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ven Pinker and Rebecca Newberger Goldstein: The long reach of reason 简版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he long reach of reason

_L#?o~(D'Q3h00:12

6MW8l{.Sm0

,N,Frcr7s)qh}3ea0丽贝卡· 纽伯格· 戈德斯坦 史迪芬·平克 "理智的边际" 的哥:22块。 史迪芬·平克:好的。 丽贝卡· 纽伯格· 戈德斯坦: 理性已经遇到了多重障碍: 流行文化朝着愚昧的新深度去探索 而政治言论已成为 一场走下坡路的比赛。 我们生活在一个科学创世说的时代, 9/11密谋论,超自然的热线电话, 以及信仰原教旨主义的复苏 。 那些想法太丰富的人 往往都被指责为精英主义者, 即使在学术界, 标志中心主义也遭受攻击, 逻辑思维被定义为犯罪。

D$V5Cn.S*X0心理学空间%q_ K\LvdmH

1:07心理学空间K~ l[4XG'X%@~

心理学空间M!B6O3UeR\7k'K

史迪芬·平克:但这个一定就是件坏事吗? 或许理性有点被高估了。 许多权威专家都说一颗善良的心 和一个坚定的道德准则 胜过去顺从那些受太多教育的政策书呆子, 就好像那些将我们带入了越南的沼泽地 的所谓的最优秀和最聪明的人。 那不是就是给我们方法 让我们破坏地球 用杀伤性武器来威胁我们种族的原因吗? 以这种思维方法来看, 拯救我们的将是个性和良心, 而不是冷血的计算。 此外,一个人的头脑包含的不仅仅是智慧。 我的同事心理学家指出 我们不但受身体和情绪控制, 而且依赖我们弱小的理性力量 仅仅为了将事实后的直觉合理化。心理学空间)Lq-NP;gD

心理学空间hFL0UE

1:51

CaI']vO@ r/}0心理学空间*KNmC_;n*rI6T8E

丽贝卡:“一个理性的争论 又怎么可能逻辑性地产生理性争论的无效性? 喂,你是想说服我们相信理性是没用的。 你没有在威胁我们或贿赂我们, 暗示我们用举手表决 或用选美比赛的方法来解决问题。 你这种试图让我们认同你的观点的行为, 事实上是在承认理性的效能。 理性在这里不是轻易可得,绝不可能。 当你参与这个辩论时, 你就已经失去了理性。

,lk,b`U0心理学空间8s6W!p8r.S

2:23

Ib(^1`If"@9`7]o0

$o(`-I%MARJ0史迪芬:但理性可以为我们指引 好的,体面的,或者道德的方向吗? 毕竟,你对理性的解释是 它只是一种达到目的的手段 , 而结果取决于理性思考者的热情。 理性可以为和谐与和平铺一张路线图 如果理性的人希望得到和平与和谐, 但它的路线图也可以指引到冲突和纷争 如果理性的人喜欢在冲突和纷争中寻欢。 理性可以强制一个理性者 去寻找更少的残酷和浪费吗?

2@d-KM2~`zk0心理学空间:N,I({?$rB.H'_

2:50

'i6\C-@e!|n0

:BL`'x ih$~0丽贝卡: 光靠它自己的话不行, 但要让它改变并不难。 您需要两个条件: 首先理性者需要都关心 他们自己的福祉。 这是一个为了使让理性去行动 而必须存在的热情, 而且很明显地我们所有人都有这股热情。 我们都热情地关心 我们自己的幸福。 第二个条件是理性者 是整个理性团体的成员 他们可以影响互相的幸福, 可以交换消息, 和理解对方的理性思考。 这些的确符合我们作为合群的 和话多的物种的本性, 授予了语言的本能。心理学空间w#y'?5LK7nR!P3L^

