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性欲
作者: 斯蒂芬·米切尔 / 3966次阅读 时间: 2016年3月12日
来源: 弗洛伊德及其后继者 P25 标签: 本能驱力 俄狄浦斯情结 弗洛伊德 精神冲突 童年性欲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童年性欲

弗洛伊德确立梦的意义的那几年,他做出的另一个重大发现是关于他在进行心灵挖掘时触及的回忆和令人困扰的秘密的类型。随着临床经验的扩展,弗洛伊德发现过去认为宣泄方法(根据布洛伊尔对帕本海姆的治疗改进)所去除的症状常常又会重现。在对这些症状进行进一步询问时,发现作为症状起源的事件隐藏着更早的不愉快经验。除非将症状追溯到这一更早的经历,否则症状很可能复发。这些经历常常是一系列相互联系的事件,开始于童年早期,所有这些都需要挖掘。弗洛伊德开始猜想,当前的冲突和症状总是与童年早期的事件有关联的。

弗洛伊德发现,不仅是癔症患者,他的许多病人都受到关于更早经验的恼人记忆的困扰。如果检视每一个揭出的记忆,来看它是否隐藏了更早的原型,那么所有症状都可以追溯到童年早期(六岁前)的创伤事件。更令人吃惊的是,这些事件无一例外地与过早卷入性有关。

格洛丽亚和分析师逐渐发现格洛丽亚与父亲的早期关系具有核心重要性,这个关系令她感到既兴奋又恐惧。在治疗过程中浮现出许多她父亲半裸着招摇的记忆。她对他的阴茎既着迷又厌恶,它看起来巨大而邪恶。根据她童年所搜集的有关性和生殖的信息,她无法想象她小小的阴道怎能容纳这么大的阴茎。性和父亲都既令她强烈兴奋又令她深感危险。分析情境本身,如同她生活中所有重要而引发焦虑的领域一样,也是(在移情中)围绕着这个核心、创伤的构型而组织的:分析的解译如同父亲的阴茎,看起来巨大无比,既令人强烈兴奋又极其危险;她的心灵就像她童年的阴道一样,窄小而脆弱她渴望接受这些解译,但又害怕被它们破坏。

弗洛伊德早期临床发现的最后一个方面甚至更令人吃惊,如果逐层剥开童年性的回忆,回到其产生烦恼的核心,这些记忆从无例外地与这样或那样真实的性遭遇有联系。这些发现导致弗洛伊德提出了引起争议的幼儿诱惑(infantile seduction) 理论:所有神经症的根源原因是在儿童的经验中过早引入了性。儿童天然的无知使她无法加工这种经验,在青春期自身性欲出现自然高峰时再次受到创伤。青少年这种新的、强烈的情感重新点燃了早期的记忆和情感,并陷入它们在儿童心灵表面之下未加工的形式中,产生了造成神经症症状的强大压力。

这一早期理论会认为,格洛丽亚关于父亲的情感和恐惧的记忆必定隐藏了父亲真实的引诱事例。实际上,格洛丽亚的许多记忆不是明确的骚扰,而是她感到父亲那令人恐惧的对她的性的强烈兴趣:他会闯进她的房间而不理会她对隐私的要求,以一种她感到极其尴尬不适的方式留意并评论她的生理成熟。

尽管遭到医学同行的诸多批评,弗洛伊德还是拓宽发展了他的幼儿诱惑理论。与此同时,他也在对自己的梦的解译中努力对付自己的过去。

1896 年,弗洛伊德的父亲去世,弗洛伊德做了一系列梦,这些梦揭示出令他吃惊的对父母的情感。弗洛伊德曾经怀疑自己童年存在性遭遇的可能性。如果所有神经症都起于引诱,而他自己有神经症症状,那么他自己必定曾被引诱。然而他却无法发掘任何这样的记忆。关于父亲的梦似乎提示了不同的东西;当他还是个小男孩时,他对母亲有性的渴念;他把父亲当成危险的竞争者;对于父亲近期的死亡他感到获胜。似乎是弗洛伊德并未在童年遭到引诱,而是他自己渴望被引诱。

弗洛伊德这一令人吃惊的自我发现也与他对幼儿诱惑理论的质疑逐渐加深相关联。神经症症状是很常见的。那么如此之多的维也纳中上层家庭的儿童都经常遭受照料者的性虐待是否可能?讽刺的是,弗洛伊德为支持他的这个理论而积累的资料越多(越多的病人恢复了表面看来是童年性经历的记忆) ,这个理论就越显得不可能。把这些线索放在一起后,弗洛伊德做出了重要的结论,他在1897 年给弗里斯的一封信中宣称,这些性经历中的大部分很可能从未发生,只是愿望和渴求的记忆被错当成了关于事件的记忆(弗洛伊德, 1985 ,第264-266 页) 。

