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 国家主义 vs 全球主义:新的政治分裂 by 尤瓦尔·诺亚·赫拉利
作者: 尤瓦尔·诺亚·赫拉利 / 1951次阅读 时间: 2018年11月25日
来源: TED 标签: TED 国家主义 全球主义 政治分裂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MVfh4i1MAgm0心理学空间:UEGP'@D*p;Z$A

:f.XS@D5kH/|i/Y0TED 国家主义 vs 全球主义:新的政治分裂 by 尤瓦尔·诺亚·赫拉利

-lY7m*vIi0C$]0心理学空间H OR)r1K%t;ZQ

心理学空间Xk'd.g,y%o N q#@'Ah

R CA8])u`N"b,d0Translated by Conway Ye心理学空间"r,V["v#by-o)uz

心理学空间'T%T$zmn'Pi)s%j'q

Reviewed by Qinyang Zeng心理学空间| w"{}'U:P_P

心理学空间4d ^ ] t;Q6N'f

00:00心理学空间 V-t |+ei$L hqS

uB|N0`W)V2w0克里斯·安德森: 你好,欢迎来到TED对话。 这是新开始的一个系列的第一集, 为了回应现在政治的变动。 我不了解你, 我开始对这个国家和世界上 逐渐严重的分裂感到担心。 没人倾听对方,对吗? 不。 感觉我们需要一个不同的对话方式, 一个基于逻辑、倾听和理解, 基于一个更大的背景。

g:{6c.j|!|ik0心理学空间.^HL]mb

00:34

*o)vfL!Y xp_0

NX}*h7W0^0这是我们在TED对话中要尝试的, 从今天开始。 我们找不到其他人开始 能让我更为此激动。 这个头脑是这个星球上独一无二的, 我不得不说。 我是认真的。

8_ R.`Z5T0

pXsf"H1k+VG000:51

yP*s2C#om'e0心理学空间-d+Pwp+|

(尤瓦尔·赫拉利笑笑) 我是认真的。 他把历史和和潜在的意义结合在一起, 让你大开眼界。心理学空间oz-N ki DJ

;n)X[(lf001:01

CUI7bC0qC0心理学空间H-An@#FK HP+P

所以,你们可能会 知道这本书“人类简史”。 在场有人读过“人类简史”吗?

1o R$}Js7\S0心理学空间$vgdxI n%G4B1m+F

01:06心理学空间L u"?N iS:R6H

心理学空间 B`:irR/JH

(鼓掌) 我无法合上这本书。 他讲述人类故事的方式, 通过宏观意识形态让你换个角度思考, 真的令人赞叹。 这是接下来的一本, 我记得是下周在美国出版。心理学空间l4wXS} S8[;n

心理学空间+dUYV:` D

01:24心理学空间0g-Xajg k4lz)a$Q

,g#wU an z*`,{_0尤瓦尔·赫拉利:对的,下周。

+SIu4s|)u;A,L0

Fo5T3eV@;@001:25心理学空间 ag4Qm+U"W,F"q

,^P*wznX6o$Q0克里斯·安德森:《未来简史》 这是未来百年的历史。 我有机会阅读了这本书, 非常激动人心, 而且我敢说,对一些人,这非常令人振奋。 这是一本必读书。 诚实地说,我们找不到更好的能够帮助理解 现在世界上正在发生什么的人。 所以热烈欢迎,尤瓦尔·诺亚·赫拉利。

I#YL9~{$bZ${+V0心理学空间Mk7ey%D#s6h.hbO

01:54

Q2{6qT'Qr$C {3PHH+]0心理学空间u#} v!aFZ\"Z_*c

(鼓掌)

FI.\7i#w%U0

R$MnR#A'eFT*R M"v?002:02

fP;c0e5t l;Lj0心理学空间 GO6h { `.p

很高兴能有Facebook和 网络上的朋友们加入我们。 你好,Facebook。 在我开始问尤瓦尔问题的时候, 你们可以提出自己的问题, 不一定要关于现代政治, 可以关于更广的对 “我们去向何方?”的理解。 准备好了吗?我们开始吧。心理学空间+P} VE@

4i2Pa8Dg%U.w002:24心理学空间1zs\m0PPeI

h$`m7{ X}:m)j0现在,尤瓦尔, 2017,纽约,新总统上台, 惊讶席卷全球。 到底在发生什么?心理学空间|,H { ['T'S-GI

c5uV |] [f002:35心理学空间C([U#K-cY

KoZ({T\0尤瓦尔·赫拉利:我认为基本发生的事情 就是我们失去了我们的故事。 人类在故事中思考, 我们通过讲故事来理解这个世界。 过去的几十年, 我们又一个非常简单和吸引人的故事, 关于世界上发生的事情。 故事说的是 经济正在被全球化, 政治在被自由化, 然而两者的结合会在地球上产生矛盾, 我们只需要继续全球化经济, 自由化政治系统, 一切都会变的很好。 2016年, 很大一部分的人,甚至是西方世界, 不再相信这个故事。 不管理由的好坏。 人们不再相信这个故事, 然而当你没有一个故事, 你就不会理解正在发生什么。心理学空间%~0z;n9F.JN

心理学空间B$Y k5I:B0W U!eH

03:29

E3LSJ%o KEm0心理学空间c!xJ4G"e b l5J.J

克里斯·安德森: 你部分相信那是一个非常有效的故事。 它起作用了。心理学空间 i4Q-dlj$n

心理学空间O5m;f#I g%\ w{ P

03:34心理学空间9KJ [0I-G1Y.O/m[

T9x2m1w(f0尤瓦尔·赫拉利:某种角度说,是的。 根据一些预测, 我们正处在人类的巅峰时期。 今天,历史上第一次, 死于吃太多的人比死于吃太少的人要多, 这是很棒的成就。

4_O&@r2Qj0心理学空间$z*e3~"x6eGc\

03:50

7O Y2u2J.m9Z0

Hp{ d3d5u!?s0(笑声)心理学空间PJhX|IFTa8J7k;|

zQ:WV#L!R{u003:53心理学空间 ^yk _ w/u%l'A

心理学空间*Rz e m_#qQ

而且也是历史上第一次, 死于年老的人比死于传染病的人多, 而且暴力也减少了。 历史上第一次, 死于自杀的人比死于犯罪、恐怖袭击 和战争加在一起的人都要多。 数据上来看,你是你最大的敌人。 世界上的所有人, 你最可能被你自己杀死。心理学空间S`S"Wz&HD Jr

心理学空间DJQ Kg(PG%A|6R

04:20

3L!fa,x.c;S0心理学空间t`#N'R o JD1e

(笑声)

2v Lp!|L a'T0Nn+O0心理学空间+? I/BdQp*@LY

04:21

D.? y@)r_0心理学空间{:pt'K$b*Rb

这是非常好的消息,相比较……

#~}*on"kFM0

y y'ds#nw004:24心理学空间!y.z7[I`0C"cD

心理学空间@6TT#q P!Z*y

(笑声)

o!E$L4z/}-S.U t0心理学空间"q|$T nD2b)}

04:26

}vd2A(T(\'a0

&xQ oc%@ i&P0相比较我们在前几个时代所看到的暴力。

d9j8G R+Z0

L] SW j004:30

J+J ~/V1[&r q0心理学空间7P+[&S og,]B@lu

克里斯·安德森: 但是这个连接世界的过程, 结果排斥了一大群的人, 而且他们也做出了反应。 所以这个令人震惊的事情 似乎摧毁了整个系统。 你觉得正在发生什么? 感觉像人们看待政治的旧观念, 左右翼分明,被打消并取代。 我们该如何看待这个?心理学空间N|3h#jpa^

e+B*@9rR5pG004:53

m6jK;IK9|p-a1Z0心理学空间 |(^8z3Vq `

尤瓦尔·赫拉利:是的, 旧的20世纪政治模型, 左翼右翼对抗已经无关紧要, 真正的隔阂是全球和国家之间的, 国家或者地方。 你会在世界各地看到, 这是主要的斗争。 我们可能需要一个全新的政治模型, 和全新的看待政治的方式。 重点是, 我们可以说现在我们有全球生态学, 我么有全球经济, 但是我们有国家政治, 这没办法一起运作。 这让政治系统没有效果, 因为它控制不了我们的生活。 你对这种不均衡有两个解决方案: 一是反全球化经济,回归国家经济, 或者全球化政治系统。

