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蘭妮·克萊恩談論她的分析技巧
作者: 梅蘭妮·克萊恩 / 3725次阅读 时间: 2015年3月09日
来源: 《論戰》 标签: Klein klein KLEIN 克萊恩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梅蘭妮·克萊恩談論她的分析技巧

1943年10月25日

為了要探究技巧上的差異,我們必須先討論我們如何運用精神分析的基本原則,也就是我們每一個人在分析潛意誠的心智歷程、移情、阻抗和潛抑、嬰兒期的性特質和伊底帕斯情結等現象時所採取的方式。既然大家一致認為每個人所做的第一篇聲明應該力求簡短,所以在此我僅將說明我的技巧的兩個特色。但即使如此,我也只能長話短說。

從治療兒童的經驗中,我得到了若干結論。這些結論或多或少影響了我治療成人的技巧。首先我要談的是移情。我發現由於兒童會用佯裝冷漠等方式來掩蓋他們的焦慮和敵意,因此他們的移情(無論是正面的還是負面的)從治療開始之際就很活躍。同樣地,在成人的案例中(經過必要的修正),我也發現他們一開始就會有某種移情現象。因此我才在分析的初期就做出移情詮禮。

根據我的經驗,在病人接受分析的過程中。移情現象充斥病人的實際生活。當分析的情境被確立後,分析師便取代了病人原來的移情對象,此時,正如我們所知,病人也再度以他在原來的情境中所採用的防衛來處理這些重新出現的感覺與衝突。因此他一方面在與分析師之間的關係中重新經歷了他先前的一部分感覺、幻想與性欲望,另一方面則將其他部分從分析師的身上轉移到其他人和其他情境上,使一部分的移情現象從分析的情境中轉移了出去。換句話說,就是病人在分析之外的情情景中“行動化”他部分的移情感覺。

這些事實對分析技巧有重要的影響。依我看來,病人在意識中所表達或顯示出來的關於他與分析師之間的關係,只是他對分析師的感覺、想法和幻想中的一小部分而已。其他部分都必須靠分析師從病人的潛意識材料中發現出來。其技巧是透過詮釋的方式追蹤病人如何以各種方式逃避在移情情境中再現的衝突。透過這種擴大應用移情情境的方式,分析師會發現他在病人的心目中扮演了各種角色。他不僅代表了病人過去與現在生活中所實際存在的人物,也代表了病人從早期起即加以內化並從而構成他的超我的一些對象。藉此我們得以理解並分析病人的自我、超我、性欲和伊底帕斯情結的開始與發展。

如果在分析過程中,我們一直以移情情境為依據。則必然不敢忽略病人過去與現在的實際經驗,因為我們會一再透過移情情境這媒介看到這些經驗【1】

只要我們以前後一貫的方式詮釋現實與幻想及意識與潛意識之間的交互作用,則移移情境與感覺就不會變得模糊難解。

意識與潛意議歷程之間及幻想的產物與現實的認知之間不斷互動的現象,在移情情境中獲得完全的展現。此時我們會在分析過程中的某些階段看到病人從其實的經驗轉移到幻想情境,接著又轉移到內在情境( internal situatìons) (此處我指的是病人感覺客體世界在能他自己裡面),然後又再度返回外在情境,這些後來可能會以真會或幻想的樣貌出現。這種擺蕩的現象與分析師在病人心目中,忽而表徵真實人物、忽而表徵幻想人物、忽間表徵外在人物、忽而又表徵內在人物有關。

關於移情情境,還有一個面向是我應該特別強調的。分析師在病人心智中所表徵的人物總是屬於某些特定的情境。唯有考量這些情景,我們才能瞭解病人轉移到分析師身上的感覺是屬於何種性質,以及其中蘊含了什麼聽義。也就就是說,我們必須瞭解在任何一個時刻中分析師不自覺地在病人心智中所表徵的人物,以期發現病人在早期情境中(這些情境當中總是有現實的成分,也有幻想的成分)所曾有過的幻想和欲望,因為這些幻想和欲望在後期的情境中會再度出現。

此外,在這些特定的“情境”中,分析師以外的人物也被納入了病人的移情情境。也就是說,這樣的情境並不單單是病人與分析師之間一對一的關係,而是更複雜的一種關係,舉個例子,病人可能對分析師懷有性的欲望,並因此同時對另外一個與分析師有關的人(如另一名病人、分析師屋裡的某個人或病人在前往分析是處途中所遇見的某個人)產生妒意或恨意,因為他能將後者想像成一個比較受到分析師青睞的對手。藉此我們可以發現病人最初的客體關係、情感和心理種突,對於其伊底帕斯情結的發展有些什麼樣的影響,並根據他的性欲、症狀、個性和情感態度所形成的背景來透視他過去所經歷的各種情境與關係。

在此我要強謂一點:在移情的情境中,如果我們一方面瞭解病人的感覺和幻想、一方間也去探望他當時所置身的特定情境,我們便能夠讓病人明白為何他會有起去那些經驗。

現在我要談談我分析防衛機制的技巧(這額然與阻抗的分析有關,不過這並不是我的重點)。由於分析兒童的關係,我對人最初的客體關係有了更充分地瞭解,對於焦慮、罪惡感與矛盾的起源也有了新的體認。這些瞭解與體認使我得以發展出一種分析。兩歲以上兒童的技巧。這種技巧不僅為精神分析的治療與研究拓展了一個充滿希望的新領域,對分析成人的技巧當有很大的影響。“人會對於自己用愛的對象懷有摧毀衝動,因而產生焦慮與罪惡感。”這個觀點讓我在治療成人時會特別注意焦慮與罪惡感的問題,並認為防衛機制主要是自我發展出來、用以對抗前述焦慮的一種技巧。

從這個觀點分析焦慮、罪惡感與防衛機制,使我也逐漸對其他情感有了更深入的理解。這意涵更廣泛地分析病人的幻想生活、潛意鐵、防衛機制和自我,意指病人的整個。根據我的經驗,這種方式不僅不會與徹底分析性欲的做法有所衝突,反而可以為後者輔路。因為,因破壞摧毀衝動而引起的焦應往往會影響性欲——有時抑制性欲,有時則增進性欲。因此性欲的變化興早期焦慮密切相關。唯有瞭解這些焦慮,我們才能充分明白病人的性欲發生變化的原因。

在某些成人病例中,我們可能會有很長一段時間看不出病人有明顯的焦慮現象,也無法誘導他顯露內心的焦慮。根據我的經驗,遇到這樣的情況,我們在分析時便只能透過各種素材探究他對抗焦慮和罪惡感的防衛。我們對病人早期的防衛機制知道得愈多,就愈能找出這些機制,也就愈能看清後期的防衛機制在病人身上所產生的作用,如此我們才能瞭解他心中究竟隱藏著何種焦慮、罪惡感及憂鬱等感覺。當然,這種處理焦慮和罪惡感的技巧只是一個最高指導原則,在治療不同疾病時,我會使用不同的技巧。我更希望能舉幾個例子來說明以上,但由於篇幅有限,在此只能陳述我大體上所遵循的原則。

【1】原注:我先安全同意James Strachey 所寫的論文, 《治療歷程的本質》(The Nature of the Therapeutic Procedure)。(Strachey 1934)。f the Therapeutic Procedure) 0 (Strachey 1934)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Klein klein KLEIN 克萊恩
«梅兰尼·克莱茵:创新与过渡的理论家 梅兰妮·克萊茵
《梅兰妮·克萊茵》
梅兰妮.克莱因和她的临床理论 by Arlene Kramer Richa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