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治疗的历史和发展过程
作者: Geyer / 12642次阅读 时间: 2010年7月11日
来源: 译者不详 标签: 心理治疗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x1C"E w(~.L [.v

心理治疗的历史和发展过程 M.Geyer
f&P]1a7H0{ _0
w(NLdg R ]}%e\ R Q0

第一节 德国心理治疗的发展历史和发展路线
心理学空间"qF+^o |o-@1}7l~ c
一 当代出发点心理学空间S,neQ#?#DYl
心理学空间0j9P4P.wb dWG
若要对100年间心理治疗在德国医学和社会中的地位加以评估,我们将时代标记为150年来生物取向期后心理治疗重新整合到医学中的阶段。有以下事实为证:
j7JoVmI2Z0心理学空间O3eOpJB;m
-自从社会城市保健方式存在开始,医疗心理学的心理治疗就首次有了与其意义相适应的地位。流行病学调查和需求分析显示了现有的的心理治疗行业已被正规的医学所接受。第一次接近现代医学,成为对医生有经济吸引力的学科。
g x(X ^ ^y d"^2GHz0-心理治疗医学的专科医生是由四分之一的心理学背景的心理治疗师构成。
)_Z {f H;B$B7S~0-心理治疗训练内容越来越多的作为临科专业医生的继续教育内容被实施。精神病学中概念“心理治疗”作为专科医生的标志与其专业相联系。心理学空间9q(yCY;Nc*Y
-在世界范围里的医院和康复医院总共有约10000张床位(Schepank,Tress 1988)。心理学空间n7U}Qk
-在大学里建立有固定的心身 -心理治疗教育机构。在课程里,它是与其他临床学科相当的,心理治疗开始成为有其特殊的地位、整合到在大学医学中的特殊学派(Hoffmann et al 1991)。
E6\&|7K"w$Q#j.bYHC)Z0心理学空间M5hC"m Sda\F
这种令人欣慰的发展可以用工业化的社会文化来理解,这种影响在20世纪后半叶极为巨大(Elias 1978)。这涉及到对个体和主体的开发。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产生人的“大量的”需求——“自我实现”,“减少异化”。作为社会的主体,人类希望看到自己的个性,也希望有能力控制遇到的事情。
8?+x&KVn p+u0心理学空间L RE { t
自我躯体感觉和社会关系上的自我主题化(selbstthematisierung)被视为在医疗范畴的活动(Ferber,Heigl-Evers 1989),这提供了心理治疗在医学领域里获得突出地位的机会。不过,医学要求高度的实证,而心理治疗作为科学学派还有存在着许多分歧,与高度分化的医学相比,它成为一门学科还有很多路要走。心理学空间%Q|%q!` Dmb6V5T
心理学空间kpGe.v5k
二 关于心理治疗的现代神话
(P!S0}:aFe }3S;S0
5u9Lcv#Z0回顾医学史的重要性在于置疑阻碍学派的发展的神话,比如:
g&Hq+SJ A*zV0E#[L0
,{v;s*Kt2y UP@Q0-“心理治疗是一个年轻的医学专业领域,心理治疗的历史也就是精神分析或行为治疗或催眠的历史。”心理学空间w:D}u2x3WS&T
-“心理治疗出自一个母体学派,比如精神病学或从医学里分裂出来发展的”或“心理治疗是心理学的子学派”。
0o4AAPH Nr0-“心理治疗根本就不是学派,而是一种方法”。心理学空间E2_ I:NgU3r"MTD8cf
-“没有一种方法可以用它的效果来与其他的相比。心理治疗的普通治疗理论既不是可能也不是必需”。
\l~^i0心理学空间eT_&Loa2UL5S
三 时间变迁中的整合和特殊化心理学空间w R#]d"q5T
心理学空间*w,xR#m/eP
毫无疑问,心理治疗是除了药学和外科学之外最古老的医学学派(Lange 1963)。与其它的治疗学派相比它更多努力的发展方法的特殊性。需要详细地说明其方式中包含的治疗的机会及其在每个医疗交流中的作用,心理治疗可以为所有人际关系起媒介作用。
c{w6[R8Cyo;BN0
jGs"Nl2R4u0医学史的不同阶段:心理学空间0e F4Fb*TE]