#u/h#oe~k0

W(E a3LZ005:48

9rV1m A2V0

)c Uy1zA v0克里斯·安德森:我猜很多自由主义者 认为特朗普和他的政府 是无法挽救的恶劣, 在所有方面都是糟糕的。 你能看到任何值得参考的 潜在线索或者政治哲学吗? 你会如何阐述那个哲理? 只是国家主义的哲理吗?心理学空间f!z { H bx

h v-`*Y/t%mne006:16心理学空间 u9xO*Xq9Q#k7G

P!FrP7A'h7_ h l0尤瓦尔·赫拉利: 我认为潜在的感觉和观点 是政治系统内的一些东西垮掉了。 它不再给普通人权利了。 它不再那么关注普通人, 我认为这个对政治 存在问题的诊断是正确的。 但是对于答案,我并不确定。心理学空间BE0wt/R)bbA/K

f0C w+}0P1f7O006:41心理学空间5g ?4M s1n&yEp

心理学空间mu+u)n#G0|.@5L Y

我认为我们正在 经历的是人类立刻的反应: 如果一些事情不再运作, 让我们回到过去。 你能在全世界看到这个现象, 在现代政治系统里几乎没有人 有任何人类未来发展的远见。 几乎世界各地,你会看到倒退的观念: “让美国再次伟大。” 像50年代、80年代的强大一样, 让我们回到过去。 在俄罗斯,列宁时代几百年后, 普京对未来的远景 基本上是让我们回到沙皇俄国。 在以色列,我来自以色列, 现在最热门的政治远景就是 “让我们重建寺庙。” 所以让我们倒退2000年。 所以人们认为在过去的某个时间, 我们失败了, 就像在过去的某个时间, 你在城市里迷了路, 你说:好,让我们 回到我们感觉安全的时候, 然后重新开始。 我不觉得这会有效果, 但是对于很多人,这是他们的直觉。

nSDPk.L*|9u_Y0

B}NH\ ^6xL F]007:46

,e2f ^-D/o+}%~~D0

,q0qD$`@UZ9v0克里斯·安德森: 这为什么不会有效果? “美国优先”是一个非常吸引人的标语。 爱国主义是一个很高尚的事情。 在大群人中促进合作 很有效果。 为什么世界所有的国家都不能 把自己放在第一位?

gpV C/{y(mb0心理学空间ca!cG.n{!aS

08:07

3x+P tIF5Ff8gC:W0

qR)s5cs W]ob0尤瓦尔·赫拉利: 很多个世纪,甚至几千年, 爱国主义挺有效果的。 当然,它会带来战争等等, 但是我们不能过度关注不好的事情。 爱国主义有非常多好处, 还有能力让一大群人 关心对方, 同情他人, 并团结合作。 如果你回到第一民族的时候, 就是几千年前, 在中国,住在黄河边的人们 分成许多部落, 他们都依靠黄河来生存和繁荣, 但是他们也遭受周期性的洪水 和周期性的干旱。 没有部落可以做出一些改变, 因为每个部落只控制河的一小部分。心理学空间o8v_m B!LY:U

#]h}$qd1N009:00心理学空间s.x!Ik @L-U%{ n~

心理学空间6ZTP[&tnCe-_4j

然后,通过长时间复杂的发展, 这些部落合并在一起, 形成了中华民族, 掌控了整条黄河, 并有能力团结上万人, 修建水坝和水渠来管理黄河, 预防洪水和干旱 并使整个国家繁荣。 这在世界的很多地方都有效果。

Zo'{4AY5O$f!O0心理学空间$|I M Ffm`

09:28心理学空间A0}KB GO~

n0i2hE a+}"H0但是在21世纪, 科技从根源上改变了一切, 世界上的所有人, 都住在“网络”这条河边, 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单独管理这条河。 我们都住在一个星球, 被我们自己的行动威胁的星球。 如果你没有某种形式的全球合作, 国家主义不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正确范畴, 不管是气候变化还是科技发展。心理学空间n7Wc2uV$|

心理学空间M1?]y4d}&_,W/j#p

10:07

0f3Q7H/rv3@}g Uy0心理学空间|/A7h;Ih%g-[G

克里斯·安德森:所以如果世界上 大多数的问题和解决方案 都是国家层面的话, 并不会产生问题, 但是你认为当今最重要的问题 不再是国家层面了,而是世界层面。

d,sK&x N2g0心理学空间dC[)Ux,v pVMc d0l

10:22

K:Z4F3xG ASf4D:L1q0

UAKJ@,^0尤瓦尔·赫拉利: 没有错,现在世界的主要问题 都是世界范围的, 除非通过某种全球合作, 它们无法被解决。 不仅仅气候变化, 气候变化是最显而易见的例子。 我认为还有科技发展带来的变化。 想想看,比如说,人工智能, 20、30年后, 使上亿人失去工作, 这是一个全球层面的问题。 这会搅乱所有国家的经济。

t1~&EL0V*Z0z-_0

!U#Ip9hHb(B!h;r010:57心理学空间 ~$H-n\ AOt

j&t-E8q3\_r.Jk za0一样的道理,像生物工程, 人们害怕研究 比如,人体基因实验, 如果只有一国家并不会有很大起效, 比如说美国禁止所有人体基因实验, 但是中国或朝鲜却继续进行。 所以美国无法独自解决这个问题, 很快,美国也会逐渐动摇, 因为这是高风险高回报的科技。 如果其他人在做,我不能落后。 唯一有效管理 像基因工程这类问题的方法, 就是有全球规定。 如果你只有国家规定, 没人会愿意落后。

;_x:T.dHjX0

Z"B2je&x:e1f011:51心理学空间 [9b2PQ!rl4x[{

6@m5J;_ H)s/lh&]0克里斯·安德森:这很有意思。 在我看来这可能是促进 双方有建设性对话的要点, 因为我认为每个人都会同意 是开始的不满让我们沦落到这个地步, 这个不满就是对失业的担忧。 没有工作,也会失去正常的生活, 所以人们对此不满并不奇怪。 所以他们责怪全球主义、 世界上的社会高层, 在没有他们允许的情况下做出这样的决定, 这看起来是个很合理的抱怨。

GTl(?y^ l[4@0

v;}8[{C|2I012:26心理学空间1mr7y\d&Q

心理学空间 [mC6d`8i

但是你的意思,重要的问题的是 现在和未来的工作岗位 流失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一部分是全球主义, 然而没错,正确的反应是关闭边界, 不让人进入并改变贸易协定等等。 但是我觉得你的意思是, 事实上工作岗位流失 最大的原因并不是这个。 这是和科技发展有关, 而我们无法解决问题, 除非我们全球化。

K fA XQ!]0

c,S?%T\!l"h s013:00

+D RYm/Q?)n0

7p3d*rO9b7u0尤瓦尔·赫拉利:我认为, 我并不知道现在,但是放眼未来, 并不是墨西哥人或者中国人抢走 宾夕法尼亚民众的工作岗位, 是机器人和计算机算法。 所以除非你计划在 加利福尼亚州边境修建一堵墙,

L5U4E0i-}$zO-Wq g0心理学空间[8e!L;F|

13:15

q"j.R'x ?"Fs'}O%@0

z6fs1`!D!@/Y6bNI2h8N0(笑声)

$?tZ,S-~0

!xd&t(vY013:16

/t0x)PVe-FrR0心理学空间{4n3V!{v.@*L3y`e

墨西哥州边境的墙不会有什么效果的。 我看大选前辩论时,我总是很震惊, 我很惊讶特朗普根本没有想通过说 “机器人会抢走你们的工作” 来震慑民众。 即使这不是真的,也没有关系, 这可以是一个非常有效的 震慑并激励民众的方式。

