歇斯底里性和戏化性人格疾患的精神动力学之理解
作者: 动医 / 2645次阅读 时间: 2015年11月12日
标签: 表演型人格障碍 精神动力学 歇斯底里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精神动力学之理解

因为两种性别中的许多外显行为都被纳入歇斯底里性和戏化性人格疾患的分类下,在经过充分沟通并决定要采用何种合适的心理治疗种类时,精神动力学方面的仔细评估是很重要的。真有歇斯底里性或戏化性人格风格的女性患者,容易在古典性心理发展阶段中的两个阶段遭遇困难:在口腔期,她们经历了相对性的母亲剥夺,此外,她们也在消解伊底帕斯情结并发展出明确之性别认同的过程中遭遇困难。虽然歇斯底里性和戏化性人格患者都在口腔期和阳具-伊底帕斯期的议题上有一些困难,但戏化性人格患者显然是在较早的阶段遭遇到困难,而歇斯底里性患者则主要是围着在较晚的阶段。

女性戏化性人格患者的情况是,缺乏母亲的滋养抚育使得她转向父亲以寻求依赖需求的满足。她很快地学到要靠调情卖俏,以及戏剧性地、卖弄似地展现自己的情绪,来获得父亲的注意。当她发育成熟后,她了解到她必须潜抑自己的性器官性意识,来维持她依旧是“爸爸的小女孩”。当小女孩逐渐长大时,在她所有性关系中都具有一种原始欲求的特性,可以称之为“乳房-阴茎等式”她常陷于混乱的性行为中,但终究还是无法感到满足,因为男性阴茎只是她无意识里渴求的母亲乳房的替代品。

有歇斯底里性人格疾患的女性,对口腔期的发展阶段已经成功处理到一定的程度。她也对母亲感到失望,但这种失望发生在发展阶段的更后期。在伊底帕斯情境全面开展之前的性器期,小女孩必须妥协于她无法像父亲一样,能够在肉体上拥有母亲的这个事实。歇斯底里者的目标,在于成为他人的欲望客体。在小女孩的情形则是,她可能感到她已经输掉了母亲,因此要竭尽所能地成为父亲的欲望客体。这常常可能会导致一种假性的自我谓适,这当中她得按耐住真正的本性,而试着去成为其他人所希望的样子。许多歇斯底里性的女性接近男性的方式,是尝试成为她们认为男性最希望她们成为的样子。然而,这些男人最终还是会失望,因为他们觉得女性用虚假的方式来表现她自己,而欺骗了他们。

波拉斯提到歇斯底里性的人倾向将她们的生命叙事予以情色化,在叙事中她们成为另一个人的情色客体。她们将生命中的许多时光花在寻找一个“等待中的客体对象”,以为那个人将会把她们重塑为他的欲望客体。这种拥有多位浪漫关系对象的现象,在戏化性及歇斯底里性人格疾患相当典型,常常以一种固定的形式展现:被选上的浪漫男人从来就不是对的人,因此是可以被丢掉的。在这种状况下,这些女性得以把自己保留给她们的父亲。作为一个小女孩,她们常常将她们的父亲理想化,可能把他当作是唯一有价值的男性。这种强烈的依附关系,使得她们对母亲产生敌对性的竞争感,并且积极地想要取代她。在分析或治疗过程中,许多歇斯底里性的患者会回忆起具有这类本质的幻想。如果她们意识到她们的兄弟因为身为男性而立足于和父亲一般的特殊地位,那么她们也可能因此演变出深刻的愤怒,而和男性激烈地竞争。

虽然传统上将缺乏性高潮和歇斯底里连在一起,但歇斯底里或是戏化性人格疾患在性方面的症状学表现,事实上更为多变。有些人相对而言可能在性功能方面没有什么症状,但却在性关系中摒弃了情爱或是亲密关系这种真正的内在经验。她们可能穿着挑逗,以展现性感的身体,即使这种挑逗行为并没有唤起多少情欲。事实上,即使女性歇斯底里性和戏化性人格患者显得诱人,或是激起他人性方面的联想,但在面对其他人对她们的反应时,她们却反而常常感到惊讶。换句话说,在她们无意识中为了吸引人注意的性欲化外显行为,与同理性地感知到这样的行为会如何影响他人,这两者之间是彼此脱节的。所有的性意识,都因为对父亲存有伊底帕斯性的依附,而可能具有些许乱伦意涵的色彩。这些女性也可能选择不合适的伴侣,作为不愿放弃伊底帕斯期渴望之进一步的防卫机制。然而,这些动力通常是隐微的,往往只有在仔细地评估后才能够厘清。虽然,有些歇斯底里性患者对父亲可能有明显而有意识的依附,但其他的歇斯底里性患者则潜抑着这个面向上的发展。她们对父亲的意识经验可能染上愤怒的色彩,以防卫着潜藏的渴望。同样地,她们可能在意识的层面自认为爱着母亲,而对于自己潜在当中与母亲竞争却一无所知。女性患者之歇斯底里性精神动力的左证,可能反而是来自持续的三角关系,像是与已婚男性坠入情网,或是来自逐渐展现的移情关系,像是和其他女性患者的强烈竞争。这种动力被潜抑与否,是依据父亲对女儿之伊底帕斯渴望的反应而定。如果父亲认为这种感受是难以接受的,那么他会把这种态度传递给他的女儿,因此她就会觉得必须去潜抑这样的感受。

