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 国家主义 vs 全球主义:新的政治分裂 by 尤瓦尔·诺亚·赫拉利
作者: 尤瓦尔·诺亚·赫拉利 / 1729次阅读 时间: 2018年11月25日
来源: TED 标签: TED 国家主义 全球主义 政治分裂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yJ,qqU&uI,z0心理学空间[@CL Uw [&A

心理学空间zb \F0HN,TBo

TED 国家主义 vs 全球主义:新的政治分裂 by 尤瓦尔·诺亚·赫拉利心理学空间 ~-j|)I5KHy

心理学空间_L9IG1ST"n

心理学空间P GXS2Na

心理学空间Q5Wz\'g1|X-N

Translated by Conway Ye心理学空间jAh&O?di.F0[*G [

Ih4lVKE(A0Reviewed by Qinyang Zeng心理学空间n;b_"x)A,s4{

心理学空间"E.^oVFKkZ

00:00心理学空间tG4uVG

6U1oR1n;|+m,kru:b cU0克里斯·安德森: 你好,欢迎来到TED对话。 这是新开始的一个系列的第一集, 为了回应现在政治的变动。 我不了解你, 我开始对这个国家和世界上 逐渐严重的分裂感到担心。 没人倾听对方,对吗? 不。 感觉我们需要一个不同的对话方式, 一个基于逻辑、倾听和理解, 基于一个更大的背景。

d!NTz)QoTR0

s1Do eXd`Mz000:34心理学空间/X*O Mf]

心理学空间 Ih w9c.afs G

这是我们在TED对话中要尝试的, 从今天开始。 我们找不到其他人开始 能让我更为此激动。 这个头脑是这个星球上独一无二的, 我不得不说。 我是认真的。心理学空间5oz Ndz}C

心理学空间"e{rt3_

00:51心理学空间'],QUA ?Ekv

心理学空间yU.N(R9T

(尤瓦尔·赫拉利笑笑) 我是认真的。 他把历史和和潜在的意义结合在一起, 让你大开眼界。心理学空间;K#bx n7NpO

心理学空间{P Q x4[

01:01心理学空间4e!}3x}fp

]^v6VFx2S)}4T0所以,你们可能会 知道这本书“人类简史”。 在场有人读过“人类简史”吗?心理学空间"u#e1yN'[aoc0Y

+z8aWjC }R001:06

5[4Bvqh0心理学空间a%ps1P`H

(鼓掌) 我无法合上这本书。 他讲述人类故事的方式, 通过宏观意识形态让你换个角度思考, 真的令人赞叹。 这是接下来的一本, 我记得是下周在美国出版。

;kL9T|\yk)?'Hz0

@7@CxTg%J,TM%C0V001:24

,ni*lO7~Wc0

Y6o k9CS8b0尤瓦尔·赫拉利:对的,下周。

$t,Ti$b3z4M){ s0心理学空间$c j]3wG])N

01:25

,IWJHD5^'UJM0心理学空间_ W*i Nm8Xef

克里斯·安德森:《未来简史》 这是未来百年的历史。 我有机会阅读了这本书, 非常激动人心, 而且我敢说,对一些人,这非常令人振奋。 这是一本必读书。 诚实地说,我们找不到更好的能够帮助理解 现在世界上正在发生什么的人。 所以热烈欢迎,尤瓦尔·诺亚·赫拉利。心理学空间8eF.X0Zo4C(e

心理学空间[aP _8k.d\,W

01:54

7p ]g'M(]4Y6L$y0心理学空间4Zf.S*L+k$q

(鼓掌)心理学空间5[$K;an&y0FEp

心理学空间 b"@)c&I~ Y

02:02

c7RvPo3G)a0

%Y R}zz;J,W0g#b0很高兴能有Facebook和 网络上的朋友们加入我们。 你好,Facebook。 在我开始问尤瓦尔问题的时候, 你们可以提出自己的问题, 不一定要关于现代政治, 可以关于更广的对 “我们去向何方?”的理解。 准备好了吗?我们开始吧。心理学空间 g$w A [K

心理学空间@Khr9Q:LP!zt ~

02:24

QM wN9H|%On.?-s9c0心理学空间/F,w Mj+\1C'N

现在,尤瓦尔, 2017,纽约,新总统上台, 惊讶席卷全球。 到底在发生什么?心理学空间;PA'^u)E LgH

(~Xs:J yD I"P ?&x7T002:35

t3YN j&yBc P0

#]0z pE,mVt,|/@p0尤瓦尔·赫拉利:我认为基本发生的事情 就是我们失去了我们的故事。 人类在故事中思考, 我们通过讲故事来理解这个世界。 过去的几十年, 我们又一个非常简单和吸引人的故事, 关于世界上发生的事情。 故事说的是 经济正在被全球化, 政治在被自由化, 然而两者的结合会在地球上产生矛盾, 我们只需要继续全球化经济, 自由化政治系统, 一切都会变的很好。 2016年, 很大一部分的人,甚至是西方世界, 不再相信这个故事。 不管理由的好坏。 人们不再相信这个故事, 然而当你没有一个故事, 你就不会理解正在发生什么。

dr9u@ ^9TL+DL3N/B0

~1KxSp003:29心理学空间(]_ I ^ I+U.qd

!i6?#Q ]5}3WTN j0克里斯·安德森: 你部分相信那是一个非常有效的故事。 它起作用了。

OK%I^,cyj(R0心理学空间fQ id!^7RV

03:34

^k6`v*n5b0

a:VEg*{-R7Oo^B6T0尤瓦尔·赫拉利:某种角度说,是的。 根据一些预测, 我们正处在人类的巅峰时期。 今天,历史上第一次, 死于吃太多的人比死于吃太少的人要多, 这是很棒的成就。

J^ h)k&@m0

rJ+X9m1R9Z003:50

?k&F-io O2]B J0心理学空间3sb vox;W&\N

(笑声)心理学空间&X6mn3QQ1| Zp

M(bZ1K+v6@k003:53

KF'vr%yB f0

edX'W0F8Nic,e0而且也是历史上第一次, 死于年老的人比死于传染病的人多, 而且暴力也减少了。 历史上第一次, 死于自杀的人比死于犯罪、恐怖袭击 和战争加在一起的人都要多。 数据上来看,你是你最大的敌人。 世界上的所有人, 你最可能被你自己杀死。心理学空间;Ex$q6`2@@3KeUv[

心理学空间/yZ'elV2hX"Q

04:20

r#O2kr1`e x9~M0

6~l6H4M4M0O0(笑声)心理学空间%|.W5ZwL#N

心理学空间g'\$c1JW(i+Uv1I

04:21

+`C,MY;k t0心理学空间F!Q`l W

这是非常好的消息,相比较……

1T!BpQ uA)^S0

2q{5S!YE004:24

7f#H4x7tzi9z)T0心理学空间7L7XCEL;V%U5g

(笑声)

l5I6e(J#h1i? X!C!g c0心理学空间S-y9Z{LE

04:26心理学空间9Z2q0Lf#A7` z

心理学空间"j&Iy?^z

相比较我们在前几个时代所看到的暴力。心理学空间BpA u V H0z

心理学空间;{1Q2e$CE[)u6v L1R ~

04:30心理学空间3U L,WHV:R4|%L6\

]wXJ+b0克里斯·安德森: 但是这个连接世界的过程, 结果排斥了一大群的人, 而且他们也做出了反应。 所以这个令人震惊的事情 似乎摧毁了整个系统。 你觉得正在发生什么? 感觉像人们看待政治的旧观念, 左右翼分明,被打消并取代。 我们该如何看待这个?

L4S1f'}v&c;QYD0

W9GNgi&@!l7X004:53

8a2O0?:hP&{0心理学空间nFZn"q ['_

尤瓦尔·赫拉利:是的, 旧的20世纪政治模型, 左翼右翼对抗已经无关紧要, 真正的隔阂是全球和国家之间的, 国家或者地方。 你会在世界各地看到, 这是主要的斗争。 我们可能需要一个全新的政治模型, 和全新的看待政治的方式。 重点是, 我们可以说现在我们有全球生态学, 我么有全球经济, 但是我们有国家政治, 这没办法一起运作。 这让政治系统没有效果, 因为它控制不了我们的生活。 你对这种不均衡有两个解决方案: 一是反全球化经济,回归国家经济, 或者全球化政治系统。心理学空间v*c4YN%D$P4E%K"a

心理学空间,W*oz{7WG@+c

05:48心理学空间1hqCo |)}~+TEY:F

_OKM:H ?R+G)m0克里斯·安德森:我猜很多自由主义者 认为特朗普和他的政府 是无法挽救的恶劣, 在所有方面都是糟糕的。 你能看到任何值得参考的 潜在线索或者政治哲学吗? 你会如何阐述那个哲理? 只是国家主义的哲理吗?