+L|(F;zDjc#qX0

L!R]_6H:l*[013:41心理学空间+tZ*{J xy;s o

vT%w$I(}C2l0(笑声)心理学空间N9SZhzr

lR DdD k/a0eH3[013:43

xOO+f6~'fQ%H$c0心理学空间i5gy'uH&b g `

“机器人会抢走你们的工作!” 没人用这句话。 这让我担心, 因为尽管这意味着在大学和实验室里, 对此已经有激烈的讨论, 但是主流政治和公众, 人们并没有意识到 会有很大的技术变动, 不在未来200年, 而是10、20、30年, 而我们现在就需要做一些事情, 因为现在我们在学校和大学里教给孩子的, 都会在2040、2050的工作市场上毫无作用。 所以我们不应该在2040才思考这个问题, 我们要在现在思考该教给年轻人什么。

{ F W] LY7k0c0

wOIG%SiLN.{014:34心理学空间+m J%Uf z

心理学空间^,m2utN9Y i z

克里斯·安德森:没有错。 你写过历史上人类几次无意地 进入一个新的时代。 我们需要做出决定,研究科技, 然后突然之间,世界就会改变, 可能对所有人都没有好处。 《人类简史》中的一个例子, 整个农业革命, 用人力耕田, 人们每天艰苦地劳作12个小时, 而不是花6个小时在丛林里 享受一个更有意思的生活方式。

4i?U?t&e+Q0

){@p1m2d:[G'E015:14心理学空间3ih8P+r H3O4k+t

q2WZ-tmm|-V}9u0(笑声)

O6^qg.Y+De;Na8B\0

7D p2q q M p s3g U015:15心理学空间Bo8H1sI

心理学空间 N;d%I#m%pd0K Z

所以有可能我们在另一个转变期间, 我们就梦游般进入一个 我们并不希望的未来吗?心理学空间jj0f\,[

心理学空间U/Q5q9]$M.X)f,E#n4F,?

15:24

atDX5{(`$g fo-S0

cw"w1Ty3nKWDpb0尤瓦尔·赫拉利:是的,很有可能。 在农业革命期间, 科技和经济的巨变 增强了全人类的能力, 但是对于个体的生活, 社会高层的生活质量提高了许多, 但是大多数人的生活质量降低了。 然而这在21世纪也可能会发生。 新科技没有疑问会增强全人类的能力, 但是结果可能还会是 社会高层拿走全部利益,全部果实, 然而大多数人却比以前过的更差了, 而且一定比那些社会高层的要差很多。

5YDg+T B1L#B#k3oCK0心理学空间5_Ns%_^@~ @uXqp

16:10心理学空间|X@h6h_ wQ9E7m n

RTe f F*BvP`4B0克里斯·安德森: 而且那些社会高层可能不是人类。 他们可能是半机械人……心理学空间_ak boPa;zs

心理学空间SB~P3I/p8e,~

16:15心理学空间1]3? L t}v S8N2I

心理学空间,e"IS%b!kRe J Q

尤瓦尔·赫拉利: 没错,他们可能会是提高过的超人类。 他们可能会是半机械人。 他们可能会是完全人造。 他们甚至可以是无意识的计算机算法。 现在世界上的权利已经从人类 转移到计算机算法上了。 越来越多的决定有关个人生活, 有关经济,有关政治, 都在被算法取代。 如果你向银行申请贷款, 有可能你的命运是被 一个算法,而不是一个人类决定。 原因可能是人类能力不够,心理学空间 z p l H]&r0Y

心理学空间&b Gc#TlY

16:53

?"F"LP[c hUX4I0

M3Ro_/SsAtaj]0世界过于复杂,有太多的数据, 事情变化的太快, 这个几万年前在非洲草原上 进化的东西, 为了适应一个特定的环境, 一个特定容量的信息和数据, 它就是无法承受21世纪, 唯一可能能够承受的 就是大数据算法。 所以越来越多的权力 从我们转移到算法并不奇怪。

4IqU-` B@V0心理学空间{(jrnd(H2H:@?x(k

17:28心理学空间/S+Cr]C OD;H3w

心理学空间 ]l b _]1BT"` O

克里斯·安德森:我们在纽约, 这是TED对话系列的第一集, 和尤瓦尔·赫拉利, 还有Facebook的直播。 我们很高兴你们的参与。 我们会开始提出一些你们的问题, 和现场观众的问题, 在几分钟之后, 所以做好准备。心理学空间l-B5YRa'JB4?

q0vR3hb@017:47心理学空间"J;aFg P#F)D

心理学空间1D:m/KK a

尤瓦尔,你认为 我们需要放弃国家主义, 因为科技即将带来的…… 危险,某种程度上, 根据发生的事情, 我们一定要有一个与此有关全球对话。 问题是,很难让人们相信这个, 人工智能是一个很大的威胁等等。 人们,至少一些人们 当今更关注的问题可能 是气候变化, 还有其他问题像难民,核武器等等。 你认为现在 那些问题需要被强调吗? 你谈过气候变化, 但是特朗普说过他不相信气候变化。 所以,你最有力的论证, 不能用来说服公众。

*dGK Np*o0心理学空间3N,m![xJKJ9Kr

18:42

?eY3lv"x0心理学空间$h&lGs p

尤瓦尔·赫拉利: 对的,我认为气候变化, 刚开始,国家主义和气候变化之间 的密切关系令人惊讶。 我的意思是,几乎所有 否定气候变化的人都是国家主义者。 刚开始,你想:为什么? 联系是什么? 为什么没有社会主义者否认气候变化? 但是,仔细思考后,其实很显然, 因为国家主义对气候变化没有解决方案。 如果你想在21世纪当一个国家主义, 你一定要否定问题。 如果你认清了事实, 你就会接受 爱国主义还能存活在世界上, 世界上还能有对你的人民和你的国家 的特别的忠诚和责任。 我不认为有人真的想放弃它。心理学空间*HI3Gu)`L)N

\;oSf.r:ja019:35

Q P}/T9y3u0

:O N4D.r6xC_2[v0但是面对气候变化, 我们需要更多的忠心和承诺 超出国家范围。 而且这不是不可能, 因为人们可以忠诚于多样事物。 你可以忠诚于家庭, 忠诚于社区, 忠诚于你的国家, 所以为什么你不能忠诚于全人类呢? 当然,有些境况下,事情变得困难, 哪个是首要的, 但是,生活并不简单, 想方法解决。心理学空间{R.gp#?IY4L x

[d`2L V y/g9v\?020:08

8CG{\%B/q3BU0

8S9l-W,i9WU]!E%r0(笑声)心理学空间_y#W] ?e/g5L

心理学空间$j~h @WP

20:11心理学空间4Z$fq$T]

心理学空间+T,bn1oB/M

克里斯·安德森: 好的,我想让现场观众提出一些问题。 我们有一些麦克风, Facebook也可以参加。心理学空间3D-|5E.K"L\6o(z

心理学空间o!nh;@R$B

20:21心理学空间:R*XZoD

.Av{(u4H q#d0霍华德·摩根:这个国家和其他国家 巨大的区别, 是收入分配的不平等, 从50年前到现在, 美国收入分配巨大的改变, 在世界范围内。 我们可以做什么来改变它的吗? 因为这和潜在原因有很多联系。

4WE%P{lanY1h0

UM^C2n5C P OA%n020:44

ovK9_[|/`0

Q#d&o$|TJ {0尤瓦尔·赫拉利:至今我还没有 听说过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 部分因为大多数的想法 都是在国家层面的, 但是问题是全球范围的。 一个当今比较常见的主意是 无条件基本收入。 但它是有一个问题, 虽然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但是它之所以有问题, 是因为“无条件”的概念 和“基本”的概念不清晰, 大多数人谈论无条件基本收入时, 他们事实上说的是国家基本收入。 但是问题是全球范围的。心理学空间b$j1M;['hzJw3i

