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自尊的迷思
作者: Roy·F.Baumeister / 10005次阅读 时间: 2012年11月15日
来源: 姚若洁 译 标签: Baumeister 心理学 自尊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A2yn)ujR%s1L0心理学】破除自尊的迷思心理学空间K7lu)Q!z DuI"Ax5t

7t1RVH5d0撰文/鲍迈斯特(Roy·F.Baumeister)

:M3o9a O t-I0心理学空间 I;JKA{d$cz?v

   坎贝尔(Jenifer D.Campbell)心理学空间/s*x/B&q| g

心理学空间x ?7M.cCob

   克鲁格(Joachim I. Krueger)心理学空间&J `c2Mk*u5oP

P.HT gO^6Q0   佛贺斯(Kathleen D.Vohs)心理学空间 dT4JZl'rF M

kfM?q t0翻译/姚若洁心理学空间9@2H;zN,^wI'n

}X x:D\ n r{ }(h8R0m0提高自我价值已占据人们的心思。然而这样的努力对于促进学业进步或防止行为偏差并没有什么效用。心理学空间 Er^i%S#h_ ye

p+],bK;ZJZG j0人们直觉上会认同自尊对于心理健康的重要性,所以我们大部份的人会尽可能保护或提高自的尊,这并不是什么不寻常的事。但值得注意的是,对自尊的关注已经变成美国大众共同关心的议题,他们认为自我是心理资源的中枢,各种正面的作用都根源于此,所以理所当然​​的推论便是:根植于个人的自尊低落,是各种社会问题与不良作用的来源,于是,数十年来,各种野心勃勃的社会活动一直持续着。的确,提升自我价值的各种联盟组织不在少数。

1|-q`8sQe1x"{-E0

E*s H y-b0让我们看看1980年代后期发生在美国加州的例子。由于众议员巴斯龚塞尤斯(John Vasconcellos)的推动,州长杜克麦吉安(George Deukmejian)创立了自尊与个人及社会责任的特派小组。假日旅游套餐,旅游指南等等的资讯龚塞尤斯认为,提高年轻人的自尊可以减少犯罪,青少年怀孕,毒品滥用,学业无成以及污染等问题。他甚至表示,这些努力有朝一日将可能对州预算的平衡有所贡献,因为自尊自重的人收入会比较高,进而也会缴比较多的税。在各项活动中,特派小组也成立了一个学者小组,调查相关文献。他们的成果《自尊的社会重要性》公布于1989年,其中提到:”就算不是绝大多数,也有很多烦扰社会的重要问题,来自于社会成员中许多自尊过低的人。“但事实上,他们的报告中几乎没有支持这段说词的证据。心理学空间9j9eono5G&PL

心理学空间4?8l.xb v7m~

加州的特派小组于1995年解散,不过一个称为“美国国家自尊协会“(NASE)的非营利组织则承接了这个职责,根据他们的宣言,NASE旨在“促进对自尊的意识,提供-field与指导,透过提升自尊,以改善人类状态。“目前data subject for-加州参议员的假日旅游套餐,旅游指南等等的资讯龚塞尤斯,也是NASE咨询顾问之一。心理学空间1Sl#Ma#f(gy&{ ?$O

心理学空间s;ZB4hG\+i j*G'J

在缺乏支持证据的状况下,加州领导人带头影响社会政策及心理治疗,是合理的吗?也许是。毕竟在适当的研究完成之前,执业心理学家与立法者仍得面对与处理这些问题,不过,比起15年前,目前可供参考的研究已增加许多,足以评估自尊对几种人类活动的价值。遗憾的是,那些拥护自尊提升计画的人,包括激酶的领导人,并没有表现出了解新研究的欲望,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最近在美国心理学学会(APA)的支持下,一起重新检视科学文献。

{!U:P[#} t`v0心理学空间3kF/Qn.p)d

情人眼里出西施

y"uw{$av,i0

"UoJw av Z Ng0要判定自尊的价值,首先需要一个合理的方法来评量自尊。绝大部份的调查者只问人们对自己有什么看法。很自然的,这些答案通常倾向于让自己看起来比较好。可惜心理学家缺乏更好的评量方法,这令人担忧,因为用在其他特质的研究时,自我评估法通常也被证实是死路一条,例如自尊与外貌吸引力之关系的研究。

