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座流行的分析—非理性文化的批判
作者: 瞿海源 / 5253次阅读 时间: 2013年3月15日
来源: 中央研究院社会学研究所 标签: 星座 占星 社会学系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星座流行的分析—非理性文化的批判

瞿海源

中央研究院社会学研究所

国立台湾大学社会学系

一、占星术和星座与科学的争议

科学界反对占星术

一九七五年美国 186 科学家,18 位诺贝尔奖得主,在the Humanist 期刊上发表反对占星术的声明,这个声明至今仍受到重视,在因特网上目前有 1080 篇网页在讨论。在声明中,这些科学家指出「那些相信占星术的人应该知道占星术的说法是没有科学根据的」,他们强调古代的占星者对地球到各行星和其它星球等距离并无概念,而现代科学家已经能够同时也已经计算出这些距离。从行星或远方的星球对地球产生的引力及其它的效果极为微小。认为星球和行星会对人出生时发生影响甚至决定人的未来,是错误的。遥远的星星会在某些日子或时期有利于特别的行动,或是出生时的星座决定个人与他人相合或不相合都是没有根据的说法。科学家们也忧心媒体推波助澜的传布星座的信息,他们指责著名的媒体,包括报纸、杂志和书籍如此传布星座信仰会造成不理性和含糊笼统的心理。至于现代的民众为什么会相信占星,他们认为是在不确定时代里,人们企求在做决定时能有所依循,占星命定的说法对某些人就会产生作用。科学家强调「我们必须面对世界,而我们也必须知道我们的未来由我们自己来决定,而不是由星星来决定」(the Humanist 1975 35(5):4-6)。

一九九四年,自然( Nature) 周刊,主编指出「占星术实际上就是一派胡言:有关星座的说法完全不正确。并没有证据显示行星会影响人类行为」(Nature, 1994.3.17:185)。到底星座对人类行为乃至命运有没有影响,既然占星者宣称有影响,就成了科学实证的问题。

2001 年法国和印度的两个争议

在法国,科学家最近抗议巴黎 Sorbonne 大学颁发社会学博士学位给占星家 ElizabethTeissier。科学家担心这位前总统密特朗的占星顾问会利用她所获得的学位去支持大学承认占星学为一个正式的学术领域。天文学家,同时也是法国科学信息协会会长 Jean- Claude Pecker和四位法国诺贝尔科学奖得主计划写个人信件给教育部长表示反对。(Nature 2001)

从网上查知 Teissier 的论文题目是 A situação epistemológica da astrologia através da1ambivalência fascinação/rejeição nas sociedades pós-modernas",中文题目是「透过迷恋/排斥的矛盾心理来探讨后现代社会中占星学的认识论问题」。如果是这样,似乎主题应该还是社会学的,而不是占星学的。如此看来,科学界对于像占星学这样的伪科学还是很敏感的。2001 年6月2 日纽约时报报导巴黎大学一位社会学讲师 Judith Lazar 在法国 Le Figaro 报抱怨说反对者连论文却没看就批评是不对的。不过,Teissier 的指导教授 Michel Maffesoli 据说就是对死气沉沉的社会学有意见,认为有创意的课题可以带来一些新气象。社会学家杜罕(AlainTouraine)则说这是韦伯和涂尔干之间的对立,和 Teissier 无关。他指出韦伯强调所有的结论都应该有客观的证据。似乎Teissier 的论文可能没有提供充分的客观证据。

在印度最近更发生科学家更大的抗议,印度大学基金委员会在 2001-2002 学年度核定补助大学设置占星学学士、硕士、和博士班,提供各校五个教职名额、一个图书馆、计算机室和星座数据库。有趣的是这个建议案是由印度的科技部长也是教育部长,Murli Manohar Joshi,所提,Joshi 本身是一个物理学家,他相信科学众所寻求的所有答案都被埋在古梵文的吠陀经和 Upanishads(吠陀哲学经典)。印度重要的科学家谴责这个决定,认为该是让伪科学和迷信获得学术正统的地位,有些科学家也认为这对印度科学的信誉是一种打击。国家科学院已表示强烈的反对,不过政府并无软化的迹象。

同时,据估计,在大约两百所大学中,可能会有三十五所大学跟进。

细胞及分子生物研究中心的主任 Pushpa Bhargava说:「在纯科学研究的经费受到影响的状况下,实在没有理由花费巨额经费到吠陀占星学这样的伪科学上面」。相对的大学基金委员会主席 Hari Gautam却说占星学够资格是一种科学,他认为这个主题需要探讨、调查和研究。两位大学基金委员会的委员,S.K. Joshi,一个物理学家也是前科学及工业研究委员会的主席,以及新德里尼赫鲁大学分子生物学家Sipra Guha-Mukherjee 都同意这个计划,而发展印度第一个超级计算机的科学家 Vijay Bhatkar 也公开支持。

