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我的东西:儿童囤积症
作者: 《囤积是种病》 / 5309次阅读 时间: 2016年11月24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朱利安

7岁时,朱利安(Julian)在与几个伙伴徒步旅行的途中摔伤了手臂的骨头,为此,他经受了严酷的折磨,在36个小时里辗转于数个急诊室之间,接受了好几次断骨复位。朱利安自始至终没有掉一滴眼泪,他的举动让父亲惊叹不已。然而事后没过多久,囤积症在他的身上悄然出现了。

朱利安的行为第一次引起父母的警觉,是由几颗情人节糖果引起的。收到糖果后,他坚决不吃,甚至连其中红色限量版好时之吻巧克力的包装都不舍得拆开,还问:“如果厂家以后不再生产(这种糖)了怎么办?”没过多久,他的担心蔓延到了几乎所有接触过的物品:学校里的试卷、空牛奶盒、餐巾纸、纸托盘、学校卫生间里的厚纸巾,甚至连空的薯片包装袋也不忍扔弃。父母执意要求他扔掉一些,但他却将这些东西装在自己的衣柜或口袋里藏了起来。朱利安的老师也同样发现了他的问题,每次做完手工后往垃圾桶里扔碎纸屑时,他都会站在垃圾桶边,然后为是否扔弃纸屑而左右为难。病情较为严重时,他甚至连在自己衣服上发现的绒毛也难以割舍。

父母曾试着和儿子讨论他的问题,但他显然听不进去。曾经那个面对骨折却能泰然处之的小男孩,在想到将要与塞在裤兜里的厚纸巾分离时,竟不禁涕泗滂沱。在那场骨折意外发生前,母亲曾注意到儿子在丢弃东西方面有过些许的不情愿。她说,那时儿子的病情还没有这么严重,他还没有在自己屋里乱堆杂物的习惯,只是在丢弃物品前有些犹豫不决。她告诉我们:“他总是对破旧的玩具依依不舍。”尽管如此,儿子当时的行为还没有引起警觉,然而意外受伤后,朱利安对物品不同以往的反应让父母忧心忡忡,并联系了一位心理学家,以求帮助。

那位心理学家让朱利安在一张纸上画一幅画。画完后,心理学家问如果让他丢弃这幅画会有多困难。话还没出口,朱利安的眼中已噙满了泪水。在从一到十级的评估标准中,他将困难程度评定为七级。心理学家问朱利安,扔弃一张空白纸张的困难程度是多少,他选择了四级。心理学家所能想象出的所有物品几乎都会让朱利安有些不忍割舍,唯一的例外是使用过的卫生纸。

朱利安对自己囤积行为产生的原因也说不出个一二三,刚开始时,他告诉心理学家说:“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保存物品,我就是没法下手把物品扔掉。”父母鼓励他继续说下去,他说,在被迫丢弃某物或回忆起曾经丢弃过的物品时,心头总会涌起“那种悲伤的感觉”。这种感觉令他彻夜难眠:“我担心我会不会误扔了什么东西,怕我以后兴许还会需要用到那些被扔的东西。我试着闭上眼不去想,我努力让自己去想乡村音乐。”

朱利安的父亲认为儿子最担忧的是对物品的浪费。朱利安对使用过的所有物品都坚持不浪费一分一毫的原则,甚至连用过的餐巾纸也是如此。他将节约所有他和家人使用过的物品都当成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常常在饭后要求将餐巾纸和纸碟保存起来。同时,他还极力避免浪费食物,并坚持保证将自己盘中的食物吃完。如果家里的其他人盘中还留有剩饭,那么他便会帮他们吃得干干净净。与我们见到的其他儿童囤积者不同的是,朱利安在与他人分享自己的玩具上并没有什么禁忌,甚至乐于赠送和出售自己的旧玩具。在他看来,这些玩具是被别人拿来使用的,因此不能算作浪费。