Gz"fU5l)O0
心理学空间/Io&R#rB7o"s)L

某些发现指出,人为地提高自尊,可能降低接下来的学业表现。

(I-T A/_Jq?\0

9`[&EYb&?Q%M CCE0有几项研究探究了这些性质的相关性,研究结果普遍发现:人们对自己外貌与自尊的评价,有清楚的正向关系。外表有吸引力的人往往自我评价也高,因为比起外表不吸引人的人,他 ​​们受到较多正面的待遇-较受欢迎,很吃香,情人与朋友对他们有较高的评价。这种推论看来虽然合理,但同样有可能的是,宣称自己很不错,而在自尊量表上给高分的人,可能也会自吹自擂是外貌吸引人的人。

hV.\]N@(k k0

aKS|'Ns2L0自尊高低的影响

9p8?R~d0心理学空间+[y bU{ ?

■ 自尊被美国人视为一个集体问题,他们担心不适当的 自尊会导致多种不良行为。

cH.\/]NU#r0

8^ Fy\7AwL0■ 与一般认知相反的是,恃强凌弱者并非普遍缺乏自 尊。年纪轻轻就性生活活跃,有酗酒与滥用违禁药物 倾向的人也并非如此。

1ku0\;k_$R%Y`_0

aQq-ibvt,]-xv0■ 提高自尊并不会提升学业与职场的表现。

:Bv[Gk7`#H1E0

1Z6UpN7I }L)PLM0■ 有高度自尊的人,会展现较高的进取精神,并明显比 其他人快乐。心理学空间dPJ5Q1U,O

-v4KE q6?0 心理学空间Z%S/W'r%R1B

心理学空间zL-W#A$i!I1g_Y

1995年,美国伊利诺大学的狄纳(Edward F.Diener),沃希克(Brian Wolsic)与印第安纳大学南弯分校的藤田(Frank Fujita)检视了上述可能性。他们从许多人中选取大量的样本,取得自尊评分并为每个人照相,再把这些照片给一群评审看,让评审为他们的魅力评分。根据全身照片所得的分数,与自尊之间并没有呈现显着相关。大头照的相关性则稍微高一点,但即便如此,还是值得怀疑,因为有着高度自尊的人也可能特别注重自我的表现,例如穿戴吸引人的衣物与首饰。这份1995年的研究显示:当评审只看到未经装饰的脸部照片时,吸引力与自尊的相关性便掉落发明贮藏箱到零。然而,同一份研究中也发现,自我评估的外貌吸引程度却与自尊有着强烈的相关。显然,有着高自尊的人在自己眼中看来很不错,但对他人而言却不见得如此。

vW5d8T K5`0

%v i#hb'eZ0P&q5C"w*^0这种不一致发人省思。乍看之下,外表吸引力与自尊的高度相关,结果只不过是人们喜欢自己的一贯表现。类似现象也发生在自尊低的人身上,他们倾向于“毫无用处没意义不值得化“(floccinaucinihilipilification:这是“牛津大辞典”中最长的字之一),我们难以抗拒这个夸张的词汇,其定义是“认为某物一无是处的行为或习惯”。也就是说,自尊低的人,不只是对他们自己持负面看法,而是几乎对每件事都抱持负面态度。

XIB4Bl;S$t5?0

{&U/wR P0这种倾向当然会扭曲某些评估结果。例如,心理学家一度认为,自尊低的人特别有偏见。早期有些研究,让受试者评估与自己不同团体的人,结果似乎肯定此种说法,但比较细心的学者,如密西根大学的克劳可(Jennifer Crocker),对这样的结论提出质疑。毕竟,如果是对自己有负面评价的人,对于与自己不同的人也给予类似评价时,很难说这就是偏见。如果把受试者评估自己团体与他人团体的差异拿来当做偏差的标准,结果就反过来了:自尊高的人反而显得较有偏见。“不值得化”的倾向也提高了另一种危险,那些以贬低的方式自我描述的人,可能也对自己的生活有类似描述,于是造就了自尊低的人生活不愉快的形象。心理学空间R+fI U#Uxmv

