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ven Pinker 丽贝卡·纽伯格·戈德斯坦 理智的边际 TED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he long reach of reason
心理学空间V3b \;Y6W\7z

0:12心理学空间r5r)s^5tT

r.D4i rQR0tOJ0丽贝卡· 纽伯格· 戈德斯坦 史迪芬·平克 "理智的边际" 的哥:22块。 史迪芬·平克:好的。 丽贝卡· 纽伯格· 戈德斯坦: 理性已经遇到了多重障碍: 流行文化朝着愚昧的新深度去探索 而政治言论已成为 一场走下坡路的比赛。 我们生活在一个科学创世说的时代, 9/11密谋论,超自然的热线电话, 以及信仰原教旨主义的复苏 。 那些想法太丰富的人 往往都被指责为精英主义者, 即使在学术界, 标志中心主义也遭受攻击, 逻辑思维被定义为犯罪。心理学空间3X oQ/Q!fE;v^

X)]SE(EY01:07

]2yRu-X9pcs0心理学空间:\!o,CBE{G G o&Z"d%k

史迪芬·平克:但这个一定就是件坏事吗? 或许理性有点被高估了。 许多权威专家都说一颗善良的心 和一个坚定的道德准则 胜过去顺从那些受太多教育的政策书呆子, 就好像那些将我们带入了越南的沼泽地 的所谓的最优秀和最聪明的人。 那不是就是给我们方法 让我们破坏地球 用杀伤性武器来威胁我们种族的原因吗? 以这种思维方法来看, 拯救我们的将是个性和良心, 而不是冷血的计算。 此外,一个人的头脑包含的不仅仅是智慧。 我的同事心理学家指出 我们不但受身体和情绪控制, 而且依赖我们弱小的理性力量 仅仅为了将事实后的直觉合理化。心理学空间3HN;OmC9P

O0LQ^$@y01:51

~1A ZH,Lj-AU!^E0心理学空间'_3ZfL&i3B)axh

丽贝卡:“一个理性的争论 又怎么可能逻辑性地产生理性争论的无效性? 喂,你是想说服我们相信理性是没用的。 你没有在威胁我们或贿赂我们, 暗示我们用举手表决 或用选美比赛的方法来解决问题。 你这种试图让我们认同你的观点的行为, 事实上是在承认理性的效能。 理性在这里不是轻易可得,绝不可能。 当你参与这个辩论时, 你就已经失去了理性。

d |0R?3j2tU.?*Ih0

I8isU.C,w4j@4X(G02:23

Y'INW"`gC0心理学空间#N0}QCz$C

史迪芬:但理性可以为我们指引 好的,体面的,或者道德的方向吗? 毕竟,你对理性的解释是 它只是一种达到目的的手段 , 而结果取决于理性思考者的热情。 理性可以为和谐与和平铺一张路线图 如果理性的人希望得到和平与和谐, 但它的路线图也可以指引到冲突和纷争 如果理性的人喜欢在冲突和纷争中寻欢。 理性可以强制一个理性者 去寻找更少的残酷和浪费吗?

&Q,P wHT7k!K^0心理学空间~4G#D&l%i,Ae2UU.i }

2:50

G9I5C F*]1g,\;V M0

MLEa9k#n0H0丽贝卡: 光靠它自己的话不行, 但要让它改变并不难。 您需要两个条件: 首先理性者需要都关心 他们自己的福祉。 这是一个为了使让理性去行动 而必须存在的热情, 而且很明显地我们所有人都有这股热情。 我们都热情地关心 我们自己的幸福。 第二个条件是理性者 是整个理性团体的成员 他们可以影响互相的幸福, 可以交换消息, 和理解对方的理性思考。 这些的确符合我们作为合群的 和话多的物种的本性, 授予了语言的本能。心理学空间(P0@ ~E2I].X^3t w