,S/wm9A7R_x^0开始很长时间内是由懂医学的人或萨满教的人“使用”魔力-暗示宗教治疗方法,这至少有40,000年历史。自我体验和训练的“心理治疗经验”指具有魔力的宗教,与药物作用紧密相连,也与外科的特殊知识相关联(Narr 1978)。古埃及的宗教医生不仅从方法上,也从理论性上对其加以整合。在埃及医学纸草手稿(Papyrus Ebers)里写到“作用产生于治疗方法与魔法的混合,作用产生与魔力与治疗方法的混合”(Westendorf 1978)。心理学空间!AP~$zLcDS.K
心理学空间I'b[w}1Gr
在古巴比伦占卜师“asipu”起着精神治疗的作用,他们也治疗躯体(Goltz 1974)。
W/TxH@U G]0
9hH7l2K0PI+qs7i0在亚述-巴比伦和犹太-旧约的高级文化里疾病和罪孽(亚述语里疾病“shertu”就是罪孽,也可以见Schipperges 1978)是被同等看待的,一个好的医生只能是神职人员。医疗技术没有“精神的”设想几乎是不可想的。困难的是在病人和医生之间能否达成一致。
KL^r }t&kzi0心理学空间lu-T7|.FD]
人们逐渐地掌握自然的表现,他也就同时成为自然科学观察者。将疾病看为是一种罪恶,或罪恶看成是一种病(Lain Entralgo o.j.)。因而既有数干年的在治疗神阿斯克莱普斯的寺庙庄重的进行治疗,也有精神内心净化引导逐渐由希波拉底学派底生理医学所取代,它是普通自然学科(生理)、治疗方式(药学)和治疗学(技巧治疗)。心理学空间d'P#WR/j J
心理学空间7~2p*z3^ JofT+C
过去大众医学致力于四种体液的错误混合,血液,黏液,汁液和黑色的胆汁,体格在医学里占有优势。有趣的是明确的心理治疗开端在希波拉底医学里以某种方式消失,而这正是它在近代重新出现的方式。在希腊古典时期,医生也开始给很少的很富裕的人进行心理治疗。这种治疗方式逐渐在医学科学之外的哲学及社会科学心理治疗范围里发展。很显然,只有富有的人和自由的人才能作为特别的情况被施以心理治疗(在柏拉图的“教育医学”),而奴隶是用兽医的方式治疗(在柏拉图的“专制医学”)贫穷的自由人依照墨脱(Motto)的“鸟儿吃食或是死亡”用烈性药治疗以获得工作能力(Platon 1957)。柏拉图(1957)在法典里写的,“好医生美妙的话语”。需要哲学的训练,哲学家诡辩者的过分的话语也在治疗中被进行。心理学空间#Z%| G-H&Nb-uW