心理学空间"yR8y|s`.t9^5W'm

由于自我评估通常会造成误导,所以我们在检阅研究文献时,尽可能着重于客观的测量,而这些条件大量降低了适合用来研究的数量(从超过1万5000份文献降到200份)。我们也留意到必须避免另一种谬误:认为自尊与某些行为有因果关系。的确,因果关系的问题正是争论的核心。如果高度自尊带来某些正面效应,可能就值得花费精力与金钱来灌输这种感觉。但如果这种相关性只表示成功或良好行为,会带来正面的自我形象(至少这也同样合理),那么单纯地提升自尊就不会获得什么效果。我们展开了为期两年的努力,首先藉由检阅自尊和学业表现相关性的研究,来探讨这个议题。心理学空间;^9y5\BgT ^;C7`S

.r Pb-s2ly3\0校园万花筒

yfA^z+@ n0YgW'q M0心理学空间p*Y zyci w h

为了帮助学生,一开始,我们很有理由期望提升自尊是强而有力的工具。从逻辑上来说,良好的自尊可以加强在学时的努力与持续力,也能MIC询盘篮询盘篮学生不向“自我怀疑“或”缺乏竞争力“的负面感受屈服。早期研究显示出自尊与学业成绩之间的正向关系,使这种说法变得更为可信。然而,高自尊是否真的诱使学生表现得更好,现代的研究对此投下问号。心理学空间*f.qY5|'g

7K4}+c3|MB%F#b2_3j\ x3KD0要推论这种因果关系,可以对同样的受试者在不同时间做两次测验,1986年,当时 ​​在爱荷华大学的波特鲍(Sheila·M. Pottebaum),凯斯(Timonthy Z.Keith)与艾利(Stewart W. Ehly)便做了这样的测验。他们测试超过2万3000名中学生,第一次是在十年级(相当于高中一年级)时,第二次在十二年级(相当于高中三年级)。他们发现,用十年级时的自尊预测十二年级时的学业成绩,效果微弱。而十年级时的学业成绩与十二年级自尊的相关性,只高一点点。目前有许多研究都得到同样的结果,而这当然无法指出提高自尊可使学生得到什么益处。有些发现甚至显示,人为地提升自尊可能会降低接下来的表现(见《混杂的讯息》)。心理学空间Am7}.E'S SVg~

I+MX2zb2g8x0T0 心理学空间X%H9z]/TMUW

8|G6my!jz0[8C0自尊与学业成就

V6|;y'C ?-X)K0

)F*y wkm3b0为了判定高自尊是否带来好的学业表现,研究者调查数以千计的中学生 在两个时段的生活。证实了十年级(相当于高一)的自尊与到了最高年级 时(相当于高三)的学业成就之间的相关性,大约与十年级的学业成就和 最高年级的自尊的相关性相仿。所以很难知道何者影响何者,或是否有另 外的因子同时带来高度自尊与良好的学业成就。  心理学空间FN)i7x8UY"gV*d

心理学空间:n)uSmt3Zb\*z

心理学空间-I;d.gE1|"H|+tHt

心理学空间#eP:U(r'P1q

不过,即使不会促进学业成就,提升自尊有没有可能影响日后的表现,例如,工作成就?显然并非如此。对于自尊感与工作表现之间可能的关联性,研究结果正回应着学业上的发现:如果一味地寻找相关性,的确会产生某些具暗示性的结果,但这并不表示良好的自我形象会导致职场上的成功,反之亦然。无论如何,两者之间的关联性并不强。

&p|9e4OS-}0心理学空间*M;Z5qT&B]!o5Nd

如果自尊自重可以帮助一个人与同侪相处良好,那么他在学校或职场上成就不高的缺陷便很容易得到补偿。拥有良好的自我形象,也许会促使一个人在某种程度上更讨人喜欢,因为人们倾向一共32元与有自信,态度正面的人相处,而远离那些自我怀疑与缺乏安全感的人。心理学空间Oe Q$Tz"afxQ J0y

Zpd7?O)g|)|$g:I0自视较高的人,通常会表示自己是受欢迎的,而且会把自己的友谊评估为十分优越,相对来说,自我描述为自尊较低的人,会陈述“较多的负面互动与较低的社会支持。不过,正如美国内布拉斯加大学林肯分校的毕夏普(Julia Bishop)与殷德碧森-诺兰(Heidi·M. Inderbitzen-Nolan)在1995年的报告,这些说法并没有反映事实。研究者询问542名九年级(相当于国三)学生,请他们提名最喜欢与最不喜欢的同侪,评分结果与自我评估的分数一点关联都没有。

