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例人际关系障碍的精神分析案例
作者: 张亚 / 11303次阅读 时间: 2013年5月23日
来源: 博客中国 标签: 案例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滴水能穿石,只因为它永远打击同一点。火柴如果躲避燃烧的痛苦,它的一生都将黯淡无光。
心理学空间bN7m]:I xc

迷幻的情感世界背后——一例人际关系障碍的精神分析案例

1` n!DH u/Ss(g!F0心理学空间`!s\wu|e

迈克尔·派特心理学空间/j j/C-S\nY

F.k)AG{h&p0

A B-\b|$_0心理学空间eI0[D}r Nl

迈克尔·派特(Michael.J. Patton,1936~  )美国密苏里州哥伦比亚大学教育与咨询心理学系前系主任,美国心理协会心理咨询部门前部长。目前他仍活跃在美国临床心理咨询的第一线。

4i)}+@0^:oso0心理学空间*}u] W J]a"Q)@

作为美国心理协会和美国心理社团的成员,他致力于精神分析的心理治疗方法,与圣母玛利亚大学的那米·米勒教授合著《精神分析的心理治疗》,该书详细地介绍了精神分析方法,并用实例深入浅出地说明各种方法的应用。本案例即选自该书。同时,他与那米·米勒教授和荷本·派平斯基教授共同研究咨询过程中语言的使用。著有《心理实验——一项实际的工作》。心理学空间2Y#E2J!E8~AU0At/E;_R

心理学空间 Z.u#I&E5U

派特教授与密西比大学和其他大学的临床心理学家共同发表《一系列咨询联盟——短期精神分析中的重要进程》、《密苏里精神分析研究——咨询过程中关系的改变》、《弗洛伊德案例回顾——自我心理学的背景》、《自我心理学的应用》、《限时精神分析中的洞察关系》等大量有关精神分析方法的论文。

5k\7S5C9V0心理学空间'{\iN/^u{qFW2|h

派特教授还与莫特·肯·德教授共同研究咨询过程中的移情,分析正移情和负移情两个因素,发表《密苏里移情鉴别量表(MITS)的发展》等论文。在本案例中作者也详细地介绍了如何处理移情作用。派特教授几十年来致力于精神分析心理治疗,是当代优秀的临床心理学家和心理咨询师。

#^8R F8hy"lE5kt0心理学空间)yV5IdB

(张亚)心理学空间ON@'RF

#H0S*a#lA!D0--------------------------------------------------

R] ZE)iX0心理学空间h/sCy?9E k

迷幻的情感世界背后

,{1}s7|[5f!]8P0心理学空间WB5B ]A.@+n4d$]

迷失的四月

;?w:^U`)i]k0

W+ZBr3L_ x,I0四月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季节,内心的一点点躁动无声地在春风里散开。稍有暖意的阳光微醉了沉睡的触觉、久违的感动、缠绵的情思。他,年轻有为的部门经理、温文尔雅的模范丈夫、谦和细心的孝顺儿子,在四月,离开共同生活十年的妻子,放弃月薪不菲的工作,义无反顾地走进了抑郁焦虑、负罪的深渊。阳光灿烂的白天,他与自己不能控制的自杀念头痛苦挣扎;月明星稀的夜晚,他被自己频繁的尿急牵绊着不能人眠。在好心朋友的劝说下,他带着一颗疲惫、沉重、伤痕累累的心走进了咨询中心的大门……心理学空间2B#?[.D3k.x3o

心理学空间V{s3M.m,Z&V

“哦……我最近遇到了许多麻烦离婚、辞职,其实,其实,这些可能都不是主要的,实际上……”

K/o c0?G*Hg0

_M H$\:oE0他坐在我斜对面,棱角分明的脸痛苦地扭曲着,轩昂的眉宇间有着似乎不能散去的愁云。

C(n C7o*Z7?0心理学空间_)BoLx1{+d

“我的心实在是乱得很,好像脑子里有许多零散的碎片,我只能试着拼凑出来,其实,这一切都与我辞职前的最后一次出差有关……”。我仔细地听着他叙说,不时地点头,看着他半噙着泪水的双眼、蠕动的嘴唇,我知道他一定被无法控制的情感折磨着。

xX4?`r3H(asL0

7VpV(CZ,U0“我在一家私人大公司工作,虽然月薪很高,但我真的一直觉得这样的压力让我受不了,这也不是我真正喜欢的工作。当我提出要辞职时,老板甚至用更高的薪水和职位挽留我。当时,我的妻子坚决反对,在她看来,这肯定不可理喻。”他沉吟了一会,缓缓地说:“那是我为公司的最后一次出差,很巧的是,我又遇到了丽莎,她是我们一位新客户的秘书,几个月前,我们有过很短的交往,老实说她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她是一个很特别的女孩子,鹿一样的女孩子。后来,我们一起开车回来,那天晚上,我们做了一件疯狂的事情,实在是很疯狂对不起,我可以来一支烟吗?”