这些患者典型的戏剧般夸大行为,常常和童年早期不被认同的核心经验有关。换句话说,那些太专注于自己的、太忧郁的,或是太厌恶孩子之发展需求的双亲,可能不把注意力放在孩子身上,而无法体察到孩子内在的情感经验。就这一点而言,身为照顾者,双亲未能拥有必要的涵容功能,来协助孩子消化势不可挡而令人害怕的情绪状态。就像瑞森博格-马康所强调的,患者可能是藉由夸张的修辞或是夸大的行为,来疏离自己内在的经验,但这也使得其他人注意到患者自身未能察觉的情绪。

许多可以运用在女性患者身上的发展动力观,也可以用类似的方式套用于男性患者。就像歇斯底里性的女性常常是“爸爸的小女孩”,许多歇斯底里性的男性则是“妈妈的小男孩”。在童年时期,他们可能籍由对缺席的客体加以情欲化,来响应分离-个体化的主题。当母性客体一走开,他们立刻就想象母亲和另一个她更喜欢的男人在一起。因此,令许多如唐璜化身的男性歇斯底里性患者所苦恼的,其实是揉合了分离和被排斥这两者的恐惧感,这可能导致他们表现出高度阳刚的行为,藉此,他们有计划地引诱女性,包括那些已经有男性交往对象的女性,以证明自己征服了性竞争的对手。就像相对应的女性歇斯底里性患者一样,男性歇斯底里性患者也希望成为他人的欲望客体,而穿梭于不同的关系之间,搜寻他“等待中的客体”,结果却发现,在她们之中没有人可以提供他所需要的这种特殊需求。

这样的人可能也有其他的适应方式:有些具有歇斯底里性人格结构的男性会选择独身的生活方式,像是牧师,在无意识中得以维持他们不背离母亲的忠诚。其他的男孩则沉迷于独自进行高度阳刚的活动,像是健美塑身,来应付他们所感受到的性无能感。因此,他们得以消除疑虑,保证自己是个“真正的男人”,没有什么觉得比不上别人的地方。

对于歇斯底里的讨论,如果没有提及乱伦和童年时期的性诱惑就不算完整。佛洛伊德起初相信许多他的歇斯底里性患者曾经被她们的父亲所引诱,因为他太常听到患者这样告诉他。后来他转变成相信在这些报告当中,许多是来自伊底帕斯期欲望所产生的幻想。在一片佛洛伊德观点到底正确与否的喧闹之中,许多临床工作者采用非此即彼的观点: 
要不是小女孩事实上真的被引诱了,就是她们只是幻想着被引诱。这种二分的方式,会因为许多受害于乱伦的女性,仍然对乱伦加害者怀有强烈的幻想及盼望,而变得更加复杂。甚至那些从来没有被父亲侵犯的女性,也可能依旧对父亲怀有强烈的、有意识或无意识的性欲望。最后,仍存在着相当的灰色地带,纵有情欲化的互动,却没有形成真正的乱伦,但这确实助长了幻想。

就戏化性人格和歇斯底里性人格疾患在发展学上的致病机转而言,在戏化性人格患者身上更有可能追溯到真正的乱伦史。这些患者重复着原初的创伤,经由种种方法寻觅不被允许的男性,像是治疗师、已婚男人或上司,来度过她们的成年生活。她们可能无意识地成为主动的一方,而不是被动承受的一方,以此试图主动掌控过去被动的创伤经验。

较高层次的歇斯底里性患者中,有明显乱伦史的可能性少得多,但她可能会觉得和父亲之间存在着一种特别关系。歇斯底里性患者常常有着这样的一个父亲:和妻子之间相处不愉快,因而转向患者以获得婚姻中得不到的成就和满足。患者可能会接受到这样的隐藏讯息:她必须对父亲永远维持忠诚,才能将他从不快乐的婚姻中解救出来。在这种情况下的父亲,可能会在女儿表现出对其他男性的兴趣时,给予微妙的甚至是明显的不赞同讯号。在此种情境下,歇斯底里性患者会发现环绕在她身边的动力就宛如乱伦一般,只是以比较轻微的形式出现。有这些动力和家庭环境的歇斯底里性患者,可能会发现自己没有办法放弃对父亲的依赖,继续过自己的人生。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表演型人格障碍 精神动力学 歇斯底里
«DSM5表演型人格障碍诊断标准 HPD 表演型人格障碍
《表演型人格障碍》
表演型人格障碍的治疗技巧的原则»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