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ven Pinker 丽贝卡·纽伯格·戈德斯坦 理智的边际 TED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he long reach of reason
心理学空间h0[#gby&eD3?n3q

0:12

"a8YpWd4~,b2YMJ0心理学空间"H4aD/TtbZW

丽贝卡· 纽伯格· 戈德斯坦 史迪芬·平克 "理智的边际" 的哥:22块。 史迪芬·平克:好的。 丽贝卡· 纽伯格· 戈德斯坦: 理性已经遇到了多重障碍: 流行文化朝着愚昧的新深度去探索 而政治言论已成为 一场走下坡路的比赛。 我们生活在一个科学创世说的时代, 9/11密谋论,超自然的热线电话, 以及信仰原教旨主义的复苏 。 那些想法太丰富的人 往往都被指责为精英主义者, 即使在学术界, 标志中心主义也遭受攻击, 逻辑思维被定义为犯罪。

7F'S)k/Fp"H0

OssN+{ws-d4V01:07心理学空间8b:Uovr9wN de;d

心理学空间!F4w~(I'H

史迪芬·平克:但这个一定就是件坏事吗? 或许理性有点被高估了。 许多权威专家都说一颗善良的心 和一个坚定的道德准则 胜过去顺从那些受太多教育的政策书呆子, 就好像那些将我们带入了越南的沼泽地 的所谓的最优秀和最聪明的人。 那不是就是给我们方法 让我们破坏地球 用杀伤性武器来威胁我们种族的原因吗? 以这种思维方法来看, 拯救我们的将是个性和良心, 而不是冷血的计算。 此外,一个人的头脑包含的不仅仅是智慧。 我的同事心理学家指出 我们不但受身体和情绪控制, 而且依赖我们弱小的理性力量 仅仅为了将事实后的直觉合理化。心理学空间d/|Q+w$E N{

心理学空间2]Ag@LFOm

1:51

$X+[\_.U1T0心理学空间9ugR~R U$h0M@'U

丽贝卡:“一个理性的争论 又怎么可能逻辑性地产生理性争论的无效性? 喂,你是想说服我们相信理性是没用的。 你没有在威胁我们或贿赂我们, 暗示我们用举手表决 或用选美比赛的方法来解决问题。 你这种试图让我们认同你的观点的行为, 事实上是在承认理性的效能。 理性在这里不是轻易可得,绝不可能。 当你参与这个辩论时, 你就已经失去了理性。

2CZvh7fU0

D"v(p [*b;{0\l02:23

U2z|6C,Z$@B%]8v1X0心理学空间?$HA~*Y,]9p-i

史迪芬:但理性可以为我们指引 好的,体面的,或者道德的方向吗? 毕竟,你对理性的解释是 它只是一种达到目的的手段 , 而结果取决于理性思考者的热情。 理性可以为和谐与和平铺一张路线图 如果理性的人希望得到和平与和谐, 但它的路线图也可以指引到冲突和纷争 如果理性的人喜欢在冲突和纷争中寻欢。 理性可以强制一个理性者 去寻找更少的残酷和浪费吗?

x,E"mh4g P0心理学空间S@-x N ba)[

2:50心理学空间W_(l+n,E t2EV

心理学空间r8~(q3s^xJ

丽贝卡: 光靠它自己的话不行, 但要让它改变并不难。 您需要两个条件: 首先理性者需要都关心 他们自己的福祉。 这是一个为了使让理性去行动 而必须存在的热情, 而且很明显地我们所有人都有这股热情。 我们都热情地关心 我们自己的幸福。 第二个条件是理性者 是整个理性团体的成员 他们可以影响互相的幸福, 可以交换消息, 和理解对方的理性思考。 这些的确符合我们作为合群的 和话多的物种的本性, 授予了语言的本能。心理学空间J._;v bE5V y~'c

心理学空间;^\*~!N3SIQ

3:33心理学空间"I k5jX1[ {

*\8UQ oR+p0史迪芬: 嗯,理论上听起来还不错, 但这种方法在实践中成功过吗? 尤其是,它可以解释 我大约五年前在TED这里 讲过的一个重大的历史发展吗? 也就是说,我们似乎变得越来越仁慈了。 几个世纪前,我们的祖先还会将猫活烧 当作为一种大众的娱乐形式。 骑士们不断地 以杀尽对手的农名来向对方宣战。 各国政府为了一些琐屑无聊的原因 而处死自己的公民, 比如像偷白菜 或批评皇家花园。 处决通常都很漫长 而且非常痛苦,像被钉十字架, 剖腹,或者是轮刑。 可敬的人也变为奴隶。 就算我们有再多的缺点, 也已经停止了 这些野蛮的行为。心理学空间/~6m]oJ*xW

心理学空间@;M8ZE%vkS8F

4:16

%F?e g7s0心理学空间+v%D#W,V1E Sb

丽贝卡: 那么,你觉得这是人的本性改变了?

