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莱克曼:冲突与缺陷 简版

布莱克曼:大家晚上好!

今天晚上我会给大家讲解一些心理治疗的理论,用这些理论去理解人们的精神健康以及精神疾病。

首先我们说如果讲一个人是精神健康的人,那么他就要具备一些基本的精神功能,具备一定的能力,也包括跟其他人建立关系的能力,以及具备良心、良知。

可能有人会问我防御机制,毕竟我写了一本关于防御机制的书,防御机制和冲突是非常重要的内容,可以说它无处不在,无论是正常人还是焦虑抑郁,或者有严重人格障碍的病人,比如边缘人格障碍以及精神病人当中,冲突都是有的,所以我们有必要区分一下哪些人是有精神疾病的,哪些人不是。

区分是否有精神疾病

对于正常人或健康成年人来说,他可以去执行哪些主要功能,但他内心依然可以有冲突导致这个人产生问题,所以我们首先要讲如何区分正常人以及有精神疾病的人,对他们作出区分。

对于正常成年人来讲,他们有这样一些能力:

首先是他能够理解一些象征性含义,也就意味着他有抽象能力;

另外他们可以有组织管理自己思维的能力,我们说这是一种整合的能力;

其次他可以知道哪些是真实的,能够对现实和幻想做区分,因而他们具有现实检验的能力;

最后他具有自我保护的能力,也就是他可以作出一些行动保护自己,让自己保持健康。

对于有缺陷方面障碍的人,也就是他的抽象能力和组织管理自己思维的能力有缺陷,这样的人没办法专注于自己的思维,也没办法组织管理自己的想法,不能理解那些象征性的语言,这样的成年人就会遇到麻烦,最终会属于精神病类别中。

抽象能力的例子:

接下来给大家举个例子,几个月前我过生日,武春艳给我写了一封邮件,邮件中她祝我寿比南山,如果我是一个精神病人,抽象思维能力受损,看到这样的话我可能会对她生气,我大概会对她喊叫“我又不是一座山,你怎么能把我称作山呢?”

但事实上正相反,因为我具备一些抽象思维能力,我会理解到她这样讲是一个比喻,我自己也对这个比喻比较好奇,所以查了一下关于“南山”的内容,我知道“南山”是一座比较重要的山,我知道她的比喻是恭维我,我还蛮开心的。

超我功能

除了具备现实检验能力、抽象思维能力以及组织管理自己思维的能力,人们还要具备一些超我,也就是他要能够感觉到羞耻、内疚、公平、正义。在超我上人也可以出现缺陷,比方说有人会在羞耻感上有缺陷,这样的人会做出一些让人非常愤怒的事情,比如他会对其他人性虐待而不感觉羞耻;内疚感有缺陷的人会对其他人实施犯罪,但不会感受到内心冲突。

有超我缺陷的人不一定会是精神病人,但这样的人不能够被信任,也不能负责任,如果他犯错误,他内心不会感觉到内疚,这样的人是非常危险的,可以说到处都有,在治疗中你也会遇到这样的病人,有这方面缺陷的人治疗起来也比较困难。

评价他人的能力

健康人还具备一些其它主要功能,比方说他有能力去评判他人,也就是说他认为哪些人是好的、哪些人不够好,他可以作出这样的区分。比较常见的是有人在评判他人这方面有缺陷,这样的人也可以表现得不正常,或者他在运用评判他人的能力上也会有一些麻烦,就会对他人作出评判感觉太内疚,因而会抑制他的一些功能,功能受抑制跟功能缺陷这两者是不一样的,在功能缺陷上我们说这样的人更加严重,或者说是更加不正常、不健康的。

我给大家举个丑陋的例子:一位已婚女性发现丈夫强奸了他们三岁的女儿,正常女性会立刻报警,把女儿从家里带走,可是如果这个女性评判他人的能力不足够好,现实检验能力也不好,她可能会选择跟这个男人继续待在一起,尽管这个男人承认他犯下了臭名昭著的罪行。

正常言语能力

对于正常人来说,他会具备一些正常的能力,能够运用他学到的语言进行听说读写,如果我来到中国,在中国就会显得我不够正常,因为我不会中文(尽管我也在学习)。作为一个健康人所拥有的正常功能也包括这个人拥有一些兴趣爱好,能从做游戏转变为去工作,所以能够去工作也是一个人正常的功能。

社交能力

最后,对于正常的成年人来讲他是有能力做社交活动,跟他人建立社交关系的,对这方面发展不够好的人来讲通常是在青少年阶段出现了社交方面的缺陷,这样的人我们说他是不正常的。

主要的缺陷

我们上面讲的所有这些功能都是作为一个正常人要具备的,主要是在哪些方面出现缺陷呢?