1a j7S/tp\"H$J/gX0心理学空间+wZf6lR"Fj

 我关切地递给他一枝烟,他的手指细长苍白,微微颤抖。我开始明白让眼前这个英俊男人无法自拔的不仅仅是离婚,失去工作,也许还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情丝。

Y.lN*js+rr;{} ~0心理学空间-K9~4A|*s[T

“那是一个奇特的夜晚,我有一种在梦中的感觉,完全不能控制自己,但记忆是那样清晰,甚至那夜清冷的风声,鹅黄的灯光,丽莎的尖叫都是真真切切。我陷入一种从未经历的狂热状态,许多日子的剪影从眼前滑过,我好像一具沉睡的死尸刹那间苏醒……”心理学空间6E)}c-^J~p9le]

'}y.t%SAs0他的脸色发青,眼睛里闪烁着可怕的光芒,沉默了许久,他突然笑着说:“这一切都发生在四月,从那夜起,我发现自己对妻子没有任何的激情,就像对姐姐一样的感觉。我开始非常非常焦虑,很矛盾,你知道,我也想挽救这种局面,但我的情绪波动很大,像狂风里迷失方向的小舟那天晚上,我终于无法忍受告诉了妻子真相,我说我爱上了其他人,但我甚至不敢告诉她那夜的事情。你知道,我只是遇到一个人让我重新有了希望和梦想,就像回到了十年以前……”心理学空间t#lX0BG&x1Q3z

T_%QgYG-h^i0“你的妻子反应怎么样?”我看着处于梦呓状态的他,轻声问。

k4Y$[o_0

hbC S"l;o^HR0“我给她很大的刺激与伤害,她问我是否觉得她太在乎物质上的享受,我想是的,她提出分居,这让我稍稍感觉好受点,但离婚之后,我不能呆在她呆过的地方,不能看见我们曾经共同拥有的东西,这会让我发疯。两个星期前,我开始想到死,虽然我知道自己并不会真的去自杀,但单是这样的想法在脑中盘旋就让我恐惧,每天每夜,我痛苦得像在地狱里,去丽莎那里也不能让我摆脱这种想法的折磨,我,我甚至开始尿急……我想我的研究生课程也修不完了,我无法集中注意做完论文……天!这可怕的四月,都发生了什么呀!”

(D(tt2W6q`0心理学空间@nP de

他紧紧地抱住头,苍白的手指好像要插入脑壳里。我把手搭在他的背上,轻轻地拍着,隐约觉得他因婚外情带来的矛盾痛苦决不会是简单的负罪感,他与自身不能控制的焦虑、忧郁、自杀念头的挣扎一定有深埋在潜意识中的原因。

'vhD ^\F0
不管怎么样,我明天就走了,”他低着头轻声对自己说,“可是,他从来没有在乎过我……
心理学空间 W3m+l+y LNa V3m

穿黑色T恤的少年心理学空间1N7PW }1k6b8|y

心理学空间ABF)@ R%B:C%V3p

孔雀蓝的天上漂浮着几片若有若无的白云,空气里有泥土和青草的香味。孩子的尖叫声,篮球撞击声把午后的操场渲染得异常热闹。有一对年轻的夫妇带着两个五六岁的孩子玩篮球。母亲静静地坐在一边,脸上带着满足的微笑。父亲正不厌其烦地教两个孩子投球。两个小家伙挤挤碰碰,一不小心被自己的爸爸撞倒在地上。谁也没有注意到操场的斜对面坐着一个穿黑色T恤的少年,他似乎就那样坐了很久,深邃的眼睛里闪烁着十八九岁男孩子不该有的忧郁与反叛。那是一种炽热灼人的光芒,好像最终会烧了自己与周围的世界。他充满嫉恨地看着这温馨的一家人,喃喃地说:“他决不会带我来打篮球,他一点都不爱我,哼,我也恨他……”心理学空间 a1j#ayZ2_FH}-`&r

5SMmQdX8|0男孩的脑子里冷冷地浮现出父亲那张没有表情的,如刀削一般的脸。他想起两年前父亲亲手砸光了他心爱的摇滚唱片,当时他恨不能把自己和父亲一起推下阳台;还有那次,他把第一个女朋友带回家时,父亲恶毒的话让那个可怜的妞掩面而泣冲出家门,许许多多痛苦的片段涌上心头,他绝望地问自己:“为什么他一直不爱我,一直伤害拒绝我?”

