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完結時
作者: 李维榕 / 2038次阅读 时间: 2013年2月02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婚姻完結時

當婚姻完結時,法律上的瓜葛還算容易解決。情感上的瓜葛,卻是千絲萬縷,剪不斷、說不清;涉及的人物眾多,不只離異的夫妻,還有他們的子女。初見這一家人時,他們最大的憂慮是小弟自閉、冷漠,不願與家人溝通,是大姐主動把母親及弟妹帶來接受家庭治療的。

一個單親家庭,母親與三個子女相依為命。兩個女兒已經上大學,小兒子也就快完成中學,父母的分離,照理不應該對他們有太大影響,但是小弟說起自己的感受,沒有一宗不是與父母有關。原來在父母離婚的過程當中,他有九個月時間單獨與父親同住,經歷着父親的情緒高低起伏和失控,讓這個十多歲的青年人無所適從。因為兩個大人不能對話,小弟需要在中間斡旋。他說:「阿爸並不想離婚,不停迫我去說服阿媽。我都盡力了,但是一點都不濟事!有時覺得自己好像扮演着無間道!」

問起這個經驗對他的影響,小弟說:「我本來是個很有熱誠的人,但現在我的熱誠都冷卻了,只是麻目度日。」

這青年人一旦打開話匣子,便真情流露。果然是個熱誠的人,只是像很多離婚家庭,人人各懷心事,卻很少分享心底的感覺。這次小弟的坦率,讓全家人都很驚訝。兩個姐姐都說要增進家人溝通,但是她們自己也並不容易表達心意。大姐是那樣地維護着母親,一切都以母親為中心,即使有不同意的地方,也不會爭辯,正因如此,她與父親便勢不兩立。都說二姐對大姐惟計是從,缺乏自己的意見,其實也並不盡然,姐弟中她與父親最接近,父親每次打聽家人消息,都從二姐入手。

她說:「父親很迷失,那天他打電話約我去茶樓,坐滿了人,還要搭枱,他卻放盡喉嚨,不停駡人,像個瘋子似的,讓我尷尬死了!」話雖如此,字裏行間,卻可以聽得出她對父親的關懷。

冤家路窄

母親說,二女兒最愛與她頂撞,小弟最讓她擔心,只有大女兒最窩心!這一段話,正正圈點出了三個兒女,在離異的父母當中所扮演的三個不同角色!

我們正在製造機會鼓勵這一家四口好好交流,父親在國外突然回港,母親提意邀請他一起參加會談,三個孩子卻並不熱烈。

大姐說:「如果他來了,我就會一聲不響,只挨他駡!」二姐模棱兩可。小弟卻不往搖頭:「不要再叫他了,再叫,我會崩潰的!」父親沒有來,他們卻寃家路窄,竟然在路上碰到他 。

那天恰恰是大姐的生日,她說:「我們去公公婆婆家,在門前不遠就看到父親,他把我當作透明似的,望也不望一眼,只截住弟妹談話。我拉着母親走了,一方面慶幸不必與他接觸,一方面又有點失落!」

我問她們:「你想與父親修好嗎?」姐弟三人都默默點頭。母親卻突然責備二姐沒有向父親表明立場,她說:「你既然不想他來煩你,就應該清楚地打電話告訴他,並且叫他不要去煩公公婆婆!」

母女爭執

對於母親的要求,二姐反應很大。其實每次會談,母親與二姐都有大小不同的爭執。每次都是母親振振有詞,二女兒卻從一個說話利落的少女,變成一個鬧脾氣的小女孩,完全沒法表達她的真意。治療師的工作,就是抓住這些平時不了了之的互動形式,協助家人跨越;因此,我鼓勵二姐不要只是與母親鬥氣,而是像個成人一般,好好地解釋自己的立場。

幾經辛苦,二姐終於對母親說出自己的本意:「我是否與父親通電話,應該是我和父親兩人的關係,是我自己的決定,而不是為別人做,或者被迫去做!」

小弟也在旁幫口說:「那是她的自主權!」

二姐的真正立場,原來與母親的想法甚有出入,大姐又習慣性地為他們調和。其實大姐心中並非全部同意母親的做法,只是因為沒法說服母親,只好依她。但是這一次她反常地不再只是服從母親,終於說出心底話,她說:「母親說話,一向都很權威,又很苦澀。從小到大,她都是不斷向我們投訴婚姻不幸,讓她浪費了二十多年的時光,說起這事來,她就十分負面。我們都勸她要放下,但是一點作用都沒有,只好順着她!」

母親說:「我從小就是這樣說話,要改也改不了。我當然也想放下,就是放不下!」

走出谷底

原來母親婚前是做服裝設計的,婚後一直待在家中,離婚後,她更是全部心意放在子女身上,照顧三個孩子,是她不肯走出谷底的藉口。兒女都已是成人,但是她每天都為他們打點一切,為他們擔心。

她承認:「即使他們叫我不要擔心,我立即就會擔心起來,認為他們一定有事瞞我!」

說起母親自己的生活,那才是三個孩子最大的心結。大姐固然是母親的心腹,但表面上專與母親作對的二姐,以及冷漠的小弟,原來也是同樣擔心父母親無法重新生活,一直困在離婚後的深淵。

父母分手了,他們之間的恩怨情仇,卻往往繼續纏繞在子女身上。怎樣收拾婚姻破裂後的千愁萬恨?怎樣讓劫後餘生的每個家人重拾新機?那實在需要一段過程,一同努力,打開心鎖,一步步地重整彼此互動的每一層次,才會步向康復的路程。但是最重要的,是他們願意改變!

我向母親說:「要放下多年的包袱當然不容易,但是你想改變嗎?」她說:「當然想!」我說:「那麼,就邀請一家人一起衝破目前的限制,一同成長吧!」他們四個人都自動地站起身來,向彼此伸手,互相承諾,化悲忿為動力。

事後他們各自在回饋表上填寫:

大姐:媽媽的改變或處事方式對家庭和諧舉足輕重,要妥善處理。嘗試替換另一種心境和方法解決問題。

二姐:更加理解家庭各成員的憂慮,以及他們內心的困惑,希望各人接下來都能夠為對方努力改變。希望母親能積極生活,平時總不會向母親透露自己的心事,很高興能藉此機會讓母親接觸到自己的內心世界。

小弟:更明白二姐與媽媽之間的問題,這次切實找出解決問題的方法,協助彼此走出離婚的迷霧。

他又寫下:單獨一個人的努力並不能令一個滿目瘡痍的家庭起死回生,很期待、很相信能建設一個健康的家庭,修補心裏的傷痕,彼此重新開始吧!

最讓大家興奮的地方,是母親也願意與兒女一起改變,重整自己的生活,做自己喜歡或令自己開心的事,不再左右子女的選擇權。

所謂家庭治療,其實就是讓受傷的家人,學習如何為彼此療傷。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在醫院裏 李维榕
《李维榕》
一屋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