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空间
繁体 心理学人 > 李孟潮 > 专业文章 >

《受伤研究者》第三章研究重寻的意象式途

李孟潮 2017-6-12

受伤研究者》第三章研究重寻的意象式途
讲者:李孟潮
时间:2016-2-20
形式:QQ语音
初次整理:未署名
二次整理:龚曦
审校:170611

第三章 研究重建的意象式途径

首先澄清一点,带心带灵魂的研究不是常规的研究方式(如质性研究和量化研究等研究形式),它是一种诗性的研究方式,当然可以与实证研究形成互补。

诗性研究有三个方面,其一,哀悼的情绪、其二,诗证主义的过程和恍惚遐想的研究方式。其三,炼金性诠释。

在本书P83 Re-search As Unfinished Business

荣格为例来说明在意象的途径中,研究者是通过情绪来继续完成灵魂中那未完成的使命。

这些在灵魂中未尽的事业徘徊不定,因为研究者的情结是具有历史负重的文化阴影。这些东西作为歷史负重在等待着被觉知——这也是研究中的情感深層覺知。

荣格心理学很好地展示了灵魂的意象途径。

他关于波林根塔楼的描述见84页小字部分(中文见回忆录中对塔楼的描述)。在此他用了一种向后看的观点,这是俄耳蒲斯式姿态。

这样种成熟的姿态不是为了重复和支持什么,而是为了参与其中。

在荣格自传中,他向读者所描述是他那些未回答的,未解决和未履行的事情。

意象方式研究的一个重要的方面是在工作中对于祖先未完成事件的协调和敬重。

沉默的、大家庭的,延续数百年的祖先,他们是历史的重任,作为阴影徘徊在我们个人想象中、集体的思維中和梦中,这个重任在等待着有人来进行承担和解决。

这是意象对于重建工作的参与,是工作中的灵魂。

荣格写到,我们没有完成中世纪的任务,虽然我们假装完成了。我们对父辈、祖辈所追求的东西理解越少,就对自己的理解也越少。我们需要一种回溯的改革。

荣格的祖辈要解决的问题是神与个人关系的问题。到荣格这里他父亲面临的是对神的信仰崩溃的问题。

对于中国的研究者来说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这有待思考。

如何来思考,见附录348页。在此附录中基本包括了博士所填写的反思表,其中反思问题很多,这里稍微介绍几个。

首先要写下自己完成工作的时间,这是为了哀悼。

用5个问题来反思自己:

1.是什么样的未完成的任务将你带到研究中?是个人创伤吗,是代际情结吗,是文化事件吗,还是三者的联合?

2.除了意识到的对研究主题的兴趣、意图和计划之外,是什么无意识的使命引导你来做此研究的?通过梦、症状、移情性对话(第二部分谈)还是其他方式让你认识到使命的召唤而来做此研究?

3. 对研究使命的了解是否改变了你研究的方式?是否可以更好的帮助你发现研究对象中的各种问题?还是阻碍了你的工作,是如何阻碍的呢?

4.当注意到研究工作中的使命情结时,你是否感到此研究工作不仅为自己服务还为其他人服务呢?如果是,可以描述这种感受吗?

5.有关工作的使命部分还有其他内容要说的吗?

 

87页第二段讲诠释:不是实证性的诠释,而是理解性的诠释。

这段开头这么说:“只要有象征的地方就有解释的需要。从这点看,意象性途径可以用于祖先未解决的事情,这种意象途径是诠释性科学而不是实证性科学。更精确的术语来说,这种带灵魂的研究中,我们要求的是理解的诠释,而不是实证的解释。”

但是要注意,理解性的诠释是实证方法的补充而非替代。當然,現在的研究方法論,即便是主流的社會科學教材上,也不是實證主義一支獨大了,比如說,現在不少研究方法的教材也會在一開始就讓學生們,明確自己的認識論,是實證主義的,還是建構主義,還是實用主義等等,那麼根據不同的認識論,就需要對應的研究方法。

認識論和宇宙觀也是聯繫,比如說,中世纪人看来,天空是人死后要去之地,而现代人非如此。现代认为死后要变成原子在黑夜消失。這對我們研究的意義和方法都會有影響。

具體到中國人,我们當然首先要了解明末清初人的观念对我们现在的影响,那時候是一個重大文化轉折。第二個要了解的祖先,當然就是五四新文化先驅,他們既引入了西方理念,補充了中國傳統的陰影,也宣揚了中國文化自卑論等等,第三個迫切需要了解的父輩當然就是共產主義文化啦。

此章重点:

107页两个关于意象性途径的实例:

一是荣格关于骷髅的梦。

在95页作者提出,荣格自传提到他提出集体无意识的概念与此梦相关。

在實證研究中,梦很難作为研究证据的,但夢和直觉有時候是突破研究的关键。物理化學都有這種例子,但是後人們只學牛頓他們的方法,不學習他們的直覺了。

4个讨论涉及了祖先未解决的问题

其一,情结的角色 情结是一个创伤,对于受伤的研究者来说它即是阻碍也是通向灵魂的未完成 工作的途径。

其二,使命 研究的使命会通过情结将研究者带入到他的工作中。

其三,梦是如何引导进入深度研究。

其四,梦可以让你从后门进入工作。

第二个实例是学院的一个博士Paul Jones ,在98页  他在读城市设计学博士

他进行博士主题时,已经在城市设计方面工作了25年。他发现他要做的与故乡的设计有关。發生了三件事情

一是看到新闻,城市中未被人注意的地方发生谋杀事件。这让他在论文中写下城市中的空白领域。

二是9.11事件。

三是他的前列腺癌,他做了前列腺移除手术,这让他感觉干枯无味,被剥夺了什么东西。研究过程使得他修通了自己的情绪。研究是一种升华,有疗愈的作用。


新一篇:《受伤研究者》第四章 作为一种天职(vocation)的研究重寻
旧一篇:《受伤研究者》第二章 Research as Vocation 作为天职的研究


标签: 受伤研究者

延伸阅读
  • 《受伤研究者》 第一章 soul and the complex of psychology心理学的灵魂与情结
  • 《受伤研究者》The wounded Researcher 引论
  • 李孟潮 受伤研究者:一种精神分析研究方法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