8PA%V9j^ m8w0心理学空间oU!LJ-Kp1MH|

远处的小家伙终于费力地进了一个球,一家人尖叫着欢呼起来,父亲高高地举起两个小家伙,黝黑的脸上绽开自豪又幸福的笑容。心理学空间7B,W r0S*r T3i

心理学空间M8~!rxN

男孩的泪水几乎要涌出来,他从来没有见过父亲有这样的笑容,甚至当他用送报纸的钱给他买了一把剃须刀时,父亲也只是冷淡地接过去,咕哝着:“这个牌子太差了……”

7P*l2x3aA0心理学空间$QbV2Fwn4jw

男孩看着天上细若游丝的白云,轻轻地叹了口气。明天,他就要到另一个城市去工作了,离开让他伤心的美丽故乡,离开形同路人的父亲、尖刻的母亲,也要离开给他带来温暖的姐姐以及南茜,那个可怜的女孩,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爱她。有时候,看着自己身边这个丰腴的女孩子挺直腰板,一副不可侵犯的冷淡表情,他会有些厌恶,最不能忍受的是她也要干涉他,甚至是吃饭的姿势。心理学空间,@#oe/m&K

心理学空间sa G4A q

“你得做个优秀的经理,踢人屁股,而不是被人踢,明白吗,你?”父亲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记得从小时候开始,他就一直做着父亲让他做的事,他反叛、挣扎,但无一例外地最后投降,这次去外地工作也不例外吧?

J2l)H0X5F-L6{0IF2K0心理学空间t2CmHA0cm

远处一家四口玩累了正在草坪上开心地聊着什么,男孩觉得自己已经不能再往那个方向看,他不想回充满吵闹的家,不想面对父亲,故乡给他的唯一留恋可能就是他亲爱的姐姐。那个始终浅浅微笑的姐姐,给他脆弱倔强的心带来了一点点希望。

X[`!B];K0o0

2},o,J,|9i-g0y*w0“不管怎么样,我明天就走了,”他低着头轻声对自己说,“可是,他从来没有在乎过我……

Ds5{p3x {Tr0
说来真是奇怪,她和我姐姐都叫南茜,有时候我自己都糊涂到底是妻子还是姐姐。
心理学空间/Pq#O9S d m9P6W

两个南茜

*[ Ocf7fOG|5e9Z%q0心理学空间5Yy0W,xGd

天气渐渐炎热起来,早上打开咨询中心的大门,夏天的清新味道扑面而来,窗外的梧桐树叶在金色阳光下摇曳着柔美的身姿,狂热的蝉鸣粗线条地勾勒出夏天的感觉。我想起上几次咨询时,他和我说了年少时与父亲紧张冷漠的关系,他也认为正是与丽莎之间不正当的关系让他毫无例外地陷入对父亲的负罪感中。虽然,他的父亲去世已经三年了。

9Dh7K~/E5S7N }q5b0心理学空间%p7GD"sw2iC yO

“能谈谈你和原先妻子的关系吗?”我想,进一步了解他的人际关系也许会有助于他理清思路。心理学空间@pK3m8U^ m:V8f

心理学空间k GN~ ~,q+T,rl `oB

“十年以来,她似乎一直主宰着我的生活,我无法反抗,只好屈就,这好像是一种习惯。除了我在公司赚足够多的钱,她并不需要我帮她做任何事情,而我并不喜欢这个部门经理的工作。记得小时候,我希望在乡村做一个悠闲自在的作家,那是很久之前的梦想了,太遥远……”心理学空间@%HG,zA

心理学空间OB1d7se3zl-VKfy

他仿佛又陷入了沉思,过了一会,才幽幽地说:“我遇到不顺心的事情总想找个人聊聊,与她交流却非常困难,她总是说我们去看一场电影或者吃顿烛光晚餐就会好起来的。而电影什么的对我毫无用处,我们想要的东西完全不同……”

Q u*u[;`KFZB;A0心理学空间kb R0`L

他把目光投向窗外,蓝灰色的天让人有恍惚的感觉,不知是哪一世哪一劫。心理学空间8T|qm:\NJ%B Z't

DmYN)E^0“说来真是奇怪,她和我姐姐都叫南茜,有时候我自己都糊涂到底是妻子还是姐姐。我的意思是说,她有时候对我更像是姐姐,许多事情她都要管,要我怎么怎么做。记得小时候,姐姐也是这样,但姐姐总是浅浅地笑着,声音柔美地让我做功课,打扫卫生,姐姐很照顾我”他的嘴角带着苦涩的笑容,“南茜可能像我父亲那样,更冷漠,更现实……”

1pX ]*`D0

;v3X/b\4E]/E9U;OC0“记得那时我从外地工作了四年回到家里,很诧异地发现她和我姐姐成了最好的朋友,经常一起出去逛街、锻炼,看上去无话不谈,甚至我那可怕的父亲对她的印象也很好,说她在这段时间里如何地照顾我们全家,母亲干脆就对我说,这么好的女孩子你不娶她简直没有天理……”

