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空间
繁体 心理学与生活 > 生活中的心理学 >

TED 爱,本无条件 Andrew Solomon

安德鲁▪所罗门 2017-9-13
TED
心理学空间!Oue T@F`.kA

4Fi;a7G,[!A%d2W0
安德鲁▪所罗门
爱,本无条件
Translated by Zhiting Chen
Reviewed by Jing Peng

Uy_n yp{ rt#I0

E!x6[\.{8U0

!Q&[s;_:~AlV000:12

;GXB&pV~V }z1_3@aD0

,yP$y'g*db,v2q n0“就算抛开宗教信仰的因素, 同性恋也是性滥交的代名词 它是可悲的,次等的, 一种现实的替代品 是人生中一段令人遗憾的旅程 因此,同性恋不值得同情 也不值得治疗 因为只有少数人为此受难 同性恋只值得视为一种有害的疾病"心理学空间(i,|q c0kW%sDh

心理学空间6o8W2v,s F|Mnl

00:45

F JH#I)I Gl/j0

4~;q1Jhf$u\k0上述的话选自1966年发行的 《时代》杂志,那时我只有三岁. 但是就在去年,美国总统 站出来表示支持同性恋婚姻心理学空间:SAO;]B

P2L`/Y!xF6u3N000:57心理学空间iX/N1?K

心理学空间!A J-G2NKY[[o

(鼓掌)心理学空间QF-`(E'Mf2a%j

心理学空间&Ps2l8H`q-sB

01:04心理学空间3Qz!FI(P xI:k.}

心理学空间 d7za N6gh~K0g1w

我的问题是,我们是如何实现这种态度的转变? 曾经的疾病是如何成为现在的一种身份认同?心理学空间C S&`A2Z!O

`d2PE`7B001:14

Y#~G'qp0心理学空间F oban sSdh!O$Q^

当我差不多六岁的时候 我和妈妈还有弟弟去一家鞋店 最后,当我们付款买鞋子的时候 售货员告诉我们, 我们每个人可以挑选一个气球带回家 我的弟弟想要一个红色的气球, 我想要粉色的气球 而我的母亲说她觉得我应该选一个蓝色的气球 但是我说我想要的毫无疑问是粉色的气球 她提醒我,我最喜欢的颜色是蓝色 其结果是,我现在最喜欢的颜色是蓝色, 但我依旧是个同性恋者 (笑声) 这既反应了母亲对孩子的影响, 也反应了这其中的局限性

,w6|M vg0d0

a-mF_,Ij:x6S001:58心理学空间n[O1x2Uj

心理学空间3y!kbU@

(笑声)心理学空间/B6y3W g!W4y4l

(Sw]?-u q\002:00

}2K!V0

6k`_-c/oH0(鼓掌)

9n:qk(j m0心理学空间,~|9f?F`L!b

02:07

w'rv ~:Gr(?0

KXDX$[L k/r0当我很小的时候, 母亲曾经说过 "父母对子女的爱是世界上 其它一切感情都无法比拟的, 只有当你拥有自己的孩子时, 你才能体会到" 我小的时候,把母亲讲的 关于抚育我和弟弟的这段话 当成是世界上最高称赞 当我成为一个青少年的时候,我想 我是同性恋, 所以我可能不会有自己的家庭 当母亲说那些话的时候, 我就会感到很焦虑 当我的事公之于众后, 母亲还重提此事, 我感到很恼火 我说:“我是同性恋。我不会走那条路。 我希望你不要再说那些话了。”心理学空间 D+NP"H*dJ3B'@

心理学空间[:cg2r+@M!eN$e

02:46

'oa E h;^(N"[e:?0心理学空间lJ]*~hhlR"B

大约二十年前, 《纽约时报》主编让我 写一篇关于聋人文化的文章 我感到很惊讶 我原以为耳聋就是一种疾病 那些可怜的人呀, 他们什么都听不见 如果他们听不见, 我们能为他们做什么呢? 接下来,我走进了聋人世界 我去了聋人俱乐部 观看了聋人的表演 我甚至去了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 “美国聋人小姐”选秀赛 居然有人抱怨她们甜腻的南方手语“口音”