与那位心理学家的交谈似乎打开了朱利安的一些心结。他的父亲观察到,虽然这些交流不能完全化解问题,但治疗的确让儿子在丢弃物品上少吃了一些苦头。朱利安在第一疗程过后对父母说,在他本人舍不得丢弃东西时,希望他们能够出手帮他。

第二疗程开始之前,朱利安已经能够自行丢弃一些东西了。但在疗程的结尾他却告诉心理学家,想到那些遭到抛弃的物品时他还是会心酸。又经过了几个疗程后,朱利安的情绪逐渐平缓了下来,他的症状似乎也在减轻。胳膊上的石膏取下后,他重拾了从前积极活跃的生活方式。囤积的日子成了过眼云烟,他也渐渐能够像正常人一样丢弃物品了。然而他的父母却观察到,儿子有时也会将如空薯片包装袋等明知应该扔掉的东西放在垃圾桶的边沿上,而不扔入垃圾桶中。在追问下,朱利安承认自己并不完全想把这些东西扔掉。

大约6个月后,朱利安的父母又一次打通了那名心理学家的电话。原来,朱利安告诉他们,丢弃物品时“那种悲伤的感觉”又回来了,而他最为担心的,是怕自己会忍不住在数学课上为不得不抛弃的东西号啕大哭。朱利安刚刚被安排到学校的数学高级课程班,这个班级着重于培养学生的快速解题能力,而这恰恰是他一直有所欠缺的方面。他最近一次的囤积症发作,似乎就是因担心无法成功面对挑战而起。课程进行了几周后,朱利安明显感觉到自己在跟随课堂进度上并无大碍,随着忧虑心理的消失,他的“那种悲伤的感觉”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他的囤积症状又一次逐渐趋于平缓,但他仍会隔三差五地请求父母,让他们将用过的纸碟和餐巾纸清洗干净后保存起来。然而与以往有所不同的是,如果父母坚持把纸碟和餐巾纸扔掉,他也能够接受。由于在班里坚决要求老师和每位同学停止丢弃矿泉水瓶并将瓶子循环利用,朱利安被授予了班级文明先锋奖。得奖后的第二天恰好是我与他父亲会面的日子,提起这件事时,父亲显得有些哭笑不得。

朱利安一直是一个“肠胃敏感”、惧怕冒险而焦虑不安的孩子。据父母观察,儿子在做事时容易表现得优柔寡断、瞻前顾后,特别是在花费金钱上。在饭店点餐时,他总是为该点什么菜而踟蹰不决;花钱购物时,他也总爱思前想后。小学一年级时,他在注意力集中方面出现了一些障碍,有时不得不趁着课间休息时待在教室里,赶写没能来得及在课上完成的功课。他的父亲说,儿子做事慢条斯理,像极了爷爷。他总在功课上表现得一丝不苟、小心谨慎,希望将事情做到尽善尽美。除此之外,朱利安在其他方面并没有表现出完美主义的倾向。他所显露出的唯一一个类似强迫症仪式的行为,是在与父母告别时严格遵守的一套习惯性动作。分别时,他总是要对父母一阵拥抱亲吻后才肯安心地离开,如果父亲没有在他离去时站在窗前挥手,那么他便会在回家时表示出不满。

与我们所见的其他几个儿童囤积症病例不同的是,朱利安的家族中并没有强迫症或囤积症病史。他在收藏物品方面表现出的反常,似乎与他谨小慎微的个性和创伤性事件有着密切的联系。在极端恐惧时,人们平日里不起眼的习惯或缺乏理性的担忧有时会骤然失控。虽然朱利安的囤积行为在构成疾病之前就得到了遏制,但他的父亲却不敢掉以轻心:“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事儿还没完呢。”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囤积障碍发病机制的研究概况 囤积障碍 Hoarding Disorder
《囤积障碍 Hoarding Disorder》
囤积症的行为心理特征及相关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