科技部秘书长 Valangiman Ramamurthi 说:「无疑地这个决定就等于正式承认占星学是一片科学,我不想说这是对还是错,但是假如有人向我提出有关占星学的研究计划,我们会先评估计划本身有没有科学的意义,再决定是否资助」。(Nature 411: 227; 2001)印度这个资助大学设置占星学课程乃至等同于承认占星学为科学的政策,显然对世界占星学的发展以及对科学的影响是非同小可的。支持这个计划并主导促成等并非传统的印度占星学者,反而是印度科学界的领导阶层,虽然反对的也是很有地位的科学家,但是不但目前得势的一方是支持占星学研究的科学家,同时更重要的是这些科学家本身挺身支持占星学的效果。根据简单所有长的报导,我们无法深入了解印度科学家支持和反对占星学研究的更详实的情况。例如,M. M. Joshi H所说科学众所找到的所有答案都被埋在吠陀经典中,到底是什么意思?是指星象方面的,还是真的指所有的科学发现?是指吠陀经典蕴涵了许多科学的知识?古印度科学文明超过了现代?贰只是说古印度科学文明值得探讨?或是支持者本身相信占星术,认为占星术本身就是值得肯定的科学?

占星学若是一门科学--验证星座与人格及职业间的关系

占星学一直不被科学界所承认,印度政府这样的决策显然和西方先进国家很不相同,法国Teissier 的案子主要还是看出来西方科学界不承认占星学的基本态度,而Teissier 个案也不能算是占星学被举行界所承认的证据。Goldberg (1979) 论称占星术是「科学的」,因为占星术确实预测了个人人格倾向与星球之间的相关。而这种关系应该是可以验证的。但是占星术所提出的各种假设,几乎全都不成立。其实占星者和许多研究者也都试图透过科学的方法来检证占星预言的正确性。

星座与人格特质的关系

加州大学的 Bastedo 教授在一九七八年经由加州大学调查研究中心,调查了一千个人,发现在三十三个依变项当中并没有和星座有显著的相关。他的结论声称流行占星术的许多说法是不成立的。被占星者倚重的高葛林(Michel Gauquelin)火星效应的说法一直争议未休,而高葛林在一九八二的一项研究,收集了二千位欧洲成功的专业人士的个人传记式的人格特质和星座的数据,结果在人格特质和星座之间并无相关存在(Gauquelin 1982)。Russell 和Wagstaff在 1983年于利物浦大学和新堡大学对 350 位大学生进行调查研究,发现太阳星座和在艾森克人格测验而显示的个人外向及神经质并无相关。一九八二年 Saklofske, Kelly 和McKerracher 的论文指出在纽西兰 241 位接受研究的大学生当中,学生的星座和外向、神经质和精神症之间并无显著相关。

星座与职业

McGervey在一九七七年的论文中,从美国著名科学家名录(American Men of Science)以及美国政治名人录(Who's Who in American Politics)收集到23109 人的出生日和职业,总计分析结果显示星座和职业面向没有任何关联。Dean, Kelly, Rotton 和 Saklofske 在一九八五年的论文中,指出 Alan Smithers 在卫报上 1984 年发表系列报告称从英国普查数据中,收集了 1461874 男性和 842799 女性的出生和职业资料,经过 15 位占星者连同占星协会会长,来预测某些人的职业,结果在若干例子中,有超过平均数的人被预测对了。但是 Dean 等人重新分析指出,如果将社会阶级和自我选择的因素考虑进去,不以星座做预测也还是可以解释。于是,自我归因(self-attribution)应该是最合理的解释。

人们为什么会相信占星或星座的说法

在探讨人们为什么会相信占星或星座的说法时,McCoy 指出只要用让人印象深刻的「科学」术语来陈述,人们就会相信(1985)。我们可以看到许多占星者,或是谈星座的人都喜欢强调科学家如何证实了他们的某些观点。根据我们对九位占星者的访谈,他们也多有这种倾向。但是很重要的一个情况是,他们在举科学的证据时却含糊其词,并不能明指是那一个科学研究者的那一个研究,只是说法国科学者曾经证实什么什么,到底是什么也多语焉不详。可是很明显的,他们试图以科学家的话来取得人们的信任。Mermin (1998) 指出不同领域的科学家很容易会误读彼此的研究著作,特别是在占星方面。换言之,我们可以看到占星者似乎是最常曲解科学发现的。因为占星者基本上多没有科学的训练,可是他们又喜欢找科学家来背书,因为是拿科学证据来支持自己,就很容易以曲解的方式来达成目的。

