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中女性的社会认同与人性追求
作者: 吴艳茹 / 3543次阅读 时间: 2023年2月21日
标签: 大红灯笼高高挂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3G!I+F3K2[0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中女性的社会认同与人性追求

} F/wVvr0

jaG n Iji Y/PR0吴艳茹

.u i@ Jq~ I-} E0

7g]0r*P(T'T(|#^1r0电影文学 2010,(10),20-21心理学空间BO`6i^Yh c

Rp*cex$^e-A HS0

h*o}D tw d0

0ckt4@1a0摘    要:心理学空间1KY/Kf0`9m&f W

SehH!x n)X0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是张艺谋继《红高粱》后的另一杰作。本文从精神分析的视角,对《大红灯笼高高挂》中女性特别是颂莲在陈府的心路历程进行剖析,指出其尽管在家庭斗争中以悲剧收场,却始终闪耀着人性的光芒与希望,赋予死亡和疯狂以积极的意义。

$L*riH3u-LF'vt0

0{"p-p9B }S0关键词:女性;绝望;挣扎;人性;

O)RJe6H2S0Qz0

z j} h`M;E(}U,Y0心理学空间 A/kK%{'T1S D

心理学空间;h BF`!@0x6SS*~

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改编自苏童的小说《妻妾成群》,是张艺谋继《红高粱》后的另一杰作。观看影片的过程让人感到压抑、沉闷甚至窒息,深切的悲伤中甚至有些绝望。犹如《金枝欲孽》,这是一个在以男权为中心的社会中女人们钩心斗角、争宠争权以获得生存、获得身份的故事。影片到最后,梅珊死了,颂莲疯了,五太太被迎娶进门了,这似乎是个悲剧,死亡和疯狂没有给这个陈旧的封建家庭带来任何改变,新的一个轮回又开始了。从社会层面的角度讲,这的确是个悲剧;然而,从人性的角度,从对爱、自由和独立的追求看,笔者在梅珊和颂莲的身上看到了希望和光芒,尽管带着血色和悲伤。

+QPe_W@ _0

X_"F9s/E6P{3`0一、女性在男权社会中的地位

&Av"?D6`J BU0心理学空间A r4aM2])JW-~E

新婚之夜,老爷让颂莲拿着灯笼把自己照清楚,给了句评价,“洋学生果然是有些不一样”。这给女人在这个家庭中的位置或者说女性在男权社会中的地位定了基调。所谓“妻子如衣服”,对老爷来讲,颂莲不过是他的另一件衣服,一个猎奇对象而已。女人在老爷的眼里,是不具有主体地位的。影片中的老爷一直是个黑色的阴影,这象征着封建男权家长制的缩影,而不是某个具体的个人。陈府的老爷就是《金枝欲孽》里的皇上,梅珊和颂莲等遭受着尔淳、玉莹、如妃、安茜等一样的命运——男人对女人有着生杀予夺的绝对处置权,女人们不得不通过获得男人的欢心来赢得自己在家庭中的地位。但就是在这森严冰冷的环境中,女人们竭尽所能地讨好男人的同时,却禁不住情思万缕,任由爱的火花把自己带向死亡与疯狂。

