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杰的案例
作者: 莫萨克 著 / 7100次阅读 时间: 2009年10月10日
来源: 沙宴 译 标签: 阿德勒 案例 莫萨克 沙宴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哈罗德·莫萨克米歇尔·马内奇 著

【原选编者按】本文原系心理治疗本科课程中阿德勒派的实例,堪称教学案例典范。哈罗德·莫萨克教授是一名技巧娴熟的阿德勒派治疗师,他把自己的工作拿给公众去审视,并敢于承担这样做所带来的风险,莫萨克教授以几次相对来讲并不算多的治疗使得一名陷入困境的青年男子获得了崭新的内省力及相应的行为改变。

比较而言,莫萨克教授的风格更为直接,治疗时限颇为明确,而且他的治疗也很有启发意义。这个案例属于认知治疗,重点放在对咨客的价值观、信仰及生活态度的探讨上。莫萨克和马内奇以他们出色的工作展示了个体心理治疗的精髓。

阿尔弗雷德·阿德勒创建的一整套心理学及心理治疗理论与时下的临床心理咨询实践联系甚密。阿德勒把他的体系命名为“个体心理学”,这来自拉丁文的“individuum”,意为“不可再分”,它突出了阿德勒心理学派的整体观点。其中一些关键的概念,如意识与潜意识、心灵与躯体、追求与逃避都属于主观感受,实际上,它们都属于一个统一的理性体系。在阿德勒派心理学中,个体被视为总在不断地朝向其主观既定的目标迈进,虽然个体的生活目标必定会受限于遗传与环境,但经过深入分析发现,这些目标是个体根据自身特定的知觉(apperception)做出的选择的结果。这些特定的对自身、对他人及对世界的知觉形成了一整套自身和谐(self-consistent)的认知方式和态度,这种认知方式和态度对个体朝向既定目标的迈进具有组织和指导的作用,阿德勒派称之为“生活方式”(style of life)。对每个具体的人而言,由于他们的成长环境和所做出的选择不同,其生活目标也因人而异,尽管如此,但总的来说,这个目标总是使得个体的主观感受由自卑向优越、完美、富有竞争力或是完整转变,从对处境的一种卑微之感转向一种强有力之感。个体的努力可能向两种方向发展:有用的(useful)与无用的(useless)。在阿德勒派看来,“有用的”是指在向目标迈进的过程中采取与他人平等、互助的态度;而“无用的”则是指个体的行为以自己为中心,对他人采取排斥的、非合作的态度。所有的行为,包括适应的和适应不良的,都是被设定在社会范围中来定义的。有用的行为是与社会趣旨(social interest)相一致的,是一种需要得到发展和鼓励的潜能。

而以那种无用的方式行事的个体虽不至被认为有病,但却是不被赞赏的;因为他们有违社会标准。他们选择的目标是自我中心的而非合作性的。在认知方面,他们多以一些特有的、被扭曲的、过度泛化的或是夸大的方式来看待事物,并且一点也不遵循大多数人的习惯。我们把生活的主要任务归结为社会任务,它最需要的是合作而非竞争。阿德勒描述了三种生活任务(life task):工作、友谊和爱。后来的阿德勒派学者又描述了在阿德勒著作中暗含的第四、五种:自身(self)任务和精神(spiritual)任务。适应不良主要表现为不断增加的自卑感、发展不完善的社会趣旨、以及过份夸大的、非合作性的个人优越感的需求。

阿德勒把心理治疗定义为唤醒咨客先天具有的社会趣旨。他把咨客的困境解释为一种挫折而非病态,这种挫折来自于个体赋予了生活错误的意义。他力图鼓励咨客采取一种更有用的、更适应的生活方式。这种改变是通过考察咨客的成长过程及他以往的选择来实现的。对咨客的家庭构成、家庭氛围、家庭的价值观及早年的生活经历也要加以探究,以便理解为何某一个体会执着于这样的生活目标。
鲁道夫·德瑞克斯把阿德勒派的心理治疗分为以下四步:(1)建立治疗关系;(2)考察咨客的生活方式;(3)向咨客本人解释考察的结果;(4)帮助咨客改变某些他曾深信不疑的观念,以使咨客与社会更为融洽,并在具体的日常生活中采取更为合作的态度和行为。上述提法虽然富有启发意义,但在实际的临床工作中不能分割开来孤立地看待。解释可能出现在治疗的每个阶段和每一步骤中,建立和保持良好的治疗关系需要不断的努力。在整个治疗过程中都要对新的材料进行分析,并且,从最初的访谈开始就可以鼓励咨客重新确定生活态度和生活目标。

背景和就诊原因 笔者在芝加哥阿尔弗雷德·阿德勒研究所工作。罗杰来到研究所的咨询中心寻求帮助。经过初次接诊后,罗杰同意参加一个为期10周的、免费的治疗前培训班。

罗杰不久前刚满36岁,他的主要不适是广场恐怖,并在过去12年中逐渐加重。此外,接诊记录表明,罗杰还大量饮酒、超重、对工作不满意(他一直在忍受严重的焦虑以保持工作)、多种恐怖症,并且是一个活跃的同性恋者。罗杰对他的性取向并未要求治疗,他认为这不是一个问题,他要求治疗的是广场恐怖,因为这妨碍了他与同性恋伙伴交往。

第一次治疗:建立治疗关系,明确问题所在。 本次治疗由莫萨克展开,试图澄清问题。 治疗师:好,是什么使你来到研究所的呢? 咨 客:我出了点问题。我想他们叫它广场恐怖症,就是害怕到空旷的地方去。在过去10年或是12年中,这种情况越来越严重。现在,这种情形几乎 到了让我无法生活的地步。

治疗师:这就是你带了一个朋友来的原因吗? 咨 客:是的,有个人跟我一块儿来。

这个一块儿来的朋友使得罗杰能够外出。罗杰接着解释说,如果他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他的焦虑就不会如此强烈,因为这样的话至少他可以预先避开那些引发他恐惧的地方。在他出门前,他还以饮酒来对付自己的焦虑。

咨 客:……我想这主要是一种不安全感。过去一年里我换了三次工作,上周我又开始做一份新的工作。在去那儿上班前的一个星期里我都很不安,一直为要到一个新的环境中去而担心。对于开车去那儿我怕得要死……我 都是由弟弟开车接送。但是在那儿呆了一星期后,我开始自己上下班,现在已经有两天了。不过我还是整天为下班发愁……是否会撞车。我总 在那儿担心会出交通事故。那样我会惊惶失措。这种想法使我很恐惧。

治疗师:由于你的症状,使得你可以让别人为你做事,这你已经说过两次了。一是你让一个朋友陪你来这儿,二是有一周的时间你让你的弟弟开车接送你上下班。听起来你对此很无能为力。

个体心理学是一种实用心理学,它侧重个人与环境的相互作用。例如,阿德勒派从不说某人脾气不好,而是说某人以自己的性格来胁迫别人。坏脾气是个体用来达到他的意图的手段。在罗杰的病例中,莫萨克对症状作了重新疏理(Reframe),以此来显示这种手段是如何被应用的:罗杰让别人为他服务,虽然他可能全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他对此负有责任。

治疗师:在过去12年里你对此(广场恐怖)做过些什么?

咨客:嗯,我尽我所能来对付它……避开某些特定的事情,避开某些特定的地方,不到树林里去,不去度假,总之不干许多正常人会干的事。
阿德勒认为,神经症可以看作是对生活任务的逃避。罗杰把他的生活局限于他自己能控制的范围内。实际上他是在说,他只有在感到安全时才行动自如。
治疗师:哦,但实际上那样并不解决问题。那是一种被你自己的症状所限制的生活……你是否试过克服你的症状呢?

