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我的东西:儿童囤积症
作者: 《囤积是种病》 / 5304次阅读 时间: 2016年11月24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艾里克

艾里克(Eric)是一名身材瘦小、笑容紧张、戴着厚厚眼镜的12岁男孩,他在对待物品上的问题出现在8岁时,那时他即将升入小学三年级。起初他收集的是装物品的盒子,随后,他与囤积症之间持续不断的鏖战拉开了帷幕。艾里克出身于一个父母双方家族中都有囤积症病史的家庭。他的奶奶填满了自己的房子和车子,车里挤得只能容下她一个人;他的外婆收集的东西包罗万象,甚至在自家一摞摞的杂志书页中私藏现金和储蓄债券。艾里克的母亲将艾里克的外婆称为“一位世界级囤积者”。

艾里克收藏的东西分三种:乐高玩具、家庭作业,以及重要事件的纪念品。他的每种东西都有不同的收藏原因。玩乐高积木是他最钟爱的活动,他可以独自一人在搭建或设计积木建筑物上花费数个小时。他不仅保存这些积木建筑,就连乐高玩具的包装盒、包装材料和说明书也一并收藏。艾里克对自己精心建起的建筑物颇感自豪,他的父母认为通过搭建积木,他们的儿子在一个充满艰难险阻的世界中找到了一种有能力胜任挑战的感觉。出于这种考虑,他们并不愿意强迫儿子拆除或扔掉他创造出的物品。艾里克是个聪明伶俐的孩子,但由于学习能力障碍和一只患有弱视的眼睛,他不得不付出艰苦卓绝的努力来弥补自己的缺陷。由于极端的完美主义和不愿被人另眼相看的强烈愿望,他在学校中的生活可谓困难重重。

艾里克把他的乐高玩具在娱乐室里沿着墙摆放,并且不准任何人接触或移动。但只要玩具蔓延到了娱乐室中间,他的父母便会执意要求他进行打扫。这样的打扫对于艾里克来说可谓非同小可的重大事件,他需要几周时间来作准备。因为无法忍受任何人触碰他的东西,所以他坚持自己一人包揽所有的搬运和清扫。尽管如此,打扫卫生还是会让他精神严重崩溃。这种崩溃并不是指很快就会平息的短时间感情宣泄,而是指以哭闹为开端、不断加剧,甚至有时持续长达几个小时的大爆发。他的父亲说:“他真的能让所有人都知道他在吃苦受难。”大哭大闹后,艾里克声嘶力竭,一家人也被折磨得精疲力竭。

艾里克还很小的时候,有一次几个邻居家的小女孩来家里玩。不知是这几个小女孩还是艾里克的猫咪将一座积木建筑碰倒了,惹得艾里克暴跳如雷,并攻击了其中一个小女孩,他的父亲不得不上前将儿子拉开。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小朋友来家里和他玩了。在哥哥的朋友们来家里做客时,父母会将艾里克送到外婆家,在那里,他因为担心自己的物品在家中的安危而坐立不安。

从小学四年级之前的暑假开始,艾里克养成了一些古怪的仪式习惯。他以一种怪异的方式触摸物品,如果觉得自己做得不到位,便会再摸一次,直到感觉方法正确了才停止。他本人对此行为给不出理由,只是觉得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不久后,在四年级举行的万圣节派对上,一位同学因为生病在教室里吐了。艾里克深信不疑地认为,呕吐物里的细菌已经将整个学校和一切与万圣节那天有关的东西污染了。于是他不再喜爱万圣节,并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拒绝穿任何蓝色的衣服,因为蓝色是那位同学在呕吐时所穿衬衣的颜色。