J,^S$| [@8YLP)Q0心理学空间8dO Y~imK;o*J[,LU t

06:16

mY}"R;v0x0

SF*eB Q6X*T9k0尤瓦尔·赫拉利: 我认为潜在的感觉和观点 是政治系统内的一些东西垮掉了。 它不再给普通人权利了。 它不再那么关注普通人, 我认为这个对政治 存在问题的诊断是正确的。 但是对于答案,我并不确定。心理学空间.pZ,mJza2A

/M*Bc aEN ~:h006:41心理学空间!hQ d-^9M*A5dx

心理学空间~ \ZZw0P&qbA

我认为我们正在 经历的是人类立刻的反应: 如果一些事情不再运作, 让我们回到过去。 你能在全世界看到这个现象, 在现代政治系统里几乎没有人 有任何人类未来发展的远见。 几乎世界各地,你会看到倒退的观念: “让美国再次伟大。” 像50年代、80年代的强大一样, 让我们回到过去。 在俄罗斯,列宁时代几百年后, 普京对未来的远景 基本上是让我们回到沙皇俄国。 在以色列,我来自以色列, 现在最热门的政治远景就是 “让我们重建寺庙。” 所以让我们倒退2000年。 所以人们认为在过去的某个时间, 我们失败了, 就像在过去的某个时间, 你在城市里迷了路, 你说:好,让我们 回到我们感觉安全的时候, 然后重新开始。 我不觉得这会有效果, 但是对于很多人,这是他们的直觉。心理学空间S\ddu6f%] h~Ea

心理学空间*[U s4A-KL"Z/[2c

07:46心理学空间9x\[&j8R w

C km L Wd Lh$`0克里斯·安德森: 这为什么不会有效果? “美国优先”是一个非常吸引人的标语。 爱国主义是一个很高尚的事情。 在大群人中促进合作 很有效果。 为什么世界所有的国家都不能 把自己放在第一位?心理学空间H%k5C z$d

心理学空间l \ Ro'a@gyiBrK

08:07心理学空间{3vkPnp

,^/Nt`%`!hg g7Hi0尤瓦尔·赫拉利: 很多个世纪,甚至几千年, 爱国主义挺有效果的。 当然,它会带来战争等等, 但是我们不能过度关注不好的事情。 爱国主义有非常多好处, 还有能力让一大群人 关心对方, 同情他人, 并团结合作。 如果你回到第一民族的时候, 就是几千年前, 在中国,住在黄河边的人们 分成许多部落, 他们都依靠黄河来生存和繁荣, 但是他们也遭受周期性的洪水 和周期性的干旱。 没有部落可以做出一些改变, 因为每个部落只控制河的一小部分。心理学空间)O$W/O9@2P:b

^%b0kr)b#W5g"FR009:00心理学空间u-i b?5Vw _

心理学空间[ ZZ*B6V _7X

然后,通过长时间复杂的发展, 这些部落合并在一起, 形成了中华民族, 掌控了整条黄河, 并有能力团结上万人, 修建水坝和水渠来管理黄河, 预防洪水和干旱 并使整个国家繁荣。 这在世界的很多地方都有效果。

,k8R6?| [/]0

/U$['|z-s009:28心理学空间y@W$^6S3R(Tnu

1s BY!?(^8iZ8W0但是在21世纪, 科技从根源上改变了一切, 世界上的所有人, 都住在“网络”这条河边, 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单独管理这条河。 我们都住在一个星球, 被我们自己的行动威胁的星球。 如果你没有某种形式的全球合作, 国家主义不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正确范畴, 不管是气候变化还是科技发展。心理学空间#z0N{ o-a7G zfw;yd

:ol.{_Aq'h!X]]8|010:07心理学空间(CM e!YL0X2A z%f g

DhD5O-t6D.O)[0克里斯·安德森:所以如果世界上 大多数的问题和解决方案 都是国家层面的话, 并不会产生问题, 但是你认为当今最重要的问题 不再是国家层面了,而是世界层面。心理学空间j,i ~3f&` g~

,x$@5D j_'Sd \ A010:22心理学空间2J_yK il,s

:{H3HAAo)?nq0尤瓦尔·赫拉利: 没有错,现在世界的主要问题 都是世界范围的, 除非通过某种全球合作, 它们无法被解决。 不仅仅气候变化, 气候变化是最显而易见的例子。 我认为还有科技发展带来的变化。 想想看,比如说,人工智能, 20、30年后, 使上亿人失去工作, 这是一个全球层面的问题。 这会搅乱所有国家的经济。

+iZ3@-TZBqBDv0

kP4P l$W,Zw010:57心理学空间r f[0nH2L

心理学空间Iw:gH y2ty

一样的道理,像生物工程, 人们害怕研究 比如,人体基因实验, 如果只有一国家并不会有很大起效, 比如说美国禁止所有人体基因实验, 但是中国或朝鲜却继续进行。 所以美国无法独自解决这个问题, 很快,美国也会逐渐动摇, 因为这是高风险高回报的科技。 如果其他人在做,我不能落后。 唯一有效管理 像基因工程这类问题的方法, 就是有全球规定。 如果你只有国家规定, 没人会愿意落后。心理学空间!E cGB-xLQ,U

]u @+|w9h011:51

QQqx7k2xr5X0心理学空间 LJ-dP:}&Q*bS1x

克里斯·安德森:这很有意思。 在我看来这可能是促进 双方有建设性对话的要点, 因为我认为每个人都会同意 是开始的不满让我们沦落到这个地步, 这个不满就是对失业的担忧。 没有工作,也会失去正常的生活, 所以人们对此不满并不奇怪。 所以他们责怪全球主义、 世界上的社会高层, 在没有他们允许的情况下做出这样的决定, 这看起来是个很合理的抱怨。心理学空间u w pjv7a L,o&H/E

心理学空间4G$o$V(k!`W

12:26心理学空间%b;S t0g$o

k({fK,gu9Z&\0但是你的意思,重要的问题的是 现在和未来的工作岗位 流失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一部分是全球主义, 然而没错,正确的反应是关闭边界, 不让人进入并改变贸易协定等等。 但是我觉得你的意思是, 事实上工作岗位流失 最大的原因并不是这个。 这是和科技发展有关, 而我们无法解决问题, 除非我们全球化。心理学空间8Ly)riB:{q

心理学空间n1I0OF#V+H

13:00

4Y!|'{9P D0

"J6[&]4sZ WLnx;v'Z ?"?0尤瓦尔·赫拉利:我认为, 我并不知道现在,但是放眼未来, 并不是墨西哥人或者中国人抢走 宾夕法尼亚民众的工作岗位, 是机器人和计算机算法。 所以除非你计划在 加利福尼亚州边境修建一堵墙,心理学空间ZH-lk0t

wn[op:ry3DI5Z[2X013:15心理学空间} Bi*cm

0G6VfE5}u5g0(笑声)心理学空间 }V9Q,rp4y{:c

Z"[QI])p013:16心理学空间^jF ` x aM%]9H N

)b9A qdtK0墨西哥州边境的墙不会有什么效果的。 我看大选前辩论时,我总是很震惊, 我很惊讶特朗普根本没有想通过说 “机器人会抢走你们的工作” 来震慑民众。 即使这不是真的,也没有关系, 这可以是一个非常有效的 震慑并激励民众的方式。心理学空间1w(i't!G9Vk e