心理学空间6Dz+yEZ5Y iE

21:16

`I'fvS6d5YS0心理学空间(w |!|)_&BV6O

比如人工智能和3D打印机在孟加拉国 抢走上百万份工作, 从生产我的衬衫和鞋子的人手中。 然后会发生什么? 美国政府会向在加州的谷歌和苹果收税, 用那些税来付孟加拉国 失业者的基本收入? 如果你相信这个,那你会相信 圣诞老人会到来并解决这个问题。 所以除非我们有全球基本收入, 而不是国家基本收入, 深根蒂固的问题不会被解决。

l#COjZ k0心理学空间*}1k{I,wN4M

21:53心理学空间'^X(i;ovN5J D

心理学空间y5A9QK0Q\aZ.u'e/}

而且我们也不清楚“基本”是什么, 因为人类的基本需求是什么? 一千年前,食物和庇护所就够了。 但是现在, 人们会说教育是人类基本需求, 它应该是其中之一。 但是,多久?6年?12年?博士? 相同,医疗保健, 比如20、30、40年, 你会有昂贵的治疗来延长人类寿命 到120岁,可能吧。 这个会是基本收入中的一部分吗? 这是一个很困难的问题, 因为当人们失去工作, 他们唯一能够拿到的就是基本收入。 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道德问题。

b5m/R,v#r"MD0心理学空间K5A9n7\:a4]7}3cn

22:43心理学空间#~b&\3~:\(cm1J

5|d:K3e h&[x0克里斯·安德森: 这如何影响世界还有很多未知, 谁付钱? Facebook上的丽莎·拉森 提了一个问题, “现在美国的国家主义 和上个世纪的一战二战期间相比 是怎么样的?”心理学空间{m5L6Cv.xL.}

~p9j oK{,I:N022:57心理学空间X p L:l3Df'I-q

心理学空间(s8bRw(X*q!K2Z5p

尤瓦尔·赫拉利: 好消息是,不管国家主义的危险, 我们的情况比一世纪前好得多。 一世纪以前,1917, 几百万人欧洲人互相残杀。 2016年,英国脱欧,我所记得的, 只有一个人失去生命, 一个议员被极端主义者谋杀。 只有一个人。 如果英国脱欧意味着英国独立, 这是人类历史上最和平的独立。 如果苏格兰决定离开英国, 在英国脱欧之后。

k:f(bYWmLY(d0

G"?0E"UK!I JK7b6? d023:38心理学空间~eH T} b EbF

心理学空间?+P*a8H:pAK$i}

所以在18世纪, 如果苏格兰几次尝试 脱离伦敦的控制, 伦敦政府的回应是向北派军队, 烧掉爱丁堡,并屠杀高地部落。 我的猜测是,如果2018年, 苏格兰选择独立, 伦敦政府不会向北派兵, 烧掉爱丁堡。 现在几乎没有人愿意杀人或者被杀 为了苏格兰或者英国独立。 至今国家主义的雄起, 回到20世纪30年代, 到19实际,在西方 国家主义的力量至少比一个世纪前 小了很多。

(U8JV!npW:n0心理学空间,cS&E rH5?3l@

24:32心理学空间!Ct9p;}%a G5`

!@/W Y4BT8D\i/k [K/e0克里斯·安德森:现在有些人, 担心这会不会被改变, 美国的犯罪会暴增, 根据结果来看。 我们需要担心这个吗, 或者你真的相信事情被改变了吗?

f?%K3I6VbAma0

`X2P'R)z;JgT$Svu024:48

Y0g [m Am0O6u0心理学空间z!d*_e/O+P

尤瓦尔·赫拉利: 不,我们应该担心。 我们应该意识到两件事情, 第一,不要太极端, 我们还没有回到一战。 但是另一方面,不要自鸣得意。 我们从1917到2017, 不是通过奇迹, 而只是人类的选择, 如果我们现在开始作出错误的决定, 在几年之内,我们可能会 回到像1917年那样的局面。 作为历史学家,我知道的一件事情 是不要低估人类的愚蠢。

` x6j{Y7fb"xp"Q0

JPB*Ks/VRi025:24

v-DR7^Bo mV&\0心理学空间9D\*r,o]'d$|?

(笑声)

/f YfpVeet'[I0心理学空间T3\%d)FMK

25:27心理学空间Gc_Q:z

nK/V^k Y/m9j0这是历史上最强大的力量, 人类的愚蠢和暴力。 人们做这样疯狂的事情, 然而却并没有很明显的原因, 但是话又说回来, 人类历史上另一个 很强大的力量是人类的智慧。 我们两者都有。心理学空间BWU$}WB;h7dw

%g4ev4`1z|RU0[025:43心理学空间&[(n|'Vq:j D7g4L

心理学空间-M,B*yH S IOb

克里斯·安德森: 道德心理学家乔纳森·海特 有一个问题。

\aQ;K J-N0心理学空间k.Z.n/wS\t!|$k

25:48心理学空间{nQ!Iy7[(N

心理学空间+_ P-e(~&x

乔纳森·海特:谢谢,尤瓦尔。 似乎你支持世界政府, 但是当你看“透明国际”的地图时, 标注政府的腐败程度, 那些作风优良的政府有 大量的红色和一点点的黄色, 所以如果我们有某种世界政府, 为什么你认为它会变成像是丹麦一样, 而不是像俄罗斯或者洪都拉斯, 或者不是其他选择, 像我们对CFC做的? 通过某种方式国家政府 是可以解决全球问题。 世界政府看起来是什么样的, 为什么你认为它能够有用?心理学空间)Exe%n}i?

3e*g}:wl026:22

x/Bp4o8s Q!m!?i/O0心理学空间5j4B3Y4M3Q

尤瓦尔·赫拉利: 我并不知道它会是怎么样的。 没人有一个模型。 我们需要它的主要原因 是因为这些问题都是两败的局面。 当有像交易一样的双赢局面, 两方都能从贸易协定中获益, 这才是我们能够解决的事情。 没有某种世界政府, 国家政府都有独自的利益。 但是当你有一个两败的局面, 像气候变化, 如果没有一些权利上的统治, 会变得很困难。

?x,fX9B&S0

(N+P-g_UQ$b5s027:00

+C[,b;wbfn o0

yB2u Fq0如何做到和结果是怎么样 我不知道。 而且肯定没有确切的原因, 认为会变成丹麦一样, 或者会变成民主政治。 更有可能它不会。 我们没有可行的民主政治模型 适用于世界政府。 所以可能它会更像古中国 而不是现代丹麦。 但是,因为我们面对的危险, 我认为大国们有真正的能力 在世界实施这些艰难的决定, 比其他都要重要。心理学空间1r}3n4e Y

心理学空间e#DB,Y&~#DN0C

27:47心理学空间1g/q5uiA*Jn

心理学空间a{m8i+fftR F

克里斯·安德森: Facebook上有一个问题, 然后我们会把麦克风给安德鲁。 Facebook上的凯特·希伯伦, 从范尔: “发展中国家如何管理 百万气候变化的移民?”心理学空间*s*a!jm G

心理学空间kn|:v.B

28:00心理学空间7P,r_4O._;h(V

7Xe8c"?X"L1~0尤瓦尔·赫拉利:我不知道。

;VG7D.N(SJnS~ Z0

#}e t)U6K/M028:02

x:l#j!V*McM0心理学空间{v,|1k9J,Z-]rIg

克里斯·安德森: 这是你的答案,凯特。(笑声)心理学空间 W7Eww0hV

心理学空间U%iP { v)lW_

28:04

;GCP+l2])r0心理学空间1M3i,G#LL/C B

尤瓦尔·赫拉利: 我觉得他们也不知道。 可能他们会否认问题。

RuE"f#UY UW0心理学空间E?e1O X+jj

28:08

KB~8q,I?/g$]I0

V-^1l*jI]L|!q0克里斯·安德森: 但是移民是国家层面难以解决的问题 的另一个例子。 一个国家可以关闭边界, 但是这可能加深未来的问题。

(^8Cs8x d_B0心理学空间\0e*}%} kr?)EN8\ m

28:18心理学空间G[ a^Z.Wr0F.i

vw*b.or4vX0尤瓦尔·赫拉利: 没错,这是另外一个很好的例子, 特别是因为现在移民 比中世纪和古代更为简单。心理学空间X"H^ ]eog

L;u3{A:{ h m028:30心理学空间th/`pI _%fF

0K8aa$O4N*~dB0克里斯·安德森: 尤瓦尔,很多科技人相信一件事情, 政治有点被夸张了, 事实上,政治领导人 在世界上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 现在真正决定人类的是科学、 发明、公司、 除政治领导人外的很多东西, 领导人做不了很多事情, 所以我们是白担心。心理学空间z5G4pO4n^#Q!~7KOa

心理学空间[\*Y*Va[1W k9S

28:58

i+Sa X c"s)H0

*uL DQRbY'NX0尤瓦尔·赫拉利:首先, 政治领导人做好事 的能力是非常有限的, 但是他们做坏事的能力是没有限制的。 这是基本的不平衡。 你依旧可以按下按钮,炸掉所有人。 你可以有这样的能力。 但是如果你想,比如,减轻不平等现象, 是非常,非常困难的。 但是开始一场战争, 你依旧可以轻而易举的做到。 所以现在的政治系统有 一个根深蒂固的不平衡, 这挺令人沮丧的, 你不能做很多好事, 但你依旧可以造成很多伤害。 这依旧是政治系统很大的隐患。心理学空间'P{R_;w^!i

*NJ](x$n0Jp9znx%v029:39

U$k%~1B-qsz8_0心理学空间4\-H;h~(})c

克里斯·安德森: 所以当你看看现在发生的事情, 从一个历史学家的角度, 历史上有一切都很好, 然后一个领导人使世界 和他的国家倒退的时候吗?

