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空间
繁体 心理学人 > 李孟潮 > 专业文章 >

《受伤研究者》The wounded Researcher 引论

李孟潮 2017-6-01
第一讲:《受伤研究者引论
讲师:李孟潮 审校对
时间:2016/2/14
形式:q课
整理:汪可友
整理:20170601

今天我们开始这本书的演讲。我是怎么想到讲这本书呢?因为我觉得一个真正不错的研究,应该带入作者的无意识。比如说,如果我们把荣格的所有著作看成一篇很庞大的研究论文,我们就知道,荣格的自传是很重要的一部分。无论是自传还是《红书》,都是研究的黑暗的一部分,或者说是无意识的一部分。

但在学院派的研究中,这部分却无法体现出来。主要有这三部分的限制:

首先,可能会造成篇幅过长,给评审专家带来很大的麻烦;

第二,将这部分体现出来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往往需要终身的时间来完成。

在很多传统中,有些研究是用终身来完成的。所以,仅仅用博士的学期,五年,七年,是完成不了的。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这样的研究方法,有很多的诗性与诗意,这和现代学院派或多或少讲求实证的过程和语言风格是不契合的。

先谈一下这本书的内容,这本书的起源,作者Robert D.Romanyshyn是荣格分析师,美国中部荣格社区的附属会员。他应该不做临床的,属于附属会员。中部地区协会建立者是   PAUL KUGLER,同时也是太平洋心理学院 的临床心理学和生存心理学的教授,博导。这本书起源于他指导他的博士生写论文的经验。

我发现,写论文的时候会导致身心憔悴,写着写着身体出现各种状况,甚至写着写着跑去搞音乐啊,搞艺术啊,等等看起来和研究不是太相关的内容。在《受伤研究者》中的研究方法,或者说研究范式中,这读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书中谈到了这些内容如何处理。

还有一点作者也提到,梦对研究是有意义的。包括作者自己的这本书,也是一个受伤研究者经典范例。作者反复提到,一个研究方法,一个点,是如何完成,如何做的。

他还举了一个例子,符合受伤研究者这个范式。另一个例子是荣格的例子,还有很多例子是他博士生的例子。

接下来我们来看这本书。一般我们看一本书,它的主要内容在前言和最后一章都可以看到。

内容概要的交代每本书不一样,有的在前言讲,有的是在最后一章讲。这本书是在前言讲的。

最后一章讲的是研究的伦理认识论。翻开这本书我们可以看到它在结构安排上有个非常有意思的地方。会写开场白和结束语。这一般是戏剧剧本的写法。

这两个部分都是短诗。开场白是维吉尔的一句诗,结束语是另外一句诗。这显得这种研究听起来非常有诗意。序言讲到这本书是整个概要的结束讨论。在作者的写作风格中,不断地有这样的总结性话语。

第一章,作者讨论灵魂和情结心理学之间的鸿沟。

第二章提到在这个情结心理学   鸿沟间有个原型人物,这就是俄尔普斯和欧律狄克神话故事。神话谈到了六个部分,是和我们的研究过程相关的。

第三章接着讲了详细的研究方法,即想像性研究方法,所以一二三章构成了整个受伤研究者研究法的理论。

四五六章讲到了研究过程:作为一种天职的研究----重新的寻找。

作者提到了,如果我们的心带着灵魂来研究,那研究就是我们的天职。

第四章举了很多自己学生的例子,提到了用心带着灵魂的研究是一种重新的寻找,是一种不断的回归和回忆的过程。我们要回归和回忆的是什么呢,是我们每个研究者的情结,正是我们的情结会驱动我们做什么研究的主题,这些情结不仅是个人的伤疤,也是一种来自于祖先的呼唤,来自于祖先安排到我们身上的任务。

