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康精神分析公共大学成立宣言
pollus 作者: pollus / 6741次阅读 时间: 2010年10月25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雅克拉康的女婿,拉康思想法定继承人,巴黎八大精神分析系主任雅克-阿兰 米勒在巴黎成立了拉康精神分析人民大学!! 以下是成立宣言

6um$gFYaL:ru0

                                                         心理学空间ebyf#nN.C"ZN.k

 心理学空间 A,xR$M0~Rn2L

雅克拉康精神分析人民大学(雅克拉康大学)心理学空间*@oZ Aj5]

2009118日周日创立心理学空间DA-n BqXp L5~*H

 雅克-阿兰 米勒                                      译者:张涛心理学空间5H;c!N+c4P

 心理学空间!U#N,U8|2y,zN

 

W)n sl9{^3N.j"r0

     一个思索—— 沉思、预料、理解、慌乱——的时代,一个发生影响、向前推进、行动得以登录的时代,而这往往意味着要匆忙地跨过未-知(non-savoir)之门。心理学空间 Vk.]2q,|aKi t

 

-Z%?D2|8`+n0

在这儿,在巴黎,有段时间,我曾开启了如何建立一个强有力的教学站点想法的讨论,在同一把伞下汇聚一堂,并没有把它们职能自主权、学院教学(精神分析系)、两个临床部门及弗洛伊德继续培育学院、“巴黎的反面”、“弗洛伊德领域组”(后二者为法国精神分析组织——译者注),还有哪些我知道的呢?等等,通通算在其内。我竟生出了要造就一所欧洲大学的想法,这一想法得到UFORCA(法国一个精神分析临床联合协会的名称——译者注)的支持,在西班牙和意大利也得到欢呼之声。

1x E?'KcC+Q0

而所缺乏的正是司汤达所称的“结晶”。这些“行程日”就正是这种时候啊。你们有超过2000人在这里:前所未有的到场数。最重要的是,丝毫没有考虑允许我们“教众”聚集一堂的“乌鸦嘴们”,因为我们再也不用在任何机构设置下挂着传统精神分析家们葬礼中拉长的脸面了[1]。我们从来没这么好好地、严肃地、一致地工作过。

(xx\h {0

   一条政治路线呈现了,我将它介绍成为如它自己向我揭示的那般,像一位简直是逻辑学家的先知;目前,这条路线得到了大部分人的同意。那么,现在,为了与其他计划一同开拓进取,(我们)就来到总结关于大学事宜时刻了。心理学空间.h4f7f$VG8g3t"F

我称之人民大学,是因为这个词是众所周知的,是当前流行的,而且这很清楚地表明我们将带到的核心位置,“法国人的弗洛伊德教育” 。我非常认真地号召在新的10年开始之际-或许可以是将之扩展进所有的民族,如同Mitra Kadivar在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例子,大大鼓励了我们。宗教已经非常成功地将人性导向双重功效的神性,并且他们的存在隶属于论战。为什么从分析人性的概念上退缩了呢?我向你们承认这并不是为了明天——而是以后?到那时,就会是整个世界!心理学空间lb`l,sWxr

我称它为“雅克拉康”,因为我希望它值得这一称谓。心理学空间m0s_,VM+F5k5}

它将是一个非赢利目的的协会,我们将努力把它作为公共利益正日益得到认可。心理学空间j([I3sWz/^3U

它会提供一个我讲过的巴黎中心,包含UFORCA机构的主要基地,与国外的最优秀者们,如ICBA(布宜诺斯艾利斯临床学院)或由Judith Miller看中的法国-保加利亚讨论班。

^0k(d#xe1di0

   我可以把这个大学看做拉康研究所的基地,它致力于拉康派的研究。我可以看到它助长了弗洛伊德领域的教学机构,在志愿服务的基础之上,重塑并完善了它们自身,而且,正如我所说,也充分尊重管理自主权。(我们)将受直属管理的机构人数减至最少。“人民大学”肯定会布置出版部,《des Journées》、《LNA-Le Nouvel Âne》及《Ornicar ?》等期刊将与它自身的网站及博客一道被重新编辑发行。

4l$FA,`LC0

   我要停下了。我没有更多要传达的细节了。在行程日的双赢精神下,这些将在之后得到讨论。我在蔚为开阔的天空下,在透明的专政之下,同愿意一同合作的人们,尤其是在《期刊》及推特(微博)上,建造着她。心理学空间7Y[.j)N(b xL



[1]精神分析之特殊性——精神治疗——要求超越于传统“知识”(Savoir),以抵达个体临床之真理,而找寻真理之过程就是精神分析临床治愈之道,故而自弗洛伊德起,精神分析就不在大学设置下,虽然有许多人建立了大学中的精神分析系或者精神分析学院,然而大多数情况是各类立场不一致相互纷争的协会的聚散离合,于是这种问题使得在机构中工作(精神病医院、妇幼保健院、儿童医院、大学等等)的精神分析家们非常丧气,由于机构得设置势必导致“转移”的某种失败,这会大大影响治疗的进程和深度(因此美国医院等机构门诊心理治疗的平均次数仅仅是3-7次,高度流产了下诞生了各种妥协性的治疗方案,名为短程心理治疗)。为此美国精神分析学界面临诸多困难,而当年拉康曾有Pass制度、以及后来convergencia等的Cartel制度来解决这一问题,在精神分析特殊性中找到适合自身成长(即不是传统的一般性知识下的如何抵达个体真理的精神分析培育体系),之前对整个精神分析组织都有种种不满,著名法国精神分析家曾在他的著名杂文中说过"不能在大庭广众面前,在被一致认同为精神分析学家的人面前去露脸——我们,精神分析学家,对无意识宣过誓的专家——我于是销声匿迹。“——彭大历斯《窗》。于是这里Miller的精神分析人民意涵在于精神分析家可以在自己体系之上开展教学和临床工作。据译者所知,Miller的教学体系源自拉康以逻辑学等建立的Matheme(母题)体系。心理学空间#Bed!wp

 

8gY~%n*F"k*N CG0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精神分析为什么谈拓扑学? 拉康学派
《拉康学派》
从拉康到儿童精神分析的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