!c!Np e?0

M%K:V4Mai5n8z0教授:心理学空间NG"D0S)vx

+Qb EF"K?0爵士乐,你很好奇,这是一种我们两个都很喜欢的爵士乐,这个爵士乐整体是比较平和,比较和谐,有的时候很平静,有的时候也有一点点狂野的部分。那这个音乐在我们治疗当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有的时候充当第三方,可以把我们的话题进行下去,他也是一种妥协,我们共享音乐同时音乐又没有危险的成份,当我们谈到音乐的时候,来访者给我感觉更生动活泼,我也有一些幻想,在音乐会碰到他会是什么样的情景。那我肯定来访者也有相同的幻想,就像我们去共有某一种共同的幻想,当中没有危险。我曾经描述过来访者他的冲突,一方面害怕自己的孤单,另一方面担心别人交往过程中会被侵入,被占便宜,剥削。心理学空间.J+yRi GjM

心理学空间{)_)Z6c,_;nm

心理学空间'uHq)B3y"S%\

心理学空间)@r-nM%y

提问者:

Yl#bU6A v^&U&r0心理学空间-C)C2x n$y6nx

本来我只想知道音乐的具体的名字,但是感谢老师现在给了我一个想象的空间,我觉得真是太美丽了。心理学空间B ZK-T2t1n:D+`Q8e

#Kmme%t,K?Ep0

&aEv2P,e ] iwY0心理学空间J!uSF3~

教授:

x(j5TOT+]0S0心理学空间Yg9@w4A/}8_ d

这对于来访者也是一个想象的空间。心理学空间2B8\|!t._'El3G

心理学空间B4SYa ws6V`

n-Z-|(`6f#^(^r&GJ0心理学空间5^6{-Z`3Fl

提问者:心理学空间 R7P$^Q}"tAu.p ~6h

+m1s P2~$D h$\*q0[(b3k0我的个案经过1年治疗,酒精成瘾,春节之前爱人做手术,休息两个月,一直到现在他没有再来,他还有治疗费在我这里。我很矛盾,我给他打不打电话,咨询是结束还是中断,还是我自己放不下,我不知道如何是好,一个两难的境界,提这个问题我心跳加快,有很大的冲突在里面,我觉得很惦记他的,想寻求老师的意见。

EQ5zWe[$f0心理学空间 ~ Aif#|6W$A

心理学空间+unOb_&e7^

u V4tNn7J0教授:

L f8AD0K wfz&rV0心理学空间 Yx-YG$k I H

你希望怎么做。

0C` D\v*e$\/G0心理学空间.w3zz\?Q)r

if\_#}0心理学空间 [*mmrR6R

提问者:心理学空间#B,vjsM^5sqQVm

心理学空间;\$Dv}%j9g![D8r

我希望给他打电话,但是动力又不是很强,我想起要打电话的瞬间,感觉到情绪会有一些矛盾。

X:K0m3oc@s7s/w&t:U%A0心理学空间)U+^eN,im'O

心理学空间Q1e$a B p"ADm`

心理学空间&F0qrsW'Q

教授:心理学空间8r XE2^-jc5_

心理学空间 TuO(H't mI5k:q

我是不会提供直接的建议,你打电话或者不打电话都可以,没有错或者对,只有跟着自己内心的想法走,没有一个固定的规则怎么做是最好的。

'E/Gw&H3X m }a0

#TS0D$b]-F/? |0

DiY8B1X&?/y@0心理学空间KF8yV0H$Y{

提问者:心理学空间N+krWD&g

心理学空间"}k-U;P@ZR

我没有想到答案是这样。

.CR1kKBn,d O0

q-E-R+a6^3?.`0心理学空间]'J \3V[~9YO1c

心理学空间 p8]Z fj]8K

教授:心理学空间'IK5j-nx3j

心理学空间HA~xj8neh

你希望是怎么样,你希望我给你什么样的答案。这没有对错之分,你都可以做的。

N;F)[ j5XkVL0心理学空间?k(?X2Z%H"E

"s}1g"rMw0

jHK!^Ld}O9h4Z*k0提问者:心理学空间eD-|/wYSB

1p"]-Hk {$t'aQ0我有一个问题,在老师给他的情感跑车里面,有没有备胎,有没有商量过返厂修理的问题。心理学空间I L1}ZD)FU`

心理学空间 S3p\)u:Z|B

h/uyu P{0

JzF5Y7_TTN%i3l0教授:

Y8O l;wpn#i A0心理学空间$lr,[5nhPZ2}

备胎就是他的内化,如果他需要帮助的话,他知道应该怎么做。心理学空间Qu!fK_H5SSq6C

M?)Su9KnG#kge0

UG3J[IuG0

9w7D/XF E KFA4u0提问者:

a%v^,bruC L}0心理学空间~3vx%R1~;@C7sG5_

有没有考虑过,他可能会回来,可以回来,再寻求帮助。

C5y I4jW*iKHVZ:b0心理学空间wg.S$| [_1G

2t*mG#Q6It$zs S+`0

.j$?#O cR0教授:

I3o&o$UZ,o n"B1J/f0

&k9\S:Wc kU/Z0为什么会在当中讨论这个,是不是要避免结束话题?当然他是可以打电话给我,他也知道可以打电话给我,那是他的主意,有些来访者确实会问,我遇到什么问题可以不可以打电话给你,你会怎么说?当然可以,没关系,但是现在你该走了。

0[)@%}`l$["R9upO;Xi0心理学空间-[\rNM)E;]

u+fQLw}0

ddI$e'ko5Z0?)@Y0提问者:心理学空间3t2W%JE'H'nJg

;W"~/P5B-yi9I0这是我的防御,要结束了,我希望明年还可以回来。心理学空间S(z}4E&o

心理学空间5N3Y rQM\

PPb E%O&[[8]o0心理学空间6g-a&u#_:JJ*t E b!n

教授:心理学空间\'zkea|M }+Z

心理学空间b^4I.X&a `U3K5O

对于你来说,安慰就是明年可以回来参加这个小组,对于我来讲,我的安慰明年可以回来还可以继续教课就好了,但是结束仍然是一个很重要的话题。我意识到结束的话题通常与死亡的话题是相连的,对于死亡这个话题,我们是很想回避否认这个部分的。

!Q/C7U~i_YH5b0

0_B3u$H-l0心理学空间 hN sY4l6{:d

5`,R7\!`*p;f0提问者:心理学空间;PTN+m fGi*h6?_8w

!wIZ+]AC,iKY0感谢老师的案例分享,我有两个小问题,一个问题就是说,结束之后老师有没有有时候会思念这个来访者,有没有再接触、碰到过。第二,今天这个案例呈现出来,老师现在有什么感想。

V1D D1\N0E0心理学空间5L.e)c8` h:Hz9Wu

心理学空间[$D$K)f2G[ RR

心理学空间qw4m]i B3s/Qb

教授:

yt9}mwvH*~g*l^0心理学空间rd\r3D7L

我那之后就没有再见到他,在刚和他分离之后,我会听这个音乐,甚至我在开车的时候也听这个音乐,开我自己的车,不是他的车,我现在还有这盘CD。

U[C0dF0@R0心理学空间V7Ipt`C8rc [

第二个问题,他一直在我的心里,我们脑海当中很多关于他的回忆,这也是一种内化,我们是由内化的事物组成的,这个听起来好像有一点奇怪的感觉,如果你要是很重视他的话,他会给你带来一些影响。我可能让你自己单独想想这个问题。

Q(r,W#y ff j$I7aZ0心理学空间 i2Nn`jK w

心理学空间 B D4@"Bn(L*]/^

.Zv*V6pb'Pe_0提问者:

2F ]fV'_'CI0心理学空间 eyp0bOf&` j

最后的时候,买一辆车的感觉,我有一个类似的经历结束的时候来访者买了一辆很不错的新的车,还和我讲,你老坐在咨询室要锻炼锻炼身体,还送了我一个小礼物,一个熏香,其实我当时也有嫉妒他的感觉,但我会感觉,只有表达出一部分攻击的时候才可以比较轻松地离开。所以我会觉得咨询结束的时候即有依恋又有攻击,这两种情况经常出现。

'W5jOM[Yl0

:Tn1Ie$hT2f0

to|9K'i3cU0

-JN DI1r'fwy0教授:

:s:rW,Ro+cS:O+l/s0

tSi%EX)G#R0这是很好的观察。心理学空间'ZSyEj&Dn] kS

心理学空间`T3b8a V*Y!Z8q'j

4}@,c j2L2U&h0心理学空间~!c@-C&I"TLF

提问者:心理学空间o2x1Z!m~'C[ o

心理学空间.[6nLP1qJ5s

我对访谈结束的话题很感兴趣,我的所有来访者,目前经历的,我不清楚什么情况下判断可以结束了。我有一个来访者,有两次,在12次的时候,准备好好认真对待的时候,他觉得他好了,有逃入健康的时候,但是后来又继续来了,咨询有两年时间,我再次认为我们的关系很稳定,可以咨询到研究生毕业,还可以持续很久的时候,他又觉得好了,我一直很难判断到底什么情况下咨询师会觉得可以结束了,同时来访者也觉得可以结束了,还是不太清楚。在我的印象当中咨询师被动一些,很难达到两个人都觉得刚刚好结束的程度。心理学空间G B%^!{a6Ae

