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拉康对自闭症的一点说明
时间:2021年06月15日|303次浏览

来源:弗洛伊德事业学派(école de la cause de freudienne )

作者:让 - 皮埃尔 · 鲁永Jean-Pierre Rouillon

翻译:张甲秀


对于与一些会说话的人的相遇来说,自闭症仍然是一个谜,自闭症这个词本身就是我们现代社会如何处理精神问题的范式。

实际上,从自闭症问题来看,其关于孩子精神疾病的概念已经变得过时,逐渐让位于残障的维度。在身体深处,在神经元和基因之间,残障找到了它的假定原因,被称为一种缺陷、机能障碍,通过学习作为补偿,可以让自闭症达到自主,对于自闭症被认为是整个社会关系的退化来说,这是糟糕至极的。

从他很小的时候开始,我们对于他的障碍给予一个诊断,对于刺激和经受的学习,让他离开他的世界,最终以被感觉有用的方式生活在我们的世界中。我们猜想,这是无尽的任务,让这场投机的各个主角,几乎没有休息,这在书上、报告上和证据上都可以找到。

这是自闭症向我们揭示的另一面,它不再是专家的问题,不再是社会对人类状况提出质疑的问题,而是社会的问题,它在媒体和网站上得到了充分的扩展。在那里我们可以找到大量的信息、肯定、建议和系列手册,它们并不总是朝向严谨的,而更为经常地朝向要求和谩骂。

这是一种触及他们存在深处的痛苦的标志,人们以一种或另一种方式关注这种返回到亲密范围的体验。因此,在一个将交流作为其最基本价值的社会中,自闭症患者是一个标志,通过这种丢回内在冲突的经验,人们关心于其他的方式。在一个将交流作为它最为根本性价值的社会中,自闭症是一个信号,被认为是僵局的症状,具有无法忍受的面向。

这是被弗洛伊德所警告的不可化约的文明疾病,精神分析家可以乐于解释这种标记,以每次将自闭症丢回到呈现出占主导地位的特定星座的方式,从而给予在历史所打的孔洞中以意义。此外,这是他通过在家庭历史和事件的登记中记录因果关系来做到的。弗洛伊德的学生,他们乐意将精神分析绑缚于心理学,希望消除精神分析的发明所呈现的丑闻,他们首先致力于自闭症的发展性解读,从而在关系中,确切地说是孩子与母亲关系的缺乏,找到它的根源。这种完全符合时代精神的阅读,正如坎纳 (Kanner) 的文章所证明的那样,这当然是有道理的,但这对精神分析对自闭症的治疗一点儿用都没有,实际上迷失在了对修复和退化的虚幻途径之中。这种对精神分析路径的偏离必须付出高昂的代价,导致人们认为精神分析是治疗自闭症的不适宜方法。

这正是拉康在他的教学中一开始就抨击的对精神分析的偏离,这种偏离不仅体现在理论方式上,也体现在给予了我们在儿童的分析治疗上的确切指征。一定数量的指征相关于自闭症的问题,我们应该考虑到以下事实:从研讨班1开始①,拉康用了两节课来讨论自闭症的案例,迪克案例和小罗伯特案例。

在这两节课中,拉康给了我们对自闭症患者生活的世界的精确描述,一个所有的象征都是实在和在镜像关系中想象找不到形式的世界。然而,在我们在行为层面上只看到躁动(agitation)、破坏和错乱(égarement)、困境的地方,拉康注意到了一个主体的存在,这个主体对抗着驯服于他的无边无际的实在。拉康根据的不是这个混乱不堪的主体缺失什么,不是他在与实在搏斗中对于他来说缺少什么,而是对于人类交流来说是什么捆扎了实在。捆扎实在的,正是“狼 le coup”这个词,在这个词中,法则以其疯狂的一面呈现。自闭症因此也与超我打交道,不是那种将欲望置于法则的俄狄浦斯超我,而是凶猛的超我,将欲望交付给大他者的享乐。这个使得欲望经受到全部的失常的疯狂能指,然而也是在他所探索操作的世界中所支撑的能指,是分析家罗西纳·勒弗尔Rosine Lefort从一开始就具体化在她与主体相遇之中被他所抛掷的能指。她可以通过命名一个又一个来具体化这个能指,这些对主体的各种不同的尝试,为的是在实在中打洞。这就是他可以沉迷受洗场景的原因,在那里他的身体最终抓取了面对大他者血盆大口的外在对象的形式。

我们也可以从第一研讨班那里找到是什么指引着分析家与自闭症的相遇:自闭症与能指打交道,他像所有的主体一样,是能指的效果,分析家必须在对他说某些东西面前不要后退。拉康随后明确提出在自闭症中能指游戏的本质②,以及相关的根据是什么。

在自闭症中,能指并没有在它的连接处,在它的意义面向上呈现出来。无论是在掌控方面,还是在与其声音内容产生鸣响相关的满足方面,它都表现得独一无二。至于说,它不应该位于意义的岸边,而是通过重复的声音开启一种单一书写的展现,在这种单一书写中,在从一个地址到另一地址之中,所听到的东西可以找到满足。正是这种从一个到另一个的地址中,显露出丧失的地点,使得主体从其存在的献祭中解脱出来。正是这条道路让自闭症主体能够建立一个空间,在这个空间可以匹配进其与实在的关系。构建自闭症世界的不是语言,而是他的特殊语言,给予了在与他者的对话中找到满足的材料,满足限制了对享乐的无限需要。

精神分析师不应该对自闭症退缩。实际上,从他可以从他自己的分析中解脱出来开始,他可以向同意于此的自闭症主体提供对话的机会,在这个过程中,对话可以编辑进新的地址,提供一种在听觉粉末之上的独特道路。


①Lacan J., Le Séminaire, livre I, Les écrits techniques de Freud, Paris, Seuil, 1975, chapitres VII et VIII.

②Lacan J., Le Séminaire, livre XI, Les quatre concepts fondamentaux de la psychanalyse, Paris, Seuil, 1973, chapitre XVIII.

 



张甲秀:精神分析家,接待成人、儿童心理咨询与精神分析。

标签: 自闭症  拉康  弗洛伊德  儿童障碍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