^7j*tcF`o5{R0心理学空间x?)OurkG

他的眼睛灰暗下来,声音沙哑而缓慢,“这简直是一种宿命,我甚至没有想过选择自己真正想做的事,长久以来我犯的一个最大错误就是没有大声说——不!我想一个人过,我想自己下决定”  “你们有孩子吗?”我静静地看着神情恍惚的他,为这段不幸的婚姻惋惜思索。

m5_X ]#FF4Q0

DB2Er&c!~w j9Wk-KgR0“没有,印象中父母总是不断争吵,我并不以为这对我会有什么影响,但我结婚十年却一直不想要孩子,我不知道南茜对此怎么看。可能,在我内心深处,没有抚养孩子的勇气,没有让这个家族传宗接代的信心,更没有身为人父的责任感,我是不想被任何东西牵绊,却被太多的东西牵绊,勒得我透不过气来……”

,rHNt&}$i)D P(fAO0

iQk} yp*mO0“你觉得被太多的东西牵绊,到底是什么牵绊你了,我们列张表,仔细分析一下,好吗”

)b~j4w;d*]N H0心理学空间$~koMi/T

他用力地点点头,夏日潮湿的风吹过来,挂在咨询室门口的风铃叮当作响,仿佛是从心灵深处流出的几个淡淡的、动人的音符。心理学空间i7Qs%Q2W'iQ o3Jb

一股尿意直冲脑门,父亲的声音惊雷一般在秋夜里响起,他踉踉跄跄地冲向洗手间……
心理学空间/]G.oZ(P8u O0k#`1B-`6i

白色的诱惑心理学空间'Vo'N&Q0OK

心理学空间4`r p@1n:`#`,KUzTt(l

深秋的夜晚异常清冷。他半夜里醒来,听着秋虫细切的呜叫和森森冷冷的风声,不愿睁开双眼。这个周末他又和丽莎一起疯狂地度过,能够感觉到丽莎细软的发丝在他的胸膛上肆无忌惮地扭曲、蔓延,指尖上有她飘渺得让人着迷的味道,耳畔有她不规则的娇俏呼吸声。

6tM |vJ'o4r)c0心理学空间z-g*O+C`u'} aI[

一天的大多数时间,他都和这个鹿一样的女子在绵软的床上不愿起来,有时候似乎要一同烧进绚灿的晚霞里,有时候在微白的曙光里舔噬另一个自我的存在,有时候窗外的骄阳冷冷地撕扯他们沸腾的欲望,更多的时候,他就这样没有原因地醒过来,思绪纷纷扰扰,父亲刀削一般的脸隐约浮现,他浑身战栗地冲向洗手间,尿意竟如同性欲一样不可控制……心理学空间Hxm:n&H8k4lldJ

心理学空间/w;e;CK k'_s~&j

臂弯里突然空落了,丽莎坐了起来。皎洁的月光披着她赤裸的身体,在深蓝的夜幕下勾勒出一个似真非真的剪影。他静静地看着她流畅舒展的曲线,眼睛里充满忧郁的柔情。丽莎有些颤抖地拉开抽屉,急躁地翻出一个白色的小瓶,他有些奇怪,丽莎是不会失眠的,她这么晚起来吃药吗?心理学空间X4ve| ^

心理学空间.Z-ce7l+w

“亲爱的,你生病了吗?”他起身把手搭在她温软的肩上,柔声问道。心理学空间kGG,k Q!D x)C)gA

心理学空间sM!xl2h.w0Kc

丽莎浑身一抖,手心里的药丸洒落在香槟金的床上,他有些犹豫地拿起一颗,借着凄冷的月光看了看,脸色不易觉察地变了。恍惚中丽莎转过身来,脸上带着鬼魅一般的微笑,漆黑的眸子像烧着一样发亮。她用手指捏住那个奇异的瓶子,摇晃着说:“亲爱的,要不要来一点,很神奇的……咯咯咯……”心理学空间:w~!mS0a^q

心理学空间4II8SS A.G}/z

他只觉得月光下的丽莎美得出奇,妖异得出奇。晃动的瓶子如同幻影一般随着她的长发闪烁,他极力控制自己用平静的声音说:“是白粉吗?”丽莎又是妩然一笑,饱满的双唇微微上翘着送过来,呢喃着说:“来一点吧,亲爱的……”

X PS e\yhJ4i0

e'gi'f%r y0一股尿意直冲脑门,父亲的声音惊雷一般在秋夜里响起,他踉踉跄跄地冲向洗手间……

\f,uBCq Gga0
潜意识里,我希望得到你的允许而继续我们的关系。

5P)a)[?5|0父亲·女人·我

wq iz3at3W/i7]0

'yfi6a fu0转眼一年多过去了,灰蒙蒙的空中飘着这个季节特有的牵扯不断的细雨,让我想起“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也许,这就是九月最真实的写照吧。这期间,他已经和吸毒的丽莎结束了来往,重新开始工作,并努力修完他的函授研究生课程。在和一些女人的交往之中,他依然觉得已故的父亲无时无刻不在监视和指责着他,但他已经不再有强烈自杀念头和尿急。这些改变让我们都非常欣喜。现在,他已经能和我坦然讨论父亲带给他的压力以及人际交往中的困扰。心理学空间 Y)}6b:YLrsKsRU

心理学空间+ya%kzi ? L9?