v+U` S;W%mZ0x#J Mw03:33心理学空间zD1jc7q$EiC4K

/|{3~_(X%d5S z0史迪芬: 嗯,理论上听起来还不错, 但这种方法在实践中成功过吗? 尤其是,它可以解释 我大约五年前在TED这里 讲过的一个重大的历史发展吗? 也就是说,我们似乎变得越来越仁慈了。 几个世纪前,我们的祖先还会将猫活烧 当作为一种大众的娱乐形式。 骑士们不断地 以杀尽对手的农名来向对方宣战。 各国政府为了一些琐屑无聊的原因 而处死自己的公民, 比如像偷白菜 或批评皇家花园。 处决通常都很漫长 而且非常痛苦,像被钉十字架, 剖腹,或者是轮刑。 可敬的人也变为奴隶。 就算我们有再多的缺点, 也已经停止了 这些野蛮的行为。心理学空间$X7\X9mo#~.S y

h,l2J7Sg4U$_04:16

E?yoD)RxN"qe/[-u0

!N%HTGtlC,[/T h0丽贝卡: 那么,你觉得这是人的本性改变了?

x8CBII0心理学空间;@4~K Tt

4:19

8W%M*xk]4A9pC0心理学空间iLh'o8KZYi

史迪芬:不完全是。我觉得我们仍然怀有 爆发暴力行为的本能, 比如像贪婪,部落主义, 复仇, 支配, 虐待主义。 但我们的某些本能 可以指导我们走正道, 比如像自我控制, 同感, 公正感, 亚伯拉罕 · 林肯将这些 称之为我们本性中更好的天使。

'^v/hv5I5} h0心理学空间} zC bq9},n

4:37心理学空间[DK:E%]

心理学空间,y*bIht1`%@`uk

丽贝卡: 所以如果人类的本性没有改变, 是什么激活了这些更好的天使?

0esD mN d0

[K7_ awP04:41

`L5^ jp/Dbfl;`0

D([N/_YX!j0史迪芬: 好吧,在其它方面, 我们的同感范围扩大了。 很多年前,我们的祖先只会同情 他们的家庭和他们村人。 但随着文盲的减少和旅行的增加, 人们开始同情 更广泛的圈子, 氏族, 部落, 民族, 种族, 或许最终会包括所有的人类。心理学空间&~ju)A)n"s s

XA1Z;Vo+D05:02

"SE;~ e`/Cc0

$^t$Vyi0丽贝卡: 不感情用事的科学家们 真的对软心肠本质的同感有帮助吗?心理学空间U'sxpy@\9M b.X

心理学空间^8K+ywy.B

5:07心理学空间+?4K"l:}u!_-F

心理学空间(_Z^eo

史迪芬: 他们可以而且会这样做。 神经生理学家发现大脑中的神经元 对他人行为做出的响应 和对自己作出的响应是相同的。 同感在成长早期出现, 也许在我们一岁之前。 关于同感的书已经成为畅销书, 像 "The Empathic Civilization" 和"The Age of Empathy."

t:E [|J)eg0

qb*{slL.BdQM05:25

s2QC(|y4ui$|0

o"M5vOGbA0h-@0丽贝卡: 我完全赞成同感。又有谁会反对呢? 但在道德进步的过程中, 它单独只是一个微弱的工具。 一方面,它天生就对 血缘关系,婴儿 和温暖毛茸茸的动物存在偏见。 就同感而言, 丑陋的局外人可以下地狱。 甚至我们尽最大努力尝试 引起那些与我们脱轨的人 内心的同情 结果也是事与愿违,这是人类本性的一个悲哀事实 亚当 · 史密斯指出。

