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与本我》附录 (一) 描述性的和动力学的无意识
作者: 弗洛伊德 / 5151次阅读 时间: 2009年9月11日
标签: 动力学 弗洛伊德 附录 描述性 自我本我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疑点产生于前面第163页出现的句子。编者在一封来自厄尼斯特。琼斯(Ernest Jones)医生的私人通信中开始注意它,后者是在检查弗洛伊德的信件时偶然发现了这个疑点。

  1923年10月28日,在本书出版几个月以后,费伦采(Ferenczi)在给弗洛伊德的信中写道:“……我还是冒昧地向你提个问题……因为《自我本我》中有一段,没有您的解释我不能理解……在第13页1我发现了这样的话:…在描述性的意义上有两种无意识,但在动力的意义上只有一种。’但是,因为您在第12页1写了潜伏无意识只是在描述性的意义上而不是在动力的意义上的无意识,我以为很明确,正是动力的探讨方式需要两种无意识的假说。然而,描述只知道意识与无意识就行了。”

为此弗洛伊德在1923年10月30日回信说:“……你对《自我与本我》的第13页中的一段话的提问确实使我震惊。这里出现的是与第12页直接相反的意思;并且在第13页的这个句子里‘描述性的’与‘动力学的’已经径直变换了位置。”

  但是,对这件令人吃惊的事情稍加考虑就可以提出,费伦采的批评是建立在误解上的,而弗洛伊德十分仓促地接受了它。隐藏在费伦采的叙述中的混乱不是很容易辨认的,一场更漫长的争论在所难免。但是,因为,除费伦采以外的其他人有可能陷入同样的错误之中,看来澄清这件事情是值得的。

  我们从弗洛伊德后面一句话的前半句开始:“在描述性的意义上有两种无意识。”这里的意思十分清楚:术语“无意识”在描述性的意义上包含了两个东西——潜伏无意识和被压抑的无意识。但是,弗洛伊德本来可以更清楚地表达这个思想。他本来可以更明白地说,在描述性的意义上有“两种无意识的东西”而不说“两种无意识[zweierlei Unbewusstes]”。实际上,费伦采显然误解了这些话:他以为术语“描述性的意义上的无意识”有两个不同的意思。就象他正确地知道的那样,这话不能被理解为:在描述性的意义上使用的术语无意识只能有一个意思——它所指的那个东西不是有意识的。在逻辑语言学里,他以为弗洛伊德说的是术语的内涵,而实际上他说的是术语的外延。

  我们现在进行弗洛伊德后面一句话的后半句的分析:“但在动力的意义上只有一种[无意识]。”这里的意思仍然十分清楚:术语“无意识”在它的动力的意义上只包含一个东西——被压抑的无意识。这是再一次叙述这个术语的外延;即使它说的是它的内涵,‘这也仍然是正确的——术语“动力的无意识”只能有一个意思。但是,费伦采以“很明确,动力的探讨方式需要两种无意识的假说”为理由,反对这一点。费伦采再一次误解了弗洛伊德。他以为他是在说,如果我们用动力因素的观点来考查术语“无意识”,我们就会知道它只有一个意思——当然,这是与弗洛伊德论证的每一件事情都相反对的。而弗洛伊德的真正意思是所有在动力的意义上是无意识的东西(换言之:被压抑的东西)都属于一类。——在费伦采使用“无意识”(Ucs,)这个符号表示在描述性的意义上“无意识”的意义时,这个见解被搞得更混乱了,这是由于弗洛伊德自己在第165页的叙述中的疏忽所造成。

  这样,弗洛伊德的后面这句话本身看来完全无可非议。但是正如费伦采所建议而弗洛伊德自己也同意的那样,它是否与前一句相抵触呢?前面一句把潜伏无意识说成“仅仅在描述性的意义上的无意识,并不在动力的意义上.”看来费伦采认为这是与后面的叙述:“在描述性的意义上有两种无意识”相矛盾的。但是这两个叙述并不互相矛盾:潜伏无意识只是描述性的意义上的无意识这一事实一点儿也不含有它只是描述性的意义上的无意识这唯一的一件东西的意思。

