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重视员工心理健康,职员患抑郁症风险增加三倍
作者: mints 编译 / 3403次阅读 时间: 2021年7月13日
标签: 工作心理学 抑郁症 职场心理 职业倦怠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U;KcE4S*DZ[(L?^
澳大利亚的一项人口研究[1]发现,受雇于未优先考虑员工心理健康的组织的全职员工被诊断出患有抑郁症的风险增加了三倍。

w[PB)W3x0研究人员发现,虽然长时间工作是死于心血管疾病或中风猝死的危险因素,但管理不善也会增加员工患抑郁症的风险。心理学空间-hn[~3T

心理学空间tq+d/P{p[

发表在英国医学杂志上的这项研究由南澳大学的心理社会安全氛围观察站(Psychosocial Safety Climate Observatory)领导,这是世界上第一个探索工作场所心理健康与安全的研究平台。

Wt3M6A"C{'t0心理学空间 C G7QKRj w

社会心理安全氛围(PSC)这个术语,用来描述那些能够保护工人心理健康和安全的管理实践以及沟通/参与的系统。

3e6m1x T?z&G\z`0

.VXY/`7@B0论文的主要作者Amy Zadow博士说,工作场所心理健康状况不好,可以溯源到糟糕的管理实践、工作事项优先和公司价值观,最后又导致高工作需求和低支持资源。心理学空间#s,I*L8nl Q

论文提出的介导模型
(WD x/E rO"u0假设1:低工作参与度(LWHs)与新发抑郁症症状之间存在正相关关系。
W_ Z*g:WV0假设2:PSC与新出现的抑郁症症状呈负相关。心理学空间d^$v(bJE
假设3:PSC与LWHs有关。心理学空间2H2dvnn2wk
假设4:LWHs度是PSC与新发抑郁症症状的介导。心理学空间^ gbx;hs&R Z"D;_CL
假设5:工作参与度与新出现的抑郁症症状呈负相关。心理学空间3eG;pg%w8k7a
假设6:工作参与度与LWHs正相关。
心理学空间"DtAsi~2Gp F

 

+K"T t K:d'iJ R$|b0心理学空间3|j"M9SIk)@zL q

“有证据表明,如果公司不奖励,或者不承认员工的辛勤工作,并且对员工提出不合理的要求、不给予他们自主权,那么他们的员工患抑郁症的风险就要大得多,”Zadow 博士说。

G _%c%|[b f p0

qE0n2Yl8~8ye0国际知名职场心理健康专家、澳大利亚研究理事会成员Maureen Dollard教授表示,该研究发现,虽然人们敬重热情和忠诚的员工,但是,长时间工作会导致抑郁。如果他们的工作场所很少关注他们的心理健康,男性也更有可能变得抑郁。心理学空间4?5b9bfs

+U9W?0[r_jPl0由于抑郁症的全球负担影响了全世界约3亿人,而且依然没有迹象表明抑郁趋势在减轻,尽管我们有治疗抑郁症的方法,但是,现在应该更多地关注那些可能导致抑郁的不良工作环境。

[L&A)l9VY!`+Z0

F6hH KA0

#M$R#@o*j0心理学空间_,PS3V(O.D7j A4m

^'k,ZT9E,UCM6?0

%]D-U o9|R]R$j"S0工作倦怠和工作场所遭受欺凌也与公司未能支持工人的心理健康有关。

![v {UQP#Va*QZ0

:Y.U0~9Qa0本月早些时候,由Dollard教授与其他人合著、发表在《欧洲工作与组织心理学杂志》上的另一篇论文[2]发现,低社会心理安全氛围(PSC)是欺凌和情绪耗竭的重要预测指标。心理学空间-sz\.C(GV|:?R7t

2b1R!Y+Lj0工作组织在工作场所健康和安全问题上与员工和工会缺乏协商,以及较低程度的压力预防支持系统都和公司的低PSC有关。我们还发现,工作单位中的欺凌行为不仅会对受害者产生负面影响,还会对目睹这种行为的肇事者和团队成员产生负面影响。因此,同一单位的每个人都因此感到精疲力竭,这种情况并不少见。

s;B8H"q*Rz(t0心理学空间!b.g7WJN

“我们在这项研究中调查了群体环境中的欺凌行为及其发生的原因。压力有时候是欺凌的诱因,在最坏的情况下,它可以为团队的其他成员设定一个‘可接受的’行为水平。但最重要的是,欺凌可以通过公司做出了多少心理健康承诺进行预测,因此。公司内部的欺凌行为是可以预防的。”Dollard教授说。

e"x6\uw0

]9W$]XKSl0

(UfX!V$e%df's(n0心理学空间F+HJ c:m _ MN

 

M/@g+Is l2J Dd0

(~ EW I1Nv-E2D0工作场所欺凌和员工倦怠带来的成本巨大,通常表现为旷工、工作投入程度低下、因为压力而请假和生产力低下。国际劳工组织(ILO)于2019年成立了一个关于未来工作的全球委员会,并呼吁“在经济社会政策和商业实践中采取以人为本的方法,将人和他们所做的工作置于中心地位。”心理学空间,M#D9kj {

|3y.g'y |0“这项研究的实际意义是深远的。对于组织来说,高水平的员工倦怠极其昂贵,很明显,这需要顶层组织进行变革来解决这个问题,”Dollard教授说。心理学空间{:x+x!px

D|/fzo5~ v` @t0References:  

!fM1^2v(\Cm+K0

wP*pn!v0Amy Jane Zadow, Maureen F Dollard, Christian Dormann, Paul Landsbergis. Predicting new major depression symptoms from long working hours, psychosocial safety climate and work engagement: a population-based cohort study. BMJ Open, 2021; 11 (6): e044133 DOI: 10.1136/bmjopen-2020-044133 心理学空间Y;L pO `B_6k2j

%T3BW8P1KA d2z0Jordi Escartín, Maureen Dollard, Dieter Zapf, Steve W. J. Kozlowski. Multilevel emotional exhaustion: psychosocial safety climate and workplace bullying as higher level contextual and individual explanatory factors. European Journal of Work and Organizational Psychology, 2021; 1 DOI: 10.1080/1359432X.2021.1939412心理学空间(T [z#L-N[ jW+R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工作心理学 抑郁症 职场心理 职业倦怠
«职业倦怠是一种抑郁症么? 职场
《职场》
有权势的人为何会推卸责任、责罚下属?»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