很多时候,我也发现他越来越需要我的认可。他的一些决定,和异性交往的进程,他都希望我能够肯定、赞许。

!OO Au-M6_0心理学空间 B {c"H:k~,@Tw

那天他穿了一袭淡灰色的风衣走进来,头发被风吹得略有些凌乱,脸上却比一年前增添了许多神采。得知他的论文正在最后修改阶段,工作也比较顺利,我由衷地为他高兴,但是我也发觉他的眼神有些躲闪,有些不确定。心理学空间[a$B F1g(d9R

心理学空间MJ$Ym'T n

“最近有没有什么烦心的事,说出来大家可以一起考虑。”我看着他的眼睛,真诚地说。心理学空间 O'fW%O&[$jL~M

~gK%|3M;D0“哦……有些麻烦事,”他下意识地低下头,“嗯……在研究生函授班我认识了达拉,她很让我心动,你知道那种成熟的女子有一种特殊的美,她主动向我表达了……哦,她说她愿意为我做一切……但是,她是有丈夫的……”。他抬起头,恳切地看着我,似乎想从我的眼睛里读出我对这件事的看法。

Q4H.wq4v#h T0心理学空间~G(a_RSA

“你觉得很矛盾,不能做决定,是吗?”我微笑着看着他。

E L e_DmP0心理学空间5K6q"e!V/t K-t

“是啊,我不该和一个有夫之妇发生关系,这是不道德的,是父亲坚决不允许的。但是,你知道,我们彼此吸引,她优雅恬静的笑容让我着迷,那是一种宁静的、无欲无求的美,是年轻女孩不可能有的,而且她对我非常主动,我简直不知道怎么拒绝这样一个妙人儿……”他的脸上闪现出犹豫而幸福的表情,“你觉得呢,我们几乎疯狂地被对方吸引了……”心理学空间 no&[K,yp@4]J8C

心理学空间pL Oq)q_5c1Lr

我知道他热切地希望得到我的赞同,在这个迷人女子的主动进攻下,他又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负罪感与性的诱惑让他再次无法抉择,虽然他已经不再如同一年以前痛苦焦虑、不能自拔,但是他开始把我作为他父亲的化身,行事的准则,对我有着强烈的移情。

0q!@Wo!r0

C6{"`j aZ(@B0“你是希望得到我的赞同吗?”我平静地说。心理学空间tM7oc"]yY7l

({,lP+lUK^v.B}-K0“嗯,是的,有时候,似乎询问你就像在询问父亲,我可以吗?我这样做对吗?这可能是我为什么要和你聊这些的原因。潜意识里,我希望得到你的允许而继续我们的关系。”他沉默了一会,轻叹了口气,说:“这没有用,没有人能帮我做最后的决定。”

P2w Mb pG `!S$g0

K| eXA%[!@0“让我们冷静地分析一下我们的关系以及这给你带来的困扰,好吗?”我轻声说。

H7bys'O!n#_(g0

!F.kjX9F Qk ol.z0深秋的夜晚来得特别早,橘红色的路灯兀自亮起,梧桐树叶无助地在秋风中摇曳,远处的街道上人影散乱。我知道他面临的是必须依靠自己解决的新矛盾,而我能做的就是帮助他从移情中摆脱,让他的自我真正强大起来。

\U.e5G:UC;RX2Z0
他烦躁地搅动着手中的咖啡勺,父亲的阴影为什么就这样挥之不去?
心理学空间#T,|1zQ5|$RlX

天平两端

2}W1} fh0心理学空间Z4^ja d

他专注地看着卡布其诺的奶泡静静地破裂,手中的咖啡勺犹豫着沉下去,落人未知的杯底。心理学空间2IZ5s T;L-AE M9Y+[`

心理学空间0bj3I@'c? D!Ic

对面是一家很大的花市,他喜欢坐在窗口看着不同的人抱着大束的花走出来,就这样要一杯卡布其诺,听夜晚的时光轻轻地响起。

,rz}*SfS1i9z0

+d3O8P rA0手心里的纸条早已湿透,他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握着它,一种漂浮的痛感堵在胸口。纸条上的八个字反反复复撕扯着他——“今晚9点,家里等你。”他的眼前浮现出达拉神秘优雅的笑容,今天函授班下课时,达拉就是这样轻盈地走过来,很平常地把这张纸条递给他,就像他们第一次认识时,她也只是清冷地坐在他身边,淡淡地说:“同学,试卷能看一下吗?”他知道自己无法拒绝。

