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 意识幻觉 Dan Dennettat
作者: Dan Dennettat / 6943次阅读 时间: 2018年2月17日
来源: TED 标签: 意识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Dan Dennettat TED2003 The illusion of consciousness心理学空间'^,Qcj%S&v

V-qPcT9UB0

Translated by Chengyin Liu
Reviewed by Bojian Sun
心理学空间+kGje$[w A

qM RG'zN&aD j!h000:01
"p4d_j2[TA0  让我从我的一个问题开始, 那就是,我是一个哲学家。
ge;U ~ k0x?5a0心理学空间.c(W~|F/q']

心理学空间vG^mJ_sF

00:07心理学空间3V Yju,i
  (笑声)
eI(@?6D0

W _k*O{?!Zu |0

/`%sF/OyJ'W000:09心理学空间4rD0Z5iGj.fe
  当我参加派对时,人们问我,我是干什么的。 我说,“我是个教授”,他们一下就失去了兴趣。 当我参加学术酒会时, 在场的都是教授,他们问我是做什么领域的。 我说,哲学——他们没了兴趣。心理学空间1O`"H~o6C%TKX {;N(I`h
心理学空间-O2Q Ah?

/M:Rkj;eBRA M000:26
F QD`-@n A,b8N#a[0  (笑声)心理学空间$y2pTq,Qv&m
心理学空间,k#p*ez`

心理学空间 g.of@v

00:28
Z qJB `0  当我参加哲学派对时心理学空间i[)_HUw-\+^

xo9E&T.Zk W:fL0

B#xY+Y7r$}s*V(q000:31
I6x9BTHQ0  (笑声)心理学空间f^2P-F2Y@y
心理学空间Da#g ^ m3t#c

6fM&i'i ? m#_d;W000:34心理学空间 Fkz|-c4Ixt$K$WQA
  他们问我在研究什么,我说,意识, 他们就不仅仅是失去兴趣了——他们的嘴巴都拧成一团了。心理学空间Z;\JO7?k

Tr/v"y d0心理学空间)@Q(M3h1h

00:43
8}*?I2iN(|0  (笑声)心理学空间+R+t[ RLer.X l
心理学空间*En6|a{4U$R

心理学空间dca(C3\-@~u*ro;M,b

00:44心理学空间$e"Ul`&z*}
  我还引来了阵阵嘲笑以及嘀咕, 因为他们觉得,“那是不可能的!你没法解释意识。” 这是太放肆大胆的想法 意识是不可能被解释的心理学空间 HhSDc#T
心理学空间6IhVu [Ad8w _;{!^ z_%Q

心理学空间3l0D$lFL(q

01:01心理学空间2Bz;wFG4]
  我已故的,令人惋惜的朋友 Bob Nozick,一位极好的哲学家 在他的著作 “哲学解释 (Philosophical Explanations)”中 评论了哲学的精神—— 也就是哲学家行事的方法。 他说,你知道,“哲学家热爱合理的论点。” 他还说,“看起来好像对于多数哲学家,理想的论证 是向观众提出前提, 然后给出推理和结论, 如果听众不接受那个结论,他们就死了。 他们脑子坏了。” 这种想法是要有一个论点 强到可以直接压倒对方。 但事实上这丝毫没有改变人们的想法。心理学空间.[JJ Bf'T{

7UQ{J?7R+u tiZ'I0

%p'W6M`HA!U8g001:47
g)h/ml~ y0  人们的想法是非常难以改变的 特别是在类似意识这样的事情上, 后来我终于发现了原因所在。 原因就是,每个人都是意识的专家。 我们经常能听到人们对于电子游戏都有鲜明的个人观点 每个人都有自己对电子游戏的看法,尽管他们不是专家。 他们也没有把自己看做电子游戏专家, 他们只是有着强烈的看法。 我非常确定在座的各位中,从事,比如气候变化 和全球变暖的,或者因特网的前景的, 就各自领域未来这一问题 会遇到很多有鲜明观点的人。 但是或许他们并没有把这些想法当作专业知识 他们仅仅是有着鲜明的观点。 但是说到意识,人们似乎觉得 我们每个人好像都觉得,“我是个专家。 就因为我是有意识的,所以我对意识全知全解。” 所以,当你告诉他们你的理论时,他们会说, “不对,不对,意识不是那样的! 不对,你全搞错了。” 而且他们说的时候,还带着一种令人惊讶的自信。心理学空间{'A`L.x*W H#c i?&p6v
心理学空间D+}B)lpE