f8R M2c"t9cg0

ZI6uka$I o0二、三太太梅珊为爱而死

AW8}_Kc0

P4dlX-j_0\0梅珊是陈府的三太太,一个爱穿红衣的女子。她争狠好勇,但并不在暗中算计别人;颂莲一进陈府,梅珊就给她下马威,但是陈府中真正对颂莲掏心掏肺的是她,在颂莲被封灯后对颂莲予以同情的也是她。梅珊是个戏子,有名的戏子,老于事故了;她在陈府多年,有着丰富的斗争经验,直到她死前,在与毒辣的二太太的较量中,她是占上风的;她有一个儿子,一个得老爷欢心的儿子,她在陈府的地位是牢靠的。然而,她却有着最为悲惨的结局,她被处死了,因为她有个情人,而这是作为姨太太的她在陈府中最大的禁忌。梅珊不会不知道她的事情被发现后等待她的将是什么,但是她还是一如既往地去追寻心中的所爱,即便她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梅珊在影片中是经常穿着红衣的,像是新娘子,她的戏服也是红色的,这红衣象征着她心中一直熊熊燃烧着的对爱和自由的追求。尽管陈府压抑、沉闷、钩心斗角、种种规矩,但梅珊心中始终保持着对爱的渴望和选择的自由。处死梅珊的“鬼屋”在陈府的最高处,而那“鬼屋”也曾经葬送了上辈两个偷情的姨太太的生命。其实在陈府中,女人们对爱与自由的追求一直是前仆后继,未曾停息的。“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鬼屋”在最高处,这象征着在这样的环境中,死亡具有最高的价值,她们是因为反抗而死,为了心中的那份美好——爱与自由——而死的。从这个意义上讲,她们都是勇士,她们身上闪耀着人性的光辉。

/q6S%di\ A:B}$h0

ed8k?RX8Y0三、四太太颂莲的轮回心理学空间{H@-~$S? mo~i

心理学空间nTj+n6~%AD

颂莲,这个有着独立新思想的女大学生,让我们来看看她如何抗争、陷入绝望和仇恨而又自我救赎的。颂莲是穿着学生装的白衣黑裙自己走入陈府的。尽管她已经屈服同意嫁人当姨太太了,她依然要采取一种主动的姿态来面对自己人生的改变,她不愿意被动地等待着别人来接她进陈府。而穿着学生装,这表明在进陈府的时候,她对自己的身份认同依然是纯洁的学生,而不是一个姨太太。新婚之夜,老爷被三太太叫走之后,颂莲对灯自怜,留下了悲伤的眼泪。她真的要送走昔日的梦想,而开始在这大院里的姨太太生活了。而姨太太的生活,就是怀疑、提防、算计、斗争的生活,就是迎合老爷获得宠爱以确保自己在家中的地位的生活。其实从颂莲一进陈家门,就开始了斗争的生活,而颂莲的争狠斗勇,较三太太是有过之无不及的。但是在笛子被毁、知道二太太的蛇蝎心肠之前,颂莲心中依然抱有着对爱和善良的期待和信任,而这个时期她的衣服也是以白色等淡雅色调为主。可惜这两件事情一起发生,把颂莲推入了绝望。

!R!gQ;H'dg0

.\]R L'x`i0对颂莲而言,笛子是父亲的遗物,是她与过去美好生活的联结,是她心中的温柔基地。她受大少爷笛声的吸引,风楼中两个人含蓄地相互回望,这激起了她作为19岁少女心中对爱的憧憬和希冀。所以对颂莲而言,笛子还意味着对未来的美好期待。其实在颂莲与大少爷相遇的场景中,颂莲身着暗红色的衣裙,优雅含蓄而热烈,这是影片中颂莲惟一一套让人觉得是嫁衣的衣服。然而,笛子被老爷摧毁了,因为老爷以为这是哪个男学生送给颂莲的,要断了她的念想。老爷摧毁了笛子,也摧毁了颂莲与过去的美好联结以及对将来的美丽希冀。二太太卓云是颂莲进了陈家后,惟一对颂莲友好的人。颂莲一来就与想当四太太的雁儿斗,遭大太太冷遇,三太太抢老爷,二太太是惟一对她以礼相待、嘘寒问暖之人。而颂莲在其强硬的外表下,也隐藏着对关爱的渴望。故而和二太太第一次见面,她就直言地告知了二太太自己的家世。她在陈府中处处备战,而她认为的最不可能对她使坏、最不需提防的人就是二太太了,二太太是她当前在陈府生活中惟一的一块美好田地。然而,当她得知要咒她死的人就是二太太时,颂莲整个人都颤抖了,她整颗心都陷入了冰冷的绝望和恐惧中,她在陈府中感觉不到任何的温暖和可以信任之人了。绝望和恐惧激起了她的愤怒和仇恨,而从老爷那儿的失宠也增加了她的不安。她的衣服也变成了非常鲜亮的红色与黑色,这也预示着她内心的不安与冲突。她很不理智地剪了二太太的耳朵,又通过假孕来重新获得老爷的宠爱。然而假孕之事终于败露,她遭到封灯的惩罚。为了报复二太太,她把雁儿在房内点灯的事揪了出来,雁儿遭惩罚最后死去。颂莲成了间接的刽子手。对她来讲,外界的美好已经不复存在,而她内心的善良和美好也开始岌岌可危。她20岁的生日到了,她要喝酒庆生,大少爷的到来又激起了她些微的希望和渴望,但是她收获的仅仅是进一步的失望和绝望。她发出了悲号,“我有什么?我什么也没有!”颂莲喝醉了,这是一直在陈府中保持尊严、保持昂扬斗志的颂莲第一次在人前失态,第一次无力地放下了戒备。当一个人的心中的美好荡然无存时,仇恨和报复所带来的杀伤力就会是可怕的了。颂莲是羡慕和妒忌梅珊有个高先生的,特别是她在大少爷处彻底收获了绝望后,妒忌就更为强烈了。她在醉酒状态下无意识地暴露了梅珊和高先生偷情之事,而高先生是诊断她假孕之人,是使得她在陈家失势之人。她又间接地杀死了梅珊。她无意识的仇恨在现实中都得到了实现。她疯了,疯了之后,她又用点燃梅珊房中红灯笼的方式,用“闹鬼”的形式,延续着梅珊在陈府的生命,既帮梅珊报复了陈家,也为自己的内疚进行着补偿。

