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情绪选择性理论 Socioemotional Selectivity Theory, SST
作者: mints 编译 / 2035次阅读 时间: 2023年11月05日
标签: 发展心理学 老年心理学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J;QCv/s8|0Se1pU

社会情绪选择性理论(Socioemotional Selectivity Theory, SST)由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劳拉·卡斯滕森(Laura Carstensen)提出,是一种毕生发展理论。该动机理论认为,随着年龄的增长,人们追求的目标变得更加有选择性,老年人优先考虑能够带来意义和积极情绪的目标,而年轻人在追求目标时往往以知识的获取为导向。

{m"Rh U;f0

Do2h;J-f,hP0社会情绪选择性理论

XP2rjBrn0心理学空间@z[8`A*A]

社会情绪选择性理论是一种动机生命周期理论,它指出,随着时间范围越来越短,人们的目标会发生变化,未来时间较多的(年轻)人优先考虑面向未来的目标,而未来时间较少的(老年)人优先考虑面向现在的目标。社会情绪选择性理论由心理学家劳拉·卡斯滕森(Laura Carstensen)提出,已经进行了大量研究为该理论找到了支持。大量研究揭示了该理论的积极效应,即老年人对积极信息的偏好高于消极信息。

%CuuW3E7W-Z0

n9Y&O.Q[$]CO0贯穿整个生命周期的社会情绪选择性理论心理学空间 p9I8V,qy2C4L6`6m

心理学空间8Q.]grb

虽然衰老往往与丧失和虚弱有关,但社会情绪选择性理论表明,衰老有积极的好处。该理论基于这样一种观点——由于人类对时间有不同的理解,人类会在年龄的增长的过程中不断的改变他们的目标。因此,当人们年轻人并且认为时间是开放式的时候,他们会优先考虑着眼于未来的目标,例如通过旅行或扩大社交圈等活动学习新信息和扩大视野。

'I+g`9H%z,S9~-q0

}"CA5W3\.F8^;x9r.C"?%q"M,X0然而,随着人们年龄的增长,他们认为自己的时间更加有限,他们的目标发生了变化,变得更加专注于当下的情绪满足。这导致人们优先考虑有意义的体验,例如加深与亲密朋友和家人的关系以及品味最喜欢的体验。重要的是,尽管社会情绪选择理论强调不同年龄的目标变化,但这些变化并不是实际年龄本身的结果。相反,它们之所以出现,是因为人们对他们所剩时间的看法。因为人们认为他们的时间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减少。心理学空间!i4f ^*k!P7fV

%bfxW u"J"FK0然而,人们的目标也会在另外一些情况中发生变化。例如,如果一个年轻人患上了绝症,他们的目标会随着时间的缩短而改变。同样,如果一个人知道一组特定的情况即将结束,他们的目标也可能会改变。例如,如果一个人计划出国,随着他们离开的时间越来越近,他们将更有可能花时间培养最重要的关系,同时也不会担忧国内人际网络的减少。心理学空间8C:sEgY$Z'uz

~9X toE a0因此,社会情绪选择性理论表明,人类感知时间的能力会影响动机。当一个人认为他们的时间是广阔的时,追求长期回报是有道理的,而当时间被认为是有限的时,情绪上的充实和有意义的目标就具有新的相关性。因此,随着社会情绪选择性理论所概述的时间范围的变化,目标的转变是适应性的,让人们在年轻时能够专注于长期工作和家庭目标,并在年龄增长时获得情绪满足。

$VfGW~O5~0@8Q0

2?G LZ:F]Am0
]%b F)c)w.~? o0心理学空间p |u] |@M

0^]Cv \yL0积极效应心理学空间4kt;NQyn,p Z

心理学空间^ V/X [W;D |(w-v

社会情绪选择性理论的研究还表明,老年人偏好积极的刺激,即积极效应( positivity effect)——与年轻人相比,老年人倾向于更多地关注和记住正面信息而不是负面信息。心理学空间 q2Rs(T'oV9_6O

心理学空间c3\^d2{'G

研究表明,随着年龄的增长,积极效应是积极信息处理增强和消极信息处理减少的结果。此外,研究表明,虽然老年人和年轻人都更加关注负面信息,但老年人这样做的次数要少得多。心理学空间{ H w m qU$O~g

心理学空间,qo!z zw6@\

一些学者提出,积极效应是认知能力下降的结果,因为积极刺激对认知的要求低于消极刺激。然而,研究表明,认知控制水平较高的老年人往往对积极刺激表现出最强烈的偏好。因此,积极效应似乎是老年人利用他们的认知资源有选择地处理信息的结果,这些信息将满足他们体验更多积极和更少消极情绪的目标。

(Tb"F8tR#@4G0心理学空间xA D&v2?

