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的游戏:箱庭疗法十回
作者: 徐钧 禅 / 8060次阅读 时间: 2009年8月22日
标签: 疗法 游戏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箱庭疗法传自瑞士的容格分析心理学的卡尔夫,是基础于容格心理学、世界技术、客体关系理论发展出的沙盘疗法。由日本著名心理治疗家河合隼雄学习并介绍到 日本。后来他发现沙盘疗法其实很类似中国和日本古代的箱庭——即盆景,于是结合东方的意涵,而在日本实践沙盘,称为箱庭疗法。箱庭疗法可以看作沙盘疗法在 东方实践中,整合了东方文化和风格后发展出的传承。

一.箱庭疗法的原理:就那样

箱廷疗法中使用的“就那样”一词,令我想起禅的语言,就是“如其所是”或“本来面目”的意思,这也很象禅师们开悟时所说的一样。

“就那样”在箱庭疗法中是指来访者的真实体验。在心理困扰的病理中,箱庭疗法认为,“就那样”是人内在真实表现的时刻,但生活或社会总可能有别的观念约 束,这些约束会内化成为自我防御个体内在真实的墙壁,而隔断了表像自我和内在机体真实的联系,或者说隔断了意识和无意识之间的联系。这时候烦恼和心理困扰 就产生了。而重建这一联系,使内在机体的真实被表像自我所体验,或者说无意识的内容被意识所真正接纳,则烦恼和心理困扰就得以解脱。

由于箱庭疗法来源于荣格心理学,“就那样”一词又很类同于荣格心理学的“原型”,“原型”代表一种生物机体普遍存在趋势,这一趋势来自生物的长期演化中为 了适应环境而发展出的功能。现代社会由于环境和环境中的各种心理象征物改变或损失了,自我的表像意识走得离开原有的机体真实太远时,那些内心的“原型”力 量的表现就会在某种程度上受到挫折和障碍,而这些被挫折和障碍的能量其实并不消逝,而是以一种烦恼,或神经症状、人格障碍等形式来表现。
“就那样”来自一种东方式语境下解释“原型”的词汇,它类似禅,“就那样”类似禅所要亲证的“本来面目”。当这一本来面目再次在现代社会和生活中被亲证和接触到的时候,烦恼或困扰就自动消逝。

二.箱庭疗法的沙具收集:个人史和资粮

箱庭疗法最重要的工具自然就是沙盘和其中的玩具,而收集其中玩具的工作则是最重要的一个环节。所谓资粮是佛教术语,指一种积累,对于将来道路的酝酿性积累,所谓资粮的更直白意思是要准备将来旅程中的食粮。

虽然箱庭疗法的沙盘和玩具有不便宜的现成的购买,不过现成购买的沙盘玩具一般作为基础沙具比较适当,而想在箱庭进程中获得良好的治疗效果,那在理论上沙盘 最好是具有治疗师个人生命色彩的,那几乎是活的,那些玩具多能折射出治疗师个人的风格。沙盘、沙具最好和该器具的拥有者——箱庭治疗师是一体的,佛教所谓 身土不二。这系列沙盘中的玩具其实反映了治疗师本身的个人生命史,包括阅历、背景、情结、原型、自我的探索、学习、感悟等等。

最好的沙盘玩具类型和数量,是会随着治疗师的生命的成熟而改变增加的。并不存在一种一成不变或现存的沙盘。当我们看到不同沙盘和玩具时,我们一定会看出每 个不同风格和经历的治疗家的一些内在生活,这是箱庭治疗家“就那样”的真实存在,也是箱庭疗法中协助来访者“就那样”的开始。

三.箱庭疗法的设置:守护曼陀罗

守护曼陀罗是佛教中保护修行者不受到恶魔攻击的界限,而心理治疗中的设置就类似于此。设置可以帮助规定好治疗师和来访者之间的界限,并因此能够体察种种移 情和反移情而理解来访者的关系模型。那些来访者试图突破设置的行为因设置的存在,可以被治疗师及时了解,而纳入治疗的进程中。

