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 令人惊讶的幸福科学
作者: TED / 4496次阅读 时间: 2016年8月03日
标签: TED 幸福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 D0b?F\ eZ0

V$WaW9e&E5H)Gz0
The surprising science of happiness 

j O!R'R"M?mM'qz0y0心理学空间rLEg PNp

6Euk;e/`p.ZVK0
rp:Zp(s00:11心理学空间 ?C%N/t$F*RM]

rQ2t `LJS}0大家每天都在做决定;谁都想知道 如何做正确的决定——无论是金融、 烹饪,还是职业、爱情方面。 那么,如果有人能指导我们 每次都做出正确的决定, 那将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才能。心理学空间 o&xK+p(sP'|,b

心理学空间 aq q S"G[L

0:28心理学空间keGF W d!FF

心理学空间,j(S.e A3`7C _&@

其实,早在1738年, 世人就见识过了拥有这项才能的人, 他是荷兰学者丹尼尔·伯努利 (Daniel Bernoulli)。 今天我们就来讲讲 这是怎样一种才能, 我还会告诉你为什么即使知道 其中的道理,也不会事事顺利。心理学空间u y@1[ V4OMO2I

0q8W%@)L@1V00:46

Xf'l&F0F0

IP8Pcl)w4AOp0这就是伯努利的思路, 最原始的表述。 如果这看起来像希腊文字,是因为, 嗯,这确实是希腊字母。 虽然翻译成英语后 没有原文那样精确, 但基本上诠释了伯努利的 主要思想——那就是: 我们任何行为的预估价值—— 或者说期望能得到的好处—— 是两样东西的乘积: 一个是成功的概率, 另一个是成功所带来的价值。

f1W9J0iM yJ5@N0

4aKA.dU01:18

BcP6}sX0心理学空间D*?z O`y1_

从某种程度上说, 伯努利想表达的是 如果我们能预估 这两个因素并将其相乘, 我们就总能够 预测自己的行为。心理学空间v,{CL$cq/_W)~

5v?M4i yU1F M01:26心理学空间 L~ wzh bZU

R4b4h$IG1q0而这个简单的等式, 即使对于你们中间 不喜欢等式的人来说, 也是非常容易理解的。 举个例子:假如我告诉你, 我们来猜硬币,我扔一枚硬币, 人头朝上,我输你10美元, 但你必须先付给我4美元才能玩。 很多人会说,好啊,我跟你玩。 因为你知道 你有50%的赢面, 而赢了能得到10美元, 两者相乘得5, 要比你付的4美元多, 所以当然要玩儿。 统计学家们称之为“完美赌局”。心理学空间7u?cQGj'wzw$g&P

pp0K%|%Dv,z~J02:02

s [+CUV?a'X6~7H0心理学空间 \s/hP eP$D;[6XvV

在丢硬币的游戏中,道理很简单。 然而在日常生活中 就没那么简单了。 人们预估这两件事情的 水平都很差。 而这正是我今天要讲的。心理学空间;t1YIf&X

心理学空间;d9[U]j%j

2:15

_ cf }F!k*eNm0

Q0kE'~Q WrE0人们做决策时 会犯两种错误, 即错误地估算成功的概率, 和错误地估算成功的价值。 我们先说第一种错误。 计算成功的概率貌似比较容易: 1个骰子6个面、一个硬币2个面, 一叠扑克52张。 谁都知道抽到黑桃A, 或者丢硬币 人头朝上的概率。 然而事实证明, 实际情况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这也就是为什么美国人 在赌博上的花费—— 更确切地说是赌博输掉的钱—— 比其它所有娱乐活动 花费的总和还多。 其原因就是, 概率并不是人们计算的那样。心理学空间I+U t_!B$y7~Y8Y

心理学空间s,Yl2F:whNpC#_ o

3:01

V Fc7I?;qR cD0心理学空间N(jYt!m g

人们如何计算概率呢? 说到这里我们先要 讨论一个关于猪的问题。 这个问题就是,你们觉得 任意一天,在牛津镇上 被链子拴着的狗更多, 还是猪更多? 你们都会说:当然狗更多。 大家得出这个狗比猪多的 结论是因为 你们迅速回忆以前 曾经见过的被拴着的狗和猪, 很容易就想起见过狗, 但好像没怎么见过猪。 所以每个人都会假设 既然能快速地想起见过狗, 那被拴着的狗就应该更多些。 凭经验判断通常是对的, 但有时候却行不通。心理学空间%N&MA)z S

(W W/ZA,Cm/C03:39心理学空间"t#R$}h)T(N

/gSz"J/_J Ea0再拿猜字游戏举个例子。 哪种4个字母的单词更多, R是其中的第三个字母, 还是第一个? 你又开始迅速回忆, 很容易想到 Ring,Rang,Rung, 很难回忆出,Pare, Park: 至少要慢很多。 但实际上,在英文中更多的是 第三个字母是R的单词。 想到这些单词要慢一些, 并不是因为它们不重要、不常见, 而是因为我们的大脑是 根据首字母回忆单词的。 你发出一个S音—— 就能想起一大串单词来。 就像字典一样; 而根据第3个字母去查单词 往往很难。 所以这是一个例子, 关于大脑的反应速度 能暗示你某件事概率的大小——

d)]1EW#L&hg ]X E0心理学空间a~)l| g"syr

4:30心理学空间5C i:H-r| _ Rq

9o/N |)~V$u/x9D/a]0这个结果将把你引向错误的道路。 而且不仅限于填字游戏。 例如,当美国人被要求预测 各种各样匪夷所思的死法 发生的几率—— 估计每年每2亿美国人 当中的死亡人数。 这些被调查者都是 跟你我一样的普通人, 要猜测因以下原因死亡的人数: 飓风、烟火、哮喘、溺水。 然后和真实发生的数据对比。心理学空间 O4T/^,g[j r9TiW mV_

心理学空间 Q B }8H5r%`

4:54心理学空间.~!aL:a4}-h!I

心理学空间4E&a W/D8ahX0l

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出现了, 首先 两项数据大大超过实际值: 飓风和烟火。 两项数据又被大大地低估了: 即死于溺水和哮喘病。 为什么呢? 你什么时候在报纸的头版上读到过 “男童死于哮喘”? 这条新闻非常无趣, 因为它太常见了。 而大家却很容易想起来 曾经看过的电视或者新闻中报道 飓风摧毁城市,或者某个倒霉鬼 在国庆日被烟火崩掉了手。 因为对溺水、哮喘报道的不多。 在我们头脑中的印象不深, 所以 我们大大低估了这些事件。心理学空间.g4HD9~*AjF

心理学空间N)J y$Vx7ahZ

5:36心理学空间!C-ym(H0L$`\+p

-NP5h`v/{%z e0实际上,这就好像“芝麻街” 游戏中的这个问题: “以下哪个选项与其他不同?” 理所应当你会觉得 游泳池跟其它的都不一样, 因为游泳池 其实是最最危险的场所! 你们在游泳池中死亡的概率 比其它三个的总和还高。心理学空间7WT](| ljRH

心理学空间7d*k4JJh(^

5:55

`1E2gV7T0心理学空间 Z)VI v,u-h

买彩票是一个绝佳案例—— 可以很好地测试人们 计算概率的能力。 经济学家——你们中间买彩票的人 请原谅我这么说—— 至少经济学家们, 认为买彩票是一种 为愚蠢交的税,因为买彩票 中大奖的几率, 几乎和你直接用马桶 把钱冲掉是一样的—— 起码这样还不用你费力 跑到商店去买一趟。

(d x,OB4_1VX0

B:Zp'M6u.OL06:23

*P$]wx1ZP Nt(J'C0

iB#I8n7S ]OVE2VQ0究竟为什么还有人买彩票呢? 有很多种解释, 但其中有一个一定是 我们看到了很多赢家,对吗? 有一对夫妇中了头彩, 或者Ed McMahon在你家门口, 拿着巨大的一张支票—— 我完全想不出要怎么花掉这笔钱。 我们在电视里面看到过; 在报纸上也看到过。 但你什么时候看到大规模采访 买彩票输了的人? 实际上,如果我们要求电视台 在采访每个赢家的同时, 对每位没有中彩的人来一个 30秒的采访,那么这1亿位 上一个彩票开奖后的输家 将要花9.5年的时间 不断地告诉你说: “我,输了”,“我,输了”…… 如果你看了九年半的电视—— 不休不眠—— 看到一个接一个的输家, 然后最后的30秒钟有一个 “我赢了!” 你买彩票的可能性就会小很多。心理学空间,g,W3M-xK^W-C&gWz&i