咨客:是的,我曾找过城里的一个精神科大夫,他给我服用氯丙嗪,那让我很不舒服,后来就再没有找过他。老实说,他让我很紧张……他实际上对我的问题并不太关心。他对我这样解释:“看起来你主要对你自己感兴趣……我认为你是个自我中心的人。”那种态度令我不快……他太不重视我了——总之,我们合不来。

罗杰这话的含义十分明确,他是在警告这位新的治疗师:你必须认真对待我的问题和我本人,否则我不会再来。实际上,他是在说他需要别人关注他。要是他感觉其他人并不关注他,他就会以自己固有的生活方式来行事——他会“紧张”并且避开他们(正如他对以前的那位治疗师所做的)。罗杰觉得那位治疗师不理解自己。
治疗师:如果我有一根魔棍,我把这根魔棍在你头上挥几下就可以把你的广场恐怖症去掉……那样的话你的生活会有什么不同? 这是阿德勒派的设问法(The Question),可以用来判断症状的目的,也可以用来区分躯体障碍与心理障碍。它通常预示着所逃避的东西——即产生这种症状有什么意图。

咨客:那样的话,就会消除许多预先做计划所带来的恐惧和挫折。你知道,我必须计划我一周的生活……我必须安排好朋友接送我上下班……我完全可以轻轻松松,尽情享受生活……我必须放弃一些好的工作,因为我害怕乘飞机。

治疗师:设想我让你采纳一个计划,你和我一道坐飞机去洛杉矶?设想我会照顾你的一切事务? 咨 客:你会的。

罗杰没料到,他已经对莫萨克道出了他的广场恐怖症的目的:他想获得控制。如果没有他的症状,他就不必预先做计划,也不会让其他人来照顾他。这些症状使得他有借口对别人指手划脚,并让别人为他服务。

本次治疗剩下的时间用于对生活任务进行探讨。个体在每一项生活任务中的运作情况显示出他们的社会趣旨达到了怎样的程度。罗杰这样评价自己:
工作:很差。他必须指挥与他共事的人。他的症状已经开始影响到他作为运输公司经理人的职位。他每天早上都要喝酒才能去上班。 友谊:他的友谊主要来自于他的同性恋交往,他的广场恐怖症也对此有影响。
爱情:他订过一次婚,但女方解除了婚约。他从未与女性有过性关系,但与男性的性关系却很频繁。罗杰声称这方面不是问题。
自身(self):罗杰认为他还算得上一个不错的人,但他对自己的体重不满意。罗杰补充说,他“不喜欢自己”——他觉得“内心很丑”。他还担心成为酒鬼。
精神(spiritual):罗杰从小被培养成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他现在仍然祈祷,在家点蜡烛,但因为他的性取向,他不愿忏悔。当他声称“我不需要忏悔”时,莫萨克说:“连教皇都需要一个忏悔神父。”罗杰毫无幽默感地回答说:“他比我更需要。”
治疗结束时,治疗师对罗杰给予了鼓励。罗杰感到,36岁还要着手去做其它很多事情“太晚了”。他毫不隐瞒地说,他对自己感到失望,对自己没有能力超越自己的生活感到沮丧。莫萨克提到过去的一位同事,这位同事直到47岁才去读医学研究院。但是,罗杰只想带着他的广场恐怖症去工作,他非常怀疑他克服这种症状的能力。

此次访谈以治疗师安排下两次治疗为结束,这是一项对于控制者特别有用的技术。罗杰将与一名合作治疗师会谈,这位合作治疗师会用一份“生活方式评定表”收集资料,阿德勒派用这种方式来了解咨客的各种目标、意图和基本的领悟(apperception)。同时,莫萨克毫不含糊地说明,他在治疗过程中处于控制地位,他在对治疗的控制中尊重罗杰的各种要求。

总的来说,罗杰是一个控制者,他用被动的方式控制别人。36岁时,罗杰的被动控制方式(通过广场恐怖症)引发的负效应让他再也无法忍受,于是他开始求治。他有强烈的自卑感,社会趣旨发展不完善,这可以从他的整个状态看出来,那就是他对各项生活任务的完成情况都很糟。尽管他的自我评价(self-concept)不好,他仍然认为自己有一定的优势(他比教皇优越)。治疗师已经向罗杰表明他理解罗杰的问题,他重视这些问题,他会尽量把自己的目标与咨客的目标统一起来,这样就减小了治疗阻抗。最重要的是,罗杰非常沮丧,而他鼓励了罗杰,并给予他希望。

第2—3次治疗:关于生活方式的访谈 以下两次治疗是由助理治疗师进行生活方式评估的资料收集工作。阿德勒派治疗师经常使用多种心理治疗方法,实践证明这是很有好处的。

生活方式评估是一种诊断方法(diagnostic procedure),通过这种方法来考察咨客既往及目前的状况,以了解咨客个人对世界、对他人、以及对自身的看法。理解这些观点是必要的,因为咨客正是根据这些看法来对待心理治疗,并使得治疗适合于他个人的特殊情况,同时,这也使得适合特殊个体的治疗符合于个体心理学派提出的原则。考察首先涉及的是咨客的家庭构成,包括其兄弟姐妹的情况、排行、父母的主导方向、家庭气氛、咨客最早的记忆、以及咨客能够回想起来并向治疗师报告的最早的生活经历。通过这种考察,治疗师和咨客都可以对这个特殊咨客的个人史及目前的观念有一个了解。

第4次治疗:生活方式要点(the life style summary)

在第4次治疗中,莫萨克会同合作治疗师和罗杰一道讨论了生活方式要点。首先由合作治疗师向莫萨克读了所记录的资料。主要内容如下:

罗杰,36岁,是家中的长子。他有一个妹妹叫金吉,比他小两岁;两个弟弟,一个叫埃文,比他小6岁,另一个叫阿瑟,小他9岁;在阿瑟后面还有一个弟弟,但很小的时候就死了。罗杰把自己描述成一个爱做梦的人,抱有很多幻想,他有夸大妄想,就象是透过玫瑰色镜片去看世界,6、7岁时他充满了快乐。他无所顾忌地与男孩和女孩做混乱的性游戏。在兄弟姐妹中,罗杰明显超重。他经常与他的妹妹争吵甚至打架——他认为金吉又笨又懒散。

埃文是一个早熟的孩子,长得很英俊。

他乐于与每个人交往,无论大人孩子,每个人都喜欢他……埃文比罗杰更具男子气。阿瑟出生时就带残疾,所以他一直受到很小心的保护。他可以按自己的意愿行事。

埃文是几个孩子中最独特的——更爱交往,更加合群。金吉最象罗杰。她有很明显的女性气质,这让罗杰与她更接近些。

罗杰小时候很怕他的父亲,父亲在他眼里就象一个暴君。罗杰是四个孩子中最聪明、最勤奋的,他的成绩也比较好。埃文则喜欢体育运动,更具反叛精神,长相过人,很有男子气,也更调皮些。罗杰一直超重,因此他总是体育运动的最后人选。

罗杰从一开始就讨厌学校,他母亲必须在放学时去接他。罗杰不喜欢其他孩子,感到自卑。罗杰没有行为方面的问题,他总是乖巧地尽量少说话。在四年级——五年级,罗杰成了一名童子军,他很喜欢这个角色。他总是扮演“上尉”,指挥其他孩子。

罗杰的父亲到现在该有57岁了,但他于1965年去世。他是一名卡车司机,罗杰不喜欢他。父亲经常打母亲,他喝醉后还常常拿着枪把家里人赶出去。他很少冷静,总是处在恶劣的情绪中。他言语粗俗,时常把家中的物品拿去换酒喝。

母亲59岁,是一个家庭妇女。她维系着整个家庭;厨房里的事都由她一个人做。她总在抱怨自己的健康状况很坏,抱怨她快死了。她试图唤起每个人的同情,并总是屡试不爽。罗杰最像她。

合作治疗师接着描述了罗杰的父母那冲突激烈、麻烦不断的婚姻。母亲把自己看成一个“殉道的圣徒”。父母时常打架。有两个叔叔和他们住在一起。这两个人都曾被判过刑,其中一个结过五次婚,都以离婚告终;另一个嗜酒成瘾。莫萨克对这些情况做了如下总结。

