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言之歌
作者: 李维榕 / 3111次阅读 时间: 2010年6月19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无言之歌  
 
  李维榕

  在香港大学门前截计程车,一辆的士刚好在我面前停下,后坐无人,却有一位举止高雅的女士,从司机身旁的座位出来。

  我因为赶时间,截到的士便赶着上车,并没有注意这位女士。倒是入座后,司机先生十分豪爽地对我说:“那是我的小女,她在香港大学教书!”

  他继续说:“我千辛万苦养大4个子女,人人大学毕业,现在应该可以享儿女福了,却反而不愿放弃这一份辛苦的工作。”

  “那时候,一家6口全凭我这样每天奔走,手停口停,带病也要上班。现在子女都出头了,我还是不想增加他们的负担……”

  看来,这位尽职的父亲不但没有给儿女增加负担,还趁着工作的便利,当起女儿的司机来,女儿对父亲看来也是十分恭敬。这种父女关系,真令人羡慕。

  每个成功的子女,背后都可能有一位伟大的父亲或母亲,予以支持。成功而没有家人同享的人,欢愉中必带落寞。

  每年年底,是大学毕业典礼的季节,一连好几天,校园里满是穿黑袍带方帽的男女。

  学有所成,人人满面笑容,抱着一束束色彩鲜明的花朵,四处拍照留念。

  我因为每年都是冬日来港教学,这个景象,已经看了3年,但是每一次,它都使我不由自主地停步,细心欣赏这欢乐的一群。

  最令我欣慕的,是几乎每一位毕业生的身旁都围着一群家人,甚至三代、四代同堂。我相信每个家庭背后,必有很多不同的故事,在这难得的一刻,他们的希望与满足,尽展在那合家一致的笑容中。

  人们常看不到家庭

  很多学生问我:家庭治疗最难学的地方在哪里?

  我总是不假思索就回答:是家庭!

  我们人人都是来自家庭、活在家庭的动物,家庭何难之有?

  妙处就在这里,人虽然是家庭的动物,但我们常常看不见家庭,而只是看见个人。

  不论东西方社会,都是歌颂个人的成就与特性,以为自我决定是惟一自救的方法。弗洛伊德的心理分析学说,更影响后人把一切问题都归咎到个人的“内在心态”,既然问题生自内心,答案也只有向内寻找。

  并非说内在心态不重要,只是大海捞针,有时长久也找不到答案,其实现成的还有“外在关系”,只要看一个人如何与旁人相处,就可看到这人内心的感觉与观念。

  因为,人的行为,大部分都是与四周环境息息相关的。

  “现在”是过去与将来的桥梁

  自四十年代开始,就有很多心理治疗大师,把本来纯内在心态的治疗,扩展到人际关系的范围。米兰学派对心理治疗所包容的时间,有很清楚的解释。他们认为:过去有多重要,全视乎对一个人现时的影响,将来有何机会,也全凭现时能够打开哪一度门。

  因此,“现在”是过去与将来的桥梁。很多治疗学派都放弃只谈过去的心理分析,而加强“此时此地”的关系。

  家庭关系是人际关系之首,家庭治疗也就是这样产生了。

  其实,传统的心理分析,谈的也是家庭关系,不同的是,心理分析走的过去的路子,而家庭治疗,虽然也有探旧,但脱离不开现况。

  问题是,从个人观念转为家庭观念或传统观念,对治疗者或者被治疗者,都是十分困难的事。

  试想想,你怎样向一家人解释:你女儿患了厌食症,不单是为了减肥,而是与父母权力斗争的抗议?

  又例如,你如何对一位丈夫说:你的儿子不是发神经,他只是知道你有婚外情,替无从发泄的母亲发泄愤恨?

  把个人病症转化为家庭关系,不但家人怪你胡扯,有时连资历较深的治疗者自己都会半信半疑。

  现在欧美很多服务机构都提倡家庭的重要,很多医院收病人时也一定要与家人会面,但是真正作家庭治疗的仍然不多。很多专家虽然会见病人全家,但用的仍是个别治疗的技巧。

  多话与少话都是炸弹

  我最近在诊所看过一个家庭,一家4口,母亲与8岁及6岁的女儿打架,打得落花流水。严重的时候孩子鼻血染红一地,人人都说女儿有问题,结果女儿被送精神科医院。

  母亲一入座,就对我说:“我见了社工4年,精神科医生1年,他们都说,我有话不要放在心里,不然就会变成一个大炸弹……”

  如果只从个人角度来看,有话直说,不无道理。只是这位女士在家人面前,只有她说话的份儿,旁人全不可插话。这仍是个炸弹��是个多话的炸弹。

  消极的丈夫越来越低首无话,两个孩子挺身而出,母女3人于是纠缠不清。

  最后,大女儿终于说:“爸爸在家时,妈妈终日与他打架,爸爸不在家时,妈妈就跟我和妹妹打架,我很怕回家……”恶女儿变成了弱小孩,夫妇更是惭愧不已。

  这一对夫妻,都是爱孩子的父母,但是做丈夫的不愿面对妻子,结果还是女儿遭殃。要安定儿女,夫妇必得合作。

  个人的故事,往往与家庭的剧本不符合。故事是平面的,只有一方之词,剧本却是立体的,充满无言的表达与行动。

  家庭是一首无言之歌,我们在它的音符上舞蹈,虽然脚步不时会缠在一起,甚至摔倒。

  但是,为我们敷伤的,亦是那一首歌。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七年之痒 李维榕
《李维榕》
《Family Healing》书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