心理学空间9h1NcR0h'\M7iIU

7:17

ZV5o%Cn*L \ M0心理学空间s(U)dQ'TK_(Rd

现在我证明给你们看: 这里有一个小彩票游戏。 一共10张。 其中的9张已经卖给了不同的人 1张彩票1美元,如果你赢了, 你将得到20美元。 这个赌局怎么样? 按照伯努利的逻辑, 这个彩票的期望回报是2美元: 那么你应该去买。 而且大多数人都会说, “嗯,我要买”心理学空间#\G.lD5c T#qN-^

*RGP"tev H;[#u07:39心理学空间a*qP$Z5Qg

7Y:v M1a,{0现在我稍稍改变一下条件: 设想其它9张彩票都卖给了 一个叫Leroy的胖子。 Leroy有9张,还剩下1张。 你买不买? 大多数人不会买。 其实赢的几率并没有变, 但很容易就能看出谁会赢。 显然Leroy会赢,对吗? 你现在不敢说, “我和其它人一样有机会赢”, 显然你的赢面不可能和Leroy一样。 所有彩票都被一个人买走的事实 改变了你的决定, 即使这对概率丝毫没有影响。心理学空间&z@Z#j1Eu+ih/t|

心理学空间8| Xo$`3A

8:13

'dNtK Tq6P m7BM%j0

v|gL(s8H0估算概率也许看起来比较复杂, 但是相对于 估算价值来说却是小巫见大巫了。 估算价值即试图说出某东西的价值, 我们有多喜欢它。 它给我带来多少快乐。 我想多谈谈估值的误差。 麦当劳的一个“巨无霸”值多少钱? 值25美元吗? 大家的直觉都是“不值”—— 你不会花那么多钱去买它。心理学空间 ph^)Kb6b9w] K!r{

DmJD3m5pro}08:37

2l6P:_$}'Z;Y@ F0

Gbo-~hvY)jb6m0然而,决定一个“巨无霸” 是否值25美元的前提 是你要问且只问一个问题: 我还能用这25美元做什么? 如果你曾经坐过长途飞机 去澳大利亚, 而且你知道飞机上不提供食物, 当坐在你前排的人打开了一个 麦当劳的盒子,那诱人的香味 飘过椅背传到你鼻子里,你会觉得 这16小时里25美元做不了其它事情, 我甚至不能把它烧掉—— 过安检的时候打火机被没收了! 突然间,花25美元买一个“巨无霸”汉堡 成了一笔划算的买卖。心理学空间E.]8SqlB$`

心理学空间B;Vtmm

9:10

%d y9@G$drk0心理学空间 |/?7S5R?b(s,[!b-PQ:`

反过来, 如果你去一个贫穷的国家, 花25美元就可以买一顿丰盛的晚餐, 那么“巨无霸”就显得贵得离谱了。 那为什么大家在我说出 特定条件之间 都认为答案应该是“不”呢? 因为大家在比较 从前买的“巨无霸”的价格, 而不是问自己一个问题, “我还能用这些钱做什么?”, 与其它可能的消费比较, 你比较的是“过去”。 这是人们很容易犯的常规性错误。 你想的是,曾经花3美元买巨无霸, 现在要花25美元,简直是岂有此理。

2]!n IrP7`/UG0心理学空间[] Wy9h0iD#\A

9:43心理学空间5H~VAbo;K(W

心理学空间$^'RJ:}7QE5H@E

这是错误的,我可以给大家证明 这个错误所导致的非理性行为。 例如,当然了, 这是一个在市场营销中 非常常见的把戏, 告诉你一样东西曾经非常贵, 然后买下这个东西就显得很划算。 我们做过一个试验, 考察人们对两种工作的看法: 一个工作承诺你第一年6万, 然后5万,4万, 这个工作每年都会减薪, 而另一个工作则承诺你加薪, 人们会更希望得到第二个工作, 即使知道 这个工作挣得少一些,为什么呢? 因为他们觉得减薪比加薪糟糕, 即使减薪期间的总收入更高。 另外一个例子。心理学空间u BL O/Yh}

心理学空间m"p2wK m5u*}H

10:26心理学空间o"?e-N^ w,I;b8r

心理学空间7e6K5I8B%~ M

有一个2000美元的夏威夷度假套餐, 现在只卖1600美元 假设你想去夏威夷, 你会不会买这个产品? 大多数人是会的。 现在稍稍改变一下, 2000美元的夏威夷度假套餐 现在只卖700美元, 你决定再考虑一个礼拜。 但后来你去旅行社的时候, 最好的价格已经没有了—— 现在需要1500美元。你会买么? 很多人都会说:不会! 为什么?因为曾经只卖700, 而我绝不会花1500 买上周还是700的旅游产品。心理学空间l'n7e!vz#S#^

CD"|/v DZ%?010:58心理学空间2@H ]||Q

心理学空间]j*c*vg({ q

这种”比较过去“的倾向 使人们放弃了很多好交易, 换句话说, 一个从前有更好价格的交易即使 现在仍然是一个好交易,也不如 一个曾经更烂的差交易能打动人。心理学空间3Q;U y?.J

3v7|3[0wV {L011:11心理学空间4|7l-sx g2F E)? _

"X-X$KK3`%wx"Y0还有一个例子, 说明“比较过去”如何 迷惑了我们的眼睛。 假设你要去剧场看表演。 在去剧场的路上, 你钱包里有一张票, 是花20美元买的。 你还有一张20美金的纸币。 当你到达剧场的时候 发现你在路上把票搞丢了。 你会花剩下的钱再去买一张么? 很多人会说,不会! 现在,我只改变一个条件。 你在去剧场的路上, 你钱包里有两张20美元。 到达剧场的时候发现丢了一张。 你会不会拿剩下的20美元去买票? 当然会!我去剧院就是要看戏的。 跟我在路上丢没丢20美元没关系。心理学空间c[1oz _8[ L

$Cm1Thue011:50心理学空间9v+kAmO@T?@

心理学空间rh*go-]:oc0E-Z

如果你还没明白我的意思, 还有另一种简单的解释。 (笑声) 在路上,你丢了一样东西。 在两种情况下, 这个东西都是一张纸。 一张纸上有美国总统头像, 另一张没有。 这到底有什么区别? 区别就是,当你丢了票的时候, 你会这样对自己说, ”我不会为买样东西花双份的钱。“ 你将现在的花费——40美元—— 和原来20美元相比,会觉得不值。 比较过去会导致很多问题, 行为经济学家和心理学家 认为这些问题 会影响人们对价值的估算。 但即使不”比较过去“, 而去比较其它的可能, 我们还是会犯类似的错误。 举几个例子。

*Pae5F8ud8M9Nn0

Z D^a*v`012:38

?-u7} _*WLY0

x#Im%P!xz!}0“比较”有一个特点: 当一样东西和另一样东西比较时, 它的价值会改变。 所以在1992年的时候,乔治布什, 对于我们这些 政治上站在自由主义一边的人来说, 他好像不是一个理想的人物。 突然间,我们又非常盼着他复出。 (笑声) "比较"改变了我们对他的看法。

!urw De M0

5t'B^q~.Yl013:03心理学空间7k r3Ge;iv

x'NU'X6cw0当然,零售商们早就 懂得这个道理, 他们利用这一点使你—— 不知不觉花掉更多的钱。 当你走进一家红酒零售店, 要买一瓶红酒, 你看到了红酒的价钱: 8、27和33美元,你会怎样做? 大多数人不会买最贵的, 也不会买最便宜的。 所以他们选择价格适中的。 如果你是一个聪明的零售商, 就会放一个最贵的商品在架上 即使根本没人买, 因为相比之下33美元的红酒 就显得没那么贵了。心理学空间_N ko:h#?