&MC4k3[H7I3i BL0

(E$VoI-x k:dG003:21心理学空间&C.EtM*q6}$fL

c0i"]3YY CH0(笑声)心理学空间)Z7PpIo7_\!z!t

,^ F4IQ/z }003:25

nq2`4a9dk!Od Zz0

cvx z8d0随着越来越融入聋人世界 我开始相信耳聋是一种文化 并且聋人世界中的人也说, "我们不是听力不健全, 我们是一种文化," 这是可行的 这不是我的文化 我也没想冲过去加入这种文化 但我欣赏它是一种文化 对其中的成员而言 它的价值就如同拉美文化, 同性恋文化或犹太文化 它甚至可以和美国文化相媲美

(h~5M7V_!]0心理学空间8WiLrL6K4s

04:01

_$D4kx]^0心理学空间Y\3@ aA x:s

我朋友的朋友有个女儿,是个小矮人 当她女儿出生的时候 她突然发现她要面对很多问题 这些问题使我产生共鸣 她当时面临的问题是--该如何对待这个孩子? 她应该说“你和其他人一样,只是矮了点儿”? 还是去试图建立某种小矮人身份认同 加入美国小个子联盟 开始了解矮人生活圈的那些事?

3nDV qKc0

8wMg!|_Zp:L!p"z-k004:27

;c}y@ n0

4r*qQOM1{,My0然后我突然想到 大多数耳聋孩子的父母 都是听力健全的 那些听力健全的父母 总是试图去治愈他们的孩子 那些聋人要差不多到青春期的时候 才开始接触聋人群体 大多数同性恋者的父母是异性恋 那些异性恋父母常常希望 他们的孩子表现得 如他们认为的主流世界所期望的那样 那些同性恋者不得不长大后才寻找身份认同 再说说我的这个朋友 面对这些关于她小矮人女儿身份认同的问题 然后我想,又是这样 一个认为自己正常的家庭 有着一个特殊的孩子 我想,事实上 身份认同分为两种类型心理学空间2[4J'f4z3dC9q)g a

心理学空间p.Y`g&@

05:04心理学空间vc&Db#fv

心理学空间j)T/K!t3l'e8O

有垂直身份认同 从父母到孩子,代代相传 也有像是种族,国际,语言,宗教 你和你的父母,孩子拥有共同点, 而有些身份较难识别, 但并不需要尝试去改变 你可以争辩说,在美国 作为有色人种生存艰难 尽管我们现任的总统是有色人种 确实,没人试图去保证 非洲裔美国人,亚洲裔的孩子们 生来就有着奶油色的皮肤和金黄的头发

/r nWb2qAWy0

!rq7T,_"o6w*G\)c c005:41心理学空间i$ZFaF&}

心理学空间@,f(c0|i/Y4J1m

还有一些身份认同 是你从同龄人群中获得的 我称它们为水平身份认同 因为和同伴一起活动, 接触,是所谓的一种经验 这些身份认同与你从父母处得来的不同 你需要通过接触同伴自己发掘 这种身份认同, 我指的是水平身份认同 就是人们最希望去治愈的部分

u}Q_uG9a l0心理学空间;}\x M#W*A m.E%C1Ao

06:04心理学空间%r_cO7f h(]](Uh

心理学空间Id@Ak7_

我想要研究的是, 这是怎样的过程 有着这些身份认同的人们 是怎么和他们保持好的关系的 在我看来,有三种 不同程度的接受 这三种是,自我接受,家庭接纳,社会接纳 它们并不一定同步发生心理学空间i;OS r4{p Kc