-N"}0HY'B.yv002:50心理学空间we CH.K
  而我今天想要做的 就是要动摇你们的信心。因为我很清楚这种感觉—— 我自己就能感觉到。 我想要动摇你们对了解自身最深处想法的信心—— 那种你主宰了自己意识的信心。 这就是今天的议程。
^.s+`5|hnc0心理学空间!p u IX$Dyi

ss+wvn%];b7w003:11
PG6tT{ {-US ~Y0  好了,这张图展示的是一个“思维泡泡”。 我想大家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它展示了意识流。 这是到目前,我最喜欢的展示意识的图片。 它是 Saul Steinberg 的作品——是《纽约客》的一幅封面图片。 这个人是在看 Braque 的画。 让他想起了巴洛克 (baroque)、兵营(barrack)、树皮 (bark)、狮毛狗(poodle) Suzanne R. ——精彩正要开始。 这是个极好的意识流 如果你一直跟下去,你可以了解这个男人很多事情 我还特别喜欢这个图片里边 Steinberg 把整个人渲染成 一种点彩画风格心理学空间z1?A%z3P d aEU

%h5t+Gy'KK8d} }0心理学空间X](H#Ht}]O

03:50
;e!G t1Vc"v0  这让我们想起,Rod Brooks 昨天所说的: 我们是什么,我们每个人是什么——你是什么,我是什么—— 是将近一万亿亿的小细胞机器人。 那就是我们的组成成分。 没有任何其他成分。我们就是细胞组成的,约一万亿亿个。 这些细胞中没有任何一个有意识, 没有一个知道你是谁,或者在乎这个。 从某种意义上,我们需要解释 我们如何把数队,数军,数营的 成百百亿的无意识细胞机器—— 他们每个都与细菌没有多大区别—— 组合成了这个。我的意思是,就看一下。 这些内容——有颜色、有想法、有回忆, 有历史。从某种意义上,这些意识的内容 是由那些聚集的神经元的繁忙活动完成的。 这怎么可能呢?很多人认为这一点可能性都没有。 他们觉得,“不,不可能有 任何对意识的科学的解释。”心理学空间8Ws2G B4oX`
心理学空间w\&b H#K8h"V+Ci

心理学空间gq7U| j

04:57心理学空间 L uk]A4n
  这是一本由我朋友 Lee Siegel 写的可爱的书, 他是夏威夷大学的宗教方向教授, 而且还是个魔术专家,是 印度街头魔术的专家,也就是这本书的内容, “魔术的网。” 我要与你们分享里面的一篇文章。 这些话在这个问题上说的真是太好了。 “ ‘我在写一本关于魔术的书,’ 我解释道,然后我又被问道,‘真正的魔术?’ 真正的魔术,人们指的是奇迹、 魔法,以及超自然力量。 ‘不’,我回应道。‘变戏法而已,不是真正的魔术。’ 真正的魔术,换句话来说,指的是那些并不真实可行的魔法, 而那些真实可行的魔术,又不是真正的魔法。”心理学空间F:Z3a Sxfjw x