抽象能力、组织管理自己思维的能力、现实检验能力方面出现缺陷会导致这个人精神功能受损严重,他可能会患比较严重的精神疾病。

有人会幻想他是一个动物,在一些情况下他这样想象是可以的,但如果他不能够把他的幻想和现实做区分,当别人跟他在一起交谈时他可能显得比较淡漠,沉浸在他的幻想当中,这种情况就比较严重了。

饮食、性冲动、攻击冲动控制的能力

对于上述这些功能,正常人也应该在其它不同方面具备一些力量,因此,正常成年人应该有能力去控制他吃的欲望,使自己不会变得肥胖,大家知道,在美国肥胖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差不多有60%的人患有肥胖(症)。肥胖这个问题相当严重,两年前纽约市长把那些路上售卖的软饮料(主要是含糖软饮料)丢弃了,因为很多孩子会购买含糖苏打水之类的饮料,我也不知道他这样做有没有用,但可见这方面的问题之严重。

另外两方面的冲动是精神分析师(比如我)很感兴趣的内容,人去控制性方面的冲动以及暴力冲动。

到目前为止我们主要是从自我心理学的角度去讨论人的精神卫生以及可能患有的精神疾病,我们说要理解人们去控制饮食、性以及攻击性冲动,我们对此的理解还需要另外一个理论:依恋理论,依恋理论就是描述在孩子成长发展过程中,跟父母在一个安全的、组织管理良好的情况下所形成的依恋,使得这些孩子能够获得控制冲动的力量和能力。

控制、协调情感的能力

我们要谈论的成年人所具备的另外一个力量是他有能力去容忍那些强烈的情感,而不去防御它,这也就意味着这个人能够体验到那些强有力的情感,而不会崩溃,也不会去否认事实上他感觉到难过。

举个例子,如果一个学生对他老师愤怒,但他依然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这样这种愤怒就不会把他压垮,也不会影响到他去考试的能力。但如果一个人控制情感、调节情感的能力比较弱,这种愤怒情感就会把他淹没,使得他老是处于愤怒当中,这样的人就是不健康的。

婚姻当中,无论是丈夫还是妻子,当他对另一方愤怒的时候,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他要去控制他的感受,然后运用语言去跟对方交谈,以此来解决他们的问题,如果对对方尖叫是不起作用的,反而会加重他们的问题。

其实还有另外15种基本功能,另外10种基本力量,这些内容会在我们以后的课程中讨论到,今天就是给大家一个思路,让我们知道如何看待这些内容。

发展关系的能力

健康成年人功能良好的第三个方面是他有能力跟他人发展出一段信任的、共情的、温暖的人际关系,这并不是他要去信任所有人,而是他能够去判断他人值不值得信任,然后跟这个人形成一个有信任的、共情的、温暖的人际关系。

有一些人在出生后前三年里遇到了一些严重的问题,或者说在青少年阶段遇到了一些严重的问题,他们在跟他人保持亲密关系的时候会感觉到害怕,因为在这时候他依然害怕,当他跟别人太靠近时他自己的身份或者说同一性就会崩解,他有这方面的焦虑。

在这方面有困难的人精神分析师会把他称之为“有客体关系方面的困难”,关于“客体关系”这个术语其实经历了非常长的、很有趣的发展过程,客体关系方面的问题意味着这个人难以跟其他人形成或维持一个亲密、温暖的关系,正常成年人是可以跟他人建立密切、温暖的关系,也就是说他能够交到朋友、能够信任他人、他可以结婚,而不会感觉到陷在一个困境中感觉害怕,他会从信任、亲密、温暖的关系里感到满足。如果是在情绪方面有问题的人他就做不到。