研究结果心理学空间0u3l,_-_-p#U

心理学空间Ckq)H Iny

社会情绪选择性理论和积极效应有大量的研究支持。例如,在一项为期一周的研究[1]中,Carstensen及其同事调查了18~94岁成年人的情绪。研究发现,尽管年龄积极情绪的频率无关,但是,如下图所示,负面情绪在整个成年期内都会下降,会一直持续到大约60岁左右。他们还发现,老年人更容易经历高度积极的情绪体验,而高度消极的情绪体验则不那么稳定。心理学空间B8u%[M)i8q [,y

整个生命周期中负面影响的频率
心理学空间v T pN.cv

同样,查尔斯、马瑟和卡斯滕森的研究[2]发现,在年轻、中年和老年人群体中都有正面和负面形象,老年群体回忆和记忆的负面形象较少,积极或中性形象较多,年龄最大的群体回忆的负面形象最少。这不仅是积极效应的证据,它还支持老年人利用他们的认知资源来调节他们的注意力,以便他们能够实现他们的情绪目标。

^Y3n'q p [!m0
积极、消极和中性图像记忆的平均数量,以及年龄-价相互作用的置信区间(CI)(用垂直线表示)以及受试者之间的因素(年龄)。
心理学空间h |E.E6~;Y.u(NS

社会情绪选择性理论甚至可以证明年轻人和老年人的娱乐偏好选择。Marie-Louis Mares及其同事的研究[6]表明,老年人倾向于有意义、积极的娱乐,而年轻人则更喜欢能够让他们体验负面情绪、缓解无聊或只是享受自己的娱乐。例如,在一项研究中,55 岁及以上的成年人更喜欢观看他们预计有意义的悲伤和温馨的电视节目,而 18~25 岁的成年人更喜欢看情景喜剧和恐怖电视节目。研究表明,当老年人认为这些故事更有意义时,他们通常对观看电视节目和电影更感兴趣。心理学空间CW6Cm W^

心理学空间0d1waU"c8D:[?

虽然社会情绪选择性理论描述目标变化可能有助于人们随着年龄的增长调整并增加幸福感,但也存在潜在的缺点。老年人希望最大限度地发挥积极情绪并避免消极情绪,这可能会导致他们避免寻求有关可能的健康问题的信息。此外,偏袒正面信息而不是负面信息的倾向可能导致无法关注、记住和做出与医疗保健相关的充分知情决策。心理学空间.GJ?l(|%~/B{S L

心理学空间^@+@i#kP\

参考文献心理学空间!NDPay[T

.Rp d"_Y#j0[1] Carstensen, L. L., Pasupathi, M., Mayr, U., & Nesselroade, J. R. (2000). Emotional experience in everyday life across the adult life span.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79(4), 644–655.

1}$A6Ws`?0

} cNk*xlE0[2] Charles, Susan Turk, Mara Mather, and Laura L. Carstensen. "Aging and Emotional Memory: The Forgettable Nature of Negative Images for Older Adults."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vol. 132, no. 2, 2003, pp. 310-324. https://doi.org/10.1037/0096-3445.132.2.310

7C6|wl!pox3d wU0

J$C-YNUR6_,R0[3] King, Katherine. "Awareness of Endings Sharpens Focus at Any Age." Psychology Today, 30 November 2018. https://www.psychologytoday.com/us/blog/lifespan-perspectives/201811/awareness-endings-sharpens-focus-any-age

9@e}2~(B8|-T g5_0心理学空间WvE j"E,A5I

[4] Life-span Development Laboratory. "Positivity Effect." Stanford University. https://lifespan.stanford.edu/projects/positivity-effect

.f5a P(J"~&U-~0

G;`7hD&hP0[5] Life-span Development Laboratory. "Socioemotional Selectivity Theory (SST)" Stanford University. https://lifespan.stanford.edu/projects/sample-research-project-three心理学空间 _7Q@-GV9_

iE%^0g `}%S0[6] Lockenhoff, Corinna E., and Laura L. Carstensen. "Socioemotional Selectivity Theory, Aging, and Health: The Increasingly Delicate Balance Between Regulating Emotions and Making Tough Choice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vol. 72, no. 6, 2004, pp. 1395-1424. 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15509287

J6B0Qqd1b9f V-@0

Ew)Q5oR0[7] Mares, Marie-Louise, Anne Bartsch, and James Alex Bonus. "When Meaning Matters more: Media Preferences Across the Adult Life Span." Psychology and Aging, vol. 31, no. 5, 2016, pp. 513-531. http://dx.doi.org/10.1037/pag0000098

qP?0n(f@ e/t R0心理学空间T pU8D,a9t _0~V

[8] Reed, Andrew E., and Laura L. Carstensen. "The Theory Behind the Age-Related Positivity Effect." Frontiers in Psychology, 2012. https://doi.org/10.3389/fpsyg.2012.00339

-lu k"]+UE(C!l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发展心理学 老年心理学
«劳拉·卡斯滕森:老年人更快乐 劳拉.卡斯滕森Laura Carstensen
《劳拉.卡斯滕森Laura Carstensen》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