1C.PvzL0心理学空间w5Eng7g fy/mmw

05:42心理学空间(bxOZJ&P c
  (笑声)心理学空间&E-S8PV_)[+c
心理学空间)@pJ+t^MO7P ZIK

)Xs N_4X8ph ^e7y005:46
+W_b/V b xoaV0  好了,那就是很多人对意识的感觉。
.x4QE{J `7c.i,i0

f7[GM%[2P:H^0D1o4Knk0

-zp1XeB-}5@;C3^:V005:50
fD9_(Z+cD M:tZ^(K0  (笑声)心理学空间+_,h%E.[s?5l
心理学空间3pibA_#p

心理学空间_[)B z`j-a(?%^ XW

05:51心理学空间 e;Lf&|N%K)Q _Y
  真正的意识不是魔术师的口袋 如果你把它解释为魔术师的口袋, 那它就不是真正的意识,不管它是什么。 可是,Marvin 和其他的人说, “意识是魔术师的口袋。” 这意味着很多人会感到不满 和怀疑,在我尝试解释意识的时候。 所以,这就是个问题。我需要做 一点点尝试 你们很多人不会喜欢它, 因为你们不愿意看到 魔术被揭秘。 在座有多少人,在别人——一些自作聪明的人—— 开始揭露魔术的秘密时, 你们想要塞上耳朵然后说,“不,不,我不想知道! 不要破坏它的刺激。我宁愿被蒙在鼓里。 不要告诉我答案。” 我发现,很多人对待意识是这样的态度。 所以我对给你们做的分析和解释感到抱歉。 如果你不想了解这些思维的秘密,最好现在就离开。心理学空间?Y{5D(^ U"w'E
心理学空间 V'x,N7I |Y

心理学空间H7V8F } ]Jo!J&{m

06:59
1Uc%MW+xFgQ h/h(}lF0  不过我也不会向你们解释所有。 我会做哲学家所做的。 哲学家如何解释将女士锯成两半的魔术呢。 你们知道将人锯成两半的魔术吧? 哲学家说,“我来解释那是怎么做到的。 你看,魔术师并没有真正把那位女士锯成两半。”心理学空间Hio,f|A-Q
心理学空间 zO5C!e(K;T

v,G H-[1g007:23
&?|q D d+n _'O w0  (笑声)
h po(B${[!yc0心理学空间ML(u)vD1s1f/X,S

M[A j ^3w2l007:25
)C} \MA _y$w P/pf0  “他仅仅是让你们以为他这样做了。” 然后他说 “是啊,他怎么做到呢?” 他说,“喔,那不是我的研究范围,不好意思。”
oh5q `0^TA"PF0

*V;~aj f+I0

[5m^:vw C9Z mo007:32心理学空间6['Ml @b9p%P Ud/A/xb.}
  (笑声)
T;s E R\$W0心理学空间|0`0O/~Y

心理学空间 V VH:g0B*Xq M"r

07:37心理学空间~/{8x1r,z
  现在我将描述哲学家是如何解释意识的。 我也将向你们展示 意识并不是那么神奇—— 你的意识并不像—— 你所设想的那么神奇。 顺便说,这就是 Lee Siegal 在他的书中所谈到的事情。 他的魔术表演非常神奇,所以 有些人发誓目睹他曾做过甲事、乙事还有丙事。但其实他从来没做过。 他甚至都没有尝试过。 当人们认为看到了的时候,他们的记忆就会自以为是。 意识也是这样。
4a0Lo U-Ob i#k H0

V|e#Il'wh0心理学空间+b!R8ie,a0c4b [

08:11心理学空间IN%QGP.j
  现在,让我们看看这个。 仔细看。 我在和一个年轻的计算机动画纪录片专家合作 他的名字叫 Nick Deamer。这是他帮我做的一个小演示, 是你们或许会感兴趣的大项目中的一小部分。 我们在寻求赞助。 是一部关于意识的正片长度纪录片 好,你们都看到了什么东西改变了,对吧? 有多少人注意到每一个方块都变了颜色? 每个都变了。我来重放一下。 即使你们都知道他们要变颜色了, 那也很难被注意到。你需要完全地集中注意力 以发现任何变化。
P5p:lewQ;q0

