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那些有着困难父母的孩子们的指南》(八)
Jean Van den Brouck 作者: Jean Van den Brouck / 3277次阅读 时间: 2014年8月27日
来源: 豆瓣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

*   *

 被(孩子)领养的父母

被(孩子)领养的父母始终是很困难的,因为他们曾经经历、或者可能还经历着一个创伤

有些父母(的身体)变得是无法居住的,或者他们迎接(孩子来到世间)的可能性受到了严重影响,这要么是由于一场事故或一种疾病,要么是出于一种如此拐弯抹角,以至于他们自己都不能辨认的(对孩子的)无欲望。他们常常体验到一种非常痛苦的情感,感到自身没有价值、受到抛弃。他们中的有一些人就重新寻找被(孩子)领养。

一个准备好领养父母的孩子必须意识到,他/她将要照料一个因为不能做父母而焦虑、没有安全感的人,这个人怀疑自己的生殖细胞——有时并不是这样——过分胆小怕事、无能或者甚至完全厌恶人类。事实上,他们更需要受到是治疗而不是教育。必须要治疗他们的焦虑和负罪感,以及自我贬低和被遗弃感。

我们要在此带来一个成功治疗的例子。两个年轻的准父母,各自分别有些很好的原因来怀疑自己。准父亲的父母曾经因为血型不合而极度焦虑。这种焦虑甚至在两个完全健康的孩子(老大儿子、老二女儿)诞生后也没有得以减弱。两个孩子都被认为是奇迹般地逃过了一场劫难。其中的男孩子,也就是现在的未来父亲,娶了一个曾经在某个时期有过严重毒品上瘾经历,并因此害怕这在她身体里留下影响的女孩子。值得注意的事实是:两个人显示出血型不合……

在数不清的治疗和无数的尝试后,他们都没有怀上孩子。因此,他们选择了领养。由于他们对自身种族的品质没有太大信心,因此就首先选择了一个黑人小孩,而他们自己都是白人,然后又找了另一个亚裔的孩子来做增援。这两个孩子,考虑到在这种情况下治疗的预后可能是相对比较好的,就着手对父母进行治疗,这一治疗持续了四年时间,并取得了完全的成功。父母的无欲望是本质上受到他们的焦虑和缺乏安全感控制的;通过向他们给予许多的温柔和舒适,并增加他们彼此的的身体接触,孩子们成功地而改变了这一点。母亲构造了一个更可爱的关于自己身体的形象,并让这个身体一点点重新变得可以居住了:一个胎儿开始定居,并在一个非常令人满意的舒适环境中发育。他最终在一个完全准备好迎接他的家庭中诞生了,似乎到了今天,比起其他家庭来说,这三个孩子和他们父母亲之间并没有更多的烦恼。

这个故事是特别令人鼓舞的。然而要知道,通常发生的并不总是这么顺利。

有些被领养的父母自己感到如此的有负罪感、没有价值,他们通过领养这一行为来否认这一现实。这表现为,他们做得好像不知道自己是被(孩子)领养的一样。当然,在他们内心深处,他们是不能否认并忽略这一点的。所有那些领养过程中的记忆是不能完全被压抑的。因此需要孩子带领他们非常缓慢地重新找到这些记忆。这一过程可以从一些想象的故事开始,然后通过一些暗示、一些不经意的话。为了激起这些记忆的回归,口误也同样是一个很值得推荐的方法。相反,应当绝对避免一开始就提到,在领养现在的父母之前,我们曾经有过的那个父母:这是一个粗疏的不知轻重之举,并且可能损害到对于被领养的父母而言极其重要的信任关系。对于这些亲生父母,应该到治疗的结束的时侯,等被领养的父母内心世界完全被重构并稳定下来之后,再引介进来。在所有重建的治疗过程中,最好是在不要过度保护他们(被领养的父母)的情况下,让他们安心,并且赋予他们以价值感。被领养的父母们有一种加剧的敏感性,并且能够立刻觉察到那些将他们区别对待的所有微弱的企图。

有时,尽管在领养过程中的小心预防和所有的治疗的努力,被领养的父母(或其中一方)还是无可救药。他们感到一种强烈的无能来整合到这个这个让他们感到放松的家庭中,而是越来越感到恐慌,变得对孩子极度苛刻和吹毛求疵,这是因为他们试图通过把对自身的全部自责投射到孩子身上,来让自己不感到有负罪感。他们潜在的无欲望就会直接表现出来,而且他们的房子也一点点变得象他们的身体一样,同样地不宜居住。某些被领养的父母发展出一个真正的偏执妄想状态,指责孩子背叛了他们,利用了他们,祸害了他们。有的时侯,他们甚至变得很危险。在这种情况下,只有一个解决的办法:为了他们自身的利益,应当一旦有可能,就与父母分开。我们可以仅仅祝愿他们的是,至少可以尝试被一只猫或一条狗领养,或者,在最糟糕的情况下,被一个金丝雀或者一条金鱼领养。

*

*   *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给那些有着困难父母的孩子们的指南》(六) 王剑
《王剑》
《给那些有着困难父母的孩子们的指南》(九)»

 王剑

王剑
精神分析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