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家庭療傷
作者: 李维榕 / 3858次阅读 时间: 2010年12月20日
标签: 青年人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2010年12月20日
為家庭療傷
我一年前就見過這家庭。這次見面,十七歲的長子劈頭就問:「妳覺得我媽真的有改變嗎?」

這是一個有趣的問題,讓我一時不知如何應對。

我媽真的有改變嗎?這不單是兒子對母親的挑戰,也是這青年人對治療師的挑戰。

雖然這一年來,母親有自己個人的治療師,但是我一直都在背後跟進著這個家庭,也看過一些母親與治療師講話的紀錄,一直以來母親都是十分進取,為了孩子她願意作任何犧牲,這絕對不是一個不稱職的母親,反而是三個孩子的行為讓她難以應付。兩個小的尤其事事與她作對,大兒子一向置身道外,怎知這次見面,他第一件事就是給我們出難題,讓我們不得不慎重地加以思考!

這是一個單親家庭,一場驚天動地的離婚,雖然時過兩年,仍然像個隨時會爆炸的彈藥,總是跟隨著這一家人。

記得一年前見他們時,三個孩子吵得讓我們無法交談。他們你一言我一語,母親完全無法應付,沒有一句話不被打斷。二弟與小妹尤其難纏,他們中間任何一個小動作,都會引起對方的反應。表面上這兄妹是不斷的互相攻擊,實際上是形影不離。那時候大哥對兩個與他年齡相仿的弟妹很是看不過眼,但是他埋怨的對象卻是母親,認為她管理孩子太不濟事。

怎樣收拾這婚姻破裂後的殘局,真是談何容易。

過了一年,三個青少年都長了一歲。看來行為都成熟了一點,母親也覺得自己可以穩定下來,卻因為前夫爭取孩子的撫養權,表面的平靜又起波瀾。母親認為父親對孩子會造成傷害,但是專家意見卻認為這只是父母之間的糾紛問題,因此給孩子另外指派他們自己的法律代表。

法律上的程序是界線分明,但是孩子夾在父母間的恩恩怨怨,卻並沒有因此而變得明朗。由於年齡關係,這決定只涉及兩個未成年的弟妹。本來可以置身事外的哥哥,卻一反常態,在此時追問母親是否改變了。

客觀說來,母親好像是沒有以前那般執着,她對兩個小弟妹說:「無論你們怎麼決定,我會尊重你們的意願,我也不希望你們對父親懷恨,那畢竟是你們的爸爸!」

她說的很有誠意,但是兩個孩子卻沒反應。是不信任她嗎,還是別的原因?一時很難斷定。

我只好從哥哥的疑問入手。

我回答他說:「我看你母親真的是作了很大的調整,在言談上實在有很大的改變,能否真的做得到,可就難說了。」

我不知青年人的問題是否真有答案 ,但是我知道絕對不能敷衍他們,只有從實回應。

我反問他為什麼會提出這個問題,他說,因為快要出國升學了,他擔心自己走後,母親不會有能力應付兩個弟妹。

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我趕快讓母子坐在一起,討論一下這青年人離家前的憂慮。

我第一次見到大哥這樣積極地向母親提出他的心意,他說:「弟弟這種自以為是的行為,你必需要立場堅定,不能讓他蠻橫無理,他心中其實也是相當苦惱,只是不知道如何自制……」

弟弟在旁不停抗議,他大聲叫嚷:「你以為自己是家中的智者嗎?你以為自己的一切就是正確嗎?」

小妹在一旁沒有說話,卻把室內所有東西都翻轉過來,做出很大的噪音。

母親全無辦法,忙著向大兒子表白自己已經盡了全力。

母親一年來的修身養性,一刹間便被三個孩子盡廢功力。

沒有一個人可以成功地應付三個同時對妳進攻的孩子。我建議母親讓兩個小的如果不想參與這個談話,可以先到別的房間去休息。

小妹真的趁機跑掉了,小弟卻非要母親把手錶立即拿給他不可,母親不肯讓步,叫他先離開再說,小弟站到她身前,嚴詞以對,母親望向我們求救,最後還是堅持要小兒子離開。小弟咆哮了一回,不得要領,終於乖乖地走出房間。

母親說:「我在家裡完全鬥不過他。我不依他,他就會像瘋了一樣。」

大兒子冷靜地回答她說:「妳不是做到了嗎?妳剛才不是做到了嗎?」

母親對兒子的鼓勵好像無動於衷。只見她心事重重,漠然的聽著兒子的話。

大兒子繼續開導母親,說:「我們每個人的需要都不一樣,不必同時照應每個人的要求。」

他又說:「妳不必那麼重視他們的反應,這樣不單會讓弟妹有機可趁,完全不聽話,還會反過來對妳諸多責難,說妳嘮叨。」

我問大兒子:「你自己呢?你都快離家了,除了談弟妹的管教,你沒有別的話要向母親說嗎?」

他答:「媽媽能夠管好弟妹,我就放心了。」

這個一直以來不多話的青年人,原來對母親是如此放心不下。母親一向埋怨大兒子不肯幫手,我想她應該很高興聽到孩子這一番肺腑之言。沒想到她只是反覆地說:「我已經盡了全力,我已經想盡辦法!」

她好像完全無法接收兒子的談話。只見她一臉迷惘,好像漂浮在雲霧當中。

這是一位長得十分秀氣的女仕,千辛萬苦撐起一個單親家庭,但她是傷痕累累,明顯地,婚前婚後都沒有人相信她的能力。對著三個情緒複雜的孩子,她更是情難以堪。只惦記著保護孩子,卻沒有注意到孩子也一樣在保護著母親。

我開始明白,為什麼幾次見面,大兒子都認為與母親談話是白談,所以一直把自己收藏起來,而小兒子與女兒卻是不斷引她注意,表面看來是挑戰她的權威,骨子裡卻是迫使母親從雲霧中回到現實。

一個被婚姻打殘的母親,孩子一方面不知不覺地也會像父親一般繼續向母親責難,一方面又會很自然地向母親伸出援手。愛恨交集,其實他們最渴望的是一個能夠向他們發施命令的母親,重整一個踏實的家庭環境。

家庭是個多層次的舞台,每掀起一道幕簾,都會出現一個不同的場面。家庭也是一個有生命力的體制,只要給予適當的支持和諒解,它就會發揮自己的動力,而無論看來多麼不可理喻的孩子,原來都是以各種奇怪的方法為家庭療傷!

「本文轉載自12月17日信報副刊健康版」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青年人
«病疾入侵的苦楚 李维榕
《李维榕》
宅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