2C%cjB B!U0

3wUz ]r z009:21
%D9}!?q}n0  这是许多例子中的一个, 关于我们已经有很多研究的一个现象。 它是我在我书的最后几页预言过的 我在1991年的书,“意识的解释,” 我说如果你有过这种经历, 你会发现人们不能发现真正的大改变。 如果最后还剩时间 我会展示更多富有戏剧性的例子。 为什么到处都在发生这样的改变, 而我们却意识不到? 今天早些时候,Jeff Hawkins 提到了眼睛是如何扫视的, 也就是眼睛一秒钟移动三到四次。 他没有提到速度。你的眼睛一直在运动, 四处运动,看着眼睛、鼻子、手肘, 看着这世上有趣的东西。 在你眼睛没有看到的地方, 你的视野特别贫乏。 这是因为你眼睛的中央凹部分, 也就是高分辨率的部分, 只有大拇指甲在一臂长处看起来那么大。 那就是有细节的部分。 看起来好像不是这样对吧? 看起来不是这么回事,但它就是。 你接收到的信息远比你想象的少。心理学空间$dv ^#N lfy |7S-i
心理学空间 O+w;k*vyf2YxQ

心理学空间 wp,B vt

10:33心理学空间+w-c1D4k+N-F4g
  这里有一个截然不同的效果。这是 Bellotto 的一幅油画。 它被藏于北卡罗来纳州博物馆。 Bellotto 是 Canaletto 的学生。 我喜欢那样的油画—— 像这样大的油画。 我也喜欢 Canalettos,因为 Canaletto的作品对细节处理巧妙, 我们可以细细地观察 油画的细节。 我穿过北卡博物馆的那个大厅, 因为我想可能是 Canaletto 的作品, 所以会有那些细节。 然后我注意到那边的桥,有非常多的人—— 你似乎可以看到他们从桥上走过。 我想着如果我走近一点 我就可以看到更多人物细节, 看到他们的衣服等等。 实际上,当我越来越近的时候,我叫了出来。 我叫是因为当我靠近时, 我发现那里其实没有细节。 那里只有巧妙放置的颜料粒。 而当我走近那幅画时, 我在期待不存在的细节。 艺术家很聪明地暗示了人物和服装 以及车马还有其他事物, 而我的大脑接受了这样的暗示。心理学空间rp;I]|8^ a

J9T_O.v8[n1`a)_0心理学空间k;c6z8G8^g/Q

11:50心理学空间Ps-e'y1M.w3W6B
  你们很熟悉一个更新的技术,就在——这个。 你们可以更好地看到颗粒。 看,当你移近时 他们就真的只是颜料粒。 你应该看过像这样的东西——相反的效果。 我再来演示一次。
Y LkMZ0心理学空间!bs5U~ au

"|q:V zYG012:22
amY3Y|@ |0l n0  好,那么当你的大脑接受暗示时他做了什么呢? 当艺术家的一两滴颜料粒 暗示了一个人——比如,一个 Marvin Minsky 的小社会心态—— 难道他们把小画家送到你的脑子里来填充所有细节? 我觉得不是。没有任何可能,不过那样的话,那这些又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记得哲学家怎么解释那个被锯成两半的女士吗? 这是同一件事情。 大脑只是让你确信它得到了那处细节。 你想着细节在那里,但是他不在。 大脑并没有把细节放入脑海中。 它只是让你期待细节。心理学空间 xsa3h \%p;}.h

+OSM JP+Vq{4X0心理学空间a&Z%||W.~k'S

13:12
,h7P.p\c}\0  让我们快速地过下这个试验。 左边的形状旋转后是不是与右边的完全相同? 是的。 多少人把左边的形状旋转了 在想象中,来看它是否与右边那个一致? 有多少人旋转的是右边那个?好的。 你怎么知道那就是你所作的?心理学空间%|o"yS7c};w TR

e:fX gap5k0

:I] ?(_LA!p5K013:33心理学空间|7{*sW#U%o
  (笑声)
0chFKj [0j0Z0

~_,}%}0@D?(d0

?#`5A ~ a4dZz+f013:36心理学空间0[x&D ]f({E|{
  实际上这有个非常有趣的争论 在认知科学领域持续了20年—— 由 Roger Shepherd 开始的各种试验, 他测量了人的意识中图像的旋转角速度。 是的,这是做得到的。 但是过程的细节还有着明显的争议。 如果你阅读相关的文献,有件事情 你一定要妥协的是 即使你是实验对象,你也无从知道。 你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你只是知道你有特定的信念 他们在特定的时间以特定的顺序出现。 那么,如何解释“那就是你所想的”这个事实呢? 那,你就要到后台去问魔术师了。
La\1]@ \0心理学空间^IE$\lq1g