如果回到这本书的致谢词里,我们会看到作者感谢自己的祖先:第一二段,首先感谢了自己的祖母,祖父,然后是其他的祖先。

祖先是我们的研究驱动力,这个祖先不仅是指生理上的祖先,也指民族的祖先,人类的祖先,以及在我们梦中出现的人物。

比如作者自己做研究的过程中不断遇到街边的诗人。还有很有趣的梦,我们后面会说到。致谢词也是很有诗意的。

这本书的过程中,我会不断地念英语,因为这是作者说的。每写一段他都会大声地读出来,而且他认为这本身是一种研究法。

你写完的论文,要把它大声读出来,在读的过程中让身体加入研究过程,所以我们在学这本书时,也会把它读出来。

第五章,讨论了写作移情。移情性对话是谁和谁的对话呢,是研究者和研究工作中的他者进行对话。他提到说,在研究过程中,我们会不断地遇到内心的陌生人,这些陌生人实际上和我们共同完成研究任务,很大一部分是未完成的生命任务。

第六章我们会不断地遇到祖先,他们有很多未完成的生命任务,他们塑造了工作的整个灵魂。作者在第四章提到四种层次的移情对话,这种移情性对话所用的研究方法就是荣格的积极想像法。

我曾和同事讨论,积极想像是不是也是一种研究方法。荣格是把它当做治疗方法向病人推荐的。但细致地看,这同时也是荣格的研究方法。在我们写研究方法时是不是也可以把荣格的积极想像也写进去。当然也有很多不同的意见。

第六章接着讲第五章的内容,举了很多例子。然后就到了第三部分。七,八,九,十,十一共五章,谈到了很多具体的方法。

七八九  这三章讲的诠释学。诠释学是我们经常在写论文时会写的。很多时候,我们会写道用的是诠释学的方法,具体你是如何进行诠释的呢?诠释学方法是怎么进行的呢?好多人都语焉不详。

作者也提到诠释学和理解的循环过程,和深层主体性的关系,好多人对这些内容感兴趣。诠释是从深层主体出发的,并不排斥深层主体性。

第七章主要讲一个方法是有其灵魂的。研究方法,不仅是一个机械的方法,而是和我们的灵魂紧密联系的。

第八章第八章提到传统的诠释学和炼金诠释学的不同。第九章提出在深层主体性基础上的诠释学。

第九章第十章介绍荣格派无意识的观点和诠释学的记忆。诠释学的词根是赫尔墨斯。对于赫尔墨斯,了解荣格炼金术的同学会很熟悉他。或者希腊神话,就会很熟悉这个神话人物。

第十章,作者说:我提供了一种现象学描述。描述了在实践炼金诠释术的时候,所遇到的各式各样的现象。第十一章 提到荣格对无意识的了解如何导致了炼金诠释方法中必然要留出一些空间给以下几个内容:症状,共时性事件,以及感受和直觉的关系。

特别谈到了在研究中如何运用我们的情感,感受和直觉。所以我说,如果你学过传统的研究法,无论是质性研究方法,还是量化研究方法,社会科学,研究方法导论,心理学研究导论等等,都只强调了理性的作用。

哪本研究书籍会和你说做梦对研究很重要啊,哪本研究书籍会说研究过程中身体症状与研究的关系呢?比如说,我们看到好多博士在写作过程中,得各式各样的怪病。实际上和研究主题是有内在联系的。

十二章十三章,是个补充。十二章实际上和导论的内容是类似的。主要聚焦于如何写作,在写作中如何和自己深层灵魂相联系。刚才我们谈到了研究过程中要完成祖先未完成的任务。

最后,作者再次提出他的观点:在研究的过程中把无意识的情结意识化,这是保证客观性通过深层的主观性,更加促进研究的客观性。

作者在其他章节中提到:研究方法本身不是客观的,拼命地追求客观的研究方法,实际上是心理学的情结。

所以我们必须把无意识意识化。这本身也是伦理的要求,是伦理性的认识论。

接下来我们开始正文内容。

沉浸入工作中或降落到工作中,作者引用了维吉尔的诗。他和荷马是西方文学起源人物,西方文学史开篇就介绍维吉尔和荷马。

作者引用了维吉尔很著名的史诗《埃涅阿斯纪》里的一句话,上面是拉丁文,下面是英文:

降落到地狱入口,是很容易的,

地下世界阴郁的大门,日日夜夜都开着。

但是,回顾来时的路,走出地狱大门,呼吸门外的新鲜空气,这才是真正的困难所在,这才是真正的跋涉。

我是口头翻译,没有译出诗意来。大家可以找一下中文的译本。

有人翻译过这个史诗,但好像不是照原本的诗体来翻译的。


《鸟类的造物者》creation of the birds
雷米蒂欧斯·巴罗Remedios Varo(1908-1963) 
墨西哥超现实主义女画家、建筑师

接下来讲 Introduction引言部分。前提是看一下这幅封面的图。在 16-17页详细介绍了这幅图的内容。

作者提到他对这幅图很挣扎,开始不愿意用它,找到很多别的图来代替它。后来他发现这是对自己的一个阻抗,最后还是决定用这幅图来做书的封面。

这图的名字是“鸟的创造。”我们看到创造鸟的人,本身变成了鸟。

 

这个意义很明显,我们在研究的过程中,本身会变成研究对象的一部分。最有名的例子是研究南京大屠杀的张纯如,最后她自杀了。

所以说,你研究什么内容,你就有可能变成那个研究对象。你研究边缘型人格障碍,很可能有边缘人格爆发。

你研究抑郁症,多少会沾染抑郁的气息。

你研究精神分裂症,很有可能会出现短暂的精神分裂发作。这在我们这个行业也不是很罕见的内容。

研究者的手里拿着一枝笔。这笔一样的东西,和小提琴的弦是连在一起的,这根弦又和研究者的心紧密相连。这是什么意思呢?

意味着我们的研究如果是从心底流出来的,那才是真正有意义的研究。换句话说,研究要有心身的共鸣和和谐。

然后会看到研究者的另外一只手,左手拿着搜集光线的仪器,他在搜集来自星空和月亮的光线。研究要有自然之光,这是炼金术的一个术语。要和自然的光线,自然的灵魂相联系。

所以研究要分两个部分,一方面,你的研究要真正能打动你。不是从心底出来的研究是要出问题的。另外,研究要有大格局,要和整个宇宙生命进行哲学联系。

为什么研究者称为PHD——哲学博士,是很有道理的。

接着我们回到整个内容中来讨论。作者引用了好几个人的诗歌。一开始就引用了T. S. Eliot的诗歌Four Quartets,“East Coker,”,然后又引用了济慈的《 夜莺之歌》。作者通过引用这些诗,要引出研究的定义。在第四页的第三段,他引出了这一点。

用心带着灵魂的研究是一种再次的寻找。再次寻找什么呢,再次寻找已经降临到我们身上的东西,是我们已知道,但遗忘的东西。

换句话说,在研究开始的时候就已经完成了。我们研究过,我们知道了,我们忘记了,所以要不断地寻找。

这类似于柏拉图的比喻。然后,研究者要意识到,正如研究者选择了研究主题一样,研究主题也会选择研究者。比如你选择代际创伤作为研究主题。你为什么研究它呢,是因为它需要你来表达。

作者提到,历史的份量等待着我们来述说。作为心理治疗研究者,我们要了解到这一点。

比如说有些人,文革不敢碰,代际创伤不敢碰,就找点简单的吧,搞个量化研究吧。可是你要知道,历史的份量等待你来述说。

逃避历史责任会造成你很多身心症状。所以我们会看祖先们有很多未完成的任务,等待着我们研究者的述说。通过我们的一个个个案,一个个研究讲述出来。

比如说,我举个最简单的例子。现在很多人对母婴观察非常感兴趣,但是这个母婴观察是种非常纯粹的研究法,是发展心理学的研究法。我们从理智来看这有点浪费时间,特别是做临床的,又不在学院搞研究,花这么多时间干什么呢。可是,我们切换个角度就知道,有一种母婴关系的创伤,已经笼罩着中国几百年,我们看看《红楼梦》就知道。曹雪芹描写的明末清初家族中,母性的丧失与失落在那个时代已经是很明显的了。