~z7m,j @0

,XQ5d)K3^ AE04:19心理学空间.O+U+stlmSn

jgioZo5\0史迪芬:不完全是。我觉得我们仍然怀有 爆发暴力行为的本能, 比如像贪婪,部落主义, 复仇, 支配, 虐待主义。 但我们的某些本能 可以指导我们走正道, 比如像自我控制, 同感, 公正感, 亚伯拉罕 · 林肯将这些 称之为我们本性中更好的天使。心理学空间[V6x z!T1L'vT\m

5Lk UL%e0U04:37

izHQK0心理学空间1fh ^(p&f5n8T

丽贝卡: 所以如果人类的本性没有改变, 是什么激活了这些更好的天使?

"l!|rg4]?4r;a%z0心理学空间6^g!~Ex rc

4:41

K:u\&U Jo)r6K0

+KFy6m!\6rqLd0史迪芬: 好吧,在其它方面, 我们的同感范围扩大了。 很多年前,我们的祖先只会同情 他们的家庭和他们村人。 但随着文盲的减少和旅行的增加, 人们开始同情 更广泛的圈子, 氏族, 部落, 民族, 种族, 或许最终会包括所有的人类。

K0d}y|MN{x0心理学空间'E V2dgi

5:02心理学空间]Zo4IdQJ

心理学空间9U%Ry;iN8r,_

丽贝卡: 不感情用事的科学家们 真的对软心肠本质的同感有帮助吗?

]|-GW3vdQ0心理学空间s4?7{8C'SJf

5:07心理学空间f"la6P$fDQ

心理学空间mU4w2k3V(d

史迪芬: 他们可以而且会这样做。 神经生理学家发现大脑中的神经元 对他人行为做出的响应 和对自己作出的响应是相同的。 同感在成长早期出现, 也许在我们一岁之前。 关于同感的书已经成为畅销书, 像 "The Empathic Civilization" 和"The Age of Empathy."

glPh|^W7i,{ {0心理学空间6To"B I/d)nJW

5:25心理学空间^]u"z/e/nZn#gyr

心理学空间I |G;e)q:jA

丽贝卡: 我完全赞成同感。又有谁会反对呢? 但在道德进步的过程中, 它单独只是一个微弱的工具。 一方面,它天生就对 血缘关系,婴儿 和温暖毛茸茸的动物存在偏见。 就同感而言, 丑陋的局外人可以下地狱。 甚至我们尽最大努力尝试 引起那些与我们脱轨的人 内心的同情 结果也是事与愿违,这是人类本性的一个悲哀事实 亚当 · 史密斯指出。

/qd6A3@)ul^y0

0z8x ~mr tN/{05:57心理学空间Gy eZ%TF

,~ G2S,i0cK Nd0亚当 · 史密斯: 让我们假设伟大的帝国, 中国突然被地震吞没, 试想一下一个欧洲人 接到这场可怕的灾难的消息后 会是怎样的反应。 他会,我想,首先非常强烈的表示 他对那些不幸的人感到的悲哀。 他会对人类生命面对的危险 做很多的悲哀的反思, 当所有这些仁慈的感伤 以恰当的程度表达出后, 他将继续他的自己的生活与乐趣 如何以往一样的舒适和宁静 仿佛没有任何不幸发生过一样。 如果他明天会失去他的小手指, 他今晚会无法入睡, 但只要他从没见过受害者, 他会选择打鼾的入睡 而不去担心超过1亿的同人所遭受的灾难。心理学空间c;?.T@0cS3p

$CH0E(E2K7w06:38

/Ft^ Z5}!]Lx0

4IZ*iEMZG+URF0史迪芬: 但如果同感不足够 让我们变得更加人性化, 哪还有什么可以?