心理学空间&} T7TB1]

14:19
l0R5EY6e8sB S0  这是我喜欢的图示:Bradley, Petrie, 以及 Dumais。 你可能觉得我在骗你, 通过放置一些不显眼的边界。 多少人看到了那种边界, 通过把内克尔方块放在圆圈的前面? 你可以看到吗? 看起来,在特定情境下,是有边界的。 你的大脑计算出了那种边界, 让边界出现在那里。 现在,你注意到了有两种方法来看那个立方体,对吧? 这是一个内科尔方块。 大家都可以看出两种看方块的方法吧?好的 那你们能看出四种方法来吗? 由于有不同的方法来看它。 如果你让方块浮在圆圈之上, 那些黑色的圆圈,就有另一种看的方法。 如果把方块当作放在黑色背景之上, 就像是从一块瑞士奶酪的洞里看过去。
(rmZmS~f0心理学空间 Jh.l2_7cEn [

心理学空间9tK)y4u0N

15:14心理学空间6qd)e4E-v[IVB
  (笑声)心理学空间*a$s Y9W(|ky0|

4Cd']0P8oz2Jf0

`$EnH6UUbZ015:17心理学空间Zc#|1WD[
  你们能理解吗?多少人不能理解?这样应该有所帮助。心理学空间!J.xCL(eF

U?-[;]Nf/S B0心理学空间cI3vK4Iv'w

15:23心理学空间W2cG u9a)b7Cf
  (笑声)
yrF4p6J`&d0心理学空间4e8b O:lb

1{fW*EIO(A015:25心理学空间eq(`;iZ*h%[b
  现在你们明白了。这里有两个很不一样的现象。 如果你把方块当作是放在屏幕之后的, 边界就没了。 不过仍然可以把它填充出来,如果你用这种方法去看。 我们可以毫无障碍的看到方块,但是颜色是在哪里改变的呢? 你的大脑在那儿放了小画家? 画紫色的画家和画绿色的画家 两者争着要在遮挡物之后涂色吗?不是。 你的大脑就由它去了。大脑不需要填充它。 当我第一次谈论到 你刚刚看到的 Bradley, Petrie, Dumais 的例子 —— 让我退回到它,这个—— 我说过在被挡住的地方是没有填充颜色的。 我以为这是一个公理,总是对的。 不过 Rob Van Lier 最近证明了它不是。
"v_Y1] ?5B"{agM0心理学空间Y.yfxH Z

oX-]dN016:30心理学空间R$yBi^;s
  现在,如果你觉得你看到了一些黄色—— 让我再做几次。 看这些灰色区域, 你是不是好像看到有些阴影在移动—— 是的!那很神奇。那里没有东西。没耍花招。 这是 Ron Rensink 的作品,在一定程度上 被书最后的暗示所激发。 让我暂停几秒。 这是盲变化。心理学空间4FwH ea ]A
心理学空间M;Zvk'V!k^0Ep

心理学空间O pcUC KSB

17:07
Q(ng F Y9V`0  你会看到两幅图片, 一幅与另一幅有些许区别。 你看这里是红色屋顶而那里是灰色, 他们之间有个遮罩, 这里只是一个空白屏幕,在大概¼秒。 所以你将看到第一幅图,然后是遮罩。 再然后是第二幅图,然后是遮罩。 然后这会重复,你作为实验对象的工作 就是当你看到变化的时候按下按钮。 所以是,原始图片出现240毫秒。空白。 下一幅图片出现240毫秒。空白。 这会一直持续,直到实验对象按下按钮,表示 “我看到变化了。” 好,现在我们就是实验对象。
mBul(j,D?l/]0心理学空间ofmt"k7Y Y