n9V9w(jvqn\'[0

C n6U#Qy(wJ\?t05:57心理学空间#`HU/D9hTa0ahx

心理学空间rI:RAP/w,E'K2R

亚当 · 史密斯: 让我们假设伟大的帝国, 中国突然被地震吞没, 试想一下一个欧洲人 接到这场可怕的灾难的消息后 会是怎样的反应。 他会,我想,首先非常强烈的表示 他对那些不幸的人感到的悲哀。 他会对人类生命面对的危险 做很多的悲哀的反思, 当所有这些仁慈的感伤 以恰当的程度表达出后, 他将继续他的自己的生活与乐趣 如何以往一样的舒适和宁静 仿佛没有任何不幸发生过一样。 如果他明天会失去他的小手指, 他今晚会无法入睡, 但只要他从没见过受害者, 他会选择打鼾的入睡 而不去担心超过1亿的同人所遭受的灾难。心理学空间(AitB$p:d

*r9^-d ? P#X*S06:38心理学空间%K5R"z.[{ nmFD

心理学空间 rE4Et.b B7R

史迪芬: 但如果同感不足够 让我们变得更加人性化, 哪还有什么可以?

/?7` tE$N0`"f J0

}e6SQhv0uWm06:43心理学空间!^1bO(wW0GAC"J

7[6xX(Q{ACf9LY|0丽贝卡: 嗯,你还没有提到 也许是我们最有效的更好的天使之一: 理性。 理性是有血有肉的。 理性为我们扩展同感范围 提供了推动力。 你所提到的每一个 人道主义的发展 都起源于那些 理性地解释了为什么一些实践 是站不住脚的思想家。 他们表现出对待 特别的人群 与他们对待自己大方法 在逻辑上是不一致的。心理学空间!bf'b%Av J)i

心理学空间tz!OL qM

7:17心理学空间3M%F |L(kD1~w

心理学空间;QCw"j,P1iUE"sd-P!B/f

史迪芬: 你是在说理性 其实是可以改变人们的思维吗? 人们难道不是只跟随那些 对自己有利 或者符合他们文化背景的信念吗?心理学空间L8hF1Lph9H)r

1| Nmwb~$H i07:27心理学空间 {:E$Pf[,c

T7jPe@.s0丽贝卡: 这是关于我们的一个有趣事实: 矛盾让我们不快, 至少当我们被迫面对他们的时候, 这只是对我们倾向于理性思考的 另外一种说法。 如果你观察我们过去 在道德上的进步, 你可以找到从理性争论 到我们实际上感觉方式的变化的一条轨迹。 一次又一次,一位思想家将争论 为什么一些实践是站不住脚的, 非理性的,与我们的现今价值观不一致的。 他们的论文会迅速传播, 被译成多种语言, 在酒吧,咖啡屋,沙龙 以及晚宴上被人们辩论, 它还可以影响领导人, 立法会议员, 以及大众的意见。 他们的结论最终被吸入到 正派常识中, 将最初把我们带到 那里的争论的轨迹抹掉。 今天很少人觉得需要提出 一个严格的哲学争论 来说明为什么奴隶制是错误的 或这公开绞刑,或殴打儿童。 现在,这些行为都被认为是错的。 但那些争议必须被提出, 而且存在了几个世纪。

f7K/e)IJC:Cr0心理学空间R|%m)vFhI]

8:45

1W.HbKn-{0心理学空间(p/Rd1`o `[+d

史迪芬: 你是在说我们需要 一套步骤性的争论来理解 为什么像火刑异教徒 这类行为是不对的吗?

N.FDLi}0心理学空间I\!Z7|9ov}\T

8:52

9oA5zp\4Lz0心理学空间%L"\i(f ]3~*^.AE|H

丽贝卡: 哦,他们做了。这是法国神学家 塞巴斯蒂安 · 卡斯特利奥说的一段话。

kG!y,Z_%V0

]#?UK(L#_R e08:58

HX,Y1G.y0

k~(Ye q L0塞巴斯蒂安 · 卡斯特利奥: 卡尔文说他确定, 而其他宗派说他们也是。 谁来当法官呢? 如果这件事是肯定的, 是对谁来说呢?对卡尔文? 那他为什么还要写这么多关于已知真相的书呢? 鉴于不确定性,我们必须将异教徒定义 为一个人仅仅与我们持有不同意见的个人。 如果这样我们就要杀死异教徒, 逻辑性的结果就是一场灭绝的战争, 因为每个人都坚信自己的观点。心理学空间;l1xK{+hi5r