0Tw{XS'h_ { [0

_@ ]4eWNtcO06:43

(`K A9me0K0

!C,l$T@6h#R0丽贝卡: 嗯,你还没有提到 也许是我们最有效的更好的天使之一: 理性。 理性是有血有肉的。 理性为我们扩展同感范围 提供了推动力。 你所提到的每一个 人道主义的发展 都起源于那些 理性地解释了为什么一些实践 是站不住脚的思想家。 他们表现出对待 特别的人群 与他们对待自己大方法 在逻辑上是不一致的。心理学空间rH]3Wkfpi|/r

V/us+z9v pf07:17

0|,q8YG/X#{Q0

b x4BE'n:wV{c0史迪芬: 你是在说理性 其实是可以改变人们的思维吗? 人们难道不是只跟随那些 对自己有利 或者符合他们文化背景的信念吗?心理学空间;mG.jZ7j|#x

心理学空间 q6}hXu1X

7:27

f*gO ? n0心理学空间T0]:hy-zBN,kp

丽贝卡: 这是关于我们的一个有趣事实: 矛盾让我们不快, 至少当我们被迫面对他们的时候, 这只是对我们倾向于理性思考的 另外一种说法。 如果你观察我们过去 在道德上的进步, 你可以找到从理性争论 到我们实际上感觉方式的变化的一条轨迹。 一次又一次,一位思想家将争论 为什么一些实践是站不住脚的, 非理性的,与我们的现今价值观不一致的。 他们的论文会迅速传播, 被译成多种语言, 在酒吧,咖啡屋,沙龙 以及晚宴上被人们辩论, 它还可以影响领导人, 立法会议员, 以及大众的意见。 他们的结论最终被吸入到 正派常识中, 将最初把我们带到 那里的争论的轨迹抹掉。 今天很少人觉得需要提出 一个严格的哲学争论 来说明为什么奴隶制是错误的 或这公开绞刑,或殴打儿童。 现在,这些行为都被认为是错的。 但那些争议必须被提出, 而且存在了几个世纪。心理学空间[3?.Wx0[vx'Gv

心理学空间P0en@&WDS

8:45

{ K|;L;@:t#a0

$@8ql[ S%B0史迪芬: 你是在说我们需要 一套步骤性的争论来理解 为什么像火刑异教徒 这类行为是不对的吗?

s Y9k t3cR0

OlF4l5a Z08:52

!wA2d(I1l|Lu*D&x8So0心理学空间)q%IXc[6Sc @h ol

丽贝卡: 哦,他们做了。这是法国神学家 塞巴斯蒂安 · 卡斯特利奥说的一段话。

Q}-p)N!]'P*J0

\LQn0j9VW08:58

Fay wBn0

,roipu/hD7F0塞巴斯蒂安 · 卡斯特利奥: 卡尔文说他确定, 而其他宗派说他们也是。 谁来当法官呢? 如果这件事是肯定的, 是对谁来说呢?对卡尔文? 那他为什么还要写这么多关于已知真相的书呢? 鉴于不确定性,我们必须将异教徒定义 为一个人仅仅与我们持有不同意见的个人。 如果这样我们就要杀死异教徒, 逻辑性的结果就是一场灭绝的战争, 因为每个人都坚信自己的观点。

a Z v ]x B0心理学空间1Wc?w^

9:19心理学空间8rRp @"m%N1L6q(i/G

W,iQ D%Q7A0史迪芬: 或许勇可怕的刑罚 比如轮刑?心理学空间!oD+x ]S$m

i1c J-B:@ `L!z09:22心理学空间%`.T0DfP@ h3E @

'XW~:sh2[ z0丽贝卡: 美国宪法禁止 残忍和不寻常的刑罚 是对1764年由意大利法学家切西萨尔·贝卡里亚 颁发的一本宣传小册的回应。

PV PaHH)O0

fJuNo],[Td:K09:34

8_;EqL uT`{|0

'Sfuc6lW_ t"h0西萨尔·贝卡里亚: 当刑罚变得更残酷时, 人的思想,就好像液体一样 总是变得像他们周围 物体一样,变得无情, 在经历一百年的残忍刑罚后, 轮刑不会比像以前那样 比监禁造成更大的恐惧。 要让一种刑罚达到它的目标, 只需要让它造成的伤害 超过犯罪所带来的利益, 这种计算应该考虑到 刑罚的确定性 以及犯罪会产生的 利益的丢失。 超出这些的都是多余的, 所以它们都是暴虐。心理学空间.L4Z Sl)e)B

Ms:fx5k`b#Ww010:09

G-l`:SMq0心理学空间 z|b/?q$x

史迪芬: 但反战运动肯定取决于 大规模示威 民歌歌手那些上口的曲调 还有那些让人看了觉得悲痛战争照片。

f-C ub2P&R0心理学空间sr"I`$N0t

10:17

$X1s#L%kFY@jtP0

f;{ Xh^3Ss!p0丽贝卡: 没有怀疑,但是现代反战运动 可追溯到一长串的思想家 他们争论为什么我们将 反对战争的情绪表达出来, 其中包括现代性之父- 伊拉斯莫斯。心理学空间 j+[N)z~BCx0a