ZpIT-EW{$~w,A0

b%I-QcE&H KM0其他还有少数研究方法完好的研究,发现同样的状况也发生在成年人身上。其中一项研究是在1980年代晚期执行,目前在德州大学达拉斯分校的布尔麦斯特(Dunane P.Buhrmester)与三位同事指出,自尊感较高的大学生声称他们善于开始一段新的人际关系,勇于表露自己,能够在面对他人令人反感的行为时自我坚持,能够提供情感的支持,甚至较能处理人际之间的纷争。他们室友的评分,却呈现出不一样的故事。五项人际关系技巧的调查中,有四项与自尊的相关性掉到近乎零。唯一仍在统计上维持显著的,是展开一段新的社交关系与友谊的能力。这看来的确是自信心有所作用的范围:认为自己有魅力的人,对于与陌生人展开对话应该比较熟练;而自尊较低的人很可能会害怕被拒绝,逃避这样的接触。心理学空间/K-VE y{c,fp%Bd

F8dswpSp1j J"J0自尊与人际关系心理学空间9Z0@ E"F:sC

心理学空间8IK!M+Ks+].X

对大学生所做的一项研究发现,在受试者自我评估的时候,自尊与多项人际关系技巧有强烈关连。但由他们的室友来评估时,结果就不一样了:所调查的五项技巧中,有四项与自尊的关连掉落发明贮藏箱到统计上不显著的范围。不过自尊与建立新关系的技巧仍有强烈连结,这是可以预期的。

@0vUm6B _"bVcW0心理学空间,mX1\LTS

心理学空间I@bXDP0~'^%e

uV?Y \0 

O(sZ0X]-Z} T['?0心理学空间U7E ^^l0zva2^ \

可以想像,这样的差异也会影响一个人的爱情生活。2002年,纽约州立大学水牛城分校的马瑞(Sandra·L.Murray)与四位同事发现,自尊低的人倾向不信任伴侣表现出的爱与支持,他们的行为表现得就像预期自己随时会遭到拒绝。然而,研究者并没有提供证据“说明这样的爱情关系特别容易瓦解。事实上,高度自尊反而可能是更大的威胁:如1987年在肯塔基大学的罗斯包特(Caryl E. Rusbult),莫罗(Gregory D.Morrow)与强生(丹尼斯J.约翰逊)显示,自视高的人更可能在问题发生时,做出结束关系与寻找新恋情的反应。

L/Ox+ZKK0心理学空间 e*YnB-X`M_

性,毒品,摇滚乐

4on bS*~3`$E0心理学空间W;PoN2P['f^

对青少年来说又如何呢?自尊或缺乏自尊如何影响他们的爱情生活,尤其是性行为?研究者对此做了很多检验。从各方面来说,研究结果都不支持“低自尊使青少年有更多或更早有性活动的倾向“。其实更应该说,自尊高的青少年比较不受压抑,较忽略风险,也容易有从事性行为的倾向。而同时,不好的性经验与意外怀孕则会降低自尊。

~7d3dQ7z%h0
心理学空间7ia{,_7d!T!ter

混杂的讯息心理学空间 A`/P8k G~T

心理学空间 Yy2l.ubC `

一份由美国维吉尼亚联盟大学的佛塞斯(多纳尔森R.福赛斯)与克尔(娜塔莉·A.科尔)于1999年发表的研究指出,试图提高学业困难学生的自尊,有可能产生与期望相反的结果。这项研究的受试者是在大学修心理学课程的学生。

Q _ ~|%T5b0心理学空间%H^*A Vc:O&n$Hy

分数为e或F的学生被分为两组,两组一开始的平均分数是一样的。每周,Dai-ichi组的学生会收到一封设计用来提高自尊的电子邮件(如左边的范例)。第二 ​​组学生收到的讯息则试图灌输他们对学业表现的责任感(右)。在课程结束时,Dai-ichi组学生的平均成绩掉到50%之下,即不及格的成绩。第二 ​​组学生的平均成绩是62%;虽然不尽理想但至少及格。