hD$_Gdlw|QQW%Zi0心理学空间,?5W Qh){C(O1Rl fp

所有的爱恨情仇在发展到了极致后,终将凋谢。颂莲进入陈府后,尽管与她内心的愿望相违背,她还是不得不努力挣扎着要获得一个身份,但是她的方式是不符合陈家大院的规矩的,她在社会层面上的努力最终以失败告终。她疯了,但恰恰她是以疯狂的形式,说出了事情的真相,回归了她原来纯洁的本性以及对独立的坚持;疯狂其实是她保全自己而又可以坚持自己的反抗形式。高台上白雪皑皑,原来一直重锁看护的“鬼屋”让颂莲推开了,这意味着为爱和自由努力的大门一直是敞开的,白雪掩盖着一切污秽,人性中纯净美好的东西又回到了颂莲身上。之后颂莲神情坚定地对老爷说,“你们杀人!”的确,陈府不仅剥夺着鲜活的生命,也剥夺了人性中许多美好的东西——爱、自由、信任、温暖、尊严等,它把女人变成了“猪”“狗”“男人的衣服”“传宗接代的工具”“什么都是,就是不是人。”女人们互相猜疑、互相倾轧。而颂莲终于要结束这种屈辱的生活了。就如同她自己走入陈府一样,她自己解除了加诸在她身上的屈辱的封灯惩罚,她自己点上了灯,她不再需要等待男人的召唤了!最后一个场景,颂莲又着回当初进入陈家时的白衣黑裙,她完成了自己的回归形式,走进陈家时她就没有认同自己陈家四太太的身份,而最后她还是坚持着自己的身份认同:一个追求独立的女大学生。心理学空间&zAm#tTD