Koptas (1987) 在波兰的研究指出,人们比较对科学研究的具体结果和解决问题的方法感兴趣,但对如何获得这些研究结果的细节没什么兴趣。于是科学家和一般人之间就存在着知识的落差,这样使得人们容易接受那些运用科学术语的新神秘主义。对另类医疗、第六感、占星术的信仰就是这波非理性主义的指标现象。值得注意的是,在波兰是农人和老人不相信针灸,而最相信的却是受过技术训练的专家。Feher (1992) 在美国纽奥连斯的调查发现,高教育程度高收入的人比较相信占星。

Glick (1986)在「自证预言:占星信仰的心理」一文中,指出人代通常会找寻可以肯定自己所提假设的证据。也就是倾向于找一些证据来证实自己所提的假设,对于那些与假设不合的证据就加以忽略,甚至视而不见。就以这篇论文收集文献的过程也还可以看出这样的倾向。我们在正统的人文社会科学书刊上找资料,其实这些研究,正如我们到目前为止所提的证据,多半是段占星的。有时我们碰到反对占星的我们会比较兴奋,对少数支持占星的研究结果,就会加以轻视。不过,客观来讲,我们透过社会学摘要而找到的论文绝大部分确实是提出证据来否定占星的预测。Glick认为只取肯定自己假设的策略是造成占星信仰流行的重要因素。占星者式喜欢谈星座等人确实有更强的习惯只提有利于自己说法的「证据」。占星的书多半并不理会,更不会引用反对占星术的研究证据,也可以说占星者最擅长的就是自圆其说。甚至可以说占星者在学习过程中,就是学会这套本领。

Adorno 对占星流行的研究与把批判

Adorno (1974[1994]) 曾经就洛杉矶时报星座专栏进行研究,写了一篇「群星降临」的长文( the Stars Down to Earth),这篇论文在1974 年出版,后来在一九九四年被收到一本书里,这本书就以这篇文章为名,再加上「与其它论文化中的非理性论文」(and other Essays on Irrational in Culture)。Adorno确认占星术就是一种非理性的文化现象,同时他试图就社会及心理层面加以分析。他认定当时占星在欧美确实有流行的情形。他表示对对占星术本身没有兴趣,而是对占星流行这样的社会现象觉得有必要加以研究。占星专栏书刊的大量增加主要还是要了解是否相当数量的人对占星有所感受。人们这种感受远比占星术本身要值得研究。透过对占星流行的研究主要是在发掘若干社会趋向的「症状」(symptom)以及这个社会所拥有的心理趋势。

在分析过1952-53 洛杉矶时报 Carrol Righter占星预测专栏后,Adorno首先提到的解释概念,是依赖性。洛杉矶时报占星专栏其实先就假设读者依赖的需要,甚至这种需要是被有意加强而又加以剥削的。在组织的社会(organized society)的历史里,大多数的人本来就是依赖的。现代的社会愈来愈复杂,无数的组织都牵制了个人,趋势愈来愈强,而又无法全然理解。甚至现代人的休闲时间也愈来愈受到社会的控制,社会里流行的非理性文化,包括占星也就容易被人们接受。

人们相信那些骗人的预言(prophets of deceit)不但是因为他们的依赖感以及依赖一些更高更终极的力量,也是因为他们自己不愿意承担压力。占星术就是这种情形,也就显示了人们的依赖。人们在认知到自己难堪的依赖时,也正表示自己的无能、于是多半就会把这种无助的依赖和无能投射出去,会说是华尔街的阴谋,是「星座」。占星名家经常就在操弄人们的依赖性,有时更是过度玩弄。有趣的是,许多相信占星术的人倒不是真的那么相信,他们常常对自己的信仰有着一种任性和半讽刺的态度。对占星术不是简单的依赖而已,实际上是依赖已经是意识形态(an ideology for dependence),它使得痛苦状况因此而比较可以忍受、。人们觉得每样事情和每样事都相连,他们无法逃脱,但在同时整个机制又很复杂,人们也没法了解其存在的理由,他们怀疑这个封闭的有系统的社会组织并不真正能满足他们的需求。而占星术和极权政治就声称有简单的办法提供所有的解决和答案。把复杂的机制他约为简单而机械的推论。即使是心智正常的人也难免会接受这类幻觉。

现代社会虽然进步,但自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似乎就迈向自我毁灭。世界似乎到某个时候就会全然爆炸毁灭,个人却无能为力。人们普遍存有命定不安的心理,占星可就以「假理性」的形式,排除人们的焦虑不安。非理性的占星术其实是放火时就准备好灭火。