弗洛伊德把表面的挫折转变为加深探索的机会,是他天才的一个特别标志。幼儿诱惑理论的推翻迫使他以非常不同的方式来理解临床资料。他也持有当时的普遍观点,即如果对儿童不加干涉,他们在性的方面是纯洁的。性是在青春期的激素改变时才出现的。幼儿诱惑理论看起来如此有说服力,是因为它把纯洁童年中性的出现解释为成年引诱者引人的。但是如果引诱从未发生,如果分析揭露的记忆不是关于事件而是关于愿望和渴求,那么关于纯洁童年的整个假设就都需要重新考虑。幼儿诱惑理论的推翻导致了1897 年幼儿性欲理论的出现。弗洛伊德现在认为,他在病人的神经症症状下所揭示出来的冲动、幻想和冲突不是源自于外部的污染,而是来自于儿童心灵本身。

弗洛伊德越来越坚信,强烈冲突的性欲不仅主导着未来患神经症的人的童年,也主导着所有男人和女人的童年。进一步来说,神经症症状背后所隐藏的性,其含义并不局限于常规的异性性交,而更接近于性变态中的性。它所包括的身体部位不仅是生殖器,也包括嘴和肛门,它所包含的身体活动也不仅是交媾,甚至也包括吮吸、排便。弗洛伊德日益感到,神经症和性变态的性所具有的兴趣和活动广泛的特征,可追溯到童年的自然性欲。但是为什么性会成为如此有力的生活中问题的诱发因素呢?弗洛伊德的临床发现使他重新思考性欲的性质以及性欲在整个心灵中的角色。

本能驱力理论

弗洛伊德在接市来几年建立的性欲理论(1905b) 根据的是本能驱力的观点,这成为弗洛伊德后来所有理论建构的重要基石。

弗洛伊德推理道,心灵是释放触动它的刺激的装置。刺激有两类,外部的(例如威胁生命的捕猎者)和内部的(例如饥饿)。外部刺激可以避免;而内部刺激则不断增长。心灵的结构是为了容纳、控制,并在可能的情况下释放内部刺激。

内部刺激中最为核心的是性本能。弗洛伊德认为,性本能表现为身体不同部位产生的广泛的一系列紧张,需要通过活动获得释放。例如,口欲力比多产生(来源)于口腔,造成了对吸吮活动的需求(目的) ,然后指向并依附于某种东西(通常是个体外部的东西) ,例如乳房(客体) ,需要这种东西来满足。弗洛伊德认为,驱力的来源和目的都是驱力固有的特性;而客体则是在经验中发现的。因此,在为了自我保存而进行的摄食中,幼儿发现了乳房是力比多快乐的来源;由此,通过经验,乳房成为第一个力比多客体。

特定器官中神经末梢的聚集,构成了这些器官作为力比多驱力来源的基础。弗洛伊德认为,这些“性欲区”一直具有性兴奋的潜能,但在童年不同时期,其中某个区域占据主导,涉及这个区的活动成为儿童情绪生活的核心组织焦点。弗洛伊德提出了一组性心理阶段,在不同阶段某个身体部位及其对应的力比多活动占据主导地位:口唇、肛门、性器和生殖。

如果精神分析总体上比喻成考古挖掘,那么弗洛伊德对人类性的观点的发展和丰富,具有早期探险家寻找尼罗网源头的所有热情和兴奋。弗洛伊德从主干道开始,即成人的性及其在人类经验中核心而显见的作用。但是它从何处起始?在源头又是什么样子?弗洛伊德的病人对当前经验的联想和他们渐次揭露出越来越早期的回忆,为弗洛伊德提供了逆时间河流而上的船只,让他回到越来越早的经验、幻想和愿望。主河道一再地分支。性并没有单一的源头,例如从突然的觉醒或某个具体创伤开始(如幼儿诱惑理论所指)。性有许许多多的支流(弗洛伊德称之为“本能成分”)。它并非起源于生殖期,而是散布在多种感觉中,位于许多不同身体部位,在生命的第一年通过许多不同活动而激发的。

弗洛伊德认为,童年性欲的冲动在成年期以伪装的(神经症症状)和未经伪装(性变态)的形式保留。有些保留为前戏,包含在生殖期交媾的最终目标下。但是幼儿性体验的大部分内容是社会化的成人的心灵所不能接受的。最理想的情况下,这些内容转变为升华的、目标受抑的满足形式。许多驱力冲动过于有伤风化,完全不能允许其满足;因此建立了精细的防御以保持它们处于被压抑状态,或将它们转化为无害的活动。于是成人经验的河流仍由其幼儿源头的流水延续而来,只是原来的水流经过交汇、伪装、混合,成为表面上看来的整体。