心理学空间#XX5U[;~

13:35心理学空间.L9j)Rt Ui#~ me&tj

心理学空间Fw vb*wq

其实这些你们早就知道了: “比较”可以改变价值。 但问题在哪里呢? 问题就出在: 你把这瓶33美元的红酒带回家后, 它的价值跟原来 放在旁边的酒没有关系。 当初为估量价值而做的比较, 即我们试图决定 我们有多喜欢一样东西, 当我们在使用它的时候, 这种比较早已不复存在了。 这个“比较转移”的问题 影响了我们的理性决策。心理学空间r;p n2s c E{

e,I;@sf+Y g[gE|014:11心理学空间cr-cP&K0{(^1JO1V

Q ID6rwDYY;x0再举一个例子。 我要给大家看一个 我们自己做的实验。 这些实验对象们 被问到一个最简单的问题: 一分钟之后你会有 多享受这包薯片? 实验对象坐在房间里, 前面放着一些薯片。 对于这些实验对象,他们所在 房间的另一个角落,还放着 一盒Godiva巧克力, 或者一罐Spam午餐肉。 事实上,这些角落里的东西改变了 试验者对薯片的预期享受程度。 也就是说,这些看到午餐肉的人 会觉得薯条非常美味; 而看到巧克力的人 觉得薯片不会很美味。 然而,当他们吃薯条的时候 会怎样呢? 显然,不需要心理学家告诉你, 当你嘴里都是焦香四溢, 脆脆的美味薯片的时候 在屋子的角落放着什么 根本不会影响你的味觉。 然而在吃之前, 人们对食物的预期被“比较”迷惑了, 而这种“比较”在我们吃的过程中 是完全不存在的。

obd7G8JoZ0

`6urJ-V015:12心理学空间?1{\ v IZ{.B

/F/v2u%E!z\0大家都亲身经历过类似的事情, 即使你以前没有 来过我的实验室吃薯片。 那我现在有一个问题: 你想买一个汽车音响。 你家附近的经销商卖200美元, 但如果你开车穿过市区, 只要100美元就能买个一样的。 你会为了节省100美元 开车去买这个五折的音响吗? 多数人都会。 他们不能想象多花一倍的钱 去买一个在城市的另一端 只要半价的东西。

9pY(H2on"CY@0心理学空间%V+}X"FP ^0G

15:38心理学空间 }Q\ P V#f4C b

3]%kVH+a3o({0现在我再假设你想 买一辆有音响的车, 你家旁边的经销商卖31000美元。 同样开车穿过市区, 只要30900块, 你会去么?这次你节省了0.3%—— 也是100美元。 很多人会说,不。 我才不会开车穿过拥堵的市区 就为了节省100美元去买一辆车。心理学空间`X c]"Xw(e~

心理学空间 R)_q!Y zJQ/J

15:59

bEI3DOgG4]%?P0

A @!Wpo g4Ie#S \9~0这种想法令经济学家们抓狂, 而也确实应该这样。 因为你节省下来的这100美元 ——拜托!—— 根本无关是怎么节省出来的。 它并不知道是通过 买什么东西节省下来的。 你去超市买东西的时候, 它不会说, ”我是从汽车音响节省下来的,或者, 我是一个笨蛋在买车时省下来的。“ 钱就是钱! 如果开车穿过市区值100美元, 就是值100美元 不管你是通过什么方式节省下来的。 可是人们并不这么认为。 这就是为什么人们不关心基金经理 从他们的投资中拿0.1% 还是0.15%的佣金, 但是他们会收集折扣券, 就为了买牙膏的时候少花1美元。心理学空间j(PA(y%?

心理学空间T6h/DtG!q+QY

16:36心理学空间 [ p,C1A%G:IN

心理学空间XgvQs.@w$^

现在你看到了, 也是“转移比较”的问题。 因为你在比较100美元 和你要买的东西之间的关系。 而当你去花这笔钱的时候, 你不会再做那样的比较了。 你们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心理学空间;N?L0O8T;t

心理学空间Ic&f,S7h gi

16:50

%m:BKPS)B3{i0

c"i*T \Q,@6o6i0举个例子,如果你是一个美国人, 去法国旅游。 在那儿可能会遇到一对夫妇, 跟你是老乡,你会想 ”天呐!这些人真热情。 他们对我太好了。 比起那些讨厌我试着说法语, 还更讨厌我不说法语的当地人, 这对夫妇简直太好了。“ 所以你和他们一起游历法国, 之后你回到家, 邀请这对夫妇来家里吃饭, 现在的感觉呢? 和你的其它朋友相比, 他们又无聊又闷,对吗? 因为处在新的环境里, 这种比较大不一样了。 实际上你发现 你对他们的讨厌程度简直都 够资格申请法国国籍了。

^9[m6w L/vs#`&z6]8v:T0心理学空间ic9j{r~n U

17:27

d%dC#C~2u`3l%j#E0

B%d:D[ ?#q3|0其实,如果你去买音响, 也会遇上同样的问题。 你去到一个音响商店, 你看到了两款扬声器—— 一款是又大又方像石头的, 一款是小巧玲珑外表光滑的, 然后你都试了一下, 觉得确实听到了它们的区别: 大的那个听起来好一些。 于是你付了钱,把音响带回家, 而根本不在乎彻底破坏了 家里的装饰风格。 问题在于, 你在音响商店做的“比较” 回家之后永远不可能再发生。 你不会再回到那个音响商店说: “大的听起来就是比那些小的好,” “小的”效果如何 你自己可能都不记得了。心理学空间GTm3u"u"C$O

k8j8O+j\+YF017:59心理学空间1h Wl%x/j

心理学空间9Ug#Eh+]#qt

“比较转移”的问题在跨越时间的 某些情况下显得更复杂。 关于不同时间点发生的几件事, 人们在做决策时往往 显得尤其困难。 心理学家和行为经济学家发现 大体上来讲有两个简单的原则。 现在我先连续给你 两个非常简单的问题, 最后是一个困难的问题。

'V&g ^hg0`?0

F I1Xi ~T ]018:21

#yy;J4Qw0心理学空间5U4k)P)Y^-Kg5x?9`,`

第一个简单问题是: 给你60或者50美元,你要哪个? 这个叫做单项智商测验。 大家都想要更多的钱, 因为我们认为多比少好。心理学空间?Z/f z/TW

-T:qBN}$}:[TS018:35

5[.Pi/w&p4O7{"~4tl*`M$f0

8_Yt6Gwn+YB5PQ0第二个问题来了。 你可以今天或者在一个月后 得到60美元,你选哪个? 同样的,非常简单的决策。 因为我们知道"现在"比"以后"好。 当这两条规则相互冲突时, 困难来了。 例如,现在得到50美元或者 一个月后得到60美元,你选哪个? 生活中有很多类似情况, 想得到就必须等待,要有耐心。 那么人们在这样的情形下 会怎么做呢? 多数情况下,人们很缺乏耐心。 也就是说他们会要求很高的利息 才能推迟他们的满足感, 而等到下个月去获得额外的10美元。 也许这个还不足为奇, 但是奇怪的是 让人们变得有耐心是如此容易, 只要改变一下 给钱的时间。 假设你可以一年之后获得50美元 ——那是12个月, 或者13个月之后获得60美元。 我们得到了什么结果? 人们开始愿意等待了, 既然他们已经等了12个月, 多等1个月也无妨。

k.dZ2{5x6s x0

RlS6@*JpbS019:41

{ k:no6Fm+j0心理学空间f#B;EetQ{,A

是什么让决策不一致了呢? 比较!麻烦的比较。 我来给大家解释一下。

#n/PD?rI0心理学空间![fV)NZ e;]%{3G1v

19:47

8E-^5|3I2gC`0

P4H*~2l#r(n"D0这是我刚刚提到的 那个结果的数据图。 如果我给大家足够时间去思考, 你们得到的结论就是, 人们发现主观上现在的50美元要比 未来的60美元更有价值, 虽然仅仅是30天的差别—— 然而当我们把决策时间推迟1年, 他们表现出了完全相反的 行为模式。 那么,为什么你会看到 这样的结果呢?

|c3p$z!@&?4@0心理学空间X2P]~k+}

20:12心理学空间\V+C2GQ-?.{(^

3M\z-u&b6\{Z9L0这两个人可以帮我们解释。 大家看到的是两个小伙子, 其中一个比另外一个块头大些: 消防员和小提琴家。 他们要往后退直到消失, 我希望大家注意两样东西。 这个消防员是永远不可能比 小提琴家小的,绝对不会。 然而,他们之间的差距 却是越来越小的。 刚开始你看到一英寸的差距, 然后是四分之三, 然后是半英寸, 最终他们从地平线上消失了。心理学空间`'s7Gn^j/u