心理学空间&juLJ-g d

`B1m2EP3{lL'@0

"nXe8y,n0教授:心理学空间][ {#NMk$x#l)G8cV(`!u

_{9Kf9V7ENN0我同意,但是你需要一个答案,什么时候时间是最合适,其实是没有完美的结束时间,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如果来访者迈出第一步很好,你呈现了一个很好的案例,这个人有两次结束的机会,第一次算不上结束,因为还没有开始,甚至觉得他是一个逃到健康的感觉,我们动力学治疗的角度来看,他选择离开,这是一种付诸于行动的防御,我们必须让他走,这是他的选择,但是他又回来了,那你们有了两年时间的比较顺利治疗之后他觉得他可以了,还是有问题在这里,我们过会讨论这个问题。心理学空间LYt m%_? ~

心理学空间%xB"ynl

0II(`JFB0

3^"a8Eot8tY&_0提问者:

Ti"kbKu5P`Qy0心理学空间 |E"@y(z6L0j(_ W

哪些是让你最艰难的部分,发生在哪些阶段。心理学空间{4^ m$Riu

心理学空间-o"]|4A)x{%Q

心理学空间^^9EjX~dv)l

心理学空间"j~\lFV4Z

教授:

Bwa^ NDUe-R3C0

UbD Ud1Y;PT Y0我曾经想到过讨论一下当中部分的困难,你有没有特别想要知道的部分。

i2hUe8k]+s0心理学空间#p%a;D7gMN%t vNW

心理学空间'\Gel8G

Oe{G V7s)R%?N2L0提问者:心理学空间!h/pUcpNlfv2z7~

K K5b1qu/R C0我有一个问题,这个350次的个案,哪个阶段是最困难的?我有一个联想,前期可能不困难,当他意识到对你有很深的依恋的时候是最困难,这样隔离大概在什么阶段,150次,200次还是300次?

.\ \] U no:`0

k3g9w&~ c2I-Q0心理学空间jcp*m\P:P1g/P

心理学空间"^2z Z-F d e4H5{

教授:

"VJB4z/t*F1{0心理学空间MX#~7l-c0}){Vv

当然依恋的问题一直在我们谈话范围之内,来的时候就是一个没有办法对别人产生依恋的来访者,也就是说他曾经的既往的经历里面有一些很难依恋别人的经历,如果我们把依恋视作客体的内化,对于这个来访者这部分是非常困难的,到治疗结尾的时候,我曾经写了,其实对我来讲是有一部分依恋在里面的,对于这个来访者来说,对我产生一部分依恋对他来说是很困难的过程,就意味着你需要想念某一个人。当他对我依恋越来越多的时候,我觉得他这部分在成长,如果依恋没有形成的话,结束就是一个很轻松的过程,你可以挥挥手就走,如果你觉得想念一个人,你在内部形成了一个意象,这种内化可能在不同的阶段,形成的方式是不一样的,第一个阶段可能你在心里面想象,如果另外那个人如果在的话,会做一些什么?到了最后这个阶段的时候,对方的人已经变成你的一部分,内化到你的心里。我觉得这个部分很重要,因为在治疗当中发生的情境在现实生活当中也在发生着。当你和某一个人道别之后,在你的心里面仍然有一些事情正在发生着。这个是像一种内部的和别人之间的接触,这个可能也会改变你,你和以前不一样,当两个人分离了之后,他们会把对方的一部分拿过来放在自己的心里。那我们想想是否在这里也发生着这些,尽管我们快要分开,我们是不是彼此从对方获得了一些什么,我们可能要看看。

7sBfH4q [n/@0心理学空间5q%MmS8aPX^)P/I@/KW

4x;}"r7@'D2T"y0

sH~0V'v BE/jf3P0提问者:

x.R9T&QkL2zH1B0

A*|qfZ$D\0这个案例结束,对于这个来访者,是所有的心理治疗结束,还是会去重新找一个咨询师解决匹配另外一部分的问题?,有可能结束治疗再也不治疗,也可能处理更高级别的问题,作为咨询师,后面讨论的内容有没有不一样。心理学空间sg U\.`n8Qj'\:S