超我功能

正常成人所具备的第四个方面的功能体现在超我方面,也就是说正常人会表现出公平、诚实、可信赖、守法、有一定理想,能够感受内疚和羞耻,他是可以被信任的。

治疗方法

在上述方面出现严重缺陷的许多人可以说他们在心理治疗中会很困难,或者说根本不可能治疗他们,因为这些人对于来参加心理治疗可能都是不负责任的,他们也会做出一些不合适的事情而不感觉到内疚,所以在这些方面存在缺陷的人是不正常的,而且也很难去治疗他。

另一方面,存在上述缺陷的人可以给他一些抗精神病药去帮助他恢复他的组织管理思维能力以及现实检验能力,你可以跟他就现实做一些交谈,去教导他,你也可以让他的家人支持他、保护他,所以我们还是可以有一些方式对他做治疗。

对于那些在控制他饮食、性、攻击性方面比较弱的人,我们可以让他参加一些康复性团体,帮助他们在跟他人的关系中发展出一些力量,以此能够理解到他人。

对于那些在共情、亲密关系、自尊调节或自我意向有严重困难的病人来说,我们也可以对他们进行主体间的心理治疗方法,也可以给他们进行认知治疗,尽管他们会有一些抑郁。总之,我们还是可以运用一些心理治疗的方法去应对他们在客体关系和自尊缺陷方面的问题。

理论来源

你们可能会问这些方面和精神分析有什么关系?精神分析难道不就是处理人们在性、防御机制和神经症方面的问题吗?

我可以给出的一个答案是,我描述的许多理论中有一些理论是起源于海因兹·哈特曼、玛格丽特·马勒、玛丽·安,当然也包括西格蒙·弗洛伊德,以及奥图·肯伯格,他们的理论和内容。

哦,我忘记了,应该还包括海因兹.科胡特的理论,我刚才忘记提他了。

解决冲突的能力

正常人除了能够很好运用上述功能之外,他们还可以去解决冲突,而不会产生症状或一些人格特征的问题。

什么是症状呢?从精神分析理论的角度来看,症状就是指人们所有的一些惊恐发作、抑郁、强迫思维、强迫行为、转换症状,主要是这些方面的症状吧。

对于那些有着比较好整合思维能力、现实检验、控制冲动,以及比较合理的超我功能的人来说,他依然还可以有一系列人格方面的问题,这些有人格方面问题的人可能很懒、很被动,因此他没办法为自己发声、保护他自己,有人表现得比较疏离、异化,他会给其他人带来很多痛苦,比方说有人对于另一个性别有很特殊的态度,像是女人恨男人,或是男人恨女人,当然也包括其它很多让人感兴趣的人格方面的问题。

我知道有位医生叫做罗伯特.维尔德(音),他在1936年就写了一本书,关于人格和人的症状,那是很久以前了,2006年查尔斯.布伦纳(音)写了他最后一本书,这本书的名字就是《精神分析、心灵以及它的意义》,这是关于冲突的一本书,我自己也写了三本书,关于冲突、防御,这三本书也都已经翻译成了中文。

如果要理解人们的症状和人格特质,我们做研究、做理解就要去看一下在人整个发展过程中,比方说从童年期、青少年期以及成人阶段,哪些冲突得到了解决,哪些冲突没有得到解决,以此来理解他随后为什么会发展出一些症状或者具备某种人格特质。

我要给大家举个例子,这个例子是我以前在书中所描述的,但其实我所给出的所有例子都经过了一些信息上的伪装,所以你不会知道我到底在谈论谁。

案例一:

我要给的这个例子是一个已婚男性,他在婚姻中对他妻子总是非常被动,他工作上很成功,在婚姻中他总是很顺从地对他妻子说“哦,是的,亲爱的”,然后去做他妻子要求他做的所有事情,但其实他非常抑郁,过得很悲惨,而且有时候他会背着妻子出轨。

在跟他工作时我指出来,他在自己工作中其实很有进取心、很有抱负,可是在跟妻子的相处过程中却很被动。他说因为他不想伤害他妻子,他对于要对一个女性表达出攻击性感到很内疚。因此我就告诉他,他表现的这么被动其实是为了逃避或减轻他内心的内疚感,但这会让他自己感觉痛苦。他没有意识到其实跟妻子在一起他是被她激怒的,但他没办法用言语跟她讨论,去解决他们的问题。