9b0gj7yACOD9d|0苏格拉底的作为“男人的助产士艺术”训练的医生谈话的“方言”方法作为一种技巧一直保留至今。这种“出生帮助”的基本原则,不仅用于病人的疾病产生,也可用于处理病人寻求的日常帮助,此为现代谈话治疗的起源。
^h*b{_R.gA0o0
3B)oM:R#E0在希腊医学里通过大众治疗的、哲学-心理治疗和生理学知识的整合产生的高水平的医学专家只有在近代才能重新达到。
(mdA'u-y8D }:W0
kN2R;fk"Q]0精神和躯体医学的分离过程在欧洲中世纪进行。12世纪的治疗充满着宗教的思想意识、同情和爱。医生的职业训练受到禁止。宗教人员没有好的医疗知识,将人致死,会受到死亡罪恶的谴责(Finzen 1969)。而从那时起“外行”所实际用的医疗方式在今天是由护士,充满同情心的修女所承担的。
p3q1D-rs.T.V8lMV@0心理学空间5USd }b}
在医疗意识形态里占统治地位的还是对人的明确的解释——包含自然,疾病和死亡。
?7{(B|h.b;M,Tv:c8y*E0心理学空间6}qf2J'o#G4h
总结心理学空间"U~`uuT
心理学空间HD)Qq6F'l&a%W
在不同的人类起源中,单独人类历史里的一个阶段、人在自然中的地位以及经验知识的积累构成了医学中心理治疗的开始及其整合和特殊化。整合和特殊化的辨证学对于治疗方法而言都十分重要。每个医学的特殊进展都要求回到它的对象的整体——病人中去。这就提供了带有隐含或是明显治疗的工作方法的心理、社会交流进行的可能性。
p(EP)z%S5zc!M0心理学空间p X3L r r8U&^
四 在现代机体医学里很难回归到心理治疗
{IVC&_#cz0
]si h{019世纪后半叶形成了今天的医学学科形态,但心理学被排除在外。作为一门特殊的学科它没有提供医学需要的必要性:明确轮廓的机体病理学的可理解的形态和治疗措施科学的试验。
$my'LX {0
Mn1xW b$C0尽管这一专业的学派起源是在医学之外,在医学实践中人们从19世纪的50年代后期就一直在尝试将心理治疗的方法整合到学院医学中去。开始这是与催眠联系在一起的,因为催眠是最早满足科学实验要求的技术。借助于催眠可以将一些遗忘的记忆召回到意识中来,如一些躯体症状背后隐含着心理过程。这使得心理治疗方法出现在现代自然科学医学里,与学院医学平起平坐。
I]Hz&jW'eH Q!R#tk0心理学空间3[ B'ak J1ry+g/Yd
心理治疗方法是首先用于心身医学之中,而不是精神病学,比如外科学,内科学。1843年英国外科医生詹姆斯·布雷德(James Braid)(1795-1860),将“催眠”的概念引入医学。奠定了医学心理治疗作为一个独立的专业的基石。内科医生,外科医生以及后来的神经科医生将催眠用在疼痛状态、功能性障碍和性功能障碍上(Schrenck-Notzing 1892)。后来实验医生里鲍特(Liebeault)(1823-1904),内科医学教授伯恩海姆(Bernheim)(1840-1919)、以及训练的奠基人南西(Nancy)通过催眠状态到暗示学和暗示治疗的转换创造了一个概念,开辟了在自己专业领域的心理治疗。19世纪末心理治疗已经成为普通和内科医学的一个部分。精神病医生像欧根·布洛伊勒(Züricher Eugen Bleuler),认为心理治疗在精神疾病上使用尚不能成为常规。心理学空间.T YUF y+B
心理学空间,o#W3z#]U*A
尽管所有的努力还停留在家庭医学上,但催眠方法在机体医学中还是取得了成就,弗洛伊德早期将之运用在精神分析方法里。在精神分析发展的20年间激起了社会评判上显著的反响。它在社会和精神科学的普通和学院圈子里建立了作为科学的名誉。但它还是在医学之外存在了很多年。在这个时期开始的行为治疗在年轻的心理治疗里有自己的机构。尽管这个时候医学里自然科学思想更接近精神分析而对行为治疗则几乎没有兴趣。弗洛伊德的理论和治疗实践为基础的要求,精神分析治疗神经症的方法,使心理治疗进入神经症治疗领地。从那时起心理治疗在心身医学里的意义就标记为“微心身医学”或“症状心理治疗”。尽管这样在20世纪前半叶整合的心理治疗才在内科学里发展了其独立性。应该记住三个名字:鲁道夫·克雷尔(Ludolf von Krehl),1932年他回复了他的同事的生物学倾向:“…没有疾病,我们只知道生病的人”,古斯特·博格曼(Gustav von Bergmann)(1878-1955),他对于今天的内科学医生的影响是不可忽视的,他认为身体里的结构改变是生理过程的结果而不是原因;最后维克特·维茨科(Victor von Weizsäcker)(1886-1975),其人类学医学在医学思想里占据一席。维克特·维茨科被看为是现代心身医学的创始者。内科医生特纳·乌克斯库勒(Thure von Uexküll)(生于1908年)是整合的医学心理治疗里最有意义的仍健在的心身学家。
"z-^|@s H9W0心理学空间)C'\c4V["I;Pw-a|
当心理治疗很成功的解决了一战后的战争神经症和士兵中的“战争颤抖”性“的流行病”后,一直到20世纪初神经障碍的形成才被在富裕阶层里观察到并被外行人和医生所关注,这种态度转变的令人惊奇,心理学空间 mz)r?B5pL+l\d&v

