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原型
作者: 荣伟玲 / 6593次阅读 时间: 2012年1月29日
标签: 意识 原型 阿尼玛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正如精神分析学说认为,人的行为并不是由意识所决定的,而是由人们没有意识到的那部分无意识情结决定的。

我愿意沿用这种说法,认为人的行为并不是单单由个人无意识情结决定的,更是由集体无意识中的原型(初期表现为定向的混沌)决定的。

我认为,意识、无意识和集体无意识,都可以决定人的行为,表现为相互冲突和相互支持的方式——当然,更多的时候是又冲突又支持。但其能量大小是有区别的。最具备支配性的,其实不是情结,而是集体无意识中原型的力量。

在意识(自由意志)、个人无意识情结和集体无意识原型的交互影响下,“定向的混沌”有可能变得越来越清晰,也有可能受阻而停滞在混沌阶段。

“定向的混沌”的清晰化,就是自性化。

我想,我们首先要区分一下,原型跟集体无意识原型是有区别的。比如阿尼玛和阿尼姆斯,属于原型范畴,但其涵盖了意识、个人无意识情结、家族无意识和集体无意识几个层面的内容。

而集体无意识原型,主要是指代表人类意识深处具有共同性的,亿万年历史性的东西。

其次,我想强调一下,原型并不是僵化不变的,可以随着文化的变迁而变迁。

比如,在希腊神话中,智慧女神原型,在雅典娜之前(即奥林匹克众神诞生之前),是带有浓烈的母权观念的。

混沌中,首先诞生的是大地女神盖亚,她是众神之母(也是宙斯的祖先)。后来所有的神,都是由她孕育的。那时是母权的。

到墨提斯时,(墨提斯是智慧女神,宙斯的第一个老婆,第二个老婆才是婚姻女神赫拉。墨提斯是雅典娜的妈妈。)带有男女平权思想了。因为墨提斯时代,宙斯还没有开始他的风流韵事,是一对一的关系,并且宙斯常常向墨提斯请教,得到墨提斯智慧的帮助,他才成为了众神之神,登上了第一把交椅。

但,故事在发展,宙斯把墨提斯吞到肚子里,隐喻了父权社会的到来,男性的权力吞食了女性的权力。雅典娜是从宙斯的头脑里出生的,代表了理性,和忠于男性的权力。在《俄瑞斯忒斯和复仇女神》一节中,雅典娜有这样的自白:“我不是母亲所生的人,我是从父亲宙斯的头里跳出来的,因此我维护男人的权利。”这样,智慧女神形象完成了从母权向父权转化的过程。

我有一个个案(已结束)。一个女孩子,她有很强的权力欲。她常常会说到她的幻想,她的白日梦。

她说,我想成为撒旦的妻子或女儿,这样,我就可以有强大的能力快意恩仇。

她又说,想成为黑社会的头子或黑社会头子的老婆(情人)。理由同上。

我问,为什么你不曾向往拥有被社会所允许的权力呢?比如,当警察局局长或者其他什么。

她的回答很经典:

“因为被社会允许的权力是有限制的,被正义所限制;而黑社会的权力可以无法无天,那才是我向往的权力。”

——注意,说到这些她是激情的,是向往的,并无受到内心谴责的味道。

我没有为她做子人格意象——我很少给病人做这个,给学员做得多一点。

但我估计她子人格里的原型很可能带有evil的味道。

纵观她的生活史,自然童年也有被欺负的经历什么的,但父母对她是有爱的,而她本身也社会适应良好(学习成绩不错,人际交往和老师评价尚可。)

我们可以看到,其他一些有比更严重的被欺负、被贬低的孩子,虽然也会产生“长大了我一定要比你们强”的愿望,但是会表现为有伦理的,和自我要求的,而不是对环境施予暴力控制的愿望。

注意!他们并不是反社会型人格障碍者,他们知道如何表现才能被社会所认可,他们的社会适应良好。我认为,马加爵的原型子人格里的evil气恐怕没有我这个女病人强,尽管他适应得很糟。

