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威全集》简介
作者: 乔·安·博伊兹顿 / 6262次阅读 时间: 2010年11月10日
来源: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0 标签: 杜威全集
《杜威全集》简介 作 者:杜威
出 版: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9
书 号:9787561775950
原 价:¥98.00元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杜威全集》是在“现代语言协会美国作家版本中心”的指导下在南伊利诺伊大学杜威出版项目合作研究的支持下完成的一个现代文版本。
出版内容包括五卷:
第一卷:早期论文与《莱布尼茨的(人类理智新论)》(1882-1888)
第二卷:心理学(1887)
第三卷:早期论文与《批判的伦理学理论纲要》(1889-1892)
第四卷:早期论文与《伦理学研究(教学大纲)》(1893-1894)
第五卷:早期论文(1895-1898)
单行本:《约翰.杜威著作导读》提供了杜威全集的导读文章,以及按主题排序的全部著作目录。

  主编乔·安·博伊兹顿详细记述了类似的其他文本研究,这使杜威的“早期著作”在美国哲学著作版本中显得独一无二。其中一项文本研究“关于《应用心理学》的说明”,通过文献证明了一个事实:尽管杜威通常被列为该书的合著者,但詹姆斯·A·麦克莱伦(James A.Mclellan)才是该书唯一的作者。    1891年为密歇根大学的学生出版物《内陆人》所写的6篇未署名的短文,已经被确认为是杜威的作品,均被收入本卷。这些文章无论是在风格上,还是在内容上,都反映了杜威的信念,即哲学应当被用作一种阐明当代境遇的手段。因此,这些文章为现在认识他的早期著述增加了新的维度。


《杜威全集·早期著作(1882-1888)(第1卷)(1882-1888)》

  提供了杜威早期发展的编年纪录——始于1881年他寄给《思辨哲学杂志》(journal of Speculative Philosophy)的论文,当时他还是宾州石油城高中的教师,终于他对莱布尼茨的一项广泛研究,该书收入“格里格斯德国哲学经典丛书”。写作该书时,他已担任密歇根大学助理教授。在1882-1888年期间,杜威的生命历程依次是:他决定以哲学为业,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完成博士研究,成为密歇根大学讲师,后荣升为助理教授,接受明尼苏达大学哲学系系主任的职位。《心理学》一书的面世,使他为美国学者所知晓;英国杂志《心灵》(Mind)上发表的系列论文,更为他在英国哲学界赢得声誉。他的论文被《新哲学》(Revue Philosophique)摘引,进一步增加了他早期在国外获得的认可。正如一开始就显露的那样,杜威一生兴趣广泛,这些早期著作主题从研究莱布尼茨、康德和斯宾诺莎,到有关教育、心理学、形而上学、认识论、宗教和伦理学。在这些早期论著中,“康德和哲学方法”尤为重要,该文涉及其博士论文的相同论题,后者从没发表,很可能已经失传。在佛蒙特大学读书期间,杜威已经熟悉《思辨哲学杂志》,那是当时美国唯一一个非神学哲学杂志,编辑地在圣路易斯,由威廉·多利·哈里斯主编。1881年末,杜威还把握不定自己的职业方向,他给这家杂志的编辑寄出了第一篇论文“唯物主义的形而上学假定”,询问有关该文以及其作者成为一名哲学家的潜力的意见。后来成为第一届美国教育委员会委员的哈里斯,给时年23岁的杜威回了一封鼓励信。《思辨哲学杂志》提携性地发表了杜威的第一篇论文,以及他在1882-1884年间投寄的另三篇论文。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杜威从1882年秋学期开始他的博士研究。他师从密歇根大学哲学家乔治·西尔维斯特·莫里斯,后者当时正好在巴尔的摩教半年的课。从杜威给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形而上学俱乐部宣读的论文可以看出,杜威受到莫里斯的显著影响,这促成了在1884年杜威决定到密歇根大学去做莫里斯的助手。随着其在1886年荣升助理教授,杜威日渐高涨的声誉促使莫里斯挑选他来为“德国哲学经典丛书”撰写有关莱布尼茨的一卷,那是莫里斯从1882年开始为格里格斯出版社主编的一套丛书。颇具调侃意味的是,莫里斯在1889年突然离世,只好由杜威来编辑这套丛书的最后一部著作,而其作者正是威廉·多利·哈里斯。这也导致他在明尼苏达呆了一年之后便返回密歇根,填补莫里斯留下的系主任教职。