6iVP8q"]#J3q gIV|:nK006:25心理学空间(WK$`0Gu

6^8Gk@O^$D+~0很多时候,这样的人很易怒 因为他们觉得, 他们的父母并不爱他们 真实的情况是, 他的父母不接受他们 最理想的爱就是父母和孩子 之间那种无条件的爱 但接受是需要时间 接受总是需要时间的

1tn lq(N`NJF0心理学空间3V/|:B,b(^

06:48

M#v:b C;g j5J|0

b0[-xw@n0G c0我认识的一个小矮人 名叫克林顿布朗 他出生的时候 就被诊断为畸形侏儒症 他的残疾非常严重 他的父母被告知, 他永久丧失行走能力和语言能力 他也没有获取知识的能力 他甚至也不会认识他的父母 医院给他父母的建议是 把他留在医院 他可以在那里平静地离世

)T2e}K^]~O0心理学空间)w&pG%xy;M+rw

07:12

&b!LQMV#_H L1b0c0

,g?6?%y/IyO0xQ0他的母亲说, 她不会这样做 她把她的儿子带回了家 尽管她没有什么学历, 也不是很富有 她还是找到了治疗畸形侏儒症 全国最顶级的医生 她让克林顿接受治疗 他的童年 经历了 30次重大外科手术 他一直待在医院里 而正是这些治疗过程 让他现在有了行走的能力心理学空间D,y sN:l)t+k }

5tq#~'_ O007:37

W$bk rs4_Y0

0CVD2H4[0他在住院期间, 医院请了家庭教师来指导他的功课 他学习非常努力, 因为他没有别的事可做 最终,他达到了 他家庭内任何成员 都从未达到过的高度 他是他的家庭成员里 第一个去上大学的人 他住在学校宿舍并且自己开车 一辆为他身体状况特别制造的汽车

O3k;n5srh4^0心理学空间]7L%aIl9w+{6u

07:59

Mk c1?+O0心理学空间#N/StD(l X&BZ

他的母亲告诉我一个故事 他去了家附近的大学 她说 "我看到了那部车, 一眼就认出来是他的车子 停在一家酒吧的停车场," (笑声) "我想了想, 他们六英尺高,他三英尺高 他们喝两瓶啤酒, 在他那里就相当于四瓶啤酒"。 她说,"我知道我不能走进去打扰他 但我回家之后, 给他发了八条短信 她说,"我想 在他出生的时候, 如果有人对我说, 我未来的担心是 他会和他大学友人酒后驾车"心理学空间4^g V1G;Cu

心理学空间 jh[m+[_0\{q3bNx

08:34心理学空间A1eu@/Y

6U&GHT]2yw_0(掌声)心理学空间j'} ~B*g!{

心理学空间'~E Yfzt [

08:43心理学空间cdM3?s0s/^

心理学空间$~`1iy6}4DY1Q

我对她说, "你觉得你做了什么 帮他成为一个有魅力、 成功、 精彩的人吗?" 她说,"我做了什么? 我爱他,就这样 克林顿一直都有这样的光芒, 他的父亲和我很幸运, 最早看见了他的光芒。”心理学空间W,~T VJ?H[

Q'e%Cj1yW W.RI6d%N009:04

+PR%sU(S0心理学空间3KJ)z#WA5Ol0s&tqX

我要去引述1960年代 另一家杂志刊载的话 这是1968 年出版的大西洋月刊, 美国的自由主义之声 作者是知名的生物伦理学专家 他说,"对于遗弃唐氏综合症的婴孩 我们不必感到内疚 无论是将其送到疗养院去 或者用更负责也更致命的方式 这很可悲,也很可怕 但不需要有罪恶感 真正有内疚只源于侵犯人, 而唐氏综合症患者不是人。”

