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空间
繁体 心理学人 > 曾奇峰 > 书序 >

曾奇峰《你不知道的自己》书摘及其书评

曾奇峰 2010-6-18

“As If”的曾奇峰――读《曾奇峰文集随感》

苏晓波

作为一个懒惰和缺少“原动力”的人,我喜欢跟在奇峰后面作演讲,因为那不需要做什么精心准备,你只要与他的观点展开纠缠并加以研磨,就可以在他经过的路上,发现许多原本平淡无奇的土块和沙子,竟幻化成了神奇的石子和精美的贝壳。

我们作为中德班的老同学已经接近九年了,但我们一些交汇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尽管数量不多,但每一次都会给我带来惊愕――那是一些意想不到的角度和观点,但很久以后,你才会意识到,那是一些非常精致和深邃的思想。

记得那还是我们刚刚开始接受德国老师的精神分析培训,一次,我们在街上相遇了,他突然冒出一句:也不知道我们谁成了“父亲”、谁成了“母亲”?当我们经过多年的培训、逐渐领悟到一些精神分析的要旨之后,才体会到,奇峰当时的那句话,既是关于精神分析的问题,也是关于精神分析的答案!

还记得他曾经很热心地为德中心理治疗研究院设计过会徽,那是一种带有太极意象的标志。我当时的感觉,觉得很离谱,精神分析完全是西方的东西,怎么设计成了道家旗幡?现在,我们都意识到了东方哲学与精神分析其实是殊途同归,精神分析最后会与东方思想融合、甚至回归于东方哲学和思想。回过头来,我们会发现奇峰的直觉和先见之明。旅游卫视里面有句我非常喜欢的台词――“人未动,心已远。”当时的奇峰,就已经开始进入这种境界。

当很安静的时候,我能感觉到,用“温柔”和“略带羞怯”来形容奇峰绝不为过,但是,当他奋起维护他内心的信仰和事业的时候,他就由“阴柔”转而“阳刚”,成了武林高手,眼中放出奇异的光芒。其实,奇峰绝对不是一个盲目的信仰的追随者,没有经过他的思想“施虐”过的理论,他是不会相信的。相信他是最早对于精神分析进行批判的人,早在中德心理治疗研究院精神分析训练的早期,大概七年前,他就写过一篇短文,《继承、批判、与发展》,现在读来,不得不承认,奇峰对精神分析的缺陷,的确有先见之明。正因为奇峰的批判精神,我非常相信他信仰和喜爱的真实性。一个透彻地了解了一个人或物的种种缺陷之后,仍然执著地爱着他们的时候,那才是真爱。相信奇峰对于精神分析的热爱和坚守,就是基于批判和怀疑的真爱。不过,奇峰在“战斗”的时候,断不会像我这个“快刀手”,那么“明火执仗”。当属“以己之力、还施彼身”的阴柔的“化功大法”。那份从容和不留痕迹,我真是自叹弗如。

记得施琪嘉在总结中德班精神分析小组的成长进程的时候,曾经用了“战斗的十年”,我深以为意。那么,我和奇峰的关系,用“战友”来形容才最贴切。每次见面,我们都要“煮酒”“过招”。当然,这种较量是看不见刀光剑影的――那种感觉真是痛快!相信,这是每一个男人都可以意会的感觉。不过,我深知,奇峰的阴柔、狡捷多情的眼睛、鬼斧神工的笔触、“总岛主”的胸怀、对复杂事物的本质的简洁的把握……等是我永远无法企及的。所以,我们永远都要“过招”,永远都是

“战友”。

之所以用“As If”的曾奇峰作为标题,是因为“As

If”是奇峰发明的用来给我们这些精神分析老友起外号的,但这是我和奇峰交往中启发最大一部分。如果你慢慢地品味,你会发现,“As

If”是对于神秘的内心世界的最精当的描述。我们所面临的是一个未知的世界,当我们自以为掌握了一点真理的时候,其实只是真理落下的几粒贝壳而已。面对这样一个As

If的世界,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所知道的,就是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我们虽然可以尽情地借自己解读别人、解读奇峰的文章、解读奇峰本人,但那永远都不是他本人,那是“As

If”、那是“As If”的曾奇峰。


新一篇:大 悲 无 泪——评方方的新作《风中黄叶》
旧一篇:《精神分析简介》序--简洁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