&w| G.E O/n y4^0

'Ps g/d qm!\A029:53心理学空间0cbXk:kocx

m]6R4L _)ZE0尤瓦尔·赫拉利:有几个例子, 但是我应该强调, 从来都不只是一个领导人, 有人把他推上台的, 有人允许他继续待在台上。 所以并不是单一一个人的错, 有很多人在这样的人身后。

6G*? l!r t2s4D0心理学空间%a1^wD#M

30:12心理学空间`cuS a\+y^

Pf B0D~l @0克里斯·安德森: 我们能把麦克风给安德鲁吗?心理学空间-^0u;j%F@R-n7Wj L jf

p!b]~}h]-I030:19心理学空间 a R0MW9ly,?4J

心理学空间B EcLeh g `Y

安德鲁·索罗门: 你谈了很多关于世界和国家的事情, 但是在我看来, 世界还是掌握在一群一群的人手中的。 看看在美国被ISIS招募的人, 还有其他的组群, 不受国家的限制, 但是依旧代表着重要的权力。 他们该如何被融入系统? 以及如何使一个多样背景的设定团结, 在国家或者世界领导下?心理学空间$dIt8R;f C:^

心理学空间M-m c |SC

30:47心理学空间}^2u$j^ {8kV.z-@

&Ol~'CQ%l1r IZ0尤瓦尔·赫拉利:多样背景的问题 在国家主义里也有。 国家主义偏爱单一背景, 更极端的国家主义 偏爱对单一背景的唯一忠诚。 因此,国家主义有了很多问题, 对想要在不同组群中 有多样背景的人。 所以这仅是全球背景下的一个问题,心理学空间0lY"_)VR:jp`a3r

心理学空间0Y$N j&LZIIWc

31:18

V!` _J3IB5Y]0

5CL-_ry4zH0我认为,历史表明 你不能片面的思考。 若果你认为每个人是单一背景的话, “我只是X,我不能是其他东西。” 这就是问题的开始。 你有宗教信仰,你有国籍, 可能需要唯一忠诚, 但是这不是唯一的选择。 有很多宗教信仰和很多国家, 能够让你同时有非常多样的背景。心理学空间$T+ERH'`x

心理学空间#] lM,s3jO4h

31:53

U_4J2ir uG(@+K0心理学空间]})kw A:R9v

克里斯·安德森: 去年发生的事情的解释 是一群人忍受不住了, 自由主义精英, 痴迷于很多很多不同的背景, 然后他们感觉, “但是我的身份呢?我被完全遗忘了。 似乎我觉得我是多数人?” 然而这只是诸多愤怒的冰山一角。

_4b%Mb Q h'@PPD(r0心理学空间RQOUnC1yS%Z

32:20

,}!Ui4~?jdkk0

7Kg H[+j0M o0尤瓦尔·赫拉利: 身份总会带来很多问题, 因为身份总是基于虚构的故事, 迟早会和现实冲突。 几乎所有的身份, 高于基本群体的级别, 和十几个人的级别, 都是基于虚构的故事。 他们都不是事实。 他们都不是真的。 这只是人们发明出来 互相告诉然后相信的故事。 所以所有的身份都是不稳定的。 他们不是生物学上的事实。 有的时候国家主义者, 认为国家是一个生物学上的物体。 由土壤和血液组成的, 形成了国家。 但是这只是一个虚构的故事。心理学空间L%?M xyu mY

心理学空间 am.?KAt X-m ?

33:09

GHaPZ2MBEv0心理学空间8O {s Xqy)LO

克里斯·安德森: 土壤和血液和在一起是一团糟。心理学空间$v)vp_\$e9F+?

8wf"uK2PM2j,UE033:11

1sSz o zGU Dc0

4AxhZ:i8ufM0(笑声)

n'ki.`R7{T0

d"|X({+?1n033:13心理学空间@/]}` `Z

心理学空间M"{6?Y2l(`

尤瓦尔·赫拉利: 没错,而且它还会搞乱你的头脑, 当你认为你是土壤和血液的组合过多。 如果从生物学的角度来看, 显而易见现在的国家没有一个 在5千年前存在。 智人无疑是一个社交的动物。 但是百万年来, 智人和我们的人类祖先 生活在几十个个体的小群体内。 所有人都知道所有人。 但是现在国家是虚构的群体, 我并不认识这些人。 我来自一个相对小的国家,以色列, 八百万以色列人中, 我从来没有见过绝大多数人。 我也不会见到绝大多数人。 他们只是简单地存在在这里。心理学空间E I:U*S6JX

心理学空间P sar-b1m3G)}(~M7F@

34:04

2i$W/U$rU s+V|C0

J!X!a_n0克里斯·安德森:这样的身份, 这群人感觉被抛弃,可能被抢走工作, 在《未来简史》里, 你谈到这样的组群在扩大, 太多人可能会被科技 夺走工作, 然后我们可能会有一个 你称之为的很大的“无用阶层”, 一个传统上存在, 经济上无用的阶层。

o0ZDH jDR vW,`1l0

8QKh,Z/h#W-~9g4Bf034:34

8Z)LjpJ.f0心理学空间&H3h]? v9gE0b

尤瓦尔·赫拉利没错。心理学空间Fv5H&p*].{ dJ^:@!`

心理学空间K$E.c YNn_"c2L

34:35心理学空间6S+N F mh_f j3Mu

+B5XR:V"W+h5oG~y0克里斯·安德森:有多大可能会发生? 我们该为此担心吗? 以及我们能够解决这个吗?

hs8H1h6`9F0心理学空间$t9|;n#w&f\

34:43心理学空间X HKh,\qm;p

U'A XpU JX*T0尤瓦尔·赫拉利: 我们应该非常仔细的思考这件事。 没人真的知道2040、2050年 的工作市场是怎样的。 有可能新的工作会出现, 但并不是绝对。 即使新的工作真的出现了, 一个被自动驾驶汽车 抢走工作的50岁的卡车司机 的生活也不一定简单。 一个失业卡车司机 把自己重塑成一个 虚拟世界的设计者是很难的。

(c.V8O7Z ^k4v0

@ V*~2}si[5Q035:14

z4CTj(t p"_"E(Ff0心理学空间3^X7r3j:pw_lt9^E%M

之前,工业革命的发展史, 当在某个产业机器代替人力, 解决方式通常是 在新的生产中低技术的工作。 所以你不需要更多的农民, 人们转向低技术工业的工作, 当这些工作被 越来越多的机器抢走的时候, 人们转移到低技术的服务业。 当人们说未来会有新的职业, 那些职业人类会比人工智能做的更好, 那些职业人类能比机器人做的更好, 他们说的其实是高技术的工作, 像软件工程师设计虚拟世界。 我不认为一个失业沃尔玛收银员 能够在50岁把自己 变成一个虚拟世界的设计者, 我更不认为 孟加拉国的百万失业纺织业工人 能够做到这个。 如果他们真的想做到, 那我们现在就要开始教孟加拉国人 如何成为一个软件工程师, 但是我们并没有在做这件事。 所以他们在20年内会做什么?心理学空间pR L2^x;sC6?