'P~7vX"xM"k0
第一组第二组
成绩好坏,为什么?

a f&w9l6y#x0过去的研究显示,学生上考场时容易失去信心:他们会说“我没办法”,“我一点价值都没有“,或”我不像其他人那么优秀“。心理学空间iD;N"Q-e9d+R

心理学空间%k H6qn)Z4IGG2c@:\

然而,其他研究则显示,有着高度自尊的学生不仅有较好的成绩,也比较有自信与把握。事实上,在一个研究中,研究者要学生写下他们试图提升成绩时脑海中闪现的字句“。考试成绩进步的学生,他们所想的是:

OTzm#Me4w$sl4e2yv0心理学空间'x#EjRW

“我应该为自己感到骄傲。”心理学空间9CzX y2c q

,Uh3L.A@:m^mh h0“我办得到。”心理学空间/Jgb`#j,If;a8U

心理学空间c q9{`hf

“我比这个学校中其他的学生要好。”

iJy6Y6xqF$v0心理学空间4im#G&T m] S8h

“我对自己很满意。”心理学空间+BE/SGKa

ZH+t o.ew9m X'F0成绩没有进步的学生所想的是:

DA4ZeQ!EA(r0心理学空间ywwx vdCL

“我对自己感到惭愧。”

4j"nF} p`6p0心理学空间S$^2x F\}!K

“我不配念大学。”

? h{#mq$^"A`)@0

OvjU!j0“我就是没用。”心理学空间7W]_Ie$U#u f

成绩好坏,为什么?

g\Ab5?1~9?i j0过去的研究显示,当学生上考场时,容易把不理想的成绩归咎于外在因素:他们会说“这考题太难“,”教授根本没有讲解“,或”这问题太刁钻了“。

iU_ z.I0心理学空间)q,d I_(Py wTk(Pn}

然而,其他研究显示,对自己负责任的学生不仅能得到较好的成绩,他们也学习 ​​到,只有自己才能控制自己想要的成绩。心理学空间'c8h4`(C@ {

心理学空间"_6I9}n*r O ef;d?

事实上,在一个研究中,研究者要学生写下他们试图提升成绩时脑海中闪现的字句“。考试成绩进步的学生,他们所想的是:心理学空间,LYw*] b'SKj)T#i

心理学空间6qqP([?8MA-G

“我必须更努力。”

BX(A7t?MY0

(WcxM4vOy0“只要我专心,就可以学好。”

0LZ0i8o!OWE0心理学空间kw$q"cv

“我可以掌控自己在这门课的表现。”心理学空间]]Ye4y)cS8h5t

心理学空间:h,YUbj7Q

“我拥有把它做好的能力。”心理学空间 P[0D?`s$A

!l(JTg8Xyg)z;ZOq F0成绩没有进步的学生所想的是:

"F9lf0k)?"i0心理学空间$X3o @u&Cji Z

“这不是我的错。”心理学空间3{ow1n%mB k

#S_zSxA'@N0“这考题太难了。”

r;@9q*R,Q RQ0

.?6hy8G tw.eD0“我不擅长这个。”

%m4|)T |'\y kJ0心理学空间ha.LM sL ~~%I

 心理学空间]G UTl1wd Y

基本原则:看重自己,提高自尊。基本原则:担起自我表现的责任。
心理学空间wg{+M"ol1@J

 心理学空间)R'i9^)i4C5xF6f;H9k m+f

^,V&t6K&W/Nl0 心理学空间p'PF$U!sC

n0igQ Z ]g0如果撇开性行为的问题,那么酒精与违禁药物方面呢?这些物品的滥用,是青少年最令人担忧的行为之一,许多心理学家一度相信提高自尊可以避免这些问题。他们的想法是,自尊低的人会转向饮酒或嗑药来寻求慰藉。然而数据并没有显示青少年低自尊会造成酒精和毒品的滥用,甚至连相关性也没有。特别是2000年由纽西兰奥塔哥大学医学院的麦吉(Rob·McGee)和威廉斯(Sheila·M. Williams)执行的一份大型研究,发现,青少年在9~13岁测出的自尊高低与15岁时的饮酒与嗑药行为并没有相关性。即使饮酒与自尊之间显现关联时,这些发现也是混合与非决定性的。有少数研究显示高自尊与经常性的饮酒有关,但其他研究则相反。然而,我们的确发现有一些低自尊促成违禁药品使用的证据,1997年,俄勒冈研究所的安德鲁斯(Judy·A.Andrews)与邓肯(Susan C·Duncan)发现,学业动力(这是他们的研究焦点)的下滑会造成自尊降低,后者进而导致大麻的使用,不过这其中的香港公共图书馆-有些微弱。心理学空间/eb6H5\7{VlE