P:naJP:^4h.qT_ S03:33心理学空间L wXD v n _vKS

心理学空间Uk8E_)B(c:V3D

史迪芬: 嗯,理论上听起来还不错, 但这种方法在实践中成功过吗? 尤其是,它可以解释 我大约五年前在TED这里 讲过的一个重大的历史发展吗? 也就是说,我们似乎变得越来越仁慈了。 几个世纪前,我们的祖先还会将猫活烧 当作为一种大众的娱乐形式。 骑士们不断地 以杀尽对手的农名来向对方宣战。 各国政府为了一些琐屑无聊的原因 而处死自己的公民, 比如像偷白菜 或批评皇家花园。 处决通常都很漫长 而且非常痛苦,像被钉十字架, 剖腹,或者是轮刑。 可敬的人也变为奴隶。 就算我们有再多的缺点, 也已经停止了 这些野蛮的行为。

&i+^t-k%TE;m"t&jb0心理学空间fjo I)P"c:`KFV

4:16心理学空间,{;k olE xL-W4ss

心理学空间)a[mK"~ a2v\ A'vT

丽贝卡: 那么,你觉得这是人的本性改变了?心理学空间`4kZ0L.l%e#Q6y

7]!zL;p ~W'N#O)\04:19

ys[%f&{l1FIC x.|"F$D0

@RrGj U BCx*ym0史迪芬:不完全是。我觉得我们仍然怀有 爆发暴力行为的本能, 比如像贪婪,部落主义, 复仇, 支配, 虐待主义。 但我们的某些本能 可以指导我们走正道, 比如像自我控制, 同感, 公正感, 亚伯拉罕 · 林肯将这些 称之为我们本性中更好的天使。心理学空间e2C5_3@)n$E

心理学空间#`c3{8c#@ p2c`

4:37

/E,xS C}+N V0心理学空间 j~kU8b0YB

丽贝卡: 所以如果人类的本性没有改变, 是什么激活了这些更好的天使?心理学空间1k:h,R(`.Ox,Q.c%m

心理学空间*| Q[;i}/VIT

4:41

^$} \}/e.c0心理学空间i]Ty)ZR;]+l

史迪芬: 好吧,在其它方面, 我们的同感范围扩大了。 很多年前,我们的祖先只会同情 他们的家庭和他们村人。 但随着文盲的减少和旅行的增加, 人们开始同情 更广泛的圈子, 氏族, 部落, 民族, 种族, 或许最终会包括所有的人类。心理学空间B1? ^O o%S9n

#X\NW oVM*x7l05:02心理学空间r [^7J1T$H:c

|VCfWW~0丽贝卡: 不感情用事的科学家们 真的对软心肠本质的同感有帮助吗?

f-ot8C^4w`TI:J0

+d+I%mGE05:07

Z8c M5[tc:G!QL0心理学空间W _'\'[%C)cb

史迪芬: 他们可以而且会这样做。 神经生理学家发现大脑中的神经元 对他人行为做出的响应 和对自己作出的响应是相同的。 同感在成长早期出现, 也许在我们一岁之前。 关于同感的书已经成为畅销书, 像 "The Empathic Civilization" 和"The Age of Empathy."心理学空间!SiJ]{M

心理学空间4H9K7TWC;S

5:25心理学空间(sJ,K/wI#plH v3O!D,J^

心理学空间+yK|0^2ams.J

丽贝卡: 我完全赞成同感。又有谁会反对呢? 但在道德进步的过程中, 它单独只是一个微弱的工具。 一方面,它天生就对 血缘关系,婴儿 和温暖毛茸茸的动物存在偏见。 就同感而言, 丑陋的局外人可以下地狱。 甚至我们尽最大努力尝试 引起那些与我们脱轨的人 内心的同情 结果也是事与愿违,这是人类本性的一个悲哀事实 亚当 · 史密斯指出。