他对我说的话表示赞同,他跟我讲,有时候我真的对她蛮生气的,但我对于跟她说点什么感觉很内疚,你理解我所说的吗?我说是啊,我理解你啊,这个病人他说,有一件事情可能跟这个内容有关联,他跟我讲起来,说他妻子让他晚上到后院倒垃圾,倒进垃圾筒,他会说好吧,然后他这么做了。等他倒完垃圾回房间时,在路上他会冲着妻子的花园撒尿。

我不知道在中文中以怎样的话语表达,英文中有这样一种表达方式,当表达我对某人很生气时,我们会用“Pissoff”,Piss一词指小便,对一个人生气就要朝那个人撒尿,以此来表达愤怒。

随着进一步的治疗我了解到这个病人的父亲对他自己的母亲非常残暴,因此这个病人暗暗发誓他绝不对女性使用暴力,这种想法其实会导致他在功能上的抑制,因为他很难对妻子作出一些评判性举动,这就给他的婚姻带来了一些问题。

案例二

再给大家举一个关于抑制症状的另一个例子或方面,人会在性方面受到抑制,我最近得知在性功能或性方面的抑制,男性要多于女性。我猜这个数字大概是准确真实的,原因是在美国发展了数以百万计、千万计的医药产业,人们生产伟哥,其实购买服用药物的男人并没有躯体疾病导致性功能方面的障碍,他们是因为情绪、精神功能,包括冲突导致了他们性生活受干扰,年轻人需要服用这样的药物去帮助他改善性功能方面的症状,这个事实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对于有抑制、有症状和人格特质方面问题的人,给他们做治疗就是要帮助他们理解到他采用了哪些防御机制去防卫他的内疚和羞耻感,也要理解到他有哪些冲突,这些冲突要么是他愿望跟现实之间的冲突,要么是这些冲突导致他产生身份或同一性方面的焦虑。

如果一个人有比较良好的抽象思维、整合思维以及现实检验的功能,那他可以理解到他是有一些潜意识冲突,所谓潜意识冲突就是指人在童年期、青少年期逐步形成的一些冲突,当他能够理解到这些内容时,他就有可能作出重新整合,重新思考它的功能,治疗对他就会有效。

但因为每个人都可以有症状,再加上一些人格特质,因为这种情况还是蛮常见的,因此选择何种方式去治疗就比较困难,因为这些人可能不光有一些主要功能方面的缺陷,也许他是在跟人保持亲密、维持情感能力以及超我方面有缺陷。当我们尝试用一些理论去理解在我们工作室的真正的人,去理解一个特定的病例,其实现实情况是复杂的,可以说是相当复杂,你也可以说是令人着迷的复杂。

我们跟心盟一道设置的这些课程将会介绍到我前面所列出的不同理论,同时也要把这些不同理论做一个整合,然后把它应用在那些活生生的病例中,去治疗这些人的问题,我们要治疗的不光是有缺陷的,也可能是有冲突,或者两者兼有的患者。

其次我们要来教授大家一些治疗技术,选择什么样的治疗技术,对何种病人作出何种干预,以此帮助到他们。


提问环节

问题一:

那些会性虐儿童的人可能是有一些精神障碍,这样的人本来实施了犯罪,但好像可以免于刑罚,老师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这个问题还真是问到点子上了,去年我跟另一个同事,一位叫做Join(音)的医生,我俩合写了一本书《对儿童性的攻击》(英文),在这本书中我回答,或者说描述了这方面所有的问题。

性虐的很多人是罪犯,需要司法系统对他们加以管制,在我那本书里介绍的大多是比较轻度的性虐待,或是对儿童有性攻击的人,他们并没有强奸儿童,当然他们会有一些其它方面的问题。在书中我们也介绍到在性倒错方面出现问题的大多是男性,可以说90%到95%方面有问题的人是男性,当然也会有一些女性会出现性倒错。在书中我跟Join作者讨论到美国高院在制定相关法律方面也有很多问题。

问题二:

1.有些人在和他人建立亲密关系方面有障碍,和他人太靠近会感到自我同一性会崩解,老师可以多讲一点吗?

