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能让恶霸获胜”伊丽莎白·洛夫特斯荣获2016年约翰·马多克斯奖
作者: mints 编译 / 180次阅读 时间: 2021年6月05日
来源: Ian Sample 文 标签: 洛夫特斯 虚假记忆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心理学家洛夫特斯在人类记忆方面取得了杰出的成就。这些科学研究也给她带来了死亡威胁、诉讼和解雇她的运动。追求科学的勇气让她赢得了约翰·马多克斯奖( John Maddox Prize)。

伊丽莎白·洛夫特斯(Elizabeth F. Loftus)教授忍受了来自批评者滔滔不绝的谩骂。这些人反对她提出的目击者证词从本质上说,并不可靠的观点,同时也反对她关于人类(如何对从未发生过的事件建立丰富)记忆的决定性研究。洛夫特斯的研究让她卷入了1990年代“记忆战争”漩涡的中心。当时,数十名因抑郁症、进食障碍和其他心理问题而接受治疗的人声称,他们恢复了自己在创伤事件中被压抑的、与童年虐待有关的记忆。洛夫特斯是加州大学欧文分校的法学和认知科学教授,他进行的一系列实验表明了暴露在不准确的信息和引导性问题下会破坏目击者的证词。更有争议的是,她向人们展示了心理治疗和催眠如何在患者身上植入了完全错误的童年记忆。在此之后,她成为了数百起法庭案件的专家证人或顾问。

被诱导的虚假记忆

上世纪90年代曝光了数千起与受压抑的记忆有关的案件,受影响的患者对家庭成员、前邻居、医生、牙医和教师采取法律行动。这些指控使得许多家庭分崩离析。作为此类案件的专家证人,洛夫特斯受到了治疗师和患者的持续攻击,他们确信新发现的记忆是准确的。此类攻击与以往在学术期刊上进行的善意辩论明显不同。洛夫特斯告诉《卫报》:“那时候的争斗变得非常下流。当你孤身一人一次又一次地挑战人们的错误信仰时,都会觉得异常艰难。但是,这种挑战有时也可能是生死攸关的问题。”洛夫特斯被授予了2016年约翰·马多克斯奖,她在面对针对她个人的恶劣敌意的情况下依然在公共利益问题上为科学和证据发声。神经学家、马多克斯奖评委科林·布莱克莫尔爵士(Sir Colin Blakemore)表示,洛夫特斯对认知科学产生了“巨大影响”。她之所以能成为约翰·马多克斯奖的获奖者,是因为她决心利用研究中的经验教训挑战法庭程序和一些心理治疗师的无理主张。”

约翰·马多克斯奖 JOHN MADDOX PRIZE

约翰·马多克斯(John Maddox)奖由慈善机构Sense of Science与国际领先的科学杂志《自然》联合发起。约翰·马多克斯奖项以《自然》杂志前编辑约翰·马多克斯爵士的名字命名。他是一位激进的科学斗士,马多克斯爵士在他那个时代的争论中从不退缩。自2012年以来,该奖每年颁发一次,奖励那些表现出极大勇气和诚信的研究人员,他们勇敢地站出来抵抗那些反对科学和科学推理的敌对行动。该奖由自然基金会、科恩基金会和科学慈善基金会联合颁发。此前的获奖者包括精神病医生西蒙·韦斯利(Simon Wessely),他在慢性疲劳综合征和心理健康方面的研究让他面临了死亡威胁;以及科学家埃德扎德·恩斯特(Edzard Ernst),他长期批评替代医学。

“获得承认是件好事,”洛夫特斯告诉《卫报》,“当一个人经历了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些事情之后(死亡威胁、侮辱、诉讼、试图鼓动民众写请愿信炒我的鱿鱼)就会明白,经历这样的事情真的很重要。”洛夫特斯收到了仇恨邮件和死亡威胁,并忍受了一场让她从西雅图华盛顿大学离职的运动。那时候,她卷入了一场场激烈的官司,这些官司声称这是被压抑记忆。某位普通的女士曾指控她母亲在陷入离婚和监护权的争夺中虐待了她,但洛夫特斯的调查发现,很有可能从未发生过虐待。加州法院花了四年时间驳回了对洛夫特斯的21项指控中的20项,之后她的保险公司同意支付7500美元的“摆脱诉讼滋扰费(nuisance settlement)”,而不是资助另一次审判来解决最终的指控。洛夫特斯说:”这确实让我心神不宁,但我依然继续自己的实验、参与案件研究,并试图帮助被冤枉的人。”洛夫特斯帮助了一些遭受到同样攻击的科学家,她鼓励四面楚歌的研究人员向(遭受过过类似风暴运动的)同事寻求帮助。她说:“我们不能让恶霸获胜,总得有人站起来。”图片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洛夫特斯 虚假记忆
«虚假记忆:你的大脑有多容易被诱导? 58 洛夫特斯 | Elizabeth F. Loftus
《58 洛夫特斯 | Elizabeth F. Loftus》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