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錯,還是我錯?
作者: mints / 4850次阅读 时间: 2011年3月31日
标签: 婚姻 妻子 天大 我不知道 丈夫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你錯,還是我錯?
這妻子坐下不久,就對我說:「我不期待妳在短時間可以改變我的丈夫!結婚十年,我已經知道這人是無法可改的!」

我不知道如何回應,但是還是忍不住對她說:「我並沒有打算改變妳丈夫的念頭!」

她問:「那麼,我們為什麼要來見妳?」

為什麼要見婚姻治療師?是個有趣的問題,也許要問的是,什麼是婚姻治療?從何治起?

各家各派當然有不同說法,但是歸根究柢,婚姻是個奇怪的體制。兩個不同的人,結合在一起,漫漫路途,不知道需要經歷多少挑戰和考驗;這旅程有如唐僧取經,過了一關又有一關,卻沒有神通廣大的齊天大聖來打救,只有兩個人二人三足地縛著前行,當然是困難重重。

怎樣成功地走過婚姻的路程,夫婦必須有共同解決問題的能力。這些能力並非與生俱來的,而是一宗一宗地從錯誤中學習、跌倒、爬起來、再面對、又再學習,那是一種身經百戰才養成的智慧。

怪不得近代社會的離婚率平均達到四成以上,可見並非每段婚姻都有能力走完全程。婚姻治療就是當婚姻亮起紅燈時,讓夫婦冷靜下來,好好地探索兩人之間究竟出現了什麼問題,一同尋求解決辦法。

如前所言,問題是一定會產生的,關鍵是夫婦二人怎樣去處理。

最近見到一對夫婦,他們說,常常會因很小的事情就吵起來;包括菲傭的安排,或怎樣打掃房子,都會造成夫婦的大爆炸。

我說:「我知道菲傭是有足夠能力把我們活活氣死的,但是我不知道為什麼菲傭問題會成為你們夫妻的問題?除非你先生站在菲傭的一邊。」

妻子說:「就是那樣,他永遠以為我是無理取鬧!」

這個例子,其實代表了大部份夫妻的矛盾。應該是兩人同一陣線的形勢,卻往往變成兩人對峙的一個局面。無論在處理上一代及下一代的問題,都是同一個道理。所以不但問題處理不了,還會造成雙方對彼此的一種怨恨。

因此,無論婆媳問題、孩子問題,反映的都是夫婦問題。夫婦同心,沒有解決不了的難題;但是要矛盾中的夫婦同心,幾乎要比取他們的命更難。

如果你問他們為什麼不能好好相處,他們大都會告訴你一宗又一宗的事項、誰是誰非。就拿前面那個菲傭做例子,女的會強調菲傭不是之處,男的又會辯護自己的立場。爭論了半天,把注意力都放在事情的錯與對,讓旁人忙著為他們分析,卻走漏了問題的關鍵:並非在於菲傭,那只是夫妻藉以表達彼此怨懟的話題而已。

我在夫婦關係的一項研究中,收集了很多夫婦的對話。發覺無論雙方爭吵的話題是什麼,由三代糾紛,以至孩子處理;由起居飲食,以至閒話家常,反映的都是對彼此的不滿,只是借題發揮罷了。

因此,要了解一段婚姻的核心問題,就需要先了解他們究竟對彼此有什麼不滿?奇怪的是,婚姻觸礁時,往往不是一些大問題,而是日積月累的小不滿,讓雙方都無法接近對方;又因為長期無法接近對方而積怨更深,形成一種獨特的互動形式。要求對方改變,卻又不相信對方會變。

最可悲的是,當對方真的嘗試改變時,另一方又會因為害怕失望或種種原因而不但不多加鼓勵,反而不停地向對方潑冷水,讓對方裹足不前。

要尋求親蜜關係,實在需要一顆不怕刀槍的心,不然老是怕被傷害,又怎敢接近別人?最糟的是不只不能接近,還會拼命把半輩子的失望都怪向對方,這種夫妻形式實在讓人慘不忍睹,但又不時發生。

因此婚姻是需要治療的,因為它往往都會受了傷。而受了重傷的婚姻中,人會不顧一切,只顧著把雙方都抓得鮮血淋漓,甚至在傷口上撒鹽。在這種情形下,實在需要有個冷靜的環境讓他們都安定下來,再作商議。

因此,婚姻治療並非一個改造人的工廠,把你不滿意的男人(或女人)改造過來,讓你滿意接收。相反地,夫妻的矛盾絕對不是單方面的,雙方都必需願意反省,究竟自己是否也有責任,一齊造成這個僵局?如果僵局是兩個人都有份的,就要一齊去解困。

怎樣把兩個破壞婚姻的人變成兩個為自己婚姻療傷的人,才是婚姻治療的目的。

如果你確定對方才是罪魁禍首,就不必浪費時間,乾脆把對方一腳踢走,或自己溜之大吉就是了!

因為婚姻本身是有生命力的一個體制,它不會永遠停留再一個位置。畢竟雙方都要有意願作出改善,把一部死了火的老爺車重新發動。沒有這個基本的意願,就會寸步難行。

有一位老朋友告訴我,她曾經找過一個著名的婚姻治療師做輔導。那治療師叫他們夫婦二人,想像自己是一隻動物,在怎樣的一種婚姻狀況下運作。

朋友說,她立刻想到自己是一隻小白兔,在一條黑暗的地道中,只想向著遠處的一點曙光奔跑,她當時就知道,自己要逃離這一段婚姻。

這次婚姻治療的經驗,只加速她對離婚的決定。她對身旁的男人已經完全沒有興趣。沒有執子之手的嚮往,就只有各走各路的前程。

最近也見到一對夫婦,已經分居兩年,丈夫希望妻子讓他回家;妻子不是不想他回來,但是回來是附帶條件的。這是一宗棘手的問題,因為兩人連面對面談話都不願意,又哪有商量的餘地?好不容易讓他們開始對話,卻是雙方都有萬分怨恨,只想算舊帳。

明顯地兩人都傷害了對方,卻沒有人願意低頭。他們以為夫妻溝通,是要把全部恨意和盤托出。結果不是和解,而是打擂台,一拳拳向準對方的要害直攻;說是言和,但是在緊張關頭,他們完全忘了本來目的。

即使希望與子偕老,也要找到共處的良方。

要為一段滿是瘀痕的婚姻療傷,雙方都需要作出很大的改變。但是絕對不是只去改變一個人,而是兩人都願意伸出承諾的手,化干戈為玉帛,一同學習互動、互救、互慰、互相珍惜!感謝對方沒有跑掉,感謝還有時候亡羊補牢,挽救前半生的不幸。否則,即使你贏了眼前這場爭吵,輸了的卻是這段婚姻!

「本文轉載自3月11日信報副刊健康版」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婚姻 妻子 天大 我不知道 丈夫
«小鳥依人 李维榕
《李维榕》
為港孩伸冤»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