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夫妻的戰爭
作者: 李维榕 / 4252次阅读 时间: 2010年4月17日
标签: 夫妻 婚姻 女性 如意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2010年4月17日
夫妻的戰爭
這對小夫妻有一對兒子,大的四歲半,小的不足兩歲。他們說:看了很多書,都說孩子很受父母之間的矛盾影響。

他們很擔心,因為夫妻之間正蘊釀著一股危機。

他們究竟出現了什麼問題?我卻聽了半天也摸不着頭腦。妻子說她很氣憤,卻又說不清楚她氣的是誰。由大兒子、小兒子的誕生,一直到搬家、請菲傭、選學校,一宗又一宗的不如意,娓娓道來,卻又好像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

唯一有趣的,是她所提到的每一宗事,好像都沒有丈夫的份兒。提到他的時候,反而是因為他缺乏行動。

例如,她說:那次我大著肚子搬家,一屋子的雜物,婆婆差來的佣人卻一點也幚不上忙,我家有個很開揚的海景,她只顧著在窗前看海。

我問:那妳的先生呢?

她答:他也跟著佣人一起站在窗前看海。

我這才恍然大悟,原來她最氣的是她的丈夫。

這麼簡單的心結為何不能直接說出來?這是一個微妙的現象,很多新時代的女性、工作上的女強人,在處理婚姻問題時,卻是轉彎抹角,非推她一把不能說到癢處。

偏偏那位曾經發誓一生一世要與她同甘共苦的人,不知道是真的不懂,還是假的不懂,總是覺得種種問題,都與自己無關。

這位丈夫也不例外,他說:我太太的情緒,是有周期性的,不知是否與經期有關。她的壓力太大,又沒有減壓的辦法。

我說:我聽她的話,好像帶著一種求助無援的感覺。為什麼有你一起生活,仍會感到這種孤單?

我笑他們說:你們是自由戀愛嗎?還是有人用槍逼著你們成婚?

這是一對現代典型的小夫婦,丈夫溫文有禮、妻子儀態動人,同是受過高等教育。對婚姻、對孩子,都有一定的期望。也許毛病就出在這裡,期望越高、失望也越大。

婚姻是一門易懂難精的學問,不單要學,還要發問。問誰?當然是問那另一半。

有趣的是,我們會問母親、問朋友、問婚姻治療師,就是不問對方。結果就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舊式的婚姻如是,現代的婚姻也如是。也許我們用的仍是上一代傳下來的老方法,怪不得總是陰差陽錯。

分析起來,這妻子最需要的是丈夫的關注,當她得不到這及時的關注時,當然不會好言相對,偏偏丈夫最怕的就是氣沖沖的老婆。

男人說:過去一年來,我不是不想接近她,只是每次都挨罵收場。見她總是兇巴巴的,有時我覺得她好像以捉我的錯處為娛樂,我只有戰戰兢兢地做人,那裏敢問她需要什麼?

妻子越想丈夫接近,結果越把他趕走;丈夫越走避,妻子就越加情緒化。這種惡性循環是兩性相處的大忌。很多夫妻的積怨,都源於這種互動。好些產後憂鬱症,也是同一道理。

好在這對小夫妻察覺情形不妥,就趕快一起求援。

丈夫有丈夫的委屈,他說:我有很多話都不敢說,怕她生氣。她全部精力都放在孩子身上,我唯有跟她的指示去做。

妻子有妻子的不滿,她答:才不是哩!他自己答應監督孩子練琴,卻完全不理鋼琴老師的指示,還賴在沙發上和孩子一起看電視。

這也是近代父母教子常見的一幕,妻子總是把孩子的學習放在第一位,丈夫卻寧願與孩子玩耍。結果孩子沒教得成,丈夫反而成為家中的另一個孩子。

怪不得這小母親看來十分憂鬱,兩個小男孩已經夠她累了,無端端又多了一個老是教不來的大男孩。

我問丈夫說:有沒有一些時候,你可以對妻子提議:『老婆!孩子並不需要看得那麼緊,我們兩人自己去散心吧!』

他說:絕無可能,她哪裡會聽我的!

妻子卻突然嬌滴滴的說:你從來也沒有這樣拉我一把呀!

這個被丈夫形容為兇悍的妻子,原來是可以柔情似水的。只是一旦被定了兇婆子的形象,就沒有翻身機會。這次讓丈夫看到妻子溫柔的一面,才讓他有膽量漸漸表達自己的心意。

其實夫妻關係的種種行為,都是長時間互相養成的。各人為對方固定了一個角色,這角色就自然地把每個人都鎖住了,要打開僵局,必需要有一方願意先退一步。

因此,我常會對婚姻不和的人說:如果對方真的像你說的那麼糟糕,那就真的是無計可施。但是,萬一是你看錯了,那這婚姻就有救了。

好在不和的夫妻往往都錯看了對方,或只看到對方那不堪的一面。

這對小夫妻其實十分可愛,作為兩個如此年輕孩子的父母,他們最需要的是懂得玩耍,才可以配合孩子的需要。無端端憋出一股怨氣,實在划不來。


大部份婚姻的問題,都是一宗宗小事的積累。當家庭面對各種外來的壓力,在夫妻最需要彼此支持的時候,反而變得互相埋怨,互相拒絕。

我們談著談著,忍不住三人都笑起來,太滑稽了。每宗認為大不了的事,其實都可以是很可笑的。能夠笑,就再也沒有大不了的事了。

我對妻子說:也許我們現代女性都變得太過現實、太喜歡管教別人了。

我告訴她最近看了一齣崑曲的折子戲,女主角威風凜凜地獨自在城牆上奮戰圍城的賊寇,她的駙馬趕來時,賊子早已被她擊退。她卻嬌柔無力地拉著丈夫的手說:”夫君啊!嚇死我了,還好你趕來了,不然我真不知如何是好呀!”然後,二人高高興興地打道回府。

我說:如果是我們現代女性,必定破口大罵,怎麼現在才趕到,要是靠你,我早就沒命了。

我們都笑得不可開支。

我也希望所有丈夫都知道,發怒的妻子其實並不可怕,那可能是她最需要你的時候。

他們原本打算會談後就回家看孩子,我說附近一家餐館來了一位日本廚師,煮的東西特別好吃。如果他們好好地享受一頓美讌,那將是送給孩子最好的禮物。

他們真的放下孩子,二人興高采烈地找那廚師去了。

「本文轉載自3月24日信報副刊健康版」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夫妻 婚姻 女性 如意
«當婚姻完結時 李维榕
《李维榕》
三代同堂»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