6Wi T5BBk@NR013:41

]!A"}1j)r0

"k-kh+y/}-I"^+C.r/h)b0(笑声)心理学空间G3L3w }Y

:P*F8RWn'q013:43心理学空间3glD/Q#E

J,uj Vt,M0“机器人会抢走你们的工作!” 没人用这句话。 这让我担心, 因为尽管这意味着在大学和实验室里, 对此已经有激烈的讨论, 但是主流政治和公众, 人们并没有意识到 会有很大的技术变动, 不在未来200年, 而是10、20、30年, 而我们现在就需要做一些事情, 因为现在我们在学校和大学里教给孩子的, 都会在2040、2050的工作市场上毫无作用。 所以我们不应该在2040才思考这个问题, 我们要在现在思考该教给年轻人什么。

Y\-NhB6F h,g0

&i:NZ$sx B I014:34心理学空间&A(P3K9~L4@U\ y

:nc$Ef:NI-I0克里斯·安德森:没有错。 你写过历史上人类几次无意地 进入一个新的时代。 我们需要做出决定,研究科技, 然后突然之间,世界就会改变, 可能对所有人都没有好处。 《人类简史》中的一个例子, 整个农业革命, 用人力耕田, 人们每天艰苦地劳作12个小时, 而不是花6个小时在丛林里 享受一个更有意思的生活方式。心理学空间 hP4y Tc}9X

k,{ x"n5tg015:14

s+W!\~E C0

(Y*j}$G4e:v8Y{ y;P'i^2l0(笑声)心理学空间_5K \OR q

_]9e"V#A015:15

*x'l5xU"S d0心理学空间f!R~*vs,UO

所以有可能我们在另一个转变期间, 我们就梦游般进入一个 我们并不希望的未来吗?

'c#Dy,qxD"H1xqY0心理学空间 t5[)W)W~`Q ETw

15:24

:z(k"S#\7lDB7M0

$W \ i3T0v0尤瓦尔·赫拉利:是的,很有可能。 在农业革命期间, 科技和经济的巨变 增强了全人类的能力, 但是对于个体的生活, 社会高层的生活质量提高了许多, 但是大多数人的生活质量降低了。 然而这在21世纪也可能会发生。 新科技没有疑问会增强全人类的能力, 但是结果可能还会是 社会高层拿走全部利益,全部果实, 然而大多数人却比以前过的更差了, 而且一定比那些社会高层的要差很多。

z+c n \{0

c n&S7c9J4V+u016:10

}7N,b(t L&m!p0

(m,Fw~.x CW,p0克里斯·安德森: 而且那些社会高层可能不是人类。 他们可能是半机械人……心理学空间Q[s%L }/m%f

`)@3t;}3Tro~w016:15心理学空间.t:}-uJ;N C3\tJu

心理学空间;XS}HS*}

尤瓦尔·赫拉利: 没错,他们可能会是提高过的超人类。 他们可能会是半机械人。 他们可能会是完全人造。 他们甚至可以是无意识的计算机算法。 现在世界上的权利已经从人类 转移到计算机算法上了。 越来越多的决定有关个人生活, 有关经济,有关政治, 都在被算法取代。 如果你向银行申请贷款, 有可能你的命运是被 一个算法,而不是一个人类决定。 原因可能是人类能力不够,心理学空间/aK4u4m wE$h+O){

心理学空间Czz(OM(['c

16:53心理学空间 EEbV9c)R*J6RQ l V

心理学空间(F UQ:Y n,~2{-P*i L K

世界过于复杂,有太多的数据, 事情变化的太快, 这个几万年前在非洲草原上 进化的东西, 为了适应一个特定的环境, 一个特定容量的信息和数据, 它就是无法承受21世纪, 唯一可能能够承受的 就是大数据算法。 所以越来越多的权力 从我们转移到算法并不奇怪。

,g6e h%`x\Y3p0

d _Zh_!f017:28

2W5w.A"p#UN b0心理学空间F;g-}ud`

克里斯·安德森:我们在纽约, 这是TED对话系列的第一集, 和尤瓦尔·赫拉利, 还有Facebook的直播。 我们很高兴你们的参与。 我们会开始提出一些你们的问题, 和现场观众的问题, 在几分钟之后, 所以做好准备。心理学空间?Z A^\&jA,p

心理学空间%Mq,S![&J9CxO n

17:47

gFx_a F/B0

(F7{r)mq.Iw;h&L0尤瓦尔,你认为 我们需要放弃国家主义, 因为科技即将带来的…… 危险,某种程度上, 根据发生的事情, 我们一定要有一个与此有关全球对话。 问题是,很难让人们相信这个, 人工智能是一个很大的威胁等等。 人们,至少一些人们 当今更关注的问题可能 是气候变化, 还有其他问题像难民,核武器等等。 你认为现在 那些问题需要被强调吗? 你谈过气候变化, 但是特朗普说过他不相信气候变化。 所以,你最有力的论证, 不能用来说服公众。心理学空间1X,~@:r6X,Y6H

心理学空间1FXs8G5L&@}+U

18:42

.e/RS"ZNm7Z0

QpsTu'JV0尤瓦尔·赫拉利: 对的,我认为气候变化, 刚开始,国家主义和气候变化之间 的密切关系令人惊讶。 我的意思是,几乎所有 否定气候变化的人都是国家主义者。 刚开始,你想:为什么? 联系是什么? 为什么没有社会主义者否认气候变化? 但是,仔细思考后,其实很显然, 因为国家主义对气候变化没有解决方案。 如果你想在21世纪当一个国家主义, 你一定要否定问题。 如果你认清了事实, 你就会接受 爱国主义还能存活在世界上, 世界上还能有对你的人民和你的国家 的特别的忠诚和责任。 我不认为有人真的想放弃它。

se-uU aRA*g ^0

9ia R0a']N019:35心理学空间2U$D9W/Fg C(L

心理学空间ecTbM

但是面对气候变化, 我们需要更多的忠心和承诺 超出国家范围。 而且这不是不可能, 因为人们可以忠诚于多样事物。 你可以忠诚于家庭, 忠诚于社区, 忠诚于你的国家, 所以为什么你不能忠诚于全人类呢? 当然,有些境况下,事情变得困难, 哪个是首要的, 但是,生活并不简单, 想方法解决。

O*Dy$j0A0心理学空间%L&X!H5~HY^+?

20:08

;mQ6wZ8d#}GF%db0

@XA\B#{7v5N0(笑声)

R,z%m0p:r)HiJ)b0心理学空间7S+~!B:~7]i7Lm7l

20:11

l Xm4LU{pq~0

;aJ A_'xP UJj0克里斯·安德森: 好的,我想让现场观众提出一些问题。 我们有一些麦克风, Facebook也可以参加。

P%I"O)IrY@&Xj#{0心理学空间8d|S F:P!h:|EGv4P$@

20:21

AE-x }v ym~0

^VK Z(N:of[0霍华德·摩根:这个国家和其他国家 巨大的区别, 是收入分配的不平等, 从50年前到现在, 美国收入分配巨大的改变, 在世界范围内。 我们可以做什么来改变它的吗? 因为这和潜在原因有很多联系。

k rT7_ Cw5g&p&dB0

%fs)g"L l7];O020:44心理学空间{I@ t(iJ~0p;]

#v6?3xm%[0尤瓦尔·赫拉利:至今我还没有 听说过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 部分因为大多数的想法 都是在国家层面的, 但是问题是全球范围的。 一个当今比较常见的主意是 无条件基本收入。 但它是有一个问题, 虽然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但是它之所以有问题, 是因为“无条件”的概念 和“基本”的概念不清晰, 大多数人谈论无条件基本收入时, 他们事实上说的是国家基本收入。 但是问题是全球范围的。

!uVf:C%MF/zW0心理学空间l@&`8L2bm2a&nfP

21:16

&e9Y j KaP6U1m0

#KY c+RFG"}"A0比如人工智能和3D打印机在孟加拉国 抢走上百万份工作, 从生产我的衬衫和鞋子的人手中。 然后会发生什么? 美国政府会向在加州的谷歌和苹果收税, 用那些税来付孟加拉国 失业者的基本收入? 如果你相信这个,那你会相信 圣诞老人会到来并解决这个问题。 所以除非我们有全球基本收入, 而不是国家基本收入, 深根蒂固的问题不会被解决。

