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赖与成瘾
作者: 津巴多 / 274次阅读 时间: 2022年7月30日
来源: 《津巴多普通心理学》 标签: 成瘾 依赖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精神药物会改变大脑神经元的功能,并因此暂时改变一个人的意识。一些运动员使用的类固醇可能也是如此(Adelson,2005)。这些药物一进入大脑就会作用于突触,阻断或促进神经信息传递。通过这种方式,药物会深刻地改变大脑的通信系统,影响感知、记忆情绪和行为。

值得注意的是,许多精神药物在被持续使用给定的剂量时,改变意识的效果会变弱。因此,使用者需要越来越大的剂量才能达到同样的效果。这种因重复使用而引起的药物效果的降低被称为耐受性(tolerance)。与耐受性携手而来的是身体依赖(physical dependence),在这个过程中,身体适应并开始需要这种物质,部分是由于频繁使用的药物影响了大脑中神经递质的产生(Wickelgren,1998c)。

■ 存在身体依赖的人需要药物,如果没有药物,其可能就会遭受戒断症状的折磨。

■ 有些科学家认为,在成瘾产生的过程中,避免戒断的欲望与药物的愉悦效果一样重要(Everitt & Robbins,2005)。

对海洛因等高度成瘾性药物产生耐受性的人,会对各种天然的强化物(包括友谊、食物和日常的娱乐)变得不敏感:随着剂量的增加,这类药物将成为唯一能够给他提供快乐的东西(Helmuth,2001a)。当一个人明知继续用药对其健康或生命具有不利影响,却仍继续使用药物时(尽管经常反复尝试停止),就产生了成瘾(addiction)。

然而,成瘾并不全是身体上的。如果药物成瘾者在同样的环境中注射药物(如在浴室里),实际上以前习得的反应会使人对剂量产生预期,并做好身体准备。结果成瘾者能够耐受的剂量要大于在一个新地点注射药物时能够耐受的剂量(Dingfelder,2004b)。因此,如果使用者试图在一个新地点注射其“通常的量”,就可能会出现过量。

戒断

戒断(withdrawal)包括停止使用药物时,身体和精神上出现的不舒服的症状,可能包括身体颤抖、出汗、恶心、对疼痛的敏感性增加,在酒精戒断的极端情况下甚至会出现死亡。虽然当我们想到戒断症状时,海洛因和酒精是最常想到的药物,但是尼古丁和咖啡因,以及某些安眠药和“镇定”药,也会引起令人不适的戒断症状。

个体可能会发现他们自身渴望某种药物及其效果,即使他们没有身体上的依赖,这种情况被称为心理依赖(psychological dependence)或心理成瘾(psychological addietion)。这通常是由这些药物产生的强大的奖赏作用导致的。有许多药物可能会引发人们对其产生心理依赖,包括咖啡因、尼古丁、处方药,以及过量的非处方药。

成瘾,无论是身体上的还是心理上的,最终都会影响大脑(Nestler & Malenka,2004)。因此,在许多公共卫生专业人士看来,它导致了两种形式的成瘾性脑疾病(Leshner,1997)。而且,一般公众都不愿意把吸毒者视为有病的人。相反,公众通常认为吸毒者是弱者或应该受到惩罚的坏人(MacCoun,1998)。

将成瘾贴上“疾病”的标签会有什么不同?

你的意见是什么?

当成瘾者被视为患有某种疾病的人时,最合乎逻辑的做法是安排他们接受某种治疗方案。相反,当他们被视为有性格缺陷的人时,吸毒者会被送进监狱接受惩罚,这对打破吸毒、犯罪和成瘾的循环几乎没有什么作用。

尽管看起来很奇怪,但一些专家认为,将成瘾视为一种疾病也可能会干扰对吸毒者的有效治疗。怎么会这样?你怎么认为?

成瘾的疾病模型强调的是生物学原因和医学治疗,很少涉及成瘾发展的社会和经济背景。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基于心理学将酗酒视为行为问题的心理学项目会比基于医学的项目做得更好(Miller & Brown,1997)。

在美国,对于在街头习得吸食海洛因的成瘾者,治疗项目的记录尤其糟糕。相比之下,对成千上万于战争期间在军队里对海洛因成瘾的退伍军人来说,治疗则更为成功。是什么造成了这一差异?成瘾的退伍军人并没有留在他们成瘾的环境,即战时文化中。当他们回到家,就到了一个通常不支持吸食海洛因的环境中。相反,在街头习得成瘾的海洛因使用者,在治疗后往往会回到最初导致他们成瘾的环境中。

无论是身体上的还是心理上的,是疾病还是性格上的缺陷,药物成瘾都会导致许多个人和社会问题。显然,这是一个急需新思想和新突破的研究领域。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成瘾 依赖
«道德判断的核心内容 普通心理学
《普通心理学》
没有了»