心理学空间0_7Z3L9V^%b%vjDp-A.p2F

,bR6C;pB?9szh\0心理学空间d pe.Pa&j

教授:

'{+T g7c)zM%j0

y/pF0[ c6r{5f{0不知道这个人发生什么,后面没有见过,你不想经历结束的分离的过程,确实会找另外一个人继续下去。心理学空间9g%\5B_B j-S/A

心理学空间3EMg]H7rV

心理学空间,u"t7{$\.|7V

bK`r)R*[/?K0提问者:心理学空间#Tv6Fy9DE u%R

tAk[fKkK rr0这段时间解决依恋,另外一个咨询师更匹配,有没有这种可能性。心理学空间/iZ~h;G!i2f%H

心理学空间CyA s5`v:tK0q

心理学空间%V kSwk a q

心理学空间0a\-LGJk

教授:心理学空间{T tm(Wz

心理学空间3}2zhkU(axg9o

我不知道,但是我希望他能够处理他其他的问题,去和他的女朋友,他的儿子,和现实当中的人探讨这个问题,而不是和某一个治疗师,这也象征着他在我们的治疗当中得到足够的准备或者备胎,带着内化的部分走他自己的路。当我们结束的时候,我有这种感觉,治疗已经可以结束,他已经接受了足够的治疗,现在对他来说,应该开始现实的生活了,而不是另一个治疗,他是一个成年人,不需要和他的父母再住在一起,他需要过自己的生活。

qM8a-Kq e&g,D&B!S0心理学空间2@ w uU#k1AT` o

心理学空间/b8}.P.X ^.h0B$W

心理学空间(bK;sg5lC

提问者:心理学空间:b%H!ho/Z'J+y1LR

vC,mo~Y7@0我对于老师说的音乐像第三方,在谈论音乐的时候可以避免过于亲密,又可以谈很多事情,我有一个个案,我觉得他特别喜欢某一个很长篇的、好几本书的虚幻小说,一个16岁的女孩,但是我没有办法,也没有这个时间看这个书,我们现在处于没有话谈,她报告了症状之后,就没有什么可谈的,我现在又有一个问题,如果不谈她热衷的书,我可能就让她走了,没有办法继续下去。

yG |p:}*mQ ^0

yH OTE0

}#[i{%PG:j+o0

)[9HU+? rt0教授:心理学空间*VF$U~${

A"xp i*z/Y4iUS0老师和来访者都听音乐是一个巧合,并不需要和来访者一定要有某一方面兴趣的相同,你不读可以,她读就可以了,但是你却可以问来访者,她在长篇小说当中得到了什么,有什么启发。

(C"W$H B;?FlTF0

b1}0O/Xu A0心理学空间%N#C|FFL

心理学空间3g(x7ZA z o

提问者:心理学空间(N"Yx:uWjW}h

tR+?(C,r;V1{0谈了一两次,觉得我不懂,就不和我谈了。心理学空间'@Xd%u B7X~5d _

心理学空间 ~Zmc pEoB

心理学空间/{ \*KYc$X

心理学空间;U7_ sv/bj-Ux+l

教授:

1iQ+i$~4Phrk_+N{0心理学空间\+a!J:T JK

当我们不再谈这个话题的时候,你什么感觉呢?

;ll4`dC0Zw*i0

sRO$D3i!~o!`"W0

I sS C V0

)F};O9h0d|4Q/\0提问者:

a'?1qj.F0心理学空间 H?^ BvvK

我变得轻松了。

Y2Oq`$|G(t0心理学空间D:Sr_L!I~?

^KS[.|!Q%_ C0

kkSd(x0Q0教授:

g f^#V3Z7x(oS0

bLwm5zZO0那可能来访者也有一部分不是那么吸引你,或者不是这么喜欢你。

`rDNF0

iOyZ,b1paCi*m0

5UI"]UZ]3D_0

?g5W|\ go(m0提问者:心理学空间m)vVTZ0L8u

T+h#F^x4NG0我问两个问题,今天谈结束,如果来访者,咨询师觉得来访者还没有结束,但是他没有钱了怎么办,还有能力有限,帮不了他,这两个怎么帮他。心理学空间JC0p(U9au

^;O hx-vgv0心理学空间 \&o i'^FE)p

7m-A\nf\2H0教授:

Ecl `%\M$Q[0

f|z%vk4F*W0我在试图把这两个问题和该怎么结束联系到一起去,你能告诉我吗?