家庭构成总结

罗杰是四个孩子中最大的一个,在家庭中,他和妹妹金吉一个组,埃文和阿瑟一个组,形成2对2的阵势,在他这一组,他是两个孩子中较年长的一个,并且是他这一组中唯一的男孩。他在一个贫困的家庭中长大,这个家庭在种族(ethnic)和婚姻方面极不和谐,在这个家庭中,所有男人都是邪恶的化身。父亲是一个酒鬼、暴君、虐待狂,一个家庭财产的挥霍者。两个叔叔都是小偷。一个消极悲观、喜怒无常,另一个是有过5个妻子的花花公子。家中唯一的正面形象是罗杰的母亲,但她好得有点过头了,他不仅是家里好的标准的示范者,还是一个殉道者,一个圣徒。但母亲也是一个充满恐惧的人,尽管她有宗教信仰,但她并不相信上帝真会保佑自己。罗杰从小到大都恨自己的父亲,而且坚持认为,如果所有的男人都象他的父亲和叔叔那样,那么他绝对不会做那样的男人。他接受了母亲的价值标准,并象母亲一样选择做一个圣徒。诚然,罗杰感到自己不如别人,但即使有时他承认自己错了,他也仍然认为自己比别人“更正确些”。他对整个世界及他自己做出的判断是——别人都不如他,他瞧不起他们,或者当他发现别人太多的错误时,他就表示不满。他也看不起自己,因为他并没有成为他自己所设想的那个样子。他的肥胖在家里是一桩丢人的事。他在性方面很活跃,这也是不好的。他有一些消极的感受,而对于一个笃信天主教的人来说,这些念头就象做出来的事情一样是不可饶恕的。他把自己的归属感(feeling of belonging)放在他的智力方面,他努力成为优秀的、正确的,不让自己卷入麻烦,因为这可以让他更象个男人。他想做个真正的男人,这可以从他在性活动的混乱中看出来。但在有些方面,罗杰泄气了,因为(1)他错误地解释了男性气质(例如:埃文更有男子气,因为他擅长体育);(2)他无法与家中的男性角色模式认同;(3)他无法解决“好的”与男性气质之间的冲突。在罗杰的心目中,一个人不可能同时既是一个好人,又是一个男人。之所以会造成罗杰成长中的不幸,部份是因为他成长过程中的家庭气氛,部份是因为他给自己和别人定的标准太高,部份是因为他蔑视其他人,还有一部份是因为他蔑视自己。

治疗师:罗杰,这些有关你成长的状况的总结听起来如何? 咨 客:是的——非常(明显的颤抖)。我想你说的正切中要害。

随后,他们继续回顾早年生活情况。合作治疗师大声地把这些内容读出来。
1、我没有上幼儿园,而是直接读一年级。老师让我做一件什么事——我告诉她见鬼去吧……(5岁)
2、我记得是坐在教堂里,我盯着十字架上的耶稣像看,有人告诉我说,只要你久久地凝望着它,你就会看见耶稣从十字架上走下来。我变得异常兴奋、紧张——只有圣徒才能做到那种事。我想象着耶稣向我走来……(7岁;感到兴奋)
3、我记得我的一个姑姑。她带了礼物来。我爱她……大家都爱她。她是个快乐的女人。我对她十分敬畏(awe)……(5—6岁;感到敬畏)
4、我母亲怀孕了。父亲骂她,还让她把孩子打掉。他准备自己动手帮母亲拿掉孩子。(7岁;感到恐惧)
5、每周末有一对夫妇来拜访他们(父母)——是一对波兰夫妇。这对波兰夫妇经常打架。我尤其记得那个女的谈到她的性生活,她对性的需要很强烈,而她丈夫却很冷淡。那个女人在厨房里哭……(8岁;感到“我不理解的某种事情——为什么这种事情那么重要”)

早年生活经历是个体保存的一些记忆,这些记忆会在个体的整个生活过程中起作用。它们反映出个体目前看待生活的方式,而且作为投射技术十分有用。莫萨克继续就罗杰对生活、对自身、对他人的看法做了说明,并指出了罗杰的“基本错误”和“可取之处”。

早年生活总结

没有人来告诉我做什么事,否则我会拒绝。男人和女人相处得太糟,冲突往往都与性有关。当然我不明白这种冲突的全部意义。男人虐待女人,而女人唯一能做的就是忍受。女人依附于男人,却能从她们身上流溢出温暖与快乐。我对她们怀着敬畏,却与她们保持距离,不与她们纠缠。如果我真的想要与女人交往,现在也为时过晚。我希望能够洗清所有罪孽,并与上帝融为一体。”

基本的错误

1、罗杰没有认识到男女之间和谐相处的可能性。他认为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相处,一定会闹得头破血流。
2、罗杰把女性理想化了,他觉得他不能拥有女性,并让自己与她们保持距离。
3、罗杰希望按自己的方式行事。“没人有权吩咐我做什么。”
4、罗杰过份追求完美,因为他认为自己离完美相去甚远。

可取之处
1、罗杰对女性有积极的感受。
2、他的确在努力改善。
3、他通过宗教达到神圣化,而不是贬低自己。
4、即使他处于混乱之中,他还是力图搞清发生的事情。
5、他过着生动的幻想的生活。他深谙此道。
6、在很多方面他都很象《圣经》中的约瑟夫(并非就出生顺序而言):那个能够解读各种梦的预兆的约瑟夫,那个做过关于太阳、月亮以及诸多星球的伟大的梦的约瑟夫,那个当他的兄弟们被抛入深渊时对他们给予蔑视的约瑟夫。

治疗师:好的,罗杰,这就是我们的总结。(罗杰起身要走)不——暂时别走。 咨 客:我想我们结束了。

治疗师:不,只是总结结束了。现在来看看我们如何评价它。你对这个总结有何感受?
咨 客:我想其中关于女人的部份很有趣。
治疗师:关于女人?
咨 客:是的……关于没有与女人的真正的接近——而是把她们置于须仰视的高处。我生活中有很多女性朋友,她们都被放在这样的位置上——她们中没有一个真正与男人接近。
治疗师:是的,那是从你的回忆中得出的……
咨 客:实际上与我交往的女人都没有与男人保持关系……
治疗师:是的,毕竟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咨 客:那为什么我还跟他们睡觉呢?
治疗师:也许那样一来你就可以蔑视他们,也蔑视你自己?
咨 客:(叹气——明显的颤抖)也许这些东西太多,现在我还弄不明白。
治疗师:好的,我们可以稍后再谈这个。你说对这些材料的朗读触动了你。是什么触动了你呢?
咨 客:……是对一些东西的思考,而这些东西是我很长时间以来都避免去思考的。
治疗师:你觉得理解了吗?
咨 客:现在——比我很长一段时间以来要更明白些。
治疗师:你知道,我们写这些东西时不可能100%地准确,这只是我们对你的第一个推测—— 咨 客:我说过它有95%都是好的。

治疗师:在此基础上,我们可以继续谈论一些已经说到过的事情。要是有些事情错了,我们会予以修正。下周我们会谈一点这方面的东西,但我们也要开始讨论你目前的状况,因为毕竟那是你需要改变的东西。我们会涉及一些你幼年生活中的事情,但主要是讨论你的恐惧……你的工作,讨论所有那些你在首次会谈中告诉我们的事情。
咨 客:太好了——我期望着下一次会谈。 治疗师:好的,下周见。 咨 客:谢谢。晚安。(向班上的其他人)晚安。
罗杰起初只想谈他的症状,现在开始考察他面对世界和与其他人相处的方式了。通过生活方式评估,罗杰正在考察他看待生活的态度。甚至以前是禁忌的他的同性恋问题,现在也可以公开讨论了,而且是由罗杰自己提出来的。曾经是存在于潜意识中的、从来没有弄清楚的东西,现在已经清晰起来,并呈现在他的面前,而且是以一种他能把握的方式,以他自己的语言,以他自己的隐喻和比拟的方式呈现出来。罗杰离开前,治疗师告诉他要为下次讨论他目前状况的治疗做些准备,因为那是他必须改变的状况。