心理学空间ugv ^U/O4zF

20:41心理学空间'sZ'lH.k `n

心理学空间EK IRe't5v b

这就是我刚刚给大家看的结果。 这是主观高度—— 即你在不同阶段看到的高度。 现在我想让你看到, 有两样东西是真的。 第一,他们离我们越远, 看起来越小。 第二,消防队员总是比 小提琴师高。 但是当我们让一些东西 消失之后发生了什么? 如果我们非常近距离观察, 小提琴师要比消防队员更高大, 但是如果离远了, 他们正常的, 真实的关系就出来了。 就像柏拉图说的,时间对于价值的 影响同空间对于大小的影响一样。 这是刚才那道难题的答案。 现在拿50美元还是 一个月后拿60? 这些是主观的判断, 大家可以看到, 我们的两条原则都是成立的。心理学空间+we(t1y {9z6}G[ ^e

心理学空间N"Xr BE

21:25心理学空间%{)Rs9GCrit

心理学空间0TNI2h$^@

人们总是会觉得多比少好: 60美元永远比50美元好, 人们还会觉得现在永远比将来好: 左边的柱形图比右边的要高。 看看去掉几个图形时发生了什么。 现在突然有些困惑了, 刚才比较的结果一下子反了过来。 我们看到人们更希望现在获得50元, 而不是去等一个月拿60, 但是在更长的时间里却又反过来了。 我们看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 那就是 人们会在未来改变主意。 当第12个月马上到了的时候, 你会说 为什么还要为了那60块钱 再等一个月呢? 我现在就想要这50块钱。心理学空间Z [%G_au

7\h|Pl8])Q2X~ z7O022:04心理学空间2o1L7J G lUf

%vdx,m:y4zW,l9^C!p0那么,在演讲结束的时候 想问大家一个问题: 如果我们都这么笨, 人类是怎么登上月球的? 因为我可以在这里讲两个小时, 举例证明 人类在估计概率和价值方面的 无能表现。

#a-W+K/N@3h0

+T[$HX\Y#Q#u#s022:18

NQ|[0n ]!B0心理学空间(\.YJT#G"cX4v;C

这个问题的答案, 我想大家都已经知道了, 以前听过相关的演讲, 我敢保证大家还会听到: 那就是,我们的大脑是朝着 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进化的。 在大脑为之进化的世界里, 人类生活在很小的群体当中, 周围都是和自己一样的人, 人们的寿命非常短, 选择也非常少, 最重要的事情就是 “今朝有酒今朝醉”。

1K%`vIEA0心理学空间0u&K8w hN9Hd

22:43心理学空间v8jU5@h

uK hm(t)l Ty4]0伯努利的天赋, 他的小等式,告诉我们 要如何用这个不符合自然规律的 大脑思考问题。 这揭示了为什么我们思考问题的 能力这么差,也解释了 让自己变得勤奋,高效 有多么重要。 人类是这个星球上唯一 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的物种。 我们没有主要的天敌。 我们征服了大自然; 通常导致物种灭绝的东西 已经不能对人类够成威胁。 唯一一样可以毁灭我们的东西 就是我们自己的决定。 如果在1万年之后人类灭亡了, 原因就是 我们没能用好那个荷兰年轻人 在1738年对世界的馈赠, 因为我们低估了未来的痛苦, 也高估了眼前快乐的价值。心理学空间 b!z{Mm$T jT

心理学空间 HK}5w6`xr&~

23:45

i b(^n0sg%Q1E@Zbz%_0心理学空间@ ezI.m'P'f2C${

谢谢。 (掌声)

&wf i+Y6Kdw0心理学空间Sxfkn`D ~

23:56

l y~$_(scFGD6l"?0心理学空间haB k&P!P!f y+D

Chris Anderson (CA): 讲得太精彩了。 我们还有些时间向丹·吉尔伯特提问。 现在有一个,两个人举手了。

\ IaS K+nR:S E0

o)Cq'n8O,Y;S024:04

e5qA`:QVE.X8kqP0心理学空间:xIZ3zG

(观众)Bill Lyell: 你是不是说这种思考模式 也是恐怖分子用来 恐吓我们的一种手段, 有没有方法可以克服它呢?

t abaV[-q0

o^xCy^a/{p%r L024:14

xRU*IJC5h4Er0

B&VQrX)h ]0丹·吉尔伯特(DG):其实, 最近我正在做一个咨询项目, 和国土安全部合作, 大概的内容就是 美国的国防经费应该用在 防卫边境的项目上。 我试图告诉他们, 恐怖主义只是一个词, 是人们对一系列的事件 产生的心理反应, 如果他们真的担心恐怖主义, 就应该问问 是什么导致了恐怖活动, 以及如何让人们不再恐惧, 而不是——不,应该说, 在此基础上, 再去制止我们所担心的暴行。 事实上,美国媒体在 这类事件上的报道—— 请原谅我的直接,这些 恐怖袭击的数量其实是非常小的。 我们已经知道,例如,在美国心理学空间 J_i Kh,v

g+v G*mW @Xc024:54心理学空间i h F#B2u Q\K

Mz |'X1z%\:l0更多的人因为没有 坐飞机而死亡—— 因为他们害怕坐飞机—— 但其实在 高速公路上死亡的 人数比911要多。 如果我告诉你有一个瘟疫, 致使明年美国要死亡15000人, 如果你不知道这只是“感冒", 你可能会非常惶恐。 这些都是小规模事件, 而我们应该反思 这些东西是否应该得到 这样多的报道。 显然导致人们过高地估计了 这些事件的伤害程度, 恰恰让那些企图 恐吓我们的人达到目的了。心理学空间P,U{LYv)f"@

l@4Slb@i4S3s/_025:24心理学空间:EL]vk,I

2q'X:L7s R!BG|0CA:丹,我想插一句。 你的意思是说 我们对恐怖事件的反应, 是一种精神上的缺陷吗? 给我们讲讲好吗?心理学空间/EHwQ?

}{CHdM|8v,^025:31心理学空间.B%ey1d+nP

心理学空间kA7ZE(a6g;A l

DG: 这个是被夸大了的。你看 如果明天澳大利亚消失了, 大家的第一感觉 可能就是恐怖袭击。 那么大的国家,那么善良的人民。 但是另一方面, 当一辆公共汽车爆炸了, 30个人遇难, 而在同一个国家更多人 因为不系安全带死亡。 你觉得恐惧应该是 正常的反应吗?

b YyG#g!B3D Y0心理学空间 b*uzy`t?

25:52心理学空间L&`(z&? `

AyG*B?dc0CA:是什么导致了这样的精神 缺陷呢?是事件的震撼效果—— 对人们的触动太大了吗? 是因为那是一个由“外国人” 发动的蓄意袭击吗? 或者是别的什么?

l Ydb3_4t-E0心理学空间0n _ `$Idq:`

26:01

KpWsem2dL*Rq0心理学空间i*IW&k-?6|}

DG:是的,很多的因素, 你说出了其中的一些。 首先,是一个人类的组织 试图杀死我们—— 而不是一棵树倒下来 意外地砸到我们。 其次,我们的敌人也许会 再次发动袭击伤害我们。 人们是无缘无故地被杀害, 而不是死于合理的原因—— 就像真的有合理的原因似的, 但是有时候人们就是这样想的。 所以这是很多的因素集合在一起, 把这件事变成一个显著事件, 但是我们不要忘了 当人们看到想读的内容时, 报纸的销量就会比较好。 所以媒体在其中起了很大作用, 他们希望这些事情 越引人入胜越好。

(c-Mcyf.QK$i0j~p0

mf'Ky"{Z026:35心理学空间p,M+@tf)]

zJ9i'V7S3v0CA:我想知道, 要怎样去降低这种情绪呢?心理学空间;V!t7h B'B

sK4{*L9e t026:41心理学空间^Dv h'e8\!~

IA#i%N.{h0DG:去以色列吧。 去以色列。 发生了一起商场爆炸事, 所有人都非常气愤, 一个半小时后—— 至少当我在场的时候, 一个离我们150英尺的商场 爆炸了——我回到了酒店, 一个筹备好的婚礼还在照常进行。 就像一个以色列母亲所说的, 她说,”我们永远不会让他们得逞, 影响到我们的婚礼。“ 我的意思是, 这是一个已经习惯了的社会—— 当然有些其他地方也是—— 学会了如何在 一定的恐怖主义威胁中生存, 而且不会过分担心,被打扰, 就像我们中间那些没怎么经历过 恐怖袭击的人一样。

