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男人先得驾驭心理
作者: 马晓年 / 2780次阅读 时间: 2010年3月01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勃起障碍(erectile dysfunction

,ED)可能具有许多心理性原因,由于心理性因素比器质性因素更为隐蔽,这就给临床治疗和研究带来不少困难。我们曾经对ED患者和正常受试者进行性心理问卷测评:内容包括性别角色、婚姻状态、在性活动中对自身性感受的识别、就性需求和性感受进行交流的能力、在与配偶发生性冲突时的应对策略、双方性欲差别的程度。我们以性别角色作为远期影响因素,性操作焦虑等变量作为近期影响因素,来探讨它们对心因性ED患者的影响,并指出影响心因性ED发生的最主要因素在于直接病因即性操作焦虑。我们试图在经历数千年漫长封建文化的特定背景下寻求和挖掘隐藏在患者内心深处的、影响其功能和行为的根源,从而增进对中国男子的性心理和行为模式的理解,并为有效的预防和制定性治疗方案提供依据。因为中国文化变革甚为缓慢和落后,长期以来的文化沉淀使人们尤其看重男子的性能力。因此,当男子一旦出现勃起功能障碍的迹象时他们无疑会表现出强烈的性焦虑。ED组有56.7%

认为对方比自已的性欲强,而对照组仅为6.8%。对照组有84.1%的人认为自已的性欲比对方强或双方旗鼓相当。两组在对性欲水平差异程度的认识上存在显著差异。

你的男性化程度够味吗?

   

调查发现ED组的性别角色类型以女性化居多(40%),其余男性化、双性化、未分化各占20%左右;而对照组中的女性化类型受试者人数最少(11.4%),男性化和双性化则各占1/3左右。两组在性别类型上具有显著差异。研究还表明性别角色呈女性化类型的受试者在性活动中将呈现低性唤起能力和低性满意度。在性操作焦虑测试上两组存在显著差异,与正常对照组相比,ED组中的每个受试者均表现出强烈的性焦虑。性别角色是以个体在心理上所表现的性别特征为核心的。在性治疗中,性别角色常常是性治疗学家容易忽视的一个影响因素。事实上,性别角色可能部分决定了性功能障碍出现的形式。它可能是性动机结构中除性唤起、性唤起能力之外的重要维度之一。遇事多思,优柔寡断,易紧张,适应能力差等都是心因性性功能障碍的性格基础。喜爱在性活动中充当女性角色的男青年易于出现勃起障碍。通过对患者的深入访谈,这种女性化人格特征的形成与个体性别角色社会化过程中是否形成自身性别的认同有一定的关系。性别角色的认同在个体学龄初期稳固下来并内化到个体的人格结构之中,成为个体形成的各种社会观念和价值体系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呈女性化倾向的患者在性别角色的社会化过程中由于行为与社会文化的期待和影响不一致,往往无法获得社会的公认和赞许。当今社会绝大多数女性仍然期望一个自信、果断、成功的男人。这种性别认同的缺憾及它的不符合社会行为规范常常引起个体的心理冲突,从而影响夫妻间人际关系和性交流。当呈现女性化性别角色倾向的男性在性活动中一旦出现勃起失败,便进一步强化了自己在男性身份方面的缺失。在这种性别认同危机、自我价值危机的基础上,患者会因勃起障碍而体验到或感到羞愧、沮丧及性满意感的不断下降,并因此形成预期性焦虑而导致恶性循环。因此,深入了解患者的性别角色类型及其形成过程仍是临床心理学家、性治疗学家在临床治疗中不容忽视的一个方面。      

你在性活动时能专心致志吗?

ED组有33.3%的人在性活动中时常有其它杂念干扰性感受,26.7%认为自已心不在焉,而对照组有63.6%报告自已在性活动中高度集中于性感受,20.5%能够集中于性感受。两组间有显著性差异。在性活动中,心理性刺激不但是性唤起的强大促进因素,也可经反射性途径(生殖器刺激)增强性唤起,使反射性与心理性途径呈协同作用。温和而有节制的焦虑(如期待感)能增强性兴奋,强烈而过度的焦虑(如强制性思维、过分忧虑)则减弱性兴奋,这是由于过度的交感神经信号输出完全阻滞了勃起过程。此外,对于同等程度的勃起,正常男子和心因性勃起功能障碍患者对此的评价是不同的,后者坚持认为自己的硬度不够,这实际上是低估了自己的兴奋性。也有人为了引起医生的重视而将病情严重化或患者处于不良情绪时不能正确评价自己的性兴奋。在性活动中,能否具有积极、客观的认知评价和应对反应对于性功能的正常发挥是很重要的。性功能障碍人群往往分散了自己的注意力去关心伴侣的性反应,而性功能正常的人群则只关心自己的性反应。正常男子的性功能具有正的反馈回路:明确或含蓄的性要求,强烈的性期待感,性兴奋的准确估计和控制力,注意力集中于性刺激和性感受,充分的性兴奋和不断增强的性行为接触欲望。相反,ED患者往往显示负的反馈回路:消极的期待感,低估性兴奋,对勃起缺乏调节力,注意力过分集中在性表现的后果上,焦虑自动增长,性兴奋干扰增多,出现勃起障碍,随后有意回避性交。大多数人是通过心理防卫机制来处理不愉快情绪及其冲突所致的焦虑,一般不会引起心身疾患。但是当心理防卫机制遭破坏时,即它不足以减轻个人的焦虑而导致出现慢性焦虑状态。情绪因素既是一个应激源,又可影响个体对应激刺激的认知评价和应对反应的程度。这些不断出现的无关刺激周期性额外干扰阻碍了病人对自身性感受的注意力,从而使个人以一种非真实的自我投入到性活动中并表现出一种“旁观者”的态度,从而造成性唤起缓慢或丧失,由此引起患者性唤起能力异常,也即勃起发生困难。性信息的输入与加工只有在有鉴别、有净化的条件下才能有效地起作用。降低性操作焦虑一直是所有性治疗学说或方法所关注的问题,加强生理反应的研究已显示能增强性反应。然而,焦虑是由行为、认知、生理三方面组成的复杂结构,对性感受的干扰性思维对性唤起具有某种消极影响,尤其当配偶具有明显的性唤起时,性操作的要求使这种干扰的消极影响在患者身上表现得更为明显。因此,通过焦虑对ED的“感知干扰”的分析后,仅尝试降低焦虑生理方面的问题可能是片面的,还应同时筛选出干扰性思维并有效地加以解决,这对性治疗将会大有帮助。至于如何具体操作,还有待于临床心理学家与性治疗学家在临床实践中的通力合作。