[`C;gl Q'j!X0

I,d(U3bv*Z+Bk!ft9H05:57

+bW5{`!YWi"z(}0

9x)U Rn2u$oj0亚当 · 史密斯: 让我们假设伟大的帝国, 中国突然被地震吞没, 试想一下一个欧洲人 接到这场可怕的灾难的消息后 会是怎样的反应。 他会,我想,首先非常强烈的表示 他对那些不幸的人感到的悲哀。 他会对人类生命面对的危险 做很多的悲哀的反思, 当所有这些仁慈的感伤 以恰当的程度表达出后, 他将继续他的自己的生活与乐趣 如何以往一样的舒适和宁静 仿佛没有任何不幸发生过一样。 如果他明天会失去他的小手指, 他今晚会无法入睡, 但只要他从没见过受害者, 他会选择打鼾的入睡 而不去担心超过1亿的同人所遭受的灾难。

;T x*Q5_L\z0心理学空间)b0|u5cY

6:38

/t;y&iVU;x O(T0

` evm9_8Z_5Y0史迪芬: 但如果同感不足够 让我们变得更加人性化, 哪还有什么可以?心理学空间J/wv4zmMi5tL

心理学空间L)cP7^0KXC

6:43心理学空间V:O3C"G0T.w^

8c#~-e3j'O0丽贝卡: 嗯,你还没有提到 也许是我们最有效的更好的天使之一: 理性。 理性是有血有肉的。 理性为我们扩展同感范围 提供了推动力。 你所提到的每一个 人道主义的发展 都起源于那些 理性地解释了为什么一些实践 是站不住脚的思想家。 他们表现出对待 特别的人群 与他们对待自己大方法 在逻辑上是不一致的。心理学空间b%x9d7j N-h%r0o6a%br

心理学空间_l?;e0CJ5v i2T

7:17心理学空间0{ eO;Gl

心理学空间ZF/k0}/t

史迪芬: 你是在说理性 其实是可以改变人们的思维吗? 人们难道不是只跟随那些 对自己有利 或者符合他们文化背景的信念吗?

-pU8Bu)n0w0

fiE4e2?07:27

Bn}(gAG0

z&g*P a C0丽贝卡: 这是关于我们的一个有趣事实: 矛盾让我们不快, 至少当我们被迫面对他们的时候, 这只是对我们倾向于理性思考的 另外一种说法。 如果你观察我们过去 在道德上的进步, 你可以找到从理性争论 到我们实际上感觉方式的变化的一条轨迹。 一次又一次,一位思想家将争论 为什么一些实践是站不住脚的, 非理性的,与我们的现今价值观不一致的。 他们的论文会迅速传播, 被译成多种语言, 在酒吧,咖啡屋,沙龙 以及晚宴上被人们辩论, 它还可以影响领导人, 立法会议员, 以及大众的意见。 他们的结论最终被吸入到 正派常识中, 将最初把我们带到 那里的争论的轨迹抹掉。 今天很少人觉得需要提出 一个严格的哲学争论 来说明为什么奴隶制是错误的 或这公开绞刑,或殴打儿童。 现在,这些行为都被认为是错的。 但那些争议必须被提出, 而且存在了几个世纪。

w+VS6kh0

i2F(i9go08:45

VN,_1A9B`m|0心理学空间vC\C!V"j D'o~B

史迪芬: 你是在说我们需要 一套步骤性的争论来理解 为什么像火刑异教徒 这类行为是不对的吗?

