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和回避型依恋来访工作?
作者: mints 编译 / 4943次阅读 时间: 2021年12月02日
标签: 回避型依恋 依恋 依恋工作模型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D#_ucCO0心理学空间*G0e)k2N*j.C u&q

心理学空间`vq}9oX]

当来访以自我批评的方式折磨自己的时候,就需要咨询师介入、并进行干预,以保护来访。

fNJ,Lq7H(To0

4hy0b"W1r:@Fn%d ^J0本文探讨了回避型依恋内在依恋客体中的惩罚性超我的迫害作用,并提出了一些可以让治疗师帮助来访内化不同声音的方法。心理学空间5D7ay(f]Y

%N#lj,^4^[#cJ0对于回避型/混乱型依恋来访来说,心理治疗的一个核心目标就是帮助来访者获得更多的“安全感”。心理学空间 l$Y!W&T3J&T f

心理学空间S#r!uM L/f

只有他们能够接近并表达自己的情感、哀悼;创造有意义的、和丰富的自我叙述;以及理解自己的防御之时,他们的心理化能力和自我同情能力才都能够变得更强大——此时,他们知道,每个人都是拥有自己独特故事的复杂个体。

2q1k j*c2f+~0

?(H-ZT[x0这些都是安全依恋的特征。但是,即便来访感到安全,他们也很难剔除自己的防御、万事不求人、傲慢和蔑视的顽疾。

#[%P#AA/c7{;bbh0

If3]N!GO0那么,这些阻抗来自哪里?其处理方式又是怎样的呢?心理学空间Al-LRiR

t#OL%]'upt0心理学空间1yG6S5uc'o-n5H

X8Dt!H AL7?\!d0

%H `&?s:Z|&z01、阻抗和重要内在客体

I(wBch2u8p/d5w0

+t;h2Q2u5O0大部分依恋问题都可以在回避者的内心深处找到根源:那里充斥着自我批评、自我憎恨、自我攻击的“内在客体”。被嘲笑、羞辱和拒绝的记忆带来的无形自我伤害压制着来访的内在小孩。有时候,当咨询师听到来访以苛刻、自嘲和轻蔑的方式讲述/评价自己时,感觉就像是无数个针尖扎在胸口。心理学空间O#u)wS$pDg|I9x

i~"Ui"D-?,l C0那些过度关注外部世界,并且用没完没了工作/活动填满自己生活的人,可能都没有意识到他们的这些行为是内在的惩罚性超我在作祟。心理学空间6s(Y2A!vd%Z'rg,R

s4^Lk)Q w0精神分析师认为,这种依附于虐待/折磨性内在客体的依恋行为,是一种呼救。正如遭受家暴、或者被强制控制的受害者会向外界提供一些噩梦般的经历一样,回避型依恋的人希望有人看到这种虐待关系的迹象,并且希望有人介入,并保护他们。(尽管他们可能会拒绝这个想法——承认自己正在无意识地寻求帮助,实在是一件可耻的事情。)

MpG1`Kx3S}0

-~}8bC^$\#ux?%H0
8mPe$qTw'q9G0心理学空间sM'^jOj.Jw?%w

W9M&`!So"[02、干预和诠释

||%Dt^E/DU6Vt0

O(t#Q1r)E6WcK)_#Y5_0在需要的时候,咨询师可以进行干预——“别再这样对自己了!如果有人在家庭或团体治疗中对另一个人说这样的话,我不会容忍这种情况发生,我也不会让任何人以这样的方式伤害自己,包括您在内!”

H%`$O#LO2`S0心理学空间4C)rL jo$Q

常用的诠释包括,我们都有这些“内在客体”——这并不是一种精神疾病,也不是生理缺陷。那只是过去不得已而为之的适应方式,以保护自己不再遭受伤害。心理学空间p!] x:R6SH Z?$l b+@8p

M2i.l:Q k0除了这些有形有声的伤害之外,还有一种自己制造的、看不见的声音/观念,正在持续的伤害者来访。这些痛苦的内在的声音抑制了来访的行为和观念,阻止他们表达自己的想法。因为在过去,当他们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后,随之而来的是不断的嘲笑和贬低。他们觉得,与其冒险自取其辱,不如冷眼旁观来得安逸,久而久之,他们便学会了永久关闭自己的心扉,虽然这样可以将羞辱关在了心门之外,但是也永远也听不到自己内心真实的声音了,同时也回避了理解和共情,拒之千里之外。

lH+M5I'J b0

Mfop.bh0
&T+O&yU{"cYu0

YkD9P+y7?-L0

8wl+a.owa_$W'b03、建构新的积极内在客体

R8J }"|(McT,Hd A0心理学空间 OF1C3jd?%_6k;I;F

每个人都需要得到保护,同样,我们也需要鼓励、支持和享乐。与他人的亲密关系能够让我们的生活更加丰富。

k.{I%R uI0

c$\!G-jv m&P0为此,我们需要一些不同的内在客体,这些内在客体能够保护我们免受过多的自我批评,并且能够让我们倾诉自己内心的声音。这种新的“安全”内在客体,源自以下的心理资粮:心理学空间u5?k:E-Z5Of

wco*b0fZ0{ ^ v0

  • 来访外在世界中的爱、尊重和赞扬(回避型依恋的个体很容易忽视别人对他们的赞赏——治疗师必须挑战他们的这个习惯);
  • 来访早年与主要看护者之间的形成的良好体验(即使这些机会很少,也要尽力挖掘);
  • 能够意识到父母的关怀,察觉父母的关怀意图。(他们的内部工作模型将这些关爱和伤害一起隔离了);
  • 来访的自尊感和成就感(当咨询师听到回避型来访接受、并承认自己的聪明才华,或者,他们在咨询中谈及自己的成功时,会倍感随喜。)
  • 来访能够在内心感受到治疗师的保护和关心,或者,咨询师成为了来访心智中的安全、依恋和依靠的资源。
心理学空间4M$C3m-D/X%_+pEJ-w

N%C8_,F]0如果来访无法撼动自己内在惩罚性性客体时,咨询师可以面质来访:

c.J9JV7~|'X-T|0

8jf.Qv'Sn4~q0“如果你觉得自己是一个毫无价值的人,那么,你能做些什么来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并且感到有自尊感?是什么阻止了这些?”这样的面质并不是为了移除重要的惩罚性超我,而是降低其的噪音,并且能够拥有一些不同的内在之声,一个内摄的安全基地。我们需要让来访知道,他们时刻都在我们心中,我们必须找到适当的方法,让积极的内在形象永驻他们的心中。

/l0WH,Cq3k.Fpy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回避型依恋 依恋 依恋工作模型
«“回避型人格”与“回避型依恋”的异同点 回避型依恋 Avoidant Attachment
《回避型依恋 Avoidant Attachment》
“回避型依恋”来访工作的内在工作模式与反移情»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