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通投射,以求心内无战《荣格的30个梦》自序
作者: 李孟潮 / 305次阅读 时间: 2022年8月03日
标签: 荣格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山下有风,蛊,君子以振民育德。
 ——《周易·象传·蛊卦》  

早春三月,收到了本书写序邀请,此时,欧洲上空,正笼罩在战神阴影之下。

俄乌战争带来的恐慌、紧张、兴奋、疑惑,也深深感染了海峡两岸人民。

一夜之间,我们两微一抖BFT的朋友们,纷纷由抗击病毒的传染病专家变形为国际战略专家和区域军事专家。

一片喧嚣中,我看到了2019年12月13日的卦象,在此书写作之时占卜而得,主卦是蛊卦,变卦为坤卦。

《焦氏易林》的作者,焦延寿,在一片黑暗中,在西汉的一星烛光下,写下了此卦判词,“灊(qián)灊騑(fēi)騑,岁暮编敝。宠名弃捐,君衰在位。”


这十六个字可如此翻译为白话文,“车队轰轰隆隆地前行, 岁月的黄昏即将来临,一切都偏执不明,一切都七零八落,曾经拥有的宠名被放弃,君王已衰颓空在其位!”

蛊坏时代对我们这代人来说并不陌生,我就出生在上一个蛊坏时代(冷战)后期。

荣格一生,都在蛊坏时代中度过,他关于战争有切肤之痛,论述颇多,以至于Nicholas Adam Lewin专门写了一本书总结荣格战争观,名为《荣格论战争、政治和纳粹德国:探索原型理论和集体无意识》,简而言之,荣格认为心内无战争,则身外无战争,人们之所以有战争,是无法整合一系列集体无意识原型的结果。(Lewin, 2009)

海峡两岸,过去也彼此投射各种集体无意识原型,不出意外的话,未来还会彼此投射下去。在我个人的记忆中,台湾最早是被投射为阴影和魔鬼,它被描述为蒋匪帮巢穴,随时有可能反攻大陆,与此同时,台湾人民又被投射为弃儿、孤儿,等待我们去解放去救助。

很快冷战结束、改革开放,我们开始趴在短波收音机旁边倾听邓丽君、刘文正,青年们喊出了文化解放的口号——“女学邓丽君,男学刘文正”,他们俩承担起大陆青年的阿尼玛和阿尼姆斯投射很多年。虽然报纸上仍然有人批判邓丽君的歌曲是色情歌曲,有人指责刘文正的衣着服饰是流氓作风。

年少的我情窦还没有初开,听不出邓丽君那气声唱法有何色情意味,看不出刘文正那帅气服饰有何流氓意涵,直到多年后学习了弗洛伊德、《性学三论》,才恍然大悟,暗自佩服那些人敏感的泛性论嗅觉。

到了九十年代,台湾文化几乎成为大陆文化的主流,从罗大佑到南怀瑾,从卤肉饭到诚品书屋,台湾成为了完美的自性原型的投射对象,人们都以为台湾女孩最温柔善良,台湾男孩最儒雅俊逸,台湾人都博古通今、自成一体、自由自在、自得其乐,自性圆满。

这一类投射虽然夸张,但是有些也有现实基础,比如大陆第一批心理治疗师,就是通过台湾的“蜉蝣论坛”来了解欧美心理治疗讯息的,迄今为止,台湾的心理治疗,也还是有不少方面超过大陆的发展水平。

另外一些就更多是幻想,比如我很长时间都以为台湾是实行美国式民主体制,国民个性自由解放的,后来才知道台湾的军事集权时期居然比大陆还长,难怪侯德健要跑到大陆,难怪小虎队那么整齐划一的衣服和舞步,更接近日本少年队那种东亚威权主义,与同时代的New Kids On the Block 大相径庭,这帮美国少年,每个人的衣服和舞步都不一样,隔着500米都可以认出谁是谁。(许倬云,2013)

最近几年,则两岸网民又再次陷入了阴影的投射性认同,相互指责对方是井底之蛙,俨然不顾青蛙的表皮下可能隐藏着王子那玉树临风的灵魂,只等待着公主的深情一吻就可以感应转化。

荣格当年把阴影投射当作是战争的主要原因,当然是对战争的理解过于简单和片面,不过,当人民陷入偏执-分裂心态,产生大量阴影投射,的确是更加容易被煽动起来支持战争。这已在之后的战争心理学研究中得到验证。(LeShan,1992;Mitsherlich & Mitsherlich ,1977)

心内无战,则身外无战,心中无争,则身外无可争,则无偏执-分裂,无阴影投射。这种共时感应的原理说起来不过“天人感应”四个字,但是做起来却异常困难。

荣格自己也跌跌撞撞摸索了一辈子。


繁体版《荣格的30个梦:心灵大师的自我疗愈》
简体版《自愈与成长:荣格的生命故事》

本书便是总结了荣格这一辈子的自我疗愈经验,主要是通过荣格从小到大的30个梦境来考察荣格这一生爱恨情仇,关键在于最后一章和附录,总结了自性化过程的自助工具——通过系列梦记录表来分析每个人自己的情结发展、原型投射。详见:李孟潮:心理发展与自性化——通过探索系列梦实现自我成长

这本书当然也帮助了我自己修通了各种投射,其中也包括对“台湾”这个客体的投射,故而也希望它能帮助读者们修通自己的各种投射,无论是大陆读者,还是台湾读者,虽然在这万物蛊败万事蛊坏的时代,时间的箭头都指向你铩羽而归的故乡,也许你可以做的事情可能只是唏嘘感叹,“黄卷清琴总为累,落花流水共添悲。”(李孟潮,2019)

卫礼贤在上一个蛊坏时代,一片喧嚣中,在德国斯图加特Stuttgart古堡,一片黑暗中,一星灯光下,看到蛊卦的爻辞, “不事王侯,高尚其事。”,孔子的注解,“‘不事王侯’,志可则也。”。

卫礼贤神光内摄,照亮自己无意识中的情结、自体、客体和原型,他写下如此领悟,“此爻位于顶部,刚健,它处于三爻卦艮卦(山)的最高点。故而它不为处于九五位的君王服务,而是为自己设定了更高目标。它不只为某一时代工作,而是为整个世界,为千秋万世工作。(This line is at the top, strong, and at the highest point of the trigram Kên, the mountain. Therefore it does not serve the king in the fifth place but sets its goals higher. It does not work for one era, but for the world and for all time.)(Whilhelm & Baynes, 2003,p.481)

这首止战之殇被仇恨擦亮在远方野蛮,“倾城人哭哀声震,漫地花飞白雪翩。空有如涛伤心泪,神鹰高逝永不还。”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荣格
«没有了 李孟潮
《李孟潮》
没有了»
延伸阅读· · · · · ·

 李孟潮

李孟潮

李孟潮,个体执业者,心理医生(精神科主治医师),精神分析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