1]qzV&r-lX*~0

LNx$Y,p0x08:52

(i$b'J1_&k&?0心理学空间]6b"nvZ AhB

丽贝卡: 哦,他们做了。这是法国神学家 塞巴斯蒂安 · 卡斯特利奥说的一段话。

+Z;i;p&B OVp+F0心理学空间~r:D,oH'`

8:58心理学空间(v"\e/z,c `

心理学空间9a,VD!L;clCu1c

塞巴斯蒂安 · 卡斯特利奥: 卡尔文说他确定, 而其他宗派说他们也是。 谁来当法官呢? 如果这件事是肯定的, 是对谁来说呢?对卡尔文? 那他为什么还要写这么多关于已知真相的书呢? 鉴于不确定性,我们必须将异教徒定义 为一个人仅仅与我们持有不同意见的个人。 如果这样我们就要杀死异教徒, 逻辑性的结果就是一场灭绝的战争, 因为每个人都坚信自己的观点。

,Y;Y^u;x9n[$E0心理学空间5f8Ztd/I0{;C4d

9:19

'}6gz M\ Y0心理学空间6b[k Z YQ

史迪芬: 或许勇可怕的刑罚 比如轮刑?心理学空间tr ZMDg]

心理学空间M iuwz5_6EP+C

9:22心理学空间 H?acJcL @

c0K*_#oL H,g;M0丽贝卡: 美国宪法禁止 残忍和不寻常的刑罚 是对1764年由意大利法学家切西萨尔·贝卡里亚 颁发的一本宣传小册的回应。心理学空间bn9I{P!y'i9hi

心理学空间-fu @:[Q

9:34心理学空间g8z alt6ze} bH

u'DS ig(@2t0西萨尔·贝卡里亚: 当刑罚变得更残酷时, 人的思想,就好像液体一样 总是变得像他们周围 物体一样,变得无情, 在经历一百年的残忍刑罚后, 轮刑不会比像以前那样 比监禁造成更大的恐惧。 要让一种刑罚达到它的目标, 只需要让它造成的伤害 超过犯罪所带来的利益, 这种计算应该考虑到 刑罚的确定性 以及犯罪会产生的 利益的丢失。 超出这些的都是多余的, 所以它们都是暴虐。

P dQ {!Pq~0l0心理学空间^;Vi1jRzdZ-~.i(Vq

10:09心理学空间L Xu6v~la

5E1j0I [C[0史迪芬: 但反战运动肯定取决于 大规模示威 民歌歌手那些上口的曲调 还有那些让人看了觉得悲痛战争照片。

p@pV0UW&D0

N\ApxB(\s010:17

)MZ;B2OCz,\5Mj0心理学空间 s7rlQq w _(kds

丽贝卡: 没有怀疑,但是现代反战运动 可追溯到一长串的思想家 他们争论为什么我们将 反对战争的情绪表达出来, 其中包括现代性之父- 伊拉斯莫斯。心理学空间RM@-W4q

心理学空间0uU/A&WL%|jK`

10:31心理学空间6{U$t`(b*tcB)z!N6SC

心理学空间 S|Ge#NnN?}\

伊拉斯莫斯: 和平所带来的好处 将自己弥漫到远方, 影响到更多人, 然而在战争中,如果任何事是好的结果, 优势只会回报少数几人, 而且他们都是那些不值得获取回报的人。 一个人的安全应归功于 对另一个人的破坏。 一个人的奖是来自对另一个人的掠夺。 一边的欢庆 是另一边的哀悼。 战争中的所有不幸, 都非常的严重 与此任何相反的, 都被称为好运, 是野蛮和残忍的好运气, 从他人的祸中得到的一种吝啬的幸福。心理学空间0ao*T6xLH4U

v|$K u#L#qyX1H.A011:04

7E7`$xh3t0

k.hz\,\1Jx0史迪芬: 但大家都知道 废除奴隶制运动 是取决于信念和情感。 它是由贵格会信徒 率先发起的一场运动 它在哈丽特 · 比彻 · 斯托夫人的小说 "Uncle Tom's Cabin" 成为了一本畅销书后才成名。