}u;u-ZV/e+yU0心理学空间ybn0t7qc5C {F4Y

09:45

,}!S:M2ZGWc S%Z0心理学空间[3A/I?5g$|2b

关于同性恋者处境的大幅度进步 已经有很多文章就此发表观点 每天都有头条报导 人们对同性恋的态度已有所转变 但我们遗忘了过去是怎么看待 不同于大众的人 忘了过去是怎么看待残障人士的 忘了我们曾经多么不人道 在那些方面的改变 几乎同样激进 我们却未给予更多的重视心理学空间 hyj#c4|}\5Q+V

a1V%j:h/[;n!n010:11心理学空间([N T'}/u-rn

+HAeDVM+q7zg0我采访过罗巴兹家族的 汤姆和凯伦夫妇 他们当年是年轻有为的纽约人 在得知他们第一个孩子 患有唐氏综合征时大为惊讶 他们认为儿子并未得到应有的教育 于是他们决定成立一个小型教育机构 两间教室里, 他们开始和其他的父母 一起教育唐氏综合症儿童 多年后, 该机构发展为库克中心 现在有成千上万的 智障儿童在这里接受教育心理学空间^V,n,q.Y%JP+dU8W]

1N*N8D;}TDgX010:46

h}v P)yKB#z$I0hk0

S8X8i.GG2TAArL0自从大西洋月刊 刊载了那片文章以来 唐氏综合征患者的寿命 增加了两倍 唐氏综合征的人有些是演员 作家,有些在成年后 能完全独立生活心理学空间w.B!Ut%x

心理学空间G#b HTe+Mu5XN z

11:04

)M#{'J6L[Oc5R0心理学空间gy.o'C%nfTr

罗巴兹夫妇的贡献很大 我问他们:“你们会遗憾吗? 你们希望自己的孩子 没有唐氏综合征吗? 是否希望从未听说过这种病症?" 有趣的是这位父亲说, "嗯,从我们的儿子大卫角度来看, 我感到遗憾, 因为对于大卫来说, 这个世界里唐氏患儿的路走得非常艰辛 我想要给大卫更轻松的生活 但我认为,如果世界上不再有唐氏症患儿, 会是很大的损失。”

2la?tv/L E0

c.N&hH eH&x:j8_C2`011:28心理学空间&}9~'A.i*Y q1_@

心理学空间 [)P1RQp"I4uyh6M

凯伦罗巴兹说:“我同意汤姆的看法 为了让大卫活得更自在, 我会想瞬间治愈他的唐氏综合症 但对我来说, 23 年前他刚出生时,我绝不相信 我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对我来说,他的病 让我成为更好,更善良的人 让我的人生更有意义 对我来说,这样的经验 是世界上任何其他东西都换不来的"

cKam;M&Q dP)O0J0

:S*DO B3abp4q011:57

q [ f#z$Loq2zm0

9^%V+Zw7I/l:L/EF8Y0现代社会对这样那样的病症的接受程度 越来越高 然而,此时此刻 我们治愈这些病症的能力 也已经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现在美国新生的耳聋婴儿 都会接受人工耳蜗植入手术, 将人工耳蜗植入大脑 并连上接收器 通过接收信号,这让他们具有听说的能力 有一种叫 BMN-111的化合物, 经老鼠实验 在抑制软骨发育不全基因方面 非常有效 软骨发育不全 是侏儒症最常见的表现形式 有软骨发育不全基因的小鼠 摄取BMN-11以后 可以生长到正常体型 临床试验指日可待 通过血液检测唐氏综合症的技术也在进步 可以在怀孕早期 更明确地检测出唐氏综合症 使它更容易尽早终止 唐氏综合症胎儿妊娠心理学空间KP Aw E8f

C/F&xK+D$sd013:00

E/_S8kz:~0

;O WGVa)rg,]Q o0我们的社会进步了, 医学也发展了 我认同这两方面的进步 我相信社会的进步 精彩且有意义 我认为医学的进步 也是如此 但我认为两者互不理解 着实可悲 当我看到他们交汇的方式 像我刚才描述的三个病例 我有时觉得这就像 那些悲壮的歌剧 当英雄意识到 他爱上女主角的时候 就是女主角躺在长沙发上 奄奄一息心理学空间M3fT,s$td;Pj

i%?8H.t lMa013:33心理学空间7yI*h2^m:VF$Q'@

1PO'|"QBp!q^h(@0(笑声)

a CX M_%~m0心理学空间qv|*L5t'U qB|

13:36

YfWg5\0@Z0hE7B0心理学空间+L:TA{4F\S#K+A

我们要全盘考量对于治愈的态度 父母常常面对的问题是 孩子在哪些方面值得肯定 哪些方面需要治愈?