占星术本身并没有超越性的信仰(transcendent faith),对神的崇拜被对事实的崇拜而取代。占星术相信星座会影响人与社会,是相信那就是事实。Adorno认为即使这是事实,那么天上的星球为什么以及如何来决定人类的生活(human life),占星术却从来没有解释过这样的根本问题。

天文学和心理学在现代科学发展过程中,各自独立,天文现象和心理现象彼此不相关联。占星学就是把这两个不相关联的连接起来,也就只能用非理性的方式和知识来达成。这种以武断的方式将不关联的连接起来(the arbitrary connection of the disconnected),现代科学知识很容易就可以将之解开,但是对一般人而言,这类科学知识还是相当奥秘。相对的,占星术这套奥秘的知识倒是容易学习,也就流行了起来。其中主要还是现代人的似有知而实无知(semi-erudition),人们看起来有知识,却也相当无知。现代知识工作的分工(division of intellectual labor)也减弱了人们整合和分析的能力。占星可就容易乘虚而入。

占星可就和电影和电视的流行一样,是一种商业剥削(commercial exploi- tation)。占星术的意识形态和现代商业利益很容易结合。服从和顺从是占星的先验条件,这种意识形态其实已经整合威权人格的意识形态中。占星术倡导星座主导人生,如有什么负面的状况都可归诸于远方星座。也和现代的流行文化产业一样,主要在驯服人们接受权力的现况。占星也具有妄想的特征,和纳粹和共党运动有相似的特征。占星流行是整体社会逆退(retrogression)的症状,显示无意识地企图导引而强化社会控制,本身最终是非理性的。

Adorno对占星的诠释和批判大约可以摘记如下:严密组织的社会、自我毁灭的世界、商业剥削机制、威权妄想性格等结构因素遂行社会控制,个人无所逃于现代世界,形成了依赖的意识形态,又只是似有知又无知,占星就提供了简单、机械而非理性的解决办法。而占星其实又是诸种社会控制机制的部分,特别是威权机制。这样的架构,颇具批判意义,其中论点有启发性,但也似乎还只是假设。

二、占星「学」在台湾的发展

台湾的占星者推动太阳星座风潮

我们在二○○○和二○○一年访问了九位台湾知名的占星者。在九位我们访谈的占星者当中,只有一位在英国学习占星学,但也并不是正式入学,更没有获得学位或结业。G 被他的学生说成去美国留学学过占星学,但他本人表示他去美国 AFA,即美国占星联盟(American Federation of Astrology)买书,跟那边人谈了一下,没有参加过什么正式的课程。G 自称在台湾时和美国一位女士学习占星学,但对于学习经过多避而不谈。H 跟 G 学了三年,自己不喜欢念书,就靠在G 那里学会的一套行走江湖。目前她有意先赚一笔钱之后,去英国学占星学。I 也是 G 的学生。后来考上大学的大陆研究所,继续钻研占星学。原则上这时并没有上课,只是却还一直跟老师接触、借书来参考。研究所毕业后,自己念占星方面的书。B 从小和在气象局工作的叔父学天文,占星术大约是自学的,G 和 G的学生强调 B是向G 学的。C是 B的学生。A 是先自修中国传统的术数,后来在 1989 年开始学西洋占星。F 念大三时开始对占星有兴趣。一九八一年译 Linda Goodman 出来,没有全部译出。F编译占星书籍为时甚早,影响极大,后来许多人都从他编译的书入门。D 在 1981 年暑假买了第一本星座的书。后来都靠自修,在电台和电视都有谈星座的节目。

几乎每一个接受我们访问等都自称是严肃的占星学家,别人都是搞太阳星座搞赚钱。在台湾有一个比较奇特的现象,就是这些在媒体上从事写星座的,写专栏的,那些人是不算命的,就是说做太阳星座的人,他不职业,可是占星家不一样,不职业就会停滞,就会有这种一个差异。(a)

从整个系统去看,十二星座很简单,把人分成十二种,占星学它是每个人当成一个,你有你的出生时间,你有你的出生地点,所以你有你各人的命运,它是一个,它不能全盘一概打死,这是一个基本上的一个差别,所以占星家会认为说,星座搞坏了。(a) 还停留在像现在看到的,一周运势啦什么的。因为它有一个固定的规则,套公式。其实从理论上来讲也不应该这么讲。(b)

星座在台湾在我的认知中是先有星星王子十二星座大卖之后市面上的书才开始慢慢出来的。但是我还是要强调单调推广星座是很大的风险。(c)