第5——9次治疗:修正信念

第五次治疗一开始,莫萨克询问罗杰他对两周前的那次治疗还记得些什么(罗杰因为生病暂停了一周治疗)。
咨 客:嗯,我们来看一看。我想我记得的是我身上的优点比缺点多些。还有,我倾向于把女人放在神圣的位置上……觉得她们是无法接近的。我还提到我从不和那些与男人有任何瓜葛的女人交朋友……

显然,罗杰对治疗师所说的“优点”(例如,可取之处)多于“缺点”这一事实感到震惊。罗杰很沮丧,而听了他的生活方式评估中提到的可取之处,他受到了鼓舞,同时这也有助于加强治疗关系。他说,他对于自己对待女人的态度有了新的理解,这给他留下很深的印象。莫萨克复述了全部生活方式评估的总结,并就其中几点与罗杰进行了讨论。
治疗师:好,你今天是第二次听这份东西了,罗杰,这份东西听起来象什么? 咨 客:听上去不象我所认识的任何一个人。 治疗师:不象吗?
咨 客:不象。
治疗师:但两周前你给了我95分。那么这两周里发生了什么事? 咨 客:现在我觉得象是另外一个人。 治疗师:你觉得好象你已经发生了改变。
咨 客:是的。
治疗师:你能不能告诉我是什么东西改变了,或者说说是怎样发生的,或者发生了什么事?
咨 客: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首先,我今天觉得对自己多了一点把握。今天我觉得少了一些情感,不那么尴尬了。 治疗师:你有情感体验有什么不好吗?
咨 客:我不喜欢表露情感。
治疗师:为什么?
咨 客:那是软弱的标志。
治疗师:是吗?
咨 客:我想是的。我大多数时候都努力让自己更冷淡些,更多一些算计。
治疗师:你从什么地方学到了情感是软弱的标志?
咨 客:嗯,我难以忍受任何一个表露情感的人。我没有耐心去面对一个在我面前哭泣的人,或是一个向我倾诉内心的人——我压根儿就不喜欢那样。
治疗师:我明白了。能否这样说:如果你不表露情感,或者不容许别人对你表露情感,那么你就可以让自己与别人保持距离。 咨 客:是的。就象有人说他们爱你——对我来说这是个不好的词儿。我从不曾这样说,因为这样说很傻。没有人会真的爱别人。 莫萨克提出了罗杰与人相处的方式问题。聆听对一个人生活方式的总结,会使得这个人在自我意象(self-image)、在对他人和对生活的看法方面产生迷惑。罗杰在听自己的生活方式总结时情感的成份逐渐增加,这让他心烦意乱。治疗师把罗杰对情感的阻抑(dampening)解释为一种与他人保持距离的方法。正如罗杰继续指出的,与人交往过深意味着受伤害,而他不愿自己的生活中再多些痛苦了。通过“切断”他的情感,他试图保护自己。
罗杰看待生活的方式是纵向的而不是横向的——也就是说,谁比谁更强些。人们不会由于一个共同的目标而平等合作,一道工作;他们总是“利用你”。这在罗杰的广场恐怖症中是很明显的:如果他不离家太远,人们就无法太接近他。
治疗师:所以对你来说,重要的目标是在每一种关系中处于支配地位。有一个主人和一个奴隶,依据神的…… 咨 客:我喜欢直截了当。
治疗师:你最好做主人。
咨 客:嗯,是的,我还是个头儿……
治疗师:你会为我做点事吗,罗杰?我们无法预料将发生的事,我希望你设想一下,因为你有一种巨大的幻想性生活,一个未来的自传……从现在起再过10年你就45岁了。你设想一下你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
咨 客:可能有两种情况。如果这个治疗有效,我很可能就变成一个奇妙的人……有一个爱人,在某处有个漂亮的家,经常旅行……
治疗师:如果治疗无效呢?
咨 客:嗯,那样的话,我想今后10年我只会成为一个闲游浪荡的人……我会卖掉所有东西,留一头长发,看上去就象耶稣基督走在大街上……那会很有趣。
治疗师:毫无疑问,但那意味着什么呢?
咨 客:做乞丐头儿也总比没有人可管要好些。
治疗师:正如你所说的,10年后,如果治疗有效,你会做一些奇妙的事情……如果治疗失败,你就会成为乞丐头儿。
咨 客:反正是其中的一种,我会做到的。

对于罗杰所表现出来的情形,阿德勒称之为知觉的对立模式(antithetical modes of apperception)。他会要么成为最好,要么最差。强烈的自卑感和超越感是同一个硬币的两面,根本的问题是罗杰所赋予生活的意义:他必须成为最好的。把这一观念作为先决条件带入人际关系中,使得罗杰的生活麻烦不断。在这一点上,治疗的目标就是鼓励罗杰开始与他人平等相处。

治疗师:罗杰,你在凭借你的心智(按罗杰的说法是“智力”)支配别人……如果你遇上对手怎么办?
咨 客:……或许你就是我的对手。 治疗师:如果有人通过情感与你接触会是什么样子?随后会发生什么事?……你知道,两周前我们就是通过情感和你接触的。
咨 客:我知道——在回家的路上正是这一点让我必烦意乱。 治疗师:你知道,我并不把你看成是一个顺从的人(罗杰以前一直认为他是一个“顺从于”情感流露的人)。我认为你是有情感的。你认为“情感等于软弱”,而我认为“情感等于人性”。按神的说法,是受情感摆布的人。
咨 客:是的,但那都是上次的事了。
治疗师:哦,我不知道——我是否可以让你把那种情形再现一次?
咨 客:可能的。 治疗师:你会在多大程度上对自己采取防御而不再陷入情感流露?

罗杰声称他在治疗中不必防御自己,而莫萨克指出他并非如此,他不必防御但事实上他在防御。罗杰说,如果他在街上遇到训练班的某个人,他会感到“羞辱”——他害怕直视他们。从罗杰对待训练班同学的态度和他对其他一般人的行为中,治疗师得出一个相似的假设:他总是保持与别人的距离。当问到训练班里是否有人真正关注他时,罗杰平静而认真地回答说:“没有。”

咨 客:如果我现在从窗口跳下去,没有人会淌一滴眼泪。 治疗师:那你认为会有人劝阻你吗?
咨 客:不会,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当然,如果他们这样做,明早他们的名字就会上报纸。这就是他们会阻止我的原因……(他们会出名)
治疗师:设想如果在你跳出去之前有个人紧紧抱住你,你有什么感觉? 咨 客:可能他们想和我上床吧,我也不知道。 治疗师:但这是唯一的理由吗?
咨 客:睡过一晚之后,他们大概会把我推出去。
治疗师:这么说,决不会有人真正关心你了? 咨 客:其实人不可能在那种程度上去关心人。他们装出一付不错的样子,而实际上—— 治疗师:你是在说一般的人还是在说罗杰?
咨 客:只是泛泛而言。 治疗师:罗杰——我是否关心呢?(莫萨克在引入关于“爱”的话题)
咨 客:我想你是关心的,但我不确定。
治疗师:为什么我是个例外? 咨 客:你可以籍此挣钱。
治疗师:我接待你没有一分钱可挣。
咨 客:我知道——我对此很感激。但是你从这儿(训练班)的其他人身上挣到(钱)。 治疗师:从他们那儿我也没有挣到一分钱。
咨 客:(吃惊)很抱歉,我不知道。(再次道歉)
治疗师:所以,就我对你感兴趣而言,你所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指责我把你当成一个研究对象……
咨 客:(仍然羞怯地表示歉意)
治疗师:你应当找找其它的理由(除开赚钱之外)——不是这样的理由。是什么使得我与别人不同?为什么我会关心你?因为我要告诉你的是——如果你要从窗口跳出去,我就会抱住你。
咨 客:可能是因为你不愿名声狼籍——那会有损你的生意。
治疗师:是的,你说得对。但另一方面,也许我想出名?……我的名字会上报纸。(长时间的停顿)为什么我会关心呢?
咨 客:我在想这个问题——我真的被弄糊涂了……我对一个朋友提到过这个实际的问题——我问“为什么这个男人会如此操心?”
治疗师:那是我的问题……
咨 客:感觉在做一个伟大的人道主义者?
治疗师:不是这样。并不是通过免费接待一个病人…… 咨 客:是的,那倒是真的。
治疗师:那么我玩的游戏是什么呢?
咨 客:也许你认为这是一个有趣的病例?……
治疗师:你知道,罗杰,三十年后——
咨 客:没有什么新鲜事—— 治疗师:是的……(我一直在每件事上周旋)为什么我操心?
咨 客:(缓和下来)给我一周的时间想想这个问题。
治疗师:我会的,我希望你想想。
咨 客:我要去想想这个问题。
治疗师:好的,因为这的确是个关键的问题……这个问题不仅对你的治疗很重要,而且对你的生活也很重要。因为如果有一个人关心你的话,那么你必然会提出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也许有两个人会关心你。
咨 客:(有些窒闷)这对我来说是非常难以置信的。