所以,我们民族的母婴创伤可以追溯到那个时候,更不用说近代,建国后了。这是整个民族要面对的事情。这是我们无法逃避的责任。

所以我认为,这就是为什么客体关系,母婴关系,会那么令人着迷。

精神分析很核心的内容——俄狄浦斯情结,好多人不谈, 这是为什么,就和这个有关系。

接下来,作者讲到了《夜莺》这首很著名的诗,诗人面临的一个情况是,他听到了夜莺鸣叫的声音,却无法用词语来描述。

因为夜莺鸣叫是不受时间影响的。用我们现在的话,夜莺的鸣叫形成了一个引力场。夜莺的歌声代表着永恒的存在,诗人的诗歌代表着死亡。

这时候,诗人就有了一种哀悼感,这种哀悼感也是研究者面临的第一个伤口。只要你做研究,做心理治疗的研究,必须要进入一种哀悼的状态。我的博士论文写完之后,有点不安。虽然有人叫我出版成书,但我没有敢做。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就是我对我写作的心态不够满意。我写作的心态不够哀悼,不够忧郁。虽然也有这些成分。但其中焦虑多于哀悼的成分。所以我决定,再放一放。

正因为我们的研究者意识到研究语言是无法充分表达永恒的无意识的。哀悼的心态,作者提出研究是一种偏执。研究有三个方面,一个是重寻,一个是哀悼 ,另一个是一个偏执位。

正因为在这种哀悼的心态中,我们才能放手研究。作者有很多这样的词,他提到只有首先放下研究,才能真正开始研究。

在第五页第二段他又讲了一个例子,举了个塞尚的例子。,他画一个山脉画了70次。他试图把山脉不同的变化画出来,但70次都失败了,因为山脉在不断地变化。

如果想描述大自然的绿色,我们描述出来的永远不是大自然的绿色,因为大自然的绿色是不断地变化的。

所以作者在第五页最后一段提出,在研究的过程中,要意识到——我们的体验是多么丰富,语言是必然失败的。

也有很多人不做研究,我看到我的不少同事。说是要做研究,已经说了七八十个,但一个都没写出来。研究拖延症,这是为什么,其中一个方面,在于没有哀悼。

真正的治疗过程,是我们无法用语言表述的,也无法用录像把无意识记录下来。

所以你必须哀悼了这一点,才能开始研究,学会使用该使用的语言和表达方式。比如我们在荣格的著作中会看到他使用图像、诗歌,来表达研究的结果。

在六七页,作者继续讲两个部分。第一部分讲,研究时我们首先在哀悼,这就意味着研究者在抑郁位进行工作。

作者使用了很诗意的语言来讲述这些内容。在第六页的第二段讲到,为什么语言无法描述体验会让我们如此难以哀悼呢?这意味着和死亡焦虑有关系,意味着自我必须死亡。换句话说——我们的自我有种我执,执着地追求我的研究是必然能够反映这整个体验的,但你又反应不了,你的自我很焦虑,又不愿意失去。

接下去,作者就讲:自我必须放弃,对工作放手。对灵魂的无限领域投降。作为自我,总把自己的研究项目当作是自己创造出来的成果,这种心态放弃死亡。必须意识到你的这个作品是为别人完成的,很大一部分是为了你研究主题中的别人。

这和另外的观点是不一样的——我的研究是为我老板打工完成的——不一样的。在这种心态中,往往是研究者研究内容中的他人投射到老板身上,尤其是把一个施虐性的他者投射到老板身上。

当然我们不否认,有些博导,硕导的确把研究生当成奴隶来使唤,这是种很不道德的行为。但是我们有些导师也不是这样的。

在第七页,作者谈到,我们心理研究者被人称为失败的诗人。因为我们必须不断地去找到一种语言形式来描述我们的研究。诗歌是比较好的。但如何用诗歌把我们的这个过程表达出来呢,这是很困难的。作者是不是建议我们都来写诗呢?