在箱庭过程中,50分钟是规定的时间,可以根据来访者要求更短,但一般不会更长。而箱庭实践过程中,来访者因为情绪失控而产生攻击箱庭玩具中某些物件的行为,则需要及时加以制止。因为这可能是来访者的自我进入过深或者是创伤激发过于严重等等的结果。

而安全的箱庭治疗室,符合心理治疗行业的治疗师道德伦理,绝大部分设置也类似于其它的心理咨询。但无论如何,这是一个需要特别关注的点。

四.箱庭治疗师在治疗关系中:母亲和禅师

(一) 母亲:箱庭治疗师在治疗关系中

箱庭疗法来自日本心理治疗大师河合隼雄的贡献,而河合隼雄的所学的来源是瑞士荣格的学生卡尔夫的创意,卡尔夫在沙盘疗法创始前,曾经求学于著名的英国精神分析客体关系理论家温尼科特。

温尼科特以足够好的母亲、过渡性客体、包容性环境、真自体和假自体等观点,影响了客体关系理论和自体心理学。其中包容性环境对于箱庭疗法可说有重要意义, 温尼克特说:“最初,母亲本身就是这个促进发展的环境"(Winnicott,1963/1965i,p.239)。此促进发展的环境其特质即是“调适” (adaptation)。

而类似的观点包括包尔比的安全基地、比昂的包容、科胡特的自体客体,这些类似的观点都强调了在治疗时间内,治疗师对于来访者神入理解的重要性。这时候来访者如果感受到自己身处一个安全的、被关注、被赞赏、被原谅、被容纳的抱持性环境,那治疗

这时候,治疗师的角色就如一个母亲,在容格的分析心理学来说,这被称为来访者对于母亲原型的需要。这时候治疗的进展就会自动发生。

老子:圣人无常心。以百姓心为心。

(二)禅师:箱庭治疗师在治疗关系中

禅的禅师所表现的是无缚的自由和平常心的睿智,他对于弟子是充满节制的启发式。因为真实是不可能被言传的,因此关注态度的启发和身教对于弟子是更重要的。 印度——西藏类似禅的大圆满传统中早期也有非语言的持明表示传授。箱庭疗法的本质是非语言的无意识治疗,这因此很类似。因此箱庭疗法的过程中,治疗师除了 母亲角色的关注包容外,陪同一起度过这些制作沙盘的时间是十分重要的,在这些陪同中许多影响和改变尽在不言中进行。山中康裕在《沙遊療法與表現療法》一书 中表示:“沙遊治療最重要的是什麼?就是治療者的在場,也就是說在個案製作沙盤時,有一個專心在一旁守護的治療師存在,這本身就是治療的重點。”

或许真实本身需要治疗师对于自身的触及,而这一触及需要自身的训练。只有当治疗师是足够真实存在时,来访者在箱庭中才有接触真实的可能。而这一自然的对于“就那样”的触及是治疗师所确信的。

有时候,这里会有教育取向的治疗师会觉得,箱庭疗法中似乎除了那个箱庭工具外,治疗师什么都没有干。但实际上治疗师在旁边的神入关注、和来访者对于沙盘的 共同欣赏、和来访者的少少对话,和自己对于真实存在的“就那样”的领悟,都会无意识中深深的影响来访者的无意识,进而产生治疗功效。

禅师明白一件事情,对于真理的开悟终究会需要弟子自己去经历,他不是去指导,因为那样会干扰弟子的心灵的进展,在原来的内容上去附加了新的内容,而是让原 来被附加的内容下的真实被揭示出来。而对于箱庭疗法来说,也是这样,痊愈需要来访者自己来通过该过程来完成,真实的感受通过自己的接触来经历。

五.箱庭疗法的实践核心:儿童的再生

温尼科特曾经说,如果一个人能够恢复游戏能力,他的心理困扰就开始走向痊愈了。

在《村上春樹去見河合隼雄》一书中,两人一段对话也十分说明这点:

村上:有病的人不會创造的故事嗎?