.q"@U|:_!]pL0心理学空间O Z6O6[(_M}u p

13:46

hS#Xvg;}0心理学空间(ylK*Ply$[9Kf3A

有名的自闭症专家, 吉姆 · 辛克莱说, "当父母说 '我希望我的孩子没有自闭症,' 他们真正的意思是 ' 我希望我的孩子并不存在 而希望有一个没有自闭症的孩子.' 听仔细了,当你们抱怨我们的存在, 我们听到的就是这个意思 你们祈祷奇迹出现的时候,我们听到的是 你们衷心希望 总有一天我们将不复存在 和我们长着相同面孔的陌生人将会取代我们, 得到你们所有的爱 这是一个非常极端的观点, 但它指出了一个现实, 人们有自己的生活 他们不想要被治愈 或改变或消灭 他们希望,不管是谁, 都能保有与生俱来的天性心理学空间;D"xphS Y+x

@ gX?T014:37

%EDW]!s+[,b0

B Pflr%qK(Do&D0为了这个项目 我采访了迪伦科莱柏德的家庭 迪伦柯莱柏德是 哥伦拜恩校园惨案的罪犯之一 我花了很长的时间 说服他们跟我对话 他们同意了, 有太多的故事 一开口就无法停下来 我第一次和他们共度周末, 后来还有许多次 我录了20 多个小时的谈话内容

_1V MJ'Bc0心理学空间+P|+{4|U.T H R

14:59

)h#m{U f2j4_B:e6C0心理学空间] ^Xm1}

到了周日晚上, 大家都精疲力竭 我们坐在厨房里, 苏在做晚饭 我说,"如果现在, 迪伦还在这里 你们想要问他些什么?" 他的父亲说,"当然 我想问问他 究竟为什么这样做"。 苏望着地板, 思考了一会儿 然后抬起头来说, “我会请他原谅 我不是合格的好母亲 从来不知道他的脑袋里 想的是些什么”心理学空间+zju j M^ta9@

)PV\3b y015:30

glZ"A-v1d;J0

7ju$v?vvo0几年后, 我再度与她吃晚餐 那是我们曾经许多共同的晚餐之一 她说,"你知道, 当事情发生的时候 我曾经希望我没有结过婚, 也没有孩子 如果我没有到俄亥俄州立大学, 没遇见汤姆 这个孩子就不会存在, 这可怕的惨案就不会发生 但我觉得我太爱孩子们了 我不愿想象没有他们的生活 我承认他们对其他人造成的痛苦 是不可饶恕的 但我能宽恕他们对我造成的痛苦。"她说 "所以虽然我承认, 如果迪伦未曾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世界会更美好 但我认为那样对我并非更有好处心理学空间 qR$e4Au[4x7D;S

.[X4dp9}%p i016:17

"d.Io1EGyt1t0

Q5Lh-q%A1` {3X&V0令人惊讶的是, 这些家庭有这么多子女教育的问题 这些问题又是他们 常常不惜代价去避免的 但她们都发现养儿育女的经验 很有意义 然后我想, 我们这些有孩子的人 不管孩子如何, 我们都疼爱无比 如果带着光环的天使 突然从客厅天花板降落 提议要带走我的孩子 还给我一个更好的孩子, 更有礼貌,风趣,友善,聪明 我会紧抓住我自己的孩子, 祈祷残忍地事情不要发生 我最终明白 就如同我们在火焰中测试防火睡衣 以确保孩子手伸到炉子上时不会着火 这些处理特殊情况的家庭的故事 反映了普世的育儿经验 有时候你看着孩子, 心里想 你从哪里来?心理学空间,pD ~ | a/D