"x#~|mq0

y:{0ZM4l M9Ns021:53心理学空间Z m+G Vz*P

心理学空间 Um2Zn?s7O#Xrg9U}

而且我们也不清楚“基本”是什么, 因为人类的基本需求是什么? 一千年前,食物和庇护所就够了。 但是现在, 人们会说教育是人类基本需求, 它应该是其中之一。 但是,多久?6年?12年?博士? 相同,医疗保健, 比如20、30、40年, 你会有昂贵的治疗来延长人类寿命 到120岁,可能吧。 这个会是基本收入中的一部分吗? 这是一个很困难的问题, 因为当人们失去工作, 他们唯一能够拿到的就是基本收入。 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道德问题。心理学空间v0G*Z+x Nr|R0?;o2e%e

"l\ Amq/?&K{3U022:43

YX {x M y(j`%FUc0

9JP:A G-qs0克里斯·安德森: 这如何影响世界还有很多未知, 谁付钱? Facebook上的丽莎·拉森 提了一个问题, “现在美国的国家主义 和上个世纪的一战二战期间相比 是怎么样的?”心理学空间I([} X%y

O&}fLnj!~B022:57心理学空间*q^4K [p(WoDB

"NF?6KgY_En0尤瓦尔·赫拉利: 好消息是,不管国家主义的危险, 我们的情况比一世纪前好得多。 一世纪以前,1917, 几百万人欧洲人互相残杀。 2016年,英国脱欧,我所记得的, 只有一个人失去生命, 一个议员被极端主义者谋杀。 只有一个人。 如果英国脱欧意味着英国独立, 这是人类历史上最和平的独立。 如果苏格兰决定离开英国, 在英国脱欧之后。

(n u#yGr6E.kU LUx0心理学空间-Qy4qe#Z

23:38

d%uy)Jnqs9o*O*`!R0

U0?g/N.sm4qaj5M0u0所以在18世纪, 如果苏格兰几次尝试 脱离伦敦的控制, 伦敦政府的回应是向北派军队, 烧掉爱丁堡,并屠杀高地部落。 我的猜测是,如果2018年, 苏格兰选择独立, 伦敦政府不会向北派兵, 烧掉爱丁堡。 现在几乎没有人愿意杀人或者被杀 为了苏格兰或者英国独立。 至今国家主义的雄起, 回到20世纪30年代, 到19实际,在西方 国家主义的力量至少比一个世纪前 小了很多。心理学空间$d [ l ~:csU

心理学空间~YE6X^ K9fh;R

24:32心理学空间[Z4R"B$H{

St.n/i~9I(d3sc0克里斯·安德森:现在有些人, 担心这会不会被改变, 美国的犯罪会暴增, 根据结果来看。 我们需要担心这个吗, 或者你真的相信事情被改变了吗?

p }\{'xm:Ow @0心理学空间B$V-IE#e \+\#T%a

24:48心理学空间|e2B|*Q^X

['T)X*_2Kx0尤瓦尔·赫拉利: 不,我们应该担心。 我们应该意识到两件事情, 第一,不要太极端, 我们还没有回到一战。 但是另一方面,不要自鸣得意。 我们从1917到2017, 不是通过奇迹, 而只是人类的选择, 如果我们现在开始作出错误的决定, 在几年之内,我们可能会 回到像1917年那样的局面。 作为历史学家,我知道的一件事情 是不要低估人类的愚蠢。心理学空间w+WpuLv

心理学空间Yoo_'P4e\\*Z%a Q"Z

25:24心理学空间h4GUD:Ma i

心理学空间+D'N4RXk4mu;my

(笑声)心理学空间c8W,UjD$]"Q[ G7p.X

心理学空间,Ul!V:y!SB4z

25:27

KDO1}BbC^0心理学空间1B7E@ME5VPf)^

这是历史上最强大的力量, 人类的愚蠢和暴力。 人们做这样疯狂的事情, 然而却并没有很明显的原因, 但是话又说回来, 人类历史上另一个 很强大的力量是人类的智慧。 我们两者都有。

.@m*K0E`.AS0

"mU{Z)wf"J.I025:43

O"A$H2c&X1dv0q%c_2H;O0心理学空间'Rqyhrs

克里斯·安德森: 道德心理学家乔纳森·海特 有一个问题。心理学空间,a-D"aa j

!?GGLO4?025:48

9MVc+T/eSqAD(Q0

f9UK2x8s0乔纳森·海特:谢谢,尤瓦尔。 似乎你支持世界政府, 但是当你看“透明国际”的地图时, 标注政府的腐败程度, 那些作风优良的政府有 大量的红色和一点点的黄色, 所以如果我们有某种世界政府, 为什么你认为它会变成像是丹麦一样, 而不是像俄罗斯或者洪都拉斯, 或者不是其他选择, 像我们对CFC做的? 通过某种方式国家政府 是可以解决全球问题。 世界政府看起来是什么样的, 为什么你认为它能够有用?

1]m4B|K+we\(WQ0心理学空间5@;a3O A8X3kN

26:22心理学空间E ]9N}8a%gY3@

U,d*Viaw"V$Y(N0尤瓦尔·赫拉利: 我并不知道它会是怎么样的。 没人有一个模型。 我们需要它的主要原因 是因为这些问题都是两败的局面。 当有像交易一样的双赢局面, 两方都能从贸易协定中获益, 这才是我们能够解决的事情。 没有某种世界政府, 国家政府都有独自的利益。 但是当你有一个两败的局面, 像气候变化, 如果没有一些权利上的统治, 会变得很困难。

7}u7~$lo ^O0

K.K-A+gd#gv027:00心理学空间"O!m!B-?3i9\0f

Q9Xe g{I3xem G ?0如何做到和结果是怎么样 我不知道。 而且肯定没有确切的原因, 认为会变成丹麦一样, 或者会变成民主政治。 更有可能它不会。 我们没有可行的民主政治模型 适用于世界政府。 所以可能它会更像古中国 而不是现代丹麦。 但是,因为我们面对的危险, 我认为大国们有真正的能力 在世界实施这些艰难的决定, 比其他都要重要。

M&l,sk3tRs0

7j9O/s&{Sa027:47

FSiG^ht0心理学空间.~eBYVaE:u0P

克里斯·安德森: Facebook上有一个问题, 然后我们会把麦克风给安德鲁。 Facebook上的凯特·希伯伦, 从范尔: “发展中国家如何管理 百万气候变化的移民?”心理学空间!h HA)qg7Kw:D

f}ph_!G-H4m:dQg028:00

![ S4y[2|/p P0心理学空间*z+` t {$y+s!{6_7a

尤瓦尔·赫拉利:我不知道。心理学空间)k"Et4d,qlG$W9u8]8PuR

%O"]:W&O5^cL028:02

y3\$V KPND0

%y'qE)bU5n Y-@ t+s0克里斯·安德森: 这是你的答案,凯特。(笑声)心理学空间h+z ^/Nx/G,u-~$HY+h

}i3?@-C l6~9y028:04

!x0W'L:T!P:Ok0

mC:\ @} B R2x0尤瓦尔·赫拉利: 我觉得他们也不知道。 可能他们会否认问题。

X;a?9D;^E8A0心理学空间H%k0`*}*k6g

28:08

,@&aC_0x0

3jcE7VGk.C0克里斯·安德森: 但是移民是国家层面难以解决的问题 的另一个例子。 一个国家可以关闭边界, 但是这可能加深未来的问题。

'N wHcwI2n0心理学空间}'C2L6mYs

28:18

&s~vF!S(Vn0心理学空间 j#^8Y ?V-o,@YsK

尤瓦尔·赫拉利: 没错,这是另外一个很好的例子, 特别是因为现在移民 比中世纪和古代更为简单。心理学空间W&H nVE;?2R

]v9G#f.d028:30

:M/t'Q_OLO N8MXx0心理学空间$s#u @2d0](C,wR

克里斯·安德森: 尤瓦尔,很多科技人相信一件事情, 政治有点被夸张了, 事实上,政治领导人 在世界上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 现在真正决定人类的是科学、 发明、公司、 除政治领导人外的很多东西, 领导人做不了很多事情, 所以我们是白担心。