(] ?2fh \O-cu017:53
o2i6L-r {_rB|z0^0  我们从简单的开始。一个例子。 没有问题。 大家都可以看到吧?好的。 是的,Rensink 的实验对象仅仅花了 一秒多一点点的时间来按下按钮。 这个能看到吗? 2.9 秒。 多少人仍然没有看到? 那个谷仓的屋顶上有什么? (笑声)心理学空间%L&o*g:\2v

LE}f0q!i4G h3A$^+b0

6X a"wvMODr018:44
{.W.~#J q;R0  简单吧。心理学空间%Z$t Z R3Lpz

3Kd A4x,\hF4t%\0心理学空间R'~'skc!cD

18:55心理学空间4bjQ|S
  是桥还是船坞? 还有更多富有戏剧性的,然后我的演讲将结束。 我想让你们看看几个很让人惊讶的。 这个很难看到因为它很大。 看到了吗? 听众:看到了。
p [#Q&g;Nn6AK3K0

:dgl^9i'HXS0心理学空间;e0g,q cP wh"Kw

19:45
*{v4@M} _ |0  看到那个朝前朝后的影子了吗?很大。
^vg-n_.X0

@K ]q Qw&e_0心理学空间*d'`$L4G-Y

19:47
C}s ql.Q0  平均时间是15秒半 对于这个试验的对象。 我爱这个。我将以这个结束,
.YT1]3b5J0心理学空间C@l4MN'K N

'gbeP6Wv-a^.Z020:04
P1b4h0c)AIP,O0  就因为它是一件很明显很重要的东西。 多少人还没看到?多少人还没看到? 那架波音的机翼上有几架引擎? (笑声)心理学空间2c~ a6SIhXk"L
心理学空间b4m@$o1|.U+[#m ~u

心理学空间k2yAO9r?3`3h

20:21心理学空间!{ K8wv I/b
  就在图片中间!
F1o*afFL1N9w o} On0心理学空间 \O\h8J7vQ+x

心理学空间5SHP%l,V(PG6Qw

20:22
Xl"[ S-{9lo0  感谢你们的聆听。 我想告诉你们的是科学家, 通过利用外部的、第三人称的方法, 可以告诉你关于内在意识的事情 那是你从未梦想的。 而且,实际上,你并没有主宰 你自己的意识。 我们正取得很多进步 在研究思想的理论上。 Jeff Hawkins 在今早描述了他的尝试心理学空间:T w N1l f+t.b

:p"]$w F X'S{ rQ7f0

9dR A Dm2yX020:51心理学空间'lsUbSn"c
  使一个优秀的、大的理论,进入神经科学。 他是对的。这是个问题。 哈佛医学院曾经——在一次谈话中—— 实验室主导说,“在我们实验室,有一种说法。 如果你研究一个神经元,那就是神经科学。 如果研究两个神经元,那就是心理学。” (笑声)
3U7?1csu)u-d-[2Ek0

[s(AVu1iS0心理学空间y#k!V)_6w4m cO

21:18
%s)l6L~rE4C0  我们需要更多的理论,而且他们能够自上而下而来。
t4_-aA.N-]3kT0

/\!ceI/_u,Q'Z0心理学空间7Mh E6`1Q-Gw%c I8[l2y

21:22
?%o4R"M~1a(J3w0  非常感谢。心理学空间4k(P*T g-Xt.~l

"\Z$G;_ u'lg,l]0

#c+ZgUA%mAT021:25
+dn)PF3Yh7a`A0  (掌声)心理学空间\$w5mPwp2o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111111

TAG: 意识
«解释与心灵的本质:丹尼特心灵哲学研究 丹尼尔·丹尼特Daniel Dennett
《丹尼尔·丹尼特Daniel Dennett》
TED 让我们传授宗教 Dan Dennett»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