心理学空间G{ UYJr/W5D![

36:26

w'b!tZ-]]*^;e.Qv0心理学空间3h7f0Uvh?b.a

克里斯·安德森: 我感觉你很重视一个问题, 其实这前几个月就一直困扰着我, 这个问题不好在公众问, 但是如果任何人能够有智慧回答, 那就是你了, 所以问题是: 人类存在的目的是什么?心理学空间$J%EW8Z~ A)k0g+``A

V7Mj7I1Bb6It036:45

W C:Mn#{4{"p1Ak0

!D4U1~/K@-} O#a%wY0尤瓦尔·赫拉利: 据我们现在所知,没有任何目的。心理学空间 UlH'G/K`iV0S){]

a wf-Ey.w0Z#kG036:47心理学空间 GkZ ] zkI$U

心理学空间&Za)sT|y

(笑声)心理学空间mY%hqC(~FJ;eqw

2w,[s/R'XM036:48心理学空间Cney^o

5fYqQ P qT7a&FvR*~0并没有什么宏大的宇宙戏剧, 或者宏大的宇宙计划, 人类拥有一个角色的。 我们只需要发现我们的角色, 然后尽可能做好我们的角色。 这一直是所有宗教和价值观的故事, 但是作为一个科学家, 我能说的是这不是真的。 并没有什么智人参加的宇宙戏剧。 所以……心理学空间$s]"RQz.elL#c

心理学空间WiI?8y

37:18

@`2l4gK7hL3N0心理学空间1m8LK8A;o

克里斯·安德森:我要打断你一下, 在你的书里, 因为在《未来简史》里, 你做出了条理清楚和易于理解的解释, 关于知觉,关于意识, 以及那种人类特别的能力。 你指出了和智力的区别, 那种我们建造机器的智力, 并没有什么神秘之处。 你是怎么知道人类没有目的, 如果我们还无法理解知觉是什么? 以你的理解,有没有可能 人类的目的是成为宇宙的知觉, 成为快乐、爱情和喜悦的中心呢? 可能我们能够建造放大那些东西的机器, 即使它们不会获得感知? 这听起来很疯狂吗? 读你的书,我似乎有点渴望这个。心理学空间@)\ttJt$x&f$lV

oc2? Eu$pQ038:11

8s"e+M)^'pG0

?ze;m? X0尤瓦尔·赫拉利: 我相信现在科学最有意思的问题是 关于意识和头脑的。 我们能够越来越好的理解 大脑和智力, 但是我们并没有越来越好的 理解思维和意识。 人们经常把智力和意识混为一谈, 特别是像硅谷这样的地方, 这是可以理解的, 因为在人类身上,这两个是相似的。 智力基本上就是解决问题的能力。 意识是感受事情的能力, 感受快乐、悲伤、无聊、痛苦等等。 智人和其他哺乳动物,不仅仅人类, 所有哺乳动物和鸟类及其他一些动物, 智力和意识很相似。 我们经常通过感受事情来解决问题。 所以我们更有可能会把它们混淆。 但它们是不同的东西。

eV/A-n/v_9YG!q0

H'W A-?9m"h2_Yy F039:04心理学空间+_ ?,LB W f

心理学空间y!P2d O j(V]a

现在在像硅谷一样的地方发生的事情 是我们在创造人工智能, 但是不是人工意识。 过去的50年里, 电脑智能有非常卓越的发展, 但是电脑意识完全没有进步, 也没有现象表明电脑 在不远的将来会取得意识。

k;r,G:Hy B3u)f0

)|0ycp,VDC039:28心理学空间5q"z,RsYQ$k

心理学空间9C(r$o-V-K? o

所以,第一, 意识在宇宙中扮演的角色, 它不是智人特有的。 牛是有意识的,猪是有意识的, 猩猩是有意识的,鸡是有意识的, 所以如果我们想搞清楚我们的角色, 首先,我们要扩大我们的视野, 一定要记住我们不是 地球上唯一有意识的生物, 当谈到意识, 当谈到智力, 我们有理由认为我们是整个生态系统中最聪明的。心理学空间"]@;r0VQ/u[5a+q

心理学空间'k r!T'a;\H] ZK.l

39:58

)YQ5chr A0

4A/g0v@_x)]:wz^0但是谈到意识时, 说人类比鲸鱼更有意识, 或者比狒狒,或者比猫更有意识, 我找不到证据。 所以第一步是, 如果你想要搞清楚,扩大视野。 第二个问题是意识的目的是什么? 我要推翻这个问题, 我不认为意识有任何目的。 我不认为我们需要 在宇宙中找到我们的角色。 重要的事情是使我们不再痛苦。 有意识的生物 和机器人、石头或者其他东西相比 是有意识生物会感受到痛苦, 而且他们应该关注的 不是在什么神秘的 宇宙戏剧中找到他们的角色。 而应该关注痛苦是什么, 什么造成了痛苦以及如何从中解脱。心理学空间.A_#O&PR#p;P4@

心理学空间(~,d0v O t @9a3w

40:59心理学空间'@0kwKM MC

心理学空间l&o,V'~/Y znq

克里斯·安德森: 我知道这对你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但是现场有很多的问题, 可能Facebook也是, 可能还有一些评论。 所以让我们开始吧。 这里就有一个问题。 如果你要麦克风,请保持手举高, 我们会递给你。心理学空间|ae;[#L6d2|wS

心理学空间q!A&H$o2z(DSI

41:19心理学空间a0Z!sr~ F;Q6b

5c!s xv a%Eg%G$s0问题:在你的工作里, 你谈论了很多关于 我们当成现实的虚构故事, 我们的生活基于这些故事。 作为个人,知道这个, 这如何影响你的人生。 以及你会像我们一样把 这些故事和现实混在一起吗?

6S4hb3?4pO Cs0心理学空间w;QE-D4a(t

41:36心理学空间u4G4{ gWw!h1j

心理学空间2p!FZ9WjG+o&f+E

尤瓦尔·赫拉利:我尝试不要。 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问题, 作为一个科学家和一个人类, 是如何分辨虚构和事实的区别, 因为事实存在。 我并不是说所有的事情都是虚构的。 只是对于人类,我们很难分辨 虚构和现实的区别, 而且随着历史的发展, 这变得越来越困难, 因为我们创造的虚拟事物, 国家、神、金钱和公司, 它们现在控制着世界。 所以甚至思考 “哦,这只是我们创造的虚构的东西。” 是很困难的。 但是事实依旧存在。心理学空间j]#v"X%f

C JpGJ$L;ru042:17心理学空间C/qA1o9c [2w^

8\bEOP{k t0对于我来说, 有几个能够分辨虚构和现实的方法。 最简单的,最好用的, 我能够简而言之的, 是痛苦。 如果它能够感受痛苦,它是真的。 如果它不能感受痛苦,它不是真的。 一个国家无法感受痛苦。 这非常非常显而易见。 即使一个国家输了一场战争, 我们说: “德国因为一战的失败而痛苦。” 这是一个比喻。 德国无法感受痛苦,德国没有意识。 德国没有知觉。 德国人能够感受痛苦, 没错,但是德国不可以。 相似的是,当一个银行倒闭, 那个银行无法感受痛苦。 当美元的价值降低, 美元无法感受痛苦。 人能够感受痛苦, 美国人能够感受痛苦。 这是真的。 所以如果你真的想看到现实, 我会测试其能否感受痛苦。 如果你真的能够理解什么是痛苦, 这也会让你了解什么是现实。心理学空间g8{9V@|

.o [ @8`p:[043:16

8KpW6Z K/A(I HvM0

0k-mf&jr0Facebook上有一个问题, 从看不懂的语言的人。心理学空间5eg3?_YJ2a

'^,P/Zm+]Ex.k7q!k%^043:22心理学空间,R.C2F4w^M\P5k C

心理学空间!lO0}Y9o7I

尤瓦尔·赫拉利:哦这是希伯来语。 克里斯·安德森:噢,希伯来语。

n5q{['~p T,c%w0心理学空间2e p2E7C/We _g

43:24心理学空间Ixz EM ~

D6q8O,E[.}0(笑声)心理学空间#mu*\D"YD;i1Gb

心理学空间3a/d!B5M%JQhp

43:25

+DsJ"rIL!\A0

(tv|i A p0你能读这个名字吗?

nV*M;r'tNilY0心理学空间)bH$p y eOCYA3u_ B(]