~2B9X @8r0

mk^r,DKIt}jI027:12心理学空间ZAY&P4\jf

心理学空间bo-|B b)P

CA:但是这样的恐惧 是不是理性的呢, 我们之所以恐惧是因为下一轮袭击 可能更严重?心理学空间 S}|;i0Ch7tI6BD4\ H

PI(iclQz027:19心理学空间 P {Z"sm

心理学空间6bXPN&wa

DG:当然,如果我们知道 这次袭击已经是最严重的了, 当然,也许还会有更多的 30人大巴爆炸事件—— 我们很可能就没那么害怕了。 我并不是说—— 我要引用一句别人的话, “恐怖主义并不可怕, 我们不应该那么紧张。” 这决不是我的意思。 我要说的是,理性地讲, 我们对这些事实和威胁 产生的恐惧心理, 应该和所面对的威胁及将要到来的 威胁的规模成比例。 我认为在对待恐怖主义 这件事上,人们不是这样的。 今天我们听到那么多的演讲—— 有多少人站起来说, 贫穷! 真想不到贫穷的状况这么严重!!! 人们早上起来的时候 还完全不关心贫穷。 贫穷成不了新闻头条, 因为它一点都不吸引人。 那里没有枪声。 我是说,Christ,如果你必须去 解决其中的一个问题, 你会选哪个?恐怖主义还是贫穷? (笑声) (掌声) 这个问题很难。

[/}]~ c(L0?0

-T f E6x9b-r028:17心理学空间,^"hO rU2M

心理学空间8c%GP7B(pCFB)} w

CA: 毫无疑问。 贫穷,从重要性上来讲 无疑是优先的, 除非什么人在这里可以证明 恐怖主义已经拥有了核武器。 我最近读到、看到、想到的是 核武器对于恐怖主义来说 还是比较难获得的。 如果那个判断是错误的, 我们可就出大糗了, 但是相对于贫穷, 有那么一点儿——

6AKEy R-u-[Bp0心理学空间#]P(~.f)i(?

28:39心理学空间;Q V%M^E2RUW[3S

心理学空间e&SazM2O a(?i

DG:即使那是真的, 还是有更多的人死于贫困。

5ll I[0{3A3j/rid`t0心理学空间W8|j/?2E*HN

28:45

.bT JL:D+E9~0心理学空间h.|4u2Z%LPy

CA: 我们变得对待恐怖袭击时 会非常激动。那是因为 在很久以前,我们还不知道是疾病 和其他种种原因导致了贫穷, 所以我们这个物种并没有 投入太多精力 去担心这些事情? 人们死去了,正常的。 但如果你被袭击了, 是可以做些什么去应对的。 所以我们会有这样的反应。 是这个原因吗?心理学空间C)ug;u5qyB:{k

]UV:p%yhP?029:07

8`4@0CH6{_{0心理学空间 rh5KkE't;H

DG:你知道吗, 那些对用进化论解释所有问题 持最大怀疑态度的人, 恰恰是进化心理学者们自己。 我的猜测是, 从人类的进化史上看 从来没有任何东西是特定的。 然而,如果你去寻找 一个进化论的解释,你也许会说 绝大多数物种都有一种“恐新症” ——就是说,他们害怕 新的、不一样的东西。 有个充分的理由是, 见过的东西不会吃掉你,对吗? 见过的动物都不可能 比那些没见过的动物更可怕。 所以,当一个学0:11心理学空间 t_c5DV-f/rg^

心理学空间{Nb'Q"^j5Q

相对二十一分钟的演讲来说, 两百万年显得非常漫长。 但是从进化的角度来看,两百万年只是一瞬间。 在两百万年中, 大脑脑容量从我们祖先能人的1.25磅, 增大了近三倍成了现在的3磅。 自然给予我们的大脑有什么特别之处呢?心理学空间 J$hv3n-l5@,ms

心理学空间n@@'hW.yGT

0:41

\(] Z.r2S A0

!e.rDf.mq py\;S2n0当我们的脑量扩大三倍的时候, 大脑不仅仅在体积上有了改变,它在结构上也发生了变化。 我们大脑变大的最大原因就是它有了新的一部分,叫做 额叶。其中尤为重要的是前额叶外皮。 是什么让前额叶外皮成 人脑中如此重要的一部分?心理学空间R.tn;oh KKv

.DJ1W5Uvr01:05

0E+Q'mX%w0Sk0心理学空间oR6p@5{r

脑前额叶外皮有很多功能, 其中最重要的是 它拥有一种创造模拟经验的功能。 飞行员利用在飞行模拟器中的训练 来防止在真实飞行中产生失误。 人类有惊人的适应性, 他们可以在大脑中体验 未曾真实经历的东西。 这个技巧是我们的祖先们都不会的, 也没有任何动物会。 这种适应性真不可思议! 这一特征和对生拇指,直立行走以及语言 使我们从树上 进化到了购物中心。

"oQd} \#Vm9u0心理学空间T{;v^-S6_/UFL:A

1:46心理学空间2Tq TuW

心理学空间#l'@2z7je'aL

现在-(笑声)-我们大家都能做这些。 我的意思是,比如 Ben and Jerry's (一个冰激凌连锁店)没有肝和洋葱口味的冰激淋。 并不是因为他们试做了一下,尝了尝,而后“Yuck” (表示恶心)。 而是因为你坐在椅子上 就可以想象肝和洋葱的口味的冰激淋是怎样恶心了。心理学空间C&x1r:si

-TM9RPTYu3{02:04

8Rp xYty\7hv0

S?"SKH tV0让我们来看看经验模拟器是如何工作的。 在我继续我的演说之前让我们来做一个简短的试验。 这里有两个不同的未来,我想邀请你们一起来参与。 你可以幻想这两种未来,看看你更喜欢哪一种。 第一种未来是赢了价值3.14亿美元的彩票。 第二种是截瘫。 我给你们几分钟考虑一下。 你也许觉得根本不用考虑。

B;Wp`D.A,D H`0

B.TvKn a*G4B1m qT02:35

G:f7ax/nE:Ta&a0心理学空间3N,q:X RL8_s z

这里有一些很有趣的数据。这些数据显示了这两组人 到底有多快乐。 是不是这正如你们所料? 可其实这是我胡诌的数据。

ke&jms)Bd}u2^$^%W0

xw/?h%Xt_02:47

5l P,`K9[:{$\7s0心理学空间pf\$l'G7y#t&n#M

这才是真正的数据。你们都没有通过突击测试。这堂课开始还不到5分钟呢。 事实是,在失去双腿一年之后, 和在赢了彩票一年之后,中彩票的人和截瘫患者 的快乐程度几乎相同。

GM)F.|k#G{)qu0

H$u qx.|!`^r03:03

S5W4vi6t,L%K0

,s~Q!tK T0现在,不要为没有通过突击测试而沮丧了。 因为几乎没有人能通过这项突击测试。 我实验室所做的研究, 还有全国的经济学家和心理学家所做的研究 显示了一种让人吃惊的东西。 我们称它为影响偏差。 这是指人脑的模拟功能有犯错误的倾向。 模拟器会夸大事物的不同结果 而这些结果实际上未必有多么的不同。心理学空间'_2n7S_C g Zk'}

__T UY]7}b3T"q03:31心理学空间cOG*aI&a9x}+o%] o

+tn)b'E`!rS0现场研究和实验室研究都显示 选举的输赢,伴侣的得失, 提升与否,考试成败等等, 对我们的影响及影响的时间长短 都比人们想象的少。 事实上,最新的研究几乎让我都迷惑了。 最新的研究显示,发生在三个月以前的 重大的创伤, 除了少数个别例子 对你今日的快乐几乎没有影响。心理学空间o:]i!J9G X

`a$fpjo2is04:05心理学空间 \'_yc?;Bm"R}

a&uo$U!L0这是为什么? 因为快乐是可以人工合成的。 托马斯·布朗在1642年写到:“我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人。 我可以将贫穷变为富有,将逆境变为顺境。 我比阿奇里斯(Achilles)更无懈可击,我用不着幸运的眷顾。” 是什么力量让他如此强大?心理学空间-WYOh9`