基本上我必须说星座在台湾的发展,到目前为止,还在骗人。那这个话是一个很可怕的行为,甚至是一个很可怕的指控。我自己在做这个工作,我怎么可以讲它在骗人。(d) 我不愿意去上那个节目是因为知道你们要谈的东西,我跟他讲你要我谈可以,可是我要谈月亮星座,因为你要配对嘛;那从占星学来看,你要帮别人结婚嘛,你不能从太阳星座来看呀,那个东西不准呀,那个东西准度太低了嘛,那个东西可能在刚相处有用,之后完全没用,要结婚,要从月亮去看。我要谈月亮,你不让我谈,我就不上。那就不让我上了。我就坚持这个部份,因为我觉得这个太重要了,你要影响人家一辈子的婚姻,这里面不能乱来。(d)我很清楚在这个时代需要有一些人出来说一些话,那如果我不说就是别人说,所以我决定我要说,那我也慢慢修正我的了一些方式,所以你说为什么我好像最近出现在电视上,因为我做了很多妥协,包括你要我讲每日运势,OK,我讲,在以前这是我不可能做的事情,因为我们不能把人很简单的分十二种,但是你也必须承认这个东西会流行,必定有它的社会因素和背景。(e)

以上我们引了a至e五位受访的占星者的七段话(a至e的代号和前述A到I的代号无关),很清楚地显示自认是严肃的占星者,都非常强调讲太阳十二星座是不对的,是骗人的,甚至是乱来。然而,这五位也都是在媒体上推动星座风潮的。他们不但清楚讲十二星座是不对的,但自己还是在媒体上常常,甚至是天天都在谈论十二星座。因为如果讲求占星术,就只能谈一人一命,不可能受到阅听大众的欢迎,也就是说,总不能一直谈名人的命,甚至谈一般人的命,大家不感兴趣。倒是谈到这个星期什么星座的人运势如何,甚至谈什么星座的人性格如何如何,观众听众才有兴趣。于是,单单从自居占星者而却天天在媒体上搞太阳十二星座,就是在骗人,之所以如此,甚至大大流行,主要就是媒体和占星者合作炒作牟利。然而,更重要的是为什么有数以万计的人,尤其是年轻人会相信星座呢?

我们在一九九九年检阅了大部分的报纸,发现命理或星座以及风水等专栏甚至专版大多是在一九九四年以后刊出,刊登频率则以每周一次最多,每日刊出的多半是农民历或简单的星座。也有一些几个月就停了,不久又出现另外有关命理或星座的专栏或专刊。由此,我们大致可以确定在九○年代中期后开始流行,报纸可能有带领风潮的作用(瞿海源,1999)。在二○○二年,我们再度检阅了十八称报纸,发现自由时报每天都有半版的「命与运版」,大成报一周有三天相关版面,中国时报和民生报还维持一周一个四分之一或二分之一的星座专版,中时晚报和联合晚报在乐透奖流行后,出版乐透版,其中也常有以星座来猜明牌的。整体而言,除了自立早晚报停刊外,报纸仍然支持星座的流行(见表一)。

三、相信占星、星座态度的分析:社会变迁基本调查的发现

在1994 年台湾社会变迁基本调查第二期第五次的调查中,因为看星座已开始流行,就在算命方式一小节中,纳入你相信从占星、星座可以看出命运的题目。这一组题目共有六小题,题干是「您相信命运可以从下列算命方法中看出来?」然后依序问「八字」「紫微斗数」「手、面相」「摸骨」「占星、星座」。在 1999 年进行第三期第五次调查时,这一组题目仍然交保留在问卷中,没有做任何更改。于是我们就可以来看看在五年之间有没有变化,进而可以深入推敲,究竟为什么人们会相信占星和星座可以算命。

从 1994 和 1999 两次调查的结果来看,初步可以看到在五年之间有显著的变化。如表二所示,交叉表分析显示,在两年度的调查中,人们相信命运可以从占星或星座方法中看出来,有显著的变化。相信占星或星座可以算命的从百分之二十六增加到百分之二十七,不相信的则从百分之四十八增加到百分之五十五。相信和不相信的都增加了。这主要是由于原来表示不知道的民众在减少,即从百分之三十五下降到百分之二十四。于是,大体上,相信者没有减少,而不知道却明显减少。总的来说,由于一九九九年接受调查者比一九九四年多了 1974至 1979 出生的,增加的是年轻人口,年轻人知道星座的比较多一些。也由于星座日渐流行,年纪比较大的也开始知道星座这种新的外来的算命方式。进一步的分析,发现虽然愈年轻不知道星座的愈少,例如在一九九九年二十至二十四岁的受访者只有百分之五表示不知道,一九九四年时,有百分之十四,但是二十五岁到五十九岁,不知道的人最却在五年间减少得最多,减少百分之十三至百分之十七,六十岁以上人口就没有什么变化,不知道的增加了百分之一。从这样年龄群不同的变化可以看出来主要是星座流行,使得中年人口也开始知道星座这样的新兴事务,只是知道了却不相信的居多数。相对于其它传统的算命方式,不知道星座的民众减少得也是最多的。也正是星座快速流行的证据。