不完全是这样,而是要在诗意和非诗意之间保持一个平衡。在第十页,他谈到,这种哀悼的心态,是要击活我们所说的超越性功能。这是荣格说的自性原型的一种功能,这种原型功能可以承受一种知道和不知道之间的紧张。

在第十页的第二段,作者继续论述到,当这种超越功能被击活之后,我们可以让灵魂多层次地展开。接着作者谈到,让灵魂多层次地展开,一个原型神话是可以作用的,就是第二章谈到的这个原型神话。

这个神话对我们的启示是:我们的研究过程有一种诗性。这种研究的诗性是与研究的实证性是相对应的。 A poetics of research, as opposed to an empirics of research, seeks to offer a plausible insight into the work by staying near it, by inhabiting the work as one might take up dwelling in a house, not, however, as a fixed or permanent resident, but as a sojourner, that is, as one who comes and goes, one who knows, then, that the “homes” that we build for soul from our ideas are temporary shelters, which, although only for the moment, are, for the moment, enough. 这是很有诗意的一个长句,这种研究过程和实证过程是相反的。

诗意的过程提供了一个更加靠近研究,产生领悟的心态---- 研究的诗意性。邀请研究者通过遐想和想像,变成研究的一部分,从而放下研究。然后又用另外一个词——隐喻化敏感性 ——metaphoric sensibility——这个词我还没想好怎么翻译。

实际上是诗证主义和实证主义这两种传统的冲突。比如中国的传统就是诗证主义。

比如你对一个东西有什么领悟,就要写首诗,诗为心声 。通过写诗,就可以了解到你的人格到什么程度。比如禅宗就是这样的,是中国一向执掌的传统。再比如老子和庄子,他们的语言非常符合受伤研究者的语言。

老子里没有细致的论证,就是一个诗歌体的语言。庄子还有一点论证,但他的论证就是在讲故事,编出一些故事来,你看到以后会有顿悟,这是直觉的感知。

所以我隐约地觉得,受伤研究者这种研究方法的提出,尤其是对诗性的强调,是比较符合中华民族的无意识的。我看到我们有些人咬着牙,把自己变得像欧美人那样,拼命地做SPSS,做什么对照试验。能不能做成呢,也能做成。我们的民族也有这样的基因

但在我看来,好多人更适合写诗,不太适应做纯粹的逻辑实证主义者。作者提出来,诗意性poetics 这个词来自Gaston Bachelard,他提到两种阅读模式,一种阿尼玛式,一种阿尼姆斯式。

简单来说,阿尼玛是女性阅读模式,感性阅读模式。一个女生,看完一本书,你问她这本书的大意是什么,她讲不清楚,但她可以把书中的一些细节很有情感地详细复述出来。很多男生,读完一本书,你问他具体讲的什么,他说不出来,但大意是什么他可以总结出来。

这是两种不同的阅读方式。我们这本书两种阅读模式都需要,比较偏重于阿尼玛阅读多一点。

但非常遗憾,我们时间有限,不能一句句阅读。这种遗憾怎么完成呢,就得通过翻译了。

导论中最后一点,15页谈到的内容,正是在空性之上,作为失败的诗人的研究者建立起自己的营地。也正是在这个空性之上,研究者听到来自灵魂的哀悼的回响。这就是我们讲到的研究对空性要有所了解。

这基本上就是导论的大致内容。这本书适合一段一段地拿出来慢慢品味。我们这次不在微信上,因为微信不适合这样的方式。这也是为什么要招这么多笔记整理员的原因。这是需要很多时间和功夫来整理的。好,今天就到这里,欢迎大家讨论。


新一篇:《受伤研究者》 第一章 soul and the complex of psychology心理学的灵魂与情结
旧一篇:温尼科特能否于母性毁灭阴火中熔炼出哲学-科学-艺术-神学之四大合金?


标签: 受伤研究者

延伸阅读
  • 《受伤研究者》第三章研究重寻的意象式途
  • 《受伤研究者》第二章 Research as Vocation 作为天职的研究
  • 《受伤研究者》 第一章 soul and the complex of psychology心理学的灵魂与情结
  • 李孟潮 受伤研究者:一种精神分析研究方法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