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再用这种方式跟孩子说话 简版

别再用这种方式跟孩子说话


没人刻意去学习家长式语言,但大多数人面对孩子时不自觉地就变成了这种腔调。如果你有孩子,或是和孩子打过交道,甚至只是和孩子说过话,你很可能也在用家长式语言。交流的方式或许有千千万,但美国成年人与孩子说话的方式翻来覆去就那么些,耳熟能详。

孩子爬上爬下,我们求他们“当心些!”;两个小家伙抢玩具,我们教导说“要分享”;告别时,来,“亲一下?”;小朋友若是肯吃西兰花,我们更是会夸张地表扬:“好棒!”。等等等等。

我们说这些的本意是为了让孩子感受到被爱,感到鼓舞和安全,同时也是教他们自我控制和有礼貌。然而这些好意的传达效果如何?

从根本来看,家长式语言是一种变相控制。相当于告诉孩子,我们希望他们说什么(“快说对不起!”),如何感受(“你好着呢!”),怎么做(“要乖哦!”),以及他们违背了这些期望会有什么后果(“你想被罚站吗?”)。

换句话说,家长式语言讲的是遵从。而这常常阻碍我们了解孩子的真实感受、动机、想法和行为。我们不是在教他们沟通和解决问题,而是在教导他们服从。

和其他人一样,我也一直这样和孩子说话。记得我女儿朱尔斯4岁时,有一次几位家长安排孩子一起玩耍,临走前,我正和另外一个妈妈聊天,于是转过来对朱尔斯说:“怎么不谢谢贝斯邀请你呀?”问得好像朱尔斯应该懂得抓住那个沉默的瞬间来表示感激似的。

朱尔斯低下头。

“朱尔斯?”我加紧了语气。

“谢谢。”她老实咕哝着回答了。

我的心一沉。我那神采飞扬的女儿竟变得这么谦恭卑微。我仿佛成了一个木偶操纵人,而朱尔斯就是我手中的傀儡。

如果我的老板说,“珍妮佛,不谢谢基丝听我们的报告吗?”那种感受我是能体会的。我会感到侮辱和愤怒。我想朱尔斯也一样。从根本上讲,我教她是因为她年幼,她受我的控制。别人看我的眼光比她的尊严更重要。

想到这一点后我换了种办法,改成从旁辅助。在孩子对现代礼节形成概念之前,我试着支持他们。现在要是朱尔斯忘了道谢,我会见机插话,“多好看的毛衣啊!谢谢!”这时朱尔斯通常都会跟着表示感谢。

要是实在无动于衷,我会稍后同她分析这个问题:“你不说谢谢的话,妈妈担心玛利亚会觉得你不喜欢她送的礼物”。这么一说,朱尔斯肯定会想向玛利亚道谢了。她会自己决定是通过打电话还是发送彩信,又或是写一张老式的便条。我的格言是:晚点都行,不可强迫。

如果说“怎么不谢谢人家?”这种劈头盖脸的质问是比较明显的命令,那么“好棒!”之类的夸奖,其中的操控意味就比较隐蔽了。我意识到这一点是在幼儿园接孩子的时候,那天下着毛毛细雨,一位母亲用“好棒!”哄女儿穿雨衣。这是任何父母都熟悉的场景:

“来,宝贝,”宝拉说。

“不要!”乔治娅固执不从。

宝拉露出温和的笑脸:“宝贝,我知道你能做到的。”小朋友果然就范。“好棒!我姑娘真棒!”宝拉骄傲地宣布。乔治娅也笑开了花。

仔细审视这个场景,宝拉表扬的并不是乔治娅“会”穿雨衣了,而是她的乖巧听话。用表扬诱使小孩穿上不想穿的雨衣似乎没什么坏处。但这种情况多了,孩子无形中会觉得别人的感受比自己的感受更重要。就像心理学家津津乐道的:顺应大人喜好的小孩可能失去自己的喜好。

我们可以试着问孩子抵触做某事的原因,并解释为什么这事对我们很重要。也许乔治娅玩得太热,知道自己穿外套会不舒服。也许宝拉要去市场,担心乔治娅会又湿又冷。一旦大家把自己的想法摊开说明了,就可以一起解决问题。对孩子来说,这种方法比盲目服从更好。


www.psychspace.com
«为什么孩子需要做家务? 育儿
《育儿》
心理学家约翰·瑞迪:孩子宅在家里对大脑没有好处»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作者: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 1142次阅读
时间:2017年1月27日

路径 > 心理学与生活 > 育儿
育儿文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