43:27

}~!e vx3t7y0心理学空间K F7Z A_k6q

尤瓦尔·赫拉利:……

+G9`7z1~q:l7r0心理学空间S)Lli"h&u-V'~

43:28心理学空间z)\3nK8b __U

8VUerQ0克里斯·安德森:谢谢你的问题, 问题是:“真相后时期 真的是一个全新的时期, 还是另一个历史长河的时刻?”心理学空间:w"u/E"z0fh~J

;q5CX3RWK@C j043:40心理学空间|6d0i%A$w3{XvC1[

心理学空间B)[+Ws HC1mz

尤瓦尔·赫拉利:个人所见, 我不同意“真相后”这个概念。 我作为历史学家的反应是, 如果这是真相后的时期, 真相的时期是什么时候?心理学空间Og$E[7D;kZm

0PYCi|r1lE043:50

"kt"_H.Y/d2\+M0心理学空间 Kr7d#SG#ne

克里斯·安德森:没错。心理学空间/YS:NSa@

心理学空间*x$I@ C'eO

43:51

L@t'd p p^)v0心理学空间E"VsE2^ ? g qio

(笑声)

D p#h$Oc.rU q)D0心理学空间w&w6pq ~2Dy

43:53心理学空间'IRbZ6Rpw6|

心理学空间{T;i2jbbOU0?? |

尤瓦尔·赫拉利:是20世纪80年代, 50年代还是中世纪时期? 我们一直都生活在某种真相后的时期。

-G2d5Tz z^'`&?0心理学空间:lBLo]5Z

44:02心理学空间9e] z{9?f1b

心理学空间s'L0g;NTP"XH|

克里斯·安德森:我要打断一下, 因为我认为人们谈论的 是有更少的记者报道, 有被验真过的现实的世界, 被那些注重真实的机构检查过的世界。 所以如果你相信一个事实, 你所写的就是信息。 有人认为信息应该真正与现实相连, 如果你写一个头条, 这是一个很严肃重要的 反映现实的事情。 然而有些人不这么认为。

R ^!B L| |0心理学空间%z3A]~o(tz3W5gR:u

44:39

^/CY!m)A0g"rY#V0

[D1]E xg0但是我认为担心是 现在的科技非常强大 在一段时间下,能够放大所有的事物, 不管其与现实的联系, 只管点击量和吸引注意, 这是非常有害的。 这会导致一个很正常的担忧,对吧?

.o8u/neN3C0心理学空间TAj o d;[^

44:58心理学空间#E J ~`IX!D,x

心理学空间*u\ s)C2y |ZI

尤瓦尔·赫拉利: 没错,随着科技发展, 现在传播现实、虚构和虚假更简单了。 现实和虚构的都有。 宣传现实都比以前简单了非常多。 但是我不认为有什么非常新的东西 关于传播虚构和虚假信息。 关于虚假信息和“真实后”, 约瑟夫·戈培尔也都知道。 他经常说如果你重复一个谎言, 人们为认为那是事实, 谎越大越好, 因为人们甚至都不认为 这么夸张的事情是一个谎言。 我认为虚假新闻已经存在上千年了。 就像圣经。

4W+Im)n S? L0

fX#sm2r#U0Tf zE045:52心理学空间&fst b)`N)H c\D

心理学空间@+^ leBsV4O3g

(笑声)

;O {9`8d5Y%e+p|0

Vj7OG\ s*E045:53

,vs'y)hz0? Jd-o0

0nV$tMt^!Bn0克里斯·安德森:但是有人担心 虚假新闻和专制政权有关, 当虚假新闻上升的时候, 那是一个危险信号, 黑暗的时代可能会到来。心理学空间VU4Mn)T{

7m8v \/O7q)?046:08

'_v?hIo4\d8^0

B!T8g6cn\-Isf0尤瓦尔·赫拉利:没错,国际上 虚假新闻的使用是很令人不安的。 但是我不是说这不好。 我只是说这不是什么新鲜的东西。

l9P NC\1b b-o0心理学空间K8I&`-qc7A9X!Z

46:20

4Xul CQyY8[0

kG:E!S7d'p0克里斯·安德森: 在Facebook上对这个问题有很多关注, 关于世界政府和国家主义。 来自菲利斯·丹尼斯的问题: “我们如何让人们,让政府放弃权利? 这个含义太宏大了 我看不到整个宏观的问题。 但是这必要吗? 这需要战争才能实现吗? 不好意思菲利斯, 我篡改了你的问题,但是我怪文字。心理学空间;B y vW/K T @*?B

4NC N8UC'a$["W:G046:47心理学空间*g,j6MXFL`T

,Q1xa\7vJ(M0尤瓦尔·赫拉利: 人们谈论的一个选择, 只有灾难才能打动人类, 开始一个真正世界政府的系统, 他们说我们无法在灾难前完成, 但是我们需要开始打基础, 所以当灾难来袭时, 我们能够快速反应。 但是人们在灾难前 是不会有动机去做这样的事情的。 另外一件我要强调的事情 是任何真正相信世界政府的人, 都要澄清 它并不会取代或者取消地方户口或者社区, 它们应该共同存在, 应该都是系统中的一部分。心理学空间#T3bY)hB|

/`0Fz:ac047:40

L5P_H$I,Fq0心理学空间Z2d n B2^:i

克里斯·安德森:我想多谈谈这个, 因为“世界政府”中的每一个字, 是非主流右派很多人心目中 恶魔的缩影。 它看起来很吓人,很遥远,很未来, 它还让人们失望过, 所以全球主义者,世界政府, 不要,走开! 很多人认为这次大选 就是对任何相信这个的人的鼓励。 我们如何改变叙述方式, 让它看起来不那么吓人和遥远? 基于你说的 和地方户口、地方社区的主意。

*kE:nX7f0

9QI%Gz,KT4U Q;N i048:17

l*ZVF qFP%i5AZ0

l|C4{Rb7{].w0尤瓦尔·赫拉利:我认为我们应该 以智人的生物学现实开始。 生物学告诉我们两件关于智人的事情 和这个问题非常有关: 第一,我们完全依赖于 我们身边的生态系统, 而且现在我们所谈论的是世界范围的系统。 你无法逃避这件事。

g gtmf0

tH)S6n ZG { s ks048:42心理学空间,w#X0t.bYlo

4DU{ @mZM.B1R0同时,生物学告诉我们, 智人是社交动物, 但我们只在非常非常小的范围内社交。 这只是人类的简单事实, 我们无法和超过150个个体 有亲密关系。 我们社交群体的大小, 智人社交群体的大小 不超过150个个体, 一切超过那个数字的, 都是基于某种虚构故事, 和大型机构, 我认为我们能够找到一个方法, 基于生物学上对我们的理解, 为了它们编织在一起, 为了了解21世纪的现在, 我们需要世界范围和地方社区。

.J*yZ+K_6m)qht0

F)W0b"E~9j:T/V049:44心理学空间N YK Nfbc

心理学空间3fXp3u*w;C

我甚至会进一步说, 我们自己才是开始。 现在人们感觉被疏远和寂寞, 和找不到在世界上的位置, 我会认为重要的问题不是世界资本主义。 重要的问题是过去的几百年里, 人们开始脱离实体, 开始和他们的身体保持距离。 作为一个依靠狩猎和 采集生活的人或者一个农民, 为了生存,你需要不断 和你的身体和感官保持联系, 每一分每一秒。 如果你去森林寻找蘑菇, 然而你不关注你听到的, 你闻到的,你尝到的, 你已经死了。 所以你一定要保持联系。

1xJ4k$l$I4k2Ji0心理学空间:];x:WXF9vu u

50:34

$~'|a2H#}0

{h7q _7c.g#K%| },W!a-W0在过去的几百年里,人们正在失去 与他们的身体和感官的联系, 去听,去闻,去感受。 越来越多的注意力转到了屏幕上, 转到了其他地方发生的事情, 到了其他的时间。 这个,我认为, 是感觉被疏远和寂寞等等的原因, 因此,部分解决方式, 不是带回国家主义, 而是和我们的身体重新联系, 如果你和你的身体重新联系, 你也会在世界上感觉更像待在家里。

&}8bhD;G1v%XX A|0心理学空间b@Y|+A1f

51:14

_'i0}4Up&s,t0

&G0me-yc:s0克里斯·安德森:取决于事情的发展, 我们可能很快会回到森林里。 我们会再提出现场的一个问题, 一个Facebook上的问题。心理学空间U^x ] ]

