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的高人之見
作者: 李维榕 / 3048次阅读 时间: 2010年7月16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2010年7月16日
兒子的高人之見
這孩子十二歲,說話很有意思。

我問他為什麼不上學,他說:「我的後腦底下積聚了一股氣,讓我無法記憶。」

「那是什麼氣?」我問。

「是媽媽生我時,因為對奶奶生氣,所積存在我腦後的那股氣!」

孩子煞有其事,還用手指給我看他腦下那個凹處,氣就是積在那裡!

我問他怎知道母親在生他的時候生奶奶的氣?他說,是一位高人為他摸骨時摸出來的。

母親有點尷尬,解釋說,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當時為了戶籍問題,的確與婆家鬧得很不愉快。

這是我在北京看到的一個家庭,像很多獨生子的父母,這孩子的一舉一動,都備受父母關注。他的每句話,在父母面前都是金科玉律。

既然有如此明察秋毫的高人,此人究竟在哪裡?

母親說她也不知道,那是孩子同學的一個遠房親戚罷了。

孩子繼續振振有詞,他說他家最近搬了新房子,那兒風水甚差,不利於家庭。

這也是高人所說的。

因為搬了家,必需由父親開車送他上學,孩子終日投訴頭暈身痛,父親也覺得外面壓力太大,支持他不去上學,先把身體弄好再說。

為了替他減壓,父親帶孩子到海南島旅遊。這本是父子同行的一個好機會,但是過程中卻出了不少枝節。

父親說:「他一會兒說去,一會兒又說不去,車票退了幾次,浪費了兩千多塊。結果去了,他不但不好好享受,還說海南島的空氣帶有毒素,讓他帶回一身毒!」

孩子說:「那是一種砷,會積聚在血液中,久久不散的。」

我問:「這也是高人所說的嗎?」

他說不是,這次是他自己上網查來的!

這般有創意的一個少年人,父母親只有順著他走,完全沒有招架之力。可惜的是,這些孩子往往被加上很多標籤,成為精神病科的病人,只靠藥物維持。這現象在美國也很普遍,我的老師萬紐秦(Minuchin),最近就在一個世界會議重重地評擊了這個對孩子過量用藥、及過份當作精神科病人處理的醫療文化。

好在國內一些精神科大夫,都開始接受心理及家庭治療的培訓。尤其孩子的問題,如果有機會作一次家庭評估,就會發現很多兒童行為,都是特別為父母親度身訂造的。

這個孩子就是一個好例子。

很多研究都有指出,孩子的心理病大都反映著父母之間所存在的矛盾。家庭評估的困難,就是怎樣讓父母親願意正視他們自己的不協調,而不是把焦點放在孩子身上。

其實,這孩子一開始就為我們放下很多線索,只要跟著他去探索就行。母親的氣、父親的毒素,全部吸收在他身上不同部份,那麼這一股氣,真的如母親所言,是過去了的事嗎?婆媳之爭,關鍵人物永遠都是那個夾在她們中間的男人。十多年來,婆婆已經不在了。但是夫妻之間的氣,可曾真的化解?

那苦心為兒子張羅的父親,對孩子明顯地是千依百順,兒子怎麼不領情,反而怪他帶來滿身毒素?

我對孩子說:「你太有創意了,如果你所言是真的,那麼你就是一手盛著媽媽的氣,一手載著爸爸的毒,怪不得你身上沒有一處覺得舒服。」

孩子站了起來,聽話地把手掌左右攤開,扮成好像上面載滿重擔的樣子。

不問猶可,一問起來,原來這對夫婦已經很久沒有對話。據主診醫師透露,他們連約見這次會面,也是因為對時間有不同意見而爭吵了好一會。

母親氣沖沖地說,她已經對丈夫不存寄望,因為對方沒有一處與她配合。

父親也恨癢癢地埋怨,沒有辦法與妻子溝通,只覺得她蠻橫無理,咄咄逼人。

兩人關係僵持至此,只靠著孩子在中間傳話,怪不得孩子把他們各人的氣與恨都積聚下來,成為自己身體的一部份。

孩子的話,原來一點也不假!

氣,實在會令人頭腦不清;而恨,真的是帶有毒素的!

好在這都是愛孩子的父母,為了孩子,他們願意調解。只是那是多年來的積怨,一宗宗的舊事,理也理不清,一理起來又成為新的爭吵,誰也不肯罷休。每當母親執著地解釋又解釋自己的立場,父親又會把面別了過去,以沉默作為拒絕。一個怨、一個恨,這夫婦讓我更明白這兩個字為什麼總是用在一起。

原來妻子也是來自父母不和的家庭。為了保護那不善言語的母親,她從少便學會與父親頂撞,練就了一口舌劍唇槍。而丈夫卻來自十分緊密的家庭背景,與母親關係尤其密切。無法接受妻子如此有理不饒人。

我對男人說:「你知道嗎?所有覺得不被丈夫憐惜的女人,都會變得無可理喻的。」

妻子聽着,流下淚來。她說從小就希望有個美滿的家。沒想婚後是那般困難,只覺得一肚子氣無從發作。連找個可以吵一頓的對象也沒有。

丈夫也渴望一個溫馨家庭,但是無法面對妻子的喋喋不休。只有把全部心思放在兒子身上。明知有時被兒子牽著鼻子走,但是一腔不能用在妻子身上的柔情,總得有個去處。

兩個其實十分孤單的人,多年來沒有一個活得愜意,不單是為了兒子,為了他們自己的福利,也應該放下十多年來的怨恨,重新建立彼此的關係。

男人說:「其實最怕老婆發火,發起火來,生人勿近!」

我送給他一瓶開水,笑他說:「我教你一個消火方法,她發火你就向她淋水,只是你千萬不能走開,可以嗎?」

男人也許還不知道,妻子最怕的就是丈夫的拋離和逃避,只要他不跑掉,兩人終有機會擦出新的火花來。他的一句「老婆,我們再開始吧!」就已經在女人面上帶來笑意,收回了那已到嘴邊的怨懟。

家庭評估,並非往家庭找問題,相反地,那是一種在家庭脈膊的穴道下針,希望打通一點經脈。

那孩子坐在我身旁靜靜觀察,再也沒有提出高人之見,只說:「爸爸、媽媽,你們好了,我就會跟著好!」

「本文轉載自7月16日信報副刊健康版」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做個開心快樂的父母 李维榕
《李维榕》
看母親面色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