心理学空间2|2`sLx+Rf7k.fmG

17:17心理学空间Y6{$\D5Hta(F

I8_;]M'fB/W LC{?X0(笑声)心理学空间 ~~!j7W$P%}H.l'~q

{lpAr{*Wz017:20

q#y%u{*H'e$D0

qtn| xdOlj0尽管他们各自面对不同的境况 只有一些家庭有精神分裂症患者 只有一些家庭的孩子做了变性手术 只有一些家庭出现神童 在许多方面也面临着相似的挑战 每个类别也仅有一些家庭 但如果你开始思考 那些处理家人间分歧的经验 是出现在每个人生活中的 然后你发现这是一个普遍的现象 讽刺的是,事实证明, 正是我们的不同和我们协商彼此的不同 将我们连结起来心理学空间,yF Cx-z5|3o ?

心理学空间3aC ~,uR!kJ/a9f

17:55心理学空间O[v Z6Fn

E8Qe+X4cY0当我做这个项目的时候 我决定要孩子 很多人对此感到惊奇 "你怎么能做出要孩子的决定 当你的研究是关于不如意的, 且只进行到一半?" 我说,"我研究的不是那些不如意 我研究的是, 有多少爱可以给予 甚至当一切似乎 都是个错误的情况下"。心理学空间P |BJD4J5hn&p

X)g6d s,E018:20

c6G'D%qq8hHA X0心理学空间7^%]1H%pZ+pD#j

我想起我见过的一个残疾孩子的母亲 这个有严重残疾的孩子 因为照料不周而去世 当他的骨灰被安葬的时候, 他的母亲说 "我在这里祈祷宽恕, 我失去了两个 一个是我想要的孩子, 一个是我所爱着的儿子” 我以为任何一个人 都可以去爱任何孩子 如果他们有能力就会这样做

\6p Vh0~@ G`4f0

g W:r @9G/dj!y,y018:54

t"R^V9V8Z.@#{0心理学空间X%t#D K:Tff2Sr`!r

我的丈夫是 两个孩子的亲生父亲 这两个孩子的母亲是 他在明尼阿波利斯市的女同性恋朋友 我大学时期有一个亲密的朋友, 她离了婚却也想要孩子 所以我和她生了一个女儿 母亲和女儿居住在德克萨斯州 我丈夫和我有个儿子 和我们一起生活 我是他的生父 为我们代孕的女士是劳拉 她是明尼阿波利斯市奥利弗和露西的 女同性恋母亲

0on DT0@~0心理学空间[7y"iSW5f

19:24心理学空间\ gymk~ K n

!P6D&G2`+p Bvm2Zk0(掌声)心理学空间$p`q%]3B:v.t(h6r

心理学空间id9o] ki)@

19:33心理学空间;l;Qb+z2V7o_+V!OpQ`e

q'E }of#En0五位父母,生了四个孩子, 生活在三个不同的州

{%g*{A@G3V|0

'[[%J??@,m8H,DZ019:38心理学空间"U*`GXz

心理学空间._+Ca^ H

当然有些人会认为, 这样的家庭的存在 在某种程度上破坏或削弱 甚至损害了他们的家庭 也有些人认为 像我们这样的家庭 不应该被允许存在 我不接受消减中的爱, 只求递增的爱 同时我也相信, 我们需要物种的多样性 来确保地球可以延续下去 因此,我们需要 这种多样化的感情和家庭 来强化仁慈的生物圈心理学空间0O G9H7q'f}

心理学空间c4u,Kh:V%lcP

20:12心理学空间3cZ*h ? r2vQ

H8U x;QJN%j0在我们儿子出生后的第二天 儿科医生走进病房说 她很担心 他没有适当地伸展他的双腿 她说这可能意味着他有脑损伤 当他伸腿时,又很不对称 她以为这可能意味着 有某种类型的肿瘤 他的头非常大, 她认为这可能意味着他有脑积水心理学空间W:qxK+]!Pi