这次访谈到这里结束。罗杰补充说,治疗师所讲的东西他确实听到了。他单独来做治疗,他已经发现这很容易,他还发现,在没有人陪伴的情况下外出也要容易些了。他还能很轻松地开车上班。罗杰说:“我只是想让你知道这个。”同时,罗杰的饮酒也大大减少了。问他对此如何解释,罗杰回答说:“这是对现实的醒悟,我发现自己是某个人。”

此次治疗与前次治疗(生活方式访谈)同为一个治疗的转折点。罗杰已经开始接纳自己为“某个人”,他丢开了自卑感。他的自卑感越少,就越容易以健康、平等的方式与人相处。他不用再提防向别人暴露自己和自己的那些不完善,以前他认为那样会给自己带来厄运。 第六次治疗一开始,罗杰说他已经想过很多了。他报告说:“在我的生活中,我从没有用过这么多的时间来思考问题。”从行为的观点来看,罗杰在不断取得进步,因为他力图以更为独立的方式行事。莫萨克还鼓励罗杰更独立些,并用任务设置(task-setting)(如家庭作业)的方式来继续保持这种进步。

治疗师:这样的话,罗杰,我的问题是:我们能做点什么来帮助你过上一种更快乐的生活?——因为很明显,你确实渴望一种更快乐的生活——

莫萨克在使用“我们”这个代词。他在向罗杰表明,治疗是一个合作的过程,而且人与人的交往也是一种相互尊重的、合作的过程。 咨 客:嗯,这儿(训练班)的人能提些建议吗?
治疗师:不,他们只能观察。
咨 客:好吧,那你能提些建议吗?
治疗师:我可以的,但是罗杰,我想我不愿意这么做,因为我认为那样对你没有任何好处。同时,从关心你的角度来说,我不会做任何对你没有帮助的事……
这样,罗杰肩上就同样担负了治疗的责任。这种方式传达的意思是:我可以共同做这项工作,但你支配自己的生活,无论更好还是更坏,你对它负有最终的责任。罗杰不能怪任何人。他要负责任。
罗杰决定参加歌剧演出——这证明他可以担当配角。罗杰还同意到艺术中心参加活动。莫萨克欣然同意并表示“信任”罗杰完全有能力做到这一点。罗杰奇怪的是为什么他做很多事情都那么困难。他说:“当我21岁时,做这些事情要容易得多。”
治疗师:因为在21岁时,你对你自己明显感到沮丧,你在21岁时“不加掩饰”。
咨 客:是的,的确是在21岁。
治疗师:某些方面延续了那个时期的情形,你明显变得沮丧了。
咨 客:嗯,那么发生了什么事呢?是什么导致了全面的崩溃呢? 治疗师:好,据我的猜想,你对你自己的信心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消蚀掉了,因为在你的生活中你什么地方都不去。接着你又经受了几次不愉快的体验(罗杰被他的初恋情人深深地伤害了),你把这些不愉快的事情都拢在一块儿,于是你说:“好了,这有什么用呢?”这就是我想要改变的地方。因为我认为,人们受到鼓励时会比他们感到沮丧时做得更好些。
咨 客:这个星期我发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无法忍受失望或是别人对我的拒绝。我从来没有认识到这种情形如此根深蒂固……它比起情人、一般的人和朋友都更重要——结果,我实际上完全和人们搅在了一起,直到我看上去成为一个过份慷慨地送人礼物、过份愉快风趣的人。
治疗师:你的意思是说你在努力买得他们的赞同?
咨 客:是的,都有点过头了。 治疗师:你为什么会认为你那么强烈地需要他们的赞同呢?
咨 客:我不知道,我只是觉得没有他们的赞同我就活不下去。

罗杰从别人眼里感到了自卑,他对此做了过度补尝(overcompensating)。他把自己看得很低,同时又抱有很高的标准,这两者结合起来,使得他确信没有一个人会“真正”关心他,因此,他只能买取他们的赞同。莫萨克把罗杰的目标放进了观察视野当中。
治疗师:……罗杰,我也认为如果没有某些赞同的话,我们谁都无法活下去——但我们必须得到每一个人的赞同吗?我们必须要让每一个人不停地赞同我们吗?
咨 客:那是我的问题。我不断地需要得到赞同。我一直在让自己成为一个不断被别人需要的人,一直在寻求……
治疗师:罗杰,你想要取悦和收买别人——或者诸如此类的想法——还有你对他们拒绝你和不赞同你的恐惧,这确实是一种野心勃勃的目标。你知道,作为一个天主教徒,你相信上帝,上帝就在这里,是最完美的存在,对吗?那么是不是每一个人都爱上帝呢?
咨 客:(柔声细气地)不是。
治疗师:甚至有些人还拒绝上帝?
咨 客:(再次柔声细气地)的确是。
治疗师:还有,即使是那些爱上帝的人——他们一直都爱上帝吗?因而,这就是上帝,最完美的存在,它都愿意接受人类的好恶的选择——而你却不愿接受这同样的、连上帝都接受的好恶选择。
咨 客:说得好。 治疗师:你认为你会采取和上帝同样的姿态来接受人们的好恶选择吗?……如果有人拒绝你……因为无神论者总是有的!
咨 客:如果有人拒绝我,就当他们是无神论者,是吗?(笑)
治疗师:对,从某种意义上说,是这样的。
咨 客:在我看来那就是——圣徒罗杰没有受到尊崇。对的——(又笑)——太对了。
治疗师:……罗杰,即使有人真的拒绝了你,你或许也有一方天地?

罗杰需要关心和赞同,实际上就是害怕遭到拒绝。莫萨克让罗杰与他自己的目标的非现实性和不可企及性相对质(confront)。他甚至让罗杰拿这一点来开玩笑。如果他与别人太过亲密,他们就会在某些方面控制他,如果他放弃控制,他们就可能会伤害他——而对罗杰最确切的伤害就是拒绝他。所以,罗杰总是力图控制(用罗杰的话来说是“占据主导地位”)他的人际关系。但他无法控制,他并不想这样做。一旦他做得过了头,他又害怕会太象他的父亲;因此,他总是以一种消极被动的方式来实现对别人的控制,就象他母亲一样,通过眼泪和病痛(例如广场恐怖症)来做到这一点。罗杰假定,他必须要处在控制的地位,以此来让自己“轻松”。莫萨克在试图让罗杰相信,他可以通过少控制一些的方式来获得更多的控制。

罗杰提到他19岁订婚的事。以下的讨论更加充分地说明了上面的情况。

咨 客:我曾与一个年轻女子订婚……我们相处得很好。她会激起我对性的欲望——在某一点上——但并没有真正的性关系,我突然终止了与她的关系……她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你这个同性恋。”现在看来她显然是看出了某种东西。在我与她相处的两年中并没有发生过拒绝的情形。这是在我还没有成为同性恋者、在我还不知道什么是同性恋之前的事。
治疗师:好的,首先,在你还没有成为同性恋的时候她称你是一个同性恋者,这的确是拒绝。她是在告诉你她对你有多么愤怒……第二,我的感觉是,她把你叫做一个同性恋者,并不是因为她感觉到了什么东西,而是因为她一次又一次地试图唤起你的欲望而你却没有回应,她之所以生气是因为她使尽了浑身解数而你却无动于衷,我并不认为她感觉到了什么。
咨 客:是的,看来事情的确是这样发展的。