  没有一篇收录于本卷中的文章曾在作者有生之年重印过。这是第一次,杜威研究者可以在同一部著作中细心研读原来发表在不同期刊上的所有这些论文。这些期刊包括《安多弗评论》(Andover Review)、《通俗科学月刊》(Popular Science Monthly)、《圣经神学骶骨》(Bibliotheca Sacra)、《心灵》、《科学》(science)、《新英格兰人和耶鲁评论》(New Englander and Yale Review)、《思辨哲学杂志》以及密歇根大学大学生基督教协会《月报》(Monthly Bulletin)。除了杜威写于1882-1888年的这些确定的文章以外,第一卷还包括对杜威研究者具有特殊价值的若干篇章:由弗雷德森·鲍尔斯撰写的探讨校勘原则和程序的文章、刘易斯·E·哈恩对这些资料哲学内容的导读性介绍、乔·安·博伊兹顿的校勘研究;提供了相关条目的出版史、相关参考书目材料、杜威引用或提及的参考书目的清单、一个有关杜威引用的原始出处的附录、正文用词变体和修订列表;以及一篇由英国哲学家沙德沃斯·H·霍奇森所著的发表于《心灵》的论文,该文是对杜威两篇论文的回应,杜威在第三篇论文又对其作了答复。“现代语言协会美国作家版本中心”认可本书编辑工作具有很高的学术和校勘水准,特授印褒奖。这是获此殊荣的第二部非文学作品,另一部是《心理学》,本套丛书的第二卷。通过把原来应用于像霍桑这样的美国作家的现代校勘编辑程序应用于一位哲学家的作品,南伊利诺伊大学版的杜威著作集为将来选编美国哲学家著作提供了范例。弗雷德森·鲍尔斯,弗吉尼亚大学英语系主任,是《杜威全集》的文本顾问。鲍尔斯博士的著作在编辑领域享有盛名,比如《文献描述原理》(Principleso,Bibliographical Description)和《校勘与文学批评》(Textual and literary Criticism:)。乔·安·博伊兹顿为《杜威全集》的主编、南伊利诺伊大学杜威研究中心主任。刘易斯·E·哈恩是南伊利诺伊大学哲学研究教授,曾担任华盛顿大学圣路易斯分校文理学院院长。



《杜威全集·早期著作(1882-1898)(第2卷)(1887)》:

  杜威撰写《心理学》的时候,心理学与哲学的关系尚不明朗。他尝试着把以G·斯坦利·霍尔为代表的新生理心理学和乔治·西尔维斯特·莫里斯的哲学体系、伦理学整合起来。他在1886年5月写道,他希望这本心理学教材“尽可能地整合了各种理论,从而不仅限于心理学教学,还可以作为哲学的一般入门课程”。杜威在这些话中表达出来的目标,预示了他后面几年的学术方向。他总是强调各门学科之间的相互关系,而不是拘泥于某个专门的领域。在杜威漫长而多产的职业生涯中,他都是从全局的视角来看待整个心理学领域的。虽然他一直对心理学持有浓厚的兴趣,但这种兴趣是通过他在伦理学、教育学、逻辑学、社会哲学和美学领域的作品中表现出来的。弗雷德森·鲍尔斯,弗吉尼亚大学英语系主任,是《杜威全集》的文本顾问。鲍尔斯博士的著作在编辑领域享有盛名,比如《文献描述原理》(Principles of Bibliographical Description)和《校勘与文学批评》(Textual and literary Criticism)。乔·安·博伊兹顿为《杜威全集》的主编、南伊利诺伊大学杜威研究中心主任。