心理学空间\j|"c6OrO)h.j

4:30

s:a,} q3gI D0心理学空间OB[kC

这种力量是我们每个人都有。 人类具有一种心理免疫系统。 这个系统通是一个认知过程,基本上是无意识的认知过程, 这种认知可以改变人们对世界的认识, 让人们感到自己的生活美好。 像托马斯爵士一样,你也具有这样的能力。 与托马斯爵士不同的是,你还没有意识到你有这种能力。心理学空间(l O d a]h$Y

心理学空间&o.pz]:a+F f

5:00

M|/K{V @ ^0心理学空间9U,{[*[ dG4mA

我们都可以自己制造快乐,尽管我们一直以为快乐是一种需要苦苦追寻的东西。 现在,我想你不用我举太多人们自己合成快乐的例子, 不过我还是想给你们看一下一些实验证据, 你并不用太费劲地寻求证据。

;naT-Q#H+Cn,o0心理学空间j!mGeT-T

5:17心理学空间Qw3cA`~N Y

5U3hSq J0d,lb7T0我上课时说过要自我挑战, 因此我随便拿了一份纽约时报,试着从中寻找人们人工合成快乐的例子。 这里有三个例子。 “我现在在心理上,经济上,感情上和精神上各方面都比以前好。” “我没有一分钟后悔过。” “这个经历太荣耀了。”“我相信事情向最好的方向发展。”

I$~h(qwg N0心理学空间[n#fO"U4FsS1j%\

5:36心理学空间%U*J2MHX

心理学空间 Y5t9r'Y~OX

谁如此快乐? 第一位是吉姆·莱特(Jim Wright)。 年纪大一点的人可能记得:他是众议院主席。 因为一个名叫牛特·金瑞奇(Newt Gingrich)的年轻共和党党员 发现了他的一桩黑幕交易事件, 莱特被迫辞职。 他失去了一切。这个在美国最有权的民主党党员 失去了一切。 他失去了金钱,权利。 这么多年后,他是怎么看待这些的? “我现在在心理上,经济上,感情上和精神上等 各方面都比以前好。” 最好还能好成怎样? 植物上?矿物上?动物上?他基本上都包括了。心理学空间M4i3o FF IX8^bu c

心理学空间x|hMi/a!E2A&P

6:10心理学空间q4H-Uv|i

3do3y3fVEW0你可能从来没有听说过莫里斯·比克汉(Moreese Bickham)。 莫里斯·比克汉出狱后说了这样的话。 他七十八岁了。 他因为一项错误的判决在路易斯安那监狱坐了三十七年牢。 他最终在七十八岁时通过了DNA测验确认无罪 才被释放。 他是这样描绘他的这些经历的呢? “我从来没有一分钟后悔。这个经历太荣耀了。” 荣耀!这个人不是在说: “监狱里有些人还是不错的。那里还有一个健身房。” 他说的是“荣耀!” 我们通常专门用这个词语来形容跟宗教相关的经历。

(qyMQJ#{0cr5s0心理学空间~0j2wP'X+w:t/u

6:39心理学空间qb v"Z/k n

?1W fO$B;TQ@X:C"w1o0哈里·朗格曼(Harry S Langerman)说了这些。他本可以成为一个家喻户晓的人物。 在1949年,他在报上看到一篇 关于麦当劳兄弟拥有的一家汉堡小摊的报道。 他立马想到“这是一个好主意!” 他找到了麦当劳兄弟。他们同意道: “给我们$3000, 我们就让你开连锁店。” 哈里回到纽约,向他在投行工作的哥哥 借$3000。 他哥哥劝慰道: “你真是一个傻瓜。没人会吃汉堡的。” 他没有借到钱。 6个月之后,瑞·克罗克(Ray Croc)也有了同样的想法。 结果是人们喜欢吃汉堡, 瑞·克罗克一时成为巨富。心理学空间I6A7No#u-_0x9{ v

4t,D/Dbb%?07:16

%}]\;PHR0

;gD!_;s%m&nz2Zq0最后, 你们也许会认出年轻的比特·贝斯特(Pete Best), 他是甲壳虫乐队早期的一位鼓手。 他们借故丢下了他, 让林格(Ringo)入伙。 1994年比特·贝斯特接受采访的时候, -是的,他还是一名鼓手;是的,他还是一名音乐家 -- 他说到:“要是留在甲壳虫乐队,我不会这么快乐。”心理学空间"}W+zZOQS

心理学空间Tu UQ? ZyH

7:39

e O`kFWgYD q0心理学空间/B2u(zXb%u/w

好了。我们可以从这些人身上学到很重要的东西。 那是快乐的秘诀。 让我们总结一下。 一:积聚财富,权利和威望, 然后失去这些东西。(笑声) 二:把牢底坐穿。 (笑声)三:让他人成为巨富。(笑声) 最后:千万别加入甲壳虫乐队。(笑声)心理学空间R.K%[*Wb\LA

心理学空间;p$xO,D!{H

8:04

+nWPP4`+^0心理学空间nhL0@)zE2ugE4{ }

我像泽.法兰克(Ze Frank)一样可以猜想到你会想什么。 你们在想“哦,是吧。” 因为当人们像以上例举的人一样去合成快乐时, 我们会冲他们微笑,同时会转动着眼睛说: “哦,是吧。你从来没有真正想要那份工作。” “哦,是的,你本来就 和她没有什么共同点, 你知道这点时,她也差不多要 把订婚戒指取下来扔给你。”

%i;I;Io vA \0心理学空间`F YU}7si

8:30

2Zt&Wo:Ls.X"j0

d\d }l-VKm])bC0我们假笑是因为我们相信合成的快乐 比不上天然的快乐。 什么是天然的快乐和人工合成的快乐? 天然的快乐是得到我们渴求的东西。 人工合成的快乐则是在得不到我们渴求的东西时,自己制造出来的东西。 现在这个社会坚信 人工合成的快乐是次品。 为什么人们有这样的观点? 那很简单。 如果我们都相信得到或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都能一样快乐, 那经济引擎还如何高速运转?心理学空间.?KSB6AA"V%D0G

?7J$xA0jp09:06

E7Ehb*]8yb5D;t3K0

kgr\,T^dl%u9A0先让我向马修·理查德(Matthieu Ricard)表示歉意, 要是光顾商场的都是和尚, 那么这些商场岂不是都不赚钱了? 因为和尚通常都没有什么物质需求。 我想告诉你们的是,人工合成的快乐 是真实而持久的。 它和那种因为得到我们渴求的东西 而感受到的快乐一样。 我是一个科学家。我不光是说一些好听的结论, 我还要向你们提供一些数据。心理学空间S%i&j.@ D;`

心理学空间5n%K8^A }:A2Y

9:34

~&?2yzt"mW k0心理学空间z:h;~)tn H;w

第一个试验证据 显示了普通人的人工合成的快乐。 这不是我的试验。 这个50年前做的实验叫做自由选择。 它很简单。 你有6件物品。 你让受试者把这6件物品按照他们的喜爱程度排序。 在这个实验中 我们用6幅莫奈的画。 每个人都把画 按照他们最喜欢的到最不喜欢的排列。 现在我们给你一个选择。 “我们正好有一些多余的画。 我们将把画作为奖品给你。 我们正好有三号和四号画。” 这个选择有点困难, 因为受试者对两幅画的喜爱程度相当。 很自然,人们都倾向于选择三号。 因为他们更喜欢三号。

GZdiJ?Zk0

Bcj!l a+Q Y8|(@/]010:23心理学空间PTCda/wTvsK

心理学空间+l7Lmit} P1m9L/TI

过了一段时间之后 - 这可能是15分钟,也可能是15天。 对同样的画, 我们叫受试者对同样的画再一次排序。 “告诉我们你现在有多喜欢这些画了?” 结果怎样?快乐被人工合成了。 我们反复进行了同样的实验。 你看到快乐被合成了吧! 你还想看一下吗?快乐! “我有的这张比我预想的还要好。 我得不到的那张,其实不怎么样。” (笑声)这就是人工合成的快乐。心理学空间1HpC7d8p!J+tA

^6Yj5Kx/F$g010:52心理学空间/k~ a}7f Z

心理学空间4d Oeym0g vk ?:M7Q

现在你怎么想呢?“哦,是吧!” 这是我们做的实验。 我希望这个实验能够让你相信 “哦,是吗!”不是正确的答案。心理学空间}Cu hwL7Zh

心理学空间*[\!J jw[;[n

11:05

|/S nO,l8]0U0心理学空间wM ouk6P

我们跟患有健忘症的病人 做了同样的实验。这些都是住院病人。 大多数人都患有柯萨可夫(korsakoff)综合征, 这是一种由于饮酒过度而造成的多发神经炎精神症。 患者记不住新发生的事情。 明白吗?他们能记得他们的童年,但是如果你自我介绍, 然后离开房间, 当你很快回到他们身边时,他们不会记得你是谁。心理学空间?.tZL!|k-K