心理学空间'|S p z Tzb'x&[

曾经听到这样一个问题,“如果颂莲接受心理治疗,怎么样才能算治疗成功?把她医治得像二太太卓云那样吗?”我叹服问者的智慧,而且我相信问者对自己提供的答案也是否定的。在我看来,如果真有可能把颂莲医治得像二太太那样的话,那就真的是只有绝望和死寂了。我不知道二太太在成为二太太之前,走过了一条怎么样的路,但是在我看到二太太时,她已经让人性中的邪恶、虚伪完全充斥了她的生活而不带任何内疚;她完全认同了自己作为老爷的附庸的社会身份且不懈地在为这样的身份斗争着。二太太无疑是四位太太中社会适应最好的一个了,但是在一个“吃人”的社会环境中,良好适应也意味着被吞噬,人性中的美好部分被吞噬了。其实颂莲一直是一个自尊、坚强而富有斗争精神的女子,影片一直让我奇怪的一点是为什么她会同意嫁入陈家当姨太太,尽管前面有一点点交代——父亲死了,继母相逼——但毕竟单薄了点。颂莲一个人在陈府中绝望地挣扎着,心理治疗对其无疑是有帮助的。在我眼里,她最需要的是对人性的美好重新树立起信心,她需要倾诉一个人挣扎中的种种哀伤、无奈和恐惧,而心理治疗可以给予她这些东西。心理学空间Mf,[ Pd7?s-x

心理学空间'Q,\)Y mG ~cM

四、红灯笼的寓意

l8|Et!Wz1M3uX0

PaX`,I'J)m!f@,P0红灯笼是这部影片的主题,影片也浓墨重彩地描绘着点灯和灭灯、封灯的过程。它究竟意味着什么呢?新婚之夜,颂莲希望老爷把灯灭了,老爷说:“我就是为了看清楚才点那么多灯笼。”按照陈家的规矩,太太们都得集中到一处听候传达老爷在哪一房过夜的“旨意”,永远轮不到的大太太也必须天天在那里听命,而这个旨意是由“红灯笼”来确定的。老爷离开哪一房,灯也随之而灭。红灯笼意味着男权社会中男人的绝对的权威、淫欲,女人在屈辱中等待到的身份确定和对确定身份的希望。老爷走了,灯灭了,她们的命运又得在不确定中飘摇。但是影片到了最后,颂莲把梅珊房里的灯和自己的灯点亮了,这时红色的灯笼意味着爱与希望、自由与独立之火的燃烧,她们不再等待和接受被选择、被随意抛掷的屈辱命运,而是主动让心火恣意地燃烧着。

s5u~U.H$AM0

Zw8E/O`Hx(p0五、善与恶的位次心理学空间NU#S'q6\l

心理学空间 }4^!\-G9O;u7I5b

影片很多场景的处理分楼上楼下两个部分。楼下的部分叙述的是各位太太们热衷于屈辱的争斗生活,充斥着猜疑、虚伪、嫉妒、愤怒、算计和仇恨,而上面的部分则洋溢着悠扬的笛声、爱的萌动、反思的清醒。颂莲和大少爷的相遇,与梅珊在谈论不在乎是否受老爷的宠、陈府不把女人当人看,都是发生在楼上。这预示着人性中的恶与善在不同的层面彰显着它的力量,而人的善良和理性终究会超越并往下审视着恶的力量。心理学空间 _6^#Y7Doh Z$^

Q#d)U"jP0B,Lv0六、春的希冀

o8S$p&rO$D,o1?B0心理学空间#Q~%e\2R:`-_;_

影片以“夏”“秋”“冬”“夏”为一个轮回,独独少了“春”这个带来希望、孕育生机的季节。的确,如果从社会的层面讲,这确实是一个没有希望的轮回,五太太进门了,新一轮的演出又即将开始,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但是,从人性的角度讲,梅珊和颂莲们不断地用自己的行动、言说演绎着春的希望和生机,只要她们没有完全认同被强制赋予的社会角色,始终保持着对爱与自由的追求和渴望,春就一直在那里。

p^z$V1s5{0

0Lw4I@6D*M0关于我们 CNKI荣誉 版权公告 客服中心 在线咨询 用户建议

!UB]:D7} T,q0心理学空间xM^-?-iD

读者服务

1e o\ S_X4xY*E0心理学空间X!l XT'j{ jLZ

购买知网卡心理学空间 PB%GTR)@NTBr

$U4vz)u6F^U0充值中心心理学空间}9~z$n#_)\D i/} }

心理学空间}%A/R{8lDm}E)GtR

我的CNKI

ykx y~0

*C k#]+Q-T#M0帮助中心

5As])G,eUa#h0

x;_8VVZ0CNKI常用软件下载心理学空间5x0Y6f&^S"@nq xI4Z

心理学空间-?!ww7u9Cu}X

CAJViewer浏览器

-r~"Hk+e/A0

ct1g/LZ0CNKI数字化学习平台

|yF&C;m9Hi0

!X7jk e5CJ0s{0工具书桌面检索软件心理学空间V(s'r%X hx`

心理学空间/\9{gY;@qGv]