让我们来以肛门为例。肛门由于聚集了神经末端,以及它在排便训练期间的核心角色,因此是个重要的性欲区。儿童强烈地希望在他想排便的时间和地点排便,获得最大的排泄的感官快乐,操控和刺激肛门,制造脏乱,产生粪便的臭味。社会化需要对这些愿望设立一套复杂的抑制和限制。排便必须接受调节控制;只在特定情况下才准许进行。一定程度的整洁必须建立起来;身体卫生的基本原则发展起来。

那么肛门性欲冲动又怎样了呢?弗洛伊德做出的结论是,肛欲冲动与口欲和性器冲动一样在成人经验中延续,大量的成人功能的建构不是为了提供经过伪装的满足形式或有效防御,就是提供满足与防御的复杂结合,而后者更为常见。

例如,有些人非常善于散布混乱。他们无法忍受整洁,因为整洁让他们感到压抑窒息。如果他们来你家作客,你的家在他们离开时比他们来时要乱许多。根据弗洛伊德的幼儿性欲理论,他们始终在为经过稍微伪装的、要弄脏弄臭的肛欲冲动找寻释放出口。

而与此类人对应的是那些把生命献给秩序和整洁、无法容忍脏乱的人。这些人需要任何东西都有个合适的地方。他们永远在问的问题是:“这个放哪儿?”在食物还没消化完之前,餐具就已经洗净、擦干、收了起来。所有东西的表面都擦干净。如果作客,你的家在他们离开时会比他们来时更井井有条。(以前从没有固定地方的东西也找到了合适的位置来放。)根据弗洛伊德的幼儿性欲理论,他们致力于加固对肛欲冲动的防御。违背他们的生活制度是危险的。要是容忍脏乱,洗手间就不再能容纳下排便,于是会导致爆发的噩梦。

俄狄浦斯情结

弗洛伊德发展理论的核心内容是俄狄浦斯情结。弗洛伊德认为,性欲的各种元素在大约五六岁的时候会聚在性器组织结构中,前性器的本能成分(例如口欲和肛欲)都归入性器的主宰下。儿童所有欲望的目标变成了与父母中异性的一方发生生殖器性交。父母中同性的一方变成了危险、令他害怕的竞争对手。(弗洛伊德后来[1923J引入了反向俄狄浦斯情结[negative Oedipus complexJ 一词,指儿童以父母中同性的一方为客体,而以异性一方为竞争对手。)就像索福克勒斯笔下的俄狄浦斯一样,每个孩子注定跟从自己的欲望,因此陷入强烈、激情的情绪中,找不到简便的解决方式。每个儿童俄狄浦斯情结的色调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较早的、前性器期组织的过程。对于具有强烈口欲固着的儿童,性器期会具备口欲主题(性欲充满了依赖)。具有强烈肛欲固着的儿童,性器期会具备肛欲主题(性欲充满了支配和控制的意象)。

弗洛伊德认为,俄狄浦斯情结是通过阉割焦虑(castration anxiety)的威胁而解决的。男孩感到他的竞争对手会阉割他,并假定父亲会以类似的方式惩罚他,他会想要解除对手的这种威胁。只有通过阉割的威胁,儿童才能放弃俄狄浦斯的野心。1923 年,弗洛伊德提出了起我的概念,自我理想是其重要成分之一,作为“俄狄浦斯情结的后继者”来解释父母价值观的内化,这些价值观内化与解决俄狄浦斯挣扎同时发生,其内化控制住幼儿性欲。弗洛伊德在解释女孩的俄狄浦斯情结的解决和超我的建立时遇到了很大困难,因为对女孩来说,阉割的威胁理所当然地会比较小。(我们将在第八章中更充分地讨论男孩和女孩不同的发展路径。)

俄狄浦斯情结的细节和结构同时取决于先天和经验的因素,对每个个体来说都不同。但弗洛伊德指出,对于我们所有人,童年性欲的核心主题在俄狄浦斯情结中组织,而这一组织结构成为余生的潜在结构。正如精神分析学者杰伊·格林伯格(1991)所言:

在弗洛伊德看来,俄狄浦斯情结既是正常发展的关键事件也是神经症的核心冲突;无论是心理健康还是心理病态中的精神力量的相互作用,都是在这一背景中获得理解。它是分析的非凡发明,是理解家庭动力学及其在儿童精神生活中的遗留影响的框架。(第5 页)