河合:因為心理困扰,所以不能创造。

在儿童时期,我们往往会更自由和忘我的玩,这时候我们更接近生物机体的本性,而随着年龄增长,这些本性越来越被社会所要求的形式所束缚,当然社会要求的这 些形式并不是错误的,只要合理都是生存所需要适应的。但往往的问题在于,我们不知道那些部分才是真正需要防御的,有时候我们会因为某种原因去回避和压抑自 己的“就那样”的真实感受,于是困扰慢慢就形成了。

而箱庭疗法的实践过程,就是让来访者在箱庭的实践过程中自发性和原创性的的去选择沙盘玩具,去根据感受游戏沙子和摆放玩具和布景,这些过程本身极大的促进 了来访者与合乎本性的就那样的感受相接触,在此时此刻获得渐渐的修行进展,而由对于真实本性的渐渐接触,最后导致量变到质变的顿悟。

儿童原型的复苏是一个人的机体和心理回归自然之中,而其实自然并不远,就在一个人的身心之中,只是因为迷惑一直受到不合适的防御而已。现代化的社会进程导 致人的自我表像意识发展得太脱离自己的无意识本性部分,这样子的疏离带给我们的可能是不幸福。而重新发现这一本性中的“灵魂”则使生命重新得到完整的启 动。

六.箱亭疗法的文化原型:来自古代

箱庭疗法中的另一个作用的意义在于沙盘玩具中所反映的文化原型,当代社会的文化象征已经起了很大变化,在文化象征中,古代人意象中的火龙可能是我们现代人 意象中的火车,而古代的骑鸟飞行可能是现代人的坐飞机。现代人类的内心缺乏的原型象征体验的原因在于,现代社会的生活价值和生存环境已经在很短的时间内快 速变化了,而人类内心那些需要被释放的能量却因为这些快速变化的环境中一下子找不到投射物而产生躁动。

箱庭中所体现的古代和现代的玩具物品,能够充分帮助来访者去寻找已经丧失在自己无意识中的古代灵魂,让那些能量得以合适表现并和现代社会重新健康的联结,这些重新获得的与当代自我意识的联结是心理走向健康的关键。

许多传统的沙具,例如各地的宗教偶像、原始部落的内容、传统的儿童玩具、甚至沙和水本身,就是能够产生巨大治疗功效,帮助联结过去、现在和将来的重要工具。

那些原型和“就那样”的感受是紧密联系的,这些原型的被关注和被表现对于个体的意义是重要的。

所以在箱庭治疗师的一方面,一个建议是去多阅读文化人类学和神话学的作品,以丰富自己,对于沙盘可能出现各种表现有理解的可能。尽管箱庭不需要去解释,但这对于理解来访者是很重要的。

七.箱庭疗法的位置象征结构:参考

箱庭疗法的位置象征结构是根据笔迹学等等的结构发展的一套图形象征。但这些仅仅是一种阅读沙盘时候的参考,不能绝对配对。

以面对沙箱的左右上下对照:
上:意识、精神意义
下:无意识、物质、肉体、欲望
左:内部、母亲、过去
右:外部、父亲、未来
左上角:风、死亡观
右上角:火、希望、回避、终极意义、宗教
左下角:水、诞生、发展、开始
右下角:地、堕落、地狱、恶魔
左上方:生命的旁观
右上方:与生命的对抗性
左下方:固执或坚守
右下方:本能、斗争

这一象征图像联结中国风水学和周易,可以发现许多类似的地方,风水学和周易虽然在中国有一段时间被斥为迷信,不过近年从建筑学的角度来讲,风水学和周易有部分还是有一定建设性的。不过这一问题的讨论估计要有对此专门有相关研究的学者来讨论。

八.空:箱庭疗法的治疗进程

空,是一个经常被人误解的佛教专门词汇,它的意义经常被误读成“虚无”、“虚空”、“空的感受”。但这其实是错误的。

空,在佛教经典用语里,它是无主宰和变化无常的意思。

怎么说呢?