特色服务心理学空间,vz@ w9f^X s7N

心理学空间V/^mS#i$S

手机知网

!cbG$u7N Kp0心理学空间P _i:pyI

杂志订阅

/^;ng7pR,oJT0

UV)h+Z)u f2m0数字出版物订阅

#L$Ys_bC0心理学空间 |2H\/d7hv(_

广告服务

G`R{];]0` [0心理学空间a ?&hl&tw8N

客服咨询心理学空间"r ]&}0I{v/v

0c ? ^-]R(W7{wIJ"DC0订卡热线:400-819-9993心理学空间Z1x(\.N7_R

心理学空间Tq4N.p{eP"l

服务热线:400-810-9888心理学空间'Z6Dh}Ao5nT

心理学空间0x0f\|/D(O/_

在线咨询:help.cnki.net

9m#i/Fn?{0心理学空间P4yG$G7f$? bx

邮件咨询:help@cnki.net

!@5s W1d%S0

;hSt};s0客服微博:心理学空间o K p{bT)T

y/|^&i [z0京ICP证040431号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总)网出证(京)字第271号

j:}u O'tM8b9H R0心理学空间8Y'q3j0P0t)n1]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0460号心理学空间]x s;Q8@ R!c0O

心理学空间[~8_ Y7u}3D

© 1998-2017中国知网(CNKI)心理学空间.f*p,Z g%Y

心理学空间MH|&Vr4rC8w

《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

/{7A-X}%V x&?}0心理学空间L#m\$vG

KDN平台基础技术由KBASE 11.0提供.

^/m:]-[Tz%Q+L0心理学空间gZ i+B.i0Hqx

您当前IP:221.224.20.194

M s^'A*Vd&P0心理学空间wR)^3z,h$YY3]\gN

摘录

-xo`*s+w0心理学空间"K6O3}/d!Qv

我的摘录 (共0条)心理学空间Y,@AXW0~N;m-]

心理学空间8p9Ze.G:F

AUFgdu9@8TQ?0n'T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大红灯笼高高挂
«从电影《蓝》看丧失、抑郁和哀悼 吴艳茹
《吴艳茹》
从《国王的演讲》看心理治疗过程»

 吴艳茹

吴艳茹,医学博士,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副主任医师,中国心理学会注册督导师,中国精神分析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心理治疗与心理咨询专业委员会文化与心理治疗学组委员,擅长个体动力性心理治疗。2004.8-2005.7年在德国、2011.11-2013.6在美国学习动力性心理治疗和精神分析的临床实践,同时接受分析性自我体验。

精通英语,懂德语、法语。已出版多本精神分析方面的译著,包括个人译著《自恋——一个新理论》、《爱、恨与修复》、《孩子与你亲子心理健康系列——幼儿期》。全程参加了《操作化心理动力学诊断和治疗手册》这本书的翻译和校对工作。

擅长通过电影来进行精神分析方面的培训。在2010年IPA首届亚洲精神分析年会、2011年德国海德堡的心理治疗会议“身体与心灵:东西方的概念”上开设电影专场:对电影《霸王别姬》中程蝶衣的精神分析解读。

在上海、北京、武汉、南京、包头、南宁等地进行精神分析专业方面的培训,内容包括《健康和病理性自恋》、《相遇之美——精神分析的主体间性》、《操作化心理动力学诊断》、《动力性精神病理学》、《心智化理论及其在临床实践中的应用》等。电影精神分析方面的专业文章有《幽闭世界的舞者——解读电影“霸王别姬”中的程蝶衣》、《绝望中的挣扎——解读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忧郁的星期天——一首死亡与爱之歌》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