#u2Z(H0Vk0

1V,?)b;`*jl+B4Hl5|#qo`028:58

(o5Ej K'j?5q0

0J,K:~5}'C#MQ#[:M ^0尤瓦尔·赫拉利:首先, 政治领导人做好事 的能力是非常有限的, 但是他们做坏事的能力是没有限制的。 这是基本的不平衡。 你依旧可以按下按钮,炸掉所有人。 你可以有这样的能力。 但是如果你想,比如,减轻不平等现象, 是非常,非常困难的。 但是开始一场战争, 你依旧可以轻而易举的做到。 所以现在的政治系统有 一个根深蒂固的不平衡, 这挺令人沮丧的, 你不能做很多好事, 但你依旧可以造成很多伤害。 这依旧是政治系统很大的隐患。

9K4F(l#OBM$wHo0

,di#p*W?e029:39心理学空间:pMkk/` nq8K

9f}.XE GXt0克里斯·安德森: 所以当你看看现在发生的事情, 从一个历史学家的角度, 历史上有一切都很好, 然后一个领导人使世界 和他的国家倒退的时候吗?心理学空间9veL;PRs*n7fk

心理学空间V(hl2P#oc:E%v

29:53

`"k!@D5W"a1Y y0心理学空间Oe8iP%SN R#V

尤瓦尔·赫拉利:有几个例子, 但是我应该强调, 从来都不只是一个领导人, 有人把他推上台的, 有人允许他继续待在台上。 所以并不是单一一个人的错, 有很多人在这样的人身后。心理学空间1c i.V%o#k [!d"KV

心理学空间KA }XK"s#Q~

30:12

_H9re(ZVE0tz0

G,j@ z?2Pl0克里斯·安德森: 我们能把麦克风给安德鲁吗?

"qHG!NRQl9v0

n*[0p cp5jB6l+?H&R6\$E030:19心理学空间t9t y_7e9p

心理学空间%G!`1t8r,X

安德鲁·索罗门: 你谈了很多关于世界和国家的事情, 但是在我看来, 世界还是掌握在一群一群的人手中的。 看看在美国被ISIS招募的人, 还有其他的组群, 不受国家的限制, 但是依旧代表着重要的权力。 他们该如何被融入系统? 以及如何使一个多样背景的设定团结, 在国家或者世界领导下?心理学空间5dK2W^&^1s

心理学空间 U,a$I7x9N,E1t? Q

30:47

6q%hS+{Y-Q f0心理学空间3m9lc{Gf`#f

尤瓦尔·赫拉利:多样背景的问题 在国家主义里也有。 国家主义偏爱单一背景, 更极端的国家主义 偏爱对单一背景的唯一忠诚。 因此,国家主义有了很多问题, 对想要在不同组群中 有多样背景的人。 所以这仅是全球背景下的一个问题,心理学空间%\k9y&XL.w)E6~X/I

pU.{n2Jb'v8^O8N i031:18

N0B)M^gG m0心理学空间]M+tK#|:Y(L O

我认为,历史表明 你不能片面的思考。 若果你认为每个人是单一背景的话, “我只是X,我不能是其他东西。” 这就是问题的开始。 你有宗教信仰,你有国籍, 可能需要唯一忠诚, 但是这不是唯一的选择。 有很多宗教信仰和很多国家, 能够让你同时有非常多样的背景。心理学空间UY&WE `z3{

心理学空间oJ"RxJ(w

31:53心理学空间&V'^4vYYB(Gu8^+vV

Y#^0KG^-|A0克里斯·安德森: 去年发生的事情的解释 是一群人忍受不住了, 自由主义精英, 痴迷于很多很多不同的背景, 然后他们感觉, “但是我的身份呢?我被完全遗忘了。 似乎我觉得我是多数人?” 然而这只是诸多愤怒的冰山一角。

eBT,~:uKF5s~0心理学空间o` Ek/~'R*H,n Ud

32:20心理学空间 z-Ssa{MM|m\!`

9t7CR#lsT+d0尤瓦尔·赫拉利: 身份总会带来很多问题, 因为身份总是基于虚构的故事, 迟早会和现实冲突。 几乎所有的身份, 高于基本群体的级别, 和十几个人的级别, 都是基于虚构的故事。 他们都不是事实。 他们都不是真的。 这只是人们发明出来 互相告诉然后相信的故事。 所以所有的身份都是不稳定的。 他们不是生物学上的事实。 有的时候国家主义者, 认为国家是一个生物学上的物体。 由土壤和血液组成的, 形成了国家。 但是这只是一个虚构的故事。

.Q`}X/INv{w0心理学空间)r*]Y6VR r\Tm|

33:09心理学空间2e$O5KuxU?&H

心理学空间 | V.dgp S

克里斯·安德森: 土壤和血液和在一起是一团糟。心理学空间8X+W:Z$s{'Ep{"M

心理学空间At+Z\nd'^$_

33:11心理学空间s!m8v1U8S

f*wgGXHOw!|0(笑声)

{ l\0?&`|@0

a~^r{033:13心理学空间 _[Q]u

uQ%_n*m0尤瓦尔·赫拉利: 没错,而且它还会搞乱你的头脑, 当你认为你是土壤和血液的组合过多。 如果从生物学的角度来看, 显而易见现在的国家没有一个 在5千年前存在。 智人无疑是一个社交的动物。 但是百万年来, 智人和我们的人类祖先 生活在几十个个体的小群体内。 所有人都知道所有人。 但是现在国家是虚构的群体, 我并不认识这些人。 我来自一个相对小的国家,以色列, 八百万以色列人中, 我从来没有见过绝大多数人。 我也不会见到绝大多数人。 他们只是简单地存在在这里。心理学空间M E6c#Z7O(V

心理学空间/|TiL5Hr`

34:04心理学空间 }-bv Zo9m

心理学空间8JF J)jgA

克里斯·安德森:这样的身份, 这群人感觉被抛弃,可能被抢走工作, 在《未来简史》里, 你谈到这样的组群在扩大, 太多人可能会被科技 夺走工作, 然后我们可能会有一个 你称之为的很大的“无用阶层”, 一个传统上存在, 经济上无用的阶层。

bu'_,K7KB,h3F`0

:HL0`W9^CnZ034:34

mCS6I(X0

0q/CRJ&uio0尤瓦尔·赫拉利没错。

Y3}"M6c*{1C(D L0心理学空间 ?-u:wcwu4f

34:35

7F)nE Hii2h._0心理学空间:F7d3|mw2^E;Z

克里斯·安德森:有多大可能会发生? 我们该为此担心吗? 以及我们能够解决这个吗?

(r+s XJ.g/`,t2}K0

H{!j9O!\V034:43

LPQ0o+C5Q4x+H0心理学空间Qvy5fx:s

尤瓦尔·赫拉利: 我们应该非常仔细的思考这件事。 没人真的知道2040、2050年 的工作市场是怎样的。 有可能新的工作会出现, 但并不是绝对。 即使新的工作真的出现了, 一个被自动驾驶汽车 抢走工作的50岁的卡车司机 的生活也不一定简单。 一个失业卡车司机 把自己重塑成一个 虚拟世界的设计者是很难的。心理学空间O2Y:o(ts!D}

K.v#Z!Ti7xMw"L0D+N035:14

1^zCMU9Etb8y.V0心理学空间:|/q5Pe4V6H%l

之前,工业革命的发展史, 当在某个产业机器代替人力, 解决方式通常是 在新的生产中低技术的工作。 所以你不需要更多的农民, 人们转向低技术工业的工作, 当这些工作被 越来越多的机器抢走的时候, 人们转移到低技术的服务业。 当人们说未来会有新的职业, 那些职业人类会比人工智能做的更好, 那些职业人类能比机器人做的更好, 他们说的其实是高技术的工作, 像软件工程师设计虚拟世界。 我不认为一个失业沃尔玛收银员 能够在50岁把自己 变成一个虚拟世界的设计者, 我更不认为 孟加拉国的百万失业纺织业工人 能够做到这个。 如果他们真的想做到, 那我们现在就要开始教孟加拉国人 如何成为一个软件工程师, 但是我们并没有在做这件事。 所以他们在20年内会做什么?心理学空间/K ~UzB

?+_TT,K _T-xz9B+n8Y&O036:26

)w(q]|$Udm:hx0

X$W`7DB~8^e0克里斯·安德森: 我感觉你很重视一个问题, 其实这前几个月就一直困扰着我, 这个问题不好在公众问, 但是如果任何人能够有智慧回答, 那就是你了, 所以问题是: 人类存在的目的是什么?心理学空间kqjo)b3@e"{4q