+wnF&meB7q,R:Z011:27心理学空间V P'z C/w^U

Te;f#ikZ)J _0我们把莫奈的画拿到医院去。 让病人们来对他们 按照喜爱的程度排序。 然后我们让他们选择三号或者四号画。 像很多人一样,他们说: “哇,真太好了! 谢谢你。 我有一幅新的画了。 我要三号。” 我们解释说,我们会把三号邮寄给他们。 然后我们收起东西,离开了病人的房间。 半个小时后, 我们回去:“嘿,我们回来了。” 病人们说:“啊,医生,非常抱歉, 我有一点记忆的毛病,所以才住院的。 如果我们见过面,我恐怕不能记得了。” “哦,是吗,吉姆,你不记得了?我刚刚带了几幅莫奈的画到这儿来的。” “对不起,医生,我真的不记得了。” “没关系,吉姆。我只是想让你把这些画 按照你喜爱的程度排序。”

*w%YUwy Y0心理学空间jw,z;S2Z

12:21心理学空间d}Z0a7q SWz_

心理学空间 A }4@ C Ni-I4i

他们怎么做了?先让我们确认 他们是真的患有健忘症。我们 让这些病人告诉我们他们有哪幅画, 他们上次选了哪幅画,哪幅是他们的。 我们发现健忘症病人纯粹在猜。 如果是正常对照者,如果我这样问你 你们都记得你选择了那幅画。 但是这些健忘症病人, 他们一点都不记得了。他们不能从一堆画中选出我送他们的那张。

&{1HQ%x6{ [0

VU$iZ {hEI/Wj9Ee012:48心理学空间 D^!?*R p6`#g5a(?

_7kn/j~ l0这是一般人做的:他们人工合成快乐。 是吧?这是喜爱程度的变化。 第一次排序到第二次排序的变化。 平常人的数据显示 这正是我要向你们展示的‘魔法’ 现在我们用图形来显示这个变化。 “我有的比我想的还好。我没拥有的, 其实并不怎么样。” 健忘症病人也做了同样的事。想想这个结果。心理学空间M9`0{DP4a ITR

?| ?+o Z3{i013:14心理学空间oB,h;Y`oS

心理学空间oe3{i oe8}1~c_.A

这些病人更喜欢他们有的, 虽然他们并不知道自己拥有这个。 “哦,真的吗?”-你对此表示不屑? 当人们合成快乐时, 他们真正的,真实的 从感情上和审美角度上改变了对那幅画的看法。 他们这么说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拥有这幅画, 他们其实并不记得自己有那幅画。心理学空间`1MR ? L#{ K%cI

心理学空间0X'd+B$eaE6Z P:L

13:43心理学空间k2~8A5m@Lm/f

心理学空间B2yz`OC,M

现在,当心理学家给你们看这些图形, 你知道他们是在显示平均数据。 我们大家都有这个心理免疫系统, 和人工合成快乐的能力。 但是我们中的一些人比另外一些人对这样的窍门掌握的更好。 同时,人们的心理免疫系统在某些特定环境下能 比在其他情况下运行的更有效。 自由, 决断力和改变决定的能力 是帮助我们获得天然快乐的朋友。它能让你 从各种可能情况中选择你最喜欢的那种。 但是自由选择 决断力和改变决定的能力-是人工合成快乐的敌人。 我来解释这是为什么。心理学空间tK;sC0F7^l

心理学空间/nn9vfn

14:29心理学空间5[{ i Zu8Lb\Nt

心理学空间 |/kI,n w#]L`

当然,呆伯特(Dilbert)已经知道了。 你一边看卡通,一边听我说。 “Dogbert技术支持中心。我该怎么说你?” “我的打印机在每个文件打印完毕后都会出一张白纸。” “你为什么要抱怨得到免费的纸呢?” “免费的?这本来就是我的纸啊?” “哎,老兄,看看这些免费的纸的质量和 那些普通的纸! 只有傻子和骗子才会说它们是一样的。” “啊!在你说了之后,这些纸看上去是要光滑一些。” “你在干什么?” “我在帮助这些人接受他们不能改变的现实。”的确是这样。

f\]jb1e8d)R0

Neq7} i3D@014:55

l@9Nf#{0

kB9g9B9XUQj'b d5k-n0心理免疫系统在 我们没有其他选择时最有效。 这就是约会和婚姻的区别,是吧? 你出去和一个男人约会, 他扣扣鼻孔,你就不会跟他在约会了。 如果你们结婚了,他扣扣鼻孔。 嗯, 他有金子一般的心。 别动那个水果蛋糕。是吧?(笑声) 你自我开导,满于现状。 现在我告诉你, 如果人们不了解自己, 不知道他们有这个心理免疫系统,他们可能做一些很错误的决定。

x#P#Lq t6b0心理学空间K4me]u2l9e

15:26

$V u2dL'X:Gn,|LV0心理学空间n r-Xq)H6m&Y

这是我们在哈佛大学做的一个实验。 我们开设了黑白摄影课程。 学生们来学习如何使用暗室。 我们给他们相机。他们在校园中采景。 每人能拍12张照片。他们拍了他们最喜欢的教授,寝室,他们的狗等等。 任何留给他们哈佛回忆的东西,都可以拍。 然后他们把相机给我们。我们做了一个胶片印出的小样。 他们选出最好的两张。 然后我们用了6个小时教他们如何使用暗室。 他们自己把两张照片映出来。 他们有了两张极有纪念意义的 8*10的照片。我们问 “哪一张你不要?” 他们问:“我不能两张都要吗?” “噢,不能。我们需要一张来留底。 因此你必须放弃一张。你一定要做一个决定。 你留一张,我留一张。”心理学空间t"H,onI a

]'^Q-S7S0XQ016:10

5Z5zlk e7Kw0心理学空间7gj:g X0I5|

现在,这个实验又分为两种。 第一种情况,学生们被告知,“你知道, 如果你改变了主意,另外一张还在我这里。 我要四天以后才把这些照片寄到总部去。 我很乐意。是的,“总部”。 我很乐意跟你换。事实上, 我会把照片送到你的寝室来换, 只要发电邮给我就行了。或者我会联系你。 只要你改变了主意,我们可以换照片。” 其他的学生被告知的正好相反: “选一张照片。顺便说一下, 另外一张照片马上就要寄到英国去。 你的照片要漂洋过海。 你再也见不到它了。” 然后, 我们让每组中一半的学生 来预测 他们对留下的照片 和送走的照片的喜爱程度会如何。 其他的学生回到他们的寝室。 我们测量了在后来的三到六天之中, 他们对照片的喜爱和满意程度。 看看我们发现了什么。心理学空间Uc?vwl)ABP

K#Ol%i$W!X0^%O017:09心理学空间e,y ?"RP[F

M,l^%cVMs^9GW,[0首先,这里是学生们觉得事情会怎样。 他们想他们可能会更喜欢他们选择的照片, 而不是留给我们的那一张。 但是这算不上是统计上的显著差异。 差异很小, 能不能换照片影响并不大。

Y.i~h#ha2O0

:f:x3uRR#D }K4D017:28心理学空间j*~b.|9\-jf1y

心理学空间\TA!m d cr

错啦!这一次模拟器工作得很不好!实际上, 在交换以前和5天后, 那些没有交换权, 不能选择, 不能更改决定的学生,非常喜欢他们的照片。 另外的学生则在深思熟虑。“我应该换照片吗? 我选了好的那张吗?也许这张并不好? 交给老师的那张或许更好?”这些问题简直折磨人。 他们不喜欢他们的照片。事实上, 甚至在交换期结束后, 他们还是不喜欢自己的照片。为什么? 因为可逆转的选择不利于 人工合成的快乐。心理学空间w;Rq,RM

