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康:《关于他者的非混合结构》节译
作者: 雅克.拉康 / 7011次阅读 时间: 2009年10月05日
来源: 户晓辉译 标签: 拉康 他者 户晓辉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拉康:《关于他者的非混合结构》节译
作者:〔法〕雅克.拉康
户晓辉


〔译者按〕本文选译自理查德· 麦克西和尤金尼奥· 多纳托合编的《结构主义论争批评的语言与人的科学》约翰·霍普金斯出版社年版一书。拉康在此文中着重表明了结构问题是精神分析学的内在现实, 并且扼要地解释了自己的无意识理论中的关键术语和细节, 对我们的理解有一定的帮助。

〔原编者按〕正如拉康博士在引言中所指出, 他用英语和法语表达了自己的信息而且许多细节的写作都使用了这两种语言, 因此, 本文只是对他的演讲手稿的编辑和翻译。


首先, 请允许我对“ 结构”一词发表几句忠告, 它是我们这次会议的主题。关于这个概念, 也许会出现许多错误的、混乱的和越来越近似的用法, 我以为, 不久, 这个词将成为一种时髦。可是, 对我来说, 它并非如此。因为我运用这个术语已经由来已久—我在自己的讲座开始时就已经使用这个词了。我的有些见解之所以鲜为人知, 正是因为我的讲座只是面对着一些很特殊的听众, 也就是一些精神分析学家⋯⋯ 当我开始对精神分析学发表某些见解时, 我就失去了一些听众① , 因为很久以前我就感觉到一个很简单的事实如果你打开弗洛伊德的一本书, 尤其是那些专门论述无意识的著作, 你也许会绝对相信—这不是一种可能而是确信, 自己落到了一页纸上, 这里不仅是一些词的问题—很自然, 一本书中总是有许多词, 许多印刷出来的词—而且也是一些作为物体的词, 我们可以通过这些词来发现一种把握无意识的方法, 并不是这些词的意义, 而是这些活生生的和实实在在的词本身。弗洛伊德大部分的思辩都是关于梦中的双关语或者失误的, 在法语中我们称之为calembour,hòmonymie。或者是把一个词分割成许多部分, 分割以后, 这个词的每一部分都获得了一种新的含义。我希望表明, 即使在这种情况下, 我们也不能绝对证明, 语词就是无意识的绝无仅有的材料。这不是被证明如此, 而只是可能如此总之, 我从来没有说过无意识是语词的集合体, 我只是说无意识是象语词那样构成的。我不认为存在着这样一种英语词,不过, 当我们谈起结构和无意识是象一种语言那样构成的时候, 的确又很需要这样的说法。这是什么意思呢?

确切地说, 这是一种同语反复, 因为在我看来, “ 构成的”和“ 象一种语言那样”是一个意思。“ 构成”意味着我的言语, 我的词汇, 等等, 这正和象一种语言是一回事儿。而且这还不是问题的全部。我的一些学生(而不是我本人)疑惑不解地为这一问题赋予了另一种意义, 他们在寻求一种简化语言的公式。他们反问自己, 构成一种语言所必需的最低条件是什么呢也许仅仅有四个标记(signantes)或四个意指要素就足够了。这种好奇心的训练完全奠定在一个错误的基础上, 我希望马上在黑板上为大家表明这一点。参加过我在巴黎举办的讨论班②的一些(不是许多而仅仅是一些)哲学家已经发现这不是一个语言“ 之下”或“ 另一种’,语言的问题, 比如不是神话或音素, 而是语言的问题。一切试图改变这个问题的地位的想法都是极端痛苦的。例如, 神话并不在我们的思想发生, 因为它们也是象一种语言那样构成的, 当我说“ 象一种语言”时, 并不是指一种特殊的语言, 比如数学语言、符号语言或电影语言。语言就是语言而且仅有一种语言即人们谈论的具体语言——如英语或法语。在这种语境中, 首先要表明的是不存在元语言③ 。因为一切所谓的元语言都必须凭借语言才能够呈现在大家的面前。如果只是在黑板上使用一些字母,你就无法讲授一堂数学课。我们总是必须讲一种大家都听得懂的普通语言。