我的两位出现了撒旦子人格的学员,本身也社会适应良好(甚至比一般人更好)。其中一个在课堂上主动站起来坦承自己看到了“魔鬼”,另一个也是在多人在场的环境里自动说出来的。他们说出自己原型的态度,我愿意用“带有兴奋的”一词来形容。

他们没有比别人更大的创伤

因而很难说服人,这是纯属后天经历带给他们的。

而出现巫师、巫婆意象的人,大多抱持这样的态度:

“我真不敢相信我看到了这样一个东西,这使我感到厌恶(至少是不喜欢)。”

因而,也很难说服人,原型意象是因为人向往这个东西,不断暗示自己才在内心出现的。因为有些人很不喜欢自己的原型意象。

在党京泽的文章里,我最愿意赞同的,是他的这句话——

沙僧成为金身罗汉,唐僧成为旃檀功德佛,孙悟空成为斗战胜佛,八戒成为净坛使者……。其实属性未变,……但是成了佛,层次提高了。从这个角度讲,我们也并不需要改变什么,而是要使各种需求或是情结不再各自为政,……走应该走的道路,这也算是一种人格整合。

在此,我必须一再强调这一观点,我并不认为evil的力量是应该被杀灭的。绝不!我的脑子里有太极图。没有evil,live也就不存在了。

精神分析对于自性化进程所起的作用,我认为是深刻的和重大的。如果没有精神分析的方法,没有个人无意识、家族无意识和集体无意识的意识化,那整合就难了——成佛也难。情结也好,原型也好,我愿意用“觉察”它而不是消灭的方式来整合它。事实上,我们无法消灭任何东西,我们只能觉察它。当我们不断地觉察时,整合的势头就又往前推进了一步。整个精神分析的真正有效功能,就是帮助个体更好地觉察。

觉察自己,觉察别人,觉察整个世界。

换过来说,觉察世界,觉察别人,回过头来更好地觉察自己。

精神分析——觉察——整合——自性化。

对于阴影也是一样。觉察,就够了。不是消灭它。

无法觉察阴影,就会被阴影所控制。

那,就会给魔鬼制造机会。

所以,我才说“佛,就是魔。”

如果我们一心注意到佛性,而忽略了魔性(包括别人的自己的),那一刻,就入魔了。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意识 原型 阿尼玛
«三种社会的破坏性形态 荣伟玲
《荣伟玲》
在爱情中我们寻找什么»
延伸阅读· · · · · ·

 荣伟玲

心理咨询与治疗专业硕士研究生,德中精神分析连续培训班成员。历任重庆荣格心理咨询所心理咨询技术总督导、成都博时心理110咨询中心主任、成都心理咨询师联合会会长等职,有多年从业经历,是国内较早从事心理咨询与治疗的实践型心理治疗师。研究方向为宗教哲学心理学。http://blog.sina.com.cn/weiyinjushi

Array
(
    [catid] => 344
    [upid] => 336
    [name] => 荣伟玲
    [note] => 

心理咨询与治疗专业硕士研究生,德中精神分析连续培训班成员。历任重庆荣格心理咨询所心理咨询技术总督导、成都博时心理110咨询中心主任、成都心理咨询师联合会会长等职,有多年从业经历,是国内较早从事心理咨询与治疗的实践型心理治疗师。研究方向为宗教哲学心理学。http://blog.sina.com.cn/weiyinjushi [type] => expert [ischannel] => 0 [displayorder] => 130 [tpl] => exp_list [viewtpl] => [thumb] => 2010/06/1_201006211402071vCVF.thumb.jpg [image] => 2010/06/1_201006211402071vCVF.jpg [haveattach] => 0 [bbsmodel] => 0 [bbsurltype] => [blockmodel] => 1 [blockparameter] => [blocktext] => [url] => [subcatid] => 344 [htmlpath] => [domain] => [perpage] => 20 [prehtml] => [homeid] => 0 [upname] => 心理学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