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妙清——以柔制剛「女權」威
作者: 張妙清 / 6368次阅读 时间: 2012年1月26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b n Tn^ zi}5|0心理学空间,O:D&`7Nvpf5F

H0HqO3Vo0{c"I/a0

e|6_q;x)u zV0張妙清——以柔制剛「女權」威心理学空间+J3JH*knq9v

心理学空间(YH_"B RN%X,P`
張妙清現任香港中文大學心理學系講座教授及系主任,中文大學性別研究中心主任,曾任社會科學院院長。心理学空间n1JM+hO.fpe

A4u6q1ER:\ O0心理学空间q%yu5X9dDC

b/rTwN(U0

"Izb1oUy0(綜合報道)都怪資料搜集工夫準備不充足。跟剛著有《登上巔峰的女性》的張妙清(Fanny)教授做訪問,早已把她的資料背得琅琅上口,但照片卻沒看過一眼,不過,反正女權鬥士還不是外表硬朗、說話豪氣吧?怎料站在眼前、推動婦女權益運動逾三十年的Fanny,竟是那麼溫和柔弱、笑容親切可掬?

0^,u!rV*^!`5K0

}'G7dMyf0別怪問題有少許唐突冒犯:辦了婦女運動那麼多年來,別人會否感到厭煩致使尖酸說話不斷,例如「張教授你又要來說『三幅被』」、「到底女性還要爭取甚麼」?「當然有,這便是性別定型吧!好像人們覺得,婦解分子一定是走到街上狂呼吶喊,又會對社會諸多不滿。」Fanny表示,自己會堅持立場,但也會在公開演說時說說笑話,讓氣氛輕鬆,不是聲嘶力竭那一種。「社會上需要多元聲音,並在不同層面播放。」心理学空间%S~4Y)[#rFIj+{*^$o

}m!D7m-c;cBL0不是唸婦女學、性別研究的Fanny,於上世紀七十年代在英國讀畢心理學課程回港後,工作時接觸了不少受虐待、侵犯的女病人,才發覺當時社會沒有為這些受害人,提供適當援助和處理機制,她們甚至不敢告訴別人,只一直把傷痛抑壓下來,導致患上精神病,叫Fanny久久不得釋懷。「又或者普遍想法是出現了問題才提供援助,我覺得那是頗負面的。女性不是受害者,而是其中一種改變和推動社會現象的動力,所以我們更應成為改變自身命運的主動者。」心理学空间0TM{kzG,u;P)_

-jo?1}0NH,wL/U0於是Fanny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創立了第一所社區婦女中心。「正因為是『第一所』,而且資源匱乏,那時我們也是邊做邊學而已。」此外,由於早期的香港婦女協會成員多為外國人,鮮有本地女性站出來爭取婦女權益,於是Fanny的熱心參與,輕易引起各界關注。「始終外國人的論調,很難Reach到普羅大眾。」她憶起從前曾舉行「保護婦女運動」,盼警方能合作,讓一名女警陪同女受害人報案,並且減少落口供繁複而尷尬的程序。此外,她又在中文大學成立了性別研究中心,盼以理論配合實踐,為社會的兩性平等迸發力量。

)G6]:t1V#{I a0心理学空间^ pV$nm6Q

一直推動婦女運動的Fanny,最近與美國心理學教授賀戴安合著《登上巔峰的女性》,在書中探討本地、內地、美國等地多位成功女性,分享她們登上事業與家庭巔峰的秘訣。「怎麼從前那麼少女性能身處高位,而這些女性又怎麼往往也是獨身、沒有生育孩子?我希望從當中少數的『非典型』成功例子,分析她們家庭事業兩兼顧的經驗和策略。」那就是所謂的取得平衡嗎?Fanny搖搖頭,稍為糾正了這種陳腔的說法:「我覺得『融合』較好,『平衡』的狀態好像天秤兩端仍然是一高一低,兩者始終處於對立關係。家庭和事業嘛,可以互相協調、補助。」

x@+n:P]!`V Z GZ0

yXiGk%I+T0然而,女強人往往予人「工作狂」的形象,做起事來甚或比男性更投入,Fanny聽後嘻嘻的笑得爽朗:「時間由自己分配吧!」最重要是決定處事的先後次序。「工作忙碌,仍要提醒自己,會否忽略了另外一些很重要的事情?」有時候,工作忙碌源於不懂拒絕額外附加的工作,所以Fanny強調要學會推卻別人的請求。「譬如邀請我擔任講座嘉賓吧,如時間配合不來,或覺得由其他人主講也適合,我便會做『中間人』介紹適合人選給他們。」心理学空间.uX!mz9Rr&U;ja&A(]{

心理学空间9hE \ P&WE_E^

Fanny又說,家人特別是配偶的互相支援,是很重要的。一個好的伴侶該是怎樣的?「對,你也學習一下!」打趣後,Fanny收起笑容,再次解說得頭頭是道:「事業型女士的丈夫應該要很有自信的,也會放下男尊女卑的觀念,不介意伴侶的鋒芒掩蓋自己,認為太太的成功是自己的驕傲和榮幸。其實,誰賺錢較多、誰職位較高,不一定是成功的指標,也不必以這些世俗標準來比較吧。家庭成員的成功,就是家庭的成功,不是嗎?」

(S2kucq{0心理学空间x7F6s7^!k(L F

那麼你的丈夫便是這類型的女人背後好男人嗎?那時Fanny好像盡量要控制笑容,但盪漾眼神仍難掩喜悅之情:「他很支持我,思想開放獨立,也參加許多推動平等、扶貧的社會運動,我主持的婦女活動和講座,他很多時候也會跟隨,須知道很少男人願意出席這些女性活動。」那時Fanny笑得更甜了,她和丈夫倆牽蚢鴾隤漱漶B互相扶持地走過彎彎人生路的景象,也彷彿明朗起來。

Dfb:f R0心理学空间)L:QSZ S

Fanny在書中訪問了多位女強人,當中范徐麗泰的例子最令自己感動。「她在立法會當主席時那麼硬朗、嚴肅,但女兒在外地讀書不幸病倒,她便於加拿大、香港兩邊走,以便照顧她;丈夫臨離世之前,范太也一樣是甫開完立法會議,便趕赴北京陪伴丈夫。」Fanny指新一代的女性,應辨清甚麼是對自己重要的事情,那麼便會堅持到底,亦能把所有事情都處理得好。

s i+PO3CeS6s'i0L/W0

&rJ }/b*xE5rS$eb(]0今時今日,許多觀念都改變了,但不平等情況仍然存在,好像擁有相同學歷擔任同樣職位,男和女便可能薪酬不一。然而,Fanny覺得在二十世紀已講了太多「解放女性」的說話,現在也是時候「解放男性」。「女性在社會和家庭的角色已改變了許多,但男性的角色卻似乎沒有甚麼變化,好像現在人們仍很難接受全職主『夫』。在女性的角色轉變後,其實男性也必須作出改變來配合。」心理学空间%Y;LbJq'F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没有了 張妙清
《張妙清》
透過「性別鏡頭」的女性成長過程»

 張妙清

張妙清教授
香港中文大學心理學系系主任及心理學講座教授
Ph.D., Minnesota
研究興趣
跨文化個性測量和心理病理學、跨文化(中國人)個性測量表(CPAI-2&CPAI-A)、中國人MMPI-1和MMPI-A、婦女領袖、性別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