4xU3S9O:X$Iy#gE2M0心理治疗最终被认识到是对于国家对于社会有利的一种治疗方法,弗洛伊德被看作为是“德国心理治疗”之父,这类人还有像克菲德(Kronfeld),舒茨(J.H.Schultz),海尔(G.R.Heyer)等。
]@&{%?^3B0心理学空间-f ~j JJ2m!i
很多从事心身医学的前辈曾不被接纳,并受到屈辱(比如海尔的在今天看来十分重要的心身论文“躯体-精神在生命过程里共同作用”[Heyer 1925]就被拒绝作为其在1923年获得大学授课资格的答辩论文)。1926年针对心理治疗的第一届医生代表大会里,有以下一些程序化的概括:“现在的心理治疗...证明了它存在的必要性,但还要努力。心理治疗要继续解释其与临床的关系(Winkler 1971)。心理学空间p,dzSR

n0Omj/Z t-N0五 民族社会主义时期的中断和延续心理学空间6\#uKWQK-D
心理学空间"~+Q wWQwW[
从今天的观点来看应该感激恩斯特·克莱什默(Ernst Kretschmer),他为1926/27年建立心理治疗的大众医学联盟的第一人,他因希特勒强权而放弃了自己的职务。在民族社会主义纷乱后(Kretschmer 1963)的1947年,克莱什默保持了个体的完整和在所建立的新社会中的合法性。在德国,很多的心理治疗师其意识形态上的义务为巴结权贵、支持纳粹的反犹太运动,此为德国的医生所不齿。克莱什默的思想促进了那个时代明确的民族社会主义“德国心理治疗的大众医学”的建立:每个医生都要有责任感...,鉴于在民族社会主义里训练精神治疗方法。在德国20年间发展起来的和在柏林,莱比锡,汉堡以及西南德地区许多研究所里所提炼的“精神分析运动”引发了其犹太成员的流亡(Lockot 1985)。非犹太人的精神分析师于1936年在柏林、慕尼黑,斯图加特(维也纳也有其分支)的“心理研究所和心理治疗德国研究所”发展了“德国心理治疗方法”(Göring 1934)。格林(M.H. Göring),是海尔曼·格林(Hermann Göring)的亲戚。纵览的心理治疗或者深层心理学,至今人可以找到 “德国心理治疗方法”的影子,尽管个别的研究院成员仍保留其意识形态的独立性(Baumeyer 1971,Kemper 1973,Riemann 1973,Bräutigam 1984,Thomä 1986)。由舒尔茨-亨克尔(Schultz-Hencke,1949)所倡导的神经精神分析道路却没有在国际精神分析领域里找到位置。心理学空间 i;NYD_F2FKqYp

v7f#u]MQ q0
第二节 1945年后德国的心理治疗心理学空间\@+t,d U8W
心理学空间4KW;] y6tq/Hbwj
一 德国的心理治疗发展
心理学空间L4@q}l)p9c5o
像引言所写的,在德国战后心理治疗有了其世界地位,这一发展始于魏玛共和时代。1926/27心理治疗的普通医疗联盟或者第一个专门精神分析心身医院的建立,由斯麦(Simmel)在柏林(1927)创建,此为第一个高峰(Dührssen 1994)。二战后这个发展才得以延续。心理学空间"xo \&hWG9J#\