心理学空间6B II{ Kc2K

20:37心理学空间-G/U z/}Kdd1Kz

心理学空间5va H7r*KVj

当她告诉我这些事情的时候 我觉得我的身体要倒下去似的 我想,我花很多年写的书 关于人们养育残疾子女的经验 给他们带来了怎样的意义 但我还是不想加入他们 我想到的是疾病 就像所有的父母那样, 从孩子出生那刻起 我想要我的孩子健康 同时我也想自己远离疾病 我的工作经验让我得知 如果经过哪些检查, 发现他有什么问题 那将永久成为他的特性 如果这是他的特性,也将会是我的特性 这将不同于病症最初呈现的那样

+~7TPvz a*U H0

w^ j1T1@6c @$D"C&f5g021:25

tu6_(sA;W.Ea0心理学空间2S'l4biT

我们带他做核磁共振, 带他做计算机化X射线轴向分层造影 我们带着这个出生仅一天的孩子做动脉抽血 我们感到无助 五个小时后, 医生们说他的大脑完全没问题 也可以完全正常伸展他的双腿 当我问儿科医生这是怎么回事, 她说,她觉得早上他可能抽筋了

S;}%yD y3@#`k0

v@._7]b'x021:47心理学空间@$_,xb,F(b L9pd

Z&C(U6O*Vz0(笑声)心理学空间%Gt7D|\

心理学空间4_2h3]!Q a$`

21:50心理学空间a9N!YNiC!fkCY

I y^8NjKnx0我认为我的母亲是正确的 我以为你对自己孩子的爱 是不同于世界上任何其他感觉的 直到你有孩子, 你才知道那是什么样的感觉

X` g+W W Ss&P dqX0

`0I/Y RC efslQ`022:11心理学空间f G,cfv&w#o

2O~y1J!m? grYjA0我想是孩子让我 认为自己不是个称职的父亲 但我不确定自己会注意到 要不是我做了这么繁复的研究项目, 我遇到了太多奇怪的爱, 然后我很自然地陷入其迷人的模式 我看到光彩如何照亮最不幸的脆弱之处心理学空间-C]$d'PH(O G.c&X

g6?uyf^A022:38心理学空间F7^;h'Y TLq

心理学空间E BC ho3d1o2n8Q

在这 10 年期间,我曾目睹和了解到 那些难以承受的责任, 我也看到了它如何克服一切苦难 我曾经有时会想, 我正在采访的父母是傻瓜 让自己踏上给不知感恩的孩子们一生为奴的旅程 试图从痛苦中获得身份认同 我意识到,从研究开始那天起, 我已建造了一块踏板 随时准备着与他们同舟共济心理学空间#q dEHVaY

心理学空间#Dv5LW a q m1K|

23:09

5?]o ~$G:P"? t fe"M0

p(d(SvS` l0谢谢

{j)dq \#Ux0

!{X RH+}{)b023:11心理学空间*ow@a/F `"c b$N*~V

I-lV5|{? ^D0(掌声)https://v.qq.com/x/page/c0137n6292j.html

f{)ec"v'O0

新一篇:探戈的撩人功效
旧一篇:幽默的结构及神经机制


标签: TED 安德鲁所罗门

延伸阅读
  • TED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选择、幸福和意大利面条酱
  • TED 心流:幸福的秘密
  • TED Dan Ariely:谈论我们受干扰的道德准则
  • TED Dan Ariely 我们是否主宰自己的决定?
  • TED Eve Ensler身体和灵魂的幸福
  • TED朱利安·特雷热:5种倾听的方法
  • TED Tim Harford挫折如何让我们更具创造力
  • Steven Pinker 丽贝卡·纽伯格·戈德斯坦 理智的边际 TED
  • Steven Pinker: The surprising decline in violence 消除对暴力的误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