心理学空间E0I:\N0[J

36:45心理学空间i3?z o8{f3l

心理学空间Mn] gdS*`I

尤瓦尔·赫拉利: 据我们现在所知,没有任何目的。

Sou(?zA!||0心理学空间R oC3t4O[ L"jk;I

36:47心理学空间$IB@1`A1[G

心理学空间R*y;Mgo@y LPF

(笑声)

-P-Ew g~0心理学空间XcEvAH

36:48

r"n(GW\Y3e~9~9o0

itl+];@6x#F-M%rC0并没有什么宏大的宇宙戏剧, 或者宏大的宇宙计划, 人类拥有一个角色的。 我们只需要发现我们的角色, 然后尽可能做好我们的角色。 这一直是所有宗教和价值观的故事, 但是作为一个科学家, 我能说的是这不是真的。 并没有什么智人参加的宇宙戏剧。 所以……心理学空间-r)L7T8w6wR

FUc/E1qh037:18

!pB6y&BQ(N(WW#f5m0心理学空间o9S[zS\

克里斯·安德森:我要打断你一下, 在你的书里, 因为在《未来简史》里, 你做出了条理清楚和易于理解的解释, 关于知觉,关于意识, 以及那种人类特别的能力。 你指出了和智力的区别, 那种我们建造机器的智力, 并没有什么神秘之处。 你是怎么知道人类没有目的, 如果我们还无法理解知觉是什么? 以你的理解,有没有可能 人类的目的是成为宇宙的知觉, 成为快乐、爱情和喜悦的中心呢? 可能我们能够建造放大那些东西的机器, 即使它们不会获得感知? 这听起来很疯狂吗? 读你的书,我似乎有点渴望这个。心理学空间8\,k1G;z2T#c"Y

Q {2^%?V038:11

wrYh$R4Uuxn*k0

"?w5A%i'H Lo8b Z p@0尤瓦尔·赫拉利: 我相信现在科学最有意思的问题是 关于意识和头脑的。 我们能够越来越好的理解 大脑和智力, 但是我们并没有越来越好的 理解思维和意识。 人们经常把智力和意识混为一谈, 特别是像硅谷这样的地方, 这是可以理解的, 因为在人类身上,这两个是相似的。 智力基本上就是解决问题的能力。 意识是感受事情的能力, 感受快乐、悲伤、无聊、痛苦等等。 智人和其他哺乳动物,不仅仅人类, 所有哺乳动物和鸟类及其他一些动物, 智力和意识很相似。 我们经常通过感受事情来解决问题。 所以我们更有可能会把它们混淆。 但它们是不同的东西。心理学空间Y"z!Q+BE&@,j

'x8Z0Wsx039:04

'^P[9|%V._2mX0心理学空间 DH8G![5~ b N

现在在像硅谷一样的地方发生的事情 是我们在创造人工智能, 但是不是人工意识。 过去的50年里, 电脑智能有非常卓越的发展, 但是电脑意识完全没有进步, 也没有现象表明电脑 在不远的将来会取得意识。

8e:@"H1Mz,c0

0n,};K&a8e/}#Q039:28

[9p6zFkN)Ok0心理学空间x6?.Cj9F

所以,第一, 意识在宇宙中扮演的角色, 它不是智人特有的。 牛是有意识的,猪是有意识的, 猩猩是有意识的,鸡是有意识的, 所以如果我们想搞清楚我们的角色, 首先,我们要扩大我们的视野, 一定要记住我们不是 地球上唯一有意识的生物, 当谈到意识, 当谈到智力, 我们有理由认为我们是整个生态系统中最聪明的。心理学空间6@V&T+`6x%J

心理学空间{^w bJ0g

39:58心理学空间4e"SjU$L8u

心理学空间rs-]KRW4|%O

但是谈到意识时, 说人类比鲸鱼更有意识, 或者比狒狒,或者比猫更有意识, 我找不到证据。 所以第一步是, 如果你想要搞清楚,扩大视野。 第二个问题是意识的目的是什么? 我要推翻这个问题, 我不认为意识有任何目的。 我不认为我们需要 在宇宙中找到我们的角色。 重要的事情是使我们不再痛苦。 有意识的生物 和机器人、石头或者其他东西相比 是有意识生物会感受到痛苦, 而且他们应该关注的 不是在什么神秘的 宇宙戏剧中找到他们的角色。 而应该关注痛苦是什么, 什么造成了痛苦以及如何从中解脱。

r+Ba.Q6F;g0心理学空间3oj LoQ/n{6oC

40:59心理学空间We yC)d

6R:S{8i2]2k3w7t&`0克里斯·安德森: 我知道这对你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但是现场有很多的问题, 可能Facebook也是, 可能还有一些评论。 所以让我们开始吧。 这里就有一个问题。 如果你要麦克风,请保持手举高, 我们会递给你。

&k@~1Uja1@E0

f(Nmj;hNx041:19

?Tc;s6h{o$j'Rr0心理学空间1{@@tz

问题:在你的工作里, 你谈论了很多关于 我们当成现实的虚构故事, 我们的生活基于这些故事。 作为个人,知道这个, 这如何影响你的人生。 以及你会像我们一样把 这些故事和现实混在一起吗?

t9NrI!k3m0

V3E r:N\2?041:36心理学空间E0b`9n.d

-h um5kj*^.g0尤瓦尔·赫拉利:我尝试不要。 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问题, 作为一个科学家和一个人类, 是如何分辨虚构和事实的区别, 因为事实存在。 我并不是说所有的事情都是虚构的。 只是对于人类,我们很难分辨 虚构和现实的区别, 而且随着历史的发展, 这变得越来越困难, 因为我们创造的虚拟事物, 国家、神、金钱和公司, 它们现在控制着世界。 所以甚至思考 “哦,这只是我们创造的虚构的东西。” 是很困难的。 但是事实依旧存在。

;b;I ]p.N+F {0心理学空间jj2O C f-KA(h)IK

42:17

:E{rdU0

qb7m2a;p OF'n0对于我来说, 有几个能够分辨虚构和现实的方法。 最简单的,最好用的, 我能够简而言之的, 是痛苦。 如果它能够感受痛苦,它是真的。 如果它不能感受痛苦,它不是真的。 一个国家无法感受痛苦。 这非常非常显而易见。 即使一个国家输了一场战争, 我们说: “德国因为一战的失败而痛苦。” 这是一个比喻。 德国无法感受痛苦,德国没有意识。 德国没有知觉。 德国人能够感受痛苦, 没错,但是德国不可以。 相似的是,当一个银行倒闭, 那个银行无法感受痛苦。 当美元的价值降低, 美元无法感受痛苦。 人能够感受痛苦, 美国人能够感受痛苦。 这是真的。 所以如果你真的想看到现实, 我会测试其能否感受痛苦。 如果你真的能够理解什么是痛苦, 这也会让你了解什么是现实。心理学空间b*f4ram

4Bo/Gk5]f043:16心理学空间VYtu}ID7@

心理学空间 gZ-\)\n\TD:s?(q

Facebook上有一个问题, 从看不懂的语言的人。

}*s i;vs|Eses6F0

:ox p?0a043:22

c#u.hY:gd N-z3v2?0

7gJ`4rA0尤瓦尔·赫拉利:哦这是希伯来语。 克里斯·安德森:噢,希伯来语。

"LYpnI9F0心理学空间6lDJWR,h;]L

43:24

c/C |Cr(|W(k{0心理学空间Q.PX_ q

(笑声)

L0g5`/|g*J0

0lom ]3J+D043:25

e~;yP9P*dXm0心理学空间 }Njn XT

你能读这个名字吗?心理学空间+?y.W2aG m/}^

l_ w/I7[\ B043:27心理学空间e"Y)}:b)t5i-N P#J d

心理学空间:F1NW']wg

尤瓦尔·赫拉利:……心理学空间|?A T!z!W kD w

%]+As)R V L:A7a4XU043:28

M6YQoj{1I#b8dCN Q0心理学空间/VuMu/v@ jD

克里斯·安德森:谢谢你的问题, 问题是:“真相后时期 真的是一个全新的时期, 还是另一个历史长河的时刻?”心理学空间(?,c+i}6v.uh7M

心理学空间o.^@9y};]pT|

43:40心理学空间X;M0y8BmDpn

心理学空间C]V:]*j1my!xem? zY

尤瓦尔·赫拉利:个人所见, 我不同意“真相后”这个概念。 我作为历史学家的反应是, 如果这是真相后的时期, 真相的时期是什么时候?