7k0BtSa@$sJ9[ V\;F0

k7~ }?#P)f8Pi0杯中的咖啡随着细切的热气悠然变幻着,有些模糊的肉桂粉末在杯壁上写着神秘的诗。

Sgk3lmi7T0心理学空间%c+_;VkD

“我愿意为你做一切,只要你来”达拉的声音低沉而充满磁性。心理学空间)du9PV;lQ7T

{*KFpG E_6Pnp%M,{_0 “你绝对不可以去!她是有夫之妇!”暴躁的父亲仿佛就站在他身边,怒气冲冲地指着他的鼻梁。心理学空间O'tuF"AB

1\;QsK8I.{0“你想要我的,你的气味已经告诉我了。”她的眼神里有着毫无修饰的自信与宁静。心理学空间 ? P9WjD$f+d

f!Nza2Jl0“不许去!你又敢惹我生气?”父亲的脸已经气得变了形,鹰一样的眼睛冷酷地盯着他。心理学空间 x4|-`2pUp e

心理学空间E&teqr(z&T

花市门口依然有很多人进进出出,他看见几个年轻的女孩抱着大束的百合走出来。冬季居然也会有开得这样张狂而纯净的百合。美得自恋,所以摄人心魄。心理学空间Z9j,Zlc

心理学空间O~2}/m^S

他烦躁地搅动着手中的咖啡勺,父亲的阴影为什么就这样挥之不去?他甚至怀疑父亲已经坐在了他的对面,不为人知地监视着他……心理学空间onnuql

5a.mG8R%X~0T/~%i`[0“够了!”他重重地拍了一下精致的玻璃桌,浓黑的眉毛纠结在一起,额上的青筋似乎要进裂了。心理学空间N:N$do Gqt2{

nu!jixA0咖啡厅里的人都好奇地看着这个穿着讲究的男人,甚至连服务小姐也注意到这里了。但他却浑然不觉,喃喃地说:“够了,我再也受不了了……”心理学空间vMWU/m5Zv*@

/J-?4{9qW#?0墙上的钟指向八点五十分,夜色更浓了。花市的小巴运来新鲜的红玫瑰,整整齐齐地包裹在报纸里,小山一样堆在车门口。隐约看见红得发黑的玫瑰露出高贵、冷漠的脸。有几枝掉落在地下,饱满的花苞像是要暴开最绚烂的惊喜,在这干冷的夜里,益发显得动人。

*S5H/k'Ve{x0
老实说,我只是想反抗,我知道和她上床对我们都没有好处,我只是想反抗!

(I)dn4iO~S`0生活在哪里心理学空间Ys Fr8y u R

心理学空间c2|+e[ }5p k q

“我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小孩子,从来不知道反抗的孩子,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做别人期望的样子,也许,我就是父亲的一部分,明明可有可无却无法分开的一部分,我从来就没有做过自己,从来就没有生活在我的世界里……”

\TB)Z#w@oz0

Zt ~2lFk0那天,他一走进咨询中心就急切地对我说,苍白的手指神经质似的颤抖。“现在,我要反抗了!我厌倦这样的生活方式,和达拉怎么样是我自己的事,”他停顿了一下,若有所思地说:“老实说,我只是想反抗,我知道和她上床对我们都没有好处,我只是想反抗!”心理学空间I3QR:nf%_"M

mz0O B3oK!]0我关切地看着他,他的目光投向远处,有些飘渺,但很坚定。现在,他已经能够正视自己,从希望得到我的认可到现在的反叛,反叛以前的生活方式,反叛束缚他多年的父亲,反叛让他产生移情的父亲的化身——我。这无疑是一个新的进步,进一步讨论他的反抗应该有助于他彻底摆脱移情,更加有效地处理今后的人际关系。心理学空间 D zTQ9|K(\W`

心理学空间WCA"C!B|;H+X1J

“让我们一起讨论一下你的反抗情绪,好吗?”我亲切地对他说。

q/GV`4q9e0

%d u9Ioq$HV+o3W0“好吧,老实说我真怕来这里,我没和达拉发生什么,就是因为我得每个星期来这里告诉你我做了什么,好像不知不觉,你就成了我父亲或者其他什么权威的力量,让我不得不这么做……”他低着头说。心理学空间"hm3}y0l1V'a'F

lIh$A2C&y o0他抬起头看着我,缓缓地说:“可能一开始是想反抗这种感觉,但我仔细想过了,和达拉在一起对我们没有任何好处,就像和丽莎,更多的是一种性的吸引,我只想抗拒心中‘不得不’的感觉,抗拒父亲对我束缚,像孩子一样无力又固执,做了之后自己又痛苦万分……”心理学空间E pc2f.~zo*|

心理学空间 DiQztC3l*z

我点了点头,欣慰地说:“那么,在和达拉的交往中,你也学到了很多东西吧?”