  《心理学》是杜威写的第一《杜威全集·早期著作(第2卷)(1887)(1882-1898)》,如果把它作为南伊利诺伊大学出版社发行的“《杜威全集》早期著作(1882-1898)”系列中的第一卷,按理说是一个非常合适的选择。1961年,南伊利诺伊大学启动了“杜威著作联合研究项目”,开始对杜威的各类作品进行全面的搜集和整理。最终确定下来的这个“杜威早期著作”版本,其内容全都来自于上述搜集整理工作。这五卷作品所涵盖的年份,通常被认为是杜威思想的形成期。杜威在这个时期的著作,不仅包括他在22岁时首次发表的关于教育哲学的论文,也包括他后来同时担任芝加哥大学哲学系(含心理学)和教育系主任时所写的长篇书稿。杜威在早期就表现出广泛的学术兴趣,这也是他一生的学术风格。正因为此,他的很多论文都发表在比较冷门的杂志上,而且没什么重印的机会,这就使得学生在阅读他的论文时很难抓住他的论述范围。目前这个版本按照年代顺序收录了杜威的所有作品,这不仅是要呈现杜威广泛的学术兴趣,也是为了强调杜威思想的整体性。作为(《杜威全集》早期著作(1882-1898)的第二卷,《心理学》首次出版于1887年。通过这《杜威全集·早期著作(第2卷)(1887)(1882-1898)》,我们希望学者和普通读者了解现代校勘技术。《心理学》是这种技术在文学领域之外的首次尝试。本卷是按照“学者阅读版本”的目标来设计的,它的内容不仅反映了作者本人的期望,还附有编辑加上的详尽脚注。所有的工具都以附录的形式放在正文的后面。《心理学》被很多高校作为教科书,总共重印过26次。在此期间,杜威做过两次较大的修订,力求反映心理学的最新进展,也融入了他本人的思想变迁。附录部分详细地列出了这些变化的全貌,这也是编辑们在进行取舍时的依据。从日前这个版本的《心理学》来看,其校勘工作的质量很高,也很符合学术规范。鉴于此,该书得到了“现代语言协会美国作家版本中心”的认可,被认为是文学领域之外采用现代校勘技术的首部著作。之前,这种技术仅用于像霍桑这样的美国作家的作品。南伊利诺伊大学杜威研究中心首次采用该技术来编排哲学家的著作,这为后入搜集整理美国哲学家的作品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参考模式。


杜威全集:早期著作(1882—1898)·第3卷(1889—1892)》

  内容简介:《杜威全集》早期著作(1882-1898)第三卷以对乔治·西尔维斯特·莫里斯的悼念开篇。莫里斯是杜威以前的老师,他在1886年任密歇根大学哲学系主任时把杜威带到该系。1889年莫里斯的逝世,使密歇根大学哲学系系主任的职位产生了空缺。于是,杜威在明尼苏达大学只呆了一年之后,便返回密歇根大学填补该职。《杜威全集:早期著作(1882—1898)·第3卷(1889—1892)》以杜威关于勒南的两篇文章中的第一篇作结,因而包括了其1889年至1892年期间的所有著述。

  31篇文章和2篇教学大纲(其中一篇相当于一《杜威全集:早期著作(1882—1898)·第3卷(1889—1892)》的篇幅)是按编年顺序排列的;其中有杜威关于逻辑及其第一本伦理学著作的最早的综合性陈述。杜威对其重要文章“逻辑理论的当代定位”的经过水笔修正的长条校样,最近在公开法庭出版公司的论文中被发现,这使人们首次能够得知杜威最终定稿时的实质性改变和修正。而某些长条校样的复印件,也提供了对作者的工作方法的有价值的了解。一份对其变更之处的完整列表,使人们清楚地看到了他在修改《一元论者》中的论文清样时的思维过程,这是直到现在才被发现的唯一一份修改稿,因为明显的是该杂志在送去出版前没有收到他修改后的清样。


《杜威全集·早期著作(第4卷)(1893—1894)》:


  本卷内所有的论文首发于1893年和1894年。这期间,正是杜威在密歇根大学执教的最后一年半及其在芝加哥大学执教的最初半年。这个时期的终结,恰逢杜威1894年12月启程前往欧洲进行广泛的游历。本卷内容按照时间顺序编排,除了16篇文章(其中只有一篇在杜威有生之年重印过)之外,还包括有关6《杜威全集·早期著作(第4卷)(1893—1894)》的书评、3篇文章和一本完整的著作(《伦理学研究(教学大纲)》,以及3个口头讲演的逐字逐句记录稿。1893-1894年期间,杜威特别高产,此点或许可以视为标示这个两年期之重要性的一个指标;而且,大量的材料汇集成一卷,也提供了分析和研究杜威多方面思想的一个良机。就环境和思想而言,这两年显然是杜威的一个过渡时期,标志着向其工作中更为后来和更富有特点的一些重点的转移。这对于那些试图发现这些重点之肇端的读者而言,特别具有价值。本卷中的杜威著作《伦理学研究(教学大纲)》,就像其早3年的前身《批判的伦理学理论纲要》一样,原为满足杜威的学生使用之需。然而,就像他谨慎地指出的那样,这绝不是《批判的伦理学理论纲要》的第二版。《批判的伦理学理论纲要》在经过仔细编辑和补充完备的引文出处之后,收入《杜威全集》早期著作(1882-1898)第三卷。比较阅读这两本著作,能够获得对这位哲学家的思想发展进行富有成果研究的资料。本卷正文中的文本是“原汁原味”的——均无解释材料或引文出处。是故,为使原文更富意义,辑备了一些有益的附录。“参考书目”部分提供了杜威文本中提及的各个作品的完备列表,“引文勘误”部分给出了与杜威所引材料相应的完整、正确的文本,突出了原著文本与杜威所引文本之间的差异。至于每个作品的出版细节和写作背景,可参阅“文本说明”部分。而编辑方面的所有决定,则请详见“对范本的校勘”和“文本注释”部分。“现代语言协会美国作家版本中心”赏识本卷编辑方面的高标准和严要求,已经授予本卷“认可文本”认证印签;连同先前获得了此项认证的(《早期著作》前三卷,成为荣获此项认证的唯一非文学类作品。


《杜威全集·早期著作(1882-1898)(第5卷)(1895—1898)》:

  杜威早期著作第五卷,也是最后一卷,完全由他的论文构成。在1895年至1898年四年期间出现的38篇文章,足以表明杜威继续保持着一个高水平的发表数量。正如他本人所言,他还与詹姆斯·A·麦克莱伦合作完成《数字心理学》,忝列为合著者。因为这《杜威全集·早期著作(第5卷)(1895—1898)(1882-1898)》虽然对杜威的《心理学》有较多的借鉴,但实际上是由麦克莱伦撰写的,故而在这段时期杜威出版的著作中没有包括这本著作。这些论文是杜威在芝加哥大学深入开展工作与参与活动的成果。杜威在这所大学度过了1894年的最后几个月之后,他离开了。他与家人开始了较长时间的欧洲旅行。杜威返回学校以后,接受了新的常规教学任务,担任了哲学与心理学系主任,同时兼任刚刚组建的教育学系主任。在本卷作品中,有杜威任教三门课的课程提纲和非同寻常的高水平书评,但是研究教育的文章较优,显示出杜威在这个时期特别强调形成与表达他自己的教育哲学。杜威参与了大学初等学校的创建工作,在那里,他发现了哲学的直接表达方式。这些都反映在发表的大量文章中,也体现在杜威对家长和其他对学校有兴趣的团体的一些口头讲演之中。正如南伊利诺伊大学哲学与教育学教授威廉·R·麦肯齐在本卷导读中指出的,一根主线联系着本卷论文中表面上散漫的内容。麦肯齐教授认定,这根主线就是杜威意图将哲学一方面联合心理学与社会学,另一方面联合教育学。从广泛的意义上说,这一时期,杜威在他的作品中似乎寻求的联合是思维和行动的统一。杜威在当代具有持续影响力和重要意义的若干篇论文,是在这四年里发表的。特别具有重大意义的文章有:已经被广泛采用和译成多国文字的《我的教育信条》,作为1896年美国赫尔巴特学会讨论基础的《与意志训练有关的兴趣》,被认定为心理学历史上的里程碑和被作为现代机能心理学起点的《心理学上的反射弧概念》。

  如同前面四卷,本卷正文中的文本是“原汁原味”的——均无解释材料或引文出处。作为《杜威全集》早期著作(1882-1898)一般包括的特色板块,放在杜威论文之后的文本研究部分是为深入研究文本本身而提供的学术资源。“参考书目”部分全面提供了杜威在其作品中提到的所有文献。密切关联的“引文勘误”部分,查明了杜威引文与原文之间的差异。论文的发表历史与相关情况都在文本注释部分标明。文本变更的地方与变更的原由,都在版本校订和相关文本的注释中一一列出并提供了依据。“现代语言协会美国作家版本中心”赏识本卷编辑方面的高标准和严要求,已经授予本卷“认可文本”认证印签;连同先前获得了此项认证的《杜威全集》早期著作(1882-1898)前四卷,成为荣获此项认证的唯一非文学类作品。全套书体现了文本编辑的开创性经验,树立了搜集编撰美国哲学家著作的典范。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杜威全集
«杜威教育名篇 93 杜威 | Dewey
《93 杜威 | Dewey》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