  确实,在弗洛伊德的《引论新讲》第31讲里有一段文字是在本书大约十年后写下的,在那段文字中全部争论用一些极相似的术语重复着。在那段文字中不止一次地解释了在描述性的意义上,前意识与被压抑的东西两者都是无意识的,但是在动力的意义上,这个术语却限定在被压抑的东西上面。

  必须指出,互相通信发生在弗洛伊德经受了极严重的手术之后的很短几天里。他还不能写作(他的回函是口授的),很可能他没有条件周密地考虑这个争论。似乎是这样,他经过考虑,认为费伦采的发现是个海市蜃楼似的东西,因为在本书的最近几版中这段文字一直没有改动。


  1    指德文版。这两句分别在第163页和第162页上。第一章注3。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动力学 弗洛伊德 附录 描述性 自我本我
«《自我与本我》第五章 自我的从属关系 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
《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
《自我与本我》附 录 (二) 力比多的大量储存器»
延伸阅读· · · · · ·



Array
(
    [catid] => 40
    [upid] => 437
    [name] => 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
    [note] => 西格蒙德·弗洛伊德 | Sigmund Freud(1856—1939)

  象我这样的人,活着不能没有嗜好,一种强烈的嗜好——用席勒的话来说,就是暴君。我已经找到了我的暴君,并将无条件的为之服务。这个暴君就是心理学。
——西格蒙德·弗洛伊德
致威廉·佛里斯(1895)
奥地利心理学家、精神分忻学派的创始人。作为20世纪最重要的社会思潮和学术流派之一,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对心理学、教育学、哲学、人类学、文学艺术、伦理学等领域都产生了重大影响。 [type] => news [ischannel] => 0 [displayorder] => 101 [tpl] => [viewtpl] => [thumb] => 2017/10/17_201710181022331ZcZC.gif [image] => 2017/10/17_201710181022331ZcZC.gif [haveattach] => 0 [bbsmodel] => 1 [bbsurltype] => [blockmodel] => 1 [blockparameter] => fid/94/order/dateline DESC/limit/0,10/subjectlen/255/bbsurltype/site/cachename/1266752889/tpl/data [blocktext] => a:31:{s:8:"formhash";s:8:"27b1a788";s:8:"bbsmodel";s:1:"1";s:10:"blockmodel";s:1:"1";s:3:"tid";s:0:"";s:3:"fid";a:1:{i:0;s:2:"94";}s:4:"blog";s:1:"0";s:4:"poll";s:1:"0";s:10:"attachment";s:1:"0";s:6:"closed";s:1:"0";s:8:"dateline";s:1:"0";s:8:"lastpost";s:1:"0";s:8:"authorid";s:0:"";s:8:"readperm";a:2:{i:0;s:0:"";i:1;s:0:"";}s:5:"price";a:2:{i:0;s:0:"";i:1;s:0:"";}s:5:"views";a:2:{i:0;s:0:"";i:1;s:0:"";}s:7:"replies";a:2:{i:0;s:0:"";i:1;s:0:"";}s:4:"rate";a:2:{i:0;s:0:"";i:1;s:0:"";}s:5:"order";a:3:{i:0;s:8:"dateline";i:1;s:0:"";i:2;s:0:"";}s:2:"sc";a:3:{i:0;s:4:"DESC";i:1;s:0:"";i:2;s:0:"";}s:3:"sql";s:0:"";s:10:"subjectlen";s:3:"255";s:10:"subjectdot";s:1:"0";s:10:"bbsurltype";s:4:"site";s:14:"thevaluesubmit";s:8:"提交保存";s:9:"bbssubmit";s:3:"yes";s:5:"catid";s:2:"40";s:4:"type";s:4:"news";s:5:"start";s:1:"0";s:5:"limit";s:2:"10";s:9:"cachename";s:10:"1266752889";s:7:"tplname";s:4:"data";} [url] => [subcatid] => 40 [htmlpath] => [domain] => [perpage] => 20 [prehtml] => [homeid] => 108 [upname] => 经典精神分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