他们继续探讨罗杰与男性和女性的关系。罗杰重又提到他的同性恋。他们讨论了多种可能的原因,对罗杰来说,重要的有三个方面:(1)罗杰对男人评价很低,他在成长过程中一直拒斥男性角色;(2)做同性恋者比做异性恋者容易些。不存在承诺,较少负责任,很少亲昵行为;(3)罗杰极为关心的是某个女人会控制他,而他能够更容易地控制一个男人。此次访谈结束时讨论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在过去几周里一直试图诱惑罗杰。

治疗师:如果你顺从了这个诱惑你的女孩,那会发生什么事呢?
咨 客:我害怕我会卷入到情感的旋涡中去。
治疗师:还有呢?
咨 客: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那与我的心智相违背。我根本不会接受,就是这样。
治疗师:这样看来,你显然老是想着那样的事情不会发生,是吗?
咨 客:(笑)你的确懂得怎样来看透我。
治疗师:(和他一起笑)我希望如此。
咨 客:我不相信你。你是对的。我没有说“不。”所以,也许我老是有这样的念头,也就是那样的事情曾经发生过。
治疗师:显然不是。

此次治疗结束时,得出了关于罗杰的同性恋的另一个说法:同性恋是一种选择,而不是一种生理状况。如果他选择了同性恋,那么他的选择就必定是出于一些“好的”理由,而不是出于害怕和不安全感。

第七次治疗一开始,罗杰的精神状态极佳。

他在市区的一条热闹的街道上站了半小时,观看过往行人,并觉得很有乐趣。在讨论中,罗杰询问到有关恐惧的性质。
治疗师:你知道,只有那些怀有恐惧的人才会尽力去获得控制地位。如果你觉得你必须去控制别人,那么你必定会有许多担心,因为会出错的事情是如此之多。
咨 客:嗯,那为什么有人还那样做呢?
治疗师:他们丧失了勇气……你知道,勇气就是敢于冒险,甚至在你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的情况下……或者甚至可能出现一些对你不利的场合。
咨 客:我不是个胆小鬼,我的意思是在必要的时候我会去抗争、去自卫,如果我必须……
治疗师:你在谈论的是一个纯粹的胆小鬼,你在某些方面把自己想成了一个胆小鬼。当你害怕独自离开家的时候,你就是一个胆小鬼,对吗?
咨 客:是的,但我不愿把自己看成一个胆小鬼……
治疗师:好的,那么一个胆小鬼是什么呢?
咨 客:就是一个害怕某种东西的人。 治疗师:(笑)照这个定义,我猜想,在有些方面,你就是个胆小鬼。
咨 客:(想起某些东西)以前没有一个人这样叫过我。
治疗师:我也没有这样叫过你,因为——
咨 客:嗯,你正在这样叫我。
治疗师:不,我没有这样叫你——我只是说你把自己看成一个胆小鬼。
咨 客:有一付强硬的面孔。 治疗师:你听到你刚才说的东西了吗?一付“强硬的面孔”,这意味着强硬只是你的外表,你其实并不是这么一个人。剥去这个外表,你就会变成一个担惊受怕的人。
咨 客:但我认为我在与人相处中显得很强。
治疗师:很多胆小的人都这样。他们希望没有人会把他们甩掉……
咨 客:但你知道,我打交道的都是些装卸工、卡车司机。现在我真的能摆弄他们…… 治疗师:但在很亲密的关系中——我不是在说性关系——
咨 客:不,不——
治疗师:置身于人群中,你很恐惧。
咨 客:嗯,我与谁都没有任何亲密的关系……
治疗师:的确,你把自己看成一个胆小鬼。你不愿冒这个险。
咨 客:为什么不愿冒险与人处成亲密关系就是胆小呢?为什么你必须去处一种亲密的关系呢?
治疗师:你不必非要这样做,但是,在“我宁愿没有任何亲密关系”和“我害怕有任何亲密关系”之间是有差别的。
咨 客:我同意。

治疗师在这里做了两方面的工作。首先,他让罗杰相信广场恐怖症没有任何好处。莫萨克把罗杰的症状解释为丧失勇气的标志,通过这种方式,使得罗杰把事情合理化的能力大大降低了。阿得勒派把这种技术称为“污损”,或者叫“搅坏一锅汤”(spitting in the soup)。罗杰仍然可以照原来的方式行事,但“味道”肯定不会好了。由于建立起了很好的治疗关系,莫萨克做起解释来也就更加直截了当。

治疗师做的另一方面的工作,是促使罗杰与其他人进行有意义的交往。由于治疗次数有限,莫萨克把重点放在罗杰与其他人相处所表现出来的“强硬”态度上。当罗杰处在控制地位时(例如与下属一起工作),他可能是强硬的,但在关系较为密切的一对一的交往中,他是一个“胆小鬼”。还有,为了摆脱恐惧而不得不去做某件事和出于自己喜欢而决定去做某件事,这中间是有区别的:罗杰是为了摆脱恐惧。讨论很快转向了另一个话题:罗杰对人总是很讨厌。

治疗师:你告诉我说,你做了各种各样的事情,以此来买得别人的喜欢——为什么对于那些根本就是很龌龊的人你会愿意这样做呢?
咨 客:我以为邀请那些你所讨厌的人(到他家)是很有趣的……你可以向他们证明你的优越,让他们相形见绌……
治疗师:是的,我有时也认为这里面有很多可取之处,但至少我知道,那些必须要通过贬低别人来买得他们的优越感的人,他们自己就看不起自己。
咨 客:那可能是对的,但这仍然是一种很不错的感觉——
治疗师:还有,如你所说——
咨 客:(恨恨地)报复是很舒服的……
治疗师:先不说他们(罗杰看不起的那些人),让我们来谈一谈你的自卑感——是什么让你自卑?
咨 客:有很多东西——我出生的地方、成长的环境、我的家庭,全家人都是一群肥猪。我甚至不愿意任何人看见他们——我会感到羞辱。
治疗师:这些对你有什么影响呢?……
咨 客:我总觉得我受了欺骗,因为我真的从来没有过过满意的家庭生活……
治疗师:是的,我想说那或许糟透了。你没有过上一种更好的家庭生活,对此我感到遗憾,但那与现在、与你的自卑感又有什么关系呢?很多人都超越了他们的早年经历,超越了他们不幸的家庭生活……
咨 客:这还是因为我要求完美的缘故……我甚至不愿出门,如果……
治疗师:换句话说,为了与我们处在平等的地位上,你必须很完美,没有一点疵瑕。
咨 客:是的,我必须高高在上——我喜欢赞美……(很动感情地)在整个的生活中我一直被羞辱,人们取笑我——叫我肥猪……现在我想让别人关注我、需要我,我想要他们掏心掏肝地来巴结我——无论男人还是女人,我真的很想要他们全都来追求我……
治疗师:你说的有一点我不明白。
咨 客:是什么?
治疗师: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都来追求我。为什么男女都在内?
咨 客:为什么男女都在内?一个崇拜我或者是想要和我上床的女人让我很愉快,当我说不的时候尤其如此。这让我兴奋……
治疗师:令别人兴奋会让你兴奋?
咨 客:是的,从性的方面来说是这样(羞怯)。
治疗师:这么说来,你主要是想报复这个世界,因为在你的成长过程中这个世界让你吃尽苦头,是吗?
咨 客:不光是在我的成长过程中,这些苦头一直没完没了。
治疗师:所以你要对这个世界予以回击?
咨 客:(非常懊悔地)人们知道如何去伤害别人,他们知道怎样把刀子戳在我的身上。没有人知道别人经受的痛苦,人们只会说:“天啊——你长胖了。你看上去糟透了。”或者无论哪一种可能存在的情形……
治疗师:所以你打算继续你的对抗这个世界的战斗?
咨 客:不,我已经斗得疲倦了……
治疗师:但听起来你正准备把你的余生都投入战斗。
咨 客:如果需要……