心理学空间 [A PA8`5oM

10:31心理学空间L y9d)Twa~ ]Vva

心理学空间tv}#?!i*_

伊拉斯莫斯: 和平所带来的好处 将自己弥漫到远方, 影响到更多人, 然而在战争中,如果任何事是好的结果, 优势只会回报少数几人, 而且他们都是那些不值得获取回报的人。 一个人的安全应归功于 对另一个人的破坏。 一个人的奖是来自对另一个人的掠夺。 一边的欢庆 是另一边的哀悼。 战争中的所有不幸, 都非常的严重 与此任何相反的, 都被称为好运, 是野蛮和残忍的好运气, 从他人的祸中得到的一种吝啬的幸福。

_p0~8D7Chau(S4GY0心理学空间2HI4}svLQ

11:04

.A1wn0NZh3R0心理学空间7}?`A1N0\ k5e

史迪芬: 但大家都知道 废除奴隶制运动 是取决于信念和情感。 它是由贵格会信徒 率先发起的一场运动 它在哈丽特 · 比彻 · 斯托夫人的小说 "Uncle Tom's Cabin" 成为了一本畅销书后才成名。

\ S E%atM(s5Y0

*bO7_z7UbHC"\#I-ml011:17心理学空间 he&bl l

心理学空间t+`(Q2dkZ)B

丽贝卡: 但这一运动在一个世纪前就开始了。 约翰 · 洛克顶住几千年来的浪潮 这曾被认为实践作为完美的自然。 他认为那是 与理性的政府的原则不一致的。心理学空间3Gm;S)G_,E8I'edP

心理学空间+OM0Cnu

11:31

:]3] b |/KO0心理学空间'c"PmW8zU~Q_}

约翰 · 洛克: 公民在政府领导下的自由 是依靠一个规则来生活 这个规则对社会的每个人都一样 而且是由竖立它的立法权力来制定, 一个自由让我在所有事上面 都可以追随自己意愿 在此这条规则不规定, 无须接受另一个人的无常, 不确定,未知,和随意的希望, 作为自然的自由权就是除了自然法则 它不受到任何其他约束。

&Z4fzY&I9]+iV8w0v0

R*hps&IR:G!R011:54

;E;S~2o!] X!f @0心理学空间hH(a Q^1\.P&P-m

史迪芬: 这句话我好像听过。 我是在哪听说的呢?啊,对的。

j{ZDB(F!Y;^Z0心理学空间"H+pDjt8Vg7Q

11:59心理学空间?5H,k5Qf w/J f+n8~;_

心理学空间4^(}L"U3Hx M

玛丽· 阿斯特尔: 如果绝对主权在一个国家 不是必要的,那为什么在一个家庭要是呢? 或者如果在家庭里是必要的,为什么在国家不是呢? 因为我们找不出任何理由 让我们可以只是支持其中一个观点,而不同时支持另外的观点 如果所有人 天生就有自由, 为什么所有女人天生是奴隶, 因为她们必须是 当她们遭到无常、 不确定 未知,和男人随意的意愿 这不正是完美奴役状况的吗?心理学空间m}/aT S,f_5k(I4k;V

e+x)hG3Ey"B+o012:25心理学空间 nlFR'Lzv C

心理学空间.^ ~(`A b v SH1V {

丽贝卡: 那类的共同选择 都在理性的工作职责中。 一个扩大权利的运动 激发另一个因为逻辑是一样的, 当它费尽全力让某人理解的时候, 它会变得越来越不舒服 若要忽略不一致的问题。 在20世纪60 年代, 民权运动 启发了妇女权利的运动, 儿童权利,同性恋权利,甚至动物权利。 但两个世纪前, 启蒙思想家 杰里米 · 边沁 暴露了习惯性实践的 不可靠性 比如说残酷对待动物。

"S1`r"o"?"{.v0

{N Q(A3} C013:02

%\5O^vEJ&s0心理学空间 b1y9sOT1J [,zX

杰里米 · 边沁: 问题不是它们能不能理性思考, 也不是它们能不能说话,而是它们能否感到痛苦。

/t*a*B+z"i8g#r"HR0

}M1c;~QMt!AC+r013:08心理学空间 I/S$JT,DOs)n

心理学空间5S,f3x4zn P

丽贝卡: 还有对同性恋者的迫害。

#Tt8{+N,nF:{0心理学空间2oq.ax U DF*~_

13:11心理学空间 lS~-l)}{4l*~

心理学空间E-CVB#P.hW

史迪芬: 对任何主要的恶作剧, 很明显它没有给任何人带来痛苦。 与此相反,它会产生快感。 双方都愿意。 如果其中一方不愿意, 那么该行为就是一种冒犯, 在其影响的性质完全不同。 它是人身伤害。它是一种强奸。 就好像任何不带痛苦的危险, 如果有这种危险, 多存在于 示例的倾向中。 但此示例的倾向是什么? 安排他人从事同样的做法。 但这种做法不会产生任何一种痛苦 对任何人都是。