hK"Q4ZH1GR#W0

c`&_0H$? }TM2z|0心理学空间5sGb*Jqq?#N$U

s6RyXCnZ0提问者:心理学空间 ~`{}r/f4^5d`

o f6x X U;jL0我的话没有钱就找政府的钱帮助他再做咨询。心理学空间$]J B0W}g}A

Qx@#~7~T(["W0

W"c$S@W xB(Z0

V^$VcX9x1pB+LDa#X0教授:心理学空间 ZFOM;s&bO

心理学空间 C!`Y*qof L(f

因为你刚才说的也是其中一个答案,在德国有健康卫生保险承担这个部分。

.\l*W |1ZN0心理学空间Z6F8h1D$?ch

心理学空间]$`6iB!PP2e

心理学空间V(V[w C

提问者:

G&J2g.@c D\ W|0心理学空间IV;{t0da

类似刚才她讲的,他们感兴趣的话题,我们又不懂,我们想谈的他们又不愿意谈,既花时间又付钱,我又帮不了他,该怎么结束我没有内疚感,病人也没有跳楼。心理学空间 {e&yLc'~9vF8q

#{Rf{ ]5V2D w0心理学空间 A+RnT1w8v-yLY

D[[oiM*?yQD0教授:

xD;u.Lr0

/FHcF#m I\0L(y1M d0所有的这些都只有一个答案,因为你提到很多这个方面,比如说担心他会自杀,有内疚感,没有办法混在一起谈,需要用一种探讨细节的方式,但是我通过我的训练至少可以知道这一点,来访者没有兴趣的话背后一定是有意义的,这个其实你要做自我体验的部分,为什么觉得来访者这么无聊,因为你去考虑这个部分是客体关系的模式,是你自己客体关系的模式,你就需要花很多时间理解自己这部分,可能你会请求督导帮助你理解,解决了之后也并不是意味着对来访者所有的东西都感兴趣。

B"ppAkUO0心理学空间5BQDk"l3pT)c

&d[4~P KMI0

{ dbM3SOe5a0提问者:心理学空间%o.v(W T5b?ZbD

心理学空间+\d)T0Jh}T

案例当中最开始发现在音乐品位上很相似的时候,这个时候有没有,在这里有说音乐是非常好的第三方,通过音乐讨论情感问题,我是想更多了解一下,咨询师在这方面的感受,因为音乐是非常个人化的。还有一个在最后的部分,来访者要结束咨询的时候,送了一个礼物,他还说一段话,我已经好了,我以后不会太怕不和谐,这个给我的感觉,过于强烈了,好像对未来的人生下一个宣言一样的感觉。好像来访者给咨询师音乐,我和你分开了,音乐代表我们的之间的关系,继续留下来的意向,老师对这部分什么看法。心理学空间&L-^Wo} c/S

}$w^4|:ouYX\&D/]0心理学空间nL geogn?7I

I)a0s$K w s3Y*\0教授:心理学空间*\h5D1o4vn

kpX tr Z:m2T6XW0我觉得你是对,他确实用音乐作为媒介,和你维持关系。

|{%`6P G dK{!J0心理学空间*[e1?:B)?Yh%vH

心理学空间"?*V!rMn j[I

心理学空间1Fn*A;~:WI

提问者:

bK1[+u J#Y:[0心理学空间2l[RrGS [0Dm

因为来访者给我的感受,他好像有一点感觉,他不希望咨询师结束,他先结束,他要主动来做这件事,用这种举动让他加深这种印象,我有这个能力支付。心理学空间.@@ Wm IZ6k v

et]5z AT0心理学空间_.[^ Kr#lj

心理学空间b%^0z`5I-} R

教授:心理学空间$A`4P[6kymw#P

心理学空间%w,~M7ps$\F1R

这确实,有这种能力,这部分是发展的,他可以去决定某一个部分结束了,也可以接受新的开始了。如果你不和别人道别永远不能开展新生活,我们之前的桥梁是音乐,当然他还感受到我们之间的连接,存在我们之间,我认为音乐促成了这样的感受,我们两个人共享的感觉,也就促成了我们这种可以把内心的部分和别人分享的感受,这是可以的。

V\d1nX0

p4j2g J)LQv6_0如果没有更多问题,我想谢谢大家的聆听,结束的过程还是继续的,也会给大家带来更多的启发,谢谢大家。

I[3TD`SB1_}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Kocher 郑诚 治疗的结束 中德班晚间演讲
«M.Teising 连接障碍的概念:从弗洛伊德、比昂到今天 精神分析实操技能
《精神分析实操技能》
初始访谈»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