最令艾里克感到棘手的是,所有从学校里带回家的东西都被染上了“学校病菌”,因此必须和他珍贵的乐高玩具隔离放置。艾里克的乐高玩具之所以被放在家里的娱乐室里,是因为他的房间和家里的绝大多数房间一样,全被“学校病菌”玷污了。家里的厨房和他的卧室中堆满了家庭作业,他之所以无法下手将作业扔掉,是由于在家中接触学校的病菌实在是件令他无法忍受的事。他对作业的这种收藏行为并非完全由囤积症引起,而更多的是源于一种强迫症症状,即污染恐惧。艾里克一从学校踏进家门,便要径直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把受污染的校服脱掉。如果不小心有东西遭到了污染,他便会把那件东西彻彻底底地清洗一番。他的父亲犹记得,儿子曾将一封信拿在水槽中冲洗,将信件洗得残破不全。与囤积症相比,艾里克的污染恐惧和清洗仪式行为更显严重,对他本人及家人的生活所产生的负担也更为沉重。

除了乐高玩具外,艾里克还收藏其他各种稀奇古怪的物品。在我与他父母进行交谈的房间一角,摆放着他从一个月前的生日派对保留下来的东西,其中包括几只气球、一件浴衣和另外几样物品。这些东西从派对开完后一直待在角落里,原封未动。生日派对的前夜,艾里克心乱如麻,因为他担心客人们-全部客人都是亲戚,因为他几乎没有朋友-会接触或移动自己的乐高玩具。但派对当天一切顺利,派对也举办得挺成功。他收到了许多份礼物,包括那件浴衣、一本有关于岩石和矿物的书、一条牛仔裤和一件衬衣。艾里克虽然对这些礼物爱不释手,但却丝毫没有要加以使用的意思。这些礼物已经与他的这一特殊日子联系在一起了,仿佛容纳了这一天里的每一丝记忆和每一缕感受。他不敢在平日里穿那件浴衣,因为他生怕这件浴衣会失去魔力,或失去与那难忘一日的联系。

艾里克的这种囤积行为被他的母亲称为“特殊事件囤积症”,他在这种行为中所表现出的思考方式,与在污染恐惧中使用的思路几乎是没有区别的。同时,他的这种思考方式也为我们在第二章中探讨过的接触律效应提供了例证。正如任何与呕吐风波有细微或象征性关联的物品都染上了“学校病菌”一样,艾里克在生日派对上收到的浴衣和衬衣全都笼罩着美好的感觉和回忆。值得注意的是,后者不能像前者传染病菌一样散播美好的回忆,而且如果在普通的日子里被使用,反倒会失去自身的特殊之处,化为平淡无奇之物。艾里克曾在父亲的劝说下,在复活节穿了一次派对上收到的牛仔裤和衬衣,但他之所以这么做,只是因为复活节是一个特殊的日子罢了。而不论父亲如何苦口婆心地劝说,艾里克就是不愿意把牛仔裤和衬衣穿到学校去,对于那件浴衣更是固执得一次也没有穿。还有一次,家里的洗碗机要更新换代了,而艾里克却显得心神不宁。他说,旧的洗碗机让他想起那些夏日的清晨与母亲在厨房共处时的难忘感受,他恳求父母让他保留几块洗碗机上的金属片,父母应允了。然而,他们并不清楚儿子已经在院子里悄悄地藏了几块洗碗机的碎片了。后来父亲发现并扔掉了那些碎片,艾里克如遭晴天霹雳一般,受到了莫大的打击。

艾里克和许多囤积者一样容易分心,除了乐高玩具,他对一切事物都难以专注。十有八九,他已符合了注意缺陷多动障碍的诊断标准。他的母亲对他如是评论:“他的注意力很容易被分散。我叫他去刷牙,他从这儿开始走大约5英尺,然后摸摸猫咪,再走5英尺,然后转身回到屋里,开始摆弄起他的乐高玩具来。你懂的,就算是在我们去玩具城买新乐高积木的途中,他也是相同的表现。我母亲就是那样的。”看来,艾里克的性格缺陷是从长辈那里传下来的,但或许是隔代相传。我们从最近一次收到的消息中得知,艾里克的强迫性污染恐惧症已通过药物治疗得到了好转,他的囤积症也在父母严格的监管下得到了控制。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囤积障碍发病机制的研究概况 囤积障碍 Hoarding Disorder
《囤积障碍 Hoarding Disorder》
囤积症的行为心理特征及相关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