心理学空间.u%k7[Mrp

9:19心理学空间9~.~a+p$wq0O x A

心理学空间 J2Dv;R ]

史迪芬: 或许勇可怕的刑罚 比如轮刑?心理学空间3q3f0HJ3Vy

心理学空间2u/KHTt1M"}

9:22

I6b iW2H D$p!B0心理学空间4|| }K:Y~IX:x+X

丽贝卡: 美国宪法禁止 残忍和不寻常的刑罚 是对1764年由意大利法学家切西萨尔·贝卡里亚 颁发的一本宣传小册的回应。心理学空间 O$w.T0VL1P

心理学空间g!t5Gf|Y4]

9:34

7qgt9j)U&E0心理学空间Yx&pRW}gE

西萨尔·贝卡里亚: 当刑罚变得更残酷时, 人的思想,就好像液体一样 总是变得像他们周围 物体一样,变得无情, 在经历一百年的残忍刑罚后, 轮刑不会比像以前那样 比监禁造成更大的恐惧。 要让一种刑罚达到它的目标, 只需要让它造成的伤害 超过犯罪所带来的利益, 这种计算应该考虑到 刑罚的确定性 以及犯罪会产生的 利益的丢失。 超出这些的都是多余的, 所以它们都是暴虐。

{5s W%v#O4V.p#B0

*S!qsX[010:09心理学空间$WXO1li

心理学空间#n/D"GdERO

史迪芬: 但反战运动肯定取决于 大规模示威 民歌歌手那些上口的曲调 还有那些让人看了觉得悲痛战争照片。心理学空间$S(xh,@9\.t6\1R-q$}L

心理学空间joxe;Nm

10:17

Z W7d-T!a!w0

-M7H5Eq/nn+B7MH.x0丽贝卡: 没有怀疑,但是现代反战运动 可追溯到一长串的思想家 他们争论为什么我们将 反对战争的情绪表达出来, 其中包括现代性之父- 伊拉斯莫斯。

Y'?h7S N'n4dc2[0心理学空间b&F|a@ a4O

10:31

w.O1hgnkg{C~#T0心理学空间C3k@#DU'c

伊拉斯莫斯: 和平所带来的好处 将自己弥漫到远方, 影响到更多人, 然而在战争中,如果任何事是好的结果, 优势只会回报少数几人, 而且他们都是那些不值得获取回报的人。 一个人的安全应归功于 对另一个人的破坏。 一个人的奖是来自对另一个人的掠夺。 一边的欢庆 是另一边的哀悼。 战争中的所有不幸, 都非常的严重 与此任何相反的, 都被称为好运, 是野蛮和残忍的好运气, 从他人的祸中得到的一种吝啬的幸福。

0K!j PZ{7W0

7N pf7\lnzKf*Y011:04心理学空间m)c+l6_!l.g;W6N

)F2vGC8C8Z U0史迪芬: 但大家都知道 废除奴隶制运动 是取决于信念和情感。 它是由贵格会信徒 率先发起的一场运动 它在哈丽特 · 比彻 · 斯托夫人的小说 "Uncle Tom's Cabin" 成为了一本畅销书后才成名。