接下来接着回答大家问题,跟人在建立亲密关系的过程中有焦虑,对同一性、自我身份恐惧崩解的人,如果是青少年跟其他人有亲密关系时感觉焦虑,这是正常的,但如果成年人还有这样的焦虑,我们说他就是有问题的。

关于怎么做治疗,很多人推荐了比较特定的心理治疗方面,这些人之所以会有关于身份或同一性焦虑的问题,是因为他内在有一些冲突,这种冲突可能跟他青少年时期的心理发展(有关),也许跟他童年早期的心理发展有关,涉及到分离,或是关于生存与死亡的焦虑,以及他恐惧有人会占据或拿走他精神思考的能力,与这方面的一些焦虑有关,通过治疗性互动可以帮助他们作出一些修复。这样的治疗有时候是蛮困难的,可能要历时几年,需要医生、治疗师和患者都要投入,这样的人也不是没希望治疗,只要他的抽象能力和现实检验能力还比较良好,依然可以帮助到他。

在我们的课程当中我们会讲到很多治疗技术,治疗技术往往是基于病人特定的个人史或成长经历,然后我们会选择相应技术做治疗。

2.为什么那个丈夫被妻子行为激怒却不能用语言表达呢?他的被动和压抑攻击性是怎么形成的呢?

另外一个问题问到我举的那个丈夫和妻子攻击性受抑制的例子,怎么去治疗这个男人呢?这个男人会在妻子面前感觉受抑制,治疗过程中就要了解到他为什么对于向女人表达攻击性感觉内疚,原因之一是他自己的母亲对他比较严格,也比较容易惩罚他,所以他是一个孩子时其实对这一点是蛮愤怒的,但他不得不去顺从她,也不能够去表达对母亲的愤怒。成年之后他跟他妻子在一起,其实他很害怕失去他妻子,因为当年这个妻子在上大学时先有了男朋友,他是知道的,他见到妻子跟男朋友约会,他也知道他们有性关系,后来是他妻子跟前任男朋友分手之后才跟他在一起,嫁给了他,这位男性一方面很高兴能拥有妻子,但他内心其实是蛮有冲突的,他对妻子感觉愤怒,因为她之前先有另一个男朋友,同时他又害怕会失去她,这样一个内心冲突跟他童年时的早年经历,包括青少年时期的经历有关联,治疗就是要把现在的冲突和他过去的经历做一个连接,以此去了解到他为什么会有这些抑制。

3.为什么在性方面抑制男性多余女性?性方面抑制是怎么形成的?

最后一个问题问到在性抑制方面为什么男性比女性多,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我其实是有一个理论猜想,或者是理论理解的前提,这是基于过去百多年来,对于女性来说,她们所受到的教育会要求她们压抑性欲望,再加上女性对于插入会有焦虑,使得他们在发生生殖器性交时会感受到更多焦虑。

刚才网络连接不太好,因为现在南美那边有飓风会影响网络连接。

男性的性抑制比女性多,我们前面讲到女性受到的教育,从文化上就对女性比较严格,再加上性交时女性会有插入焦虑,所以会使得女性比较受抑制,对于男性来说,通常他可以想也不想就跟女性发生性关系,因此男性可以不去关注他到底跟谁在发生性关系,因为文化上的因素,我觉得讲到这个男人好像没有性的压抑,我觉得这个说法是不对的,这是因为对于男性来讲,虽然在文化抑制上更多是针对女性,对女性有更多严格要求,男性在做自慰手淫时性幻想更多是在意识层面,更加具体,好像他不受抑制,但其实对于男人来说,他无论是结婚还是跟另外的女性建立关系,如果他内心依然可以感觉到内疚、恐惧亲密,他会害怕跟他人交流,同时他感觉到他需要依赖对方,去得到对方的关爱。

基于这样一些原因,使得男性也会遭受到性方面的抑制。

问题三:

有一个男性中年来访者,喝酒后容易打人,在外面跟陌生人打架,觉得对方挑事,也打过好友,目前会打妻子。妻子让他来咨询,来以后他能很好的交流,但不觉得自己有问题。他是超我受损吗?有可能治疗吗?