b&AIb3^X0

C [7C#@!gg0F043:50心理学空间Sa~6[0|5E|#s/}

心理学空间6GW0j7ts

克里斯·安德森:没错。

Nhe'_'Oo*x0心理学空间{ bSc@@

43:51

#_/s Cd"x3{9gW3p!~y0心理学空间,fCH|au

(笑声)

[8X:V6lC[3d[F0

2l"W9}1X7a,D043:53

4BWa8h(R*w4jy? l0心理学空间 k%Bwx.uKB4\ w,h

尤瓦尔·赫拉利:是20世纪80年代, 50年代还是中世纪时期? 我们一直都生活在某种真相后的时期。

5?5n5ovd5WBNn0

8\ `iC't&P~N)`044:02

8a{AApD0

'K v*i4v9j C7k0克里斯·安德森:我要打断一下, 因为我认为人们谈论的 是有更少的记者报道, 有被验真过的现实的世界, 被那些注重真实的机构检查过的世界。 所以如果你相信一个事实, 你所写的就是信息。 有人认为信息应该真正与现实相连, 如果你写一个头条, 这是一个很严肃重要的 反映现实的事情。 然而有些人不这么认为。心理学空间$u!N$}@.l5XBUZYO

心理学空间?.}2H-{%v-dU

44:39心理学空间 |CR:b+h$Sz,f@

心理学空间6GK&im@R

但是我认为担心是 现在的科技非常强大 在一段时间下,能够放大所有的事物, 不管其与现实的联系, 只管点击量和吸引注意, 这是非常有害的。 这会导致一个很正常的担忧,对吧?心理学空间:Jt;C dw:Dd(^i"O`

8kQ2mB;qY044:58心理学空间Ryl6`N(^,C]

心理学空间WG*]H|)y \5~+TI

尤瓦尔·赫拉利: 没错,随着科技发展, 现在传播现实、虚构和虚假更简单了。 现实和虚构的都有。 宣传现实都比以前简单了非常多。 但是我不认为有什么非常新的东西 关于传播虚构和虚假信息。 关于虚假信息和“真实后”, 约瑟夫·戈培尔也都知道。 他经常说如果你重复一个谎言, 人们为认为那是事实, 谎越大越好, 因为人们甚至都不认为 这么夸张的事情是一个谎言。 我认为虚假新闻已经存在上千年了。 就像圣经。心理学空间$r['x'f%~7l:B"qE z

心理学空间:}4o|#f$z(FF

45:52心理学空间@ H"F(CNzDz

0G(UU5j8^x0(笑声)

r3f(~'b*Jn0h0

#~ v6D*t2EG Z045:53

-{/EwJoz \i7T;\0

Z,nW~7ZOj$S [0克里斯·安德森:但是有人担心 虚假新闻和专制政权有关, 当虚假新闻上升的时候, 那是一个危险信号, 黑暗的时代可能会到来。心理学空间{4^M.^6?l

心理学空间iD[2M'L[U1g

46:08

R2p d~ ZmT&\8[D0

J$V'Il7?fHq^"l0尤瓦尔·赫拉利:没错,国际上 虚假新闻的使用是很令人不安的。 但是我不是说这不好。 我只是说这不是什么新鲜的东西。心理学空间:~,N#T+h$fzq?$h

\ZyI%O046:20

p fl3TB6nA3g){!^\0

0A]]^8cQ9X+i s0克里斯·安德森: 在Facebook上对这个问题有很多关注, 关于世界政府和国家主义。 来自菲利斯·丹尼斯的问题: “我们如何让人们,让政府放弃权利? 这个含义太宏大了 我看不到整个宏观的问题。 但是这必要吗? 这需要战争才能实现吗? 不好意思菲利斯, 我篡改了你的问题,但是我怪文字。

0G@ vdg `%t#R0心理学空间s4B!S#a,e

46:47心理学空间V*?0F)Q b*t

u$u.@9KR~R/FrM0尤瓦尔·赫拉利: 人们谈论的一个选择, 只有灾难才能打动人类, 开始一个真正世界政府的系统, 他们说我们无法在灾难前完成, 但是我们需要开始打基础, 所以当灾难来袭时, 我们能够快速反应。 但是人们在灾难前 是不会有动机去做这样的事情的。 另外一件我要强调的事情 是任何真正相信世界政府的人, 都要澄清 它并不会取代或者取消地方户口或者社区, 它们应该共同存在, 应该都是系统中的一部分。

U_J_8~%U` |0心理学空间S"R\Y Z/]8b0`3X

47:40

X&F"t1d?F{0心理学空间f1ic]5f&O0q5U

克里斯·安德森:我想多谈谈这个, 因为“世界政府”中的每一个字, 是非主流右派很多人心目中 恶魔的缩影。 它看起来很吓人,很遥远,很未来, 它还让人们失望过, 所以全球主义者,世界政府, 不要,走开! 很多人认为这次大选 就是对任何相信这个的人的鼓励。 我们如何改变叙述方式, 让它看起来不那么吓人和遥远? 基于你说的 和地方户口、地方社区的主意。

X po5`%TR#h:U0心理学空间%KVl.c]

48:17心理学空间y/Ue9m7JNk#g[L

X U,cd~g e0尤瓦尔·赫拉利:我认为我们应该 以智人的生物学现实开始。 生物学告诉我们两件关于智人的事情 和这个问题非常有关: 第一,我们完全依赖于 我们身边的生态系统, 而且现在我们所谈论的是世界范围的系统。 你无法逃避这件事。心理学空间!q){? ]vu-Wq

心理学空间I(IkU}S

48:42

s~Tf%D0_0心理学空间#xj^1Vm

同时,生物学告诉我们, 智人是社交动物, 但我们只在非常非常小的范围内社交。 这只是人类的简单事实, 我们无法和超过150个个体 有亲密关系。 我们社交群体的大小, 智人社交群体的大小 不超过150个个体, 一切超过那个数字的, 都是基于某种虚构故事, 和大型机构, 我认为我们能够找到一个方法, 基于生物学上对我们的理解, 为了它们编织在一起, 为了了解21世纪的现在, 我们需要世界范围和地方社区。心理学空间Lf^$Oz5@k

Q@ZH3W V1iSv049:44

1F(t$B F:}0

"Pb2[#\,rV2v0我甚至会进一步说, 我们自己才是开始。 现在人们感觉被疏远和寂寞, 和找不到在世界上的位置, 我会认为重要的问题不是世界资本主义。 重要的问题是过去的几百年里, 人们开始脱离实体, 开始和他们的身体保持距离。 作为一个依靠狩猎和 采集生活的人或者一个农民, 为了生存,你需要不断 和你的身体和感官保持联系, 每一分每一秒。 如果你去森林寻找蘑菇, 然而你不关注你听到的, 你闻到的,你尝到的, 你已经死了。 所以你一定要保持联系。

l'jE*B.Lc5y0心理学空间$ZC+s'W/YqKg

50:34

5qfa&Mx;~0心理学空间IH3a']f7Z4I%\

在过去的几百年里,人们正在失去 与他们的身体和感官的联系, 去听,去闻,去感受。 越来越多的注意力转到了屏幕上, 转到了其他地方发生的事情, 到了其他的时间。 这个,我认为, 是感觉被疏远和寂寞等等的原因, 因此,部分解决方式, 不是带回国家主义, 而是和我们的身体重新联系, 如果你和你的身体重新联系, 你也会在世界上感觉更像待在家里。