h2KO*}(q_k XG0心理学空间(a`"^7F)n+eL

11:17心理学空间9N-x3es P I^

心理学空间/YF^3|e m#W1^;S#@&~

丽贝卡: 但这一运动在一个世纪前就开始了。 约翰 · 洛克顶住几千年来的浪潮 这曾被认为实践作为完美的自然。 他认为那是 与理性的政府的原则不一致的。

T*cHo@0

,I(v[J%Lf ~8W011:31心理学空间$w g.|TL'CX.~~

m)Vh|:s-M!U3O0约翰 · 洛克: 公民在政府领导下的自由 是依靠一个规则来生活 这个规则对社会的每个人都一样 而且是由竖立它的立法权力来制定, 一个自由让我在所有事上面 都可以追随自己意愿 在此这条规则不规定, 无须接受另一个人的无常, 不确定,未知,和随意的希望, 作为自然的自由权就是除了自然法则 它不受到任何其他约束。

p9dd1Ut"fA0心理学空间#RL1iOj+h5W;@

11:54心理学空间gIZ!W;WAp$@

心理学空间2u9d4h0do

史迪芬: 这句话我好像听过。 我是在哪听说的呢?啊,对的。心理学空间 O#`+J)IP1@O

心理学空间v-@:YOM

11:59

]H-s vm9ljX,j0

nU4hXhv0玛丽· 阿斯特尔: 如果绝对主权在一个国家 不是必要的,那为什么在一个家庭要是呢? 或者如果在家庭里是必要的,为什么在国家不是呢? 因为我们找不出任何理由 让我们可以只是支持其中一个观点,而不同时支持另外的观点 如果所有人 天生就有自由, 为什么所有女人天生是奴隶, 因为她们必须是 当她们遭到无常、 不确定 未知,和男人随意的意愿 这不正是完美奴役状况的吗?心理学空间P3o0t0Q&W~D:P/nrP@s

z7l_ sq@012:25

%d~0Y`+E5c l0心理学空间:ypE;h4Yx/@.P&U

丽贝卡: 那类的共同选择 都在理性的工作职责中。 一个扩大权利的运动 激发另一个因为逻辑是一样的, 当它费尽全力让某人理解的时候, 它会变得越来越不舒服 若要忽略不一致的问题。 在20世纪60 年代, 民权运动 启发了妇女权利的运动, 儿童权利,同性恋权利,甚至动物权利。 但两个世纪前, 启蒙思想家 杰里米 · 边沁 暴露了习惯性实践的 不可靠性 比如说残酷对待动物。

^P6g%j3ut,Z)uz+{0

\1QV5yN'n%i013:02心理学空间*r^.~vTLY

@Z0cmYs$Bk.D8l c0杰里米 · 边沁: 问题不是它们能不能理性思考, 也不是它们能不能说话,而是它们能否感到痛苦。

9QM+k h]0心理学空间o:NSm$[2{'o$g

13:08

l"S5U|"O/`W @/@s0心理学空间'xJs8|h%V$u

丽贝卡: 还有对同性恋者的迫害。

Mtq"w4f0MP7u lb0

I/qT v5c9~'H4f.?"v013:11

VW"{ G ~bm\7~"M0

b$e._/]Xt:E\?0史迪芬: 对任何主要的恶作剧, 很明显它没有给任何人带来痛苦。 与此相反,它会产生快感。 双方都愿意。 如果其中一方不愿意, 那么该行为就是一种冒犯, 在其影响的性质完全不同。 它是人身伤害。它是一种强奸。 就好像任何不带痛苦的危险, 如果有这种危险, 多存在于 示例的倾向中。 但此示例的倾向是什么? 安排他人从事同样的做法。 但这种做法不会产生任何一种痛苦 对任何人都是。

b.J)HH)Hi*E0心理学空间S;y{c [;a%z C%F

13:43心理学空间*J"djScL_/q#_

心理学空间v4?I6{ ] zEON

史迪芬: 但是,每一个案例都花了至少一个世纪 这些伟大思想家的争论 垂滴和渗透到整个人类。 它会让你会想知道我们自己的时间。 在我们参与的实践中, 有没有将 反对他们的论点有给大家看 但我们仍然坚持?

