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乔姆斯基
作者: 汤向阳/文 / 8818次阅读 时间: 2010年8月18日
来源: 经济观察网 标签: 乔姆斯基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乔姆斯基并不是一个耳熟能详的名字。

尽管他是美国《科学》杂志评选出的20世纪全世界前10位最伟大科学家中目前唯一的在世者。但是显然,在中国他的名字远不如另外一位被列入该名单的科学家——爱因斯坦,来得响亮。

乔姆斯基名气不够响亮的原因之一是,他是一名语言学家、一名政治评论家——比起威风八面的核物理,这样的学术背景是注定要寂寞许多的。所以,尽管在美国“当代全球最具影响力”100名公共知识分子评选中排名第一,乔姆斯基在我脑海中仍然只是一个教科书上的名词,遥远且模糊。

这也是为什么当在北大百年纪念讲堂亲眼见到这位已经82岁高龄的大学者时,我还一时回不过神来:这就是那位继罗素和杜威之后全球最受人敬仰的哲学大师么?满头白发,步履蹒跚,在这样闷热的天里穿着以“透气性能差”著称的中国博士学位服,却自始至终言语温和,端坐如常。

即使是听到北大校长周其凤先生说“被授予北大荣誉博士学位,乔姆斯基教授一定觉得十分荣幸”这样“中国特色”的致辞时,台下两千多人哄笑一片,大师却依然表情从容,喜怒无形。

也许,在大师的世界里根本没有这些世俗的头衔吧!

大师为中国学术界熟悉,多少得益于他对美国政府的批评:在世界局势多元化发展的今天,它仍然企图用“冷战”时代强权政治来统治全世界。但大师的批评并无国界。至少谈到中国时,他对这个“区域性生产体系”所暴露出来的环保、能源、社会公平等问题毫不讳言。

然而,尽管言辞犀利,但是大师的语调却平淡始终——那“喃喃自语”式的风格,倒是像极了中国的大学课堂。唯一不同的是,大师的听众们根本不管其演讲风格多么糟糕,依然听得如痴如醉,不时掌声如潮。

再次体现大师风范的是在演讲之后的提问环节。面对中国学子颇有些“愣头青”式的提问,大师都来者不拒,不厌其烦详细解答。

问:教授先生,您能用一个词来勾勒您的人生,然后再用多一些的语句解释这个词吗?

大师踟蹰良久,然后说:“我的一生很复杂,似乎很难概括,我一直致力于政治和科学研究。”

“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我这一生,那就是‘不变’——尽管情况在变,但我的承诺一直没变,我一直致力于为全人类解除苦难,我希望把余生用于科学研究。”

也有人颇具哲学思维:教授先生,生活在这样一个不安全的世界里,我很想做些什么来改变世界,又深恐自己能力太过微小。该怎么办呢?

大师微微一笑:你生在中国,所以去思考刚果人的苦难是没有用的。还是关注身边的问题比较好。

有人请大师回忆自己的校园生活。大师坦率直言:我恨高中,因为课程太无聊了。这点在中国听众听来相当有共鸣,也因此更增添了对这位大师的亲切感。

他还说,自己没得过什么证书,所以出去找工作估计找不到,只能去不需要证书的麻省理工学院工作。

这点很出人意料:与爱因斯坦齐名的堂堂大学教授,居然没有毕业证,还担心找不到工作!原来大师也曾经是个普通人,也要承受柴米油盐带来的温暖和苦痛。

末了,有浪漫的观众问道,“您工作累了的时候会如何休闲,会不会拉拉小提琴之类”时,他的回答只有闷闷的三个单词:go to work(去工作)。

这个回答,对于成天要么忙于赚钱要么忙于休闲的中国听众来说,当然是大师级别的幽默了。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乔姆斯基
«论自然与语言 38 乔姆斯基 | Noam Chomsky
《38 乔姆斯基 | Noam Chomsky》
乔姆斯基北大演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