心理学空间vw%c5\_5x;DO8b6^A

要解释酒精与药物滥用上的发现,还会因为其他因素而变得更复杂,例如有些人是出于好奇或寻求刺激而想要体会这样的经验,有些人则可能是为了逃避long-term的不快乐。整体结论是,我们无法下明确的断言。抽烟也一样,我们一一检视研究报告扩展功能本文发现,多数的结果是“没有影响“。被我们找到的少数正向发现,想来只是反映了自我评估法的偏差。

r9[8oR/Tvm_x*c0

.}ex E`Gl0自尊与快乐心理学空间(L#y}sIE

+~h$y;m-b/F#r#K0放眼世界,一个人对生活的整体满意度与其自尊程度大有关联,如左图显示,两者间有高度的相关性。请注意,在大部份国家,总体生活满意度与自尊的相关性高于与经济满意度的相关性。例外的通常是平均每人国内生产毛额(GDP,括号内的数字)较低的国家。

r k&};m}LEL0心理学空间8z"p&R&@nDV,r

MG#g \a-L7K0

$dbvDZ.}0还有另一项复杂的状况,使得这些研究结果变得不明确,就是同样在高自尊类型的人之中,还包括差异很大的自我观点。举例来说,在多数的分析中,健康的自重类型会与佯装高度自尊或是自恋的人混在一起。因此研究结果会显得微弱甚至冲突,并不令人意外。

.O^ T{N&l\:f)^5G0

b1Aq2P!f m[WizTa0强者与弱者

L4T-kxJpe!Y:J0心理学空间p$\ C4Y,^j;|#M.S8S

数十年来,心理学家相信低自尊是造成侵略性的一个重要原因。笔者之一鲍迈斯特于1996年挑战此种想法,当时 ​​他检视Authority may-研究并下了结论,有侵略性的作恶者通常很喜欢自己,甚至自我膨胀。

U6Z-um&Q ICy4X0o0

k{o3{_iG0就拿发生在儿童之间的恃强欺弱行为来说。挪威卑尔根大学的欧维斯(Dan Olweus)是最早质疑“恃强凌弱者尽管外表凶恶,他们内心其实承受着不安全感与自我怀疑“的人之一。虽然欧维斯没有直接测量自尊,但他证明欺负人的儿童与其他人比起来,比较不焦虑,对自己也比较确定。显然,同样的状况适用于使用暴力的成年人身上,如鲍迈斯特数年前对此的讨论(见延伸阅读2)。心理学空间'J3F)q8u7g:g{.~h$y }

I Dk.n+lP"L3H0所以目前为止,我们得到这样的结论:高自尊并不会降低暴力倾向,不会使青少年不转向烟,酒,药物与性行为,也没能改善学业或工作上的表现。但同时,当我们观察自尊与快乐时,却明显得到正向的关联。持续有报导指出,高度自尊的人显然比较快乐。他们也比较不会抑郁心理学空间x]*O[ Q(N0p5T

"N G%ce8LN7Y f1Q_0有高度自尊的人,明显比其他人要快乐,也比较不会抑郁。心理学空间%H,i2dt8S~Z

心理学空间%r8u;yH9p

特别有说服力的一个研究发表于1995年。狄纳与女儿玛丽莎(现为犹他大学的心理学家)调查超过1万3000名大学生,而自尊被发现是生活总体满意度中最强烈的因子,2004年,加州大学河滨分校的卢波麦斯基(Sonja Lyubomirsky),特卡契(Chris Tkach)和狄马提欧(M.Robin·Dimatteo)发表来自超过600名年龄5195岁成年人的数据,再一次证明快乐与自尊有紧密连结。然而,对“高自尊带来快乐”这样的关联尚未论定,必须要有更多研究,以弥补目前研究的缺陷。首先,因果关系必须确立。虽然高自尊似乎有可能带来快乐,但没有研究证明这样的结果。自尊与快乐之间的强烈相关就只是相关罢了。职业上,学业上与人际关系的成功,很可能同时带来快乐与自尊,而失败同时导致不快乐与低自尊,甚至也可能是,快乐的气质或性格会刺激自尊的提升。心理学空间.NWr_z#G5hY