9klKb |7[4W,U4F-u-n051:21心理学空间TK.XP!j K

&KD\8w4C4Y1T0艾玛·艾迪达克:你好, 我来自非洲西部的加纳,我的问题是 你是如何提出并辩解世界政府对 历史上被全球化剥夺利益的国家历史上 以及我们谈论的世界政府, 在我的眼里,它一定很像西方国家 认为的“世界”的模样。 所以我们该如何表达和解释这个 全球主义和国家主义的概念, 向加纳,尼日利亚和多哥这样国家 和其他国家的人们?心理学空间4Z&T&b/r%@5y}8B4p z s

心理学空间K0w|I&?5? g4L,\@

51:56心理学空间 Aq3lp?8f7Z

u%y(Cj;xFl0尤瓦尔·赫拉利: 我认为历史是非常不公平的, 我们应该认识到这点。 许多遭受过 持续两百年的 国际化,帝国主义和工业化的国家, 下一次也最有可能 遭受到打击。 我们应该非常非常强调这一点。 如果我们没有一个世界政府, 如果我们遭受到气候变化, 遭受到科技导致的扰乱, 最严重的打击不会发生在美国。 最严重的打击会在加纳, 会在苏丹,会在叙利亚, 会在孟加拉国,会在像这样的地方。心理学空间j\){E)R Sd

p'^&r;b ~d#pl052:49

S6s:CM7R0

7]+Mt7?[@H@4Ca0所以我认为这些国家愿意 为下一次扰乱做出行动, 不管是生态上的,或者科技上的。 想想科技导致的扰乱, 如果人工智能、3D打印机和机器人会 抢走上十亿人的工作, 相比瑞典, 我会更担心在加纳或孟加拉国的人。 因此,因为历史如此不公平, 灾难的结果, 并不会被所有人平分, 富人们总是能够逃脱 气候变化最严重的结果, 穷人们并不能以自之力造成这个结果。

l.F|;d2dJl0

#il.qyJ^053:43

1pB V4a`Ud+_0心理学空间I/~y QU s R)c

克里斯·安德森: Facebook上的卡梅伦·泰勒有一个好问题, 在《人类简史》的结尾, 你说我们应该问一个问题, “我们想要我们想要什么?” 你认为我们应该想要想要什么?心理学空间'DKt:A3vA;Y7g

心理学空间g:c?:L YZ'g#ZW

53:56心理学空间m-{3`ZD-W+Z

心理学空间j.Ha6Vc m v(sS

尤瓦尔·赫拉利: 我认为我们应该想要了解真相, 理解事实。 我们所想的大部分是改变现实, 来容纳我们的渴望和希望, 我认为我们首先应该想的是要去理解它。 根据历史上的长期轨迹, 你能看到上千年以来, 我们人类开始控制外界, 尝试改变它来适应我们的欲望。 我们已经控制了其他动物, 控制了河流,控制了森林, 并完全改变了它们, 造成了一个生态性的毁灭, 但并没有满足我们。

[OF'] dey0

EE{;|8W6Lv054:44

%xt qiRk+{~4?0

)b!M3s \'J~0所以下一步我们会转向内在, 我们会说:好,掌握外在世界 其实还没有让我们满足。 现在尝试掌握内在世界。 这是一个很大的计划, 关于21世纪科学、科技和工业, 尝试取得对内在的控制, 学习如何驱动和制造身体、大脑和意识。 这些有可能是21世纪经济的主要产品。 当人们谈论未来的时候, 经常他们想的是 “哦,我想要获得 我的身体和大脑的控制权。” 然而我认为这非常危险。心理学空间 Jn~'q;c$N:R,?

心理学空间%k1y F5F$R T

55:27心理学空间z%x7BX3B

%ZG1rc)eLCtt0我们从历史中学到的一件事, 是没错,我们能够操控, 但是因为我们并不 了解生态系统的复杂性, 我们现在面临着生态系统崩溃。 如果我们现在尝试改变内在的世界, 但是并不真正了解他, 特别是没有对心理复杂程度的了解, 我们可能会造成某种内心环境灾难, 我们会面对某种内在心理崩溃。

S PN\H0

?l&k1~LX;}x056:04心理学空间8Q8~;J6OR1c:@j

e3zr g*|1} M5Y0克里斯·安德森:总结一下, 现在的时政,现在的科技, 像你刚刚说过的担忧, 似乎你觉得未来 是一个比较黑暗的地方。 你好像很担心。 没错吗? 如果有希望,你认为是什么样的?心理学空间 x"xsQ {$F

Bp"l$G8B;{pHlD056:25心理学空间N7A6|-H4N s

w-b!DDR7k^|.?&Uz0尤瓦尔·赫拉利:我注重最危险的可能, 因为这是我的工作和责任, 作为一个历史学家和批判家。 社会主要关注于积极的一面, 所以历史学家、哲学家和社会学家的责任 就是强调这些新科技更危险的潜能。 我不认为这些是不可避免的。 科技决定不了一切。 你可以用同样的科技, 来创造非常不同的社会。

\ G;k7j k9nQ |4I0心理学空间/fwH ggpkZc

56:57心理学空间 I HiZ5KF$O

B0L"G\#i(Q0看看20世纪, 工业革命时的科技, 火车和电力等等 都会被用来成立社会主义独裁, 或者一个法西斯政权,或者自由民主。 火车并不会告诉你要做什么。 相似的,人工智能和生物工程等等, 它们不会决定一个单一的未来。 人类会积极面对挑战, 人类雄起面对新科技的挑战最好的例子, 就是核武器。 在20世纪40、50年代后期, 很多人相信 冷战迟早会在一场核灾难中结束, 摧毁人类文明。 然而这没有发生, 事实上,核武器在世界上促进了 人类改变国际政治的方式, 来减少暴力。

'k n%c.N8ze.HA0心理学空间R'[\s CWUHje

57:59

oN&Mt m,H5t(^0心理学空间 {v+^Q7m#h L4Z1a

很多国家基本上把战争 从他们的战略书中移除。 它们不在尝试用战争追求利益。 不是所有的国家都做到了, 但是许多做到了。 这可能是为什么1945年后 国际冲突急剧减少的重要原因。 现在,正如我说的, 死于自杀的人其实多余死于战争的。 所以,我认为,这给我们了一个很好的例子 说明了即使最令人害怕的科技, 人类也能雄起面对挑战, 而且还会能从中获益。 问题是,留给我们犯错的余地太少了, 如果我们做的不对, 我们可能不会有第二次尝试的机会。

&u\ uf0u!puF0心理学空间av(K|3~w8{

58:54

5Ae c~-f v0心理学空间b|*v$e TR

克里斯·安德森: 这是一个很有利的说服点, 我认为我们应该总结一下了。 在结束之前,我想对现场的人、 TED全球社区 和所有在网络上观看的人说: 帮助我们建立这些对话。 如果你像我们一样相信, 我们需要找到一个不同的沟通方式, 就在当下,帮助我们。 帮助其他人, 尝试和你不同意的人沟通, 理解他们, 理清思路, 并帮助我们想方法推动这个对话, 所以我们可以像世界上发生的事情 做出真正的贡献。

x%x(}A+nI0心理学空间 RI,f8L-E3?N k9k5]

59:35心理学空间;Vms8WGGG fiC JD

DfR]j_d7eW'r0我认为每一个人都感觉更清晰了, 更担忧了,更深入了, 对现在的时政。 赌注真的看似很高, 所以帮助我们把它下在一个明智的地方。心理学空间`-~h#_1h(G(db)Z Z

`je2Eh|059:51心理学空间Ik8Z]3f

Cnk,kI/Z\ L0尤瓦尔·赫拉利,谢谢。心理学空间o5o5s3T{7X$_ ZwyR

i0Q[9X a){059:52

0e j&D3HL/BB[0心理学空间)T!|4w'h m

(鼓掌)心理学空间 _E/u8lE/v3E j)L

~K/c-f8~`"j0心理学空间0mi!S;y8I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TED 国家主义 全球主义 政治分裂
«TED 意识不是理所当然的 by Simon Lewis|西蒙・路易斯: 心理学视频
《心理学视频》
TED 琼・哈利法克斯:慈悲心与感同身受的真正涵义»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