1uXP yE0

L xF/Wg"Y^U011:17

o;U3R_9P:e0心理学空间&v]+j A!n p

丽贝卡: 但这一运动在一个世纪前就开始了。 约翰 · 洛克顶住几千年来的浪潮 这曾被认为实践作为完美的自然。 他认为那是 与理性的政府的原则不一致的。

FoWh$Fj2i0心理学空间b;F+}awr%Yi7H

11:31心理学空间V+w}3](fX3m}Wg(O

心理学空间O h\}Ub&z

约翰 · 洛克: 公民在政府领导下的自由 是依靠一个规则来生活 这个规则对社会的每个人都一样 而且是由竖立它的立法权力来制定, 一个自由让我在所有事上面 都可以追随自己意愿 在此这条规则不规定, 无须接受另一个人的无常, 不确定,未知,和随意的希望, 作为自然的自由权就是除了自然法则 它不受到任何其他约束。

Y|&r?}{$D9B7d0心理学空间F,cf5x^a

11:54

5ciZg~(iOow8o)o0

yBJkIS VZ H&u U:n0史迪芬: 这句话我好像听过。 我是在哪听说的呢?啊,对的。

Pz8_2HZwmU0心理学空间H/f(d |S0i!_N

11:59

k,a;R4jMi0心理学空间0L-} A-e+q#P~

玛丽· 阿斯特尔: 如果绝对主权在一个国家 不是必要的,那为什么在一个家庭要是呢? 或者如果在家庭里是必要的,为什么在国家不是呢? 因为我们找不出任何理由 让我们可以只是支持其中一个观点,而不同时支持另外的观点 如果所有人 天生就有自由, 为什么所有女人天生是奴隶, 因为她们必须是 当她们遭到无常、 不确定 未知,和男人随意的意愿 这不正是完美奴役状况的吗?

-k7LSA x0

eg4R;YJ?012:25

#z L/h],J)~2C#x_D0心理学空间k9|K3KS ` l

丽贝卡: 那类的共同选择 都在理性的工作职责中。 一个扩大权利的运动 激发另一个因为逻辑是一样的, 当它费尽全力让某人理解的时候, 它会变得越来越不舒服 若要忽略不一致的问题。 在20世纪60 年代, 民权运动 启发了妇女权利的运动, 儿童权利,同性恋权利,甚至动物权利。 但两个世纪前, 启蒙思想家 杰里米 · 边沁 暴露了习惯性实践的 不可靠性 比如说残酷对待动物。心理学空间;T4ah0WG hRa[(J

]7A rdr1c7I013:02心理学空间(A'R/h.lrMI\

R+gk!?$?KZ?0杰里米 · 边沁: 问题不是它们能不能理性思考, 也不是它们能不能说话,而是它们能否感到痛苦。

"bEqw t{i!F0

7dre/Dye,K013:08

gNg&P/MqL0心理学空间7`~#ppNw%EX{7x

丽贝卡: 还有对同性恋者的迫害。心理学空间/qo.{;@v9@`

心理学空间"f)In0{q)Cd[

13:11

6y@N\u$b ?!p _7T0心理学空间d'_!{2LkF

史迪芬: 对任何主要的恶作剧, 很明显它没有给任何人带来痛苦。 与此相反,它会产生快感。 双方都愿意。 如果其中一方不愿意, 那么该行为就是一种冒犯, 在其影响的性质完全不同。 它是人身伤害。它是一种强奸。 就好像任何不带痛苦的危险, 如果有这种危险, 多存在于 示例的倾向中。 但此示例的倾向是什么? 安排他人从事同样的做法。 但这种做法不会产生任何一种痛苦 对任何人都是。心理学空间T[$G ^$l.d!?

心理学空间 mU/YS*E`E

13:43

$Ql~"y)I0k0

7`;G(E2Y|8?xr0史迪芬: 但是,每一个案例都花了至少一个世纪 这些伟大思想家的争论 垂滴和渗透到整个人类。 它会让你会想知道我们自己的时间。 在我们参与的实践中, 有没有将 反对他们的论点有给大家看 但我们仍然坚持?