从这个人的症状来看,他有冲动控制方面的缺陷,再加上在防御机制方面他采用否认机制,首先他的家人要说服他,让他知道他否认了他所做的这些举动,否认了是他的问题。他妻子要说服他同意跟妻子来这里做治疗。在治疗过程中需要解释,妻子要告诉治疗师,他不光有饮酒、打人的问题,他还有否认这些方面内容的问题。

我们来看一下,他之所以会否认自己有问题可能是出于两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是他会羞于去承认他有打人这件事,如果他有这样一个内疚感,羞耻感,如果治疗师给他作出解释他会有反应的,他也有可能是在现实检验方面有些缺损,同时再加上有一个夸大、自负,如果是这样的话,他这种表现就更加接近精神病的层面,我们对他的治疗也就会有所不同,在上述这两种情况下,都需要他妻子去胁迫他、威胁他,妻子要告诉他“要么你来做治疗,要么我们就分开”,因为如果他不做治疗的话,对这个妻子来说是很危险的,这个男人有可能会伤了她或杀了她。

也许这个人恨他的妻子,对他的妻子生气或是对他的兄弟生气,通过饮酒就可以减轻他的内疚感,使得他能够去打他们。其实这样一种动力学上的猜测是错误的,只能表明是治疗师希望能够去治疗他,因为这个人可能会有一些缺陷,比方说他在冲动控制方面、现实检验、组织管理他的思维方面有缺陷,如果是这样,在他戒酒之后你需要给他抗精神病药治疗,总体上就目前掌握的信息来看,这个人诊断的还不够清晰。

这堂公开课的时间是晚8点到9点30,现在已经9点40,超了一些时间,不过老师还愿意花一些时间回答最后一个问题。

问题四:

请问双向障碍的25岁留学生对于学习、锻炼,一切方面都表现缺乏动力,除了经常和女友联系以外,少与外界联系,服药依从性好,目前最想改变的是对学习缺乏动力,对任何事情都有不真实感,请问老师怎样干预?

对这个人的治疗要取决于他是哪种诊断,这一点在我们随后跟心盟的课程中都会讨论到,从病史材料来看,这个人存在客体方面的缺陷,使得他难以跟他人维持亲密关系,在治疗中我们会采用主体间的治疗技术。

其次这个人会有一些因为内疚和羞耻感,所以表达攻击性会受到抑制,分析性治疗中我们要了解到他有哪些内心的冲突以及在童年期和青少年期又经历了哪些创伤,整体上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案例,我们需要去看一下他现在有哪些缺陷,对应地看一下在过去有怎样的创伤,对他的治疗仅仅给出鼓励还不够,我们要帮助他去了解他在客体关系方面的问题,以及他采用了哪些防御机制,使得他变得抑制,干扰到了他的生活。

这个案例蛮复杂的,在我们以后的课程中会讨论到类似复杂的案例。

结尾

感谢大家的倾听,我非常乐于回答问题,也希望大家能够从中学到一些,对我来说当别人向我询问一些案例的时候,因为每个案例都是不同的,所以我总是可以从中学习,我们讨论的案例都比较复杂,接下来跟心盟的课程会在11月份开始,我们主要会集中在作出正确诊断方面有所介绍,我写的这本书《作出正确的诊断》本来应该在7月份出版,但因为一些原因耽搁了,相比9月份大家可以在亚马逊上购买到这本书,请你们保持关注,这本书是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我也有个人网址和E-mail,大家可以提问。

虽然现在我在学中文,但我的中文只相当于一个5岁孩子的水平,所以你们最好拿英文提问,我也会用英文回复,今天我们是用微语音的方式,等到正式授课,我们会用会议软件WebEx,相比那个效果会比较顺畅,今天因为南美飓风我们通话受到了一些影响,总之非常感谢大家参加今晚的微课,希望能在11月份见到大家。

再见,祝大家晚安。

www.psychspace.com
TAG: 布莱克曼 冲突 缺陷
«精神分析治疗不同形式 精神分析实操技能
《精神分析实操技能》
中德班晚间演讲20170909 青少年期及其对亲密关系的影响»
布莱克曼 作者:布莱克曼 / 269次阅读
时间:2017年9月08日
来源: 心盟
标签: 布莱克曼 冲突 缺陷
路径 > 心理咨询 > 精神分析 > 精神分析实操技能
精神分析实操技能文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