6uA*H@ h4p0心理学空间J!FQk%`2y CT9^}

“是啊,”他幽幽地说,“我和她现在是很好的朋友,这是第一次我和异性的交往觉得轻松,我不再老想着父亲会怎么样,你会怎么样,我只是做自己觉得正确的事情,我想回到我的生活里来,而不是已经去世这么多年的父亲的,或者其他人的生活里……”,他的眼睛略微泛着光彩。心理学空间X*|f"j"Bn

4kn(B.M9NF*c;@0“其实,我只是一直想获得父亲的爱,内心里甚至,甚至是恨他的,恨他的冷漠与暴躁,恨他从来不会爱我。就这样顺从他的意志,心里怎能平静,反叛他,却又充满了负罪感,我现在只想摆脱这一切”心理学空间?%f#ud8I0y']p

Yi`[k+lfdP0“让我们冷静地讨论一下你和达拉的关系,应该会有帮助,好吗?”我拿出准备好的纸和笔。

y6J;E+~-J-d3sHh0心理学空间~g:a mP#}r

四月的暖风依然让人沉醉,羞涩的绿芽在不经意间偷窥着这个纷繁而寂寞的世界。虽然他的一些问题并没有得到完全圆满的解决,但他已经能够独立地面对生活,重新走人属于自己的世界。心理学空间C&q3j/kKl(^+q)p

心理学空间cS&jq;Bp M2?5@[

我想我应该及时结束咨询关系了。不管怎么样,万物苏醒的春天又要来了。

r U.tV:J1]d*{0心理学空间Yn0ZJ r/LN"`

美丽心情心理学空间C^E t#PVY{Q

心理学空间m:M6W-O({XL

大半年后的一个下午,他又来到我们的咨询中心。虽然已经是零度以下的寒冬,他看上去却神采奕奕,一进门就热情地向我打招呼,脸上挂着亲切温暖的笑容。

L7b#O{9?%\0心理学空间/X|nJ-x

“最近一定过得还不错,脸上的气色也好得很。”我微笑着对他说。心理学空间 }3vmt SbR!{

心理学空间-zOSte(Ib&]9X

“挺不错的,研究生的学历总算拿到了。而且,我准备结婚了……”他的眼睛里充满了满足与欣喜,“是一个老朋友介绍我们认识的,她住的城市离我很远呢,两个孩子我也非常喜欢。”

q!_ufu;E\0心理学空间rD1hrf ]gI*d

“真是恭喜你,许多事情都有了转机。”

T]{r`F0心理学空间?&Z2l%} ^n2hX9Q q

“是啊,开始我只是对她感觉很不错,大家像朋友一样相处,聊得很投机。和她在一起,我觉得非常非常放松而且有趣。开始我还不愿意见她的孩子呢,你知道我以前是不太喜欢孩子的,”他羞涩地笑了一下,“两个小家伙是她与前夫的孩子。他们特喜欢和我一起打篮球,有时候还和我抢着进球,活泼得很……”

'j q5X r%FJ$C3}E0t0

a_,^z'rU0“再过几个月,我们就要一起搬到外地去结婚了。她是那种很会包容的女人,我想我们一定能相处得很好。这对我来说,也是一个新的开始……”他看着我,眼睛里充满了坦然的幸福。

$qWYMg#N8Z BB?0

x^ _ d!g-Z c:B o2O.Q0我由衷地为他高兴。在未来的日子里,他可能会遇到很多矛盾,像如何与他的新任妻子共同呵护感情,如何与两个继子相处,如何在新环境中找到适宜的工作,这些都是他必然要面对的。人生总是充满了偶然与奇迹,我深深地祝愿他享受自己的生活,前方的路需要他探索着走下去。

T.?K2Q"r7Nn4`0

7W ii*L Z}8dH;T0送他最后一次走出咨询中心的大门,外面已经开始飘起了稀疏的雪花,整个城市像是在一个奇异而甜美的梦境里,只有刺骨的寒风让我们真实地感到自己的存在。我紧紧握着他的手,他的手心温暖而干爽。轻盈的雪花落在他的头发上,转瞬间消失了踪影。我想对于我们来说,明天都是一个新的开始。心理学空间 j)h9M)x X9i

心理学空间#v)xJ6b!|'[5U

[点评]  传统的精神分析重视潜意识的发掘和移情的作用。本案例详细地介绍了人际交往适应障碍的精神分析方法。咨询师像一个老练的侦探逐步走入当事人的内心世界,潜入他迷幻的情感世界背后。心理学空间:s3X8U;F9K:G_