hC!VhLX0以下的一些表明了这个过程:心理学空间&oDe RCYymi

&u;gD8Y"a0——第一个心理治疗公众医院的产生,属于一个公众的合法的机构,成为后来柏林的普通门诊。在“心理疾病保障机构”(由坎佩尔[W.Kemper]和亨克尔建立)中第一次通过了医院进行心理治疗的法规(Dührssen 1994)。
X E$@q,~4G-H9u0——1947年心理治疗大众医疗联盟的重建以及深层心理学联盟的建立,导致心理治疗、心身医学和深层心理学共同联盟的建立(即今天的DGPT-德国心理治疗联盟),这使得心理治疗师的职业利益得到统一的保障(Winkler 1977)。心理学空间*{/D1[7L1f%@
——在吕贝克(Lübeck)(Curtius)、柏林(Wiegmann 1948)、歌廷根(Göttingen)的绨芬布劳恩(Tiefenbrunn)(Kühnel和Schwidder 1949)和汉堡(Jores 1950)建立了心理治疗 -心身医院的设施和部门, 1950在海德堡大学(v.WeizsäckerMitscherlich)成立了第一个心理治疗-心身住院部,莱比锡的建立则为1953年(Müller-Hegemann, Wendt),弗莱堡1957年(Clauser, Enke)。心理学空间T&ilqc d
——1956年明斯特(Münster)的“医生日”决议之后引入的“心理治疗”,将医学心理治疗进一步发展。心理学空间NL+g;_7vw$U{
——1967年德国医生和医院委员会发布了关于深层心理学为基础的和动力取向的心理治疗在医疗保健里使用的公告,这使得心理治疗首次得到医疗保险机构的认可。
6drk WFfx s)y0——行为治疗在1980年开始被引入到医疗机构的义务中。从1987年起行为治疗也属于心理治疗的一部分。
F:K1e3q'SxC0——1987年心身医学作为基本保健—被作为心理治疗的补充措施引入到医疗保健里(Faber, Haarstick 1991)。心理学空间-E0s$D(UWl(A
——国家政府1970年颁布的医师执照公告,心身医学和心理治疗要作为医学生第二阶段需实习的项目(Hoffmann 1991)。
0yN9j p3zn2Ue [6^O8D0——1978年在东德引入的专业心理治疗医生,1992年统一以后心理治疗师成为德国专科医生的职业(Facharzt)(Janssen 1993)。心理学空间4S)Q3} WExPxJ

c"T%b)V9M b01978年后在东德“医学的专业心理学”的建立给予医疗心理治疗师同等地位,最终与德国新的治疗职业“心理学的心理治疗师”统一。
IesfJ;M/]Q0w0心理学空间w;m \)M$^1G
二 寻找心理治疗师的专业身份上的问题
X9Gp;c#_0g|0心理学空间y4x[MfWPLQ ld(t
在德国发展的很好的心理治疗与一种敏感的方式相联系,即自我的不确定性。实际上现在心理治疗师的收入是医生中较低的,可以想象这种显然的不合理性。这类问题也在战后德国的精神分析师及行为治疗师上发生。很多心理学背景的心理治疗师的相关的问题是由于长年在医学里受到歧视造成的。尽管在医学保障和研究结构里的安置和整合以及高度的医学实践治疗范围,却展现的是不充分的专业保障,以及决定于医生的作用的不太清楚的阶段。这两个职业阶段在医学中取得地位是一个很长的过程,在这样长的时间不应损害其中的主观科学。心理学空间*E%MC%e3qYS

~*F C&Wf.A6R@ y"h!S^0但托玛(Thomä)(1986)讲到德国心理治疗师的意识形态问题,他们与他们的精神之父(不是最后忍受他们的犹太同事)以及与国际精神分析联合会的德国精神分析师在战后有相互关系(Thomä 1963,1964,Dahmer 1983,Cocks 1984,Lifton 1985,Richter 1985)。心理学空间ljf!?4@ e)l6C]

)Cv-UWST ZIq7d8x0三 心理治疗的目的和任务心理学空间JrwL]7]
心理学空间.| D8H-}K-y9Y
任务1:针对医学克服矛盾感情,发展统一的医学学派,由不同的职业组和方法特别是医生的补充行为来承担。心理学空间%v+c f-h1H6m"N s5SK

[^Dl3D0由舒德(Schuld)和萨姆(Scham)等一些敏感的心理治疗师在1945年后强调的一种特殊的责任感:也许没有其他的医学学派,像心理治疗这样归属于治疗方法。没有其他的专业在紧张的环境中用这样的方式,即给治疗师重任,在治疗中平衡冲突、稳定改变条件的社会状态并使个体能适应这种状态。心理学空间|-I;B'k9k'{0p
心理学空间$B4l5H;v Fg
任务2:对于心理治疗影响的方法上理论的加工
up#X/Du?%Y0
6W`0vi3X `)@#|0一个在寻找心理治疗师专业理想的过程中通常的阻碍是害怕,是否应该致力于在一个理论中中整合不同的方法或是所谓的“一体化心理治疗”。对于年轻的一代心理治疗师而言 “...身体上和精神上的父母和祖父母的责任以及他们个人错误是可能导致对完成现在的任务的障碍”(Thomä 1986)。心理学空间_ }5T8mNT#@(z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心理治疗
«关于心理治疗的终止- Alf Gerlach 督导/案例/设置
《督导/案例/设置》
王铭-说谎与心理咨询[足本]-华中子和心理研讨会»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