佛陀最早的弟子阿说示在偈语阐述道:“一切事物都是因缘条件的聚合而生起,也因为因缘条件的结束而毁坏。我的导师乔达摩(即佛陀),常作这样的教导。”

这里面显示了所有现象都是因缘条件聚合的,因此也会变化,所以所有现象的本质是没有一个主宰者的,这就是真理。而执着一个并不真实存在的不变永恒的存在,那只是引起执着痛苦和烦恼的原因。

箱庭疗法的时间过程显示了一个没有本质的过程,正因为没有主宰,所以来访者才可以痊愈,正因为心理困扰其实是自然的自我调适,了解这点病的概念才发生转换。

容格曾经转述这样一个在中国的故事,当一个地方发生旱灾,当地人请了许多祈雨的人来,都发现没有什么效用。于是根据传说到一个山里请了个据说悟道的道士来 祈雨。当那个道士到达时,大家发现是个衣裳破旧的糟老头,而那个老头找了个房间就自顾自的作每天原来需要作的事情,大家觉得上当了,但过了几天,天就开始 下雨了。有人问这个老头作了什么?老头回答说“当他到达这地方时候感受到这里的天地失去了平衡,所以不下雨。他在这里什么也没有作,只是按照原来的方式合 道而行,自然就恢复平衡了。”

箱庭疗法的过程也是如此,治疗师只要同在,以包容、关注、神入之心,与来访者共处沙盘之中,与之共处文化原型所显示的各各玩具之中,则道不远人。治愈就进行其中。

老子:“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复。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是谓复命;复命曰常,知常曰明。”

九.沙之味:箱庭疗法中的感悟

沙盘的体验首先是全局的,那就是一个关于生命的故事,虽然我们未必真正知道里面的全部,但此一沙盘整体上的其“气”是可以用心去感受的,其“味”是可以用心去回味的。在此之后,联系全局而对于沙盘有局部的考量会比较合适。但这些都是开放性的,而非评价性或解释性的。

一个真正的沙盘不需要分析和解释,尽管沙盘可以用来测量投射。但那些对于图像分析的野蛮分析在箱庭疗法中被批评为治疗师试图的投射。这是许多运用沙盘这一工具的治疗师所不理解的。而这正是箱庭疗法的大禁忌。

箱庭疗法是非语言的和无意识治疗方式。这是箱庭的特征。

箱庭疗法所给予的语境和行境,很类似“禅”。河合隼雄曾经说,形是容易掌握的,而意是难以领悟的。点出箱庭疗法中的关键,作为一个疗法,乍一看,会觉得这 一疗法简单到白痴也可以掌握的。治疗师只要有个箱庭就可以了,然后象木头杆一样站在旁边看来访者作就是了。实际这是一种误解,至于为何是误解,在之上的八 篇段落中已经作了解释,其实箱庭疗法的实践者如果需要作好,是需要很多理论和实践的修业的。

当以指一之手握起细沙之时,沙会缓缓在掌缝间流失,犹如沙漏所展现的时间。

箱庭的共同欣赏和治疗师和来访者共同拥有的喜悦时分,不管是喜是悲,这一切都展现来访者真实的存在部分。是值得关注和尊敬的时刻,犹如一个世界的诞生,我们注目那个创世者。
就沙盘的欣赏和体验来说,每一个沙盘都是一个新的体验和进展。

十.参考书目:

《沙盘疗法:理论和实践》(申荷咏,广东高教版)
《佛教和心理治疗艺术》(河合隼雄,心灵工坊版)
《沙游疗法和表现疗法》(山中康裕,心灵工坊版)
《村上春树去见河合隼雄》(村上春树与河合隼雄合著,时报文化版)
《沙盘游戏——心灵无声的工作室》(Kay Bradway ; Barbara McCoard)
《容格心理学入门》(霍尔,三联版)
《可理解的荣格》(威尔默,东方版)
《二百万岁的自性》(史蒂文斯,社科文献版)
《精神分析的圣经:客体关系和自体心理学》(中国轻工业版)
《自体心理学的理论和实践》(心理版)
《佛陀的启示》
《老子》
《五灯会元》
《铃木大拙禅学随笔》
本文最重要的参考资料来源为甲子园大学临床心理学教授角田丰博士的《箱庭疗法理论与实践培训》的资料,特此感谢!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疗法 游戏
«沙盘疗法创始人卡尔夫作品:沙盘游戏治疗入门 沙盘 Sandplay Therapy
《沙盘 Sandplay Therapy》
工作在过渡性游戏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