.Wd"U)rsf7E0心理学空间cr2b.N)xE

51:14心理学空间@'ICJE:i

Z V:R,xW0克里斯·安德森:取决于事情的发展, 我们可能很快会回到森林里。 我们会再提出现场的一个问题, 一个Facebook上的问题。

gX1R;wj0心理学空间/n#P7ymyJp;E R7af

51:21心理学空间?2J!Ty:M*fd

心理学空间b aV(`,h7Q oy]&I-F

艾玛·艾迪达克:你好, 我来自非洲西部的加纳,我的问题是 你是如何提出并辩解世界政府对 历史上被全球化剥夺利益的国家历史上 以及我们谈论的世界政府, 在我的眼里,它一定很像西方国家 认为的“世界”的模样。 所以我们该如何表达和解释这个 全球主义和国家主义的概念, 向加纳,尼日利亚和多哥这样国家 和其他国家的人们?心理学空间2[ }c:DC!e3[%E

心理学空间C3j7I$K5O%i dNE;u

51:56心理学空间Jr5A$u Kk;l

w;T9Vzw-II&?j0尤瓦尔·赫拉利: 我认为历史是非常不公平的, 我们应该认识到这点。 许多遭受过 持续两百年的 国际化,帝国主义和工业化的国家, 下一次也最有可能 遭受到打击。 我们应该非常非常强调这一点。 如果我们没有一个世界政府, 如果我们遭受到气候变化, 遭受到科技导致的扰乱, 最严重的打击不会发生在美国。 最严重的打击会在加纳, 会在苏丹,会在叙利亚, 会在孟加拉国,会在像这样的地方。

'?2Q~1U^!F:bC}g0心理学空间#U8S A+kg*bxD

52:49

)`*[r7?%@D5AZx4Y \0

H.U1Pu2^3B0所以我认为这些国家愿意 为下一次扰乱做出行动, 不管是生态上的,或者科技上的。 想想科技导致的扰乱, 如果人工智能、3D打印机和机器人会 抢走上十亿人的工作, 相比瑞典, 我会更担心在加纳或孟加拉国的人。 因此,因为历史如此不公平, 灾难的结果, 并不会被所有人平分, 富人们总是能够逃脱 气候变化最严重的结果, 穷人们并不能以自之力造成这个结果。心理学空间TQR] p Q0[$R

hevWys/aU053:43心理学空间_XN;C G c8X

心理学空间,tm1j#e:psZ} Y

克里斯·安德森: Facebook上的卡梅伦·泰勒有一个好问题, 在《人类简史》的结尾, 你说我们应该问一个问题, “我们想要我们想要什么?” 你认为我们应该想要想要什么?

tX6Ts `)GO0心理学空间I BXz&q Ct{

53:56

'n&H(Y9eO _s%i0

'`~,iA!Vk/b0尤瓦尔·赫拉利: 我认为我们应该想要了解真相, 理解事实。 我们所想的大部分是改变现实, 来容纳我们的渴望和希望, 我认为我们首先应该想的是要去理解它。 根据历史上的长期轨迹, 你能看到上千年以来, 我们人类开始控制外界, 尝试改变它来适应我们的欲望。 我们已经控制了其他动物, 控制了河流,控制了森林, 并完全改变了它们, 造成了一个生态性的毁灭, 但并没有满足我们。心理学空间 yL%s"uM(mr

6NQdFY2ESw zi054:44

u H&GU!eS2~6J"\4S0

i!\Ph1~}0{0所以下一步我们会转向内在, 我们会说:好,掌握外在世界 其实还没有让我们满足。 现在尝试掌握内在世界。 这是一个很大的计划, 关于21世纪科学、科技和工业, 尝试取得对内在的控制, 学习如何驱动和制造身体、大脑和意识。 这些有可能是21世纪经济的主要产品。 当人们谈论未来的时候, 经常他们想的是 “哦,我想要获得 我的身体和大脑的控制权。” 然而我认为这非常危险。心理学空间*p|DxD

心理学空间!\r?U?#h r9m/x@ T

55:27心理学空间NW-Z'`9_-m

lZ,M9W:}S0我们从历史中学到的一件事, 是没错,我们能够操控, 但是因为我们并不 了解生态系统的复杂性, 我们现在面临着生态系统崩溃。 如果我们现在尝试改变内在的世界, 但是并不真正了解他, 特别是没有对心理复杂程度的了解, 我们可能会造成某种内心环境灾难, 我们会面对某种内在心理崩溃。

5Fl)A(bo`-D F {X0心理学空间5P{#`_l,A'p`

56:04

:_,eR1h;uPKox2W0s0心理学空间 hI7{i8}t7{

克里斯·安德森:总结一下, 现在的时政,现在的科技, 像你刚刚说过的担忧, 似乎你觉得未来 是一个比较黑暗的地方。 你好像很担心。 没错吗? 如果有希望,你认为是什么样的?

r4Ts5C0@U B0心理学空间-e"OaO b

56:25

BR5o7a(r"t pU,bM+O0心理学空间Gv4N*IY

尤瓦尔·赫拉利:我注重最危险的可能, 因为这是我的工作和责任, 作为一个历史学家和批判家。 社会主要关注于积极的一面, 所以历史学家、哲学家和社会学家的责任 就是强调这些新科技更危险的潜能。 我不认为这些是不可避免的。 科技决定不了一切。 你可以用同样的科技, 来创造非常不同的社会。

)T%I/T y dGyT(V0

loCEXM nF056:57

I'C L3W[3Ql"p0

N h5q^T!x0看看20世纪, 工业革命时的科技, 火车和电力等等 都会被用来成立社会主义独裁, 或者一个法西斯政权,或者自由民主。 火车并不会告诉你要做什么。 相似的,人工智能和生物工程等等, 它们不会决定一个单一的未来。 人类会积极面对挑战, 人类雄起面对新科技的挑战最好的例子, 就是核武器。 在20世纪40、50年代后期, 很多人相信 冷战迟早会在一场核灾难中结束, 摧毁人类文明。 然而这没有发生, 事实上,核武器在世界上促进了 人类改变国际政治的方式, 来减少暴力。心理学空间[ Bze+l Bh8@k2I

9U.o p;S+c;rK JH+{W057:59心理学空间!\2fU sIpS@F#c!p

心理学空间d5koK'J/X9L}R*]~ M

很多国家基本上把战争 从他们的战略书中移除。 它们不在尝试用战争追求利益。 不是所有的国家都做到了, 但是许多做到了。 这可能是为什么1945年后 国际冲突急剧减少的重要原因。 现在,正如我说的, 死于自杀的人其实多余死于战争的。 所以,我认为,这给我们了一个很好的例子 说明了即使最令人害怕的科技, 人类也能雄起面对挑战, 而且还会能从中获益。 问题是,留给我们犯错的余地太少了, 如果我们做的不对, 我们可能不会有第二次尝试的机会。心理学空间y q/| g `WE

Kv@,HU/M058:54心理学空间P9wy$Bo1Nhb!d5yB Z

(Dd/JxI4C"o0克里斯·安德森: 这是一个很有利的说服点, 我认为我们应该总结一下了。 在结束之前,我想对现场的人、 TED全球社区 和所有在网络上观看的人说: 帮助我们建立这些对话。 如果你像我们一样相信, 我们需要找到一个不同的沟通方式, 就在当下,帮助我们。 帮助其他人, 尝试和你不同意的人沟通, 理解他们, 理清思路, 并帮助我们想方法推动这个对话, 所以我们可以像世界上发生的事情 做出真正的贡献。心理学空间 @-A+p9Ar$?(ZM?+\'t

u\ ^F [Y`_(R%p059:35

X&\F7x^9D%bMw O0心理学空间2z8d.k|$Ay9It

我认为每一个人都感觉更清晰了, 更担忧了,更深入了, 对现在的时政。 赌注真的看似很高, 所以帮助我们把它下在一个明智的地方。

[K9WTv0心理学空间%ul n(\9S"j0d(M

59:51心理学空间6t4J4b'q D:e ]"g,r2`'_

心理学空间fET!dRl0L]*|

尤瓦尔·赫拉利,谢谢。心理学空间`;ew}hUC*T QF;z*e

iid{j h9u i059:52

0B kV:q*K0心理学空间-{A`DR:vO*W

(鼓掌)

EQ:L2}h0心理学空间N ]2ofOf

心理学空间u3mM}:\ E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TED 国家主义 全球主义 政治分裂
«TED 意识不是理所当然的 by Simon Lewis|西蒙・路易斯: 心理学视频
《心理学视频》
TED 琼・哈利法克斯:慈悲心与感同身受的真正涵义»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