0IE"i\ X n9cG u{0心理学空间f wi_xj

14:00

4L C._rBv-J0

:R)I RL{*tV-i@6N0丽贝卡: 当我们的曾孙子回看我们的时候, 他们会不会因为我们的一些实践感到震惊 就好像我们对那些拥有奴隶,焚烧异教徒, 殴打妻子、 贬低同性恋的祖先一样呢?心理学空间p.o;w%ul a wzV;\

9mC/f9Xe s014:13心理学空间:Q P4q*C0L#ueI1b5l

心理学空间V8G { hkLM5d

史迪芬: 我相信在这里的每个人 都能想到的一个例子。

])gJi.|eE0心理学空间!y.C%O9b0o

14:16

|p.[T#S$G0

h6N'H_"C],U| V0丽贝卡: 我选择虐待动物的行为 在工厂化的农场。

sH[M$s j0心理学空间ESm Vx

14:20

5~P }vm`-K0y0心理学空间8Tk v_W SH$}

史迪芬: 对非暴力毒品罪犯的监禁 和我们国家的监狱中对强奸行为的容忍。

:r(U9n&o#w cVBy0

6qr1}0Kt$]7@3bn%E%g014:24心理学空间 `g^u!n a+o `

心理学空间!sf8q!E5G#A3u?.[)|

丽贝卡:对针对发展中国家 拯救生命慈善机构 捐款的吝啬。

5hs{_!Pl0e0心理学空间BL~6_`h,}

14:29

^#r._ n`+lK0心理学空间7P!\"d&m8^ _)fF!{.P

史迪芬: 拥有核武器。

C+[ IK'Zax0

;l'V(fS^w5k2a014:31

fP r*LRNXDE0心理学空间4[m6W;A-u n'PS'`O5K

丽贝卡: 诉诸于宗教 要求他们给予 其它途径得不到的公正。 如对避孕的禁令。心理学空间:a_w \8R-W!@t

心理学空间Gx t5|He?2I Z

14:38心理学空间h9m ic:@V&Kg#F:o

.@W;jK |D0史迪芬:还有一般的宗教信仰呢?

X)}'l4zZ? Mg h }z"c0心理学空间(cvK|U

14:40

*_"|*dU0cc0心理学空间%`H lm Obn4ZC*P

丽贝卡: 哎,我期望不高。心理学空间8X3z^E2jD6G3l

心理学空间Iu:k#\~ W#B}

14:42

7saee+uf Ws0

&u?:al ZYn8F'r0史迪芬: 不过,我还是相信 理性是一个更好的天使 它在我们人类享受过去的道德进步 和对未来的进步 抱着大希望方面 有着最大的功劳。

yQ0@Te{D&x0心理学空间3e ZP!B0@

14:55

B)W+?b2N5A0

mc8qMw j h0丽贝卡: 如果,我们的朋友们, 你如果在这个争论中 检测到缺陷的存在, 请记得以理性的方式 来将它们找出来。心理学空间? NU3D5T6e

@oxeR015:04心理学空间~ wo+bm5q+Ed2}"fV

D'z6Z^G YH@0谢谢。 史迪芬·平克:“谢谢大家。”心理学空间;p k.[yP)^ DR/p

心理学空间(\cE$lq

15:07

Y+[M0ah(c\zHT.W0心理学空间7eA;Rx(~!Lu3i

掌声心理学空间Kw$c;cT` I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00

TAG: TED 史蒂芬平克 理智
«Steven Pinker: The surprising decline in violence 消除对暴力的误解 Steven Pinker 史蒂芬·平克
《Steven Pinker 史蒂芬·平克》
利他»
延伸阅读· · · · · ·
作者: 史蒂芬平克 / 1805次阅读
时间: 2016年12月14日
来源: TED
标签: TED 史蒂芬平克 理智
路径 > 心理学 > > Steven Pinker 史蒂芬·平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