再就实际算命行为来看, 自陈曾以占星算过命的,一九九四年为 2.1%,一九九九年时为1.4%。差异并不明显。如果从去算命的原因来分析,就有很明显的变化,而这种变化也显示了星座的流行。除了没有人是为了子女管教问题去占星,两次调查都没有一个人是为这个原因去占星算命的。为了住的问题去占星的减少为零.此外,其余各种原因的比例都有大幅的增加。其中纯粹因为好奇的,从百分之十,大幅增加到百分之四十二,因婚姻感情问题所占星的增加得更多,下百分之十增加到百分之四十六,其余各种原因都增加了百分之八到百分之二十三。相对的,其它几种算命方式,在原因方面五年的间隔所造成的差异就小得多。于是,很值得注意的是,在一九九四年,即使去占星,也不太确定为什么原因去占星,但在五年后,去占星或看星座的人,就比较能够明确地说出来为了什么原因去占星。这样的变迁,说明了占星和星座的流行,让人更知道占星的作用。甚至也可以说有愈来愈多的入会因为婚姻感情问题或是纯粹好奇去占星或看星座信息。人们自称因为这两个原因而去占星或看星座的增加了三成以上。同时,为了了解自己的命运去占星等也增加了百分之二十三。此外因为事业、财运、流年、健康的原因的也都有明显的增加(详见表三)。

四、结论

Adorno 提出了一个完整的理论架构来解析一九五○年代美国星座流行的现象,实际上也可运用到欧洲地区,乃至后来的东亚地区。他的分析可以归纳成图一的架构。在论述上,结构性的解释多为理论性的推论,并没有真正的证据来加以验证。在心理分析上,也大多不是根据个人实际的信仰,而是根据 Adorno 本身分析星座专栏所认定的。我们目前这个研究却是企图以实际的个人资料来加以探究,于是Adorno 的架构应该有很大的启示性,而我们实证的数据可以来校验这个架构的效度。

Adorno 首先强调依赖性是人们相信占星的首要原因。占星者就设定人们有依赖的需要。在这里,他特别指出组织的社会(organized society)强化了人的依赖性。然而,在实证上由于个人受组织影响控制而产生依赖性,进而依赖占星的论述可能是很难证实的。在我们的研究中,无法有组织性的指针,但是相信占星者年轻人居多,说是年轻人被纳入组织而增强了依赖性,因而去相信占星,恐怕是没有说服力的说法。星座在年轻人当中流行,组织性的助因可能是有的,例如学校这样的组织可促成星座的流行,但是组织化不一定是促成依赖的原因。「占星名家经常就在操弄人们的依赖性,有时更是过度玩弄」。在本文第二节,我们根据实际访谈,发现几乎所有的搞星座等都强调自己是占星学者,是有扎实的占星技术的,而且非常强烈的指责其它的人搞太阳十二星座,其实每一个人又都在媒体上搞十二星座。这是挑明了自己就是要欺骗人,要利用信者的依赖性。也正如 Adorno 进一步指出的「许多相信占星术的人倒不是真的那么相信,他们常常对自己的信仰有着一种任性和半讽刺的态度。

Adorno 指「占星术和极权政治就声称有简单的办法提供所有的解决和答案。把复杂的机制他约为简单而机械的推论。即使是心智正常的人也难免会接受这类幻觉」。这其中,顺从威权性格是一个很重要的中介因素。在目前我们的资料中,还没有办法直接证实这一点,也就是说我们没有考虑把威权性格纳入问卷来探究。但是这个论述是很有启发性的。相信占星者就是威权性地接受一套简单而机械式的推论。十二星座的说法是有公式可循的,只是绝大部分的信者并没有时间及机缘去学会,搞星座的人就凭这一点套公式的能耐,加上能言善道,临机应变的机智变成威权的权威者。在媒体炒作出若干名家之后,搞星座的就更具有强烈的威权性格,信者就愈臣服在这个威权体制下了。