2c,i[7}x$b0心理学空间:e@2\c!Iwx

13:43

)Ye2g QO8K[%~Z0

$wb O z{uCL? f0史迪芬: 但是,每一个案例都花了至少一个世纪 这些伟大思想家的争论 垂滴和渗透到整个人类。 它会让你会想知道我们自己的时间。 在我们参与的实践中, 有没有将 反对他们的论点有给大家看 但我们仍然坚持?心理学空间8K| `dm

TtN!u#L2E014:00心理学空间 {`e4wC9vd2{

心理学空间T$DWB)`z

丽贝卡: 当我们的曾孙子回看我们的时候, 他们会不会因为我们的一些实践感到震惊 就好像我们对那些拥有奴隶,焚烧异教徒, 殴打妻子、 贬低同性恋的祖先一样呢?

K j#f'Ei,Z0

8C Z2q.S-I/x%g.T014:13

-Wz"J.krh's%k0

gg5v!? ~ w)L0史迪芬: 我相信在这里的每个人 都能想到的一个例子。

*Cs cG_A4N_0

z4\/\?H s['|014:16

&z u;w F ?6i:{0心理学空间0ADb.L3Y1e

丽贝卡: 我选择虐待动物的行为 在工厂化的农场。心理学空间8T KC|+i.|uG

+y S/vt3q4lF*l014:20心理学空间d @3J)L&C:h$i

心理学空间+nk a+d7B

史迪芬: 对非暴力毒品罪犯的监禁 和我们国家的监狱中对强奸行为的容忍。

%nqB'@,jpBK:hR7]'T0

6w Al)Vt/KUm n014:24

;su2SQ J;I;p$S0心理学空间:pC7A'C7Q6yM

丽贝卡:对针对发展中国家 拯救生命慈善机构 捐款的吝啬。

8h N/m;Cl Q(o|0心理学空间H"H"]uj3@)e M#y3U

14:29

;[ U uj8]7g~$J0

0c7]_#fQ|*x0史迪芬: 拥有核武器。

bJ1J @T VK^T D0

?CFJT f P3A014:31

Ax5a%k#Q0心理学空间7f2tkbNq2I%o

丽贝卡: 诉诸于宗教 要求他们给予 其它途径得不到的公正。 如对避孕的禁令。

BC ?+hdt g#|'U0心理学空间Y'b_$pZ

14:38

Z([kN%\+ekrgp0

-Q4eCa4q!Gg"U0史迪芬:还有一般的宗教信仰呢?

'Xn*dI6g,U0

3BO8lWc4^V.|014:40心理学空间U BhZt}7{

心理学空间s\,JeQ$X,P

丽贝卡: 哎,我期望不高。心理学空间+` U_,lYY

{uMS'}:tTMY014:42心理学空间R'uMH4wy'ZT"J

心理学空间VRgm(R

史迪芬: 不过,我还是相信 理性是一个更好的天使 它在我们人类享受过去的道德进步 和对未来的进步 抱着大希望方面 有着最大的功劳。

|K8x"Sp#hAP0

%xo jT)b&@[9_q~014:55

:U5U0{/X|.I4`6|0心理学空间T-v.D,\7]oK

丽贝卡: 如果,我们的朋友们, 你如果在这个争论中 检测到缺陷的存在, 请记得以理性的方式 来将它们找出来。

!l,G!eJp0

EE"YRC@@015:04心理学空间V0B1B$cE/m8t

心理学空间'dn M5m l

谢谢。 史迪芬·平克:“谢谢大家。”心理学空间%VyPGy2a _

心理学空间cg p4udV1E

15:07

Y.r0}n$o yj0心理学空间"X]D:{Ub8z

掌声

D0S _ E7A.DS#v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00

TAG: TED 史蒂芬平克 理智
«Steven Pinker: The surprising decline in violence 消除对暴力的误解 Steven Pinker 史蒂芬·平克
《Steven Pinker 史蒂芬·平克》
利他»
延伸阅读· · · · · ·
作者: 史蒂芬平克 / 1923次阅读
时间: 2016年12月14日
来源: TED
标签: TED 史蒂芬平克 理智
路径 > 心理学 > > Steven Pinker 史蒂芬·平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