心理学空间 DVj?*kN|

18:06心理学空间SL%llwr$q6^3n_v

心理学空间1Ad0p M2]F6J^g

这里是这个实验的最后一部分。 我们找了新的一批天真的哈佛学生。 我们告诉他们:“我们将开设摄影课程, 我们有两种方案。 一是你拍两张照片, 然后有四天来选择保留哪张照片。 另外一种是你拍摄两张照片, 然后当机立断做选择。 一但做了选择,你就不能更改。你愿意选择那种方式? ”啊! 66%的学生,差不多三分之二 更愿意加入那个可以改变选择的。 喂!66%的学生选择了那个让他们 最终将非常不满意照片的方案。 因为他们不知道在什么条件下,人工合成快乐有效。心理学空间R,zE'd~7q[

心理学空间I0Z*C i|f1ybK

18:52

Y!j.^'aO/B0

-z WG`]0莎士比亚说的正好反映了我的看法。 他说的有点夸张。 “事无善恶.思想使然。” 这是美丽的诗句,但是并不一定全对。 事真的无善恶之分吗? 胆囊手术真的和到巴黎旅行 一样吗?这听上去想一个IQ测试题。 他们并不完全一样。心理学空间5J7z_;x^/JF v/`

心理学空间!L2X3G ^~d:C

19:21心理学空间9O9g/u!J%T7AcF3kDc

心理学空间/ZS4R)E!ggrl!u3J

现代资本主义之父,亚当·斯密(Adam Smith), 用浮华却更贴近事实的语言 阐述如下。 这是值得思考的。 “人生中的悲剧与无序之源, 似乎皆来源于人们 过高地评估某种时局, 诚然,某些时局确实值得人们追求, 但是,不管这种追求有多大的合理性, 我们都不可因这种痴情的追求而打破 谨慎、公正的法则,亦不可破坏我们未来的心境。 因为假如我们真的那么做,我们必有一天会忆及当日的愚昧, 或者是因为自己曾经的偏私而感到后悔。” 用另一句话说:没错,生活中确实存在某些事物比别的事物更有价值,

%z.g)zK'Y6x6KCS0心理学空间.a:l%`p7HU

20:12心理学空间W8j1zua1G3te~

i B qf'~7] F:u0我们确实应该追求价值更高的东西。 但是,假如我们过分看重不同选择之间的差异, 因而拼命的追求我们想要的东西时, 我们就可能面临危险。 当我们的追求不是无节制的时候,我们可以生活的快乐。 当我们的追求不受节制的时候,我们会生活得很痛苦,甚至会去欺诈,偷窃,伤害他人, 更甚至是牺牲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当我们畏惧受控制时, 我们会行事谨慎、三思而后行。 当我们的畏惧失去节制并无限膨胀的时候, 我们会变得鲁莽大意,或者胆小如鼠。

E6M}?w/l:F3K0心理学空间#F5^A%lH3v$T[4N

20:51

iNE6cy0

Z!G L/M Xdu,_.B0最后用一句话来概括我们从这些数据中学到的东西: 我们每个人的期望与担忧在一定程度上都被夸大了, 通过选择感受,我们自己可以生产出 我们所不懈追求的那样东西。心理学空间-?9xjQ+Y x/|

0D&P/zW[nD!?6J021:09

)z'r.pR1X+tB0心理学空间2u'K V0K9S^K h%`6F

谢谢。校的校车爆炸, 我们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情, 这种恐惧新生事物的倾向 就被激活了。 我并不认为这是一种 特别的机制在里面起作用, 就像你刚才暗指的那样, 但背后也许是更基础的原因。

_LU+P|%j0

@7h!jqs6O029:54

*^.W!a&_ Q J2IZR8_ eU0心理学空间t4ol0[5Y ^&T#M

(观众)Jay Walker: 经济学家往往喜欢谈论 那些买彩票的人有多么愚蠢。 但是我怀疑 就在你指责这些人的时候, 自己也犯了同样的错误, 也就是在估值上的错误。 我这么说是因为近几年 我曾经访谈了大约1000个 买彩票的人。 结果显示, 购买彩票的价值并不是去中奖。 但这是你认为的价值,对吗? 一个普通的彩民一年要买 大约150张彩票, 这个彩民其实完全知道 他是会输掉的, 可还是会每年买150张,为什么? 这并不是因为他(她)的 脑子有问题。 而是因为中奖的预期 在大脑中释放出一种血清胺, 让人们产生快感 会一直持续到开奖的时候。 换一种说法,投资1美元, 可以获得比马桶冲钱 好很多的快感, 如果你真用马桶冲钱的话, 你是不会有好的感觉的。 现在,经济学家们都倾向于—— (掌声) 经济学家们都试图 用他们的有色眼镜 看这个世界,结果是: 看到一群愚蠢的人。 结果很多人觉得 经济学家也很愚蠢。 总之,人类能登上月球 就是因为当初没有听 经济学家的意见,谢谢。 (掌声)心理学空间Pi3^7`:V-O6i$J^ jI-o

心理学空间'G9LI(^;X

31:13心理学空间i)@v?+kOE i |.yh

心理学空间]eVl0?)|e

DG:你的观点很好。 但是有件事还有待考察: 预期中奖的快乐是不是和 开奖之后的“沮丧”的程度相等。 请记住: 不买彩票的人开奖后第二天 不会觉得那么“沮丧”, 尽管在开奖的瞬间感觉 也没有那么好。 我不同意那些人知道 自己肯定会输。 也许他们觉得可能性不大, 但还是可能发生的, 所以他们更愿意去买彩票 而不是冲厕所。 但是我也看到了你的观点: 确实, 除了中奖之外买彩票是会 给人们带来一定的效用的。 其实还有很多很好的 不听从经济学家的理由。 对我来说这不是其中一个, 但确实还有很多别的理由。

,J8?!I\!s:JV&A"[X0心理学空间G)s7B3Wgm,uy1c

31:49

6p1z] r&{v4iT0

&i U;X_q.@g0CA:最后一个问题。心理学空间&q"QH!Y?J*[,`N

心理学空间U&N)V}.S8HE

31:51

^,}/hH.LM,]-PB0

ro`ru-X&D;Q0(观众)Aubrey de Grey: 我叫Aubrey de Grey,剑桥的。 我所研究的东西比其他 所有东西都能导致更多人死亡—— 我研究衰老—— 非常希望能在这个领域做些什么, 明天大家就会听到。 我很认同你的观点, 因为在我看来 人们之所以不太关心衰老的问题, 是因为衰老在即将夺去生命的时候, 它看起来像癌症, 或者心脏病什么的。 你有什么建议吗? (笑声)心理学空间2[ ]Z J\:Yjr

1Kl/r,Vl5p+[ Y:@032:18心理学空间n5|8a8r$|[0t9LK

心理学空间0W\s7}.rDn3A xVK

DG: 建议是给你还是给他们?

M'NX f/o3mm0心理学空间;UYI JO fA.M

32:19心理学空间'W(M*F0kfnk/Gt

?1k-Uln!PD0AdG: 说服他们。心理学空间(L"I6fY-j W2W

#a`6aL3DWF032:20

K$i BI:U K0心理学空间\)k9d$F_R

DG: 哦,要让你说服他们。 让人们有远见是 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但有一件事情心理学家试过, 效果还不错, 那就是让人们更生动、 更真实地设想未来。 关于做未来和当前的 决策的问题之一 在于人们对当前的预期 要比未来生动、真实的多。 你可以试图找到很多细节 帮助人们想象 短期和长期的环境, 人们就会开始用同样的 方式对现在和未来做决定。 那么,你是否愿意在65岁的时候 得到额外的10万美元, 这个问题很复杂, 相比较当你设想 你65岁的时候是什么人: 是否还活着, 会喜欢什么东西,还剩多少头发, 和什么人生活在一起。 一旦我们想清楚了 所有未来情景下的细节, 我们会忽然感觉, 攒钱是很重要的, 这样退休的时候才会有钱。 但这也不能一概而论。 我感觉总的来说你在和 最基本的人性做斗争, 那就是:”我今天在这里, 所以此时此刻比未来更重要。“

R9tn.I5N0

[&K9] k[B5AN033:20心理学空间5R C5JP J T/p

心理学空间2w f/[ l'pT

CA: 谢谢你 Dan。在座的各位, 这段演讲真是很精彩,谢谢大家。 (掌声)心理学空间]pe*T Y.cm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TED 幸福
«TED 人为什么会做错误的决定? Daniel Gilbert Daniel Gilbert 丹尼尔·吉尔伯特
《Daniel Gilbert 丹尼尔·吉尔伯特》
没有了»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