俄狄浦斯情结一直是与弗洛伊德主义精神分析联系最广泛的模念。格林伯格(1991)曾经指出,这个概念的含义在精神分析理论发展的几十年来发生了显著的改变,弗洛伊德对性占有和竞争的观点已经极大地拓宽,包含一系列不同类型的动机和各种家庭动力学的群集。然而,“弗洛伊德主义者”的身份往往伴随着将各种理论和技术创新整合到扩展的俄狄浦斯情结观点中。由此,即使如罗伊·沙弗(参见第七章)这样对经典驱力理论持批评态度的学者,也指出“对我们来说最适用、可信、全面、持久和有效的故事序列[是]包含其所有复杂性和所有惊喜的俄狄浦斯情结”(1983 ,第276 页)。

精神冲突

弗洛伊德在提出无意识、幼儿性欲和本能驱力的理论时所创造的术语,已经被使用得如此普遍,因此难以评估他对精神的理解是多么的具有革新性,以及它到现在仍然是多么惊人。弗洛伊德指出,我们所体验到的自己的心灵,只是心灵小小的一部分;其他的部分是我们虚弱的意识所无法了解的。我们许多所想、所感、所为的真正含义是由无意识决定的,是我们无法觉察的。心灵具有精致的装置来调节本能力量,这些本能力量是所有动机的根源,持续要求释放。心灵表面上透露出的是一种幻象;精神与人格是高度复杂、结构精巧的一层层本能冲动、这些冲动的变形和对这些冲动的防御。弗洛伊德写道:

我们所描述的一个人的“性格”在很大程度上是从性兴奋的资料中建立的,并包含着从童年时就固着的本能、通过升华获得的建构,以及其他用来有效控制住被认为是无实用性的变态冲动的建构。(1 905 ,第238-239 页)

在弗洛伊德看来,人格的基本材料是由冲动和防御编织而成的。在格洛丽亚的分析中,逐渐清楚的是,她挣扎的一些核心问题涉及童年期对愿望和冲动的冲突,它们后来以不同的方式编织在她成年后的人格中。

在治疗的最初几个月,格洛丽亚的童年越来越生动地浮现出来。她开始意识到她全面的神经症症状最早出现在大约十一二岁的时候,当时她泛化的强迫性反鱼思维变得相当恼人,并演变成干扰生活的强迫行为。格洛丽亚晚上会躺着反复想冷热的组合。她会到浴室按某种顺序开关冷热水龙头:热—冷—热—冷—热—热—冷—冷F热—玲—冷—热—热—冷—冷—热。她因为不知如何能有确定感地结束这个次序而饱受折磨。每个序列似乎都无法自然结束;每个序列都可以无体止地重复。她会一直继续,寻求着终结,直到在终究无法安心又疲惫不堪的状态中放弃。

格洛丽亚症状的开始恰逢青春期的开始,这时她的身体、反应和情感都以令她害怕的方式变化着。她发育中的乳房和月经初潮引起了父亲极大的注意,他常常兴奋地恭喜这些。她自己性兴奋能力的增加带来了极大的问题,因为对她来说,性如此密切地联系着令人恐惧的意象:遭受更大、更强、吓人的男性人物的伤害。或许龙头里的水代表着她的女性气质和性的迸发,水的冷热代表着她情感的冷热。在弗洛伊德将症状看成经过伪装的妥协形成的理解中,格洛丽亚对水龙头的反复折腾是用经过替代伪装的方式表现她的内心:她想要被唤起兴奋与想要令自己冷静之间强烈地冲突,她想要昕任她身体内涌现的自然过程和她拼命想控制掌握这些的努力。

在格洛丽亚长大以后,这个核心冲突、在禁止的冲动与对这些冲动的防御之间的争斗变成什么样了呢?性本身基本上是不愉快的,有时还令她痛苦。她成年后的性体验似乎是沿着童年幻想的线路组织的,真实的不适令她尽可能回避这种体验。然而,性所具有的兴奋特征则被包含在有关引诱、约束和主宰的手淫幻想中。性是令人痛苦的降服,在现实中顺从性的影响过于令她恐惧;在可控制的幻想中顺从令人痛苦的性(她可以让自己兴奋或冷静)则足够安全,她就可有非常强烈的享受。

但是,格洛丽亚童年冲突的痕迹并非只在成年的性中有所表现。格格丽亚的整个生活都可以被看成是她以自己逐渐发展的智力、才能、自我表达和活力来对抗她想控制一切的无望努力。这个核心的、影响广泛的挣扎的一个最生动的例子就是她种植植物有困难。她会从苗圃买回植物,悉心地照料一段时间。但当出现新的成长时,她不能控制自己的冲动去剥开新芽,因此完全阻碍了成长。类似地,几乎她生活的所有领域都受到限制,因为她深信自己需要监视并警惕地控制她所有自然的身体和情绪表达,不能让它们失去控制而给她带来危险。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本能驱力 俄狄浦斯情结 弗洛伊德 精神冲突 童年性欲
«Libido 力比多(弗洛伊德) 力必多 libido 驱力理论
《力必多 libido 驱力理论》
攻击驱力»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