「世界似乎到某个时候就会全然爆炸毁灭,个人却无能为力。人们普遍存有命定不安的心理,占星可就以「假理性」的形式,排除人们的焦虑不安」。就台湾而言,全球性的自我毁灭阴影固然存在,但两岸关系所造成的心理焦应可能更直接,我们在研究中也强调结构不确定性。这样的心理因素在我们的分析中却被发现并不具显著的影响。反而是个人感受到的无常、个人的不确定性及快乐与否才是影响人们相信占星的显著因素。于是,Adorno 把理论架构拉得很开,提出重大结构因素是促成星座流行的原因,恐怕是杀鸡用牛刀,讲得太严重了。在我们的实证研究分析中,最值得注意的发现是教育程度在高中以上者,比较相信占星。于是Adorno 提出似有知而实无知(semi-erudition)是很有意义的观点。他认为人们以星座「这种以武断的方式将不关联的连接起来,现代科学知识很容易就可以将之解开,但是对一般人而言,这类科学知识还是相当奥秘。相对的,占星术这套奥秘的知识倒是容易学习,也就流行了起来。其中主要还是现代人的似有知而实无知,人们看起来有知识,却也相当无知。现代知识工作的分工也减弱了人们整合和分析的能力。占星可就容易乘虚而入。」对照台湾民众相信占星的情况,看起来有知识的高中以上程度者,却是最相信占星的。他们的知识实际上是相当有限的,他们往往没有充分的科学知识,他们不知道宇宙的奥秘,不知道一个星座有多少星星,星与星之间的距离和关系,他们也没有充分的心理知识。而占星者就是把这两种不相干的系统连接起来,人们没有足够的知识去了解,去解开。星座的说法比起生肖说要复杂一些,对高中以上程度者就有一定的吸引力,甚至也引发了他们的兴趣,于是大家就玩了起来。实际上要专精星座的论述却又不是那么容易,一般人也没有那样的时间和机遇去钻研透彻,于是那些搞星座的就几乎成了一个新的专业。不只是知命的星座专家坐享盛名与财富,就是花了上工夫搞通星座算命的,也成了同侪团体中的小权威。这主要还是在利用人们似有知实无知的状态。

最后,「占星可就和电影和电视的流行一样,是一种商业剥削。占星术的意识形态和现代商业利益很容易结合。服从和顺从是占星的先验条件,这种意识形态其实已经整合威权人格的意识形态中。占星术倡导星座主导人生,如有什么负面的状况都可归诸于远方星座。也和现代的流行文化产业一样,主要在驯服人们接受权力的现况。占星也具有妄想的特征,和纳粹和共党运动有相似的特征。占星流行是整体社会逆退的症状,显示无意识地企图导引而强化社会控制,本身最终是非理性的」。占星者在台湾单单靠比较严谨的占星术是不容易生存的,一般而言,真正占星,是一人一命的算法,是很费时间和心力的,而且市场也不是很大,真正想要占星算命的并不多。占星者在这方面的收入极为有限。然而,传播媒体,包括印刷和电子媒体,包括报纸、电视、电台和出版社视星座流行是一个重要商机,于是在九○年中期后,传播媒体界就共同促成星座流行,从中获取商业利益。在整个商业机制运转和诱惑下,搞星座的人只要有一些条件的,如讲十二星座讲得滚瓜烂熟,口才好,面貌好些得了相,自然就财源滚滚。一些占星者也不讳言,为了上媒体也会牺牲一些占星者应有的原则,如本文第二节所引述。

后记:

自从研究星座在台湾流行以来,自己阅读了一些天文入门的书籍,大体上已经确定搞星座的都完全背离天文的常识。最后,笔者在2003 年七月份特别向中央研究院天文及天文物理研究所袁旗教授询问几个关键问题。不论是占星术式讲太阳十二星座的人,都相信星座和人的命运乃至性格很有关系,但是他们的理论中那些星座都是以地球为中心去建构出来的,往往他们所指称同一星座的星星,其实在物理关系位置上有时是非常遥远的,甚至和旁边的星座更接近,因为他们把星星的分布看成是一个平面而不是立体的。

关于这个问题,袁旗教授的研究助理杨朝钦先生做了明确的答复。我问他:「a1,a2属 A星座,b1,b2 属 B星座,事实上 a1与b1的距离比 a1,a2的距离还小。」他的回答如下:

1.星座的划分其实在不同的文化是截然不同的.以天蝎座(Scorpius)为例,它在 Pawnee Indian文化里被认作两个星座:蝎子的长尾为 Snake,而尾巴尖端的两颗亮星为 Two Swimming Ducks。