心理学空间z:`7Z zY

当事人童年时期受到父亲的漠视与排斥,感受不到温暖和亲情,对此他采取了压抑和否定的防御机制。一方面顺从父亲的意愿,希望得到他的认可,另一方面却在不断地叛逆父亲,寻求解脱。于是他一直在天平两端痛苦挣扎。回顾他的情感历程,与前妻的结合,去外地工作都是一种无可奈何的顺从和压抑,与丽莎、达拉的迷幻关系却是潜意识里的叛逆与否定。  大家知道,人际交往适应障碍是指相互交往中出现影响信息、能量、物质交流的因素,阻碍了正常的心理情感与行为的流通过程。人际交往陷入危机,但机能没有丧失,可以调整改善。案例中的当事人在与异性交往时陷入一种混乱、焦虑、无法控制的状态。和前妻南茜之间缺乏真正的沟通和感情交流,和丽莎的一夜情却是性放纵和反叛,面对已婚女子达拉的诱惑他不知所措,这些都给他带来负罪感、忧郁和生理上的不适。心理学空间#oiu[2EB

心理学空间LFfn1i8cIW

什么是影响当事人与异性交往的因素呢?在这个咨询案例中,咨询师用精神分析的方法丝丝入扣地挖掘他早年痛苦的生活经历,直面他不合理的防御机制:压抑和否定。当事人体验到一种分裂(自我的不同方面发生冲突),一部分希望改变,摆脱父亲阴影的束缚,按自己真正的想法行事,另一部分则希望保持在他一生中曾经是必须的并且帮助他维持心理稳定的旧的方式,继续在顺从和叛逆之间挣扎。当事人的本我和超我发生严重的冲突,超我很大一部分来自当事人的父亲,从小当事人就觉得自己必须按照父亲的意志才能得到认可,这样父亲就成了规则和权威的化身,时时刻刻压抑着他。本我则像一个无忌的孩子,要做一切不被允许、违反道德的事。这位谦和细心的部门经理在一个月内彻底迷失自己,与丽莎产生一夜情,结束十年的婚姻,放弃月薪不菲的工作,都是被压抑的本我过度反抗的结果。心理学空间[ Z@9iD"cS

心理学空间2\P }|6i\4rA

移情在咨询过程中得到有效的运用。咨询师力图保持治疗的宽松气氛,这使当事人回归——感到依赖和放松,在没有责备的情况下表达思想和情感。他逐渐把儿时和父亲交往时顺从与反叛的关系转移到与咨询师的关系上,一方面他觉得不得不每个星期来咨询中心向咨询师叙说以获得他的认可,做出他认为咨询师会赞同的决定,另一方面他非常厌恶来这里“汇报”,感到受束缚压抑。这正是他早年对父亲的情感体验,这些深埋于潜意识中的情感体验影响着他成年后的人际交往关系。心理学空间8xd0G IDK'Q]&O&w#H

/~:Q(dy&Y%S"BSa T0咨询师灵敏地抓住机会剖析当事人与他的关系,在轻松的气氛下,他们共同讨论当事人对咨询师的情感体验,由此推广到当事人与异性交往的体验。逐步协调当事人本我和超我之间剧烈的冲突,让他的自我真正强大起来。心理学空间T)^/C|!@l S+q

心理学空间g1r2i.u?B-I ^

弗洛伊德认为精神分析是有期限的,同时也是没有期限的。本案例持续了两年多,时间较长。在此期间,当事人也遇到了许多新矛盾、新问题,与咨询师共同面对解决的过程也是当事人自我成长的过程。例如,在面对已婚妇女达拉的诱惑以及丽莎的吸毒时,当事人一方面在咨询师的帮助下理清了情感体验,另一方面也学习到与异性相处的技巧。在案例结束时,当事人即将和一个离异后的妇女结婚,他是否能妥善地安排新生活,处理好新的人际关系,咨询师并没有给出明确答复。可能今后他还会来咨询,但当事人的自我已经能够协调本我和超我之间的冲突,他的抑郁、焦虑、尿急都已缓解。心理学空间-e)]P hOi

,z9j|W*\$nO@O0精神分析是深层次的心理咨询,是人格重塑的过程,也是自我艰难成长的过程,这对于咨询师和当事人来说,都是一种挑战和希望。

3UP6IkUxk/d0心理学空间 AP'qP7N$SK~

日志链接地址:http://www.blogms.com/blog/CommList.aspx?BlogLogCode=1000181061心理学空间io;ZxAo6H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案例
«精神卫生法第23条的补充解释 督导/案例/设置
《督导/案例/设置》
传统价值取向对心理咨询与治疗中儿童权利的冲击»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