这不仅是因为无意识的材料是一种语言的材料, 或者象我们在法语中所说的langagier, 无意识是象一种语言那样构成的。无意识为大家提出的问题是一个触及了语言的最敏感的特性的间题, 也就是主体的问题。主体不能简单地认同于说话者或某个句子中的人称代词。在法语中, 这个ennonce(陈述)是一个句子, 不过还有许多ennonces中并没有表明是谁表达了这种ennonce。当我说“ 下雨了”时, 说话的主体并不包含在这个句子之中。无论如何, 这里都会出现一些困难。主体常常不能和语言学家所说的“ 转换语”认同。

简而言之, 摆在我们面前的无意识的性质的间题是某种总是在思考的东西。弗洛伊德告诉我们, 无意识超越了一切思想, 它受到意识的抑制。这种抑制在很多用法和可能性方面涉及到意义。主要的一点在于它确实是一条界限, 一条必须跳过或穿过的界限。这很重要, 因为如果我不强调这条界限的话也许对大家反而有好处。……思想总是在那儿, 我们只需稍微意识到活着的东西总是自然而然地会思想的, 一切都会顺理成章。如果事实果真如此, 那么思维也许应该是自然而然地由生命预备的, 正仿佛一种本能。如果思维是一个自然的过程, 那么无意识就没有什么困难了。然而, 无意识与本能、原始的知识或某些秘密的思想准备并无任何联系。④它是用逃脱了你的警戒和你的监视状态的语词和思想来进行的思维。这个警戒的问题是重要的。它好象是一个恶魔和你的监视状态玩了一场游戏。问题在于找到这另一个主体的确切位置, 正是在这种主体那里, 我们才能够确定自己从语言中分离出去的地点。


我为大家准备这篇简短的讲稿时, 正值凌晨。透过窗户, 我可以看见巴尔的摩, ③这真是一个有趣的瞬间, 因为这时太阳还没有完全透出光亮, 霓虹灯为我显示着时间在分分秒秒中的变化, 那时的交通自然很拥挤, 我使自己留意着能够看到的一切, 除了远方的一些树林, 这些正是思想的结果而且是积极思考的结果, 但是主体扮演的功能却不是完全自明的。总之, 所谓的“ 此在” (作为主体的一种定义)在这里是一个间断的或消退的旁观者。概括无意识的最佳形象就是清晨的巴尔的摩……

如果我们仅仅试图从无意识的角度来理解事物, 那是因为无意识为我们展示了某种东西, 这些东西是用语词表达出来的, 我们可以找出它们的规则……换言之, 我们可以说, 语言是由一系列能指——比如ba、ta pa, 等等——构成的……这个能指的集合体的定义就是它们构成了我所说的“ 他者” 。语言的存在所提供的差异在于每一个能指(和整数的一元性相反)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不能和它本身认同——因为我们拥有的是能指的集合体,在这个集合体中, 每一个能指可以也不可以指示它本身⋯ ⋯简言之, 这只是意味着, 在话语的世界里, 无就等于有, 大家在这里又一次发现了一种间隙构成了主体。主体是引入现实的一种缺失⋯ ⋯当主体占据了这个缺失的位置时, 一种缺失就被引入了语词, 这就是主体的定义。为了标明这一点, 我们有必要在语言领域的循环中界定主体, 我把这种循环称为“ 他者性”。所有的语言都来自这种他者性, 正因如此, 主体在追寻这条能指链时常常成为一个消失之物。一个能指的定义是它为另一个能指而不是另一个主体表达了一个主体。这是能指能够区别于符号的唯一的一种定义。符号是为某人表达了某物的东西, 而能指却是为另一个能指表达了某个主体的东西。结果, 主体在这两种一元性中消失了, 第二个能指的出现被当作一种意义或词义接着出现另一些能指和另一些词义。下略



注释


①拉康对弗洛伊德的再读解常常被一些持不同观点的人看作“ 异端那说” , 为此, 他也失去了一些听众和信仰者。
② 年, 拉康辞去巴黎精神分析学协会主席的职务, 重断组建了法国精神分析学会, 此后十年问, 他坚特主办隔月一次的讨论班, 吸引了法国的先锌哲学家、作家和艺术家并培养出数以百计的精神分析学弟子
③元语言以又译纯理语言, 在语言学中指用来分析和描写另一种语言被观察的语言或目的语的语言或井号。
④在此, 拉康与弗洛伊德的本能无意识观念以及荣格的集体无意识观念划清了界限。
⑤巴尔的摩是美国东岸的重要港城, 属马里兰州。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拉康 他者 户晓辉
«精神分析的四个基本概念 拉康 拉康 | Jacques Lacan
《拉康 | Jacques Lacan》
分析家与分析者»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