6j1g"QO N E+ABm4I0心理学空间a]&M_c)UgO

14:00

c4E)W'j9G4SX.Y@0心理学空间FA\5SU#nf

丽贝卡: 当我们的曾孙子回看我们的时候, 他们会不会因为我们的一些实践感到震惊 就好像我们对那些拥有奴隶,焚烧异教徒, 殴打妻子、 贬低同性恋的祖先一样呢?心理学空间F Y8w2IhG^

i"BB%_%j B Wg W,@E"V014:13

F0vye"W(C7Gr I0

'l1Lu!?%?+Nn$J%R0史迪芬: 我相信在这里的每个人 都能想到的一个例子。心理学空间9`*Tc Mg5N7n}-|

CYUf N2_?014:16

c!n0f` P8u T&oc0心理学空间9S GH!}8l&AR5c

丽贝卡: 我选择虐待动物的行为 在工厂化的农场。心理学空间+N+{K.l'|~r#jpS.mK

心理学空间 Svx(At

14:20

\,SZG7y6b9q$v0心理学空间*G2R}P8Cd

史迪芬: 对非暴力毒品罪犯的监禁 和我们国家的监狱中对强奸行为的容忍。心理学空间#Z!?6T!Ax

心理学空间+J$q{v_^*|

14:24

fy_uT YF7XmtY0

$q/O9zMdv7H Kuo0丽贝卡:对针对发展中国家 拯救生命慈善机构 捐款的吝啬。心理学空间ap r1VVi

U5Q X(L3D/aWU014:29

0ws!KZHX*zG ~0

j"[ a(e5s#]0史迪芬: 拥有核武器。

'Uj)B9sIG HNT0

GyR"e'Z8H L(iV:a014:31心理学空间8P)KC6|b yw ] o

心理学空间eNEccO

丽贝卡: 诉诸于宗教 要求他们给予 其它途径得不到的公正。 如对避孕的禁令。

A ?r,Er\ Wh0心理学空间K^-?C%k)z

14:38

/|ky-GSt@0

9m4C.M$Cy6}AhY)]0史迪芬:还有一般的宗教信仰呢?

@ V l:g&l A3S0

$s-K+e~0U014:40

Yf!Dn{e T/p_0心理学空间 L8pE#O'o

丽贝卡: 哎,我期望不高。

*oi sg6GC4[w a0心理学空间'T-DC]xS4|

14:42心理学空间4O1g;vC I

心理学空间4da/Y)w6@Mc g,y

史迪芬: 不过,我还是相信 理性是一个更好的天使 它在我们人类享受过去的道德进步 和对未来的进步 抱着大希望方面 有着最大的功劳。

:R'Y0L:xqF5]0心理学空间\L$bk7] D)UY

14:55

OZ];Kh8?|V"A2q0心理学空间*y*Uy Ef

丽贝卡: 如果,我们的朋友们, 你如果在这个争论中 检测到缺陷的存在, 请记得以理性的方式 来将它们找出来。心理学空间$R7qrr| ?;] rC~

心理学空间hT!@M,t x

15:04

Lx~ Ad:r)QP1E B0心理学空间.dV;j8Rk$x2}(y _

谢谢。 史迪芬·平克:“谢谢大家。”

$i A Mt!K_P"i0

^P4?$Y&H#]2Z015:07心理学空间bSQ;U4o Qj6Z(jlJ/?!b

心理学空间#EJ#{+f.F+k:G/RO

掌声心理学空间$j A t)V ]8P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TED 史蒂芬平克
«Steven Pinker: The surprising decline in violence 消除对暴力的误解 Steven Pinker 史蒂芬·平克
《Steven Pinker 史蒂芬·平克》
利他»
延伸阅读· · · · · ·
史蒂芬平克 作者:史蒂芬平克 / 1661次阅读
时间:2016年12月14日
来源: TED
标签: TED 史蒂芬平克
路径 > 心理学 > > Steven Pinker 史蒂芬·平克
Steven Pinker 史蒂芬·平克文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