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蒂文·平克遭遇“抵制文化”攻击
作者: mints 编译 / 213次阅读 时间: 2020年7月17日
标签: 社会心理 抵制文化 史蒂文平克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2019年的流行词语“抵制制文化”(cancel culture)是指对网上说错话、做错事的公众人物进行抵制的现象。现在,这场抓小辫子的文化运动烧到了哈佛大学的语言学家史蒂文·平克(Steven Pinker)的身上。

一群“抵制文化”主义者致信给美国语言学会(LSA),600多人在这封公开信上签名,要求LSA取消史蒂文·平克的“杰出研究员”的身份。而“罪证”要追溯到平克2014年发表的推文,以及他在2011年出版的《人性中的善良天使》使用的一个词汇。

平克的“六宗罪”

平克在Twitter上有大约60万关注者。他在2015年的一条推文中引用的了纽约时报专栏作者、哈佛大学经济学家Sendhil Mullainathan的研究结果,Mullainathan认为美国社会的警察杀戮的确是种族问题,但是警察和黑人狭路相逢的根源是结构性的社会和经济问题,其中不乏贫穷和毒品战争。平克同意“种族主义形成了犯罪多发区”的观点,他在推文中宣称“警察不会不成比例的射杀黑人……实际上,当警察面对嫌犯时,警察就不会如此(杀戮)。”

LSA的成员因此责骂平克是在轻描淡写警察的暴力不公。

他们还引用了平克在2017年的推文:“警察杀了太多人,黑人和白人。但是,把关注的重点放在种族问题上就会分散解决问题的注意力。”其实平克是建议对每一起枪杀事件建立和飞行事故一样的独立调查机制。以最大程度的减少公民和警察之间发生暴力的可能性。

对平克的第三项指控是他在《人性中的善良天使》使用的一个词汇。平克在描写那位在纽约地铁中射杀了四名年轻抢劫犯而成为民间英雄的Bernhard Goetz时使用了形容词“温文尔雅 mild-mannered”。反对者们认为这不是温文尔雅,而是嗜血如命。

第四项指控认为平克轻描淡写地描述了“对六个女人的实际谋杀以及对女性的厌恶。”第五项指控认为平克“有选择性的选择了一位黑人社会学者的研究,以推进他认为杀戮进程减少的观点。”

第六项指控认为平克的两篇文章中的“城市警察”和“城市犯罪”是种族主义词汇,以支持所谓的“黑人的命根本不重要的”观点。他们说,平克是“和稀泥(dog-whistling)”,即,以微妙的方式处理容易引起争议的政治问题的做法。


平克的抗辩

面对以上指控,平克说“和稀泥是一种有趣的训诂技术,你可以用任何话语解释任何人说的任何事,因为你可以很容易的听到所谓的和稀泥的声音,而这些声音并不是一个人字面上所说的内容。我想,你可以用幻听替代和稀泥,如此的指控是一个腔调。”

当记者问平克,为什么自己会遭受到攻击?平克回答道:“这是一个更大的文化运动中的一部分,这场“寻找要消灭的怪物 Seeking Monsters to Destroy”的运动试图以应有尽有的偏见和顽固偏执指责尽可能多的人,而他们相信这种方式会让世界变得更好。”

*Monsters to Destroy出自美国第六任总统约翰·昆西·亚当斯于1821年7月4日发表的美国外交政策的历史性讲话。

亚当斯表示,美国“不会去国外寻找要消灭的怪物。她是所有人自由和独立的祝福者。她是自己唯一的拥护者和维护者……她很清楚,一旦在她自己之外的旗帜下谋取利益,即使这些旗帜是外国独立的旗帜,她也会使自己超越解脱的力量,在所有的兴趣和阴谋,或个人的贪婪、嫉妒和野心的战争中露出真面目,篡夺自由的标准。她的政策的基本准则会不知不觉地从自由变为武力……她可能会成为世界的主宰。她将不再是这里自己灵魂的统治者。”

平克认为,批评他的人的心态是:“他们并不会把世界看做是一个我们应该能够更好的理解、更好的诊断和更好对待的复杂的世界,他们认为,这是一场战争,是精英和被压迫群众之间的战争。在这样的心态下,分析、辩论和证据只是当权者进行宣传的工具,他们认为,从精英手中夺得权利,并且将权利重新分配给被剥夺权利的人,是必须要产生的结果,而不是试图更加深入的理解社会中的问题。”


两难的美国语言学会

面对内部的纷争,LSA执行委员会致函平克说,“LSA以知识自由和职业责任为己任,对成员的意见和表达进行控制,不是该组织的社会使命。包容和礼貌对于富有成效的学术工作至关重要,包容意味着听取(不一定是接受)所有的观点,即便那些话语可能是令人反感的东西。”

美国的这场唤醒自由主义的运动,就如同60年前运动一样,似乎只是刚刚开始,一场美国的“叫醒铁屋子里的人”的文化唤醒的运动远未结束。但愿在暴风骤雨的运动中,每个人都能有独立的尊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社会心理 抵制文化 史蒂文平克
«精神分析与艺术:无意识的连接 社会心理评论
《社会心理评论》
诋毁真新闻为“假新闻”有何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