2.在古代,南半球的天空以及北半球的很多暗星,因为看不见而没有被归类于任一星座.甚至有的星星该属哪个星座都有争议,如壁宿二(Alphe- ratz),有人认为它属于飞马座(Pegasus),也有人认为它属于仙女座(Andro-meda),一直到 1928 年,才由国际天文联合会(International Astronomical Union, IAU) 订定 88 个公定星座,而每个星星的隶属是由严谨的天区划分来决定的,不再是过去的分群的概念了。

3.即使是如此,仍有一些少数,没有正式定义的星群(asterism)自成一格,如飞马座大四角(Great square of Pegasus),有三颗来自飞马座,有一颗来自仙女座。

4.因此,两颗隶属不同星座的星星反而距离较近的例子是不胜枚举的.即使是只看比较亮的星星, 都可以在星象图上找到.但是在神话(mythology) 里,这些例子反而成为了许多人物角色关系着墨的根据.

近年来法国记者雷尔创立的雷尔教传入台湾,雷尔宣称人类是来自一光年之处的外星人所创造。可能他们认为一个光年已经是很远的地方了,然而离太阳系最近的星球就有 4.27个光年。离开地球一个光年处到底有什么星球呢?

袁旗教授回答称「最近的星是 Proxima Centauri, pi=0.763, 距离=1/pi=1.31 pc=4.27 ly., 你查的数据是对的. 那些讲外星人的都是胡说八道的.」我再进一步问「在太阳系和 ProximaCentauri 之间是否是全空的,没有任何星球或行星?或离地球一光年处有行星或星球吗?」,杨朝钦先生回答:

太阳系和 Proxima Centauri之间可以说是什么都没有, 只存在一些气体, 但是其气压甚至比实验室里所能做到最好的真空环境还要稀薄.既然 Proxima Centauri 是距我们最近的恒星, 在 4.2 光年内的范围内没有其它星球存在.没有任何证据显示一光年远处有行星存在.Proxima Centauri 一般称 之为半人马座毗邻星.

我忍不住向雷尔教会在台湾的会长说距离地球一个光年处,天文学上的证据显示没有任何星星,他回答说:「外星人不愿透露其星球的正确位置 因为他们们认为地球人还很具攻击心。一光年的位置有没有星球, 很难说。或许我们们未知。很久以前,雷尔说太阳系不只九大行星大家质疑,后来果然发现新星球。我们现在对空间距离也有误解,光在空间中飞行非等速移动的。因为个处的空间成份不同,所以光并非等速移动。光年的距离,没我们们想的那么远。」信仰都人的思想影响之大,由此可见一班。

如果以 Adorno的 semi-erudition观念来看,可能不只是似有知所实无知,而是拒绝知识乃至扭曲知识了。

 图一:Adorno 對占星的研究與解釋

表一、报纸星象专栏一览表

 星期一星期二星期三星期四星期五星期六
 4月22日4月23日4月24日4月25日4月26日4月27日
大成报14版1/419版1/4面  19版1/4面 乐透开喜 
中时晚报乐透版 1/4面  乐透版 1/4面 18 版2/3 面 本周星座
中国时报36 版1/4 面 星座运势     
民生报     a16 版1/2 面 周末水晶球
自由时报56版 1/2面 命与运版56版 1/2面 命与运版56版 1/2面 命与运版56版 1/2面 命与运版56版 1/2面 命与运版56版 1/2面 命与运版
台湾日报     20 版1/2 面
台湾时报24 版1/4 面     

共计有 18种报纸,其中联合报、联合晚报、台湾新生报、台湾新闻报、台湾立报、经济日报、青年日报、民众日报、中华日报、中央日报、工商时报均无有关星座的专栏或版面。

有些命理专栏大多与时下乐透彩有相关,另外也有部分命理专栏包括了五行术数、灵数、爱尔兰灵数等中西混杂的作法。

表二、台湾民众对各类算命方式相信的程度(1994,1999)

表三、采用不同算命方式的原因

八字紫微斗数手、面相摸骨占星
1994199919941999199419991994199919941999
管教3554553000
考试77141081168819
财运14181915142111171323
事业33323842313622381531
婚姻21262227222711331046
健康1514171413131381523
6383432450
流年1819241815178251027
了解己命37324329413330382346
好奇18232931243211331042
N29129619020415714464243926
15.615.410.210.68.47.53.41.22.11.4
参考书目:

 http://beaver.ncnu.edu.tw/projects/emag/article/200311/%E6%98%9F%E5%BA%A7%E9%9D%9E%E7%90%86%E6%80%A7.pdf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星座 占星 社会学系
«信仰宗教有益于健康吗? 社会心理评论
《社会心理评论》
重性精神病肇事、肇祸——难解的“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