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兄弟
作者: 李维榕 / 3639次阅读 时间: 2010年9月18日
标签: 成人 青年人 兄弟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2010年9月18日
兄弟
我已經見過老大和老三好幾次,這次是在外留學的老二回來了,他們的母親便提出讓三兄弟都來參加家庭的會談。

母親渴望與兒子親近,是可以理解的。但是,這三兄弟都是成人,我想,還是先見見這幾個青年人吧。

老二才二十多歲,正在英國一間尖子學校念博士,好有見地的一個青年人,說話十分爽快。才一坐下就說:「我讀過你描寫我家庭的文章,怎麼沒有提到我的一份?」

那麼,他的一份是什麼?

他說:「我與父親無法交談,他總是覺得自己是對的,太過獨裁主義了。」

三兄弟都說,父親是不會改變的!

我當時沒有回答,但心裡卻想,每個人都會改變的,如果他們認為父親不能變,那必然是因為他們也看不到自己的改變!

但是他們一時間並不想談及父母,話題都集中在同胞關係。

明顯的,老大是個十分敏感的青年人,他投訴這次三兄弟出門,兩個弟弟到最後才告訴他要搭巴士,而他一直以為是乘地鐵。弦外之音,是兩個弟弟把他飛了。

很快地,老二也埋怨老大無心家務,生活亂七八糟,都是由他來收拾亂攤子。原來兩兄弟住在父母擁有的另一單位。只有小弟繼續與父母同住。

但是小弟也說與二哥比較談得來,他也不贊同老大的生活方式,三人爭論一番後,兩兄弟都異口同聲地說:「大哥與父親一樣,沒有人能改變得了他!」

三兄弟,三個不同的表達。不久就發覺,他們同時代表了家中三個不同的位置:老大總是首當其衝地與父親碰撞,但是其實他與父親最為接近;老二覺得自己置身事外,卻是最能體諒母親;老三認為自己站在中間,雖然成功地掛上『請勿打擾』的告示,心中卻明顯地護著兩老。

三個青年人難得地坐在一起坦誠交談,處處針鋒相對,也處處流露兄弟之情。兩個弟弟是精力充沛,不停地向老大挑戰,他的生活方式、他的裹足不前、他的依賴父母,全部離不開弟弟的觀察。尤其是老二,趁機一一數落著大哥。老大當然並不贊同,他雖然承認自己實在背上了些包袱,但是他覺得自己已經盡力突破,只是仍然沒有搞清自己想要什麼。

這是一個熟識的現象,很多家庭的長子,都會莫名其妙地承擔了家中情緒的焦慮,過分地投入家庭的矛盾中,無法抽身。

老大已經患了數年的憂鬱症狀,現在仍然要靠精神藥物維持,同胞對他的挑戰本來是最好的特效藥,因為他們沒有把他當作病人看待,只是老二對他的咄咄逼人,讓他只顧還擊,根本無法接受。

我笑老二說:「你老說你的父親過分權威,怎麼你沒有發覺自己對老大說話的口氣,全部與父親一樣?你想他怎聽得入耳?」

我又說:「你從英國回來,可有與兄弟分享你在外面的經歷?喜歡英國的酒吧文化嗎?有交女朋友嗎?你過的是海闊天高的日子,回來卻向你那離不了家的長兄諸多教訓,我知道你是關懷他,但是你可有更有效的方法去幫他?」

我也挑戰老三說:「上次我們見面,你答應過要以你的活力去拉老大一把,你做到了嗎?」

我對他們說:「你們知道嗎?就是因為老大首當其衝,卡在父母的鐵三角中,你們才有機會找到自己的自由,這一點,你們都是欠了他的。」

我希望他們『還債』的方式,就是成功地把老大拉回青年人的世界去。

與青年人談話的好處,就是不用轉彎抹角,好像一場球賽,有時需要衝鋒陷陣,有時需要直截了當、搶著投籃,沒有忌諱,大家就有機會暢所欲言。

我知道老大和老三都有自己的博客 (Blog),我看過老三的,所以問老大,能不能把他的文章傳給我分享。

老三搶著回答:「他一年前就沒有繼續發表了。」焦急之處,可見他其實多麼緊張他的兄長。

老大真的轉來他的文章,與老三的文字一樣,很有自己的風格,還帶有一點靈氣。最有趣的,是其中有好幾篇都是父親寫給兒子的書信。這些書信文字簡潔,充滿著父親對兒子的真誠與親情。我不知道這真是父親寫給他的信,還是他自己的創作,為自己塑造一個理想父親的形象?

我見過他的父親,一個心靈嚴重地受了傷的男人,他說話時總是流露著一輩子的傷痕,十分苦澀,這也許就是讓人難以接近的地方。也是因為妻子對他的關注,才開始家庭治療的工作。如果這些信真的出自父親的手筆,那麼我們都低估了父親的能力。一個可以和兒子討論卡夫卡小說的父親,怎會讓家人覺得如此難以親近?真是撲朔迷離。

我想,一個兒子收到父親如此真摯的書信,又怎能夠輕易地放下父親?但是如果這只是兒子的創作,那麼,父子的情意結將更是層次複雜,同樣地顯示了父親對他的重要。

怪不得老二與老三都說:「老大最放不開父母。」也怪不得他們說:「老大與父親最最相似!」

其實,父親對兒子們的影響,是如此微妙且深遠,各自有其獨特的火花。老大博客中的父親是如此完美,老二卻表明對父親難以接納,老三則習慣了在中間調停,太過煩惱時便躲回房中,但是並不等於他真的放棄。

他們不知道,父親是會改變的,像很多上一代的權威男人,父親習慣了一家之主的訓導語氣,漸漸地卻發覺妻兒都聞聲而逃。但是明知此路不通,一時間又找不到另一個表達方式,只有一邊咆哮,一邊找機會接近兒女,這時候,兒女的拒絕,才是父親的死穴。

像這父親,當時送老二出國,回來就因為兒子的冷落而憂鬱了很久,至今仍耿耿於懷。

不變的是兒子,他們從小希望獲得父親的認可,不知道自己長大了,形勢已經有所轉變,現在是父親渴望孩子的接受,孩子一個好面色,一句好話,就讓父親冰消瓦解。在中國家庭,兒子的話遠比妻子的重要!

可惜的是,很多孩子都不知道這個道理,他們仍然懷著孩提時代的心態,完全低估了自己的能力。

偏偏是一個人要長大得暢意,對處理與上一代的千絲萬縷,總得要有點成功感。安頓了父母,才可心安理得地走自己的路。

我很喜歡這三個青年人,更感謝他們容許我走入他們的空間。我也希望與他們分享一個小秘密:父母是可以改變的,當孩子知道自己長大了,就有能力改變父母,因為此時此刻,父母最需要的,是他們成人的意見。

因為,孩子,才是父母的軍師。

臨別,我很高興看到三兄弟向彼此伸手。三隻握在一起的手,足以改變他們的世界。

「本文轉載自9月17日信報副刊健康版」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成人 青年人 兄弟
«“20-somethings” 的爭議 李维榕
《李维榕》
還父母的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