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ence:成年友谊可以战胜童年苦难
作者: mints 编译 / 2186次阅读 时间: 2023年5月31日
标签: 创伤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 I|Q#r {!T Z
心理学空间9r(E"?'vT8g|Q!Vz r^

最近几十年的研究表明,童年创伤经历——比如父母酗酒或在动荡的家庭中长大——会让今后的生活面临健康和生存能力下降的风险。但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建立牢固的社会关系有助于减轻这些影响。不仅对人类,对我们的灵长类近亲也是如此。

c-c3o \KW0B0

Ok$XZ5_:o!z0一项针对肯尼亚南部近200只狒狒的新研究通过36年的跟踪数据发现,童年逆境可能会让那些遭遇过苦难的个体寿命缩短数年,但成年后与其他狒狒建立牢固的社会关系可以帮助它们恢复健康。杜克大学生物学和进化人类学教授、资深作者苏珊·阿尔伯特(Susan Alberts)说:“这就像詹姆斯国王伪经中的一句话,「忠诚的朋友是生命的良药」”。幼年时期遭遇苦难的狒狒能够通过建立牢固的友谊延长两年的预期寿命。

_ Qb(b+y)QJ3M.T_0心理学空间4q.oqVe,` X!C

这项研究结果发表在5月17日的《科学·进展》杂志上。该论文开放浏览中。

.au7V*n/k5D0心理学空间r7i.LEjIR,nK

之前的研究发现,成长过程中遭遇了很多糟糕事情的人——比如虐待、忽视、父母患有精神疾病——其寿命可能更短。但是,弄清楚其中的线索,却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h h9D9L*BBcGCL0心理学空间9YTz%v1F"w8@&?|

Alberts说:“虽然艰难成长的负面影响有据可查,但是,其根本机制更难确定”。

&u ^4xM'ku0

1m R;dv3P%`0先前研究的存在一个局限性,即,依赖人们对过去回忆的自我报告,这些记忆可能是主观的和不精确的。

.Q'yd&|s8D+d*k0

i_2F e V,|0Alberts说,这就是我们对这些野生灵长类动物进行长期研究的原因——他们的DNA中有90%以上和人类相似。自1971年以来,研究人员几乎每天都在肯尼亚安博塞利国家公园附近跟踪狒狒个体,作为安博塞里狒狒研究项目( Amboseli Baboon Research Project)的一部分,记录它们的社会交往活动以及它们一辈子中的生活表现。心理学空间da)[Y Jv)D

心理学空间K {I#S8\

在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观察了199只雌性狒狒的早期生活经历和成年社会关系如何影响它们的长期生存,这些狒狒在1983年至2019年间在安博塞利受到了密切观察。心理学空间|(jB5G;U2xkP#q

)}C ?m]_Ynh0狒狒本身并不是在破碎、或功能失调的家庭中长大的,但它们对苦难并不陌生。对于每一位雌性狒狒,研究小组统计了6个早期逆境的潜在来源。心理学空间9h wEQ a-^

心理学空间(Y:S&o2N*j)G I

如下表所示包括:他们观察她是否有一个地位低下或社会孤立的母亲,或者她的母亲是否在她发育之前就去世了。他们还留意,她是出生在干旱年份,还是出生在一个大群体,或者有一个年龄相近的兄弟姐妹,这可能意味着对资源或母亲关注的更多竞争。

w-EH9EOD M.}0表1 早期生活逆境的来源和经历的每个来源及其相关雌性的数量
逆境的根源描述经历过逆境的雌性没有经历过逆境的雌性
干旱生命第一年的降雨量<200毫米28171
种群规模大小受试者出生时最高四分位数(>33个成年人)的群体规模,表明社会密度高32167
年龄相近的弟弟妹妹受试者出生后不到1.5年,又有了弟弟妹妹40159
产妇死亡母亲在受试者生命的前4年去世38161
母亲社会地位低下母亲在受试者出生时比例占主导地位在最低四分位数46153
母亲社会联系度低在受试者出生后头两年,母亲社会联系程度在最低四分位数54145

%XDi"y+AKX+M-Ao3@0
,gA8K d(vH0

l!D9lr*Q%g0心理学空间O B1W.F4a:Sr}J-w:\

研究结果表明,对于在安博塞利半干旱和不可预测的景观中长大的狒狒来说,压力是很常见的。在研究中的狒狒中,75%的狒狒至少受到一种压力,33%的狒狒受到两种或两种以上的压力。这些分析还证实了之前的发现,即雌性的苦难程度越高,她的寿命就越短。但Alberts说,这不仅仅是因为幼年时经历过更多动荡的狒狒在她们成年后更容易被社会孤立。研究人员也证明可,90%的狒狒生存率下降,可以归因于早期逆境的直接影响,而不是由于他们成年后不可避免地遭遇了社会连接的减少。心理学空间0W.IU}&ozH1c6V

x5pz8NL%D.k^P.G!v0这种效应该是累加的。每增加一次苦难,就意味着减少1.4年的预期生命,无论它们与其他狒狒的联系有多牢固或多么脆弱。在成长过程中经历过四次糟糕经历的狒狒比那些没有经历过的狒狒早死5.6年——考虑到雌性狒狒的平均寿命只有18岁左右,这一数字是巨大的。

|!@ }!Y c9n"s0心理学空间B:G8jH g%@

早期逆境对生存的影响心理学空间T Yr*t6xJ~4A!gz

LZg S7z8V"B*Y0

8Ci Gi!]cr0

!R!qv8P1e'K4i#NeH0Elizabeth C. Lange, Shuxi Zeng, Fernando A. Campos, Fan Li, Jenny Tung, Elizabeth A. Archie, Susan C. Alberts. Early life adversity and adult social relationships have independent effects on survival in a wild primate. Science Advances, 2023; 9 (20) DOI: 10.1126/sciadv.ade7172

:|4{!oH:{bRb S0心理学空间y"?!l@7H K"eDhrQ

但这并不意味着生命早期遭遇不幸的狒狒注定会短命。心理学空间+m5VdiQ1cZs[ M+K

1H&rs1\8iX,} z1n7^0第一作者、纽约州立大学奥斯威戈分校助理教授Elizabeth Lange说:“早年生活不好的雌性并不一定会失败。”研究人员还发现,无论年幼时经历过什么,建立更牢固的社会纽带的狒狒(以它们与最亲密的伙伴相处的频率来衡量)都会让它们的寿命增加2.2年。如果狒狒的母亲在它们发育之前就去世了,但是,这些狒狒在成年后建立了牢固的友谊,它们就最能够恢复健康。

u8{-^ C5Q.a8}/W N3TG0

+D8]6_ J8xN4i/A5n0Alberts说:“强大的社会纽带可以减轻早年逆境的影响,反之亦然,脆弱的社会纽带会放大这种影响。”研究人员还不能确定这些结果是否可以推广到人类身上。但研究人员表示,如果是这样的话,这表明,除了早期干预之外,我们还有其他的方法战胜儿童创伤带来的影响。

!O7^US2I-tQ|(?8@0

:M~_)H|&C Z,U0“我们发现,早期生活逆境和成年后的社会交往都会独立影响生存质量。”Lange说,“这意味着,在整个生命周期内进行干预,可以提高生存率。”换句话说,关注成年人,尤其是他们建立和维持关系的能力,也会有所帮助。Alberts说:“如果你早年确实遇到过逆境,无论你做什么,都要试着交朋友。”心理学空间]2UN%w T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创伤
«怀尔德·格雷夫斯·潘菲尔德Wilder Graves Penfield 心理学新闻
《心理学新闻》
自身免疫与精神分裂症之间的联系»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