 

你和配偶能充分交流吗?

ED组的

36.7%认为自已很少与配偶交流,6.7%的人甚至根本不交流,对照组的半数人在大多数情况下能与配偶交流,两组在交流的不同程度上呈现显著性差异;ED组有36.7%的人尽管自已不愿意但仍顺从对方的要求,而对照组只有15.9%;ED组还有敷衍了事或感到紧张的倾向,对照组则有半数人以提出协商作为积极应对策略,两组在配偶间在性需求上不一致时的应对策略上存在显著差异。缺乏交流常常加重和延伸已有的破坏性性环境,并阻碍性治疗的进展。还有人对患者进行性感集中训练时发现“性交流”、“躯体触摸”常常与患者夫妇内化了的传统观念相抵触,在执行上述作业时,所遇阻抗较多,常前进三步后退两步。一些夫妻之所以缺乏性交流主要由于传统道德人格对他们的束缚。在强调男女社会地位的儒家性观念兴起后,不再重视个人的自然状态和天赋能力,男女两性的性魅力被认为是危害社会的潜在因素,对它们常常是严加约束、压制和扼杀,至少也要极力引导到所谓合乎礼法的范围内。封建社会逐渐禁止性信息的交流与传播,就连夫妻间也主张“举案齐眉,相敬如宾”,而强烈谴责“唧唧我我”的爱情表达。在当前中国实际生活中,对夫妻性交流起主要阻碍作用的往往是儒家性道德中的落后和不合理的部分。表面看来,儒家经典中并没有多少直接涉及夫妻性生活的道德戒律,而且像类似“君子之道,五日一御”、“乐而不淫”、“发乎于情,止乎于理”这样的教条并没有在民众中广泛传开,但是这些戒律中所渗透的精神禁欲主义在当今仍有很大市场。这种精神禁欲主义的突出表现就是:夫妻性生活是应该的,但不应从中获得享乐,不应破坏双方的“君子人格”或“淑女人格”,不应因此而影响健康,即应该时时庄重、规矩、有分寸和加以节制。这种矜持的道德人格使一方或双方产生一种“旁观者”心理感受及一种时时处于社会监督之下的社会心态。而进行开诚布公的和出自内心的性交流可以增强夫妇间理解,提高夫妇对躯体抚摸的敏感性,这也正是性治疗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妻子对丈夫性能力的抱怨会导致或加重阳痿吗?对于阳痿患者的家属,应抱怎样的心态?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经常可以听到一些妻子在为丈夫的阳痿和缺乏性欲而苦恼。其实,男人的性心理也有非常脆弱和冷漠的一面,妻子对此往往并不理解,所以问题在于妻子如何理解和体谅男人的这种特点。男人投入性生活时总要经历一次相当复杂的心理活动过程:如必须有充分和足够的心理准备;必须有合适的气氛、环境和精神状态。结婚时间越长就越敏感、越容易受到伤害和阻碍。如果妻子表现出不合作,他的心理准备过程就会被打断。男人在性交过程中必须高度精神集中,不能有丝毫的分心,否则就无法使阴茎保持刚强状态。男人对性高潮的渴求往往比女人更强烈。这既是男人投入性生活的动力,也是他的巨大精神压力,似乎哪怕有一次性交不能达到射精,也是对男子汉阳刚气概的莫大侮辱与损害。

可是有些女性却恰恰不理解男性的这些心理影响因素或特点,动辄抱怨、指责和施加不必要的压力。比如一旦男子出现疲惫或力不从心的迹象时,妻子往往首先想到的是丈夫是不是有了外遇,所以回家后“缴不起公粮了”。这时的妻子必须首先了解男人的性生理特点,决不要轻而易举地怀疑丈夫,实际上,妻子的温柔和体贴往往是最好的“疗伤”手段。同时妻子也要学习一些性技巧,解放思想,放开胆子去做,因为这时的男子往往需要接受比其年轻时更为强烈的刺激才能出现正常的性反应,过去招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的时光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妻子要想有所得,就必须先有奉献,否则一味抱怨和指责是于事无补的。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孩子也是“异性相极”吗? 性心理
《性心理》
女性生育与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