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火车票?
作者: 中科院心理所 / 3168次阅读 时间: 2012年1月14日
标签: 火车票 铁道部 相对剥夺感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谁动了我的火车票

新闻事件:

春运大幕徐徐拉开,在关于购票的众多诟病声中,一个声音尤显特别,在温州打工的农民工黄庆红致信铁道部,讲述了他半个月前就开始到车站窗口买回乡的火车票,但接连几次都收到同样的答复:车票已被网络售票和电话订票抢光了。信中直言:“网络购票太不公平,我们(农民工)连购票的机会都没有了。”这封让人动容的“诉苦信”经《温州都市报》刊登后引发了全国热议。随后,媒体为黄庆红买了回乡飞机票,但他仍牵挂着买不到火车票的工友。

心理解读:

黄庆红的这封公开信直接反应出农民工在社会中的弱势地位。对大多数公民而言,网络购票确实是利民之举,但对于很少上网更少有网银的农民工来说,他们的回乡路变得难上加难。“相对剥夺感”激起了以黄庆红为代表的农民工的愤懑情绪,而对事情的归因使得情绪发泄矛头直指铁道部,敢于提笔写信反应出黄庆红具有积极寻求改变弱势处境的正向心理品质。

“相对剥夺感”是一种群体心理状态,是人们通过与参照群体比较而产生的一种自身利益被其他群体剥夺的内心感受,即我们认为自己有权拥有的东西被他人占有,自己却得不到时产生的受剥夺感。相对剥夺感的产生需要满足4个条件:当某个人或者群体(1)意识到自己不具有某种资源X,(2)意识到他人或群体具有X,(3)期望拥有X,(4)同时这种期望是合理的。这种状况下,个人或者群体就会有“相对剥夺感”。农民工购票面临的情形恰恰满足了这4个条件:(1)自己通宵排队也买不到票,(2)网上购票使得其他人购票便利了,得票的机会也增加了,(3)得票春节回家过年的愿望强烈,(4)这种愿望是十分合理的。黄庆红在信中提到“前几年春运买票只要排队就行,来得早就有机会,拼的是体力,如今弄个网络购票,对我们来说太复杂了”,被剥夺感油然而生,无疑会产生强烈的不满情绪。

从黄庆红信中的内容我们可以看出这种不满情绪直指铁道部:“你们呆在空调房里,坐在沙发上,抽抽烟、喝喝茶,弄出个什么网络购票,你们有想过我们的生活吗”“真想骂一句狗屁的铁道部”。人们形成相对剥夺感时常常从外部寻找原因,特别是领导者和制度。越倾向于这样的外部归因,消极的感受会越强烈。在这件事情上,要求农民工从自身找原因,去跟上时代潮流学习电脑显然是不合情理的。

因此说黄庆红用写信的方式代千千万万的农民工友发现声音,公开表达出愤懑和无奈的行为是值得肯定的。由于利益表达渠道的缺乏,法律援助覆盖面狭窄等原因,“弱势群体”常常陷入“弱声”。而在购票难的处境下,黄庆红并没有选择默默忍受,而是勇敢地让其它群体知道农民工真实的内心感受,并向责任部门发难,这反应出他渴望改变弱势地位,积极寻求脱离不利处境的正向心理品质。

春节要到了,老百姓都希望能过个团圆年。有农民工感叹:如今买到火车票像是中了彩票!希望随着制度的完善,买火车票不再像中彩票,农民工兄弟也好,其它群体也好,都能欢天喜地地坐上回家的列车。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火车票 铁道部 相对剥夺感
«中国网民喜欢负面新闻 社会心理评论
《社会心理评论》
心理学角度看刘俐俐张绍刚场上互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