他们继续讨论了罗杰面对别人的姿态。阿得勒对神经症病人的描绘是,他们就象生活在敌人的领地上。罗杰的整个生活历程完全就是这样的。莫萨克鼓励他改变他的态度——尤其是改变他对自己的态度。

治疗师:也许你想停止战斗了?
咨 客:我是想停止,但是——
治疗师:但是他们不会停止?
咨 客:是的,他们的确不会。我一点都不想再斗了(充满热情地),我已经斗了很长时间,我都斗得疲惫不堪了。
治疗师:只有一种方式表明你已经疲倦了——不光是嘴上说说,而是放下你的拳头。
莫萨克鼓励他与不同的人做朋友,与那些不是很挑剔、不是虎视眈眈的人交朋友。“我更愿意和那些对我友好的人交朋友。”治疗师补充说。
咨 客:你很清楚——你是对的。这个星期我在心里把我所认识的人列了一个表,我逐一看了一下,并开始断绝跟他们的来往。我完全同意你的说法,他们中的一些人真是蠢货。他们一直是蠢货,而我竟然被他们搅了10年、14年,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治疗师:很好……那你是否有可能选择一些不是蠢货的人呢?

罗杰同意去做这种努力。莫萨克让罗杰去过一种“比较轻松的生活”;正如罗杰的经历所表明的那样,生活对他来说一直是很沉重的。罗杰承认,他面对其他人的时候很容易被激怒。他认为别人都抱有敌意。莫萨克为罗杰构想了一幅图象,他让罗杰在遇到陌生人时想着这幅图象。

咨 客:现在我要把他们想成是好人。
治疗师:为什么你要那么想?只要去观察他们……去感受他们,不带任何先入为主的、有关他们好坏的观念去认识他们,你为什么不这样做呢?……你见过两条狗相互闻对方气味的样子吗?(两人都笑起来)它们互相观察,你知道吗?……
咨 客:(笑)这么说你想让我去“闻气味”喽?
治疗师:是的,准确地说,是去闻闻四周的气味……
咨 客:那样一来我又会害怕被拒绝了……
治疗师:那又怎样呢——你的意思是说每个人都必须爱你吗?记住,连上帝都没有这种特权。如果你知道自己很不错,那么你就不必去担心别人怎么想。
咨 客:现在是该把我的神龛拆掉的时候了,对吧?有个人在提到我的住宅时告诉过我这一点。他说:你在为你自己建一个神龛。听他这么说,我当时就被搅得心烦意乱。现在我知道他是对的。(长时间的停顿)完全正确。其实这种情形我在很久以前就注意到了,但我从来没有准备承认这一点……
治疗师:所以,就连你的住宅也反映出你所坚持的那些象上帝一样的标准。

莫萨克与罗杰讨论了一些问题,罗杰虽然很熟悉这些问题,但他从来没有很清楚地表述或审视过它们。在对质过程中,罗杰看到了他的那些“上帝般的”标准,看到了他身上强烈的自卑感,看到了他的过分敏感和对别人所抱的敌意的态度。治疗师对罗杰过去的经历表示同情,同时也强烈地让罗杰面对这样一点,那就是:他要对自己一直存在的自卑感和自卑的行动负责任。罗杰不能一味地责怪他的过去。另一个至关重要、值得一提的问题是,阿德勒派很强调行为——如果罗杰真的厌倦了战斗,那么他就应当“放下他的拳头”。阿德勒派强调,行为是首要的;个体必须去做,而不单是“说得天花乱坠”。他们必须做出实际的行动。

在第八次治疗中,罗杰提到了他与他母亲的关系。

那时他已经没有广场恐怖症的症状了。他参加了一出戏的表演,这让他很开心;他也不饮酒了。
治疗师:罗杰,依我看来,没有谁能够让一个人有负罪感,除非这个人自己选择了负罪感……为什么在对待你母亲这一点上,你选择了负罪感呢?
咨 客:主要是因为她从头到脚都是病。她以此来对付我。其实她不是单独一个人,总有人陪着她。
治疗师:她是怎样让你有负罪感的呢?——告诉我原话。
咨 客:“你扔下我——你根本不关心我”……她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这些话。
治疗师:那你说什么?
咨 客:我一般不说什么,因为我不想伤她的心。
在进一步澄清问题之后,莫萨克直入主题。
治疗师:罗杰,我想问你两个问题。首先,当你母亲说“你扔下我,你不关心我,等等,”你认为她是要让你产生负罪感吗?……
咨 客:她的确想那样做。 治疗师:但我感觉到她想要的还有些别的东西。
咨 客:是吗?
治疗师:是的——我觉得那是你没有想到的。倒不是因为你不愿去想,而是因为你甚至不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东西。我猜想她是要让你告诉她你爱她……或许她只是想要重复证实一点,那就是你关心她?……
咨 客:的确如此,我从来没有那样对她说过。我要试着那样去做做看。这可能正是她想要的。我想你说得太对了。

他们继续讨论了罗杰为何会选择负罪感的问题。最主要的原因看来是他渴望完美。这与他所抱的上帝般的目标是相联系的。罗杰觉得他应该做的事太多了,一旦他觉得他所做的任何事情不如理想中的那样,他就会有负罪感。这一点与罗杰的害怕和其他人太过亲近,害怕表露他的情感一起,导致了他在与别人交往中总是保持距离,而他的母亲则试图用她的病痛来缩小这种距离。

阿德勒派认为,你不可能去改变其他人的行为,但你能改变你自己的行为,这样你就可能改变你的处境。罗杰无法改变他母亲的行为,但他可以改变他对他母亲的行为的回应方式。当他这样做的时候,一些让他吃惊的事发生了。罗杰告诉母亲他爱她,并表达了一些诚挚的关心,据罗杰说,他母亲变得“宽容多了”。罗杰说,经过一个下午与母亲的交谈,他们的关系改善了。

随后,会谈转向另一个问题:罗杰对于别人看待他的方式有何看法。罗杰承认他已经有了一些改变,但同时他又十分关心的一点是,他仍然不敢向别人过于敞开心扉。因为如果别人知道了“真正的罗杰”是什么样子,他们就不会喜欢他了。莫萨克为此“打破了”自己的一条规矩:他让训练班里的人一起参加讨论,让他们说说对罗杰的看法。罗杰惊惶不安,满怀焦虑地等待着。绝大多数人的回应都是积极的,并对罗杰表达了真诚的关心。事情并不象罗杰所料想的那样,没有一个人厌烦,没有一个人挑他的毛病。训练班讨论结束后,莫萨克询问罗杰的感受。

咨 客:(极力克制地)我太感动了……他们让我感觉非常非常的好——我觉得棒极了……他们很认真地对待我,我做梦都没有想到我值得被人关注……

罗杰继续与莫萨克讨论为何自己会感到如此意外。人们已经看到了他的弱点、欠缺和不完美之处,但他们仍然关心他。罗杰真的被打动了。治疗师提出,现在罗杰或许想要带着这种新的认识去做点什么事,或许想要以这种新的感受去与别人相处。罗杰马上就说:“我已经遇到了一个我认为是关心我的人,我正准备去试试。”

罗杰承认,他真的想要有人爱他,罗杰认为,从爱的角度讲,他已经找到了一个人,一个青年男子。他们俩人已经有整整一周生活在一起(这是上次治疗后两周的事),尽管罗杰试图去“买”那个男子的情感,但那个男子拒绝“被买”。他的关心是真诚的。本次治疗结束时罗杰说:“我真的关心别人了。”莫萨克给罗杰布置了一项家庭作业。