!e6p*D.B8o0其次,我们必须认知到,快乐(以及相反面:抑郁)的主要研究都基于自我评估,有些人的负面倾向可能制造出对自己以及对生活各面向的负面评价。也就是说,我们怀疑自我评估法,然而目前还不清楚有什么方法可以取代研究者的确会忙着证实一个人比自己想的还要快乐或不快乐。当然,要客观测量快乐与抑郁,就算不是不可能,也很难做到,但这并不表示自我评估的方法就应该毫不质疑地被接受。心理学空间1x A&N:ac'T i;W J

%nc#_:{t[2n0那么我们该怎么做呢?家长,教师与治疗师是否应该尽可能地提高自尊在回顾文献的过程中,我们的确发现某些指标说明了自尊是有益的特质。面对失败时,它能提升毅力。拥有高度自尊的人,在群体中有时比低自尊的人表现得更好。还有,不良的自我形象是某些饮食障碍的危险因子,尤其是贪食症;关于这点,笔者之一佛贺斯与她的同事在1999年已提出报告。其他的效应较难得到客观证据的证实,虽然我们倾向接受自尊与快乐有所关联的主观证据。

]/E^ P/qO8I0

Z+P~VjR8U5b{;u0我们当然了解自尊的提升对于个体来说可能很有价值。但假想,高度的自我评价有可能使得某些人要求特殊待遇,或剥削他们的同侪,这样的倾向会牵涉大量的社会成本。至于不加区分地对儿童与成人推销自尊,要他们“做你自己”,除了为推销者带来愉悦以外,我们并没有发现这对社会提供了任何利益。心理学空间 T\`@!?F*H

心理学空间$L#}}9n6G R SC$m

姚若洁台湾大学昆虫系硕士,目前就读于英国布来顿大学视觉传达博士班。

X%a6L-^ CM0

/N&W(r;Q Q8Q-?s#t0延伸阅读心理学空间"o1vE(kx;["YlLa#pm

心理学空间#f"Ap8@J+j c2v2i y:Xp

1、The Social Importance of Self-esteen. EDited by Andrew M. Mecca, Neil J,Smelser and John Casconcello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89心理学空间-K/p g;^!l+X

T/Um%p5m)Y4eH02、Violent Pride. Roy F.Baumeister in Scientific American, Vol.284, No.4, pages 96-101;April 2001

~)fs8A(J"\4N Xh0

/[5}*@zm2i03、Does High Self-Esteem Cause Better Performance, Interpersonal Success, Happiness, or Healthier Lifestyles? Roy F.Baumeister, Jennifer D.Campbell, Joachim I.Krueger and Kathleen D.Vohs in psychological Science in the public interest, Vol.4, No. 1, pages 1-44; May 2003.

(D$}Rk9xY7Vtu/Z0心理学空间` lzu;l9O*f,C

关于作者心理学空间A`7ar8T-}J

心理学空间 l$FEF${i"m&l

鲍迈斯特,坎贝尔,克鲁格与佛贺斯合作一篇关于自尊的作者:术性文献,发表于“攸关公众利益的心理科学”(见延伸阅读3)。鲍迈斯特原先是美国凯斯西储大学心理学教授,后于2003年成为弗罗里达州立大学的心理学艾沛斯教授坎贝尔为加拿大温哥华的卑诗大学心理学荣誉退休教授。克鲁格是美国布朗大学的心理学教授。佛贺斯则是卑诗大学撒德商作者:院市场科学与消费心理学的加拿大研究主任。心理学空间OxPud8H/{

\;])F?]?*RR b0 心理学空间.L1CGs$x!U$CEGE*\np?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Baumeister 心理学 自尊
«大脑有缺乏糖分的危险 Roy F. Baumeister罗伊·F·鲍迈斯特
《Roy F. Baumeister罗伊·F·鲍迈斯特》
WillpowerINTRODUCTION《意志力》引言»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