治疗师:如果真实的你从伪装中走出来,那我们会看到什么呢?
咨 客:(笑)可能是一个乱七八糟、面目可憎的家伙……一个容易动感情的落难者,一个无法去应付很多东西的可怜虫……
治疗师:(谈到罗杰的一种倾向,那就是他在背地里会变得很富有情感,单独一个人时偶尔还会哭泣)哭泣……这无损于男子气——或者拿一个双关语来说,是“乱子气”(译者注:男子气原文为masculinity,“乱子气”原文为mess-culinity,此词为作者所造,和masculinity谐音,暗指罗杰男性气质的混乱,译文很难达意,此仿原文取谐音为“乱子气”。),因为你说你是一个乱七八糟的人。
咨 客:那是个很妙的说法——我喜欢。
治疗师:人都会这样做的。我想给你布置一个作业。你是否认识一些从来不乱七八糟的人呢? 咨 客:是的,我认识这样的人。
治疗师:很好。下周我希望你扮演一个这样的人。毫无疑问,只是扮演一下,但这并不等于说你只是一个假冒者,一个饰演哈姆雷特的人,即使他正在演某个角色,他也是个假冒者,而你要做得比他更投入。我希望你试一试那个角色,希望你用一个星期的时间去表演,就象你不是一个乱七八糟的人那样去做。如果你不知道那具体是什么意思,那么当你处在一个确定的、你有疑问的场合中时,你就问问自己:“某个举止文雅的人处在这种场合会怎样?”然后,你就照那种方式去做。

罗杰在朝着一种健康的、合群的方向转变,他的社会趣旨正在被培养起来。随着他的态度和动机的改变,莫萨克把他的行为部份也引入到治疗当中。罗杰已经习惯于把他自己看作是一个“乱七八糟的人”。他的力争完美与他的自卑感经常冲突;因此,从主观上来说,他感觉自己象个“落难者”——一个乱七八糟的人。虽然动机可以在短时间内改变,但行为部份却需要实践和自我训练,并且时常落后于动机的改变。假设性演练,即假设他是一个举止文雅的人,让他来扮演这个人,尤其当所假设的对象是他所认识的某个举止文雅的人而让他来扮演时,这项任务引入了模仿原则(modeling principle)。如果罗杰坚持完成了这项任务,那么他就会很快地把行为部份与他的修正了的生活方式(life style)结合起来。到那时,就很难区分那些文雅的举止哪些是表演的成份,哪些是他自己的成份了。

第九次治疗中,罗杰讲了发生在工作中的一个情景。

他“肆无忌惮地叫嚷”,说生活是多么的“不可救药”,说“每个人是那样明目张胆地伤害你,没有一个人关心你”,这时一个女人向他走来,对他说:“我关心的。”他说他想到的全部东西就是以往的治疗。他说他感到“棒极了”。他说他微笑了,这件事改变了那天晚上的整个情形。
会谈转向讨论罗杰的梦。阿德勒派把梦看作是对可能解决生活中问题的方法的预演。梦是有目的的,个体由于梦的作用而产生种种情绪,这些情绪一直保持到第二天,并促使个体按照某些特定的方式去行事,而这些特定的行为方式又与他们的生活方式是一致的。罗杰讲了这样一个梦:

咨 客:我躺在床上……我睁开眼睛朝床尾看去。那里在举行一个鸡尾酒会,每个人都穿着19世纪的衣服。有一个女人从人群中走出来——她宛若天仙般美丽——她走过来坐在我的床边,说:“哦,我能帮助你解决你的问题吗——我们来谈谈。”我说:“走开——这都是因为喝了太多的马提尼酒或者别的什么。”但我们还是交谈了,她说:“告诉我出了什么问题?”于是我讲了一些我们(莫萨克和罗杰)以前谈到的事情。我真的感觉好多了。
治疗师:什么好多了?
咨 客:关于我自己和生活…… 治疗师:好的。这个梦是你的创作:你为什么把一个女人放在你的床尾? 咨 客:我想过这一点。(笑)我不知道为什么……
治疗师:为什么是个漂亮的女人?你可以把一个丑女人放在那儿。罗杰,你是不是在很随便地对待成为一个异性恋者的想法?或者是你至少想试一试?
咨 客:啊——是的,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羞怯地)。 他们继续讨论罗杰所讲的那些令人惊讶的东西。罗杰担心,如果他投入到与某个女人的关系中,他就会不自由。罗杰从来不与事先没有任何承诺和约定的女人搅在一起。这与罗杰心目中理想化的女性形象有关:因为他对“常识”很熟悉,所以依照“他个人的见解”,他认为女人不应当只是“到处跟人睡觉”。
治疗师:罗杰,设想一下,假如今天下午我去找一个赌赛马的人下注,赌的是在接下来的6个月中你是不是会跟某个女人上床,我有机会赢吗?
咨 客:你会有机会赢的。
治疗师:好的。那么我赢的机会有多大呢? 咨 客:90比1(就是说他不会跟某个女人上床)。
治疗师:90比1,这几乎没有什么机会,但是你的梦却或多或少向我表明,你的可能性比90比1要大些…… 莫萨克和罗杰玩的是“概率游戏”(Game of Probabilities)。这种方法用来探究个体在将来可能做出的行动。尽管罗杰在心理上和情感上都为经历一次异性恋做好了准备,但在行为上他还犹豫不决。莫萨克和罗杰探讨了一些不同的场景,在这些场景中罗杰可以更加自在地与女人相处。
此次治疗结束时,罗杰总结了他在整个治疗中的收获:他减少了恐惧,更多地接纳了自己。他学会了对别人说“不”,不再感到自己可怜,并且“运作得更好了”。最重要的是,罗杰说他知道了他是一个人,而这对他来说是最有意义的事。临走前他说,他在工作上的表现好多了,他因此获得了一次“重大的提升”。离开的时候,他热情地向班上的其他人和治疗师道别。
最后一次会谈罗杰没有来。他的母亲出乎意料地病倒了。罗杰决定去陪她。罗杰到达后不久她就去世了。治疗结束了,罗杰决定自己去面对生活。

总 结

阿德勒派心理学是一种整体性的、目的分析(teleoanalytic)的理论,这一理论强调人是一个整体,注重考察个体在整个生活中所抱有的目标和做出的行动。有用的行为,也就是引向健康的、合作性的行为被视为治疗的最终目标。这种行为和它所包含的情感及心理因素称为“社会趣旨”。

在心理治疗过程中,罗杰从原先的视别人为敌、认为世界充满敌意、认为自己低人一等,转变为能够真诚地关心别人、接纳自己。由于他对自己有了更多的信心,也由于他扔掉了自卑感,他的个人优越感中的那些不现实的目标(这些目标最主要表现为他选择了广场恐怖症,以此来控制和支配他周围的人)消退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更为接纳、关心和相互尊重的人际关系方式。在前后9次的治疗中,他重新确定了他对生活、对他人和对自己的取向(orientation),一个更加快乐的、更加富有创造性的个体活脱脱地展现出来。他的社会趣旨发展起来了。

莫萨克使用了几种技术来把罗杰引向社会趣旨。他鼓励罗杰,让他看到希望。通过生活方式评估,治疗师修正了咨客的错误态度,而不单单是消除症状。治疗师还多次使用了下面一些技术:对质(Confrontation)、未来自我设计(Future Autobiography)、幽默(Humor)、概率游戏(the Game of Probabilities)、假设性扮演(Acting "As If")、布置作业(Task-setting)、梦(Dreams)、多元心理治疗(Multiple Psychotherapy)、解释(Interpretation)、污损(Spitting in the Client's Soup)、分观(Placing in Perspective)、意象创造(Creating Images)、设问(Question)。 随着罗杰的信念变得更加适应、更有灵活性,他的个人逻辑也与大众意识更为一致了。他积极地以一种有用的、合作的方式去迎接生活的挑战。个体心理学为心理治疗师和咨客提供了一种体系和哲学,以鼓励和促进这种改变。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阿德勒 案例 莫萨克 沙宴
«开启尘封的心 -------对一例学业不良儿童及其家庭心理治疗的案例 督导/案例/设置
《督导/案例/设置》
几个对家庭治疗有用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